QFace娱乐资讯网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言烁与沈则)第15和20章全文全本章节阅读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言烁与沈则)第15和20章全文全本章节阅读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言烁与沈则)第15和20章全文全本章节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8-11-20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沈则和言烁什么小说叫什么?我和我的四个伴舞20章全文在线阅读共享,言烁光辉灿烂的前半生,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哪怕是微博小号被扒、私人发言被挂在热搜上公开展览那天,尴尬程度都比不上现在。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言烁与沈则)第15和20章情节有趣,内容节节紧扣,建议追书的朋友到本站体验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言烁与沈则)第15和20章全文全本章节阅读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小说简介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言烁冷静下来之后,对QQ有可能掉马的事没那么担忧了。
大不了再上一次热搜嘛,反正他不会承认的,就算李琳佳来问又如何?“不是我,我不知道,不关我事啊”,死不认账就对了。
但QQ不算问题,沈则却是一个大问题。
《超级巨星》这破节目要拍三个月,整整十三期,他和沈则要在同一张床上睡十三期!……即使沈则现在稳得住,没有对他表白的打算,可是三个月啊,日复一日,夜复一夜,暗恋对象就睡在自己身边,谁还能保持精神稳定呢?
可他能怎么办?
他又不能直接对沈则说:“你不许暗恋我了。”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第15章全文阅读

简直是灾难性的一夜。
言烁光辉灿烂的前半生,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哪怕是微博小号被扒、私人发言被挂在热搜上公开展览那天,尴尬程度都比不上现在。
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竟然哭了。
其实他自己没感觉到,沈则扯了张纸巾在他脸上一通乱擦的时候,他才发现纸巾被浸湿了,而沈则看他的眼神简直是活生生的嘲讽,丝毫不顾及他正处于爆炸边缘,又点了一把火。
“你哭什么?”沈则说,“是不是入戏太深了?”
言烁没听懂:“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已经喜欢上我了,现在发现我不喜欢你,才恼羞成怒大受刺激,是吗?”
沈则居高临下地看过来,眼神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睥睨感。
言烁被压在床上,有气无力道:“没有,你想太多了。”
沈则不信:“真的没有?那你哭什么?”
“我没哭。”
“没哭?”
沈则划掉他眼角的泪,言烁一梗,一点面子都没有了:“你别这么自作多情好吗?我是直男。”
“是吗?”沈则忽然俯身,一手按在他肩膀上,另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凑近了道,“你昨晚抱着我亲的时候可不像是直男,我检查一下。”
“检、检查什么?”
言烁有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往后躲。可他身下是柔软的床,沈则一错神的工夫就压了上来,一点也不客气地直接堵住了他的嘴唇。
“……”
一片静默中,床往下深深地陷了一块,言烁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背过去。
——这大概不能算是一个吻。
但唇舌碰撞激起的火花不会因为他们不是情侣而降低,反而由于身份和性别的不正当,刺激得言烁触电了似的,惊慌失措地想躲。
可他越躲,身体被扣得越紧。
沈则的侧脸紧贴着他,皮肤温度毫无阻隔,滚烫的唇从侧面黏上来,碰到他的,然后吻住、轻轻撕咬着舔他的下唇。
紧接着,一个软而强势的东西钻进来,撬开他的牙关,他被迫张开嘴,浑身都绷紧了。
“唔……”
言烁简直在发抖,沈则用力扣住他的下巴,吻得又深又重。
似乎过了几十秒,或者一分钟那么久?
结束时言烁呆了一下,半天没说出话。
沈则手指一蹭,抹掉他唇角的水渍,平静地公布检查结果:“看,你脸红了。”
言烁:“……”
有病吧,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
言烁不知道自己的脸刚才红没红,但他可以确定,现在肯定是黑了。
他推开沈则,想从床上起来。沈则却不让他如意,继续压着他。言烁挣了一下没摆脱,刚要发作,沈则忽然又吻了下来。
前后间隔不过几秒,这次比上次更加深入。言烁被迫仰着头,沈则的呼吸和他的***在一起,耳边是接吻时暧昧又胶着的口水声,听得人耳热。
言烁无意识地抓紧了床单,他这会儿眼泪还没干掉,被亲得喘不上气,愈发显得眼睛发红了,和平时总是神采飞扬的样子很不一样。
沈则亲了好久才放开他。
言烁平复了一下紊乱的呼吸,忿忿道:“你这是性骚扰同事。”
“哦,你要把我送上法庭吗?”沈则不咸不淡地说。
言烁:“……”
送,当然要送,还要把你送进监狱!
他简直气闷,想再说点什么,还没开口,他忽然反应过来,怎么似乎哪里不对劲呢?
不对吧……沈则不也是直男吗?
之前沈则还在QQ上劝他不要告白,怕捅破这层窗纸两人以后相处太尴尬,没法好好做同事。
那现在呢?现在又算怎么回事?有这么检查的么,拿他当三岁小孩呢?
言烁后知后觉地有点懂了,睨了沈则一眼:“喂,你故意的吧?”
沈则:“什么?”
言烁道:“你才是入戏太深,喜欢上我了吧?竟然反咬一口,恶人先告状,还以公谋私找借口性骚扰,你好心机啊。”
言烁被欺压一晚上,终于有了点扬眉吐气的感觉。
然而,沈则却不配合他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剧本,哼了声道:“我看你是没醒酒吧,还是没从被暗恋的幻想里清醒过来?我喜欢你什么?”
沈则用俯视的眼光瞥了他一眼,“你有胸吗?腰有女孩软吗?会生小孩吗?”
言烁:“……”
沈则还没完:“我才是直男,知道什么叫直男么?直男就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男人,男人有什么用?我一点爱好都没有,对你没爱好。”
沈则这人本来就一副高冷样,说这番话的时候,更是要上天了,似乎看他一眼就跟下凡似的,他得顶礼膜拜。
言烁躺在床上承受了这番蔑视,简直一把火烧进肺里,差点又炸了。
“哦,男人一点用也没有。”他木着脸,趁沈则没预防,用力一掀,猛地将沈则换到自己身下,翻身压住。
“你干什么?”沈则不解。
“干/你。”言烁恶声恶气道,“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男人。”
沈则:“……”
言烁今天晚上真是受刺激不小,整个人都神经病了。
可一个神经病和一个正常人在一起,会显得很不正常,假如两个人都很神经病,就不会那么突兀了。
但言烁不过是逞逞口舌之能罢了,“干沈则”这么高难度的事情他还真干不出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干。
但进行不了实质的,发泄一下自己的不满总是可以。
他压在沈则身上,想把对方施加给他的“性骚扰”全部还击回去。
很顺利,言烁样子做得足,把沈则的衣服拽得七零八落,这本身是带有施暴和侵犯意味的动作,假如因此惹得沈则不愉快,言烁就满足了。
可惜,事实证实,人和人的底线和炸点是不同的,沈则根本不把他这两下子放在眼里,连象征性的反抗都不做,一脸“我看你能怎么样”的表情等着他。
言烁顿时更气了。
可这股怒气偏偏无处发泄,他就像一个气球,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尴尬、恼怒、委屈、生气,越涨越大,越涨越大,可就是无论如何也爆炸不了。
憋得自己心里难受。
虽说今天这件事,算不得什么大事,可他从小到大还真没受过这种委屈,他又不能说是沈则让他委屈的,人家干什么了?明明是他自己犯傻,玩脱了。
言烁轻轻吸了口气,气焰一下子熄了,木然地看着沈则。
他想,本来嘛,闹什么呢?闹得越大,尴尬的越是他,还不如马上删了好友洗洗睡,明天一早忘了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以后也不要再提了。
正这么想着,言烁琢磨怎么开口才能挽回一点自尊,体面收场。
沈则却忽然道:“怎么了,不继续了?”
“……”
“不是要让我见识什么叫男人吗?男人就像你这样,哭包精?”沈则伸手戳了他一下,“你属小狗的吧,蔫头耷脑想什么呢。”
言烁心情消沉,油盐不进。
沈则又戳了他一下:“别这样,你反应这么大,再继续我真的要怀疑你受情伤了。”
言烁不想说话,他忽然觉得张牙舞爪反驳的自己也挺傻的,他是在生气尴尬,而沈则可能是觉得他生气尴尬的样子很好笑,逗猫似的,拿他当乐子。
以前言烁都没发现沈则竟然有这么缺德的一面,还真是下凡了。
不过也是,假如沈则表里如一,也不可能在QQ上跟他瞎扯,这个人就是闷骚。
话说回来,他当时在QQ上不就把不知名网友沈很烦当乐子吗?或许这就是天道好轮回吧。
“我困了。”言烁从沈则身上下来,换上睡衣,仰头躺下,把被子扯到了头顶上。
这样一盖,他什么都看不见了,藏得严严实实。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他还没睡着,头上的被子忽然被人往下一拉,他被迫露出一双眼睛,和沈则对上了视线。
“别这么可怜巴巴地看我,我给你一个机会。”沈则顿了顿,带几分暗示意味地说,“现在你可以对我说一件事,或者提一个要求,不管是什么,我会考虑答应你。”
言烁一愣,有点不太相信:“什么都可以?真的?”
沈则:“嗯,真的。”
言烁想了想:“那你把上次我给你开的钻和年费会员钱还我吧,总共一千三百二。”
沈则:“?”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第21章节阅读

他不安闲地换到沈则对面,清了清嗓道:“其实我没什么要紧事要说,这不无聊嘛,我们在一起住这么久了,还没有好好聊过天。”
“聊天?”沈则不解,“你想聊什么?”
“爱好?感情?事业?人生理想?什么都行。”言烁这一下铺垫得够远,他说,“我记得你是唱歌进悦时的吧,当时我们第一次见面,李琳佳开会,让我们互相熟悉一下,表演自己擅长的,你就唱了首歌,唱跑调了。当时我很紧张,我以为你也是因为太紧张,可以理解,我还热心地预备好圆场了,怕你尴尬……”
言烁对这件事的记忆无比深刻,那是大概三年前,他对沈则的印象一举定型:“但是你唱完之后,我们几个全都被你唱尴尬了,你自己却一点也不害臊,还昂着下巴,拽里拽气地把我们扫视一遍,眼神跟首长阅兵似的,让我们鼓掌。”
沈则:“……”
“都过去八百年的事了,别提了行吗?”沈则当面被挖黑历史,不喜悦地把言烁拉过来,惩罚一般摁进怀里。
言烁被勒得喘不过气,一边挣扎一边笑:“我这是欲扬先抑呢,马上要夸你了。”
“嗯,你夸。”
沈则松开手,趁言烁要离开的时候再次收力,让他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靠在自己怀里。
言烁本来是要夸的,但靠得这么近,他忽然闻到沈则身上潮湿的水气,混着一股熟悉的清香,“你用我的洗发水了?”他往前靠了一点,贴上沈则的发梢轻轻一嗅。
“是吗?可能拿错了。”沈则说。
言烁不信:“怎么会拿错?我的是黑色瓶,你的是白色。”
沈则一顿:“不就用了你一点洗发水吗,你在计较什么?小气鬼。”
“……”
我不是计较洗发水啊……
言烁语塞了一下,找不到语言表达自己略有些微妙暧昧的心情,只好顺着沈则说:“小气怎么了?你上次的一千三百二还没还我呢。”
沈则无语地瞟他一眼:“行,现在还你。”
说罢,沈则一手搂着他,另一手单手打开微信,在线转账。
“要利息吗?这些够吗?”
言烁没看清沈则转了多少,就听微信嗡嗡嗡地响了好多声,他好奇地拿起手机一看,总共十个转账,每个二百五。
……你才是二百五呢。
“谢谢,多了。”言烁挨个点了收钱,收完预备还击,“我给你退回去。”
沈则却道:“不用了,剩下的给小气鬼多买几瓶洗发水。”
言烁:“……”
话题歪到这地步,气氛基本没有了。
言烁好不轻易找到机会开口,不能半途而废。
他把手机放下,把沈则的手机也收走,一起摆到一边,一本正经道:“我们刚才聊到哪了?”
“聊到夸我。”沈则不大相信,“你究竟想说什么?别绕圈子,直说吧。”
“我没绕圈子。”言烁说,“我这不是想和你聊聊天,好好交流一下,促进队友情么。”
沈则看着他。
言烁说:“今年年初有一阵子,李琳佳天天让我和你好好沟通,把关系处好。你还记得为什么吗?那段时间外面疯传你要脱团单飞,李琳佳和你沟通困难,就派我来打探军情,探探你的心思。”
“我没有印象了。”
“你当然没印象,因为我根本没找你……坦白说,我们团快三年了,不算这段在一起住的时间,以前你每个星期和我说过的话一只手就数得过来,咱俩一点也不熟,让我和你沟通,是在为难我。”
“哦。”沈则面无表情,“我有那么难相处吗?”
言烁想起自己是要夸人家,顿时口风一改:“没说你难相处。”他笑了一下,笑出了几分无事献殷勤不怀好心的味道,沈则瞪他一眼,言烁讪讪地,“我是说你有个性,一个有才华的酷哥配上不普通的性格,多么相得益彰。”
“但是……”言烁话锋一转,“我们以前很少有交集,从没沟通,和现在的关系一比,你不觉得进展有点……我是说,我适应不了,感觉不自然,不安心。”
铺垫了八百万字,就为了引出这一句,言烁尽力了。
沈则依然看着他,似乎有点费解:“哪里不自然,为什么不安心?你怎么说得似乎我要对你图谋不轨一样……”
言烁一时失语,沈则说:“我能图你什么,你哪方面会有损失?没有吧,你怕什么?”
“……”
我也不知道我怕什么,可我就是很慌啊……
言烁坐在床上,手指无意识揪着床单玩。
他怕什么呢,为什么要反复地追根究底,因为有一种局面失控的直觉,总是觉得不对劲。像是误入了一团迷雾里,不把雾吹散永远看不见前方藏着什么。
“我感觉不到你的目的。”言烁憋不住话,完全坦诚道,“每个人做事,不论大事小事,即使是吃饭睡觉这么普通的,都有它必要的目的吧,是为了休息,为了吃饱。但你和我现在……互相帮助,我觉得你的理由站不住,你很需要解决吗?我感觉你不是那种……呃,不是需求很强烈的人。”
言烁说得委婉,其实他隐隐觉得这段关系和沈则一贯的作风不搭,沈则应该是那种性冷淡做派,单纯的肉/欲能带给他的愉悦值有限,他更注重精神追求才对。
说白了,假如沈则是一个平时就很肉食系、像李晋一样睡谁都行的男人,他才觉得这段关系可以理解。
可沈则不是。
而且两个人之间,最基础的了解来源于你知道他想从你身上索取什么,假如对此捉摸不透,对方又试图“控制”你,这种感觉简直不能更糟了。
“则哥。”言烁想了想道,“其实你和我在一起挺喜悦的吧?”
“……”
沈则没吭声,言烁小声说:“你很喜欢亲近我……”
沈则依然不说话,只有眼神静静地看着他。
言烁又感觉到距离感了。沈则很直接,表面功夫一点不做,耿直得让人觉得情商低,不圆滑,但又很不直接,更深一些的情绪从来滴水不漏,心思很深沉。
言烁几乎想放弃了,单方面交流让人很累,他终于理解李琳佳口中的“沟通困难”是什么意思了。
“算了。”
“对,我喜欢。”
两人同时开口,言烁一愣,抬头看沈则。
“我说,我喜欢和你亲近。”沈则忽然上前,将他按倒在床上,“大概是从你第一次对我撒娇开始……”
“我没有对你撒娇过。”
“你有。”
“……”
言烁辩解不了,沈则说:“那种感觉你懂吗?很猎奇。”
言烁:“……”
你撒娇才猎奇呢,会不会说话?
可能接收到了他的不满,沈则换了一个形容:“很新奇,我的感觉就像是吃到了一块以前从没尝过的糖,味道有些难以品味,让我心里痒痒的,还想再尝一口,确认它究竟是什么。……我知道不应该,可你总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还对我撒娇又对我哭,烦得不行。”
言烁:“……”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后来我想,想吃就吃,为什么不能吃?”
沈则说:“我以为你也喜欢,我们这样就很不错,没想到会给你造成这么深的困扰。你想让我解释什么,目的吗?没有目的,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满足自己,算目的么?”
“……‘喜欢的人’?”
言烁捕捉到要害词,近距离的对视下他眼神焦距微微一收,“你喜欢我?”
沈则摇头,又点了点头:“假如你是女孩,我想我会很喜欢,但很遗憾……”
“……”言烁终于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我这类型,可惜我是男的,所以你本来应该追求我,现在只能换成互相帮助的方式,将就一下?你可真是个笔直的直男啊。”
言烁发现自己是个语文鬼才,“将就”用得太精准了,他看见沈则微微一皱眉,明显是对这个词感到不适,却又无法反驳。
“所以你现在……”言烁顿了顿,“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既喜欢又遗憾,你很期待有一个和我一样的女孩出现吧?等她出现了,你就可以不用再拿我将就了?——你是在把我当备胎?不对,当代替品?也不对……”
这回找不到更精准的词语了。
沈则却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言烁蹙起眉,周身的气压很低。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小说推荐

沈则 言烁15章全文阅读共享,男主沈则是宠妻狂魔,对女主言烁宠爱至极,很多桥段让人看得满心粉红泡泡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