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温恬顾骁小说(作者奶茶仓鼠)第16章与第17章最近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温恬顾骁小说(作者奶茶仓鼠)第16章与第17章最近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温恬顾骁小说(作者奶茶仓鼠)第16章与第17章最近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1-19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温恬顾骁小说主要讲述了男女主角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温恬一怔。听到那句“篮球场打架了”,下一秒, 她徒然就直起身, 凝神听着走廊的动静。“怎么了怎么了?”四周一群人问。女生喘着气, 显然跑的有点急,话语断断续续............目前小说最近章节免费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温恬顾骁小说(作者奶茶仓鼠)第16章与第17章最近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温恬顾骁小说摘要

“篮球场……篮球场打起来了!我的妈!这帮男生打起架都不要命的,吓死人了!要不是徐启明去的快,估计现在110和120齐叫了……”
篮球场……打架……
顾骁——
心跳遽然加快,温恬攥紧手。
坐也坐不住了,她忽然站起身, 急忙就朝外冲出去。
她的身影擦过刚才说话的那几个女生, 泛起一丝微风。
几个女生有些错愕地回眸看了眼。
没有太在意, 女生很快缓过神来,继续八卦着。
“你说的是哪个篮球场啊?三班和七班比赛的那个?”
“哦, 不是那个。”最先的女生摆摆手, “是室外篮球场, 几个高三的, 似乎是几个体育生,因为抢个场地才打起来的。我发现这些体育生打起架来真不要命, 可吓死我了……”
“那怪不得呢。”旁边的人感叹, “体育生打架可最吓人了。”
·
温恬一路跑到室内篮球场, 弯着腰大喘气。
跑得太急,她有些岔气。头发也被路过的风吹得有点乱了, 脸庞微红。
一入门, 她却猝不及防地怔了下。
整个体育场内热火朝天, 气氛浓烈。
比赛正进行得顺利,运动员在场上疯狂地奔跑。场下尖叫连连。
“三班加油!三班必胜!”
“七班加油!七班加油!”
“顾骁!顾骁!”
……
完全没有一丝打架的痕迹。
温恬傻眼,站在场外愣怔了一会儿,心有余悸地吐出一口气。
转身就想静静离去。
“温恬!”
还不等她转身,正在三班的队伍里的方艺就率先看到她。
方艺又惊又喜,连忙一把将她拉入队列,扯着嗓子喊:“你来了啊!一起加油啊!”
“啊?”
四周太吵了,许多人都在奋力尖叫。
温恬听不清她讲的什么,皱着眉把耳朵凑过去,“你说什么?”
“我说——一、起、加、油、啊!”
方艺大声喊,把鼓掌神器递到她手上摇了摇,“一起给咱们班加油!加油啊!”
“我……我不会!”温恬摆摆手,“我还是先回去吧……”
方艺却执拗拽着她不让她走。
“你来都来啦看完再走嘛!就快结束啦!”
场上,球再一次被传到了三班的手上。
闫文爽运着球,疯狂朝着篮筐的方向跑。
无意中一轻瞥,宋城忽然发现观众席边一道清浅的身影。他眼神顿了一下,马上提醒,“顾骁!右上!”
顾骁下意识抬头,瞬间就和温恬的视线撞上。
场下的温恬本还正跟方艺纠结,与场下的顾骁一对视,表情瞬间就顿了一顿。
一旁方艺催促,“快啊温恬!一起加油!”
温恬怔了怔,马上移开目光,低声说:“我不会喊。”
“这有什么会不会的,跟我学,看我的!”
将手做成喇叭状,方艺大叫,“三班!加油!三班!必胜!”
“三班!加油!顾骁!加油!”
篮球场上。
加油声疯涌如潮。
从观众席收回视线,顾骁似有若无地扬起唇角,快速奔跑入队列。
像是被注射了一针兴奋剂。
迅速从闫文爽手中接过球,他飞快地向前跑。
四周有七班的人一直阻拦着抢球,他迅捷地做了个假动作,在三分线外一个弹跳,将球抛出。
篮球落网。
四面爆开***的欢呼。
温恬看着,面上虽没什么波动,心里却不由被四周这股振奋力给感染。
胸口忽然澎湃开某种难以言喻的激动,心跳瞬间飞快。
“啊啊啊!太厉害了!太厉害了!”方艺拉着温恬的手,兴奋得满脸通红,“温恬,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快快一起加油!”
“嗯,看到了。”
她仓促地点点头,盯着那道恣意盎然的身影,试探着张开口。
“顾……”
“顾骁——”
她声音很细柔,刚一张口就几乎被隐没在身旁的欢呼声中,“加油——”
顾骁却仿佛听到了,隔着如潮的声海,向着这边望了一眼。
紧接着,接下去的时间里,整个场面才真正进入高潮。
顾骁忽然发力,夺球、抢球、运球灌篮,全部动作一气呵成,完全不给对手任何机会。
二分数三分球一个接一个,场下的尖叫声几乎就没停过。赛场进入白热。
七班的人渐渐有些泄力。
李一奇气得够呛,恨恨地盯着顾骁,几乎恨不得直接上去打一场。
靠。
也不知道这人是忽然来了什么毛病,怎么忽然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连廖磊风都惊奇的不行。
他穿着三班的队服隐在球场,在间隙间跟宋城探口风。
“***!骁哥这是吃兴奋剂了?这怎么忽然就跟回光返照了似的!”
“精神鸦片。”宋城不置可否,灵活挡着欲要穿破防线的七班的那些人,“爱情的力量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卧槽,来了?”廖磊风一下来了爱好,“哪个啊我瞅瞅。”
“最白最纯的那个。”他囫囵给了个描述,又提议,“不过你还是别看了,看人家媳妇儿,某人怕不能撕了你。”
比赛剩最后二十秒。
篮球还是被顾骁给夺走。
李一奇跑上前,高大的身子挡在他之前,围得异常的紧,试图夺过他手里的篮球。
尽管七班目前已经完全落了下势,但这最后一球也至关重要。起码取下了终球,输得也就不算太丢脸。
他们围得密,顾骁也没有懈怠。忽然转身,喊了一声“东阳!”势要将球传给他。
七班的人一凛,马上呼啦啦地跑过去。
李一奇也晃了一下神。
抓住了时机,顾骁一个箭步冲前,在三分线外丢出去。
全场倒数三秒钟。
三——
顾骁起跳。
二——
篮球抛出。
一——
篮球入框。
哨声吹响,宣告比赛结束。
整个体育馆内寂静了一秒,接着欢呼喝彩声震耳欲聋。
裁判公布三班胜利。场下三班的人全部一股脑地跑上场,放开了欢呼。
顾骁的球服已经湿透了,脸颊上汗水密布,他撑着膝盖缓着呼吸,视线忽然锁定住人群中的一个小身影,唇角勾了一抹笑。
然后他慢慢直起身,对着上空指了一个一,神采恣意飞扬。
四周的女生忍不住尖叫。
温恬站在人群外的位置,看着他一直轻笑地盯着自己,有些仓促地低头。
唇角却忍不住微微扬起来。
·
活动课后还有一节自习课,但三班的大部分人思绪还处在胜利的余热中没有出来,所以班级里的气氛仍是很活泼。
马上又是双休,看出他们此刻也真没什么心思学习。马芳云也没有要求太多,只令小组长分发下作业条,换好座位公布放学。
做完大扫除,温恬收好东西,背上书包,走出校门。
今天白天一直都是阴天,到了傍晚,天空反而放晴。
夕阳暖和,金黄的光线映得人很舒适。路边夏花散着芬芳。
她低着头踩影子,一跳一跳地慢慢走。
“温恬。”
面前忽然有人叫了一声。
温恬错愕抬头。
面前路口的位置,顾骁骑着一辆山地车。
他一脚踩着车蹬,一脚踩在地上,偏着头轻哂地看她。
见她看向自己,他直接一溜骑过来,在她身边稳稳刹住。
温恬一愣,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这儿的他,神思顿了几秒。
“你怎么在这里?”
“等你啊。”他唇角轻翘,轻笑着说道。
“等我做什么。”温恬莫名其妙,依旧不停往前走。
他没回答,长腿一迈从自行车上下来,推车跟在她的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
夕阳红从身后喷薄,在地上拉开很长的一道阴影。
就这样默默走了一小程,气氛总似乎有些怪异。
她不说话,他也就一直保持着默然。
过了一会儿,温恬忍不住了,忽然立定回头。
“你……”
她刚一开口,一下又停住。
因为两个人异口同声。
互相都定了一瞬,顾骁忽然噗嗤一声笑了,挑眉,“你先说。”
“还是你先说吧。”
温恬摇摇头。等他说完,她还可以直接让他快点走。
“那我可就说了啊。”顾骁不客气,直接上前,跟她并排走到一侧。
他笑着问道:“诶,我问你,你今天后来怎么又去篮球场了?”
就知道他可能会问起这个,温恬轻垂着眼睛,波澜不惊地回答:“我路过。”
顾骁才不信,轻嗤一声,“那你可厉害了,路过不说还能从室内路过,穿墙术不错啊!”
温恬哑了一瞬。
“那是因为外面太热了,我顺便***避暑的。”
“这样啊。”顾骁一下笑得更深了,“可是今天白天一直阴天啊。”
温恬:……
心里忽然有点懊恼,她皱起眉,不耐烦地看他,“你找我到底有没有事啊!”
“有啊。”顾骁笑说,眉梢间蕴着一丝谐谑神色,“我这不就在解决自己的迷惑么。”
懒得理他,温恬翻了个白眼,直接往前走。
他依旧跟着,“诶,说真的,你今天到底是不是为了我去的啊?”
“不是!”温恬一口否决,话说的很肯定。
“那我怎么都闻声你当时还喊我名字了呢?”
“不可能。”她有些窘,但仍执拗地不肯承认,“我可没喊。”
“我都闻声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没喊就是没喊。”温恬抿唇,隐约有点心虚,“再说,就算我真喊了,当时那么多人,你还能分辨出来哪个是我?”
“我能啊。”哪料顾骁却忽然这样说。
唇角一挑,露出一抹哂笑,“你声音最甜啊!”
他话一出,忽然就换做是她说不出话了,眼睛瞪圆。
“……神经!”
顿了半天她终于憋出这一句,温恬快步就朝前走去。
身后的顾骁却一直慢悠悠地跟着,与她终究保持着几米的距离。
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偏偏甩又甩不开。
温恬一下转过来,没好气说:“你干嘛一直跟着我啊。”
顾骁懒洋洋开口道:“今天比赛打赢了,有场庆功宴,所以……”
他话还没等说完。
“不去。”
温恬不假思考直接脱口。
静了两秒。
顾骁似乎没能收住,忽然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他的笑声一开始还很小,仿佛在刻意克制,慢慢的似乎是真的克制不住,逐渐大起来。
温恬莫名其妙,就这么看着他一直笑,一头雾水。
“我是想说……”
他在笑声里勉强开口,“我们订的那个饭店和你顺路,所以才会一直跟着你走。你想什么呢你?这么想跟我一起吃饭啊?”
“神经病!有毛病!”
温恬的脸涨红了,恼羞成怒,伸手使劲搡了他一把,转身就要跑。
顾骁却一把拽住她。
他仍然在笑,笑声听在她的耳里,却让她不禁越来越觉得窘迫。
她使劲摆脱他的手,却摆脱不开,气急之下不由骂道:“顾骁你有病啊!你放开我!”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他轻咳,勉强止住笑,颜容变得正色。
“我其实真正是想说,”垂眸看着她的眼,顾骁认真说:“不管你今天到底是因为什么去的篮球场,你能为我加油,我真的挺喜悦的。”
“所以……”
深邃的瞳眸漆黑明亮,他朝她微笑,话语真诚,“今晚可以赏脸,让我请你吃个饭么?”
……
…………
因为赢了比赛,马上又临双休,大家的心情都不错。宋城提出全部人一块儿去四周的川兴楼去聚餐,就当做是办庆功宴。
顾骁去的晚,***的时候菜都已经上齐了。
包厢里乱糟糟的,大家都在吃吃喝喝。廖磊风正和宋城他们抽烟打着牌。
他推门***。廖磊风闻声抬头,吆喝了一声,“呦,骁哥!”
顾骁淡淡应了,直接在空位坐下。
见他来,几个人立即牌也不打了。
廖磊风和宋城闫文爽他们似乎串通了什么,兴致盎然地挤眉弄眼。
李东阳会意,静静往他身后瞄了一眼,嬉皮笑脸地凑上前去,“骁哥,***呢?”
“没来。”顾骁喝了口可乐,平淡的回应听着情绪并未不好。
倒是宋城一听顿时乐了,拍着大腿站起来,兴奋地朝着廖磊风和李东阳嚷嚷,“欸欸!都听到没听到没!没来哈哈哈!怎么样我说的对吧?我赌赢了啊,今天你们买单请客知道没!”
顾骁听明白了,踹他一脚,“拿我取乐是不是?”
“不敢不敢不敢……”
二中那帮弟兄们一听脸色一个个颓丧下来,故作不乐意地调侃,“我说骁哥你这也不行啊……你这是不是被妹子倒追太久,完全丧失了捕猎本能啊!”
“就是啊骁哥,你这一开局就让我们输,你这老大也太不够意思了哈!”
顾骁被说烦了,抄起一根筷子丢过去,“这么多废话!”
几个人放声大笑出来。
顾骁没有笑,慢悠悠喝着可乐,盯着桌上的一道沾糖酥发呆。
刚才,在他发出邀请之后。
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她否决了。
“我去不了……”
他微微挑眉,问出了最近这段时间几乎重复率最高的一句话,“为什么啊?”
她静默了两秒,刚动了动嘴唇。他同一时间张口。
“我要写作业。”——“你要写作业?”
温恬微愕。
他忽然就笑了。
“不是我说,咱俩真是一个班的么?你都哪来的那么多作业啊?而且你急什么啊,明后天不是还有两天么?”
她依旧是沉默,低头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我真去不了,顾骁。谢谢你的邀请,你的好意我领了,但是我晚上不能回太晚的,祝你们玩儿得喜悦。”
细碎的夕光浮在她的绵软的发丝上、睫毛上。
他静静地看着,有一瞬的恍惚。
回过神,他目光有点闪烁,轻咳一声。
“算了。”听她这样说,他总不好再勉强什么,他有些郁闷地舒了口气,“那就等再有机会吧,你家到了,快回去吧。”
温恬一瞬却反而犹豫了,站着没动。
大抵是觉得这样三番两次地拒绝他不太好,她想了想还是叫,“顾骁。”
顾骁垂眸看她。
“你……”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斟酌了一会儿,才开口,“其实我今天……确实给你加油了。”
“你今天……很棒。”
可能是不太好意思,她话一说完,自己的耳朵反而先红了,转身就跑了。
有些错愕地看着她的背影,他愣了愣,忍不住笑起来。
唇角不自觉地轻扬。
“不是,我说骁哥!”
一旁,一直暗中观察着顾骁神色的廖磊风有点受不了了,一把将那碟沾糖酥放他面前。
“你这是咋了?想吃就直接拿呗?这盘子又没长脚,你就这么死盯着它它还能自个跑过来?”
顾骁不置可否,只随手夹起一块尝了口,品评,“不甜。”
“不甜那就你多蘸点糖!”廖磊风大咧咧地说,也夹起一块,在糖碗里滚了好几圈。
顾骁撂下筷子起身,“我先回了,你们聊。”
廖磊风错愕,“不是……走?你这么快就走了啊?你着什么急啊!”
“嗯。”他应了声,莫名觉得今天异常的没意思,“回去写作业。”
噗。
正喝可乐的李东阳险些一口喷出来,不可思议,“不是大哥,写作业?你没吃错药吧?”
懒得回应,顾骁轻笑,朝着门口走去。
廖磊风将糖酥放进嘴里。
接着,还不等他出门。
就听到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
“卧槽!我咳咳……咳咳咳!这特么……谁说不甜的?要特么齁死我?!”
·
顾骁刚一推开自己的家门,便赫然一怔。
客厅灯亮着,空荡荡的屋子内被收整得干净整洁,水晶灯散着灼白的亮光。
原地静了几秒,他关上门,哼声一笑。
终于舍得回来了?
可够不轻易的。
在门口换好鞋,他打算直接回屋。
刚走没几步,南侧主卧的房门忽然打开。
有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走出来,正好与他撞上面。
顾骁脚步一顿。
那两个人也一刹愣了愣。
走在最前的那个是个女人,看着不过二十来岁,很年轻,妆扮得却成熟。
看到他,她的表情不禁僵了一僵,接着有点不太自然地笑起来。
“骁骁回来了啊。”
紧随其后的顾安成面无表情,神色间有种例行查检似的冷淡,“又回来这么晚。”
视线在他们两人间流连了一圈,顾骁抿紧唇。
“你来干什么啊!”紧盯着那个女人,他眉头蹙得很深,“再说,这名字是你叫的?”
刘心茹的神色一下子僵硬住。
顾安成的脸色也瞬间冷下来。
懒得理会他们,顾骁直接迈步,从他们身边绕过打算回房。
“你站住!”顾安成却没打算就此放过,一声呵断,“怎么和你刘阿姨说话呢!懂不懂礼貌!”
“阿姨?”似乎听到了个笑话,顾骁冷哂,“你开什么玩笑啊爸?她这岁数能当我阿姨?我叫声姐都将就了吧?”
他直接从她身边擦过,“给了脸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不大,也只是随口嘀咕着,两人却听得一清二楚。
顾安成一下火了,上前一横将他拦住,指着他斥骂。
“顾骁,我是不是成天惯的你?你这一天天在外面浪荡惹事,不学好,都从哪儿学得这一堆坏习气?你非气死我么你!”
顾骁闻言反而笑了,懒洋洋的,“我这不都是跟你学得么?”
他扭头看顾安成。
冷漠的眼神里带着一点漫不经心,“我妈不就着这么被你气死的么?”
啪!
他话音刚落。
空荡的客厅里猛地响起一声。
顾骁的脸被打得微偏过去,一瞬茶几上流动的灼白灯光似乎碎玻璃片,狠狠***眼底。
刘心茹吓了一跳,连忙抓住顾安成的手臂,轻声劝阻,“你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啊!”
“滚!你滚!”——
顾安成明显被激怒了,整张脸怒得通红。
他手指着门口,怒不可遏地咆哮,愤怒至极,“你能不能好好待?不能你就给我滚!滚出去!”
顾骁沉默。
左脸颊的位置弥漫着火辣的疼,他伸手轻碰了一下。静几秒,反而笑了。
“你说得对。”瞥眸看着他,他眼神轻视而淡漠,“我早就不想待了。”
·
温恬在吃晚饭的时候,就感到兜里的手机一直在震。
张美君就在对面,她也不敢掏出去接。只能在她盛饭的间隙,偷偷掏出看了一眼。
号码没有署名,看着却有些熟。
她一下就猜出是谁。
匆匆吃完晚饭,温恬回到房间,将门关得严严的,又走到窗边将窗打开。
屋外全部窸窣嘈杂音便一瞬灌进来。
风声,蝉鸣声,以及小区里过路人的走动和远处汽车的鸣笛音。
她静静将电话接起,试图用外面的音量遮住自己的声响。
“喂?”
“你在哪儿呢?”电话那端一瞬传来顾骁的声响,含着笑,却隐约有点疲惫,“你不是说回家写作业么?怎么那么吵?”
朝着门口看了一眼,温恬静静捂着嘴。
还不等她回答,他已经兀自下定论,“你骗我。”
“不是。”温恬小声说:“我在窗边呢,怕我妈闻声。你有事吗?”
“这么怕啊。”顾骁笑了,说:“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
“不能。”温恬马上回答:“我要学习。”
“这么狠心。”他轻啧一声,轻笑道:“可我有事啊!”
“什么?”
顿了顿,那边传来他略带戏谑的语调,“想听你的声音了,算不算?”
“……”电话这一头的温恬无声地翻了个白眼。
不想理会他的调侃,温恬小心翼翼聆听着外的动静,总觉得心里格外的不安宁。
她握紧电话,朝那边低声说:“没事我挂了。”
“别。”电话那边连忙叫住她。
寂静的夜里,他的声音混合着手机微弱的电流音,有点恳求的意味。
“陪我聊一会儿,就一会儿,行不行?”
听出他语气似乎有点不对,温恬有些希奇,不禁问:“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啊。”他又笑起来,语气变得如常,“我能有什么事。”
说的也是。
她沉默,只觉得大概是自己的错觉,摇头挥散担忧。
“甜甜,你是在打电话吗?”
房屋的门就在这时传过张美君的一声。
温恬吓了一跳,一瞬间下意识地对着话筒说了声,“我妈来了,我先挂了啊!”
还没来得及按下挂断键,屋门已经被人推开,张美君走进来。
她心咚地一跳,忙将手机藏在身后,手指胡乱在键盘上按了两下。
她原本是想挂断,可是仓促间却按成了免提。
连她自己都不曾发觉。
“你在打电话吗?”张美君问道:“是谁的电话?”
车水马龙的马路边。
顾骁沿着人行道,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夜风将他乌黑的短发吹得有些凌乱。他手里拿着手机,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忽然变得嘈杂,不由愣了下。
一瞬猜测到她应该是按到了免提。
这竟然也能按错?
也太粗心了点吧?
他忍不住笑,用手捂紧话筒,仔细听着那边的动静。
“哦……”暗中提起一口气,温恬强行表现得镇静,“是我同学,一个好朋友。”
“是谁?”
“方艺。”心急之下不经大脑,温恬一个名字脱口而出,“我前桌,一个女生。”
张美君了然,却仍有些狐疑,“她这么晚给你打电话干什么?”
“哦,我们班今天篮球赛得了冠军,班里想聚餐,她想约我明天过去。”温恬低着头,声音低细,“我拒绝了。”
这一句终于让张美君有了些满足,颜容稍霁点了点头。
“好。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成天想着玩,一点紧张感都没有。你不要去,有那时间在家里多做几道题,比什么不强?”
温恬默默地站着,没回话。
“好了,你也别站着了,再去做套卷子。以后在家把手机关了,省得分心。”
又简单嘱咐了几句,张美君出去了。
一直听到她回了房间关上门,温恬这才长吐一口气,拍着胸脯平息心情。
手机屏已经暗下了,温恬不知道电话还通着,随意丢在桌对面的床上。
摊开一张英语练习卷打算做题,她心跳却一直没缓定下来。
“死顾骁……”不禁嘀咕了一句。
寂静的房间里。
飞蛾的翅膀呼扇声都几乎清楚可闻。
就在她说完的下一秒。
一个***的声音忽然从她身后传过来,让她悚然一惊。

温恬顾骁小说16.好朋友免费阅读

她猛地起身, 惊愕地看向自己的身后。
凳子擦过地面, 发出一声***呲响。
隔屋的张美君听到了动静, 远远穿过一声, “甜甜, 怎么了?”
“那、那个……没没事!”温恬心跳未定, 磕磕巴巴地喊:“笔掉了, 捡笔!”
“你把你那屋灯开亮点, 小心别碰到磕到的。”
“哦……知道了!”
她胡乱应了声,抓起手机按亮。
一缕淡蓝的光映进眼眸, 寸大的小屏幕上,通话记录仍然显示在免提通话中。
她连忙将免提按掉,蹑手蹑脚跑到窗前, 压着声音说道:“这怎么没挂啊!你吓死我了!”
电话那端传来顾骁乐不可抑的笑声。
“你还笑!”她有点懊恼, 忍不住向那边呵斥了一声。
“好好好不笑不笑……”
顾骁轻咳,勉强止住了笑声。
可话中的笑意却一直没停。
“不许笑!”温恬气恼地咬住唇,“都怪你!”
“怪我怪我……”顾骁迭声说, 错口转开话题, “诶,不过, 我可算知道你怎么这么会扯谎了,瞎话一个接一个, 还带逻辑顺序的, 编得很溜啊!”
她能听出他话里的调侃之意, 心中惭愧的同时,气意也涌上了,没好气地回驳,“那还不是因为你!”
顾骁轻呦了一声,“没想到我这么大面子呢,能令你特意为我说谎,好荣幸啊。”
“……”温恬气结,直接骂过去,“你脸真大!”
顾骁满不在乎地笑了一声,“我长这么帅,脸当然要大点好让你看见?”
温恬彻底无语了。
夜色很静。
深夜的嘉园小区里,路旁灯光昏黄,清风习习,有夏虫蝉鸣在嘶叫。
不知道该说什么,温恬一直没有讲话,默默听着他那边的动静。
耳朵里漫进来一些稍微的夜风声,似乎还伴随着他微浅的呼吸响动。两个人一直默然着,虽隔着手机,气氛却有种让她说不出的怪异。
温恬小声打破沉寂,“不早了……我挂了啊。”
“别啊。”顾骁浅笑,一如既往的懒散腔调,“再聊会儿。”
“有什么好聊的。”
“有啊。”他低声说:“跟你最有的聊了。”
她毫不客气地回驳,“我跟你没得聊。”
“我看可不见得。”他笑意洋洋,语调藏着点自得,“你刚才还说你是我好朋友呢!”
“我……”温恬一滞,一时竟不知道该回什么,刚想脱口的话生生又卡回在喉咙中。
顾骁紧追不放,“是不是啊?好朋友,嗯?”
温恬恼然,“我那是随便说的!”
他才不管不顾,话语间有种似孩子气般的自得,“我不管,反正你说了,我也闻声了。”
温恬抿唇,没回他。
长久地盯着窗台上的一盆月季花,她伸手碰了碰花叶,低低出声,“顾骁。”
“嗯?”
“我要睡了。”温恬轻声说:“已经快十一点了。”
电话那边一时间没有传来声音。
也就是这一瞬,温恬忽然想到了某个问题。
以她平时的性格,她明明可以不理会他直接将电话挂掉的,可是今天,却莫名没这么做。
竟和他不知不觉间聊了这样久。
她自己都忍不住有些意外。
过了良久,那边的顾骁应了一声,“嗯。”
淡淡的,听起来没什么情绪。
她握紧电话,想直接挂,可是话筒刚一挪开耳朵又犹豫,终还是问:“你是在外面吗?”
“嗯。”
想了想,温恬说:“那你也快点回家吧!这么晚了,在外面也挺不安全的,别让你家里人担心。”
电话那边却反而一瞬静默了。
隔了很久,他声音传来,刻意忽略了她的话,“那你早点休息吧。”
轻“嗯”了一声,温恬说着:“那我挂了。”
“温恬。”
就在她即将挂掉电话的时候,顾骁忽然又叫了她一声。
迟疑了一刹,温恬还是将电话又挪回了耳边,“怎么了?”
“我们现在,应该算是好朋友了吧?”
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温恬愣了下。
似乎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她就已经下意识地张口回答,“算。”
大抵没想到她能回答得这么快。
那边的顾骁停顿了几秒。
很快笑起来。
“晚安。”
挂掉电话。
温恬默默盯着屏幕上那个通话结束的标识,微微有些发呆。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回答他。
没有想太多,她将窗子关好了,伸手掩上窗帘。
站在6号楼下,顾骁抬起头。
他穿着黑衣裳,路边的灯光晕落在他脚边的地方,微微映亮了他的轮廓,风将衣角吹得轻飘。
看着那扇窗阖好了,他不由自主微扬唇角,深吸一口气,抬头望向天空。
夜空星光寥寥。
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话,可他刚才还郁结在胸口的块垒却似乎不见了,连心情都变得莫名轻快起来。
轻吹了一声口哨,顾骁双手插兜,朝着小区外走去。
·
星期一的早晨,天空碧蓝,天气晴朗。
温恬一大早走步去上学,刚走到校门口的马路对面时,就感觉似乎有点不对劲。
身后总似乎有人一直跟着。
她回头看了看,身后却根本没人。
四周就只零散走着一些和她一样去上学的学生。
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
她摇摇头,挥散掉心里的怪异,在人行道口等红绿灯。
“***!”
肩膀就在这时候被忽然拍了一下。
耳边同时响起一声异口同声的呼唤。
温恬一怔,懵懵地回过头,一瞬间有些愕然。
这些人不是……
李一奇和几个七班的男生横列在自己的身后,一个个高高大大的,看着很不好惹的模样。
李一奇打头,身影正耸立在温恬的面前,朝着她嬉皮笑脸。
见她回头,那几个人腆着脸跟她***几声,刻意套近乎。
“***好!”
“***早上好啊!”
“***似乎有点懵……”
……
温恬愣愣退了一步,莫名其妙,“你们……认错人了吧?”
“没有没有!”李一奇凑上前,讪讪摸摸后脑勺。
“***,我先自我内容介绍一下,我叫李一奇,今天来是特意跟你道个歉的。之前那事儿可真是我不对,这不骁哥也已经教训过我了!我这不也不知道您是骁哥的人呐,我之前是真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千万别介意,别介意!”
听到顾骁。
温恬有点怔忡。
恍惚间她隐约猜到了什么。果然下一秒,一个声音直接从她身后闪出来,轻拍了下李一奇。
“让你道个歉,你们在这儿打劫呢?”
“哎呦,骁哥!”
李一奇一下笑了,伸手跟他碰了一拳。
看到他来,温恬讶了一瞬,马上静静把他拉倒一旁,“顾骁,你过来一下……”
“干什么啊?”顾骁刻意大声说:“你要跟我表白啊?还得说静静话。”
“闭嘴!”温恬呵斥一声,有点戒备地偷看了眼他身后,“你怎么跟他们在一块儿啊?”
“对啊。”顾骁歪歪头,笑得有些恣意,“现在他们都听我的,厉害吧?”
这事说来也巧。
周五那天晚上,离开了温恬家小区之后。
顾骁不知该去哪儿,想了很久,最终又去跟廖磊风宋城他们会合。
那时候他们已经唱完歌,看到他又来,几个人不禁又来了兴致,还是约好到之前的台球厅打台球。
没想到又碰到了李一奇这一伙。
按理说这两个人白天刚在篮球场上杠过一场,此刻见面,彼此应该还会眼红。
可李一奇这人还算是够男人。尽管心里不服,但仍说道:“顾骁,虽然我挺不服你的。你说你才来一中多久?我在一中称霸的时候,你那时在一中能算个吊?”
“但是我愿赌服输。这次篮球赛确实是我输了,我认。我跟你道歉,这事就算拉倒,你看怎么样?”
顾骁看他这脾气跟他很像,扬言多个仇人还不如互相交个朋友,问他愿不愿意。
只要同意,那他只要去跟温恬道个歉,这事了了,以后见面就都是朋友。
李一奇同意了。
讪讪搓搓手,李一奇凑上前,一脸赔笑地讨好。
“******,我那天真就是随便一说,真不是有意的!而且我们这几个大老爷们吧,说实话,平时也就打个嘴炮!这不,你那八卦是孙磊说的,我把他拎来了,要杀要剐随你方便,你就别生兄弟几个的气了,求你了嗷!”
他说着,回头朝着孙磊打了个手势。
孙磊一脸别扭的上前,“***,我错了,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说看见有人给你送钱,就以为你被包——啊呸!你就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了呗。”
温恬愣了愣,恍然间才大概知道了那天他们打架的起因,低头说:“那是我爸。”
几个人同时愣了一秒。
他身边的顾骁垂眸看着她。
李一奇恍然大悟,“嗷嗷嗷!哎呦哎呦!原来那是你爸啊!你看看,我们这不是弄叉劈了不是?误会!都是误会!***您也就别生气了啊!”
他一口一个***叫着,让温恬听着格外别扭,不由蹙眉,“你们能不能不乱叫?我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李一奇几人一听愣了愣,又做不得主,扭头看顾骁。
“听她的。”顾骁唇角微扬,“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几个人马上露出了一种了然的神色。
“你乱说什么啊!”
温恬闻声皱眉,忍不住伸手推搡了他一把,就是力气看上去软绵绵的。
那模样看在他们几个人的眼里,就和调情差不多。
几个人一脸看戏似的表情。
温恬解释,“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不等他们说话,顾骁最先似笑非笑地开口,眼神高深莫测,“你那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一闻声“那天晚上”。
几个人一下更加兴奋了,在一旁呜嗷鬼叫个不停。
温恬脸涨红了,愤愤瞪了他一眼,转头又说,“我那天就说我们是好朋友,没说别的,你们别乱想!”
“哦哦哦好朋友好朋友!”几个人挤眉弄眼,李一奇笑得神秘兮兮,“放心***,我们都懂!都懂的啊!放心!”
“……”
说不明白了。
温恬也懒得多费唇舌,干脆只说:“你们别叫我***。”
“那叫什么?”李一奇摸摸脑袋,有点苦恼。
几个人对视一眼,孙磊最先灵机一动,喊道:“恬姐!”
“对对!恬姐!”李一奇马上跟着叫起来,“恬姐,以后你和骁哥就是我们老大,都是兄弟,多多关照嗷!”
“……”温恬隐约觉得有点头疼。
“也别叫我姐。”她扫了他们一眼,忍下心里的无语,淡淡道:“你们看着可比我老多了

温恬顾骁小说17.道个歉在线免费阅读

他们这一群人相对还比较引人注目, 四周总有三三两两的人投过诧异的目光。
温恬觉得不安闲, 快走几步想离他们远一点。
李一奇执拗跟着, 喋喋不休。
“恬姐, 那什么, 以后咱就是一伙人了啊!有什么事互相照应。”
“姐你以后有什么事, 尽管和我说哈!你和骁哥的事儿就是我的事, 我绝对都给你摆平!”
温恬懒得理, 上五楼,打算直接右拐回班。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 “温恬!”
安雨丝从后面的楼梯一连跑上来。
一直跑到温恬面前。看到她身后这跟着的这一群人,安雨丝不禁一顿。
连忙拽住温恬到一旁。
“怎么回事?这不是七班那帮么?怎么跟着你呢?”
温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侧眸瞟了眼那一群人, 压低声音, “雨丝,我们先回班吧。”
“好。”
“诶!这不是班花大***?”
看到安雨丝,李一奇的目光顿时亮了。
他一把上前将她拦住, 笑眯眯地说:“***, 交个朋友呗,怎么样?”
七班那些男生自觉躲得远远的, 看好戏似的瞅着自家老大***。
上下扫了他一眼,安雨丝觉得莫名其妙。
“请容我先自我内容介绍一下。”轻咳一声, 李一奇站直, 故作绅士地向她微微一躬, “在下李一奇,是高二七……”
“我知道。”
还不等他说完,安雨丝直接就打断。
“你不就是七班前几天挑衅我们班篮球赛,结果输得屁滚尿流的那个么?”
嗤。
她话一完,旁边那帮弟兄们最先忍不住了,拍着大腿笑出声。
李一奇脸色讪讪一僵,“不是,那怎么能叫挑衅呢?那就是技艺切磋对不对?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都是朋友,朋友!”
安雨丝翻了个白眼,整个人挡在温恬身前,“你一直跟着我恬干嘛啊?我告诉你们,你们别想欺负温恬!”
李一奇摆手,“那不能不能,我们可没欺负啊!我们这就是护着她,再说您就算给我们八个胆我们也不可能动骁哥的人啊!”
“骁哥的人?”安雨丝有点懵。
温恬气恼,皱眉朝李一奇呵斥,“你别乱说!”
“我说,你们这是聚在这儿开会呢?”
这时候,刚才前去买水的顾骁慢悠悠从楼下走上来。
大概是半路碰到的宋城和闫文爽,两个人跟在他的身后。宋城边走还边鼓弄着手里的篮球,看见这剑拔弩张的两人,一下乐了。
“一只鸡,我说你可别惹我班班花啊!要不信不信我全班都得跟你拼命。”
“我哪敢惹啊,我这不就想着交个朋友!”
“哦呦,朋友哦~”闫文爽怪里怪气地叫了声,和宋城嘻嘻哈哈地偷笑,“哪方面的‘朋友’啊?”
看到顾骁,安雨丝恍惚有点明白了那声“骁哥”所指。
顾骁没管旁的,直接走上前,将买多的一瓶冰红茶给温恬。
“喝么?”
温恬才不想理他,拉住安雨丝转头就走。
“这什么情况?”
安雨丝惊极了,三步一回头,不解问:“他们之前不还你死我活的么?怎么忽然就这样了,和好了?”
“可能是和好了吧,我不知道。”
“那‘骁哥的人’是什么鬼?他们说的是顾骁?”
“……”温恬滞了一滞,窘极了,“雨丝你别听他们乱说!”
预备铃打响,两个人在座位上坐好。
温恬拿***杯喝水。眼看着顾骁缓缓走近,安雨丝的声音压得很低,“不是……我就是觉得希奇。你们俩已经这么熟了?”
看着她白净的侧颜,她心里浮起一个预感,“恬啊,你不会是在和他谈恋爱吧?”
噗——
温恬一口水忽然就喷出来,使劲咳嗽。
旁边的顾骁狐疑看过来一眼。
安雨丝不愿就此放过,继续追问,“还是说他在追你啊?我想起来了!话说上次她跟七班那人打架,不会真的因为你吧?他刚还给你买水!他不是刚转来么?这么快你们就有一腿了?”
哇啦哇啦,她问了一堆问题。
温恬脸憋得通红,咳得说不出话。
见到门口英语老师走进,她小声打断她,“雨丝,老师来了……”
安雨丝看见,立即坐直了身体。
温恬静静松了一口气。
上午的第一节课是英语,早自习也是英语,一般这时都是两堂连上。
教三班的英语老师是个戴眼镜的女老师,为人严厉刻薄且不苟言笑,班里的学生对她都很敬而远之。
一直等正式上课铃打完了,她吩咐课代表上台降一下投影仪。
三班的英语课代表是沈星河,闻声站起身。
就在他就要离座的瞬间。
一本书忽然从桌膛里滑出来,落到地上。
那是一本英语原文书籍,封还没拆,夹在他两本练习册中间,藏得很好。
他一怔,一瞬认出来。
这不正是……
隔几排的位置。
安雨丝一刹呼吸轻滞,视线一瞬不瞬落在他身上。
因为背着身,她看不到此刻的他作何反应。只能看到他笔直清瘦的背脊微顿,似乎有些诧异。
“沈星河?”英语老师催了一声。
沈星河回过神,胡乱将书捡起塞进桌子,站起来,走上讲台。
默默收过视线,安雨丝垂下眸,心里浮起隐隐忐忑。
·
早自习只有三十分钟。
下课铃一响,英语老师马上命令:
“大家把上周说的英语卷写下名字,到课代表那儿交一下。”
教室里马上一片哗啦啦的翻找声。
听到英语老师的话,温恬反而懵了一瞬。
看到安雨丝从书桌里掏出一张写得满满当当的卷子划名字,她有点愣怔。
“雨丝。这是什么时候的卷子啊?”
“上周五发的那个啊。”安雨丝说:“就是自习之前发的,当时你不在,我看四周有人跑来跑去的怕给你弄丢了,帮你放桌里了。”
温恬的胸口瞬时“咯噔”了一声。
胡乱翻了两下桌膛,她果然从最上面翻找到一张从未见过的英语练习卷。
在书夹里找出作业条,标注着英语的那一条的末端,浅浅印着“练习卷”三个字。
温恬的脑袋忽然有些空白。
完了……
当时她去看篮球赛,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发了作业条。
当时她确实看见了作业条上标注的练习卷,但她还以为那卷子还没发。等后来放学,就干脆将这茬完全忘掉了。
她根本不知道有这张卷子的作业……
四面已经有人开始稀稀散散地起身去交作业,教室里一片乱糟糟的嘈杂声。
隔过道的顾骁懒洋洋从书包里找出习题卷,刚拿起笔,目光无意往旁一瞥,一瞬定格在她脸上。
看她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大对。
他不由多留意了两秒,视线敏锐地往下一坠,看见她半放在书桌里紧攥的卷角。
身边已经有人交完了作业回来。
安雨丝回到座位,拍拍温恬的肩,“温恬,你交完了吗?”
“我……”温恬期期艾艾,唇色有点发白。
“嘿!骁哥。”另一旁闫文爽也已经交完了回来,探头瞄了眼顾骁的卷面。
“你咋还不交呢?交晚了小心罚站!”
“哦。”顾骁回过神,余光仍偷瞄了她两下,轻抿了下唇。
他慢吞吞在卷角处写上名字。
起身到沈星河的位置,将试卷夹在交好那一摞的中间。
等到全部人几乎都已经交完了,人们稀稀拉拉地归位。
教室里慢慢又恢复了安静。
英语老师正在写板书。沈星河在一旁将全部试卷整叠好,仔细数了数数量。
数过一遍,似乎感觉有点不大对,他微微皱了皱眉。
然后将试卷再次归拢了一下,重新开始数。
目光紧紧地盯着他,温恬的手心微微攥出汗。
板书写完,英语老师丢下粉笔,“都好了吗?”
犹豫一瞬,沈星河说:“五十七份。”
“五十七?”英语老师诧异,“你们班不是一共五十八个人吗?”
沈星河没回话。
马上明白了什么,英语老师眉头皱起,目光往教室里一扫,“谁没交作业?”
人们面面相觑,讲台下逐渐浮起低议声。
温恬心里一紧。
等了一会儿见没人回答,英语老师沉了一口气,声音厉起来,“我再问一遍,谁没交作业?”
整个教室雅雀无声。
直到问过了第三遍,仍然没有得到回答。
“好,没人承认是吗?”英语老师有些气了,从沈星河手里拿过卷子,凝声说:“那我就一个一个地查了,查出来的后果自负。”
温恬的心倏地一沉。
微侧着眸盯着她,顾骁眉宇微动。
台上,英语老师已经摊开试卷,打算一张张开始念名。
胸口平复了好半天,温恬慢慢举起手,打算承认,“老……”
然而还不等她把话说完。
身侧疏忽一阵风起。
凳子在地面擦出一声呲响。
顾骁直接站起来,高长的身影在温恬的脸上坠开一层阴影。
他斜斜地站着,脸上是种散漫的表情,趋近于一种无所谓似的神色。说:

小编今天推荐

温恬顾骁小说,我之前一直因为这本书过高的赞誉而有点不想看,但如今一看,才知道真的是名不虚传。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