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by筑梦者章节导读
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by筑梦者章节导读

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by筑梦者章节导读

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18-11-19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是一本文笔精湛的玄幻小说,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by筑梦者全点击榜节在线阅读导读:两眼痴痴地看着公主府的大门,他的手握紧成拳狠狠地捶打在墙上,身为男人他岂能轻易向萧霓求助? 想到自己的自尊心,他咬紧下唇又一次转头离开。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全文内容介绍

萧霓翻了个白眼,这人真是给三分颜色就开起染坊来。
卫衢却是靠近她,在她耳边吹气道,“公主,其实我觉得我俩挺般配的……”
忍不住毛遂自荐起来,究竟现在她的求亲者越来越多,他就算再有信心,也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
秦太子赢宣与韩国四皇子肖斌,他倒是不太放在眼里,这两人显然并没有得到萧霓的好感,但那位新近出现的有力求亲者严宇,他就不得不高看一眼。(www.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

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全章阅读之第七十四章 说漏了嘴 免费阅读

第七十四章 说漏了嘴
宋陵自打进城以后就事事不顺心,更是好几次徘徊在萧霓在城中的公主府,不知道是碍于颜面或者是别的原因,他倒是没有直接就进公主府向萧霓请求帮助。
这一日,他又一次在公主府外徘徊,那哀愁又欲行又止的神情确有几分我见犹怜。
两眼痴痴地看着公主府的大门,他的手握紧成拳狠狠地捶打在墙上,身为男人他岂能轻易向萧霓求助?
想到自己的自尊心,他咬紧下唇又一次转头离开。
只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他刚走上两步,一辆华丽的马车出现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只能退到一旁让华丽马车先行。
“宋公子。”
听到魂牵梦萦的话,宋陵不敢置信地赶紧抬头,果见一只纤纤玉手轻掀起车窗帘子,露出他思念许久的面容。
几乎有多久没见她了,他也记不清,只知道这张面容还是那般的漂亮诱人。
“公主?”
反应过来,他忙下跪行礼。
萧霓笑着轻抬手,“宋公子无须多礼,既然已到我公主府前,何不进去坐坐?”顿了一会儿,她笑得更温顺灿烂,“当初本宫说过,你若有难处尽管来找我,现在哪有过门不入的道理?”
“公主,草民……”
宋陵有几分难以启齿,既想进去又怕失了颜面。
萧霓摆摆手,“宋公子无须推辞,本宫给你的承诺永远有效。”转头朝身边的侍卫道,“请宋公子进府。”
宋陵没想到好运会从天而降,看到侍卫前来请他,脸色还有几分茫然地随着侍卫迈进公主府。
萧霓的马车自然先行一步,放下车窗帘子之时,她嘴角的笑脸立即就收了起来,这司马昭之心真是路人皆知啊。
“这人就是你所说的那人?”
她转头问与她同乘一车的卫衢。
在刚才她半掀车窗帘子之时,卫衢早就已经看清宋陵的长相。
“我跟你说过那人善易容与医术,你若是有了疑心,尽管试他便是。”卫衢一副慵懒的样子道,“至于他的长相,那本王还真的不清楚,据说他的脸上永远都有张面具。”
萧霓挑眉看他,“虽然我已起疑心,不过我仍然会求证后再做定论。”
那张画相的不同之处加重了她的疑心,不过凡事得讲证据,她从来不想冤枉好人。
卫衢给了个无论她做什么决定他都会支持的表情。
萧霓翻了个白眼,这人真是给三分颜色就开起染坊来。
卫衢却是靠近她,在她耳边吹气道,“公主,其实我觉得我俩挺般配的……”
忍不住毛遂自荐起来,究竟现在她的求亲者越来越多,他就算再有信心,也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
秦太子赢宣与韩国四皇子肖斌,他倒是不太放在眼里,这两人显然并没有得到萧霓的好感,但那位新近出现的有力求亲者严宇,他就不得不高看一眼。(www.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
想起在出宫之前,严宇亲自到落霞殿拜访,萧霓见他时脸上出现的浅浅笑脸。
这笑脸并不灿烂,但与萧霓打过一段时间交道的他不敢自认十分了解萧霓,却不妨碍他看得出来她的笑脸真心与否。
对他尚且有三分假笑,时时未见她的笑脸深达眼底。
没想到对上那位严大将军的时候,她的笑脸意外多了几分真诚。
哼,他也做过英雄救美之事,为何萧霓仍然对他诸多提防?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严宇这块愣木头倒是入了她的眼?
越想越觉得生气,这小妮子生来就是克他的。
萧霓斜睨他一眼,这一路上他的低气压她自然有所感觉,这人还真是莫明奇妙,不过想到他做事一贯随性,她也就懒得再计较他一再失礼一事。
耳朵被他的气息弄得有点痒,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离他远了点,面容颇冷地道,“说话就说话,你若再这样,别怪本公主赶你下马车,摄政王请自重。”
又来了,她这副拒他于千里之外的表情,看得他实在是心头火大,忍着气坐正身子,“本王又没做什么,你何必草木皆兵?”
“本公主可不是花街柳巷出身的低贱之人。”萧霓怒道。
“我从未将你与那等人相比,她们连替你提鞋的资格也没有。”卫衢表明自己的态度。
他喜欢她才会想要亲近她,至少男人大多都是这样的,他也不可能是那个例外。
萧霓冷哼,摆明不信。
卫衢惟有头疼地捏了下眉间,这座冰山真难攻克。
“萧霓,你不了解男人……”
“好笑,我若不了解男人,我的孩子从何而来?”
萧霓白了他一眼,立即反唇相讥。
男人对于她而言,还真的是可有可无,这么多年没有男人给她依靠,她不也走了过来?
她就是看不惯卫衢那自大的样子,就像他亲近她,她就该跪地谢恩一般,哼,她好歹与他一样是龙子凤女,出身不比他差。
在她的字典里面,从来没有臣服一词。
提到孩子,卫衢皱紧了眉头,有些话到唇边欲说最后却又无法诉之于口。
萧霓正眯眼看他,偏在这时候,晓月在外禀报,说是到了。
她掀起车窗帘子看了看,这确实是她几乎没怎么住过的公主府,这府邸自打天启帝赐给她之后,她只是命人看管,大多时间她还是住在宫中的落霞殿,那儿有她太多童年的回忆。
两眼正好看到等在一旁的宋陵,她微转头示意卫衢不要做声,然后这才任由宫娥掀起车窗帘子放下踏脚凳,她这才扶着晓月的手从马车上下来。
宋陵一直微低头,眼睛却是暗地里直直地看着萧霓的一举一动,没想到她不止人美,举动间身为皇家公主的高贵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心跳不由得加快。
“倒是让宋公子久等了。”
待她站定在他面前说了这句客套话之后,他方才回神,立即躬身行礼,“公主此言折煞草民,草民能得见公主真颜,已是三生有幸。”
“宋公子,里边请。”
萧霓朝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宋陵拱手回礼,看到萧霓径自先行,他这才敢抬脚跟在她后面。
暗地里悄然打量这座公主府,与他想象当中略有区别,这座公主府并不特殊华丽,反而处处都透着精致的简单气息。
“公主这府邸倒是雅致,若不是草民是随公主进来的,怕是以为会是哪个文人骚客居住之处……”
萧霓闻言轻笑出声,声音清脆悦耳,宋陵红了耳根子。
“宋公子真有趣,好似你见过别的公主府似的。”
宋陵听闻,神色微变。
他的这点异样立即落于萧霓的眼里,哪怕他很快就调整了表情,她在心底冷笑一声,面上却笑着补了一句,“宋公子无须紧张,本宫那不过是玩笑话罢了,当不得真的。实不相瞒,本宫这座公主府原本就是一文人的居处,只不过他犯了事,府邸空了出来,最后父皇才赐予我罢了。而本宫并不长住此地,自然也无须花费一大笔银子修缮。”
她之前嫁到陈国,并不在京中居住,这次回来又仓卒,天启帝也就随便赐了座公主府给她,当然比不得其他公主的府邸华丽,究竟那些公主自打定亲就赐下府邸,早早就开始修缮,焉能不华丽?
“公主恕罪,草民并没有紧张,没想到背后还有这等故事。”宋陵赶紧补救。
他是听闻过八公主永阳并不得帝宠,只是没想到天启帝就连赐予女儿的府邸也如此草率,更没想到萧霓也不当回事,连重新修缮也不曾。
萧霓莞尔一笑。
分宾主坐下,她立即让晓月上茶。
宋陵并不敢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只敢微微斜坐,究竟他上首处之人身份尊贵,容不得他亵渎不敬。
萧霓冷眼看了看宋陵那拘谨的姿态,装的倒像那么一回事。
“宋公子在都城可有碰到什么麻烦?科考将至,本宫还希望能听到宋公子报喜。”
“草民……”
宋陵依旧躬腰正要做答,哪知道给他奉茶的侍女忽然倒地,嘴里还冒出一串白泡。
萧霓也立即放下茶盏起身冲了过去,“晓月?”
宋陵反应极快地蹲下来抓住晓月的手开始打脉,表情渐渐凝重。
“宋公子,难道你还懂医术?我这侍女是怎么回事?”萧霓紧张地追问。
宋陵检查了一下晓月的眼睛,这才抬头看向萧霓,“草民只是略懂皮毛而已,不过依草民所见,这位宫娥应是中毒。”
“中毒?”萧霓震怒地重复这个词语,“本宫定要彻查此事……”
“没错,看她这毒发作的颇快,若不立即施救怕是命在旦夕。”
“既然如此,还请宋公子赶紧医治。”萧霓立即请求道,“本宫没想到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宣御医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而本宫这府邸因为不常住并没有安置府医,宋公子,本宫现在能指望的就只有你。本宫这侍女侍候本宫日久,本宫实不想见她身亡……”
看到萧霓急切的样子,应是十分关心这宫女,宋陵当即表示会尽一切能力救这宫娥的性命。
萧霓自是纡尊降贵地说了好几句感谢的话,还立即着人抬晓月到隔壁厢房,当然宣御医前来也是必须的。
宋陵也没有耽搁,于他而言,这是老天爷赐给他的一次绝佳的好机会,他自然得好好表现,这样才有理由留在萧霓的身边。
萧霓一脸急切地往返踱步,一转头就看到宋陵正给晓月施针,而晓月忽然半起身趴在床边吐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
不顾难闻的味道,她忙上前。
宋陵侧身拱手道,“公主莫慌,草民只是用针刺激她的胃部,让她将之前吃过的东西吐出来。”顿了会儿,“这里污秽,公主还请移步他地。”
“无妨,她是本宫的人,本宫要亲眼看到她平安方才放心。”萧霓道,“至于背后下毒之人,本宫若查出必定不会轻饶。”
萧霓这关心下属的姿态,让宋陵对她的好感度大增,立即道,“公主大德,草民敬佩。”
“还请宋公子尽全力抢救。”萧霓担忧地看了眼脸色渐渐发青的晓月。
宋陵郑重地点了点头,这才开始又命下人送牛奶进来。
“这是为何?”萧霓不解发问。
“公主有所不知,如今草民要配制解药需要时间,牛奶能暂时缓和这位侍女的胃部毒术,给草民争取时间。”宋陵解释。
萧霓这才恍然大悟,立即着人给晓月灌牛奶,“世间之事,果然活到老学到老……”
“这等招数,草民也是看过别人用过有效方才记下来的……”
宋陵一边回应萧霓的话,一边抓紧时间用下人端来的草药制做解毒丸。
“哦,宋公子真是见多识广,不知道公子在哪儿见过有人用过这法子救人?”
“在一次草原之行时恰好见到,那时情况如此刻这般紧急……”
“没想到宋公子还到过那等地方,本宫这辈子怕是难以见到,大楚并不靠近草原……”
萧霓感慨。
正在配制解药的宋陵忽然全身一颤,猛地睁大眼睛看向萧霓,刚才情急之下他竟然说漏了口。
身为楚国的柔弱书生,他怎么可能千里迢迢跨越国境到达草原?
草原之地,一向属于齐国。

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全章阅读之第七十五章 挖了个坑 免费阅读

第七十五章 挖了个坑
眼珠子往返转了转,宋陵强迫自己镇静,装做若无其事边重新配制解药边道,“说起来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那时候草民奉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硬是不顾家人阻拦游历诸国增长见识,说出来只怕惹公主笑话……”
萧霓挑了挑眉,“哦?没想到宋公子还有这等经历,不过确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本宫最远也只到过陈郡,宋公子能给本宫说说这沿途的趣事,让本宫也增长一点见闻。
宋陵看萧霓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起疑心,不过在如今这个节骨眼上,他绝对不能自乱阵脚,这里并不是他的地盘。
“既然公主不介意,那草民倒是有些谈资可以说说……”
隔着道暗窗,卫衢看着宋陵眉飞色舞地与萧霓谈起齐国的风景,暗地里自是冷哼一声,目光却是自动移到萧霓的身上。
原本按计划萧霓该揭穿宋陵的伪装,从而一举拿下他严加审问,可看萧霓现在的样子,显然是改变了主意。
细思了片刻,他没再继续看下去,而是直接转身离开。
这里已无再看下去的必要。
宋陵并不知道卫衢暗地里观察他的举动,很快就配制好了解药,在萧霓的许可下,直接就喂给了晓月吃。
晓月脸上的青白之色渐渐褪去,恢复了一点点正常的肤色,呼吸渐渐正常起来。
萧霓眨了眨眼,上前检查了一下晓月的身体,这结果真是有点出乎她的预料,没想到宋陵还真有几分本事。
“多谢宋公子出手相救。”
宋陵不敢居功,忙摆手,“公主折煞草民了,其实草民只是碰碰运气罢了,该说公主鸿福齐天,荫泽这位宫娥,方才令她度过难关。”
“不管怎么说,宋公子都居功至至伟。”
萧霓一副感激的样子,当下立即就给了宋陵大量的赏赐,更是开口邀请他留在公主府。
宋陵早已骑虎难下,本来最想得到萧霓的这句话,如今真听到了,丝毫不以之为喜。
看来在萧霓起疑心之前,他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御医很快也赶到,经过了一番检查,同样也得出晓月身体里的毒素已解,还大赞此医者医术高明。
宋陵忙谦逊地回应,现在他仍需扮演好这举子的形象。
萧霓笑眯眯地送走了御医,安排好了宋陵的住处,这才到另一殿内歇息。最近章节全文阅读mianhuatang.la
等殿门关上,她脸色冷静地走进内殿,看到卫衢正安闲地自饮自乐,顿时有点着气,直接就坐到他对面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这回我没骗你吧?”卫衢此刻心情大好。
晓月中毒一事不过是一个局,当然,在设局之前也是征得晓月的同意,此计虽有一定的风险,但萧霓早已将解药提前给了晓月,叮嘱她若情况紧急就立即服用保命。
没想到这一诈竟真的诈出了宋陵的真实身份。
长吁一口胸中的浊气,萧霓道:“你说的那个千面圣手就是他?”
卫衢点点头,“此人是辛国舅的心腹,最大的本事有俩样,一是易容二是医术。我观他的样子,应该是披了真正的宋陵的那层面皮,想来叫宋陵的那位书生应该是倒霉遇上此事。”
萧霓也深以为然,估计当初袭杀她失败后,倒霉的宋陵正好也在那条道上赶往都城,撤退的那位千面圣手将计就计,直接杀人取皮,然后设计接近她。
“此人倒是有点本事,不过不能为我所用倒有几分可惜。”
她对假宋陵倒是有几分惜才,不过看卫衢这样子,她是不可能挖到手。
“本王初知此人时,倒也起了爱才之心,只可惜辛国舅的大恩于他,他是不可能背叛辛国舅从而投靠他人。”卫衢做了个杀的手势,“还是除去为好。”
萧霓也深以为然,“我也正有此意。”
“那为何还给他苟且的机会?我怕你想放长线钓大鱼反而让他有机会鱼潜海里从而错失良机。”
卫衢初始不明白,后来也想通了萧霓打算留着这假宋陵做什么,在他看来,有没有真凭实据,要整治六公主萧霜还有大把的机会。
“他现在在我的五指山内,能逃到何处?”萧霓自信地道,“再说他身上背负了我楚国的人命,就更不能走。”
假宋陵的出游就是最大的破绽,只要稍加调查,很轻易就能戳穿。
相信假宋陵也是明白这点的,他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楚国都城,最终少不得还要找上萧霜。
思及此,她再度笑着给自己斟了杯酒。
给萧霜挖坑,她乐此不疲。
这位皇姐一与她不对付,既然她做得初一,她少不得是那十五。
卫衢笑着摇了摇头,这般样子的萧霓实在是太对他胃口,这会儿他开始后悔了,他来得太迟了,应该更早将她纳到自己的羽翼下才对。
留她如今羽翼渐丰,他要征得她的心,难上加难。
“既然你有了对付这两人计划,那我也不会输给你,使计谋害你性命的辛国舅与殷乳娘,我也不会放过。”
他当即向她表态。
萧霓脸含微笑地朝他挑挑眉,显然对他的安排十分满足。
她不好插手齐国之事,但这对卫衢而言并不是难事。
诚如萧霓的猜测那般,假宋陵开始坐立难安,他在公主府的日子表面上看来极好,萧霓给他的待遇极高,加之他长相俊俏,府里的下人都对他颇有好感。
不过这都是表相罢了,暗地里他却是度日如年。
萧霓有多少本事,他也是领教过一二。
他先是试图易容成他人打算混出城外再行潜逃回齐国,哪知,因捕捉汪洋大盗的原因,城门早就封锁起来,出入检查极严。
不得法,他只好放弃这计划。
心下却是大惊,看来萧霓已经出手对付他了,早不抓汪洋大盗,偏偏这个时候才抓,分明就是不给他有机会趁机逃走。
带着战兢的心情他又披回宋陵的人皮面具回到公主府,既然萧霓没有撕破脸皮拆穿他,他就只能按兵不动。
这边厢的假宋陵焦虑不已,另一边厢的秦太子赢宣却是接到了萧霓送来的一盒子治疗伤痕的药。
他狐疑地打开这精致的瓷盒,看到里面的药膏晶莹剔透,闻了闻有股清香味,看来是活肤去疤的极品去疤膏。
“你说这是你们公主特意送来给昌平公主的?”
他皱眉问向送药的落霞殿首席宫女晓雪。
晓雪恭敬地道,“正是,那日昌平公主在我们落霞殿受了伤,我们公主颇为挂怀,特命奴婢送来给秦宣太子殿下。”顿了一会儿,福了福接着又道,“我们公主说了,希望昌平公主言而有信,莫要再继续纠缠于齐国摄政王殿下,不然实在让人瞧不起她的所作所为,还有请宣太子教育好令妹……”
这番话听理赢宣的脸色羞红一片,握着这精致瓷盒的手紧了又紧,赢锦那蠢笨的东西,怎么就教不会做人?
好半晌,晓月方才转述完萧霓交代的话,忙双福了福,“还请宣太子见谅,奴婢已经把公主的话转述完毕。”
“有劳这位宫娥了,你回去告诉永阳公主,本太子自会好好地教寻舍妹,她不会再纠缠齐国摄政王。”赢宣保证道。
晓雪再度行礼,这才退了出去,回去给萧霓交差。
待落霞殿的宫女离开,赢宣脸带怒意地起身前往赢锦的住处而去,怪不得赢锦避开他几天不见面,原来又做了蠢事。
赢锦安排守风的侍女一看到赢宣怒气冲冲地走来,忙想转身进去给自家公主报信,哪知道这动作落到赢宣的眼里,当即一脚朝这侍女的肚子踢去。
侍女痛呼一声倒地捂着肚子,正想要求饶,赢宣却是直接吩咐道,“把这不中用的东西拖出去乱杖打死。”
侍女闻言,脸色当即变白,忙求道,“太子殿下饶命……”
可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赢宣带来的下人拿破布堵住了口,遂哭得花容失色地被人拉下去行刑。
外面的异动,屋里的赢锦哪能半点察觉也没有?
她忙凑到窗前偷掀窗帘,看到兄长冷静脸继续前行,眼看就要进屋,她吓得后退好几步,立即退回寝殿。
盛怒的兄长,一向不是她能安抚得了的。
鉴于之前侍女的遭遇,就算赢锦吩咐了下人拦着赢宣进寝殿,那群侍女也不敢拦,看到赢宣进来,她们忙瑟瑟发抖地跪地相迎。
“你们公主呢?”赢宣气压极低地发问。
一众宫女没有一人回答,神仙打架,她们不过是一群凡人而已。
“不说也可以,等会儿本太子自然让她明白不说的代价……”
听到这威胁,众人也顾不上赢锦的秋后算账,心指着寝殿的门,表明公主就在里面。
赢宣冷哼一声,没再理会这群侍女,一脚就踢开了寝殿的门,“赢锦,你给本太子死出来――”
环视一圈,屋里没有一个人影。
赢宣并不相信赢锦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敢逃,只怕是想着躲开他,等他气下了再行求饶。
他好整以暇地在屋里站着,“我数到三下,你若不出现,当知道我的手段,一、二……”
还没有数到三,衣柜的门就咿呀一声响,赢锦苍白着脸从里面走出来,慢慢地踱近冷气大放的赢宣。
“皇兄……”

推荐理由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全文阅读,全文语言流畅,行文伸展自如,自然潇洒,称得上是一篇较成功的之作。想知道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小说结局的朋友,小编提供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by筑梦者全点击榜节在线阅读导读,支持盛世凰图之天价帝妻全文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