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重生之侯府宠妻(温明钰闵恪)导读
重生之侯府宠妻(温明钰闵恪)导读

重生之侯府宠妻(温明钰闵恪)导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1-18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重生之侯府宠妻完整章节阅读共享给您,小说讲述了主角温明钰闵恪的爱情故事,闵恪回来的时候,明钰正在床头看《山海经》,偎在锦被里,只露出一个脑袋一只手。重生之侯府宠妻全本完整版已出,建议您到本站体验重生之侯府宠妻(温明钰闵恪)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重生之侯府宠妻小说简介

不近女色。世人皆叹:“嫁入闵府那必是要守活寡的。”据传闵大人心中早有意中人,因求不得而断红尘。世人又叹:“嫁入闵府那必是要失宠的。”据传闵大人***格孤僻冷冽,常拒人于千里之外。世人再叹:“嫁入闵府那必是要受气的。”后来——世人委屈......

重生之侯府宠妻在线阅读

明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闵恪正穿着朝服,摆弄头***的进贤冠,动作看起来并不熟练,发簪插了几次才***去。
感觉到床上的人醒了,闵恪停下动作,转过身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将想要掀被子起身的明钰按了下去。
“多***一会儿。”闵恪挨着她的耳朵,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际化为暖煦的春风,摄人心魄。
外面天还未亮,被子里又暖和,明钰缩在里面,半***半醒地点点头,意识恍若还停留在梦里。
她看到模糊的影子离开她的床头,转身快步走了出去,水晶帘交织又散开,最终归于平静。
等明钰再醒来的时候,天正擦亮,知冬打帘进来,要给明钰梳头。明钰按了按发酸的太阳***,“昨儿晚上大人几时回房的?”
知冬答:“子时刚过。”
那就是只***了一个多时辰。
明钰暗暗皱眉,发现近日闵恪明显变得忙碌起来,早起和晚归竟然没有一次让她碰上的。两三次都是像今日这般迷迷瞪瞪,让她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究竟闵恪是她的夫君,而她似乎还没为闵恪做过什么。
她其实也有去小厨房为闵恪做些醒神的羹汤,但只是托闵恪身边的修文送去,自己倒是没去打搅。
她还有些拿捏不准对闵恪关心的度,太殷切了怕惹他不耐烦,完全放在一旁不管,又觉愧疚。
说到底是闵恪忧思之事,她帮不上忙,也不甚了解,和闵恪交流上就存在障碍。她几次和闵恪他暗示有什么心事可以和自己说说,哪怕帮不上忙,能分担一下忧虑总是好的。
可闵恪总是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从太夫人那里请完安,明钰没回怡棠苑,而是去了五夫人的品竹苑。
最近也许是因为五爷的关系,一向活泼开朗的五夫人忽然变得安静了,今日连太夫人的请安都没去,差人来说身体不***。
闵怿不在家,五夫人说身体不***,那就是真的身体不***,太夫人挂心,多问了几句,丫头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只说季氏没事,休息一阵儿就好了。
明钰在府中和五夫人说的话最多,虽然那人一开话匣子便不着边际,即使跟你不对付也能说个不停。
这几天她时常听五夫人说起侯府里几位爷的英勇事迹,渐渐的对她也有些喜欢起来。
在她那个年纪,明钰没什么聊得来的闺中密友或手帕交,像五夫人这样的,正是合了她胃口。
因此今天听到五夫人不***,她自然是要***自去看一看。
到了品竹苑,明钰也没冒进,怕撞着什么尴尬的场面,就去让丫头通传,过一会儿就被请了***。
明钰放心许多,知道还能见人就不是什么大灾大病。
结果见到季氏的时候,明钰发现她非但不是什么大灾大病,人反倒还挺精神。
正坐在床头一边看书一边吃橘子,听到声响就放下书起身走到明钰身边道:“劳二嫂记挂了,还***自来看我,让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说完把手里的橘子藏在身后,脸上似有窘迫。
明钰笑笑:“你没事更好,快要过年了,身上可别攒下啥灾啊病的,喜欢吃橘子?我那边还有不少,回头差人多送过来一些。”
“不是喜欢……”季氏声音弱了下去,脸颊微红,“就是觉得恶心,想拿酸味压压。”
明钰一愣,抬头看着季氏,这个说辞,怎么听怎么像有了。
她刚要张口问,季氏就赶紧抢着回道:“二嫂先别张扬,我只是怀疑,还不确定,等一会儿请府里大夫来看一看。我想等消息属实了再告诉娘,未免她老人家白喜悦一场。”
季氏嫁到侯府少说有五年了,但肚子一直没动静,太夫人***她,嘴上不催,心里也着急。
侯爷自是不说,房里只剩琛哥儿,三爷常年征战在外,三夫人想有也不轻易,靖哥儿都那么大了也没有兄弟姊妹。
四爷那房倒是不清楚,但府中冷清是真的,若是五夫人腹中果真有了孩儿,老夫人自然喜悦。
明钰也笑了,瞧着季氏的肚腹,眼里满是好奇:“竟是这么一回事,回头我去问问何妈妈,有没有合适孕妇吃的膳食,等你消息确定了,我做来给你吃!”
最近她闲来无事,经常在府中钻研食谱,给各房送吃食,五夫人也习惯了。
季氏抿着嘴,怪模怪样地看着明钰,待她终于有些不安闲了,就凑近她道:“那天乐宁来了,我看二嫂说的那意思,你和二哥也快!虽说我是有点犯嘀咕的,二哥……实在不像是……哎,二嫂可能不太知道,连侯府里的人都真是信了二哥皈依佛门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些年都孑然一身……”
季氏说话向来是这样,不指望你回答她,只自己一直说下去,想到哪里便说到哪里。明钰听到开头那句话,脸还没红透呢,季氏已经絮絮叨叨地开始讲起二爷。
听她的说法,竟然大多数都不是从五爷那里听来的,而是从季翎那里听说的。
“有一次,说是去了仙玉楼,只有二哥身边什么人也没有,连那些个放浪大胆的妓子也不敢上前。”
明钰脸色古怪,打断了季氏的话:“此话当真,他还去过那种地方?”
仙玉楼和那种普通的青楼楚馆还不同,据说里面男女都不着衣物不堪入目,一些世家纨绔子弟若是去了那里,被家里知道了可是要请家法的!
她就想起新婚之夜的那枚方帕,说是季翎寻来的,莫非是……这下明钰心里对这个季翎好感降到了最低,觉得闵恪和他在一起,早晚会学坏。
季氏满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二嫂放心,我那没用的弟弟虽然野坏了,做事没个章程,但二哥你还不知道嘛,不用担心那些玩意儿,都近不了二哥身的,连我弟弟跟在他身后都收敛许多。”
明钰却是不信,仙玉楼那种地方,你便是个透明人儿***,耳濡目染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好。
但她脸上却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抄起季氏的手,打断过了这个话头,就道:“你平安生下这个孩儿,太夫人也能安心了,这几日我在府中,虽说你们谁也不提,但到底是有些在意的。五爷就在娘跟前,她若是放话了,你们谁能不听?”
季氏一愣,心中马上明白了明钰话中的意思,是在说五爷的房里事。季氏嫁进来五年无所出,房里却没别的女人,一是五爷痴情,二是太夫人通情达理,没插手过问儿孙辈的事。
她没想到明钰看得这么通透。
再去看明钰,眼里多少没了那些隔阂,就叹口气道:“二嫂,我实是羡慕你的,温家家规京中无人不晓,议论的人也多,但谁不是嘴上讨伐心里嫉妒?若是能嫁到温家,一生只得一人宠爱,那还有什么值得说的,简直要烧香拜佛一生为善才是!”
明钰闻声季氏这样信誓旦旦,觉得有些新奇,别的心思却没有,温府里的事,她只记得自己那个早逝的娘***了。
她非但没有觉得喜悦,反而有些无奈。女人嫁人,便一生都攀附在丈夫儿女身上,自己却没了根,她讨厌这样过一辈子,可又没办法违反,这是现实,不可抗拒。
“你现在也是好的,五爷不还是一样***你?”明钰轻推了一下季氏,努力把话头转到他们自己身上。
季氏羞赧地躲了开,但能看出心里是欢喜的,渐渐低了声音:“只要五爷能平平安安,要我做什么都愿意。”
明钰想起五爷还在外剿匪,季氏必然是担心的,心中却觉得两人感情真是好,这五夫人真真是将一颗心都扑到五爷身上了。
两人说说笑笑,竟然转眼间就到了中午,明钰心系食谱的事,不顾季氏强留,还是告辞离开了。
她匆匆吃了午饭,就将何妈妈叫来,问了问有关孕妇膳食的事,叫她着手去预备。何妈妈还以为是她,眼中全是惊喜,明钰赶忙打断她的念头:“不是我,是五夫人,你可别声张,没个准信呢。”
何妈妈一愣,马上明了地笑笑:“我懂我懂。”然后就离开了,甚是***利。
明钰躺到床上去,叫来知春,跟她道:“今儿晚饭不要喊我了,我想多***一会儿。”
知春不明所以,明钰却已经背过身去,开始午***了。
这一觉甚是绵长,等她醒来时,外头已是漆***一片。明钰这才叫来晚膳,问了时辰,知道是刚到亥时。
她今晚想等到闵恪。
闵恪回来的时候,明钰正在床头看《山海经》,偎在锦被里,只露出一个脑袋一只手。
他的脚步就顿了顿,而后快步走了过去,在床边坐下,问她:“怎么还没***?”
明钰自打闻声闵恪走动的声音后眼睛就一直跟着他,眼睛弯了弯:“等大人回来。”
“等我?”闵恪有些意外,但心里却觉得暖和,连***夜带回来的冷气都全然消散了,“可是有什么事?”
“这几日大人早出晚归,我算了算,竟然已有五日和大人没打照面了。”
也没说是什么事。
其实明钰也不知道自己等闵恪是有什么事要说,她就是想看到他,只有这样而已。
闵恪抬手***了***明钰的头,语气不自觉地软下去:“明天就不会如此了。”
张凌之的事已经是尘埃落定,只剩明早上朝参乔商奏一本,也让郑国公府伤筋动骨一番,过个好年……
他话音才落,外头就响起了***的敲门声:“二爷,不好了!五爷剿匪出事了,说是落下悬崖,生死不知!”

重生之侯府宠妻章节阅读

闵恪豁然站起,眼中明显带着惊怒之色,墨***的双眸中涌动着晦暗不明的惊涛骇浪。
而明钰,一颗心忽然就高高悬起,无法被掌控的暗夜潜藤慢慢滋生,攀附在背后伺机而动,让她觉得背后的***暗中仿佛有一只手在推动着什么。
原本光明普照,如今暗芒骤生。
前世里的五爷未曾出事,侯府是舒***服过了这个年的!
到底是哪里不对?
难道她重活一遭,全部的事都已经改变了吗?
闵恪已经皱着眉快步走了出去,脚步有些沉重,明钰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想起上午在品竹苑,五夫人说“只希望五爷平平安安”的样子,心思一动,抬脚已经追了出去。
偃武正和闵恪简明扼要说明事情经过,冷不丁地听到后头传来一声“大人”,似乎是用全部力气喊出来的。
闵恪转过身,眉头渐渐伸展开,对提裙跑过来的明钰道:“你先回去歇着,明天一早醒来,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这样哄人的话谁会相信,他将她当做一个小孩子一样。
明钰向前走了两步,冷风灌进她的衣服里,她却好似浑然不知。
明钰昂起头看着闵恪,眼中满是认真和坚定:“大人,五弟的事可否让我也听一听?”
假如能发现今生之事和前世有哪些地方出了差错,或许他能找到事情发生改变的原因,尽管她并不确定,但只想落个心安。
没想到闵恪的目光就那么渐渐冷了下去,眸中带着审阅和探究,明钰却只从中看到了不相信。
不相信什么?是不相信她能对五弟的事有帮助,还是只是因为不信她这个人?
她虽是温家女,可也和荣显郡王传过私情,是因此而不信任她吗?
看到偃武焦虑的神色,明钰不再等闵恪的反应,又上前一步,似乎要赌押上自己全部的真心,只郑重地说了四个字:“您要信我!”
闵恪眼神一动,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犹豫,半晌后他抚上明钰的手,语气渐渐平静下来。
“你还是先回去吧。”这是她不曾听到过的疏离和冰冷。
就是在眼神交汇的那一瞬间,明钰几乎可以确定,闵恪的不相信是属于后者的。
她倏地将手抽回去,转身便去了屋里,自始至终连头都未回。闵恪只觉得手里一空,心也似乎空了哪块,偃武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二爷”,闵恪才回过神来,又换回那样一张波澜不惊的脸。
他转身,急步向前院走去,偃武提着灯笼在后面******跟着,开始说刚才未完的话题。
“那匪首本来已经被五爷擒获了,他被五花大绑押出寨子,正是包围圈最为溃散的时候,没想到在岐水涧的另一边忽然闯出一伙***衣人。原本他们是想救匪首,最终却和五爷打了起来,为首的那个***衣人戴着面具,功夫和五爷不相上下,打到悬崖边,那面具人竟然拼着自己命都不要,将五爷一起扑下悬崖!”
闵恪推开书房的门,转身问偃武:“此事是谁来报信的?”
“五爷身边的河清!”
闵恪大手一挥:“将他叫来!”
片刻过后,身上有数处刀伤衣衫褴褛风尘仆仆的河清被偃武扶了进来,将将过了门槛,河清就直直跪在地上。
堂堂七尺男儿此时却满是悲愤的哭腔:“二爷!属下无能!未能保护好五爷的安危!”
闵恪眉头***锁,并未说惩罚他的话,而是问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河清跪在地上,颓然回答:“二爷出事后,那些***衣人开始撤退,最后金翎卫竟然未抓一个活口,但匪首和他的手下都还在。属下回了侯府报信,海晏骑了快马,此时应该报给了温统领,圣上应是也知道了。剩下的金翎卫,一千人去山崖下寻找五爷,剩下的正押着匪徒进京。”
他虽悲愤难当,却说得清楚,闵恪点了点头,缓缓闭上眼。
听河清的描述,那些***衣人似乎就是冲着五弟来的,像是谁养的死士,对这种阴暗诡谲的事很有经验。他们来得急退得快,丝毫不拖泥带水,更重要的是,没让他们抓到活口,这是死士才能做到的事。
难道是和侯府有什么过节吗?或者是五弟的敌人?
“擒拿匪首的时候,感觉如何?”闵恪忽然睁开眼睛,看着河清道。
河清眉头一纵,似乎也是想到了事情的蹊跷之处:“乌合之众。”他只用了四个字概括。
乌合之众,却接连杀了几个朝中大臣,并且未留活口,动作迅速手脚干净,这听起像无稽之谈。
假如不是张凌之留了心眼,他们根本就无法从毁尸灭迹的地方找到乔商奏***赈灾银款,以及和干州知府狼狈为奸的证据。
假如是受过专门练习的死士……那倒可以讲得清楚了。
剿匪本来就是他们计划中的一步吗?还是在知道他们已经把握了干州贪墨案后,抱着你损我一员,我毁你一将的决心,将五弟算计了呢?
“你当时可跟在五弟身边,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闵恪比任何人都相信闵怿,早在剿匪之前,他就一直提醒他要小心,即便是有绝对的把握,他也不会对那人穷追猛打到了悬崖边上的。
河清仔细回忆一番,忽然像想起什么一般睁大眼睛,抬头道:“五爷似乎看到了那人的脸!”
随后又有些不确定,补充道:“只是匆匆一瞥,他们动作太快了,当时应该只有五爷能看清楚。”
假如是因为看清了那人的脸而让闵怿冲动冒进,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闵怿熟悉那个人,还有着绝对不能放过那人的理由!
闵恪忽然抬头,眸中闪过一抹厉色,神情冰冷:“在五弟消息确定之前,不用烦扰府上其他人,尤其是太夫人和五夫人那里,知道了吗?”
河清和偃武都低头应是,闵恪放松下来,对偃武挥了挥手,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带他下去看伤。”
山下留了一千金翎卫搜山寻人,找到五弟已经足够了,现在只剩等消息。
尽管生还几率渺茫,但他还是愿意保留一丝希望,聪明的人此时应该想到最坏的打算,着手预备后手了。
他忽然想起,父***刚去那年,在满目苍白的灵堂里,大哥一面烧纸一面问他“做一个胸中满是阴谋诡谲的人放弃征战沙场可会欢喜”的话。
那时,彤彤火光照映在他脸上,原本没有表情的脸显得更加诡异。
闵恪说是。侯府几代来一直胸怀家国天下,骑在马背之上守卫国土击退敌人,可却永远不能阻挡来自背后的冷箭。
这就是武将。
大哥又问他:“做得到吗?”
和那些喜欢背后放冷箭的人一样,和他们做的事没有什么不同,运用手腕和智谋,将阵营之外的敌人置之死地,能做到吗?
闵恪脸上出现出一抹嘲弄的笑。
对于闵家人来说,很难。但再难,也要坐到。
他起身走出书房,去了侯府的佛堂,看到灯火通明的怡棠苑时,脚步一顿,但最后,他还是背对怡棠苑,越走越远。
跪在佛堂里,闵恪只是闭着眼睛,嘴上微微嚅动,似是诵经念佛。
没有谁是一开始便一心向佛的,只不过是心中有贪念罢了。
——
明钰回到怡棠苑,心却像架在火上烤一样,她知道她不能对闵恪要求太苛刻,两人相处不过几日,她不能因为这点温柔的错觉就相信闵恪已经全然信任她了。
他是在朝堂之上搅弄风云的人,又有侯府安危攥在手心,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抱有怀疑,那是应该的。
可一想到闵恪方才的眼神,明钰还是忍不住心中一冷。
无关理智,她只是觉得,将真心放到同一杆秤上称量,总是闵恪那头轻若无物。
她不甘心罢了。
“知冬!知冬!”明钰提嗓将知冬叫了进来,敛了神色,目光幽幽地看着她道:“知冬,你向来最老成持重,凡事也更细心一些,我问你,我落水之前,你记得有什么异常没有?”
知冬不知道明钰为什么问出这样的话,但方才在院中二爷和二夫人的样子,四个丫头都是看见的,多少也能理解明钰脸上的阴霾。
“那天宴席之上,夫人一直……一直让奴婢们关注前院里郡王爷的动向,虽然于理不合,但却要求奴婢们一定要这样做。”知冬道。
“那人”心系荣显郡王不是秘密,明钰对此事也有印象,正思考着,就又听知冬道:“夫人不知从哪里听说魏王妃意要聘李家幺女为妇,忽然……忽然神情恍惚地要奴婢们去请荣显郡王来内院的竹林一会……”
“李家?哪个李家?”前世她可并不记得有这种事,没有什么添一把火,只不过是“那人”想见荣显罢了。
知冬抬起头,有些惊奇地看着明钰,道:“内阁首辅李封衡李大人的幺女,李采妍。”
明钰豁然睁大了眼睛,满是不相信地又问了一句:“谁?”
“李采妍。”
李采妍难道不是圣上的丽妃吗?她明明记得圣上为先皇守孝三年,孝期一过便开始选秀,那李采妍是作为秀女进宫为妃的,在今年三月!
“那,皇宫中的丽妃是谁?”明钰又道。
这次知冬的眼神已经不能用怪异来形容了,满是惊愕和不解,她回道:“如今宫里只有一位皇后,没有什么丽妃,圣上还未选秀。”

重生之侯府宠妻小说推荐

重生之侯府宠妻温明钰闵恪小说全文阅读带给追书的朋友,各种打脸情节,让人看得停不下来,重生之侯府宠妻全文文中满满的幸福感。不容错过的优质作品,力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