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除了气运我一无全部(谢容皎江景行)全本章节导读
除了气运我一无全部(谢容皎江景行)全本章节导读

除了气运我一无全部(谢容皎江景行)全本章节导读

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8-11-18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已全本小说《除了气运我一无全部》哪里可以看呢,男子是北周齐王,为周帝驾崩不久的那位先帝之弟, 此次担了北狩随行一责。谢容皎很能理解这种尴尬。除了气运我一无全部小说全文完整版共享给大家,出色内容一起来看!

《除了气运我一无全部》小说简介

男子是北周齐王,为周帝驾崩不久的那位先帝之弟, 此次担了北狩随行一责。
谢容皎很能理解这种尴尬。
碰上救了自己的高人恩公,竟然是杀了周室上上位说不得和他有亲缘关系的皇帝之人,这种情况谁遇谁尴尬。

除了气运我一无全部在线阅读:29北狩七

29北狩七
江景行剑光先至, 人赶到时不会比剑光慢超出一眨眼的功夫。
等剑门一行人赶到时,三部族长中有两个变作躺在地上的尸体,另一个重伤而遁。
皇室子弟受伤的不少,少数伤势严重的几个被扶到车上去上药休养。
江景行不言不语, 微敛双目,看上去真有几分神仙高人的模样。
他身旁几尺外站着位不言不语, 三十来岁儒雅文士似的男子, 脸上的笑脸怪尴尬的。
男子是北周齐王,为周帝驾崩不久的那位先帝之弟, 此次担了北狩随行一责。
谢容皎很能理解这种尴尬。
碰上救了自己的高人恩公,竟然是杀了周室上上位说不得和他有亲缘关系的皇帝之人,这种情况谁遇谁尴尬。
所以看见剑门一众人时如释重负的表情也非常合情合理。
齐王主动上前一步, 笑道:“敢问小友出身何方大宗高门?”
方临壑最先见礼:“剑门方临壑, 见过前辈。”
他虽然一副冷冰冰不近人情的模样, 好歹能正常沟通交流, 叫齐王暗暗松了一口气。
天知道他刚认出江景行时, 险死还生获救的惊喜通通化作惊吓,心里有多么叫苦不迭,唯恐这位不讲理的下一刻出剑了结他们。
他倒还好, 队中的那位殿下若折在江景行的剑下, 就不是他万死能够搞定的事情了。
偏生那位殿下是最有理由折在江景行剑下的。
谢容皎接在方临壑后面,把他不好说出口的话补全了:“晚辈江镜, 见过前辈。方才援手之人是我剑门长老, 高山。”
谢容皎知以江景行的秉性大半大会搭理齐王, 又瞧着齐王那尴尬得进退维艰的笑脸,不像是有勇气戳破江景行身份的人,索性把他的假身份来历一道报了出来,暂且做个遮掩。
剑门什么时候那么有钱了?竟然请得起圣人随行?
常年和国库打交道的齐王脑子里第一个跳出来的念头是这个。
他随后觉得自己俗不可耐,圣人岂是几两银子,几块灵石可以轻易打动得了的?若圣人的佩剑不是八极剑,说不定剑门的剑洞中有几把能得他青眼,可有了八极剑,横想竖想齐王也想不明白剑门如何请动圣人随行。
与江景行最交好的该是那位凤陵城主,其余不过平平,显然不是看在旧友薄面上。
齐王心里转过种种盘算,最后化为“东荒要完”四个大字。
他面上不动声色,笑道:“原来是剑门高人,久仰剑门风范,今日一见之下方知剑道道义两高绝。某忝居北周齐王之爵,在此谢过前辈仗义出手,恩重如再造,望北狩事毕后容某报答一二。。”
江景行不避不让受了齐王一礼,眉梢眼角吊满别来烦我的不耐,声音亦是耷拉着的懒洋洋:“看在誓言的面子上罢了。”
那一刻剑门弟子怀疑他是谢容皎附体。
他们印象里这位前辈向来好说话得很,没什么前辈架子到甚至能把他误认为同辈的地步。
他们不必多想,就把锅推给齐王头上,看着齐王的眼神里带上一点凛冽的谴责意味。
齐王委屈。
队伍中一位年轻人微不可察皱了皱眉,他是少见的没几个受伤的人之一,服饰与其他人并无多大区分,但相貌俊朗,气度不凡。
不同的是,众人有意无意将他簇拥在中间,低声询问他情况的医修神态中不自觉带上几分敬意。
齐王深谙形势比人强的道理,仍是温善模样,“东荒公然撕毁盟约,派遣三部族长三位大乘向我周室出手,必定有其盘算,荒原中情况有变。三宗声名在外,难保东荒不升起什么想法,贵门长老虽剑术通神,小心总归无错。九州同气连枝,不如同道而行,互相照应?”
方临壑将目光投向江景行:“请长老定夺。”
江景行冷静脸,宛然一个脾气古怪冷僻不近人情的剑门高人:“可。”
他下面一句话对着齐王摔下,其中嫌弃毫不掩饰:“看好你的那些晚辈,让他们长点眼睛,别来打搅我的清净,否则不管是金镶玉还是像玉石头都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我一剑。”
剑门弟子目光火热。
剑修脾性古怪。
譬如轻生死以待朋友,掷千金以娱美人,鄙世俗以匡世道。
他们爱江景行横贯数里为一个义字的一剑,也爱他顺从本心将周室鄙夷得一文不值的做派。
上一刻一剑惊动整座荒原斩杀两位大乘大能,下一刻又将万户王爵视为粪土。
能练成这样的剑,做这样的人,才不负手里握过的剑,来的这一遭世道。
齐王心中一凛,面上不做任何表示,和气说了一声好。
被众周室子弟簇拥在中间的年轻人眉间分明流露出几丝不忿。
齐王将那位年轻人叫入他车厢内,开了隔音阵法,方温声问道:“剑门长老行事乖张,不把我们周室放入眼里,殿下可是心头存了些不愉快?”
“是有些不愉快,不过事后想想,凭着那位高长老显露出来的实力,人家是有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的本钱。”年轻人未做隐瞒,愉快承认,“皇叔放心,此行凶险,我绝不会凭一己喜怒行事,给皇叔多加负担。”
“好!”齐王神色欣慰,朗声笑道:“我姬氏天下,后继有人啊!”
年轻人神色如常:“正是有皇叔此等栋梁之才,才叫我姬室天下得以绵延。”
形势比人强的道理,齐王懂,年轻人比齐王更懂。
年轻人叫姬煌。
姜后一心要扶持他上帝位的天子人选,驾崩不久的周帝亲侄。
也是十八年前被江景行一剑诛杀的周帝独子,原该尊荣无限的大周太子。
他自五岁父亲横死那天后,看着江景行享誉天下,在修行者的山巅看尽好风光——
从此懂得形势比人强的道理。
不过一个剑痴怪人,有什么不好忍的?
形势比人强的道理,姬煌懂,江景行也懂。
所以他答应了齐王打蛇棍上的同行请求。
答应归答应,不愉快归不愉快,是两码事。
他脸上神色恨不得把不愉快三个字堂而皇之昭告天下,连一直窝在车里的陆彬蔚见了都忍不住借透透气这个蹩脚借口溜之大吉。
陆彬蔚能好端端地稳坐归元军副帅十年,没被北荒探子抓走用来邀请谢容华上门喝个茶,是有其必然原因的。
圣人一怒,不比高山崩摧,江海倒灌好多少。
谢容皎倒是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改色的性子,轻声问江景行:“那个被其他人围在中心没怎么受伤的人有古怪,是姬煌吗?”
你再生气总不可能跑到财神爷塑像前去大吵大闹,因为你生怕财神爷小气记仇,让你喝个一两年的西北风。
江景行也是如此,缓和下神色,那个让满城少女驻足的年轻人又回来了,“身上的气很有名堂,应该是龙气,阿辞是用凤凰神目看出来的?”
凤凰神目可观测世间万象,直入其里。
这句话是不是哪任凤陵城主想给自己祖宗贴层金身,逼着史官这么写的不晓得,但凤凰神目于观气上确实有其妙用。
以谢容皎体内的凤凰真血,甚至不逊于圣人耳目。
谢容皎不答反道:“我去与方兄说一声,现在与周室分开还来得及,左右师父你杀了东荒两个族长,大乘有限,东荒有所忌惮应该不会再针对周室了,倘若北狄仍冥顽不灵一意针对的话,大不了等他们撑不下去再来救援便是。”
江景行停住。
他以为谢容皎会拿让人哭笑不得的语句安慰他一番,他甚至想好了该怎么回,直到谢容皎撂下这一番话,真打算去找方临壑。
“没事,我不生气。”
“有什么好生气的啊,我堂堂圣人和他们置气,那不是白白掉价嘛。”
他有什么好气的?
和西戎合力灭了江家满门的周帝早被他送上西天,还做了他成圣的垫脚石,现在想来抛开皇陵等级森严的装饰,他的尸骨和任何一具普通人的都无区别。
全部参与此案的,无一不是死在八极剑下,他们的宗门家族摄于圣人威势,恨不得直接把他们洗干净脖子送到江景行面前。
多潇洒,多风光,多意气。
江景行十八年后恍然,他是在气。
他为什么不能生气?
“先等等,阿辞。”江景行拉住欲起身往外走的谢容皎,牛头不对马嘴,“我当时杀完周帝后,挺想连他妻子儿子一起干掉的,直到今天,我还是看姬煌活着的样子不顺眼。”
这回不知道怎么说话的换成谢容皎。
一人做事一人当。
他一向不喜欢杀全家,诛九族,株连灭门那一套。
但是怀帝先杀江家满门在先,江景行只杀怀帝一人。
这样算来——
是挺不愉快的。
好在江景行没指望他接话,一个人自顾自说下去:“我当时剑都提好了,犹豫着先杀他妻子还是先杀他儿子,人果然不能犹豫,一犹豫我两个都不想杀了。”
他笑了一声,说不清笑里是解脱多些还是自娱多些:“我最恨那王八皇帝的有两点,一是无故捏造江家通敌,甚至不惜与西荒勾结为伍;二是祸及家人,甚至九族都被牵累了个全,我觉得他两点做得何止不对?简直大错特错到令人反胃。”
谢容皎忽地有了笑模样。
他眼底唇边的笑意像是搅动满江潋滟秋水波纹里倒映着的繁星漫天,美不胜收。
江景行没错,自己也没错。
他当然喜悦。
江景行也喜悦起来。
他不是第一天以为过去那些真是一堆儿破事,谁沾谁麻烦,也不是第一天懂珍惜眼前人这个道理。
可他这次真真切切感受到,过去的那些破事,是比不上阿辞一根头发丝重要了。
要是他爹在九泉之下说他数典忘祖。
那——就两根头发丝吧。
笑意在他眼里一转,转成阳光融融,照彻三春山水:“我真去杀他妻子,动手灭绝他那一系,是易如反掌之事,不考虑北荒的话,灭杀整个周室未尝不可行。假如我当真如此做,我与那王八皇帝有什么区别?”
他眉目间的桀骜棱角分明:“我坚持了那么多年的道理,它是对的,它没错,那我凭什么为了一个死得透透的王八皇帝放弃他们?他算老几,配得上我这样做?配得上这世间最高的礼遇?”
没什么好不甘心的,他当年只是在两个选择里选了对的那个。
姬煌本来应该活下去。
他自己没有故意害死人之前,没人能剥夺他的生命。
圣人不能,和他父亲的血海深仇也不能。
只是该看不顺眼的还得继续看。
最后都化作江景行一声感慨:“做好人真难。千辛万苦花了老大劲修到没人没世俗礼法能约束你的地步,反被自己拘束着,做什么都不得劲,人家未必还领你的意。不说坏人,做个不好不坏的人就愉快多啦,看谁不顺眼打谁,人家得罪一点你直接灭人全家,不做太出格的走哪都会被恭恭敬敬供神似供着,活像待自己祖宗。”
“不会。”
谢容皎再强调一遍:“不会,这种人不会是我凤陵谢家,至少不会是我的贵客,恶客还差不多。”
“我明白。”江景行顺手拍了拍他的头,“像我这种相貌学识气度修为均是上上等,直如美玉无瑕般完美无缺的人,才能被阿辞看得入眼,当的得阿辞门上贵客。”
谢容皎早早练就一身把姓江的某些言语当作过耳清风,听过算数的本事:
“做好人本是件对的事,做对的事,哪有不愉快憋闷的道理?做对的事本事,就足以让人开怀。做对的事拿不好不坏的结果,做恶的事拿好的结果,我选前者。可以不做好人,但绝不能做不好的人。”
真是没吃过苦,没见过民生百态,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少年。
江景行是吃过苦,见过民生百态,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少年。
他这个年龄再自称少年似乎有点没脸没皮。
所以他大笑,愉快到几乎要笑出眼泪:“好,太好了!老天待我不薄!”
他有明月,浩然剑有传人,谢家有不堕风骨。
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除了气运我一无全部全文阅读:30北狩八

30北狩八
落入谢容皎眼里, 大概就是江景行人疯了一回。
他决定不去多谈这个刺激江景行,“东荒这次对周室的出手很是古怪,师父你既不打算留部首的性命,我想知会阿姐一声。”
谢容华用兵一道上何等的天纵奇才鬼神莫测?归元军的精锐更不是东荒各怀鬼胎的十二部能相提并论的。
说一千道一万, 有战力在天人境中也实属上游的部首镇守东荒,谢容华没法有真正横扫北狄的一天, 如今这种有输有赢, 让东荒忌惮不敢陈兵上前的局面已是很好。
亏得她是谢容华。
正因为她是谢容华,她不满足当今局面, 有朝一日,誓要自己□□宝驹的马蹄踏过东荒王帐。
江景行眉目一扬:“我倒要看看,这次谢初一还敢不敢给我脸色看。”
谢容皎自然有联络上谢容华的方法。
是借嫡脉里的凤凰真血得以发挥的巧思, 点燃专用的通讯线香后, 对旁人来说几近悄无声息, 非是大修行者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对谢家嫡脉来说, 却能把燃放烟花之人的方位感应得一清二楚。
“齐王有大乘修为,多少能感觉得到传讯线香,那先前的隐瞒身份说不得功亏一篑, 反让麻烦找上门来。”谢容皎眸光一闪, 冰雪面容上罕见现出几分少年神气:
“所以师父,不如我们与他们分道而行?我观方兄心中也是更愿意分开走的, 他不是善于委以虚蛇之人, 与齐王一番客套下来, 周身剑气都涨了不少。”
江景行哑然。
忽然间齐王、姬煌、周室其他人颇为可憎招人嫌的面目在他心里淡为空白一片,随后化作飞烟,便有余下的灰烬落下来也占不了多少地方。
唯独眼前少年的眉目愈加鲜明。
好看是真好看。
眉固然如远山悠扬青翠,眼固然也如秋水明澈干净,可眉眼间流转的骄傲熠熠生辉,是美如远山和秋水也没有的光线神采。
说秋水为神玉为骨也太委屈了。
少年自有神采灼灼,傲骨铮铮。
江景行一直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这种好说话对着谢容皎时迅速改头换面一番,变成了没底线,“好,我去和方临壑说。”
管他什么周室。
东荒这次人手折损得厉害,得知九州北狩的队伍中有厉害人物,不会轻易出第二次手,否则狄王和十二部面和心不和归面和心不和,白白给江景行送人头怕也心疼得不行。
既然死不了,对得起剑门弟子能救则救的誓言,齐王姬煌爱怎么想怎么想。
谢容皎弯起了眼睛和唇角,笑得喜悦。
他不喜欢周室,不喜欢得理直气壮。
江景行应该要比他更讨厌周室一点。
江景行做得对,姬煌不该死,江景行不该杀他。
可不该杀姬煌和在北狩时被绑上周室这条船,当他们的平安符免死金牌是两码事。
多大脸?
江景行讲道理,所以他不杀姬煌;他答应过杨若朴会看顾好剑门弟子,为剑门弟子立下能救则救的誓言和其剑心,所以他出手救了周室。
圣人的许诺,即使天地倾覆不能改。
但江景行是多潇洒多肆意的一个人?让他和周室一块儿怕是比按着他喝十碗加了香料煮的茶汤还要让他恶心。
谢容皎不想江景行这样,所以他提分道而行提得仿佛在说天经地义的事情。
他现在笑得喜悦。
北荒的夜如同一滩墨水,沉沉不动,唯独荒原中稀稀落落点着的帐中烛火如黑漆漆夜里燃起的星辰,增了少许活气。
十二部所聚族而居的地方却灯火通明,宛若帐篷砌成的城池,劲风吹得帐尖尖上璎珞流苏飘舞,叮咚作响,灯火歪斜,光影晕染的地方恰好照出一人一骑。
坐骑是极神骏的追风宝驹,通体赤红如血;人是名极美的年轻女子,身上红衣,发间凤翎,赫赫生光。
她腰挎宝刀,在马背上放声长笑:“愉快!许久没杀得那么愉快过了!”
女子身后有十六骑跟随,一只圆滚滚的黑鹰身手矫健,无论女子驭马有多快如疾电,终究稳稳缀在她身旁一尺侧。
仿佛劲风也格外偏爱她的容光,她所至之处灯火辉煌,放眼望去,诺大荒原中,只见着她一人一马,如明日坠地,骄阳艳色灼灼欲烧彻荒土。
女子忽一扯缰绳,宝驹有灵性,长嘶一声后止住飞驰马蹄,扬起尘土无数:“咦?不辞怎么传讯于我?他那边有姓江的在,能出什么事?左右我这趟来得不亏,不妨去他那处看看。”
她几乎在荒原上化作道红色轻烟,飞擦过马蹄下干土地,身后十六骑无声无息跟上,毫无疑议,不作询问。
他们是经历无数厮杀磨练出来的铁血之士,归元军中数得着的强者。
有能耐的人有傲气。
哪怕是大周天子,圣人亲临,也很难让他们像尊敬前面马上的女子一样对待。
马背上的女子叫谢容华。
她有个更响亮的名字谢归元。
天下归元的归元。
方临壑没给谢容皎出去找他的机会。
他一脸冷凝撩开车帘,顾不上客套问候:“形势有变,请先生出外一看。”
外边夜空中一南一北燃起烟花,南为阴阳鱼,北为山水图。
皆在数十里之外。
阴阳鱼为法宗徽记,山水图则是不择书院的。
三宗里有两家竟同时遇险。
谢容皎最先出声:“师父你去法宗处,我去不择书院。”
他眼中含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几如一锤定音。
江景行当然可以分出两股剑气杀人,以解眼前两宗危厄。
然而他真如此做,那么圣人入荒原一事在部首眼里,甚至是在天下全部天人境眼里,如纸包不住火,再难瞒下去。
天人眼中的天下,玄妙难言。
部首要杀,人要救。
唯一的解法只能让与他习同脉剑法的谢容皎前往一处,他们的浩然剑气同出一源,以他为遮掩,由江景行百里之外出剑,或能隐去圣人真身在幕后。
“不行。”江景行很快拒绝,“我不是不放心阿辞你,实是有不能让你一个人去的理由。”
笑脸在他脸上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他笑时让满城小娘子春心萌动,街上随随便便一个少年郎生起攀谈的念头;不笑时又是传说中高华威仪如泰山,深不可测如南海的圣人模样
是圣人。
只有圣人,方能叫世间至壮美至蔚然的山海,描述他形容之一二。。
谢容皎不为他的纸老虎模样所惧,坚持道:“部首要杀,人要救。”
不止为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更是为心中的道义,剑上的那口浩然气。
所以他必须去。
还有一个人也不怕他。
“先生若不放心,我与谢兄同去。”方临壑低眼看剑,言辞冷淡:“应有之义。”
江景行:“之前劝我没把握不要妄动救周室的人不是你吗???”
他不是很搞得懂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想的。
或许等北狩事了,是时候回凤陵和谢桓一起喝个酒感叹下人生无常,岁月不饶人。
“那句后面本该再接一句。”
方临壑纠正他,他爱惜地擦完剑,收剑入鞘的一声铮鸣似为后面吐出的话语铺垫:“劳烦先生看护剑门弟子,我欲前往,以证剑道。”
是五爪金龙现于空中他欲对江景行说,而未说出的话。
也是眼下夜里山水图和阴阳鱼不散时他欲对江景行说的话。
合二为一,很符合剑修惜字如金的风范。
“我与书院学子好歹有吃过同一家食肆的交情,算是同窗,不能不救。”
谢容皎语声如雪片清清淡淡掷下,不见着墨,却极易动人心。
他伸出手,微露笑意,如北荒夜里永远隐在重重乌云后的明月探首,愈高远,愈珍贵,愈美得不可逼视:
“所以师父,借我一剑,除魔证道。”

《除了气运我一无全部》小说推荐

除了气运我一无全部(谢容皎江景行)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