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我的老婆是宝贝(贝筝筝陆辰)小说导读
我的老婆是宝贝(贝筝筝陆辰)小说导读

我的老婆是宝贝(贝筝筝陆辰)小说导读

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8-11-17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小说《我的老婆是宝贝》主角是贝筝筝陆辰,内容出色纷呈,情节跌宕起伏,极力推荐。提供我的老婆是宝贝(贝筝筝陆辰)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你是贝筝筝?”陆佳摘下医用口罩,朝她伸手, “你放心,我们医院会对客户资料进行绝对保密。我在追你的新戏,可以和我合个影么?” 贝筝筝松开握了一半的手,对她点点头。w 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贝筝筝陆辰小说完整版内容介绍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陆辰说。
轮到贝筝筝,王阿姨只给她盛了小碗米饭,“筝筝啊,阿姨记得刚熟悉你,你脸比现在窄一圈……”
贝筝筝:“……”这也太体贴了吧。
在别人家里做客,她当然不好意思再多要一碗,还当着某人的面。
走出王阿姨家,和陆辰道别。
贝筝筝刚回到家,邹蔓来电:“之前和你提到的试镜,一个月后开始,刚好有个真人秀综艺,每期录制的费用很可观,你总要生活,别整天活在大演员梦里……”
“……知道了。”

我的老婆是宝贝全章阅读之第19章 免费阅读

陆佳推门出来时, 刚好看到躲在陆辰怀里的女孩子, 柔顺的发梢乖巧,露出泛红耳廓。
贝筝筝很快整理好紧张的表情,问:“医生, 阿黄怎么样了?”
“手术一切顺利, 需要住院观察三天,你微信加一下我的联系方式,以后阿黄有事,方便随时联系。”陆佳交代完阿黄之后的注重事项, 匆匆洗了个手回来,咳了一声。
贝筝筝才发现,自己无意间和陆辰的距离贴的越来越近, 给人感官实在太像一对热恋小情侣。她以前看过一个扒皮帖, 讨论那些大众情侣公开前的合照, 从肢体关系和眼神就能看出两个人之间的火花,俗称jq。
“你是贝筝筝?”陆佳摘下医用口罩,朝她伸手, “你放心,我们医院会对客户资料进行绝对保密。我在追你的新戏,可以和我合个影么?”
贝筝筝松开握了一半的手,对她点点头。
陆佳调出美颜相机, 靠在贝筝筝身边, “咔嚓”了张照片, 想了想又打开初始相机, 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贝筝筝。
贝筝筝再次点头。
陆佳喜悦的合完影,寻思待会刚好发张照片到家族群。
“你能给我稍微剧透下后面剧情么?”陆佳问,“别剧透到结局就行,这两天播的我看着好生气,你什么时候和梁老师解除误会?”
贝筝筝刚想说话。
陆佳急忙改口,“我是问剧里的人物,没有上升真人站cp的意思。”
“这两天播到哪了?”贝筝筝说。
陆佳刚好拽着她讨论剧情,贝筝筝正愁找不到真正的观众,微博评论两极分化,粉丝滤镜各种截她的图彩虹屁吹捧,黑粉也是各种截她的图吐槽,刚开始有理智的键盘侠,贝筝筝反思过,自己哭戏感情处理的不够细腻,后面更多是无脑跟风黑,黑她像成了风向标。
贝筝筝和陆佳聊的口干舌燥,才想起某人似乎被晾在角落,心里有点愧疚,把人家当司机召唤,做人要厚道嘛,尤其是对自己的未来男朋友。
她喊了声陆辰,回头才发现陆辰不在原地。
再一看,陆佳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当陆辰将治疗单递给贝筝筝,贝筝筝才知道他缴住院费去了,她快不好意思面对某人,局促的说:“我刚刚忘了……”医生在场,贝筝筝本来想直接说要把钱打给他。
将治疗单叠起,放进包里。贝筝筝一眼瞥到右下角陆辰龙飞凤舞的签名……
边上还有阿黄的默认家属,贝筝筝登记时写的“老母亲贝筝筝”,贝筝筝感觉更怪了……希奇的走向,不知道的能以为她和陆辰共同抚养阿黄。
陆佳忽然神秘兮兮的朝贝筝筝眨眼,像在暗示。
贝筝筝:“……”
“你和陆辰在一起多久了?”陆佳接了一杯水,递给她。
“你别逗她。”陆辰终于开口。
陆佳不是第一次见到贝筝筝,上次在订婚宴,陆辰挺身为贝筝筝解围,当时她就震动了。陆佳在心里暗暗诽谤:谁能想到,老树还会开花,她以为陆辰真的对这方面没爱好,现在……护犊子都护上瘾了。
“……你们熟悉?”贝筝筝看出来了。
“上次和你介绍过。”陆辰认真的对她说道。
陆佳主动表面身份,“阿黄病情紧急,上次在订婚宴,我也没有来得及和你打招呼。”
贝筝筝尴尬的笑了笑,她不小心吃过这位堂姐的醋……意外,唉,太丢脸了。还有,这算不算提前见家里人……
“当时我远远看到你,就觉得你皮肤好好,比上镜看着更好,还想问问你用什么护肤品,”陆佳说,“我听说,现在连三线小明星用的都是品牌方专门定制的产品,是真的么?”
女人见面聊美妆聊包包,迅速拉进关系的第一步。
贝筝筝表示自己暂时没有用过。
深夜的晚风凉飕飕的,细雨绵延。陆辰照例送贝筝筝回到公寓楼下,撑伞送她进楼道。
惭愧的说,贝筝筝还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特权,假如这就是传说中的撩汉***,过程自己也很享受,她觉得可以再找邹蔓交学费上上课。可能是坐惯了陆辰的副驾驶,贝筝筝进组拍戏住酒店,头半个月睡觉认床就是个问题,更别提在坐在车里昏昏欲睡……
除了喝酒上头之类的状况。
“……包落座位上了。”贝筝筝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雨夜里的男人身材高大,背后的雨刮器一遍遍划过,很快又朝她走来。
贝筝筝欣赏了一会儿他的肩线,迷糊劲都跑光了。
“我明天要去拍第一支口红广告。”贝筝筝忍住跑到他伞下的冲动,等他到面前才说。
陆辰将她的手包递给她。
贝筝筝没有接,她抬起眼睫,视线经过他的喉结,定定的看着他,“我今天试了好多色号,邹蔓一直觉得不满足,你帮我挑一个好不好?”
陆辰低头,另一只手轻轻划过她的发丝,拨开一滴晶莹雨珠,他记得她的唇瓣也是一样软。
贝筝筝闻声他说了一声好。
商家给了贝筝筝一整套的新款全色号,贝筝筝承认自己对撩汉不在行,但她对这方面很有心得。其实她说了个小谎,今天预备试色时,邹蔓并没有说不满足,还随手帮她记录了一套照片,根本不用专业摄影人士上场,都可以直接当官网宣传图。
贝筝筝翻出包里的口红,楼道的小夜灯昏暗,有种钻小树林的错觉,贝筝筝听过一个理论,人在特定的环境中,比如及害怕、寂寞等等,会对身边的人产生依靠。
理论中的王者,实践中的菜鸟。
贝筝筝偷偷给自己鼓气。
贝筝筝找了半天六号色,邹蔓今天拍照次数最多的一张,说什么这个色号一定保证大火,邹蔓拨开口红,她记得自己什么仪态最有表现力,大大方方的看着他。
微凉的指腹擦过她的脸颊,在她的肌肤上碾转而过。明明没有碰到她的唇,却像是在一寸寸的检查。
贝筝筝连呼吸都快忘记。
她看到他眼睛里的专注,不自觉缩了缩下巴,被他轻松扣住。
“涂花了。”陆辰说。
……她的形象啊。贝筝筝蹙眉,敢怒不敢言,着急的找出纸巾,胡乱擦了擦。
陆辰沉默三秒,像在思考什么。
贝筝筝的预感不太妙。
“现在真的花了。”陆辰说。
贝筝筝:“……”
第二天。
广告拍摄前,邹蔓特意和打板师交流,将列在笔记本上的注重事项一一提出。
贝筝筝打断她,乐呵呵的说:“我觉得都好。”
“……你昨天试色不是一直在挑剔灯光角度么?”邹蔓不理解。
贝筝筝:“……”
*
阿黄的观察期一过,作为宠物家属,贝筝筝准时去接阿黄,当然,另一位署过名的家属也和她一起去了。
“广告拍的顺利么?”陆辰问。
“顺利。”贝筝筝看着阿黄摇尾巴,对着陆辰的方向……阿喂,别搞错,谁才是你真正的救命恩人。治疗费最后也是陆辰出的,贝筝筝那天确实和他开口提了,陆辰简洁明了的回复她,贝筝筝一听,有道理啊。光说欠的人情,她和陆辰已经越来越不清不楚了。
将阿黄送到王阿姨家,王阿姨特意做了一大桌饭,非要留他们吃晚饭,长辈的好心往往让人不能拒绝。
王阿姨越看陆辰越顺眼,差点出现妈妈粉看爱豆时的迷迷妹眼,“什么是年轻人,年轻人就应该朝气蓬勃,就应该血气方刚……”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陆辰说。
轮到贝筝筝,王阿姨只给她盛了小碗米饭,“筝筝啊,阿姨记得刚熟悉你,你脸比现在窄一圈……”
贝筝筝:“……”这也太体贴了吧。
在别人家里做客,她当然不好意思再多要一碗,还当着某人的面。
走出王阿姨家,和陆辰道别。
贝筝筝刚回到家,邹蔓来电:“之前和你提到的试镜,一个月后开始,刚好有个真人秀综艺,每期录制的费用很可观,你总要生活,别整天活在大演员梦里……”
“……知道了。”
讲完电话,贝筝筝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决定出门觅食了。
互道晚安后,在美食街偶遇是什么体验?
贝筝筝:……算了,面子工程是什么东西,她不要了。
“临时接到通告,我要去g市录制一个真人秀综艺。”贝筝筝说,“明天早上的飞机。”
陆辰听了后,没有多大反应,话题布满跳跃性,“四周新开了一家法餐厅,介意去尝尝么?”
“……好。”贝筝筝点头。
吃夜宵什么的,好有负罪感……
虽然这样,贝筝筝进餐厅前还是挺雀跃的。
当她真正坐在陆辰对面,又没有那么喜悦了。
换成平时出街,贝筝筝一定会妆扮的像只刺眼的小孔雀,随时保持最佳状态。然而贝筝筝今天走低调路人路线,完全是随意烧酒加烤串的形象,她在陆辰面前……总有失算的时候。
贝筝筝以为陆辰说的法餐……大概率像她第一次和他共进晚餐时一样,简简单单吃个夜宵,真·垫垫肚子。
刚刚进餐厅时偶遇的一位女士,贝筝筝敢肯定,对方来用餐前,至少做了三个小时以上的头发。
贝筝筝摘下毛绒绒的防风手套,将手藏在桌下,她现在连撩头发的兴致都没有了。
陆辰不动声色的放下刀叉:“不用说披头散发和我吃饭,就是做其他任何事都没关系。”

我的老婆是宝贝全章阅读之第20章 免费阅读

贝筝筝铺开面前的餐巾, 陆辰体贴又绅士, 她没有听出披头散发的另一层意思,究竟她根本没想到……某人以后会有种种不要脸的行为。
“陆先生真是大好人。”贝筝筝由衷的说。陆辰现在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光辉,或许眼里有光的人, 看喜欢的人也是在发光的。
陆辰挑了挑眉, 没有说话。
他太懂得该怎么去享受一道美餐,什么时候醒酒,什么时候细嚼慢咽,用餐时的动作赏心悦目, 贝筝筝觉得他的手实在是加成一大要素,手长的好看,世界上才会有手控的存在。
换成任何一个人在贝筝筝面前这样, 她可能会在心里吐槽对方的龟毛。陆辰就不一样了, 他做什么都没有违和感, 假如时间能够放慢定格,他每一帧都值得纪念。
“你平时不习惯吃辣么?”贝筝筝想起上次和他进餐,她忘记事先征询他的意见。
“不常吃。”陆辰说, “你呢?”
“我口味比较迷,说不清,经常一段时间喜欢清淡的,隔一段时间又喜欢特定的。”贝筝筝说。
“没关系, ”陆辰告诉她, “我小时候也和你一样。”
贝筝筝:“……”迟早她也会到他现在枸杞泡茶的年纪。
这句话贝筝筝没好意思直接说。她就比较惨了, 贝妈从小对她施行严格教育, 导致她对放飞生活布满向往。
“我很小就跟着我妈去美国生活了,纽约的中心公园,无论几点都有人在跑步。破破烂烂的地铁,偶然能看到老鼠,街边流浪汉也有很有趣的,生活好不好,都能随时和路过的人开玩笑,还有小鬼当家里那颗巨大的圣诞树,我刚出国特殊不习惯,每个星期天都会去圣诞树下坐一坐。”
贝筝筝也不介意和他共享,“我在加州念的书,刚去第一年就晒黑了好几个度,本地居民天天可以去环球影城玩。”然后她就再也不想回去了。
“我在nyit进修过地质学。”陆辰说。
贝筝筝哦一声,或许她早几年就能熟悉陆辰,虽然当时她估计还在社区念中学。
“陆先生在学校应该会有很多追求者。”贝筝筝说。
像她预想的一样,陆辰看了她一眼,说:“没有碰到过合适的。”
贝筝筝有点后悔问了,刚接触就聊感情史会不会不太好……而且,陆辰怎么会专注母胎solo单身,她要是能给他当小学妹,光是他的外形条件,她可能就厚着老脸计划生扑了。
贝筝筝听邹蔓说过,这个问题有标准答案,男方往往会说有过两任前任,数量不多不少刚刚好,一个年少不懂事,一个异地恋走到最后性格不合。
贝筝筝一放松,胃口也跟着好起来。
她克制住自己尝甜点的罪恶之勺,和陆辰的交谈让她感到愉悦。贝筝筝很少会想去了解一个人,直到碰到陆辰,她想知道他的过去,想知道他的心理。
贝筝筝会忍不住对这样的人产生崇拜感,就比如她看到国人拿到诺贝尔奖项,能在某个领域成为顶尖人士,包括这个人本身具备的人格魅力,贝筝筝演戏时就擅长发掘人物内心,她觉得这些都太美妙了。
贝筝筝才不会承认自己是个肤浅的颜控。
她没注重,红酒不知不觉接连喝了两三杯。
期间贝筝筝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后陆辰替她拉开椅背,她察觉到他撩开自己的发丝,贝筝筝刚坐下,才发现自己的头发被拢在脑后,贝筝筝摸到一件貌似发钗,具体质感她没有深究。
贝筝筝觉得,她要是真和陆辰在一起,上升到女朋友的地位,怕是要天天收好处收到手软。
看吧,连让陆辰买单这种事,她都接受的心安理得。
*
第二天。
贝筝筝坐在机舱内补眠,醒醒来时邹蔓随手递给她一块粉饼盒,“后援会有人联系过我,给你安排了接机活动,据说应援小礼物就预备了好多。”
“……最好让后援会少组织吧,安全最重要,快乐追星就完事了,支持我作品就行啦。”贝筝筝说。
“对了,”邹蔓说,“你和你未来男朋友怎么样了?”
“发展神速。”贝筝筝告诉她。
邹蔓表示自己秒懂,“你和你家陆先生确定发展神速了。”
贝筝筝随口提了一句前两天发生的事。
邹蔓抽了抽嘴角,“我是说实质性的进展。”
“一切尽在把握中,”贝筝筝满足的合上粉饼盒,“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也是,你不需要费什么心思,只要他和你双箭头,你不说话都没关系。”邹蔓说,“约会时,假如女方提出aa制,基本宣告男方没戏。所以,你觉得陆辰会看不出来你什么想法么?在一起就是时间问题。”
贝筝筝摸了摸下巴,邹蔓的狗头军师当的很不错,至少到目前为止。
贝筝筝这次参加的综艺,内容属于户外生存类,两个小时就下飞机到了g市,节目组派车接她,录制地点在郊区的民宿,回归田园的生活,偶然会有飞行嘉宾。
编导事先会和她商量台本,贝筝筝厨艺不行,暂时主要负责日常的洗菜。
除了手机信号不太灵,贝筝筝小日子过的不要太舒适,一起录制的都是圈内前辈,除了她还有个科班在读新人,挺内向的大男孩,大家都叫他小吴,和贝筝筝有相同的共同点,存在感都很低。
贝筝筝私下和小吴聊过,互相调侃节目播出对方的镜头量。
难怪现在圈里有常驻综艺咖,每期的片酬比拍戏高,又不用记一大堆台词,就是要把私下里的一面暴露在观众面前。
录制将近小半个月,一天晚上,摄制组“咔”一声收工,大家搬着小凳子,围坐在民宿的小院子里,几个前辈都回房间休息了,贝筝筝等小年轻,包括工作人员,兴奋的聊八卦,看星星。
邹蔓拿着毛巾,在擦刚洗干净的头发。贝筝筝选择扮演好自己的小透明角色,沉默是金,小团体玩多了,发展到搞事就没意思了。
有人抽出一副扑克牌,提议输的一方要玩真心话大冒险。
邹蔓静静戳了戳贝筝筝,“你现在也学会保持神秘了?”
“我要给自己安排一个老实的新人形象。”贝筝筝说。
然而贝筝筝还是被强行cue到,她一张最小的扑克牌打不出去,今天手气差,并没有什么办法。
“真心话。”贝筝筝说。
“刚刚第一个走完牌的,提问。”邹蔓看热闹不嫌事大,“别手下留情啊。”
贝筝筝:“……”
“小吴天天在节目里十句话有九句是对你说的,剩下一句是让你帮忙转告,他是想和你绑定炒cp么?你介不介意给他蹭热度?”
传说中的真心话问题来了。
“一开始就这么尖锐的么,这问题不合适。”
“就是,应该问小吴才对。”
“没关系的,筝筝又不是走好清新好不做作的路线,对么?”
“不能连续问两个问题……”
贝筝筝卡壳了。
“行吧,换个问题,上次和异性进行过最亲密的行为是什么?”
“……我可以改成大冒险么?”贝筝筝问。
“可以。”
“给通讯录第一个异性打电话,并且按要求告白。”
四周有起哄的嘘声。
贝筝筝看着递到她面前的台本,用记号笔写了几个大字:-今晚我家没人。
“……他知道我在邻市录综艺。”贝筝筝简直没眼看。
“是特意放在通讯录第一个么?是谁都记得这么清楚……”
邹蔓轻咳一声,想给贝筝筝解围,“大冒险就别再问问题了啊。”
两分钟后。
贝筝筝捏着手机,听筒那头很快接通。
她听到他隔着电流的嗓音低沉,缓缓叫了她一声,“筝筝?”
台本上之前的句子被划掉,圈出新的重点:-我双腿都张开了,能借先生的腰盘一盘么?
贝筝筝咬了咬牙。
“……我能借先生的腰盘一盘么?”她故意口齿含糊的说,念台词吞字有时候也是一门技术,企图蒙混过关。
贝筝筝脸上几乎是腾的发烫,她捏紧手机,半天没等到电话那头的回应。
她以为不小心摁到挂断。
一看……手机正在显示自动关机画面。
贝筝筝望天:“……”

推荐理由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我的老婆是宝贝全文阅读,全文语言流畅,行文伸展自如,自然潇洒,称得上是一篇较成功的之作。想知道我的老婆是宝贝小说结局的朋友,小编提供我的老婆是宝贝(贝筝筝陆辰)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支持我的老婆是宝贝全文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