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六域玄灵(叶玄小说)章节导读
六域玄灵(叶玄小说)章节导读

六域玄灵(叶玄小说)章节导读

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18-11-17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六域玄灵是一本文笔精湛的玄幻小说,六域玄灵(叶玄小说)全点击榜节在线阅读导读: “你真以为我会没有后手制约你吗?大胆的孽障,竟然还敢加害于我……” 神秘人双手一合,口中念念有词声若洪钟般四下里回荡盘旋,那些人熊似的傀儡怪物闻言马上一起跳起,奋不顾身地扑向那气旋之中。而原本四下里跃跃欲试的金光,也同时往白虎夫人的身上贴了过去。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六域玄灵全文内容介绍

神秘人一拍自己的肩头,一道殷红色的小幡虚影滴溜溜打着转从他背后钻出,迎风一晃已然化作一只仿如实质的巨大血幡,汩汩血雾激荡而出裹住了那爬满了傀儡怪物的气旋,旗幡哗啦一展,顿时将其一起收了进去……
神秘人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他终于慢慢站了起来,看着滴溜溜打转的巨大血幡,双手渐渐合拢,然后虚空一抓……
那血幡似乎是有些不甘乖乖回到神秘人手里,不断在原地往返挣扎跳动;但即使如此,它依然无法摆脱从那手中传递过来的束缚力量,在巨大压制中缓缓缩小,最终被神秘人收进了背囊之中。

六域玄灵小说全章阅读之第43章惶然世上多峥嵘(23) 免费阅读

第43章惶然世上多峥嵘(23)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为什么要妨碍我出去?”
白虎夫人看着身边伥鬼纷纷被击落,双目骤然发出了阴沉绿色,银白长发冲天而起,双手一引,那本来冲击着洞顶的气旋矛头一转之下,旋即向着神秘人撞去。
“你真以为我会没有后手制约你吗?大胆的孽障,竟然还敢加害于我……”
神秘人双手一合,口中念念有词声若洪钟般四下里回荡盘旋,那些人熊似的傀儡怪物闻言马上一起跳起,奋不顾身地扑向那气旋之中。而原本四下里跃跃欲试的金光,也同时往白虎夫人的身上贴了过去。
只听啪啪电光炸响,白虎夫人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凄厉长啸,周身被数十道符印炸出了团团漆黑印记,伤口一阵鼓荡起伏,整个人瞬间涨大数倍,黑白相间的虎纹遍布全身,根根钢针似的毛发从皮肤上伸了出来,转瞬竟是化作了一只斑斓大虎,喉间呼呼作响地伏倒落地,那眼神里写满了不甘和愤恨。
“血云幡……出!”
神秘人一拍自己的肩头,一道殷红色的小幡虚影滴溜溜打着转从他背后钻出,迎风一晃已然化作一只仿如实质的巨大血幡,汩汩血雾激荡而出裹住了那爬满了傀儡怪物的气旋,旗幡哗啦一展,顿时将其一起收了进去……
神秘人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他终于慢慢站了起来,看着滴溜溜打转的巨大血幡,双手渐渐合拢,然后虚空一抓……
那血幡似乎是有些不甘乖乖回到神秘人手里,不断在原地往返挣扎跳动;但即使如此,它依然无法摆脱从那手中传递过来的束缚力量,在巨大压制中缓缓缩小,最终被神秘人收进了背囊之中。
呼地长长出了一口气,那神秘人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看着脚下石桥上那静静卧着的白虎,忽然心情感到万分愉悦愉快了起来。
“千方百计才把你放出禁锢,怎么会让你反噬?不过和你这个妖孽比起来,血云幡这只邪器才是让我又恨又惧啊!整整一千条人命才勉强筑就的好东西,每使用一次就要付出心血祭炼的痛苦,真是太辛劳了……”
神秘人抚摩着自己的心口,那里已经被新旧深浅不一的刀痕布满,很自然地拿出了一把弯月般的短刀,刀身极窄但极长,当然也锋利至极。看着那带着寒光的刀尖***胸膛,继而带出了几滴殷红。神秘人不禁露出了苦笑,“该还债了,该死的讨命鬼,快出来吧!”
背囊轻弹,已经化作了巴掌大小的微型血幡咻地跳到了面前,那幡旗上露出了一道裂口,一只长长血红色的舌头嗖地卷过刀尖,适时将马上就要落下的鲜血裹住,便飞快地缩了回去。
那血幡似乎是极为欢喜地转了转,把幡顶轻轻向神秘人点点,接着就飞快蹿进了背囊里面。
神秘人低声发着牢骚:“该死的讨债鬼,今天已经把我苦心经营了多年的铁甲尸都收了去,竟然还不肯放过我,真是太贪心了……”
说着话,他把目光投向了石桥另一端,那里驼三爷正艰难扛着一个小男孩,拖着同样背着表姐的叶玄往洞窟外面慢慢挪出去。
他们的逃亡并不是畅通无阻,在他们四周正有着十数只浑身黑毛的大块头虎视眈眈盯着。只不过那在石柱中的神秘人与虎妖纠缠,却是一直没有下达将这几个一起拿下的指令,故而那些铁甲尸只是默默围着他们,却没有阻止他们往洞口移动的企图。
“我说了你们可以走的吗?老废物,既然来送死就不要走了,乖乖给我新收的妖宠填肚子好了。”神秘人呵呵微笑着,话语间却是露出了一种怨毒的意味。
“我老了,在这里替你陪葬倒无所谓,只不过这几个孩子还太小……你就不能放过他们?”听那边说话,驼三爷索性站住不再向外走,慢慢把背后的小文放下交给叶玄扶住,自己单手***衣兜盯着对面说道。
“不可以,我还需要他们的精血来当做我血云丹的药引,即便是剩下的枯尸药渣,同样也被我手下的妖宠和铁尸们先预定了……所以不好意思,你的要求我还真无法满足。”
“那你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了?”
驼三爷的手已经缓缓抽出,在他的掌心早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划开一道深深伤口,鲜血不断沁入马上就要被抽出的泰山符中,一股庞大无比的压迫力缓缓散播开来……
“你手里拿着什么?难道……老废物你是真不想活了,这泰山符也是可以随便让你移动的?”
神秘人忽然感应到了一阵无可抵御的压力加诸于自己四周,他所存身的***石柱忽然发出了咯吱吱的巨响,就在石柱顶端,无数石粉碎屑伴随着大小不一的石块纷纷落了下来……
“混蛋,你们这些废物……抓住那个老家伙,抓住他……快把他手里的符纸给我抢过来!”
“晚了……我已经用纯阳之血激活了泰山符的威力,现在它的绝大部分威能都被我转移到了你的四周。叛徒!你就乖乖等死吧……”驼三爷双手虚空摄住了灵符,向着对面缓缓移动过去。
此刻四周那些铁尸竟完全被死死压在了地面,就连那个显出原形的白虎也被压得动弹不得。
反观叶玄,早就在驼三爷暗示下再次撑开了玉符所化光罩,虽则也是被压得咯咯作响,却总算不怎么影响叶玄的动作。
“孩子,我恐怕暂时是走不了的……你先把他们带出去,记着……万万不可回头!”
驼三爷说着猛地打了个呼哨,尖利急促的哨音传入三眼妖犬耳中,只见一道黄光从它身上出现出来,飞快得路过驼三爷身后,一把卷起了三个孩子,风驰电掣般冲出了洞窟之外!
“放肆……!!!”
耳边的咆哮声越来越远,叶玄只觉得自己被高高抛起,然后身体不再由自己控制,狂风似乎在下一刻就要撕裂他的皮肉,他感觉他的骨头暴露在了彻彻底底的严寒之中……
不!
他感觉自己的心也被刨开,变得无比严寒和孤独。他想要大叫,而喉咙已经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只有无穷无尽的寒风源源不绝倒灌进来。
直到他忽然发现自己早就已经被甩在了一个废弃矿洞的外面,月光如霜洒落全身,如斯寒意笼罩着他,无论是身体,还是那颗早就已经被惧怕和孤独禁锢了太久的心……
“啊……”
似乎像是想要发泄什么,叶玄一次次把拳头狠狠砸向地面的碎石,哪怕是双手鲜血淋漓,他疯狂释放着胸中的愤懑,用尽全力大喊着。
他痛恨这样的感觉,如此无力,如此脆弱,曾经这样的感觉一次又一次的出现。韩义离开时自己是如此,爷爷胡九离开时自己仍然是如此,而今事隔两年之后的今天,他同样是在别人的牺牲和袒护之下苟延残喘着活了下来……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潜藏着无比强大的力量。
那是一种真真切切的存在,虽然可以感觉到,但他根本无法触及丝毫。哪怕是在天赋上的感知被那些妖灵之力所唤醒,他依然没有办法引发在身体深处所潜藏的力量,哪怕一点点都不可以。
他可以很清楚地感知到,就在他逃出来的那一瞬间,带他们出来的三眼妖犬已经耗尽了仅剩的残余神魂之力,无可奈何地消散在了空气里……
而他根本无法阻止这一切。
愤怒让他开始燃烧了起来,血液不断沸腾着,仿佛浪头一次次冲刷着那冰冷的心脏。他的身体里像是被点燃了一团火——那是可以焚烧掉一切的炙热火焰,他感觉自己就要爆炸了,但即使粉身碎骨他也浑然不惧,只要能不再像个可怜虫似的苟延残喘,他甚至愿意让那烈火把他烧成灰烬也在所不惜。
“唉……你实在不应该这么愤怒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只会让自己受到伤害而已,其实没有一丝一毫的效果。”沉重的叹息从耳边响起,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悠悠说道。
“谁?是谁在说话……”
叶玄抬起头,茫然四顾,到处是乱石瓦砾,除了昏迷不醒的柳若梦和梁晓文,并没有别人。
“不用找了,你是看不到我的。”
“你到底是谁?”
叶玄感到一种被嘲弄的情绪充斥在胸膛,他更加愤怒了,双手抓起了大把的石子向四面抛洒,但只是徒劳而已。
这里四周是漫山遍野的荒地,完全一览无余,他根本看不到说话的人。
“我说过的,你看不到我……为什么要这么急躁呢?愤怒的情绪只能让你失去理智,做出错误的判定。冷静下来……你必须要冷静下来。”
“放屁!你让我怎么冷静?驼三爷他就在下面,在这种他可能已经被害的时候,你让我冷静……我怎么可能做到?”
叶玄痛苦地抓扯着自己的头发,脸上满是悲伤的泪水。
“为什么不能冷静?为了一个生疏的老人,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混账话!”
叶玄激动地几乎就要跳起来破口大骂:“我不管你是谁……你怎么可以这样去说一个舍命救我的人?会说这样的话那就是个混账***。”
“真是希奇……你竟然会为了一个不相关的人来指责我,指责正在安慰你的我?”说话的人依然像是很无所谓的口气,唯一只能听得出的只是有些诧异。
“放屁……你竟然还敢大言不惭地说是在安慰我?你出来……出来啊!让我看看你是谁……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怎么会这么冷酷?”
叶玄彻底被激怒了,他疯狂地指着空气大喊。
“你这样是没用的,现在的你根本什么都做不了,而像这样暴跳如雷又可以解决什么问题?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用不着你管,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你来指手画脚?我……”
叶玄说到了一半,忽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一屁股坐到地上,他发现这一切根本就没有意义。是的,他即便是发怒或者跳着脚大骂又能如何?对于一个连面见不到的人,他什么也做不了。
“你终于明白了……像你这样自怨自艾一点儿用都没有。看看你的身边,那两个还需要你想办法来带他们离开险境,冷静下来……哪怕是放开嗓子呼救,也比你现在这样要好的太多。”
“呼救?对了……表姐!”叶玄终于想起了柳若梦他们两个还在昏迷不醒,他一下子跳到了柳若梦身边,抓住她的肩膀不住晃动着,“表姐……表姐,快醒醒!快醒醒啊……”
即使是他用尽力气去拼命晃动,柳若梦依然毫无反应,但她身体是暖和的,呼吸也十分均匀,应该只是深度昏迷了而已。
“她和那个小男孩都中了迷魂邪法,你这样是没办法叫醒他们的。试试用你的灵力灌输进去……”
“该怎么做?你告诉我啊!”
叶玄感觉自己像是要发疯了,一直这样自言自语着就像是个彻头彻底的神经病。
“安静……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让情绪控制你的心!”那声音似乎也有些失去了耐心,它忽然大吼了起来。
“冷静……”
叶玄放下了柳若梦,不断地在原地打转,他不停地念叨着,“冷静……我要冷静……冷静下来……冷静……”
“坐下来……让你的身体放松……什么都不要去想……让你的心去指引你……”
叶玄努力压抑着自己急躁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用最舒适的方式坐了下来,他试着去平息自己的怒火,让自己的呼吸稳定下来……
野外的风开始愤怒地咆哮着,似乎是感到了什么,枯萎的荒草在空中乱舞,似乎要拼命让叶玄的心无法安静下来,像是某个抓不住的敌人,想要把他撕成无数碎片。
而这并没有让叶玄有所动作,在他的身边全部,仿佛都感受到了一种安定的情绪,怒吼的风从瑟瑟不安地变得逐渐安静下来,天空的月色静静向地上那个安静打坐的孩子投下了一缕光线。
叶玄却在此刻开始不断颤抖,那些愤怒的火焰身体里左冲右突,他更是被这股怒火撕扯得仿佛要燃烧起来,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颤抖的身躯没有瘫倒在地。
在他身体里仿佛是什么发出了一声沉重的怒哼,那股怒火骤停下来,身体骤然稳定,四周回复死寂一片。
“玄之玄,莫可言,心思所见,达观想……”
脑海里的声音很平静,仿佛毫无情绪,却隐隐透着无尽的期许。
“玄之道,莫可以量,有无限量,大若沧海,微若沙尘……玄无形,亦可有形,时为兽,时为人,时为花树,时为山岳,时为江海,时为日月……玄之道,可为世界。”
随着那脑海里的喃喃细语,叶玄眼帘微闭,稚子面容上仿佛镀上了一层圣洁的神辉,毫无情绪不为外物所动,仿佛脑海里这些真言本来就存在于心,只是通过某个声音再现。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意识海中喷涌而出,瞬间穿透经脉,直入丹田!
叶玄面孔骤然变得扭曲,他的眉毛重重纠结在了一起,他的表情极为痛苦,但他却丝毫没有想要停下来,他没有试图逃离这一切。
因为他清楚,自己已经抓到了那强大力量的源头,无论那力量怎样躲避都是徒然,他坚信自己可以把握这力量,这是毫无来由的一种信心。
强大的灵力仿佛是一块嶙峋的冰块强行在身体里穿行,每每经过他的丹田时,却让那里凝聚出一股极为舒适的气息,有些粘稠,却又给人一种慰藉,撕扯不开,更无法撕扯开来。
“破!”
随着脑海里一声断喝,叶玄身躯剧烈颤抖起来,,他终于确认了自己没有赌错,期盼真的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他紧闭的双眼,被莫名的情绪所占据。
瞬息间,他的丹田之中,渐渐发生了极为诡异的变化。他黑色的瞳子愈加深邃起来,眼白的颜色则是越来越明亮。
原本在经脉里的火热灵力和那新加入的强大冰寒灵力越来越向彼此靠近,直至变成完全均匀的暖和。
随着叶玄的身体渐渐稳定,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从他丹田之中穿透而出,把那融合的灵力紧紧吸了进去。
似乎叶玄已经早有预感,他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片刻之间,经络里温蕴着的那着暖流,便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凶猛地灌进丹田之中。
叶玄再次剧烈颤抖起来,他的嘴角开始溢出血丝,那些灵力在丹田里不断激荡着,出现了肉眼看不到的伤口,在不断的交融混合中,那些灵力逐渐沉淀稳定,慢慢适应着新的环境。
他深深吸了口气,接着将灵力从丹田里抽出一丝,向着枯竭的经脉中运转着。此时此刻,叶玄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下一刻便要爆开,他觉得自己的肚子已经像不断隆起,似乎马上便要炸掉,他觉得自己体内仿佛早已经被强大的气息搅碎掉。
好在他一直强行保持住了内心的一丝清明,在危险来临前的瞬间醒了过来,他回忆着之前所承受的感知,那些无形无质的存在,他知道全部这一切都是幻觉,自己的身体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他知道自己必须按部就班地继续,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力量,可以让自己变得慢慢强大起来……

六域玄灵小说全章阅读之第44章惶然世上多峥嵘(24) 免费阅读

第44章惶然世上多峥嵘(24)
荒凉的大地上笼罩着薄薄寒意,而正在潜心运功的叶玄却没有丝毫感觉,身体里的灵力还在不断运转,丹田里的鼓胀感虽然还没有完全消退,但他已经把握了一些窍门。现在的他有着完全的把握可以控制那些灵力,而不是像之前似的任由它们肆意流转,渐渐地被消磨一空。
又过了很久,叶玄这才意犹未尽地站了起来。他活动了活动手脚,看着远远的山沿已经染上了薄薄的金色,这才知道自己竟在荒地里坐了整整一夜。
他此刻的心情异常兴奋,但当他试着去召唤那个神秘的声音时,却发现那原本在耳边絮叨不停的声音已经消失不见,仿佛那一切都只是幻觉而已。
不过,可以开始把握体内那神秘的力量让他感觉到意气风发,以至于对那声音的消失虽然略感诧异,却很快就将之抛诸脑后了。
既然可以控制自己的内息灵力,那么将其灌输到柳若梦体内已经不成问题。他很自然地搭住了柳若梦的手腕,一股暖流汩汩而出,顺着她的经脉向整个身体运转过去。
当灵力经过她的脑后时,他感觉到了一些阴寒的力量在阻挡他灵力的前进。
微微一皱眉,叶玄从内腑丹田中又抽调出了股灵力运至左手,双手分别抓住了柳若梦的两只手腕,一起向那阻塞的地方猛地冲击过去……
像是淤积已久的河道被泄闸而出的洪流喷薄冲刷,那阴寒之力瞬间冲散,坎坷变为坦途,两股暖流势不可挡地汇流一处,直接运转柳若梦全身。忽然听到面前的女孩子喉咙里咯咯作响,竟遏制不住哇地吐出了个冒着寒气的黑色血块,继而长长出了一口气,双眼缓缓睁开,露出了黑白分明的一对眸子来……
“好……好冷!”
柳若梦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随即就感到一对暖和的臂膀紧紧抱住了自己,耳边熟悉的声音带着惊喜交加说道:“表姐……你终于醒了!”
下意识往那暖和的怀抱里靠了靠,柳若梦只感觉自己此刻虚弱地厉害。一直缩在叶玄怀中过了许久,她才慢慢恢复了理智,忽然感觉这样极为不妥,一把推开叶玄,双颊微红说道:“臭小子,你抱够了没有?”
作为一个十岁出头的女孩子,多多少少已经开始明白了男女之间不应该有如此过份亲昵的举动,虽然抱着自己是颇为熟悉的表弟,但她还是感觉这样子实在是不太好意思。
叶玄也觉得有些尴尬。他刚刚完全是下意识地举动,听到柳若梦说冷,便直接将她抱住了取暖。而这时被表姐推开了,这才发觉自己实在是太过于鲁莽了些。
搔了搔后脑勺,叶玄把身上的外衣脱下来给柳若梦披着,说了一句“我去把阿文也叫醒”,便飞快像是逃命似的往梁晓文身边蹿过去。那一瞬间,竟是连耳朵根都感觉有些烧了起来……
柳若梦被他害羞的举动逗得咯咯轻笑,而当她用手抚摩着那件还带着叶玄体温的外套时,一种莫可言喻的感觉却油然而生,一直深深甜到了心里,那对明媚的双眸也不禁变得迷离了起来。
已然是有了先例在前,叶玄如法施为,不消片刻就把梁晓文救醒,可惜这个被家里惯坏了梁家幺子,一睁开眼睛第一件事竟然就挒开了嘴大哭不止,那哭嚎声简直洞彻天地,直让旁边的表姐弟两个皱眉不止。
索性不去理会那个没出息的家伙,柳若梦静静看着站起来四处查勘路径的叶玄,心里满是自豪和喜悦。
“也就是他……这种危难的关头才值得人去依靠……哼,哪像那个没出息的呆头文,一醒过来就只会哭鼻子,还真是个没用的臭家伙。”
叶玄此刻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表现已经让柳若梦对他刮目相看,他只顾往返往四下里张望着出路,一边小心警惕着身后那倒塌封闭了的矿洞口。虽然这后半晚上都没有觉察到有任何异状,但终归是在地下的经历让他心有余悸,只怕是那个神秘人带着一帮鬼怪蜂拥而出,自己就算是领悟了一些修行要诀,那恐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根本抵抗不住的。
“咦,驼三爷……还有柱子呢?他们去哪里了,是找人帮忙去了吗……”
柳若梦左右看看,忽然发觉少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她理所当然地认为是那两个离开叫人来帮忙,却发现表弟叶玄那里忽然猛地全身僵直站在了原地,半晌没有搭腔。
心里开始有了些很不好地预感,柳若梦挣扎着爬了起来,走到了叶玄身后一把扯住了他的肩膀,用力把叶玄的脸扳向自己——面对她的是一脸的悲痛和遏制不住的满眶热泪。
似乎是忽然明白了什么,柳若梦踉跄地坐在了地上,心里一酸,忍不住泪水滚滚滑落,喃喃自语道:“三爷爷……”
虽然只是相处了不到半天的工夫,柳若梦已经对这个面冷心热的老头子有了极深的印象。尽管叶玄没有具体说明自己昏迷之后的事情,但想也知道,单单只靠着叶玄他一人之力,根本就不可能把自己和阿文从那到处是鬼怪的洞窟里给搭救出来。而从叶玄的表现也不难猜出,那个老爷子想必是牺牲了自己,才勉强将他们几个送了出来……
“是我们连累了他啊!”
柳若梦深深叹了口气,在这种情况下,究竟是年长一岁的她要稳重了不少。对于幼年时遭遇良多的柳若梦来说,她仅仅只是感伤片刻就振作了起来。伸手轻轻揽住叶玄的肩膀,她像是一个大人似的,安慰着身边黯然失神的表弟,“这么不轻易才逃出来,我们得先想办法和姥爷汇合,这样才不辜负三爷爷他……”
“嗯。”
叶玄揉了揉眼睛,勉强挤出了一丝笑脸。他指着不远处一片碎石子铺成的小路说道:“我刚刚看过了,那里隐隐可以看得到下面的公路,大概可以绕回我们来时的果园。”
“那好,你去叫上阿文,我们赶紧往回走吧!这一夜都没见我们……恐怕姥爷他们都要急死了。”
叶玄点点头,转身叫上了依然啜泣不已的梁晓文,三个人顺着碎石小路走下山去,很快就到了外面的公路上。顺着果园方向还没走了多久,他们就发现几辆警车从对面开了过来,远远还有几十个人成群结队地顺着公路往这里行进。
才刚刚招了招手,打头的一辆警车已经停到了路边,从车上急匆匆跑下来三个人,为首的正是虎着一张脸的柳建国。他几步跑到了叶玄他们面前,几个人还没说话,柳建国忽然抬起手来对着叶玄就是狠狠一个耳光扇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
随后跟着的柳清河脸色一变,从身后急急跨到了前面,抬手架住柳建国的大手沉声问道:“你是不是疯了……他们还都是孩子!”
“就因为他还是孩子,所以才应该知道什么是教训!”
柳建国毫不示弱地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既然他犯了错,尤其是作为我的儿子,那么他应该想到这么做的后果!”
叶玄忽然感觉自己心头一热,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他的耳边嗡嗡作响,只看着柳清河气急败坏地用力推开了柳建国,和后边一脸慌张的李茹一起抱住了自己,左右抵抗着一脸怒火的柳建国扑上来教训自己。这些亲人们之后争吵着什么,他根本就听不清楚,而在耳边和脑子里只不断回响着:“他……作为我的儿子……”
在这一刻,叶玄真的感受到了来自于亲人的关心和暖和,他不是孤单一个人,那颗本以开始回暖的心变得再次火热。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的眼前却猛地一黑,身体一下子瘫软了下来……
“小六儿?”
“叶玄?”
“叶小六……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是一片空白。
全部能看到的地方,到处都只是白色所构成。最先进入眼帘一盏大号吸顶灯,没有任何花哨的装饰,就是最普通那种扁扁的圆形灯罩。再就是沉闷的房顶,也是同样被打扫的一尘不染,连些许蛛网都没有残留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打扫的人太过于勤快。虽然是够整洁,但却让人感到有些压抑的过分……
叶玄很不喜欢这感觉,他微微侧转身,把头扭向窗户的那一面。
让他有些郁闷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竟然在窗户上罩了一层薄薄的白色窗纱,木质窗框也被漆成了乳白色,只有朦胧的玻璃忠实映出了外面的缤纷彩色。没有太多的光线透进来,只是有些许明亮,更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这时间应该已经是早晨,或者是因为天气就有些阴沉,叶玄此刻无法分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也许一天,也许好几天。他忽然感觉有些烦躁了起来,当这种情绪开始操纵他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就是翻身下床,跌跌撞撞地用力推开了窗户。
呼……
潮湿的空气一下子扑面而来,带着一点点草木的清香味道。原来是刚刚雨后的早晨,叶玄在楼上看到了急匆匆来上班的人群,而远远的街上,也不时可见那些提着饭盒和骑着自行车飞快一晃而过的人影。
侧面楼上的一角,叶玄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红十字,他这才明白自己是在医院,而不是他所想象当中的可疑房间。
至于为什么会在医院里,这个叶玄倒是依稀还记得。大概是因为自己晕倒了的缘故,进医院治疗自然是理所应当,住院也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吧嗒一声,身后的房门被人轻轻打开了……
李茹用网兜提着两个饭盒走了进来,她看到叶玄打开了窗户吹风,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刚刚下过雨,窗户不要开太久,要小心着凉的。”
叶玄今天会清醒是老爷子早就提到过的,从昨晚开始,他在睡觉时甚至打起了呼噜,所以发现叶玄起来时,李茹并不意外。
在叶玄刚刚晕倒的时候,全家人确实是曾惊慌失措过,但是老爷子柳清河检查了叶玄的身体情况却十分喜悦。
他没有太多解释,只是吩咐让把叶玄送到了这家带疗养性质的医院里,包了一个单间病房,让李茹和他轮班照顾。
叶玄睡了大概有三四天的时间,期间没有吃东西,只是老爷子给他喂了很多温开水,然后就是不停地出汗,最厉害的时候甚至一晚上就换了几条床褥和被子。
大约是没有进食的原因,叶玄这几天也没有如厕,不过他出的汗水却带了一种浓浓的腥臭味。好在这里是一家服务很过得去的老干部疗养院,在护士的帮助下,叶玄的房间里在原有基础上又增加天天三次的清扫服务,就连被褥也为叶玄预备了三四套替换,所以这房里依然保持了干净整洁,而不是像其他一般医院病房里布满了消毒液的药味和那些病人身上的酸臭味道。
直到昨天,也就是在叶玄昏迷不醒的第四天,老爷子检查了叶玄的脉搏之后,随即公布这孩子明天就会醒过来,一家人这才如释重负。
柳若梦和李茹自不必说是很喜悦,但让全部人都意外的是,那个近两年一贯绷着脸的柳建国竟然也一脸安慰,甚至偷偷背过人还掉了两滴眼泪。其实家里人都知道,这个很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一直都很在意叶玄这个儿子,只不过他这个人塌不下面子,总是不肯老实承认罢了……
既然已经可以确定叶玄已经好转,那么自然也就不必在这里住下去。李茹催着叶玄吃了早饭,就急忙给柳建国和老爷子他们打了电话,商量叶玄出院的事情。
听到叶玄醒过来,中午才刚听到了消息的柳若梦,直接就向学校里请了事假,也顾不上吃饭马上就跑到了医院里来。
刚进门的时候,正是叶玄在收拾自己的衣服,柳若梦看着叶玄好好地站在床边,一时忍不住心里的激动,随即扑过来狠狠抱住了他,接着踮起脚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道:“臭小子……你知不知道,这几天可真把我急死了?”

推荐理由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六域玄灵全文阅读,全文语言流畅,行文伸展自如,自然潇洒,称得上是一篇较成功的之作。想知道六域玄灵小说结局的朋友,小编提供六域玄灵(叶玄小说)全点击榜节在线阅读导读,支持六域玄灵全文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