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请把书包还给我季宽秦嘉年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请把书包还给我季宽秦嘉年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请把书包还给我季宽秦嘉年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1-16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请把书包还给我是一本文笔精湛的言情小说,请把书包还给我季宽秦嘉年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安鹏仔细回想了一下,说:“似乎是下周五,下午,具体是哪场电影我可就不知道了。” “没关系,”季宽看了一下课表,“明天下午陪我去一趟工人文化宫吧。” 安鹏:当爸爸还真是辛劳。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季宽秦嘉年小说全本内容介绍

季宽连忙接话:“那不会和我们撞上吧?他们什么时候啊?”
阿姨翻了翻手机,说:“他们说是十八号下午三点那场。”
季宽露出一个安心的笑,“还好还好,我们是十九号。”
然后,他又问:“阿姨我们能去现场看一下吗?我怕到时候一紧张该出错了。”
阿姨慈眉善目地点了点头,带着俩人去后台看了一番。

请把书包还给我全章阅读之第14章 免费阅读

安鹏笑了,带着类似八年抗战胜利后的喜悦。
他回身走到季宽对面,拉了把椅子坐下,二郎腿一敲,一脸自得地讲了起来:“那天我是在食堂闻声川子和他同学商量来着,说什么要在电影院里表白,具体的细节听得也不是很清楚。”
季宽从床上跳下来,也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在哪个电影院知道吗?”
安鹏手往窗外一指说:“人民广场那个工人文化宫,大学生基本都去那。”
“时间呢?”
安鹏仔细回想了一下,说:“似乎是下周五,下午,具体是哪场电影我可就不知道了。”
“没关系,”季宽看了一下课表,“明天下午陪我去一趟工人文化宫吧。”
安鹏:当爸爸还真是辛劳。
第二天午饭过后,季宽和安鹏到了工人文化宫。
两人跟门卫大爷一番周旋过后,顺利找到了文化宫的负责人——一个五十多岁,略微有些发福的阿姨。
季宽给阿姨鞠了个躬,笑意盈盈地说明来意:“阿姨,我朋友像借电影院跟女生表白。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们不会占用太长时间的。”
阿姨看了一眼一旁的安鹏,年轻人长得高高壮壮的,挺不错。
安鹏被看得黑脸泛红。
阿姨颇为善意地笑了笑,说:“这每年来我们这表白啊求婚的男生都不下十个,单是最近就有两拨了。”
季宽略显吃惊地问:“还有其他人?”
阿姨说:“可不,看起来跟你们年龄差不多大,昨天来的,两个男生和一个姑娘。”
安鹏在一侧冲季宽点头。
季宽连忙接话:“那不会和我们撞上吧?他们什么时候啊?”
阿姨翻了翻手机,说:“他们说是十八号下午三点那场。”
季宽露出一个安心的笑,“还好还好,我们是十九号。”
然后,他又问:“阿姨我们能去现场看一下吗?我怕到时候一紧张该出错了。”
阿姨慈眉善目地点了点头,带着俩人去后台看了一番。
**
十八号,宫婷婷带着秦嘉年去看电影,是一部温馨浪漫的爱情片。
电影开场后,宫婷婷出去了一趟,很久没回来。
秦嘉年有些担心她,趁着光线好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出了放映厅。
她在门口四处张望了一圈,没有找到宫婷婷,于是就顺着走廊一直向前,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秦嘉年上了个卫生间,洗手的时候,一偏头,看见了站在她旁边的季宽。
她眨了眨眼睛,不确定地叫了一声:“学长?”
季宽侧过脸,也很是意外,他甩了甩手上的水,问:“你也在这看电影?”
秦嘉年点点头。
季宽了然地说:“真巧,我也是,洗完了吗,一起回去?”
两人一起往外走。
秦嘉年犹豫不决地四处巡视。
季宽问:“在找人吗?”
秦嘉年“嗯”了一声,眼睛还在不停地观望,“婷婷出来很久了,她不会迷路了吧?”
季宽:“我刚刚似乎看见一个女生往外走了,看背影有点像宫婷婷,手里还抱着一束花。”
抱着花?
秦嘉年茫然地瞪大了眼睛,一脸不解。
季宽说:“可能是追求者送的吧?”
秦嘉年眼睛瞪得更大了。
季宽被她的样子逗笑,说:“怎么?没想到你的好朋友会有追求者?”
秦嘉年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季宽望着她毛茸茸的头顶说:“大家都要有另一半的,好朋友也是,比如你的同学余冰贻,或者罗禹川什么的。”
秦嘉年想了想也是,自己刚刚只是没反应过来而已,她小声说:“我当然会祝福他们的,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季宽笑了笑,问:“你不会生气?”
秦嘉年:“当然不会,我希望他们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女孩儿的眉眼弯弯,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抖着,薄薄的双唇像刚摘下的玫瑰花瓣,***欲滴。
她的声音里带着三分***,三分憧憬。
一门之隔外的放映厅后台,罗禹川默默低下了头。
季宽和秦嘉年一起往放映厅走,忽然,他停住了脚步。
秦嘉年闻声他问:“假如是学长有了女朋友呢,你会不会不喜悦?”
秦嘉年讷讷地张了张嘴,没发出声响。
半晌,季宽莞尔笑道:“逗你玩的,学长可没有女朋友。”
秦嘉年望着他,心头荡起一丝微微的酸涩。
明明齐玥学姐生日那天你和白学姐走得很近啊,我都亲眼看到的,怎么又说没有女朋友呢?
季宽看着小姑娘,她的眼睛水盈盈的,表情还有些哀怨。
他静静地站着,等着她问出口。
他想,只要她问出来,他就全都跟她解释清楚。
然而,秦嘉年皱了皱鼻子,轻轻“哦”了一声,然后细声说:“学长我要回座位了,不然婷婷找不到我该着急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安鹏接到季宽的电话,他忙问:“怎么样,解决了吗?”
季宽用鼻子“嗯”了一声,“应该是解决了。”
安鹏颇为不解地笑道:“你说小孩子家家表个白,至于你这么大费周章吗?”
季宽扯了扯嘴角说:“有些伤害可以避免,为什么还要发生呢?”
“况且,我不答应任何意外发生。”
安鹏不置可否,过了一会儿他问:“你这声音怎么听着没精打采的?”
季宽无力地揉了揉额角,“哎,小姑娘一直躲着我……”
安鹏暗自嘀咕:撩完就跑,傻子才不躲着你呢!
**
宫婷婷赶到后台的时候,罗禹川像一只被拔了毛的公鸡一样,蔫巴巴地坐在台阶上。
她快步跑过去,蹲在他旁边说:“哎?你怎么回事,要战斗了,打起精神呐!”
罗宇川看着宫婷婷手里的麦克,那是她刚刚帮他借来的,这几天她一直帮自己策划表白的事情。
他有些抱歉地说:“婷婷对不起,我……我不太想去表白了。”
宫婷婷以为她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罗宇川胡乱地搔了搔头发,解释道:“我觉得嘉年对我根本没那方面的想法,我表白了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太尴尬了。”
宫婷婷抱着麦克,双腿一蹬,坐在罗宇川旁边,她托着下巴仔细想了想,说:“嗯,我们可能确实是被胜利的幻象冲昏了头脑。”
她歪了歪脑袋问他:“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
罗宇川摇了摇头说:“我失恋了,不要再问我这么伤脑筋的问题了。”
宫婷婷:“……”
她拍了拍裤子站起来,说:“看在你请我吃那多次饭的情面上,我决定破费一次。不过你要等我一下,我得先和嘉年说一下。”
宫婷婷走到一边,给秦嘉年打了个电话,“嘉年,我这边……”
她看了一眼郁郁寡欢的罗宇川,说:“我在外边碰见一个朋友,他受伤了,我想先去照顾他,你自己能回学校吗?”
秦嘉年赶紧道:“我没关系的,你先去看你朋友好了!”
宫婷婷颇为不好意思地说:“那你自己小心一点哦!”
季宽靠在放映厅外的墙上,看见罗宇川三人一起离开了。
文化宫的大门外,廖金华紧了紧衣服说:“我不跟你们吃饭去了,这两天折腾得我都有黑眼圈了,我要回去补觉了。”
说完,他拍了拍宫婷婷的肩膀说:“这个大累赘就交给你了,也不用太费心,死不了就行。”
然后扬了扬手,潇洒地回学校了。
宫婷婷看了一眼妆扮得还蛮帅气的罗宇川说:“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罗宇川木木地望着川流不息的马路说:“我要撸串,还要喝酒。”
宫婷婷:“行!”
罗宇川:“不喝啤酒,要白酒,贵的那种。”
宫婷婷:罗宇川你大爷!
“行,没……没问题!”
两人到了一家串店,牛肉羊肉鸡翅膀点了一大堆。
罗宇川平时不喝酒,也不知道哪种好喝,然后他随手一指,挑了那瓶最贵的。
宫婷婷:“!!!!!!!!!”玩真的?!
两口酒下肚,罗宇川舌头都大了,他抱着一串烤鸡翅,执着地问:“你说我这样是不挺不爷们儿的?”
没等宫婷婷开口,他又自言自语道:“没胆儿表白就算了,平时见到她我就连话都不会说了……”
宫婷婷见他这样预备帮他分析分析,她问:“那你说说,你喜欢嘉年什么?”
罗宇川被问得一愣,然后咧开嘴,嘿嘿一乐:“我……我也不知道喜欢她什么……嗝……”
宫婷婷被他着蠢兮兮的表情逗得不亦乐乎,然后就陪着他天上一句,地上一句地聊了很久。
直到后来,罗宇川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因为失恋才来喝酒的。
他抓着宫婷婷的手不停地念叨:“今天我真喜悦,喜悦!咱们有空再出来聚哦老铁!”
宫婷婷:谁能把这个傻缺拉走?!
另一边,季宽站在放映厅外久久没有离开。
他对这个小姑娘似乎有点束手无策了。
吃饭,不肯去。
礼物,不肯收。
解释,不肯听。
走廊的风呼呼地灌进来,让人不禁打了个寒战。
季宽想,要不……试试苦肉计?

请把书包还给我全章阅读之第15章 免费阅读

秦嘉年不喜悦了。
季宽的话把她的脑子都搅成浆糊了,电影的后半段她全程不在状态。
为什么问那么希奇的问题?!
还说什么自己没有女朋友?!
讨厌。
电影散场,观众陆续离席。
秦嘉年跟着人流,慢悠悠地晃出了放映厅。
可一抬头,就看见那个人又站在门口。
秦嘉年耷拉下脑袋,想把自己沉没在人群中。
季宽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又好气,又好笑。
他两步上前,拉住她的手腕。
秦嘉年抬头,讪讪地笑了笑,“学长……你……怎么还没走?”
他的脸色有些黑,不答反问道:“你一个人回去?”
秦嘉年老实地点点头。
季宽:“送你。”
说罢,他就松开了秦嘉年的手腕,抬腿往外走了。
秦嘉年自知拗不过,撇撇嘴,小跑着跟上。
小姑娘在身后追得有些喘,季宽缓缓放慢了脚步。
十二月的淮北,阴冷潮湿,寒风吹起,骨头缝都是冷的。
今天出门的时候,宫婷婷特意让秦嘉年妆扮了一番。
宫婷婷帮她搭配了一件驼色的羊绒大衣,下半身是一条单薄的牛仔裤。
此时,秦嘉年的小脸冻得有些发红。
季宽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小姑娘的身上。
秦嘉年的身体僵了一瞬间,然后下意识地想要摆脱。
季宽按住她的手,沉声叮嘱道:“穿着,小心感冒了。”
软软的,带着他的体温的外套裹在身上,秦嘉年瞬间就不觉得冷了,有点像妈妈的怀抱,暖和又让人舍不得离开。
她长得本就小巧,裹在季宽宽大的衣服里,只露出精致的鼻尖和水汪汪的眼睛。
季宽别过头去,继续往前走。
他只穿了件卫衣,双手插在口袋里,人高高的,看着有些单薄。
季宽把秦嘉年送到寝室楼下就离开了,没再说什么希奇的话,也没提什么希奇的要求。
秦嘉年站在寝室大门前,直到季宽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才离开。
临近期末考试,大家都加紧了复习的脚步,就连平时不怎么上课的学生都开始做题、记笔记了。
秦嘉年和宫婷婷、余冰贻整天泡在自习室里。
第一次考试,秦嘉年丝毫不敢放松,为了能安心复习,她最近一段时间都把手机锁在寝室的抽屉里。
这天一早,秦嘉年翻出手机,预备充一下电。
她按亮屏幕,发现有一条季宽三天前发来的信息。
他说自己身体不太舒适,问她能不能再帮他抄几章笔记。
秦嘉年算了算时间,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马上把电话拨过去,过了很久,一个生疏的男声接听了电话。
秦嘉年看了一眼屏幕,确认没有拨错,然后小声地问:“请问季宽学长在吗?”
那头的男生:“阿宽在打点滴呢。”他顿了一下,放轻了声音又说:“这会儿睡着了,你晚一点再打过来吧。”
秦嘉年想了想,问了医院和病房,便挂了电话。
季宽是真的病了,老大夫说他是着了凉,外加急火攻心导致的。
诊断得对不对不知道,反正他已经迷迷糊糊地烧了三、四天了。
室友害怕耽误病情,直接把他送来了医院。
这几天他一直处在打针、睡觉,或者边打针边睡觉的状态。
秦嘉年跟室友打了声招呼,就急急地赶去医院了。
秦嘉年赶到病房时,季宽还在睡,一个妆扮得很嘻哈的男生坐在病床前,从一个袋子里往外端着饭盒。
秦嘉年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病房不大,两张床并排挨着,季宽盖着被子躺在靠门的床上,另一张床空着。
嘻哈男孩打量了一下秦嘉年,问她:“你就是刚才打电话的吧?”
秦嘉年细声“嗯”了一下。
嘻哈男孩咧嘴笑了,“你来得真是时候,能麻烦你能帮忙照看一下阿宽吗?”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这临时接了个活儿,得赶过去看一下。”
秦嘉年自认为季宽生病多半是因为那天把衣服给了自己,她心里愧疚难当,便马上答应了他。
男生看秦嘉年眉目和善,举止也妥当,便安心地背上他的大包走了。
秦嘉年坐在季宽病床旁的椅子上细细打量他。
他的眉眼很浓重,鼻梁挺直,轮廓清楚,只是嘴唇微微干燥,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他的头发有些乱,软软地趴在额头上,看起来很乖。
秦嘉年轻轻笑了笑,转身把刚刚男生拿出来的粥和小菜放回保温袋里。
他可能要很久才会醒吧,粥凉了吃了胃会不舒适。
季宽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小身影正背对着自己望向窗外。
冬日的暖阳洒在她肩上,她的身影映在雪白的墙壁上,睫毛轻轻一眨,仿佛振翅欲飞的鸟儿在墙上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季宽觉得自己一定是烧迷糊了,不然怎么会看见那个避之不及的小姑娘。
他不禁哼笑一声。
秦嘉年闻声转过身来,她快步走到季宽床前,担心地问:“学长,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适啊?”
季宽真切地看到了她的脸,他觉得此时刺眼的阳光都变得那么温柔。
“你怎么来了?”他问。
那声音有些沙哑。
下一秒,他就意识到自己的头发一定睡乱了,脸还没洗,牙……牙也没刷。
季宽一把掀开被子,踉踉跄跄地往洗手间跑去。
秦嘉年在病床前默默等了十多分钟。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学长一定是睡得太久了,憋醒了。
她捂着嘴,静静笑了。
季宽打理好自己,从洗手间回来,看见秦嘉年坐在椅子上,脸蛋红扑扑的,眼神有些躲闪,不太敢看他。
于是,他不禁佩服自己决策英明,行动果断。
然而,他本来就病着,这段时间也没怎么正经吃饭,现在这样折腾一下,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四肢无力。
季宽认怂地爬上床,肚子咕咕直叫。
刚刚秦嘉年已经把保温袋里的粥和小菜摆了出来。
她温声细语地问:“要吃饭吗,学长?”
季宽点了点头,他看着她手里的碗,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秦嘉年坐在一旁,边看着他吃边说:“我这几天都没带手机,今天早上才看到你给我发的消息。”
季宽闷头喝粥,轻声“嗯”了一下。
秦嘉年说:“刚刚我来的时候有一个学长在的,不过他说他临时有事情先走了,让我留下照看你。”
季宽抬头看她,说:“嗯,他大概今天一整天都忙。”
秦嘉年眨了眨眼睛。
季宽问她:“你一早就来了?”
秦嘉年点了点头,说:“看到消息就来了。”
季宽放下手里的粥,四处看了看,问:“我的手机呢?”
秦嘉年在旁边的抽屉里帮他找到了手机递过去。
季宽翻了翻手机,又放下了。
秦嘉年问他:“就吃这么点儿?”
季宽往后一靠,说:“歇会儿,等会儿再吃。”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会儿,秦嘉年这才得知,原来季宽送她回寝室那天晚上就生病了。
她很自责,蔫蔫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季宽笑着,轻轻“嗯”了一声。
秦嘉年想,在学长病好之前,自己一定要多多来看望他。
还要帮他抄笔记。
一会儿,她的思绪被推门进来的人打断。
一个小哥提着一个外卖,问:“是你们点的外卖吧?”
季宽应着,伸手接过。
他慢条斯理地把外卖拆开,推到秦嘉年面前说:“早饭没吃吧?快吃。”
秦嘉年脸色涨红,细声道:“我……我没有很饿。”
季宽把方便筷拆开,递到她面前,说:“陪我吃点。”
他点了很多,一份蔬菜粥,五个煎饺,一盒小笼包,还有一份小菜。
最后,秦嘉年实在吃不下了,季宽让她一起装在了保温袋里。
收拾了碗筷,季宽靠坐在床上,问秦嘉年:“你是不是在生学长的气?”
秦嘉年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反驳:“我没有……”
季宽笑了一下,又问:“那为什么躲着我?”
秦嘉年的声音更小了,却仍在否认:“我真的没有。”
季宽没有理会她的辩白,继续问:“是不是因为我前段时间对你很凶?”
秦嘉年抬头看他,她并不是个爱哭的人,此刻却有点鼻子发酸,一股难言的委屈漫过胸口。
小姑娘咬着嘴唇,使劲眨着湿漉漉的眼睛。
季宽深吸了一口气,柔声哄道:“好了好了,不生气了。”
他不安地解释道:“前段时间是我心情不好,对不起,下次不会了,好不好?”
他的声音轻柔和缓,带着喃喃地鼻音,像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拂过脸颊。
秦嘉年的脸红得像夏日里盛放的玫瑰。
她低着头,小声说:“我真的没有生气的。”
季宽顿时笑颜朗朗,“好,没生气没生气……”
病房的窗子开了一个小小的细缝,清风袭来,吹起床边白色的纱帘,也吹起了他心头躁动不安的念头。
他伸手,轻轻擦了擦她嘴角的一小块印迹。
“嘉年……”他轻声叫她。

推荐理由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请把书包还给我全文阅读,全文语言流畅,行文伸展自如,自然潇洒,称得上是一篇较成功的之作。想知道请把书包还给我小说结局的朋友,小编提供请把书包还给我季宽秦嘉年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支持请把书包还给我全文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