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青涩(覃雨乔敏)导读
青涩(覃雨乔敏)导读

青涩(覃雨乔敏)导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1-16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哪里能看青涩全本章节?这本言情小说叫《青涩》李通说好是好,盯着背影又看了一阵,“就是有点眼熟……” 李思誉问舅舅你见过?她叫乔敏,跟我同班的...青涩全本已全本,建议到本站体验 青涩(覃雨乔敏)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青涩小说简介

乔敏是宋彩红带的一个小拖油瓶。
她们母女搬到他家的那天,他刚从学校回来,手里拎着行李箱,因为没带伞淋得浑身湿透,再看看自己满脸尴尬的老爸,覃雨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他对着自己的后妈扯了个嘴角权当打招呼,一言不发地拖着行李箱上楼,乔敏那个小不点躲在宋彩红身后,眼睛红红的,宋彩红推了她两把,“乔敏,叫哥哥呀。”
小不点声音微弱地叫了声哥哥,覃雨没有任何反应,自力更生把行李箱拎上楼,随后重重地把房间门关上。
覃建国咬牙切齿道:“臭小子……看我不揍死他!”
宋彩红忙劝道:“还是小孩,你生这个气干什么……”
乔敏则抓着妈妈的裙角,对着生疏的新家,惧怕又不安。

青涩在线阅读

检讨会简直就像老妈子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站在前方拿着信纸朗声演讲的正是犯纪老兵,东北人氏,人称老史。
早在检讨会之前,覃雨已经在休息室和他促膝长谈。主要给他讲了讲当初入伍时三令五申过的处罚条例,一边讲一边抬眼看老史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心头火起,也不知是可惜自己被中途打断的假期,还是嫌他没出息。他自己离家十年,也没想过说要去部队外面“泄泄火”。当然别人他拦不住,可是自己手底下的,早就严令禁止,还是这么干,就不免令他灰心。
“我让你出去了吗!啊?”他打人还是有个习惯动作,拿书本或者小册子什么的卷一卷,这样抽人比较痛,又没什么实质性伤害。
老史因条件反S闭了闭眼,忍了最初几下。后面覃雨打人上瘾,他便开始拿手抵抗一阵。
覃雨瞪眼道:“你还敢挡?再挡一下试试?”
老史沙哑着嗓音说:“事儿都出了,打人也不顶用。”
“我现在看见你这张脸就想抽……”他又比划了两下,到底没打下去,慢慢坐回了凳子上。
老史说:“我对象跟我分手了。”
“是我一时想不开,多大个事啊,晚上越想越堵心,就犯糊涂了。”
覃雨嘲笑似地哼了一声,“就为个女人……现在舒坦了?”
“可能是各人承受能力不一样吧。我不像你,十年如一日地在部队熬着。哎……别说我了,你呢?”
他?他的个人问题,那就太复杂了。最好谁也别告诉,憋在心里,等退伍之后再慢慢计较。
老史和覃雨两人虽然是上下级关系,但两人都来自北方,生长环境类似,平时还能说上些话。
覃雨粗着嗓子说:“我什么我,现在谈的是你的违纪问题!”
老史挤出一丝苦笑,“那中大队长,要是我真打铺盖滚了,你结婚的份子钱可就不给啦?”
“出息……”覃雨抬起手腕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待会认错态度好点,念检讨的时候记得声情并茂,说不定指导员他们就对你从轻处理。”
他拍拍衣服站起身,看着和平时的装束大不一样,脚踩黑色军靴,迷彩背心配长筒裤,裤脚紧紧地扎进靴子里,小腿上还绑着负重沙袋。这样一妆扮,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
所以覃雨经常觉得当兵其实就是一层皮的问题,穿上这层皮你代表的就不是个人,而是全体官兵的形象,得担负起家国重任;脱下这层皮,他可以随心所欲,不用好人好事做个没完,更没有人可以对他的私生活置喙。
老史的问题还算单纯,出外***而已,被抓纯属偶然,罚酒三杯下不为例。要是他的个人问题被捅出来,那罪名该叫什么?私人作风混乱?还是严重败坏社会风序良俗?覃家和部队没什么两样,要是部队容不下他,家里更别提了,老头子不打死他都算轻的。
他自己挨打被骂也就算了,乔敏是女孩子,受不了这些。
思绪如潮水般翻涌,覃雨拉开门,前方会议室大门开着,灯光洒成一个扇形,里面挂的红底白字横幅像根针扎在他眼睛里——纪律是块铁,谁碰谁出血。
他的脚步顿在原地,以往练习再累再苦他没有半句怨言,平生第一次生出退却的心情,竟然是贪图一点情爱享受,为了如胶似漆的儿女情长。
*
李通八点半公司下班,从自家亲姐姐那接到一个任务,要他负责外甥的放学接送。
“姐,你是我亲姐,我天天被无良老板剥削完,又要被你榨干最后一点剩余价值吗?李思誉都多大人了,你害怕他回家迷路咋的?这样,天天他坐公交的两块钱车钱舅舅给了,可以吧?”
“别耍那些没用的,你的车都是我付的首付,少给我唧唧歪歪,我还要加班,挂了。”
李通无声地朝天哀嚎,只能推掉晚上和小丽、小美还有娇娇的约会,方向盘一打,不情不愿地朝XX中学驶去。
在规定区域停好车后,他走下车沿着这条学院街转了转,不少刚下自习的女高中生结伴而行,李通每个都瞧上两眼,男生则一律略过。
一路走到中学门口,依靠着路灯的照明,李通又发现一个长得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的脸庞跟初生的玫瑰花瓣似的,身量娇小,屁股和*都被宽大的校服挡着,具体内容无法估计。
李通正咂摸年轻姑娘的味呢,忽而瞥见女生旁边站了个跟他差不多高的男生,仔细一打量,诶怎么跟自家外甥长得这么像——哦,看错了,不是像,就是李思誉本人。
“那乔敏,明天见。”李思誉不舍地跟她道别。
目送小姑娘沿着相反的道路离开,李通戳了戳他,“行啊,臭小子,早恋啦?眼光还不赖……”
李思誉也不反驳,骄傲中还透点自得,“我钦定的未来媳妇。”
李通说好是好,盯着背影又看了一阵,“就是有点眼熟……”
李思誉问舅舅你见过?她叫乔敏,跟我同班的。
“乔敏?不熟悉,我这辈子不熟悉姓乔的啊……”
李通对自己的水平还是有数的,年轻时候学习方面他从不敢吹嘘,但要说认人,他做人力那么久,多少还是有点经验。
这小姑娘他一定在哪见过。
李思誉刚坐上副驾驶,又闻声舅舅喃喃道:“她爸叫啥?”
“她家似乎是重组家庭,她爸是姓覃什么的吧,哎我忘记了。”
“覃建国?”李通福至心灵,念出这个名字。
“对,我之前打听过的,有个哥哥叫做……”
“覃雨?”李通心里的线索一个个全串起来了,有理有据。
李思誉颇为惊奇,“舅舅你怎么这么清楚。”
那就对了。
*
比昨天长那么一丢丢。我满足了,你们呢?

青涩20章节阅读

“当初你借的时候是一万,利息天天都在涨,我是放贷的,又不是搞慈善,手下这么多张嘴不用吃饭的?”
张超僵硬地笑笑,“你之前说好了7分利的……”
高老板哼笑一声,“说好了?你哪只耳朵闻声我答应的?你们,闻声了吗?”
小弟们一个个虎视眈眈、凶神恶煞地看着他,沉默摇头。
高老板坐在皮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我看你还是高中生,可怜你才放钱给你,没想到这么不讲信用……那也不能怪我了。”
张超看着高老板小弟们身上五颜六色的纹身和虬结的肌,到底还是怂了,“高老板,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保证月底之前把钱交上……”
高老板叹一口气,“算了,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到时候你要是跑了、或者没钱了,我们也不是非要钱不可,我活这大半辈子就喜欢争口气……你知道是什么下场?”
张超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连声说知道。
他本来想问覃雨借一点,可是一整天都没看到他人,往覃家打电话,阿姨(保姆)接的,说是住院了。
问为什么住院,阿姨支支吾吾半天也不肯说。
第二天班主任模模糊糊地告诉大家,覃雨因病请假,让大家专心学习,预备高考。
班上的女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下课前,班主任又问:“有谁想去医院探望一下覃雨同学?用班费买个果篮,三四个就好,不要多了,表达一下心意就行。”
大家忽然心意相通似地闭嘴了,整个教室鸦雀无声。
“老师,我去吧。”于秋心缓缓举起手。
张超已经许久没跟她说话了,闻声她的声音还有些生疏。他也没说到底同不同意分手,就这样不言不语地拖着。不过,他也没期望拖延可以把感情拖好就是了。
“我也去。”他跟着站起来。
“算我一个。”
……
加入的人多起来之后,竟然大半个班级的同学都表达了想去探望的意愿。
班主任迷惑地看着这些如雨后春笋般举起的胳膊,心想覃雨平时也不说话啊,他的人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额,人多了不方便覃雨同学养病,就先举手的那几个同学吧,班长还有张超他们。”
底下有人小声地说“切”,表示不屑,让人鼓起勇气报名,现在又不让去了。
于秋心回头看了张超一眼,表情也算不上讨厌,而是接近于漠然的那种,看完之后便坐下去干自己的事了。
看望覃雨的过程一切正常,张超打起精神,假装无事地跟他*科打诨。
两人不知怎么聊起了于秋心。
张超夸她*大,学习还好,覃雨反过来嘲笑他惦记人家女孩的*部。
张超默默地在心里吐槽覃雨是不是性无能,大*都不感爱好他还能对什么感爱好。
他在苦恼,怎么向覃雨提出三万块钱的事,究竟以前也没借过这么大的数目,他担心要是借过这次,有了这样的先例,和覃雨就连朋友都没法做了。
他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有点希奇,但是或许可以一试的办法。
“要是你也喜欢她,我给你们做个月老啊……”
覃雨一头雾水地看着他,“可是我对她不感爱好啊,做哪门子的月老。”
张超一屁股坐下,认真地告诉他:“哥们,你知不知道班里传你什么。”
“不知道。”
“大家都说你是gay,你一个大男人,长得又不错,明里暗里的都没跟异性说过话,你叫别人怎么想。”
“*,”覃雨第一次闻声这样的传闻,“都不用高考的吗?闲得无聊才传我是同性恋。”
张超严厉地说:“所以你到底要不要找个女朋友,班长真的不错。”
“她真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他犹豫道。
张超不耐烦了,“那你喜欢啥样的?”
他考虑一阵后,说:“瘦一点,白一点的?”
“前者可以减肥,后者可以美白,这都是可以后天培养的吗!我帮你决定了哈,就班长了,成了你得谢谢我,没成的话就当我放了个屁,反正你也不喜欢不是。”
覃雨被莫名安排了一个女朋友,他自己也不知是福是祸。
张超现在一门心思想着还钱的事情,他怀着激动的心情找到于秋心,没有提他俩的那点陈年旧事,开门见山地问她对覃雨感不感爱好。
“张超,你有病啊?”于秋心根本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开始从心底里排斥他这个人。
“我说,你想不想跟覃雨在一起。”他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
“覃雨……?我对他不感爱好。”
“装什么,”张超第一次用如此冰冷的语气,“要是真的不喜欢,你会去医院看他?得了吧,从你举手那时候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少跟我来这套。”
她还硬撑着一口气,“张超,我还真就告诉你了,我,不,喜,欢,覃,雨!”
“你知道他家是做什么的吗。”
于秋心迷惑地抬头。
“也不希奇,全班就我一个人知道,因为我爸是他爸的老下属了。他以前住的是五进的四合院,你知道在w市住得起这种房子的是什么人吧,后来因为政治原因家里搬到某小区。他爷爷、外公都是老革命,爸爸是将军,家里成分又好。w市恐怕都找不出几个比他还优秀的了。我直说吧,在病房那天他告诉我,挺喜欢你的,想跟你交个朋友,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他那性格,不敢跟女生说话的,就让我来问问你。”
她听完这一长段话,哑口无言。
许久以后,她问:“……他真看上我了?”
“我还能骗你不成。”
于秋心想起自己家里的情况,无来由地忽然有点羡慕起覃雨的条件,这样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人,原以为眼界很高的……听张超描述,怎么会觉得覃雨在感情方面还挺单纯……一定是她的错觉。
“交朋友的话,当然可以啊,都是同班同学嘛……至于男女朋友的问题,还要再看了。”
张超见她口风松了,再次确定自己的直觉没错,于秋心果然是喜欢覃雨……原来如此。计划如此顺利地实行,他又为自己感到可悲。
“你答应了就好,我也能和他交差了。”他说。
于秋心和张超分手之际,她又有点忐忑不安地叫住他。
“超,”她捏住自己衬衫的衣角,“你不会跟他说,咱俩的关系吧?”
张超轻松一笑,“当然不会。”
————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最好的朋友背叛自己一梗是我心头好。
我挺喜欢写哥哥高中时候的这段剧情,因为他年轻时候比较真,不像后来那样。
最近忙着找工作和考试,留言都有看,我争取一一回复,大家还是要积极留言啊!

青涩小说推荐

青涩覃雨乔敏小说全文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最新倾力写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