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午夜布拉格(林雪涅艾伯赫特)全本章节导读
午夜布拉格(林雪涅艾伯赫特)全本章节导读

午夜布拉格(林雪涅艾伯赫特)全本章节导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1-12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已全本小说《午夜布拉格》哪里可以看呢,因此,林雪涅就明白了,这些话和话里要表达的意思其实并不是卡夫卡的这位朋友的,而是卡夫卡自己的。午夜布拉格小说全文完整版共享给大家,出色内容一起来看!

《午夜布拉格》小说简介

于是林雪涅也并不反驳对方,只是低头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是的”,以及“您说得很对”这样的话语。反正人现在都已经救上来了,而且她也让她最最亲爱的弗兰茨当众有了一次在他眼中很可能是“难堪”的经历,让她现在就认错还真没什么不可以的。

午夜布拉格在线阅读:暴风雨

暴风雨
卡夫卡不善言辞,可他的这位朋友,捷克德语作家圈里的领袖人物马克斯·勃罗德却不会也像他一样不善言辞。戴着金丝边圆框眼镜的马克斯·勃罗德先是稍稍夸赞了林雪涅今天勇救落水小男孩的举动,而后便措辞严谨地批评了她的不理智以及所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
当马克斯·勃罗德说着这些的时候,坐在一旁的卡夫卡却并没有出声。因此,林雪涅就明白了,这些话和话里要表达的意思其实并不是卡夫卡的这位朋友的,而是卡夫卡自己的。
于是林雪涅也并不反驳对方,只是低头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是的”,以及“您说得很对”这样的话语。反正人现在都已经救上来了,而且她也让她最最亲爱的弗兰茨当众有了一次在他眼中很可能是“难堪”的经历,让她现在就认错还真没什么不可以的。
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那就是她很感谢卡夫卡今天愿意在她之后也跳下河来帮助她。相比较之男性,女性总是会更为感性,并且也更注重过程。对于林雪涅来说,其实只要她最最亲爱的弗兰茨有了这样的意向并且也已经付诸现实了,那么对方最后是不是真的有帮助到她,并且是不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给她强健的臂膀都已经不是那么重要的了。
究竟,她早就已经知道看起来十分高大的卡夫卡其实习惯于吃素,身材也偏瘦削。并且身为作家以及一名公务员,卡夫卡天天的运动可能也就只是在家的时候做做操,再在晚餐过后出去散散步了。
试问她怎么可能因为一个身体本来就不够强壮的人在冬季的伏尔塔瓦河里腿抽筋而向对方表达失望的情绪呢。更何况,对方原本就是因为担心她才会跳下河来的。
林雪涅的心里其实还挺愧疚的。因为在她跳桥的时候是真的没想到卡夫卡会因此也跟着她一起跳下来。
“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真的。我只是没法看着那个小男孩就在我眼前被淹死。但我也是真的为弗兰茨能下河来救我而感动。”
林雪涅很真诚地说出了这句话,并望向她最最亲爱的弗兰茨。她发现对方也在看着她,并且目光中带着一丝她无法读懂的捉摸不定。而后她就听到对方用有些沙哑的疲惫声音向她问道:
“你很喜欢小孩子吗,雪涅?”
“啊?”一时有些弄不明白对方怎么会这样问她,林雪涅在发出了迷惑的声音后就想起了小艾伯赫特和自己握手时的懵懂样子,于是回答道:“喜欢的吧。”
怎料在得到她的这个答案之后,卡夫卡却是长时间地沉默了下来。而这份沉默甚至还是他的好友马克斯·勃罗德意料之外的。显然两人在先前的交谈中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但卡夫卡却因为林雪涅的这个回答而轻易地改变了他先前的想法。
马克斯·勃罗德在愣了愣之后就又要为俩人打起圆场来,可卡夫卡却又是在这个时候止不住地咳嗽了起来。这可把林雪涅吓坏了,她连忙拿出那些自己带来的感冒药,并和马克斯·勃罗德一起让卡夫卡吃了下去。在吃完了药之后,习惯在下午的时候午睡到晚餐时间的卡夫卡在自己的好友家睡了下来,他们之间的这个话题也就此不了了之了。
而直到晚餐过后,小艾伯赫特的衣服则终于烘干了。他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上有着一圈带褶皱的复古蕾丝衣领,配上深色的衣服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从油画中走出来的小王子。而在马克斯·勃罗德的家中睡了一觉的卡夫卡也感觉好多了。
因此,林雪涅就和卡夫卡一起带着小艾伯赫特离开了。
被林雪涅牵着手走在路上的金发男孩似乎有些犯困,哈欠一直打个不停,也一直在用自己的另一只手揉着眼睛。林雪涅看他那么困又那么乖,就把他抱了起来,打算抱着他走去他家。反正,小男孩的家也就在布拉格的城区里,几乎走走就能到的地方。
于是林雪涅的滑板车就到了卡夫卡的手里,由年轻的作家来动作僵硬地推着了。
是的,直到要出发的时候,林雪涅才发现她带着滑板车根本没法掩盖自己曾经离开过的事实,于是就只***着头皮和对方承认了这件事,也让卡夫卡真正确定了她在布拉格是有一个固定住所的。只是这一次,卡夫卡却并没有急着逼问她究竟住在哪里,而是继续他从今天下午起就开始了的,过分的沉默。
还只是一个小孩子的小艾伯赫特很快就在最初的,被林雪涅抱起后的紧张和僵硬之后沉沉睡去。他那美妙得仿佛只应该在童话中存在的,睡着后的侧脸让明明应该很娇弱的林雪涅把怀里的小孩颠了颠,信心满满地表示她还行!她觉得她应该能就这样一路走到半夜!
察觉到卡夫卡比往日更甚的沉默,林雪涅试着找话来和对方说。可这位在往日的信中总是会对林雪涅展现出非凡热情的德语作家却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似乎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而根本不愿与林雪涅进行过多的交流。
这让林雪涅也感到有些尴尬,并慢慢地沉默了下来。
但幸好,两人之间的这份尴尬的沉默并未有持续多久,小艾伯赫特的家就到了。让林雪涅感到有些吃惊却也在意料之中的是,小艾伯赫特住在一栋带有庭院的独立洋房中。假如这样的一栋房子地处布拉格的乡下,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它却是在通往布拉格城堡的那片斜坡区域。
无论是在2018的布拉格,还是在1918的布拉格,这样一套洋房所拥有的价值当然不言而喻。
林雪涅按响了铁门前的门铃。老半天之后,才有一个看起来神情慌乱的女佣出来开门。即使是在夜色中,她脸上的愁云满布也能让人很轻易地就看到。当那个看起来大约四十来岁的女佣看到站在铁门前的林雪涅和卡夫卡的时候,她还有些漫不经心的。但当林雪涅拉开自己的外套,露出在她的怀里睡得香甜的小艾伯赫特时,那位女佣就在当场哭了出来。
随后,那就又是一出兵荒马乱的。
可想而知,当这样一个贵族家庭找不见了他们的小少爷之后,他们究竟会是多么的惊慌失措,而孩子的母亲又会是怎样的焦虑以及揪心。
面对那位高贵雅致又漂亮,可脸上却带着泪痕的女性,林雪涅说出了她在先前就已经与小艾伯赫特约定好的说辞,并没有让这位贵族女性知道自己的儿子在今天险些命丧伏尔塔瓦河的事实。
于是,小艾伯赫特的妈妈只当自己的儿子是调皮贪玩,又一时之间没能想起来自己在布拉格的住处究竟在哪里,才让人陪着花了好长时间一路找回来。
这样的大悲大喜让小艾伯赫特的妈妈几乎是语无伦次地向林雪涅与卡夫卡这两个将她的孩子送回来的好心人表达着她的谢意,她想邀请两人去自己的家里坐一会儿,而林雪涅则在看了看站在自己身侧的卡夫卡之后连忙婉拒了对方。于是对方又提出要送他们一大笔钱,这下林雪涅更是吓得赶紧拉着卡夫卡就给跑了。
在跑远之后,林雪涅转头向正拉着自己妈妈的衣裙,并望着她的小艾伯赫特挥了挥手以作离别,而后就踏上滑板车示意卡夫卡跟着自己地跑得没了影子。
“亲爱的,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早了,你要不要先回家?也许你的家人也在为你担心呢?”
站在滑板车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划着,受到刚才那个场景的触动,林雪涅这样向卡夫卡问道。
“不会的。”卡夫卡只是这样低低地回答道:“我的家人和那个男孩的并不一样。”
“也许他们只是不擅长表达呢?”
林雪涅继续这样善意的问道,可站在她身旁的那位总是过分敏感的寒鸦先生却仿佛正在隐忍着什么,为了这份忍耐他甚至停下了一会儿他的脚步。可最终,他还是因为担心那会刺伤这个善良又热情的女孩而忍了下去,在又向前走去的时候,他说道:
“走吧,我先送你回去。回查理大桥……你一直只答应我送到的地方。”
“可是……我还想去给今天下午帮了我们的那些工人送些感冒药呢,得绕一圈。今天可多亏了他们!”
踩着脚踏车在前面转了一圈的林雪涅并不会想到,只是这样的一句话就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再次停下了脚步的弗兰茨·卡夫卡声音中带上了一些神经质般的颤抖。他问林雪涅:
“你总是这样对每个人都布满着善意,是吗?就像你对我一样?是不是对于你来说,我和那些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卡夫卡此时的样子让林雪涅吓了一跳,她着急地想要和对方解释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从何解释。因此卡夫卡又继续说道:
“你先是在这样的季节不顾惜自己的生命从查理大桥上跳下去救一个毫不相关的人!然后又冒险在已经救了一个溺水的人之后再来救我。你还着着凉,就为了我跑回了家拿这些特效药,可随后你又把这些药分给了那个男孩,甚至还有那些你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谢谢!你带来的药让我感觉好多了!可我并没有为此感到喜悦,因为你让我觉得,在你眼中我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我是这样自卑,有时候甚至靠别人的同情过活,所以你就尽你最大的善意来给予我同情!”
“尊敬的小姐。”弗兰茨·卡夫卡摇着头,在路灯下,他的眼睛里仿佛酝酿着一场可怕的风暴。他用那么敬而远之的称呼来喊林雪涅。他说:“你并没有像我爱你一样深爱着我。你给我一种爱我的表象,但那只是因为我的内心在向你叫嚣,没有那些我活不下去。”

午夜布拉格全文阅读:白天不懂夜的黑

白天不懂夜的黑
在卡夫卡说出那些之后,虽然以为1918这一段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却依旧还是用一片真心对待自己的文坛偶像,甚至每每都为了给对方写信而弄得自己精疲力尽又焦虑的林雪涅到底还是没法不在这种时候感到难过。
她怔怔地看向“她最最亲爱的弗兰茨”,这个在今天之中遭遇了很多很多,并且心情也随之而大起大落的青年。她张了张嘴,却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因此她只是在沉默了很久之后说道:
“让你有了这样的想法,我……我感到很抱歉。”
在说出了这句话后,原本就精通乐器,经受了许多古典音乐的熏陶,也正在学习着日耳曼文学,并因此而比一般人更感性的林雪涅就这样没能控制住地红了眼睛。她甚至流下了在这样的季节显得格外滚烫的眼泪。可她还是想要试着去告诉她亲爱的寒鸦先生,他不需要自卑,也不需要依靠别人的同情过活。
可清楚地看到了从她眼中溢出的泪水,卡夫卡却是仿佛被她的眼泪烫到了一般地逃跑了。
看着对方逃跑的背影,林雪涅没有去追,可她觉得自己难过极了也无助极了,比她在河里才救起小艾伯赫特就发现她最最亲爱的弗兰茨也溺水了的时候还要无助。她蹲下来哭了好久,然后才闷闷不乐地踩着滑板车去给那些工地上的工友们送感冒药。
现在已经不早了,林雪涅原本以为她可能会碰不到那些帮助了她的好心人了,但幸好,幸好那些工人们就住在工地上搭起来的棚子上。那些人看到她的去而复返都很惊喜,在得知了她的来意后就更是喜悦极了。
这群工友们对于林雪涅毫不吝惜他们的夸赞,并一个个地都表示林雪涅真是他们见过的,最心地善良的小姐了。这样真诚的夸赞原本应该让人感到喜悦的,可经历了刚才的那一番变故,再听到这些话的林雪涅却觉得自己郁闷极了。郁闷极了,却还要让自己的脸上出现最最真诚的笑脸。
好在这群工人们妻子以及还未出嫁的妹妹们在工地上搭起的铁锅里煮了土豆汤,她们邀请明明看起来还是个娇弱的小姑娘,却敢在这样的天气里跳下河去救人的林雪涅也一起过来喝一碗很烫很烫的,加了胡椒粉和辣椒粉用来暖身体的土豆汤。
林雪涅本不想坐下来也喝一碗的,但今天的晚餐她实在是吃得很少,而且在这样的无助下,她竟是有些向往坐在那么一大群快乐的人中间的感觉。
这群人每日每日地出卖着自己廉价的劳动力以及宝贵的青春,他们过着清贫甚至是贫穷的生活。可他们却依旧能在工作结束后的放松时间畅快地大笑,甚至是在露天的晚餐后一起跳舞。也只有这群热情而开朗的人的感染之下,林雪涅才感觉自己好多了。可越是这样,林雪涅就愈发地不能明白,从小就在优渥的环境下长大的弗兰茨·卡夫卡为什么会这样脆弱,这样敏感。
眼见着时间已经不早了,林雪涅和那些人笑着告了别,而后就带着那一肚子的不明白和闷气踩着她那总是在1918这一端的布拉格为她赢来惊异目光的滑板车离开了。
可没曾想,她才要上查理大桥呢,就被一个小胖子带着看起来像是他老爸的人开着老式敞篷车拦下来了!
“就是她!我要她的‘车’!”
假如……林雪涅脚下的滑板车的确能称得上是“车”的话,那在这悲惨的一天就要进到尾声的时候,她显然是被这个她虽然看不出年龄但一定还没成年的小胖子嚣张地拦路要求强买了!而且这还是一个说着英语的小胖子,看起来一副暴发户的样子,显然就是有钱的美国佬!
同样都是小男孩,差别怎么能这么大呢!
“不好意思,我不缺钱,这车我不卖。”
心情不好的林雪涅本想冷哼一声就无情拒绝,但看到小胖子的爸爸到底还是很有礼貌又显得很不好意思地为自己的儿子求买她的滑板车,林雪涅到底还是压下火,婉拒了对方。可她这么一说,那口漂亮的英语反而让小胖子的爸爸对她另眼相看。
眼见着林雪涅踏上滑板车正要跑路呢,小胖子着急得几乎就要躺下打滚了!于是他的父亲连忙高声说道:“尊敬的小姐,我出美金向你买!您认为20美元怎么样!”
“别说20美元了,80美元都不够买我一只轮子的!”
心想20美元才不过480捷克克朗以及130元人民币,心情本就不好的林雪涅更生气了!
万恶的资本家!这年代就开着小汽车,有钱成这样竟然还要来诈我的滑板车!混蛋!一大一小都混蛋!
眼见着自己的小胖墩儿子又闹起来,嘴里不停地喊着“我要我要!我就要那辆车!”,“万恶的资本家”为难地看向林雪涅,又问道:“那……160美元?小姐,我认为这已经是是一个很不错的价格了。”
“那你就自己去做吧!我这还是防磨橡胶做的轮子,超轻碳纤维的架子,有刹车,带减震装置,转向灵活,还有电瓶的呢!”
而后?那简直就是糟糕透了的被人追着买滑板车的经历,直到林雪涅实在是被烦得受不了,才被对方以350美元的价格把滑板车给卖出去了。
拿着钱走上了查理大桥,林雪涅的心情糟糕透了,可直到天色又亮了起来,她也再一次回到了属于她的2018年,她才意识到不对。
等等!我的滑板车!我在癔症发作的时候用我新买的滑板车换了这叠过期美金!所以我把滑板车丢在哪里了!这么一想的林雪涅连忙要回头去找,却是怎么都不敢再这么走一遍查理大桥回到1918了。于是她只得在原地踱步了片刻后灵机一动跑向查理大桥旁边的那座曼内斯桥。
所以沿着自己刚才在1918那一端的布拉格所走的路找了好一圈的林雪涅最后找到自己的滑板车了吗?
答案当然是没有,于是她只能气呼呼地往回走,心道以后再也不能带着好东西过查理大桥了,这里的人买东西简直像抢!
此时气傻了的林雪涅还没意识到,350美元在一百年前和一百年后的价值当然是完全不同的。更不用说,这是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的时候,德国马克持续贬值,而美金的价值却是一路升高。
回到了家的林雪涅只是看着那些美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它们到底都是怎么来的。
假如说,卡夫卡的那些信是癔症发作时的林雪涅自己写的,那这些过期美金又是怎么回事!她去周末集市上淘来的吗?然后她用滑板车和人换了这些老古董?这倒是不一定真的亏了。可前提是这得是真币啊!
不懂,真的不懂。
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林雪涅干脆又为自己就这么没了的钱而伤感起来。还好……还好她的零花钱不少。但真要这么多来几次,她又要怎样去见她父母!
在好一阵子的愤恨、恼怒与内心的呐喊接连交织之后,林雪涅终于又一次地坐到了书桌前,也再次写起了给卡夫卡的信。而她一提笔,那就是一句“亲爱的,你怎么可以让我这样难过。”
但才写出这句话,这回是真生气了的林雪涅就划掉了它,并在下面一行写道——您今天对我说的话让我很难过也很生气,尊敬的先生,为了您的不善解人意和不解风情,我要和你分手!
可这样一句话被写出来之后,林雪涅又抓着头发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就这样,这个坐在窗台前念叨着“不行,这样写不行,这样也不行”的女孩又一次地反复修改一封信到深夜。
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一开始只是她文坛偶像,却不知为何会发展到了这一步的弗兰茨·卡夫卡究竟会在彻夜的失眠后给她写出怎样的一封长信。

《午夜布拉格》小说推荐

午夜布拉格(林雪涅艾伯赫特)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故事情节的铺展,对人性心理的理解,人物形象刻画,人物性格的描述等都给读者带来细腻的感受,回味无穷,更多的是对亲情,友情,爱情以及世间红尘滚滚的真实理解,对人生的感悟。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