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然后是你(莳音裴时桤)全本章节导读
然后是你(莳音裴时桤)全本章节导读

然后是你(莳音裴时桤)全本章节导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1-11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已全本小说《然后是你》哪里可以看呢,  江妙一边听一边在选项旁边写简析。因为这道题不算太难,上课时老师完全匆匆带过,她压根没听明白。 然后是你小说全文共享给大家,出色内容一起来看!

《然后是你》小说简介

江妙一边听一边在选项旁边写简析。因为这道题不算太难,上课时老师完全匆匆带过,她压根没听明白。
而莳音解释的很仔细,几个算式一列出来就清楚了。
订正完之后一看, 试题集上满满都是红『色』, 二十道选择题只对了八道。
女生再一次悲从中来, 哀愁『揉』眼睛,

然后是你在线阅读: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物理课下课之后, 江妙早就已经把莳音和裴时桤的爱恨情仇给抛到了脑后。
红着眼眶转过头来问问题,
“音音,第二十三题为什么选c?我觉得我似乎一点都没听懂。”
兵荒马『乱』的学生时代,尤其是对于试验班的尖子生来说, 什么八卦、趣闻, 都只是繁重课业里的一点调味剂而已。
真正牵动他们心情的, 还是试卷纸上起伏不定的鲜红分数。
哪怕神经大条如江妙, 在被物理老师当众训责和看见自己正确率不到百分之五十的选择题答案之后, 也忍不住静静抹了眼泪。
莳音用笔尖压着试卷上的电路图, 声音轻柔,
“根据右手定则,喏, 你看, 霍尔元件前表面积累正电荷, 所以电势比后表面高,a就不对了。而电源正负极对掉时算出来u和p成正比,所以,只有c是正确的。”
江妙一边听一边在选项旁边写简析。因为这道题不算太难,上课时老师完全匆匆带过,她压根没听明白。
而莳音解释的很仔细,几个算式一列出来就清楚了。
订正完之后一看, 试题集上满满都是红『色』, 二十道选择题只对了八道。
女生再一次悲从中来, 哀愁『揉』眼睛,
“我的物理怎么就这么糟糕呢。明明高一上学期的时候,单科还考过年级第二呢,现在直接就成了拉分项。上次周考全班平均分八十六,我只有七十二,整整低了十四分。天天花在物理上的时间最多,偏偏分数还最低,我爸今天中午说我就是蜗牛,只有两颗脑细胞”
眼看她越说越伤心,眼泪吧嗒吧嗒流下来,莳音连忙抽了张纸给她,安慰道,
“就是一次周考而已,分班考你不是还年级第八嘛,这才过去一周,能掉到哪里去啊。你想,我学号三十一,我都还没失去信心呢。”
“可那是因为你理综失误了,试卷发下来之后,不是连你自己也说,感觉像是闭着眼睛考出来的吗。我就不一样了,我觉得我真的很很努力,但是我这么努力,我却连个电路图都解不出来”
说到后面,大概是这段时间的压抑都齐齐涌上了心头,再加上有闺蜜的关怀,整个人抽噎的话都说不完整了。
即使一中向来以学风自由闻名,日系百褶裙校服、『色』彩斑斓的学生活动墙、自主『性』极高的学生组织,种种类似“艾利斯顿学院”的设置,都让刚入校园的新生们产生无数浪漫的幻想。
但早晨六点晚间十点的上下学时间,依然体现了应试教育大环境下无可避免的课业压力。
天天在昏黑中起床,睡眼惺忪地抱着早点到学校,一边记单词一边往嘴里塞包子,保健品当糖吃,咖啡当水喝,就连午觉睡到一半,也会因为在梦里拼不出一个公式而忽然惊醒。
然后急急忙忙跳下床去翻课本,念叨着“金属铝溶于硫酸有几个方程式来着”。
——因为已经这样辛劳了,所以一点点的退步和失误,都会给普遍焦虑的他们带来巨大的冲击。
而女孩子天生泪腺发达,一哭起来就如同洪水开闸,止都止不住。
旁边正和同学商量着周末要去哪儿打小说大全的许集安也被吓到,迅速闭麦,赶走同学,默默地贡献出一包餐巾纸。
“嘿,别难过了。你看我十七哥,周考英语才六十二分,也被老师当众批评了,但你看他心理素质多好,到现在一滴眼泪都没掉,喏喏喏,还有心情看漫画呢!”
后排少年被cue到,抬眸投过来一眼,又淡淡收回视线,撑着下巴懒洋洋地继续看漫画。
——充分显示了所谓良好的心理素质。
但是很显然,裴时桤是全班四十一个人里,最糟糕的例子。
虽然他英语确实是只考了六十二分。
英语老师确实也当众批评了他——批评了足足六分钟。
可你听听老师是怎么说的:
“从来不听课”、“作业随便涂两笔”、“早读直接睡过去”、“玩一样地读书”、“难怪考出这样的分数”——但是!
——“但凡你稍微有点上进心,清北哪个不是任你挑?”
这样一个成天看漫画理综还能考第一的例子,根本无法给江妙带来半分慰藉。
不过好在她这个人,快乐和悲伤都很张扬,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哭够了自己就擦干净眼泪,忍辱负重地转回去继续订正错题。
“我就不信了!音音,你等着吧,下次月考,就算其他科目都垫底,老娘也一定要把物理单科考到年级第二。”
这个fg立的方式很希奇。
许集安在一旁疑『惑』地发问,
“为什么不是年级第一?”
呵,年级第一。
不用江妙回答,莳音已经指了指身后的漫画少年,
“关于这个,你觉得我们是在跟正常人类做斗争吗?”
okok。
懂了懂了。
许集安恶向胆边生,忽然心有所感地叹道:“真想让十七哥哪天物理也考个倒数第一试试。”
然后换回来对方漫不经心的“死亡注视”,又怂怂地垂头装乖,
“哈哈哈,我开玩笑呢,十七哥你考第二都是奇迹,怎么可能有倒数第一那一天呢。是吧,莳音?”
“嗯哼。”
虽然文科差到在每次都在作文里明目张胆地用“时光一直流,一直流,一直流,一直流啊流”的类似排比句来凑数,甚至因为写出“i feel i\' unok today, i think i need go hoe to rest a little tie”这样的句子而被英语老师打印下来当作全年级负面范本。
但是在理科这一项上,裴时桤是一中当之无愧的王者。
强大到连试验班同学们许愿时,都会自动把数学和理综的年级第一在目标里划去。
“老天爷啊,请让我考到年级第二吧。”
——这就是愿望的极限了。
因为大家一致认为,再往上老天爷就会捂住耳朵,选择不听。
窗外传来闷闷的雷声,乌云成团坠结,似乎马上要下雨。
风从窗户的缝隙里钻进来,扫过皮肤,带着沁凉的寒意,刺激出一片细小的疙瘩。
莳音这才想起什么,转身轻轻敲了一下宁词的桌子,
“对了宁词,我的校服还在你那吧?”
每一季校服都只有两套,另一套昨天晚上洗了还没干,所以莳音才穿了一件内搭短袖就来上学。
“反正到教室同学就还给我了,就冷一路而已。”
——她这样拒绝担心的母亲。

然后是你全文阅读

然而前方却莫名寂静了一下。
女生从习题集里抬起头,抿了抿唇,脸臊的通红,
“对不起,你的校服我我忘带了。”
中午回家的时候,宁词换下了自己沾染上血迹的校服,放在衣篮里,然后把莳音借给她的外套搭在了椅子上。
结果妈妈看见,以为都是脏的,直接都扔进了洗衣机里。
等宁词睡醒起来,就只看见阳台晾衣架上,湿答答往下滴水的校服外套。
因为开学校服缺货,她只领了两套夏季的,那秋季外套不可能是自己的。
而那会儿离上课只有不到二十分钟,就算用吹风机强热风也吹不干。
她气的冲妈妈直吼,
“那是我同学的衣服,中午就要还给她的!”
妈妈也很委屈,
“你也没跟我说清楚嘛,我当然以为都是你换下来的。”
“可是外套明明就还很干净,我也没扔篮子里,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着急现在就洗啊!”
“你上次不是说校服缺货,就领了两套夏季的回来,我怕你来不及换,就赶紧给你洗了,我哪里知道是你同学借给你的哦。”
跟家长是说不清楚的,因为他们打着“为你好”的旗号,永远都有理由反驳。
“要不你从家里带一件自己的外套先借给你同学?”
她拿出一件老土的针织衫,“这个怎么样?都是灰『色』的,看不太出来的。”
宁词冷着一张脸,摔门而出。
“欸欸,小词,天气预告说下午要降温,你就穿一件短袖要冻死的,快回来把这个穿上。小词?”
母亲的呼喊被抛在身后。
宁词的心里满是怒气和委屈,穿着单薄的夏季校服就直接冲到了学校。
直到到了班门口,看见倒数第二排衣着同样单薄的女生,她才恍然惊觉,自己似乎忘了给对方带一件避寒的替代品。
整节物理课上,一直期盼着对方能够忘了这件事,但是窗外呼呼扫进来的冷风时刻警示着她,这基本是痴心妄想。
——果然,尴尬虽然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
“真的,对不起,我忘记了没带过来”
不是忘记了。
而是压根没法带。
所以连“我现在回去拿”这样的补救方式也没有底气提出来。
女生难堪地垂眸,几乎要把下嘴唇给咬破。
莳音听到回答时其实也愣了一下,不过看见因为窘迫而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的女生,还是善解人意地笑了笑,
“哦,没关系的。你明天记得带给我就好啦。”
她说完就转回身去,似乎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很快又投入了学习之中。
不过做错了事的宁词,却无法不在意。
第二节是自修课,一道简单的几何题她做了二十几分钟,『乱』七八糟的辅助线画了一条又一条,看上去很认真的样子,其实心思全放在前桌的女生身上。
雷声响起,天空下起了雨,女生微微瑟缩了一下,搓了搓自己『裸』『露』在外的手臂。
风夹着寒意钻过窗户的缝隙,女生情不自禁往墙边靠了靠,脚踩凳子,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
又是一阵风,女生把辫子给解开,头发长长散下来,搭在肩上,似乎这样就能帮助御寒。
应该很冷。
肯定很冷。
因为自己也穿着同样单薄的短袖,对方能感受到的寒意,她一模一样地都能感受到。
早知道就不赌气,把妈妈给的衣服接过来了。
果然,就像妈妈说的那样,“这么大个人了”,“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半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只会给别人惹麻烦”。
真糟糕。
一节自修课四十分钟,宁词最终也没能解出那道简单几何题。
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秒,前方的女生就抱着一本厚厚的习题册转过身来。
却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对着同桌的裴时桤,
“大佬,这道题你写出来了吗,题目是不是出错了呀?”
少年翻了个白眼,
“不要自己算不出来就怪题目,题目没问题,是你弱。”
“那我借你的参考一下哦。”
莳音从窗台上那一叠高高的书堆里抽出他的数学题册,翻到最新那一页,视线一顿,又立马合回去,狐疑地问,
“你是抄的答案吗?”
男生回了她一个轻视的“呵”。
“那为什么一个过程也没有,这么复杂的题,你不要告诉我全靠心算的哦?”
“过程在草稿纸上。”
“草稿纸呢?能不能借我看一下。”
“交上去了。”
“哈?”
女生一脸不知该嘲笑还是敬佩的错『乱』表情。
这个其实宁词知道。
裴时桤就没有草稿本这种东西。
每次要打草稿的时候就随便找张纸出来,东一榔头西一榔头,今天上午大课间收作业的时候,她还看见对面化学小测卷的空白背面,画满了图形和算术式。
正当宁词犹豫着要不要说自己知道这道题怎么做时,莳音已经勇敢地得寸进尺了,
“那么大佬,你能跟我讲讲吗?”
“不能。”
女生仿佛没闻声他的拒绝,指着题目上的题目,
“第一小题我算出来,a是等于二分之一。所以等比数列的话,an就不可能大于一不是吗,既然an都不会大于一了,那bn是等于2an的平方加绝对值”
“你是不是傻。”
少年终于听不下去了,打断她,抽过她手里的笔,
“按照你这种做法,完全就是凑出来的,有个屁用。而且既然是绝对值,你怎么知道是正还是负,开了天眼吗?你把它拆分出来算不行么,当an大于k分之一的时候,bn就等于”
想象之中的发火没有出现,还很神奇地真的给对方解释了起来。
已经接受了裴时桤“急躁校霸”人设的宁词有点发愣。
而且不愧为理科小王子,一连串讲下来,虽然方法没有自己的简单易懂,但过程和计算却比自己简单一大半。
讲完之后,还负责任地问了一句,
“听懂了没有?”
她只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上午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就算真的和好了,怎么连个缓冲期都没有,瞬间就变成睦邻友好,互帮互助的好伙伴了?
莳音她还能理解,裴时桤这样做,完全就不符合他的人设。
少年拿笔头砸了一下女生的脑袋,
“你怎么就知道发愣眨眼睛,到底听懂了没有啊?”
“听懂了听懂了。”
莳音接过自己的书,由衷感叹道,“你可真聪明。”
“还有什么问题,小爷今天大发慈悲,就一并替你解答了吧。”
“没——阿嚏——”
女生捂住嘴,轻轻打了一个喷嚏。
裴时桤瞅了瞅她,
“你很冷吗?”
莳音当然冷。
但是宁词就坐在一边,为了不让对方尴尬,她只能含糊其辞,
“还好吧,可能是昨天晚上有些着凉。”
“所以你穿成这样是为了证实今天可以更凉?”
“谁也没想到会忽然降温下暴雨不是吗。”
“反正肯定不会有人想到会升温下太阳。”
“”
莳音无言以对。
因为她上午确实是秋装齐全,保暖的很,反而现在降温后,就只穿了一件薄t恤。
而自己刚刚跟宁词关于校服的对话,她敢打赌,这个家伙肯定没有丝毫关注。
不然他不会没注重到一旁宁词都快要埋进书里的脸。
但还没等她想好应该怎么回答,对方又琢磨着开口了,
“对了,你要不要热水袋?”
“什么?”

《然后是你》小说推荐

然后是你(莳音裴时桤)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