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陆乔伊贺流风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陆乔伊贺流风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陆乔伊贺流风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9下载: 1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主要讲述了陆乔伊贺流风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红毛看着老大朝着自己挤眉弄眼的示意,他马上就会意了,就是不许她们走,将她们抓住。他觉得自己挺聪明的,还.............目前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陆乔伊贺流风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小说简介

“让开!”陆乔伊冷冷的说道。
真是,什么人都敢拦着她,要是动手,刚才陆乔伊酒都不用喝了,直接就动手了,不让她们走,那她的酒不是白喝了?
“嘿,小娘们,还挺横!”
红毛年纪不大,嘴上的毛还没有长齐,这股愣劲还挺足的,然后似乎鬼迷了心窍,竟然伸出手要摸陆乔伊的脸。
陆乔伊怒目圆睁只一闪,红毛就抓了一个空。
胆大包天,陆乔伊不觉摇头,眉头一皱,眼底眸色一暗,看来,不动手给他点颜色看看,这群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陆乔伊冰寒的脸上清冷的看着对面的红毛,这小混混没得手,还发怒了,上来就是一个猛拳朝着陆乔伊如闪电般劈去。
虎虎生风的拳头朝着陆乔伊的脸上打来,沈甜甜尖叫起来,陆乔伊不亮出功夫怕是要挨打了。
她迎上朝她挥来的拳头,一把挡了回去,又反手给了他一拳头。
脚也没有闲着,旋风腿踢的他逐渐招教不住,一个分神被陆乔伊一拳正打在太阳穴上,啊的一声仰面倒在地上。
另外一个小混混,也挥着拳头就过来了,陆乔伊胸中立时一股无名火起,一运内力,小混混感觉自己的胸前一股寒气逼近,他的身体似乎被冰冻住一样,身子不能动,他的拳头变得无力就像棉花一样打空了。
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鼻子上就重重挨了一拳头,然后他感觉火辣辣的疼,一抹鼻子,叫着,“血……”
见血了,屋里的人都慌了,躁动起来。
后面的几个兄弟也都欲欲跃试,只听身后忽地飞过来一个酒瓶子,被陆乔伊感知到,一闪身躲开了。
酒瓶子砸在了门上,哐当一声,碎了一地,女人们开始尖叫起来。
纹身的男人目漏凶光的跳过桌子就蹦到了陆乔伊和沈甜甜跟前,指着陆乔伊,“哎呦,小妞,打完人,就想走!”
“是啊,你把她带走,那你来陪我们玩玩喽?”
另外一个满脸横肉,有些小肚腩的男人不屑的看着身板如此单薄的陆乔伊。
个子高,身材好,长的也是真美,比自己带来的那几个女人要漂亮多了。
不觉淫邪的看着陆乔伊笑着说道,“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嘛,喝杯酒,做个朋友,一回生,二回熟嘛……”
陆乔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自己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这一群乌合之众没有一个是好人。
刚才说话的人,肥头大耳的,面前一团肉,晃来晃去的,像锅底一样的小肚腩鼓着,似乎孕妇怀了几个月身孕似的。
他的胖手就来摸陆乔伊的肩膀,还没有靠近,被陆乔伊轻轻推开了,看着没有使多少力气,而小肚腩却一下子就仰面朝天的倒下去了。
摔了一个坚固的跟头,在那叫,半天也没有爬起来,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小肚腩被此番羞辱,又被在场的人看了笑话,他的脸一下子就涨成了猪肝色,然后左右寻找东西要去砸陆乔伊。
身后就有一个小圆凳子,急红眼的小肚腩抄起来就冲着陆乔伊扔去了。
看着飞来的椅子,沈甜甜就在她身边,陆乔伊还要顾及保护沈甜甜,来不及多想,电光火石之间陆乔伊将沈甜甜一推,然后自己回头迎着过来的凳子,沈甜甜吓的惊叫起来。
眼看凳子就要砸到她身上了,而陆乔伊不慌不忙的用手一送,凳子又像闪电一样嗖的扑面朝着小肚腩的脸过去了。
太快,小肚腩都没有反应过来,只听椅子砸到他身上后嗷的一声惨叫。
这下砸的不轻,小肚腩半天没有说话,像是瘫了一样,不动弹了。
陆乔伊没有使全力,还控制着自己,只使出了三分力,骨头没砸断算轻的了。
这一下,虽然砸不坏他,不过砸到他身上也够他疼一会了。
而纹身男看着自己的几个兄弟竟然被一个小女人给***在地,嗷嗷之间,他就像发了疯一样的朝着陆乔伊连拳头带脚一起的挥舞过来。
都被陆乔伊灵巧的脱开后又使出自己的连环腿和双煞拳,招招稳,准,狠,出拳头速度极快,就像闪电一样,打的纹身男人眼花缭乱,瞬间脸肿的跟个包子似的。
几个男人都打趴在地上不能动,吓的不敢靠前,更不敢在还手了,都哎呦的叫个不停。
几分钟的时间,没耽误事,陆乔伊拍拍手,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着他们的块头不小,也都是花拳绣腿,恐吓恐吓沈甜甜这样没有功夫的女孩子还行,对陆乔伊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屋里的人更是被陆乔伊的功夫震动的呆住了。
红毛已经被打的不能动了,躲在一边不敢出声。
麻贝宗盯着陆乔伊看,这女人胆子不小,手劲也挺大,功夫更是了得,虽然自己不会,可是看她刚才那两下子,太玄了,出招太快了,都没有看清楚,这女人还是有一定功夫在里面的。
不过,被打的是他兄弟,他是老大,不说点什么就让她们走了,自己面子上也过不去。
随即,他咳嗽一下,露出一副泼皮无赖的样子,看着陆乔伊,“你是不怕死吧?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你还想尝尝我拳头的滋味?”
陆乔伊假装伸出手,吓的麻贝宗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连连摇头,“不用了!”
陆乔伊冷哼了一声,然后将袖子卷起来,这动作很酷,感觉就像是大人打完小孩一样的从容。
旁边的两个穿着超***,浓妆艳抹的女人都看停住了,同为女人,却有着天壤之别啊!
她们就像菟丝花一样,攀附着男人,依附着男人。
男人是她们的天,是她们的上帝,也是她们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的来源。
她们不敢违抗这些把她们当成玩物的男人。
因为她们选择的生活就是依附男人而生。
可是,她们不觉心里还鄙夷起麻贝宗来,这就怕了?竟然被外面的人给砸了场子,自家的老大还不敢出手。
看着麻贝宗自始至终都没有敢说一句话,更是躲在后面不敢靠前,大哥都认怂了,她们还嚣张什么啊!
收拾她们,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兄弟们虽然都叫他老大,可是麻贝宗他不会功夫,但是他有钱,养着他们根本就不是问题。
从小就是在蜜罐里泡大的细品***的,上次被骆玉蝶用金丝夺命绳索绑了受伤了,在家休养了一个月。
刚好没几天,就忍不住出来找他的一群狐朋狗友出来浪了。
平时这些人都是跟着麻贝宗到各种场子去玩,一起吃喝玩乐,哪有好看的女人,哪有好玩的东西,他们到处打听踅摸。
然后第一时间会告诉麻贝宗,麻贝宗不单带着他们出来吃喝玩乐,还让他们在自己碰到危险的时候能替他出手。
最起码能保证他的安全,就算作是自己雇佣他们了,而这些兄弟一切开销都算在他头上。
动手的事有底下的小混混去办,自己只要出钱就能解决问题了。
可是今天,四五个大男人,愣是连个细皮***的女人都打不过,麻贝宗才是更生气呢!
看着那个女人带着舞娘两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厢,几个被打的男人似乎还没有从惧怕中回过神来呢,都满脸错愕的,面面相觑。
而麻贝宗气的更是将酒瓶子又摔了一个……
出了包厢,沈甜甜还有些害怕,她真是被吓到了,她崇拜的眼神看着陆乔伊,知道陆乔伊是警察,但还是第一次见识过她赤手空拳和几个黑社会的男人打架。
陆乔伊看沈甜甜这么看自己,她笑了笑,安慰她说没事,咱们回家吧。
看她轻松的就像刚刚只是做了一个热身运动一样,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下了楼。
刚才还紧张的如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的沈甜甜此时脸上有了喜色,有陆乔伊保护她,谁也不敢欺负她了。
陆乔伊出来时,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人戴着帽子行色匆匆的与陆乔伊并肩走过去,陆乔伊从余光看了他一眼,心一跳,感觉这人有点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而男人已经快步走过去了,很快就上了电梯。
沈甜甜拉了一下发愣的陆乔伊,虽然不能说话,可是她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陆乔伊知道沈甜甜是害怕了,想早点离开这里。
她点头,跟着沈甜甜走出了大厅。
陆乔伊只是看到刚才的男人很像坤泰,不过,这男人应该不会到这种人多杂乱的地方来,兴许是自己太着急了,只看到眼神像,就认定是坤泰,自己是太想抓到他了。
出了金兰湾夜总会,陆乔伊因为喝酒不能开车,就找了代驾,先送沈甜甜回家。
在车上,陆乔伊也不好问什么,看沈甜甜很平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前面,没有想跟她交流的意思。
沈甜甜现在不会说话,她们之间交流都是用笔写字,她沉默,那陆乔伊也不能追着问了。
不过,她心里可是一直琢磨呢,也觉得希奇,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在夜总会干什么?
她不是不愿意出来吗?
有时候陆乔伊故意找沈甜甜说陪着自己逛街,就是想让她出去走走,散散心,而沈甜甜都不去。
她心里封闭,是因为受到了伤害,精神收到了刺激,她这么抵触的拒绝,这也是意料中的事。
沈甜甜自从被解救回来之后,就喜欢独处,也不喜欢跟人接触,就一个人在家里呆着。
有时候陆乔伊来看她,她也是一副郁郁寡欢,忧愁着脸,怎么看都是不喜悦的样子。
沈甜甜变了,她的性格,还有她的脾气都变了。
她的心也很敏感脆弱,她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爱笑了,她脸上有伤,害怕人看见,现在她出门也戴着面纱了。
兴许是伤疤的原因,沈甜甜其实是很自卑的。
陆乔伊还告诉姜世臣多带着沈甜甜出去走走,别总在家里窝着,多接触人,对于她开口说话也是有好处的。
而姜世臣说最近都没有时间陪着沈甜甜了,说有一个大导演找他演男一号,他是主角,戏多,最近三个月,他都没有时间。
直到电视剧杀气,他才能有时间了。
而陆乔伊也要上班,也不可能天天来看她,在家久了,沈甜甜闷着无聊,就出来玩玩。
她是大人,又不是小孩子,自己当然不能干涉她了。
所以这样想,陆乔伊觉得自己可能是把事情想复杂了。
为了说话这事,陆乔伊和姜世臣讨论过,就是假如沈甜甜以后都不会说话了,为了今后的生活,她应该去学习手语。
以后她要是学会了手语,最起码她可以用手语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不能总拿着一个本子写字。
姜世臣也想到了,但是他害怕刺激到沈甜甜,就没有敢跟她说。
他也相信,沈甜甜这种症状只是暂时的,说不定哪天她又说话了呢!
姜世臣有这个信心,陆乔伊也一直相信,所以,这事也就搁置了,并没有真的让沈甜甜去找手语老师学习。
而今天看到沈甜甜一个人在夜总会,和那种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人混在一起,陆乔伊觉得这似乎不太像沈甜甜的作风啊。
可是,沈甜甜只是沉默,什么都不想说。
具体出了什么事,在车上没问,到家了,陆乔伊也不能问她。
不过,她送她到家,告诉沈甜甜,以后那种场合少去,夜总会的人比较杂,而且她一个女孩子,又不能说话,身体也不好,碰到点什么事,自己保护不了自己。
沈甜甜感激的看着陆乔伊,假如不是她来,她估计现在根本无法脱身。
在金兰湾跳舞的事,她就更不能说,假如陆乔伊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全文试读章节之第227章拿条绳子来糊弄我

她白天忙案子,晚上还要出去跑,忙的中午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每次都是随便吃一口,然后又去开会。
坐在车上,不免感觉到困意了。
刚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她紧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她低头看了眼,是贺流风的电话,不觉眉目都有了喜色,轻轻划开手机接听键,只听到贺流风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你在哪?还在加班吗?”
“没有,刚去沈甜甜家了。”
“沈甜甜怎么了?”
“没事,有点小事,不过,都解决了。”
陆乔伊淡淡说完,并没有告诉她自己和几个凶神恶煞的江湖混混刚打过架。
当警察总要面对一些歹徒,这种事情经常都会发生,假如她说了,贺流风会担心,然后调查出来是谁,那这事肯定过不去的。
他要么不出手,要是出手,必是要他们好看,可不是打一顿那么简单了。
贺流风身后的暗影队,扈影队,时刻待命为贺流风服务。
他那么忙,这点小事也犯不着让贺流风出手,她自己就解决了,也不想惊动贺流风了。
陆乔伊看了眼外面,窗外的景物呼啸着向后奔去,她凝望了一会然后问道,“你在哪?”
贺流风挺拔的身姿站在落地窗前,修长的手指握着手机,深邃的眼睛透出一丝温情,“在公司。”
“这么晚了还加班?你真是好老板啊!”
贺流风微微一笑,眼角都是喜悦,想必是听到了陆乔伊的声音使他紧皱的眉头伸展开了。
贺流风刚和几个工程师吃过夜宵回来,这几个工程师年纪和他相仿,就读于世界顶尖的大学,又在美国相关的行业工作过,他们就像刚步入大学的学生一样,青涩的样子还滞留在脸上。
其实,他们已经在美国工作很多年了,谁能想到,他们就是贺流风花重金请来为他研制大飞机的工程师呢?
为了这个项目,贺流风投入了经历和财力,还有很多时间,也在所不惜。
艾斯博安回去后,给他打过电话,告诉他们的合作项目有眉目了。
他父亲也就是迪肯拜的国王已经有意向愿意跟他们贺氏集团合作,假如洽谈成功,要为他们国家生产大飞机,还有军用飞机。
那么贺氏集团又接下了一个几百亿的大单子,只是合同需要进一步细化。
过段时间,艾斯博安会再来帝都跟他详谈合作计划,争取尽快签订合约。
俯瞰窗外帝都夜景,繁华的景色下灯光璀璨,可是他却隐隐的有些不快乐。
即便贺流风已经如此的优秀和成功了,站在金字塔尖的男人却感觉心里有种惆怅和失落。
爱情的美妙让他动了心,思念让他没了魂。
已经几天不见她了,每当夜深人静时,便是他心焦难耐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也是贺流风最想陆乔伊的时候。
“我想……见你!”
陆乔伊看了一下手机上方的时间,快要十一点了,不会太晚了吧?
她听着他性感沙哑的声音那么好听,很轻,很柔的再电话里一直说,“想你了,想见你!”
还没等陆乔伊再说一句话,就似乎害怕她会拒绝一样,贺流风急忙就挂掉了电话。
忙音响了一会,陆乔伊才关掉。
她又失神了。
陆乔伊何尝不想他呢!
只是她的身份不容许她像一般女孩子那样好好谈场恋爱,分别五年的时间,是两人最痛苦的五年。
如今,她不走了,跟他在同一个城市里,可是就连看电影这样简单的事情,她连这个机会都不给贺流风。
他堂堂一个少总裁,陆乔伊没少被他放鸽子。
有时候难得的周末时间,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而她总在贺流风跟她说情话时分神了。
她在想案子,想自己查了很久也没有线索的案子。
所以,大多时候,她假如不能很快从案子中抽离出来,陆乔伊只能减少他们的见面次数。
这对于正处于热恋中的情侣来说有些残酷了。
可是,贺流风不给她时间,他不认为他们之间最大的障碍是陆乔伊的工作身份,而是她的执念。
这才是她无法抽离出来的根本。
所以,当看着贺流风失望的眼神看着她时。
陆乔伊也会怀疑自己,她能坚持多久,这样继续坚持为了什么?
有什么意义?
一路上,陆乔伊也想了很多,等到陆乔伊到家时,贺流风已经在她住的公寓单元门口等着她了。
隐忍了一天的劳累,在看到贺流风的那一刻时,她刚毅的心也丝丝缕缕的融化了。
夜色渐浓,天空很暗,四周很寂静,小区路边的路灯发出微弱的,有些暗淡的光。
那个男人,让陆乔伊看了会心跳的男人,正站在他的黑色大奔驰旁边,等着他。
即便夜色不亮,他就像自带光线一样,浑然天成而又有一股王者霸气的风范。
贺流风双手放在兜里,脚很随意的交叉着,修长的身姿,斜靠在车旁边。
感觉到了陆乔伊的靠近一样,他抬头看到了她,微微一笑,仿佛漆黑的夜空都亮了。
暖和的感觉如同一张网一样将他罩住,贺流风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贺流风知道自己一辈子都无法逃离开这个女人了!
还没有等到陆乔伊到跟前,他已经起身离开他的车子,朝着陆乔伊走过来。
此时的陆乔伊被一种幸福冲击着,一切的劳累,都在这一刻化解了。
脚步也停住了,心里只跳,她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泛红,发烫。
要不是夜色这么黑,掩盖了她害羞的模样,被贺流风看到了一定又要嘲笑她了。
“你倒是挺快的!”
没有二十分钟,他先到了。
“你的车呢?”
“停在地下车库了。”
贺流风过来,很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包。
夜色中,他的眼睛那么亮,仿若是星星一样闪着光,陆乔伊递给他包时,碰到了他的手,感觉到他的双手很热。
该说什么,她已经大脑短路了,只要看到他,陆乔伊平时伶牙利嘴的也会说不出话来。
“这么晚了,还在外面等我!”
陆乔伊有些嗔怪的看着贺流风。
贺流风薄如刀片的嘴唇轻轻抿了抿,然后前倾着身子,靠近陆乔伊,低声说,“你喝酒了?”
她一愣,然后一笑,“没有啊,是你喝了吧?”
“晚上陪着工程师吃饭,但是酒没喝。”
“真的?”
他即便喝酒也会控制自己,从来不会喝多,这点陆乔伊对他还是很了解的。
“你不信,来闻闻!”
说着,贺流风靠近陆乔伊,然后将他的嘴唇贴近陆乔伊的脸颊,一股热气扑到她的脸上,顿时陆乔伊都要芳心大乱了。
她急忙用手轻轻堵着贺流风的嘴,“别闹了,我们走吧。”
在贺流风愣神的时候,陆乔伊转身朝着单元门走去。
甜蜜的笑脸挂在了她的嘴角,二人相拥着到了八楼,陆乔伊拿出钥匙开门,进到屋里,打开客厅的灯。
小屋子很小,可是却很温馨,进到屋里,贺流风就朝着沙发走去,然后坐在了白色的沙发上。
将自己的手机放在了沙发上,陆乔伊去洗浴间洗脸,风尘仆仆的跑了一天,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
寂静的夜里,鸦雀无声。
很多人都已经睡着了,而陆乔伊才下班。
她已经几天没有在家里做饭了,都是在单位的食堂吃。
家里的冰箱里也好几天都没买菜了。
她想起来,还有昨天隔壁阿姨送给她的半个西瓜,然后她拉开冰箱门拿出西瓜放在桌子上。
贺流风过来拿起桌子上的刀切西瓜,然后给陆乔伊拿了一块,自己也拿了一块,坐在餐桌旁边的椅子上吃了起来。
冰镇的西瓜吃着绝对凉爽,贺流风因为热吃了一块,感觉心里舒适了好多,然后看着陆乔伊说,“我去洗澡,今天不走了。”
“什么?”陆乔伊正将桌子上的西瓜皮收到垃圾桶里,她一听停住了。
他要在这过夜?
贺流风去她房间的柜子里拿衣服,是他特意放在这的,留着换洗用。
贺流风回头看了眼陆乔伊,她粉嫩的小脸嘟起嘴来还很可爱的,就是太教条了。
然后他拿出衣服走到她跟前,轻轻摸着陆乔伊的下巴,她漂亮的眼里一汪海水般湛蓝,看一眼,仿佛就已经迷失了。
“这么晚了,你让我回家,你怎么忍心你!”
他觉得陆乔伊小题大做了,他是她男朋友,住在女朋友家里,不是很正常吗!
陆乔伊无语,不过她还是说道,“流风,你一会还是回去吧!”
他在这里会使她分心,无法安静的睡觉,而他睡在身边,一个男人她也控制不了他。
他要是真的想突破这条底线,陆乔伊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被他俘获。
唯一避免发生不可控的方法就是不与他单独相处。
可是这又怎么能做到呢?
热恋中的两个人,只要一天不见,都想的没着没落的。
他们已经订婚,即便天天住在一起也是合情合理的。
贺流风站在陆乔伊面前,他高大的身姿站在这里,使本来就不大的屋子显得更加逼囧了,而他低头看她,又朝着她的唇探去。
又被他环住腰,他的鼻翼碰触着陆乔伊的脸上,他的心狂跳着,迷乱的眼睛里也迸发出火山一般的炙热。
陆乔伊推开他,竟然动用了自己的内力。
不这样,他们都会被炙热的爱火燃烧。
贺流风的呼吸都加速了,脸颊泛红,手却没有松开陆乔伊,而是顺势又将她抱紧到自己怀里,“抱抱,乖,不要动,不要惹火我哦”
身子粘着,然后贺流风性感的嘴唇轻轻啄了一下陆乔伊粉嫩嫩的脸颊,“几天不见了,怎么都不想我呢!”
被他这么近的抱着,闻着他身上淡淡的一股树叶的味道,陆乔伊看着这张绝世美颜,器宇轩昂的美貌,如同雕刻过的脸,谁不动心,那是逆了天了!
陆乔伊为了让贺流风尽快离开,也避免这种过分的暧昧弥漫着房间中,她撵贺流风去洗澡。
贺流风去洗澡,陆乔伊返回到自己房间打开自己的办公电脑看文件。
这是她的习惯,不管工作多晚,回到家之后她都会将自己要处理的案子从新梳理一翻。
看看有没有疏漏。
而今天她要梳理的案子依然还是寻找坤泰,还有那个华纳河畔小区杀人案。
如今过去快半个月了,两个案子都是没有一点眉目。
她们已经从小区撤出来,不再那蹲守了。
陆乔伊凝眉紧锁,手指处在下颚上,她看着自己画的案件线索图,陷入了沉思中。
坤泰到了帝都,然后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不见了。
从国际刑警那边传过来的信息显示,坤泰还在帝都,并且还有人专门负责搜集坤泰在绵国那边贩毒的证据。
一旦证据搜集到,而且这边抓到坤泰,那么,追踪了五年的案件也该到结案的时候了。
想的太投入了,陆乔伊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贺流风洗好了澡,已经出来了。
“乔伊,休息吧!”
“不行!”
陆乔伊头回头看了他一眼,穿着蓝色睡服的贺流风,高挺的鼻子,饱满的额头,惊为天人的脸上散发着光线。
头发上还挂着水珠,如若露水一样颤巍巍的,还透着晶莹剔透的光。
一缕头发从额间垂下,古铜色的肌肤从敞开的领口露出来,边走,边用拿在手上的毛巾揉着他黑色的头发。
陆乔伊继续盯着电脑看。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完整章节试读之第215章爱之深恨之切

坤泰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让骆玉蝶眸色一暗,他救自己也并不是没有目的的,只是彼此都心照不宣,不揭露而已。
而骆玉蝶觉得还是先说清楚了好,“坤泰,我会记得你的好,不过,你要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回报,你就打错算盘了!”
反正自己是不会跟着他的,跟了他,被他包养,就没有自由了,而这男人很狡猾,她不想钻进他精心设计的圈套,然后被他控制。
她不想做呆在金丝笼里的金丝雀,骆玉蝶想起了自己的爱宠魔音,那只大鹏鸟还好吗?
有没有人喂养它?它从出生时就是自己喂养的,别人喂食它不吃。
可是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哪里还能管一只鸟的死活!
坤泰脸色霎时就变了,被揭穿了而又感觉无地自容一样的紧抿着嘴唇,半天挤出来一句话,无可如如的说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信,就是把你从虎口救出来,你也认为我是别有专心?”
骆玉蝶冷眼看着坤泰,“难道你不是吗?”
“骆玉蝶你怎么不识好歹呢”
“你要是不情愿,再把我送回麻德良那,要不是你们来救我,我可能会跟他拼了的!”
“他们背后有势力,你假如跟他们动手,惹怒了麻德良,你今后还怎么在帝都立足?”
“所以,我忍了,只要他既往不咎我都可以忍,只要他喜悦,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可是这个***,他说话不算话!”
骆玉蝶双眼透出仇恨的火焰,双手紧紧的攥着,心中的恨意涌上来,她的脸色变得铁青,就这么算了吗?
她做不到,在金兰湾受到的欺侮她要讨回来。
“都是混黑道的,向来都是用武力说话,谁跟你讲道理,讲信誉!可笑,言而无信,你能相信他们?”
“那我就去找他!”
“玉蝶,你脑子被打坏了?自投罗网?”
坤泰认为,这个时候不应该莽撞,应该老实的在这躲着,还想着出去!
出去被他们发现,那真是谁也救不了她了。
骆玉蝶握着一条绳索,黄颜色的绳子在灯光下发着亮光,她细细的观看,然后抚摩,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想报仇那就来好了,我等着你!”
“小祖宗,我知道你勇猛,男人你都不放在眼里,可是这不是绵国,没有你的黑鹰帮,也没有我的黑牙帮,我们为了逃避警察的追踪,才千辛万苦的到这来了,千万不能跟他们硬拼。”
坤泰身后有青龙帮,可以为骆玉蝶出头,不过,也只是眼下救她出来,躲避一时而已,要是真去报仇,那就涉及到帮派之间和他们德良造船业之间的矛盾了。
吴启本会不会答应出这个头?
而吴启本即便答应了,为了一个女人值不值得?
思量再三,坤泰忍住了,纵然美人有诱惑力,可是假如真的动起真格的,他不会莽撞去找麻德良硬碰硬。
他要先在青龙帮站稳脚跟,然后等待时机找到藏宝图的下落,他可不想被骆玉蝶连累了。
骆玉蝶狠狠的说道,“可是我被他羞辱了,那个老混蛋,他逼着我喝酒还不算,还打了我二十个耳光,这个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他没有把你……”坤泰欲言又止,眼神闪烁不定,骆玉蝶冷哼了一声,“有没有又怎么样?我的身体早就不属于我自己了……”
“骆玉蝶,你说什么?你难道被他……”
坤泰心里那个疼,自己不得手,却被这乌龟给抢了先!
真是该杀!
“坤泰,你又想哪去了,他还没有那个资格!”
骆玉蝶看着坤泰如释负重的暗自舒了口气,豆大的眼睛里透出猥琐样。
她鄙夷的瞪了坤泰一眼,什么担心她,救她,表面正人君子,实际上都***是为了得到她的身体。
坤泰嘻嘻的笑着,“玉蝶,你听我一句话,先在这呆着,他们找不到你,自然慢慢的这事就过去了……”
“过去了,会这么轻易的过去吗?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忘记!”
骆玉蝶白了眼坤泰,伤是自己身上的,耻辱也是自己受的,他当然不会理解自己想要杀人的愤怒了。
坤泰往返踱步,说服不了骆玉蝶,他感到很焦虑,万一这女人真的去找麻德良,那不是自讨苦吃,送死吗?
他无可如何的说道,“你难道还要和他们斗吗?”
骆玉蝶此时已经坐在了门口的红色实木椅子上,淡然的像是说一件毫无争议的事情一样轻松,“我就要和他斗。”
“你拿什么和他们斗?”
坤泰知道麻德良身边有保镖二十四小时跟着,从来没有一个人单独行动过,他住的地方更是戒备森严。
想要抓他很难,杀他更不轻易。
骆玉蝶不想跟坤泰谈她的计划,因为两人也根本就没有站在一个站线上,她推脱身体不适,让坤泰离开。
坤泰失望的叹了口气,想说什么最后也没有说出来,只得沮丧的离开了骆玉蝶的住处。
坤泰走了,骆玉蝶才松了口气,她躺在床上,感觉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了,头疼欲裂,脸也很疼。
身上的伤加上精神上受到的折磨,骆玉蝶连着两天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想起那一幕,她就愤恨难平。
报仇又谈何轻易呢?
因为她面对的人不是一般人,而是帝都黑白两道都赫赫有名的人。
她想,这里只有莫丁能帮她了,等到莫丁来了,将自己报仇的事情跟他说,莫丁一定会支持自己的。
也有可能会阻止她,不过莫丁听她的话,最后也一定会答应她报仇这件事。
所以,骆玉蝶想好了初步的计划,就等莫丁来了。
心里着急,骆玉蝶等不急了,就拿出手机拨通莫丁的电话。
那边是占线,停了一会,骆玉蝶又拨过去,竟然无人接听。
骆玉蝶神色有些不悦,说好的回去拿几件衣服就回来,这都两天了,还不见人影也不接电话。
骆玉蝶心里很焦虑,可是联系不上,自己又不能出去找他,只好在家等着莫丁来。
到了第三天,莫丁还是没有来。
骆玉蝶有些沉不住气了,不觉有种不好的感觉,这种情况从来没有过,莫丁自从找到她之后,就没有离开过她身边。
这样不声不响的消失了,绝对不正常。
电话依然打不通,她想到了坤泰,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能来一趟吗?我有点事找你。
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当然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莫丁。
而坤泰却心里兴奋不已,他以为是骆玉蝶终于想通了,愿意和他好,主动的找他示好呢他丢下手里的活,立马就去了公寓。
到了骆玉蝶住的地方,进门后,兴奋不已的看着骆玉蝶,“玉蝶,你是不是想通了,愿意跟我……”
骆玉蝶瞪了他一眼,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愿意你个头!
坤泰满脑子就是想跟她好,想得到她,这男人根本就不能商量什么事。
可是不找他,又去找谁呢?
帝都她没有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坤泰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骆玉蝶给他倒的水,喝了一口,一听这话,他也停住了,“莫丁不见了,什么意思?”
“我叫他回去拿衣服,两天了也没有来,打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去哪了。”
坤泰将茶杯放下,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估计跑了吧,看你碰到麻烦了,他不想受连累,一个人跑了呗!”
“放屁!”
骆玉蝶骂了坤泰一句,“莫丁不会这样的,他对我是最忠心的,莫丁绝对不会背叛我的”
坤泰看着这女人如此自信,他摇头,无奈的看了眼骆玉蝶,“忠心,这个时候你谈忠心,命都保不住了,谁还跟你表忠心?从前他没走,是因为你没有碰到这事,碰到这事,他一个人不开溜了吗?”
骆玉蝶这个女人其实是恨自负的。
她一贯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在寨子里也是说一不二的,谁都怕她。
如今,离开寨子,都是各自找活路,谁还为她卖命?
“这都是你瞎说的,莫丁不是那样的人,他跟了我十年,怎么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
骆玉蝶不信,她相信莫丁不会丢下自己不管,就像当初她从绵国跑出来,莫丁寻遍各处也要找到她。
然后她央告坤泰去帮她找莫丁,出去打听莫丁的下落,他们青龙帮人多眼线也多,想找个人也轻易。
坤泰看着骆玉蝶像疯了一样,只好答应先替她出去打听一下。
坤泰现在是青龙帮二当家的,也就是副帮主,所以他的话兄弟们哪有不听的。
而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还没有回来,骆玉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莫丁打来的,她神色焦虑的接通电话,却听到了另人恐怖的声音,是麻四,他说,“骆玉蝶,你的人在我这,给你三天时间,想要人,你来换,要不然,三天之后,来给他收尸。”
莫丁在麻四手里?
然后电话里还听到了莫丁惨叫,那就不会错了,骆玉蝶狠狠的骂着,“***,你放了莫丁!”
可是那边却把电话挂了,骆玉蝶顿时就懵了,莫丁在他手上。
坤泰没有想到,莫丁在麻四手上。
这小子果然没有背叛骆玉蝶,而是被麻四给抓去了,怪不得骆玉蝶那么有自信的说莫丁不会背叛她。
看来这小子是挺忠心的。
不过,他只是骆玉蝶身边的随从,就是一个打手,他怎么能和骆玉蝶比呢
莫丁的命根本就不值钱,还拿他换骆玉蝶。
麻四脑袋锈掉了吧?
“坤泰,怎么办?”
坤泰眸色一闪,并没有让骆玉蝶看到他的表情,而是坐在她家的沙发上喝了一杯茶之后,被心急的骆玉蝶又催问了一遍,“坤泰,我们去救莫丁?”
“怎么救?”坤泰也没有想救,“麻四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你自投罗网呢!你怎么救他?”
骆玉蝶冷冷的说道,“你给我一把枪,我一个人去!”
没有武器,借她一把枪,她就能去救莫丁了。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冒险……”
“我必须要救他,他舍命救过我,我不能不管!”
骆玉蝶说,上次被麻四灌醉欲行不轨时,就是莫丁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的,今天他被绑了,也是因为她,只要莫丁还叫她当家的,她就不能不管。
坤泰紧皱眉头眸色暗沉,原来是他?麻四被人使暗枪给打了一托子,差点没要了他的命。
麻四后来一直找这个人,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竟然是莫丁。
现在只有坤泰能救莫丁了,为了救人,骆玉蝶不得不把自己的锋芒掩藏起来,将情绪压下,温顺的说道,“大哥,你给我几个人,几把枪,去救莫丁行吗?”
坤泰就是冷着脸不说话。
骆玉蝶看着坤泰不说话,她急了,“你不给我枪,我也能去!”骆玉蝶叫着。
“玉蝶,这太危险了,你一个女人到***大佬那去救人,你能救出来吗?”
“你没有权利阻止我,你要是帮我,我们还可以谈,不帮我,那就免谈!”
坤泰看骆玉蝶根本就是疯了,他失望的摇头,“他就是一个下人,为了他,你拿你的命去换,你傻吧?你去了还能回来吗?”
“坤泰,这是我的事,死了我愿意,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给不给我枪?
骆玉蝶冷凝着双眼,站在坤泰跟前,目光如炬,看着坤泰很为难的样子,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不会带人去救莫丁。
因为莫丁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下人,一个打手,只是她的随从。
可是在骆玉蝶眼里,他不只是这些,她刚当上帮主时,莫丁为了给她立威,惩处了不少不愿意服从她的人。
他比自己大五岁,更像是她的哥哥一样,虽然她会骂他,经常骂他笨,骂他蠢,甚至有时候还会打他,可是,莫丁在她心里依然还是有很重要的位置。

小编推荐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作者文笔细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小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