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陆乔伊贺流风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陆乔伊贺流风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陆乔伊贺流风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9下载: 0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主要讲述了陆乔伊贺流风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玉龙山庄是帝都郊外风景最宜人的别墅群,有钱人和商界政要一般都会在玉龙山庄买一栋别墅。一栋最小的别墅都占地上千亩.............目前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陆乔伊贺流风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全文小说简介

而麻德良在这里就有一处私宅。
清幽的山林中有一栋二层暗红色别墅,四周有苍松翠竹绿树掩映。
漆黑的铁门紧紧的关闭着,藤萝爬满了院墙,院内一棵苍松长的很高,绿色的树枝四散开来。
而还在青龙帮里的坤泰却眼看着骆玉蝶走了,无计可施。
不想失去骆玉蝶,又不想得罪麻德良。
可是骆玉蝶去救莫丁他也拦不住,暗自嘲笑她,不自量力,没有武器,只有一条绳索,就用这个去救人,似乎太天真了吧?
骆玉蝶难道不怕被麻德良抓住之后不放她回来了?或者给她扣在他家当他的***?
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坤泰发了狠,叹息了一声,“只有要了他的命,骆玉蝶就不会这么冲动了!”
此时的玉龙山庄里,麻四正在客厅里坐着,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坤泰,不觉警觉起来,想不通他打电话干什么,但还是接了,“找我有事”
“四哥,骆玉蝶去救莫丁了。”
麻德良眼睛阴鸷的一闪,“你想干什么?”
这人的话不能信,他救走骆玉蝶,又来这一套,想忽悠他上当,没门!
坤泰知道麻四不能一时就相信他了,他就说了他知道的那个秘密,他说,上次救走骆玉蝶打你一枪托子的就是你们抓的莫丁。
“这是真的?”麻四腾地起身在电话里就大声说道。
“这个时候我怎么能跟你开玩笑呢,他就是骆玉蝶的随从,一直跟着骆玉蝶,而且骆玉蝶其实是绵国神鹰帮的女帮主!”
麻德良放下了电话,阴鸷的眼睛透出一股杀气,他的手紧紧的攥着,眼睛里的阴郁之气很快就弥漫在各处了。
原来他们是一伙的,而骆玉蝶竟然是女帮主?
看她一副柔弱无骨的身段,细皮***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王啊!
怪不得这女人那么难搞呢
原来竟然是一个女山贼!
他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的,被她迷惑,却也是心甘情愿了,这女人够胆量,他就觉得这女人不是一般人。
假如是一般女人早都顺从他了,可这女人就敢跟他拼命。
混黑道的,什么硬骨头,就是一个不要命的亡命徒!
……
此时门外,天色已经黑了,平头吩咐保镖,“精神点,大哥说了,今晚上那个女人会来,都看好了,不要像上次那样,被人闯进来,拿枪指着老大的头,都没有人察觉,这事再发生一次,估计咱们都要掉脑袋了。”
此时,一辆黑色大奔驰忽的就开进来了,一直开到门口才戛然而止。
保镖都朝着车里看去,而从车里下来一个男人,年纪不大,戴着墨镜,神态中透出一股痞子气,嘴里嚼着口香糖,清冷的月色中显得他的脸特殊白,眼神很阴郁的朝着门口的平头喊道,“今天院子里怎么那么多人?”
“少爷,您怎么来了?”
平头看到是老大的儿子来了,心里感到吃惊,因为老大吩咐了,不许外人进来,今晚上要和青龙帮的人有一场厮杀。
这可怎么办?
他不能告诉少爷,又不敢撵他走,只好敷衍着忽然闯入的麻贝宗,预备去向老大汇报。
麻贝宗眼睛一瞪,“我不能来吗?”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今天老大在这里要抓一个人,吩咐我们在门口把守,您回到屋里就别出来,小心惊到您!”
看着麻贝宗没有要走的意思,平头返回了屋里。
麻贝宗进去看见他爸爸一个人阴冷静脸坐在客厅里,他想直接进房间,却被他爸爸叫住了,“你今天不是不回来吗?”
麻贝宗转身吊儿郎当的走进客厅,朝着沙发一倒,眼皮都没有抬,拿起沙发上的遥控器按着,“跟朋友在四周喝酒了,喝的头有些晕,就不想回市里了,回这住一宿。”
麻贝宗揉着额头,“啥都管!”
麻德良听着儿子嘟囔了一句也没听清楚,只是不耐烦的看了他儿子一眼,“天天在外面鬼混,也不干点正事!”
“正事,您不也是天天喝酒看女人嘛……”
“小兔崽子,你跟谁说话呢”麻德良起身走到他儿子跟前指着他,“给你投资钱拍戏,你拍好了吗?”
麻贝宗和他爸爸长的一样,五官也算端正,只是脸上布满了还没有消除掉的青春痘的痕迹。
就是这样一张脸,却成为了明星。
整天游手好闲的麻贝宗的爱好很多,他最近又迷上了演戏,麻德良就拿出一大笔钱投资制片方,唯一的条件就是让他儿子在剧中当男主角。
“爸,我今天不想和你吵架。”
“我也没有功夫跟你吵,你给我起来,赶紧给我滚回屋里去!”
麻德良知道骆玉蝶今天会来,他不想让儿子参加械斗。
就撵他儿子回房间去。
“爸,你吃枪药了吧?我不就是说了两句你不爱听的话嘛,至于吗!”
“滚,滚……”
麻贝宗斜睨了他爸爸一眼,嘴里打着唿哨,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此时,麻德良看着儿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他还是感觉心里不踏实。
知道了骆玉蝶的身份,就不能再把她当成一个跳舞的舞娘了,她曾经是绵国最大帮派的帮主,没有点本事,怎么能当上帮主呢
估计这次是碰到对手了
麻四阴冷静脸,朝着密室走去。
私宅密室
平头拿着鞭子打了快一个小时了,打的手也酸了,这小子就不说骆玉蝶在哪,他的力气都打没了,然后狠狠的呸了一口,骂着一件昏过去的莫丁。
将鞭子一扔,拿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顿时一副沉醉的表情,然后又转身去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吞云吐雾去了。
忽然,门开了,平头看到是老大来了,像弹簧一样跳起来,“大哥,你来了。
麻德良面无表情,朝着绑在柱子上的莫丁看了一眼。
“这小子嘴真硬,就是不说骆玉蝶在哪。”平头跟麻四汇报。
麻德良坐在椅子上,他的脸色骤然大变,阴鸷的眼睛看着那个男人,叼着他的雪茄吸了一口,吐出的烟圈朝着上方缓慢上升。
“把他弄醒!”麻四冷冷的说道。
平头端起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去,莫丁一个激灵醒了。
莫丁睁开眼睛一看,自己还是在这里。
他的眼角因为被打的肿了不能完睁开,血迹还黏在眼角上,当他醒了时就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张狰狞的脸,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他双眼迷离,意识还没有恢复,想起来,自己是在回公寓时被守候在那的保镖抓到这的。
已经绑在这两天了,他们问他为什么有骆玉蝶住处的钥匙,问他是不是知道骆玉蝶的在哪?
他什么也不说,就是摇头,然后这群人就像疯狗一样疯狂的打他,并且使用酷刑给他上夹子。
他的手指被夹断了,身上的肋骨也似乎断掉了几根,浑身是血的他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
屋里很暗,没有灯光,也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夜晚,他就这么被绑着,一直站着,两天了,滴水未进。
“是他?”平头吃惊的看着被绑在柱子上的男人。
“就是他救走了骆玉蝶。”平头又问了一遍,麻四点头。
就是这个男人的闯入,让他被麻四狠狠的骂了一顿,这回落在他手里,他要狠狠的折磨死他!
窗外,明月被乌云遮盖,漫天的阴冷静,风刮着,树荫婆娑下的一个矫健的身影一闪,很快就跳进了院内。
乘着夜色,伸手不见五指,骆玉蝶来到了玉龙山庄麻德良的住处。
今天为了便于行动,她头发也梳起来,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一身黑色,将金丝夺命绳索缠绕在自己的腰间,
她摸了一下腰间的绳索,阴鸷的眼睛一闪,朝着最亮的那个方向就像猫一样蹑手蹑脚的靠近。
蹲在黑暗中的骆玉蝶死盯着门口看,那里有两个人守着,怎么才能进去呢?
她绕道而行,走到了别墅后面,觉得这里可以进去,因为莫丁说上次救她就是从这里爬进去的。
她用随身带的刀子别开窗子,爬上去,轻手轻脚又跳下去。
走廊里很黑,她不敢出声,只能摸着黑,靠着月色的光亮静静朝着前面走去,只听哗啦一声响,却不小心碰到了身旁的花瓶。
惊的骆玉蝶心里跳的就像擂鼓一样,她慌不择路,赶紧走到了一间房门口,她一推,心里暗喜,门没锁,她一闪身进去了。
平头也听到了,冲出来看到走廊里没人,他巡视了一番,就看见了碎了一地的花瓶,窗子还是开着的。
“不好,有人进来了!”
他回去禀告,麻德良阴冷静脸说,“一定是那个女人来了,给我搜,她一定在这屋里!”
几十人开始在这栋别墅里搜人,前前后后,各个房间暗角,都搜了一遍,就是没有找到人。
麻德良不觉感到希奇,这女人跑哪去了呢,她难道插上翅膀飞了不成?
此时的骆玉蝶进去后,将房门关上,大气都不敢喘,屋外保镖们的叫声让骆玉蝶心慌起来,她浑身的血液似乎凝固了一样,鼻子尖上缀着汗珠,身体靠在门上僵住了,纹丝不动,就像电影中的画面定格在了那里。
此时卧室里一个男人声音响起,“谁啊?”
麻贝宗喝醉了,刚要睡觉,就闻声有开门的声音,他听了一会,骂了一句,然后就又倒床上了。
骆玉蝶暗松了口气,此时,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一声又一声的,全身的血涌上她的脸,她瞪着的眼睛像一只夜猫一样在暗夜里发着光。
骆玉蝶一急,急忙躲进了旁边的浴室间里。
“少爷,开门,开开门!”
“睡觉了,别***敲了!”麻贝宗蒙着被子骂了一句。
门外敲门声音却没有停,“少爷,刚才进来一个贼……”
麻贝宗仔细一听是平头,一个劲的喊。
“你上这抓贼,脑子坏了吧”
麻贝宗被吵的无法睡觉,气势汹汹的下床来开门,“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麻贝宗瞪着平头。
“少爷,大哥吩咐的,各屋都要找,我也没有办法!”平头觉得委屈,还朝着屋里看了眼。
“我屋里能进贼?”平头也觉得不可能,转身又去别的地方找了。
麻贝宗关上门骂了一句,然后想回房间,却又转到了卫生间里。
他迷迷糊糊的进去,嘴里还说着,“这么多保镖还能进来贼,那些人都他奶奶的是吃闲饭的吗?”
忽然,他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身后有什么东西抵着他的腰,冰凉的,他一回头,“啊……”
一个女人用刀抵着他的腰,阴鸷的眼睛看着他,“别出声,要不然杀了你!”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麻贝宗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酒也醒了一半,虽然平时嚣张跋扈的,可是真碰到事,早已经吓破了胆。
“麻德良是你什么人?”骆玉蝶冷冷的质问他。
“是我……”
“快说!”
骆玉蝶手上用了点劲,刀子就穿透了衣服。
“是我爸”麻贝宗吓的低头看了眼抵在腰间的刀子,衣服被划出一道口子出血了,“你别杀我,别杀我……”
麻贝宗哭丧着脸,全身都在瑟瑟发抖,一对牛眼珠子瞪着骆玉蝶,大气都不敢出了。
骆玉蝶可是非常满足,“没有想到,抓个人,竟然还是他儿子,手里有他儿子做人质,看他放不放莫丁!”
骆玉蝶拿出自己的金丝夺命锁,轻松一缠绕,就将麻贝宗捆成了粽子。
绳子的一头攥在她手里,麻贝宗想摆脱,可是越摆脱绳子越紧,一动感觉骨头似乎炸裂了一样的疼,勒的他胸闷喘不上气。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完整章节试读之

这美女是魔术师?跟他玩大变活人?
他感觉真有点玄乎,思量了一会,试探的问眼前的女人,“美女大侠,我能问你一句话吗?”
骆玉蝶冷冷看了他一眼,“问什么?”
“你和我爸爸是有仇吧?是不是我爸爸把你甩了?其实,我爸他有很多情人,你这样,他也不会就专宠你一个人的……”
“你放屁,胡说什么?谁是他情人,你再说,我杀了你!”
“别,我就是问问,大侠,你别生气,我闭嘴。”
说着,麻贝宗闭上嘴巴,真的不说话了。
骆玉蝶看着被绑的男人,很满足自己的作品,嘴角划过一抹笑意一闪而过,“你可别乱动,小心勒死你!”
“你到底要干什么?”麻德良被骆玉蝶惊吓的又浑身抖起来,就像筛糠一样。
因为绳子自动收紧,呼吸也不通畅了,麻贝宗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罪,勒的太紧呼哧带喘的求饶,“美女大侠,放了我吧!”
“你再动,绳子就再也打不开了!”
骆玉蝶声色俱厉的恐吓他,麻贝宗脸色煞白,吓的乖乖的不动了,老老实实的站在那。
身体不能动,他的眼睛可一刻都没闲着叽里咕噜的转着,“这女人一定是他爸爸的仇人,上门来寻仇来了吧?
可也不像啊,他爸爸玩的女人不少,没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啊
那就是想抓他当人质,然后换钱的?
也不像,那样应该有团伙的,不会就她一个女人。
所以,麻贝宗最后还是认为就是他爸爸沾花惹草,到处玩弄女人的后果。
这下好了,玩了一个硬茬子,连他儿子都被绑了当人质了。
怎么点就这么背?多久都没有回家来了,回来还被当做人质了,哎,这都是他老子干的好事!”
对于现在的危险境地麻贝宗不敢想,一会是死是活,是要将他带走,还是再割上一刀,这些都要看这个女人的心情。
半天,看骆玉蝶没有看他,他用余光打量起面前的女人,她很瘦,身材很好,帽子下露出一张巴掌大的脸,灯光打在她脸上妩媚娇柔的很精致。
恰巧抬头犀利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时嘴唇抿着,她真的好看,只一眼麻贝宗竟然有了冲动。
这不应该啊!现在都生死难料了,还能看女人看出反应来?
妈的,他竟然看停住了,麻贝宗暗自骂自己,这女人都要杀了你,竟然还有闲心看美女?
他把这本能的反应归结于自己身体里也留着他老子好色的血液!
直到女人又瞪了他一眼,麻贝宗才回过味来,“美女大侠,你放了我,我给你钱,你不就是要钱嘛,我有钱,我有很多钱……”
“闭嘴,不要叫”听着他叽里呱啦的就烦躁,骆玉蝶阴鸷的眼睛瞪了男人一眼,立时他就闭嘴了。
此时,麻贝宗多说一句话,将会面临想不到的危险。
假如是杀人魔王,激怒她了,反倒会加速自己死亡的时间。
所以,麻贝宗不能坐着,只能站的笔直,都忘记了呼吸,纹丝不动就像一尊雕像一样。
他也不敢乱说,惹怒了这女侠,他估计小命就没了。
骆玉蝶当然不会就这么在这躲着,这里多呆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她是等着外面都安静了,她在出去。
过来一会,听着外面没有声音了,骆玉蝶静静打开门拉着麻贝宗出来了。
麻贝宗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他现在却感到一阵窃喜,因为在屋里杀了他,都没有人知道。
出来就好说了,他爸爸就在客厅里,还有保镖十几个人,随便哪个对付这女人都是轻松的。
麻贝宗心里狂喜,却不敢笑,胆战心惊的迈着小步子,就像企鹅一样,挪动着小步子一点点的朝前走着。
就快要到客厅了,他的心狂跳像擂鼓一样,血液都几乎凝固了,血脉膨胀的浑身都颤抖起来。
他想加快点步子,好让他爸爸看见他,他暗中使劲的往前摆脱一下,可是绳子被骆玉蝶紧紧的攥在手里,他只要一动,骆玉蝶将绳子一拉紧,那种刺骨的疼痛使他像杀猪般嚎叫起来,“疼,疼……”
凄厉的声音响彻整间屋子。
“什么声音?”叫声惊到了屋里的麻德良,他阴鸷的眼睛一闪,呼啦起身从客厅跑出去,朝着叫声的方向跑去,然后就看到了这一幕。
麻德良大吃一吃,连连惊呼道,“贝宗,儿子,你怎么了?”
看他儿子被一根黄色的绳子绑着,站在那哭丧着脸看着他。
而身后站着的女人虽然戴着帽子,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即便她如此低调戴着帽子,低着头,还是被麻德良认出来了。
不请自来,竟然敢绑他儿子,他胸腔挤满了愤怒涌上了头,他的脸涨的通红,几乎就是吼着喊道,“骆玉蝶?你放开我儿子!”
“爸,爸,你,你救我!”
麻贝宗吓的哽咽着,此时因为惊吓后一直紧张,吓的哇哇的大哭起来。
骆玉蝶冷哼了一声,“没出息”
手里的绳子还紧紧的攥着,今天能不能救出莫丁,就靠他了,可千万不能被他跑了。
被金丝夺命锁缠住了,想跑没那么轻易。
麻德良生气填膺的叫着,“骆玉蝶,这事跟我儿子没有关系,你抓我儿子干什么?”
“那你抓莫丁干什么?我们之间的事跟他有关系吗?”骆玉蝶此时孤傲的像一只小野猫一样冷冷的说道。
“莫丁要杀了我,你说我抓到他会放了他吗!”
麻德良两眼闪出凶狠的光线,清冷的声音在小厅里回荡。
“你什么意思?”
不太确定麻德良知道多少,骆玉蝶不能承认。
“上次救你出去的那个人,他拿枪指着我头的就是他吧?”
骆玉蝶眉头一皱,这事她只跟坤泰说过,难道是他告诉麻德良的?
妈的,一定是坤泰,那个***,总会坏她的事。
不愿意跟她来救莫丁,还将莫丁要杀麻德良的事说了,她暗自后悔,是自己一时糊涂,竟然把这事说了。
她怎么就忘记了,坤泰就是一个老狐狸,他怎么会真的是全心全意的帮着她呢!
等着她回去跟他好好算账!骆玉蝶心里骂了一句。
趁着骆玉蝶有些分神的空档,麻德良示意旁边的平头去救他儿子,可是刚要靠近,骆玉蝶眼疾手快的又拉一下绳子,麻贝宗就像杀猪般嚎叫起来,“别攥,疼啊!”
凄惨的叫声,让麻德良心急如焚,眼看着他儿子在遭受如此的痛苦,他不知道为什么一拉绳子他儿子就叫,他压低了火气,然后问骆玉蝶,“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此时的麻贝宗被绳子捆了太久了,他耷拉着脑袋,额上都是豆大的汗珠直往下落,他摇摆着身子,已经出现了幻觉,眼睛发直了。
脸很红,就像烧红的火炭一样,鼻息呼出的热气,使他用舌头舔着嘴唇,气若游丝的说道,“爸爸,我很喝,我要上不来气了……”
麻德良手紧紧的攥着,看着儿子就在眼前,他却不敢靠前。
因为,一靠近,骆玉蝶一拉绳子,儿子就似乎要疼的昏厥过去了一样。
“这绳子叫金丝夺命锁,只有我能解开,什么刀都割不动,被绑的人假如捆着超过半个小时,慢慢的就会被绳子越来越紧的收缩,最后窒息而死……”
什么东西有这个威力,他从来没听说过。
他才不信,全都是骆玉蝶搞的鬼,“是你给我儿子吃了什么药了吧?什么夺命锁,拿条绳子来糊弄我!”
“爸爸,我没吃药……就是这绳子,你看,这绳子越来越紧了,我快要喘不过气了……”
说着,很痛苦的狰狞着脸,叫着……
叫的麻德良心都疼!
不过看儿子的表情很痛苦,还有一拉绳子他就叫,而且骆玉蝶并没有碰到他身体,那就是这条绳索的作用了?
麻德良怒睁着眼,额角的青筋直蹦,他夺过旁边平头的手枪指着骆玉蝶,“放开我儿子,要不然,我一枪打死你!”
他的脸涨的通红,愤怒的火焰像火苗落入了汽油盆里,几乎要将这房子点燃了。
此时,两方势力剑拔弩张,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保镖们都拿着枪,凶神恶煞的站在后面,就等着老大一句话,他们就开枪将对面那个女人的身体射成蜂窝。
骆玉蝶没有害怕,却还是那样冷静,“你开枪啊,打死我,你儿子也活不成了?”
麻德良恶狠狠的说道,“骆玉蝶,你要是伤了我儿子一根汗毛,我决对不会放过你!”
“四哥,我还叫你一声四哥,就是不想伤害你儿子,只要你放了莫丁,我就放了你儿子。”
放了莫丁,莫丁曾经拿枪指着他头,这种欺侮,他咽不下这口气。
他发誓要找到他亲手杀了他。
不过,看到儿子在骆玉蝶手上,而她手里紧紧攥着的绳子将儿子绑的似乎就要没有气了一样。
他狰狞的看着骆玉蝶,紧咬着牙齿,手紧紧的攥着,浑身散发着魔鬼降临世界的恐怖气息。
时间仿佛都凝固了,只一会,他阴寒着眼睛,几乎就要爆发的怒气,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把莫丁带来!”
平头看老大一眼,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有按照老大的吩咐去做,他急忙跑到二楼的密室间,将莫丁带了出来送到老大跟前站着。
莫丁的肋骨断了,身体站不稳,因为疼痛使他的脸也扭曲着,可是他看见了骆玉蝶就站在他对面,身旁还有一个像他一样被捆着的男人。
“莫丁,你没事吧?”
“当家的,我没事你怎么来了?你救我干什么,快走,我不值得你救,我就是一个下人,死了就死了,可你不能死”
这个傻女人,她怎么就不知道危险呢?
竟然敢夜闯大佬的私宅,她是不要命了吗?
“我不能把你丢下,你还要跟我回神鹰帮呢!”
莫丁听到这个,似乎感觉到了一点喜悦,他笑了。
麻德良却阴冷静脸,看着骆玉蝶,“莫丁我带来了,你放了我儿子!”
骆玉蝶抬眼看了下被绑着的男人,已经好半天没有说话了,也不动了,她看着他低着头,摸着手上的绳子,越来越热,温度越高,说明这男人的气血已经一点点的被绳子吞噬。
再过十分钟,他就一命归西了。
骆玉蝶不想伤害他跟麻德良结什么仇,只要能救出莫丁,她就放了他。
“给我预备车,将莫丁带到车里,不要跟着我,也不要妄想着开黑枪,假如我死了,你儿子就真的没有救了。”
麻德良看着儿子,他喊了几声,麻贝宗都没有反应,他真的害怕了,这时候也顾不上杀人了,他只想快点救他儿子。
麻德良对着平头怒吼着,“没听到吗?按照她的要求去做,快点,贝宗已经不说话了……”
平头立即吩咐手下的人跟着他去预备车子,然后将莫丁拉到车子里坐好,然后急忙回来禀报。
麻德良这一刻感觉到害怕了,不是面对骆玉蝶害怕,而是看到儿子要死了,他害怕了。
他颤抖着声音请求着说,“都按照你的吩咐做了,你放了我儿子吧?”
骆玉蝶冷凝着双眼,满足的一笑,“都让开,不要拦着我,要不然我就拉绳子了”
“别拉,别拉,都让开,快点,都给我让开!
麻德良已经见识过这条绳子的厉害了,估计骆玉蝶在拉一下,他儿子就真的没有命了。
现在只要骆玉蝶说什么他都答应,他现在什么筹码都没有了,只要他儿子安全,他愿意做这个赌注,相信骆玉蝶会放了他儿子。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全集试读章节之

麻贝宗几乎是被骆玉蝶连拉带拽的往外扯,每动一下,麻贝宗就哎吆哎吆的哼着。
真是谁的儿子谁心疼,即便是麻德良这么狠辣的人,为了能救他儿子,什么都听她的了!
骆玉蝶冷哼着说道,“麻德良,你知道痛了吗?你让人打我时,你还是笑着的吧?”
二十个巴掌,那种痛她当然不会忘记,不过这绳索的威力,可比打巴掌要疼多了,她要让他儿子也尝尝这滋味!
麻德朗良咬牙切齿却连一句狠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儿子在她手上呢!
他哪里还嚣张的起来了啊!
快到门口时,麻贝宗站着不动了,骆玉蝶厉色说道,“想耍什么花样?快走,要不然我拉绳子了!”
“我……走不动了,动一下,我的五脏都疼”麻贝宗被捆的时候过长,他感觉到自己就像要死了一样,看了他爸爸一眼,然后气若游丝的说道,“爸爸,救我!”
“儿子,爸爸会救你,你先不要乱动。”
“好了,别说了,跟我走!”骆玉蝶瞪了他一眼,看着这男人似乎真的快不行了,她只好搀扶着她,绳子的一头紧紧的攥在手里。
到了车门口,她将麻贝宗也要带走,麻德良就跟在身后,他急切叫着,“骆玉蝶,你不是说放了我儿子吗?”
保镖都拿起枪对着骆玉蝶,就等着老大一句话了。
而骆玉蝶却不慌不忙的,将麻贝宗拉倒跟前,用他儿子做掩护,“开枪啊,你们开枪啊”
一时间,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谁也不敢乱动了,都面面相觑的看着他们老大。
“别开枪,伤到我儿子,你们都不要活了!”
骆玉蝶冷冷说道,“这绳索谁也打不开,只有我能打开,十分钟之后,在路口接你儿子。”
随即将麻贝宗拖上车,她迅速关上车门,然后进入到驾驶室里,一刻都不敢耽搁,加大油门,车子飞也似的上了大路,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中了……
院子里的人都停住了,而麻德良回过神来,怒气冲天的朝着保镖们喊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追啊!”
平头带着保镖上了车子,呼啦的开着两辆车子朝着骆玉蝶离开时的方向驶去……
一个女人竟然救走了莫丁,还将他儿子也带走了,麻德良一辈子也没有碰到过这么窝囊的事!
十多个人,竟然连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
更让麻德良无法相信的是,骆玉蝶就是一个女山贼,冷血动物,本没有什么感情可言,怎么会让她连命都不要的只身犯险来救她身边的一个随从?
距离玉龙山庄大约两千米的距离,骆玉蝶将麻贝宗扔下了车。
并且在他身上扔了一袋药,这是金疮药,夺命锁的威力很大,接触到身体后,假如沾水就会烂皮肤,但是只要抹上这金疮药,身体的於痕迹也会好的。
她走之前,告诉了躺在地上的麻贝宗,回去记得抹药,要不然,那张脸就更难看了!
骆玉蝶开车朝着自己的家开去。
她不会回青龙帮了,坤泰那里她以后会跟他算账。
如今麻德良的儿子受伤了,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找她麻烦了,但是她也不敢大意,因为麻德良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的。
现在她不管了,只想先回家给莫丁看病,她现在身边没有一个人了,要是莫丁在出点事,她就真的成了光杆司令了!
……
麻贝宗病好了,从前的那些江湖兄弟就打电话约他出来玩,没有几天消停,又开始过上从前吃喝玩乐的生活了。
金兰湾夜总会。
沈甜甜在这里跳舞,被麻贝宗盯住了,他天天都来看沈甜甜跳舞,就像他爸爸看骆玉蝶跳舞一样,使劲的砸钱。
这天,跳过舞,麻贝宗跑到后场去找沈甜甜,刚卸完妆,换好衣服的沈甜甜出来就被麻被宗给堵住了,他嬉皮笑脸的拦住了沈甜甜,“哪去?”
沈甜甜紧张的看着这个男人,她害怕了,这男人面相倒不丑,可是眼神很猥琐,看的她毛骨悚然的。
那淫邪的眼神,只盯着她的身上看,她不能在这,姜世臣不知道她在外面跳舞,她是瞒着他的。
沈甜甜往外走,麻贝宗拉着她的手,沈甜甜一甩,瞪着眼睛,虽然不能说话,她无法表达自己的愤怒,只能用身体来对抗他。
可是,麻贝宗是男人,他有力气,很轻松的就将女人拉到了隔壁的包厢里。
动作很快,没有人看到这一切,沈甜甜就被拉着进了包厢。
里面的男人是麻贝宗江湖兄弟,还有两个女人,不是这里的小妹,是麻贝宗兄弟带来的马子。
看着他带进来一个女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麻哥,你把她弄来了?”
她们认得她,戴着面纱跳舞的舞娘,金兰湾原来有两个,现在只有这一个女人了。
她们不光跟着麻贝宗玩,还和别的男人有来往,陪着别的男人来这玩,都见过这个女人。
沈甜甜小脸吓的惨白,虽说这种场合自己在鼎峰时经常参加,但是这就像是恐怖的记忆一样,已经深入到骨子里了。
每当进入到一个密闭的环境里,她就不自觉的紧张害怕起来。
门口站着两个小青年,顶着一头红发卷毛,堵在那,分明就是不给沈甜甜出去的。
麻贝宗拉着沈甜甜的手,沈甜甜没有力气摆脱,只好顺从的坐下了,屋里灯光很暗,电视里放着歌曲,桌子上摆满了酒,几个男人淫邪的笑着,然后和身旁的女人聊着什么,继而还哈哈大笑。
这笑声太渗人,她吓的低下了头,双手搅着裙摆,拘束不安的坐在那。
屋里音乐声音很大,酒味,和烟味,在空间弥漫。
一股暧昧的,混乱的气息在空气中流淌……
这里夜晚是最绚烂的,最迷人的,也是最吸引人的。
男人来这寻欢作乐,女人赔笑赚钱。
这里没有烦恼,来这的男人都是找乐子的,没有哪个小妹会拒绝喝酒唱歌。
陪客人喝酒能赚到钱,所以,这里的舞娘有时候也会陪着客人喝酒。
可是沈甜甜却感觉坐在这里如坐针毡,她要回家,可是看着堵在门口的两个门神,这最想做的事情做不到,她连门都出不去。
天色渐晚,沈甜甜心急如焚,一心只想着快点回家,可是,既然来了,估计这帮人不闹到半夜,是不会罢休的。
假如姜世臣回家了,看不到她,她回去该怎么解释?
所以,沈甜甜想了一会,她有主意了,她起身到包厢里的卫生间去,关上门,颤抖着手拿出手机给陆乔伊发了一个信息。
告诉她自己在哪,让她来接她。
发过去之后,她就紧张的等着,惊恐的表情盯着面前的白色墙壁,“乔伊,你一定要看,要来接我啊”
一直躲在这不出去也不是个事,她只***着头皮出来了。
从走出来时,沈甜甜就感觉有一道目光直盯着她看,看的她感觉哪里都都不舒适了。
沈甜甜只好又回到了座位上,麻贝宗将他手里的酒端给沈甜甜,“陪我喝一杯,我今天喜悦。”
此时,麻贝宗被沈甜甜吸引了,舞娘换下了舞蹈衣服,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乌黑的头发扎在后面,裙子有些宽松,将她的身段包裹着。
她戴着白色面纱,遮住了她的脸,可是她的眼睛很大,有神,她的眼睛会勾魂一样,麻贝宗的魂就被勾走了。
沈甜甜摇头,她不能喝,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从前那样能喝酒了。
麻贝宗不喜悦了,当时就冷着脸说,“不给面子?”
她连忙摇头,麻贝宗闪过一丝坏笑,“那”沈甜甜紧抿着嘴,也不看麻贝宗,只是低头不语,依然是紧张的小手攥着裙摆,心里默念,“乔伊,你怎么还不来呢!”
不喝酒,也不说话,还不看他,麻贝宗一把扯过沈甜甜来,“你是来陪我喝酒的,不是来开会的,坐那么老实干什么?”
沈甜甜被麻贝宗扯到怀里,闻着他身上有一股很浓重的烟味,她眉头一皱,厌恶的表情在面纱之下,她的手推开麻贝宗,摇头,指着酒,又摇头。
“你哑巴了?说句话那么难吗?”
麻贝宗被这女人整的也没有了心情,一个劲的摇头也不说话,喝点酒还这么墨迹,真是不开眼。
然后他又冲着他带来的兄弟叫唤,“跳舞跳的挺好的,你看让她陪着喝点酒,这个别扭……”
女人猩红的嘴唇撇着,朝着麻贝宗一阵谄媚的笑。“麻哥,人家是好女孩,可能不愿意陪你哦!”
麻贝宗冷笑着,“好女孩我见多了,有钱人家大小姐我也泡过!跟我这装清纯来了,那我倒要看看,她是怎么样的好女孩!”
一帮人开始起哄,麻贝宗也借着酒劲,来了劲头,他今天就要把这女人的面纱给扯下来,然后看看她到底长什么样。
说着,就要来扯沈甜甜的面纱。
忽然间,包厢门开了,一个女人正气凛然的站在那,盯着屋里看。
门口的红毛警觉的回头看着陆乔伊,“你谁啊?”
屋里很暗,陆乔伊找了一圈,才看到沈甜甜坐在那,沈甜甜看到陆乔伊来了,激动的想起身却被身边的男人拉着不能动,她使劲的反抗,可是摆脱了半天不能动。
沈甜甜不能说话,想走又不能动,她急的都要哭了。
陆乔伊看着坐在最里面的几个男人,平头,穿着黑色背心,每个人的胳膊上都刺着纹身,脖子上戴着链子,手指上戴着戒指,抽着烟,搂着女人,在那吞云吐雾,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信息上没有具体说明,她不放心过来看看,而当看着沈甜甜渴盼的眼神看着她时,她心里就明白了。
果然不对劲,沈甜甜似乎被这屋里的男人给控制了。
红毛看这个女人不说话,然后看着麻贝宗,“大哥,你熟悉她?”
这当,麻贝宗才回过味来,“她……”
“我是来接人的!”
陆乔伊不等麻贝宗说完,她就径直的朝着里面走去,然后走到沈甜甜跟前,“甜甜,跟我走吧。”
沈甜甜欣喜若狂,起身走到陆乔伊跟前,眼里竟然要流出眼泪来了。
她来救她了。
却被麻贝宗叫住了,“干什么?没看到她正在陪着我们喝酒吗?”
麻贝宗歪着脖子,一副混世魔王的架势,在那叫嚣着。
“对不起,我朋友不会喝酒,她今天身体不适,我要带她走。”
陆乔伊淡淡的说道。
“不行,你说带走就带走,你是她什么人?”
麻贝宗阴鸷的眼睛一闪,盯着这个后来忽然闯入的女人看。
陆乔伊面无表情,“什么人不用管,你放开她就对了!”
陆乔伊忍着怒气没有发火,清冷的说道,“她是我姐姐,我要带她回家。”
“回家可以,让她把酒喝了再走,要不然,我多没面子啊!”
想走,没那么轻易。
沈甜甜站在陆乔伊身边瑟瑟发抖,双手抓着她的胳膊不敢撒手,屋里的人都冷漠的看着她们,像是在看好戏一样,等着沈甜甜把这酒喝了。
沈甜甜头摇的像拨浪鼓,就是不想喝。
陆乔伊拍拍沈甜甜的手安慰她说,“别怕,不喝酒,我们回家!”
转身再次预备走,却闻声后面一个公鸭嗓子的人叫着,“你没听明白吗?我们大哥让她喝完了酒再走!”
陆乔伊冷眼回头一看,一个穿着黑色背心,胳膊上纹着一只黑虎的男人歪着脖子,一副不喝酒就誓不罢休的架势冲着陆乔伊叫着。
她在周边执行任务,看到信息赶过来,带走沈甜甜将她送回家,解决事情就走,不想跟他们纠缠。
可是看着他们一个个似乎并不想让沈甜甜走。
冷凝着双眼的陆乔伊走到桌子跟前,端起酒杯将酒喝了,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扔,然后回转身拉着沈甜甜的手朝着大门走去。

小编推荐

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扣人心弦,是最新倾力写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