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红酥手暖不早朝(江毅湛沈婉心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红酥手暖不早朝(江毅湛沈婉心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江毅湛沈婉心小说文风新奇,跌宕起伏

完整版

  • 2018-11-09
  • 简体中文
  • 3分
  • 30下载
APP下载1.89 MB

    导读:小说《红酥手暖不早朝》主角是江毅湛沈婉心,内容出色纷呈,情节跌宕起伏,极力推荐。提供红酥手暖不早朝(江毅湛沈婉心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江毅湛听过似乎很不喜悦,夺过银针开始一根根扎了回去。 “你要走你走,既然来了巫山,我是一定要给小怜找到龙须草。” 沈婉心不吭声,却很受不了江毅湛说来就来的火气。

    小说《红酥手暖不早朝》主角是江毅湛沈婉心,内容出色纷呈,情节跌宕起伏,极力推荐。提供红酥手暖不早朝(江毅湛沈婉心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江毅湛听过似乎很不喜悦,夺过银针开始一根根扎了回去。 “你要走你走,既然来了巫山,我是一定要给小怜找到龙须草。” 沈婉心不吭声,却很受不了江毅湛说来就来的火气。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红酥手暖不早朝全集内容介绍

    “需要。”
    “那你怎么不动手?”
    “要你帮我。”
    “别……我怕。”
    “就像扎小人一样,你怕什么。你不是挺讨厌我不放你自由吗?权当发泄,给你练习。”
    江毅湛把明晃晃的银针递过来,沈婉心下意识地后躲。
    “江毅湛你是疯子吗?”
    “大概是。”

    红酥手暖不早朝小说全章阅读之第22章山岭秘事(下) 免费阅读

    六十多根银针扎得沈婉心眼疼。
    “好不轻易取出来的,还扎回去干什么?”
    “刺激下别的穴位。”
    江毅湛又要下手,沈婉心忙拦住:“不要,我们还是找找延胡索。”
    “不用,这山里没有延胡索。”
    “没有?你先前不是让我帮你找?”
    “那是我以为会有,现在仔细看过巫山的地形与土壤,延胡索不会长在这里。”
    “既然如此,那我们回去吧。龙须草下次再找,再说也不定是真的。”
    江毅湛听过似乎很不喜悦,夺过银针开始一根根扎了回去。
    “你要走你走,既然来了巫山,我是一定要给小怜找到龙须草。”
    沈婉心不吭声,却很受不了江毅湛说来就来的火气。
    “你又不喜悦了?”
    沈婉心回答地很快:“没有。”
    “那就是不喜悦了。”
    说话间银针还剩下十来根在江毅湛手上,他却停下动作。
    “不需要再扎了吗?”
    “需要。”
    “那你怎么不动手?”
    “要你帮我。”
    “别……我怕。”
    “就像扎小人一样,你怕什么。你不是挺讨厌我不放你自由吗?权当发泄,给你练习。”
    江毅湛把明晃晃的银针递过来,沈婉心下意识地后躲。
    “江毅湛你是疯子吗?”
    “大概是。”
    “我不帮你,你自己来。”
    “剩下的很疼的,你得帮我。”
    沈婉心不理,江毅湛并没有收回手。两人就这般僵持。
    “江毅湛你在逼我。”
    “嗯。”
    “我真的很讨厌你。”
    “嗯。”
    沈婉心负气夺过银针:“扎哪?”
    “先扎气海。”
    “在哪?”
    江毅湛很无奈:“我先前教过你认穴。”
    沈婉心没好气地要把银针还回去,江毅湛拦住,在肚脐四周指个位置。剩下的七七八八,沈婉心也是憋红脸行完针法。
    “好了吗?”
    “嗯。”
    “那这样算是彻底好了吗?什么时候拔针。”
    “等回去再拔,到时候让松奇,不会再让你来。”
    江毅湛特意看沈婉心一眼,看得她心虚。
    山林太静谧,方才手上有忙碌还好,现在针灸完,沈婉心和江毅湛面对面坐着,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为什么会有胃病?”
    沈婉心确实很希奇。百姓疾苦,生活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胃疼难受是常事。可江毅湛是皇子,除非先天的疾病,否则有胃疾真是难以理解。
    可沈婉心看江毅湛高大健硕的身形,并不像是娘体胎弱的样子。
    “不喝太多酒一般没事。”
    “既然知道,那你昨晚还喝很多?”
    “我以为我喝的不多。”
    沈婉心忍了会儿,终于还是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
    “故意喝酒,然后今天大病,闹这样一场。”
    沈婉心说过以后,江毅湛忽然哈哈大笑,显得中气十足。
    “看你现在的模样,刚才最后十几针也不疼,同样是故意的对不对?”
    江毅湛停下笑,目光幽深地看着沈婉心。
    忽然,他从身上拔出一根银针,朝沈婉心身上扎去。沈婉心躲闪不及,一针即中,马上胸口胀痛滞闷。突出其来的疼痛感压得她呼喊不出。正难以忍受的时候,江毅湛又撤去银针,灼痛感顿消。
    “期门穴。你最后扎的,疼不疼?”
    说完之后,江毅湛背过脸去,以手撑地站了起来,继续行路,也没有再来拉沈婉心的意思。
    沈婉心自知理亏,知道是错怪了他,只好跟着。只是山路坎坷,没有江毅湛的提拉,沈婉心几乎寸步难行。踌躇间,沈婉心看见江毅湛仍然是背对着她,却伸出一只大手。沈婉心略微犹豫还是握住了江毅湛的手。他微一带力,沈婉心就着势头踩石而上。
    只是刚才那番话恐怕实实在在伤害了江毅湛。后来一路,无论沈婉心再说什么,江毅湛都再也没有理她。
    一路无话,山路就显得更加坎坷陡长。沈婉心的体力越来越弱,纵然有江毅湛在前面拉着,她踩在山石上的脚步还是愈发虚浮。沈婉心正喘息之时,突感身子腾空,是被江毅湛背了起来。
    “你……”
    “还走得动?”
    “走……不动。”
    “那就老实呆着。”
    “你还疼吗?”
    “还能忍住。”
    “刚才对不起。”
    “嗯。”
    ……
    “江毅湛?”
    “嗯?”
    “你不喜悦了吗?”
    “嗯。”
    “……”
    好不轻易到了山顶,江毅湛把沈婉心放下就独自去找龙须草。沈婉心一个人待在一块厚岩壁下面,感觉待了很久很久江毅湛都没有回来。她攥紧拳头,紧张不安,不安全感越来越重。
    山影西斜,沈婉心也饥肠辘辘。看日头,早就过了午后好久。这一日又是一番体力大耗,叫她怎么能不饿。
    翘首以盼良久,都不见江毅湛的身影,沈婉心重新坐回地上,孤独感备重。
    又不知道过了多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沈婉心回头,果然见是江毅湛,忍不住欣喜叫道:“王爷。”
    待江毅湛走近之后,沈婉心才看清楚他满身狼狈。
    江毅湛的外袍被他脱了打成个包袱系在身上,穿着的只是一件月白中衫,袍角沾满污泥,袖口破碎不堪。
    “这是怎么了?”
    江毅湛神色透着兴奋,将身上包袱去下,打开,露出满满一包的金黄小草。
    “这么多?都是龙须草吗?”
    “是。来时候原只料能寻得一根半只就不错了,连打包的东西都没带。没想到上天厚爱,竟然寻得这么多。崖西边还有,这一趟装不下,我还得再去一趟。”
    江毅湛把龙须草找块背风的地方倒出来,又重新拾起包袱对沈婉心道:“你看着东西,我再去一趟。”
    沈婉心忙拉住他:“带我一起,我不想一个人等了。”
    江毅湛点点头,又把地上的龙须草包好,拉着沈婉心就走。
    这里是平地,沈婉心并不需要江毅湛拉。她试着往回抽手,手指头却被江毅湛攥得更紧。
    江毅湛低着头看她,忽然问:“你穿几件衣服?”
    沈婉心脸颊腾得烧红了。
    “你干什么,”江毅湛显然注重到她神色局促不安的变化:“崖边风大很冷,我问你行不行。”
    沈婉心声音小若蚊蝇:“行,我穿的多。”
    到了崖边,沈婉心被吹得站不住脚,鼻涕眼泪直流。没有想到,江毅湛说的风大,会这么大。江毅湛又脱了件中衣,把她裹住。
    沈婉心这才注重到,已经是初冬季节,江毅湛的衣服还都是单衣,一层夹棉都没有,裹在身上丝毫不管用。
    “不行的话,就送你回去等我。我就这一件衣服可脱了,我也没办法。”
    沈婉心苦笑江毅湛说得真实在。不过她拼命摇头,即使冷点,也不想再独自待在那块旮旯角枯等那么久。
    “你要采多久?”
    “我尽量快点。”
    江毅湛没有做迟疑,束好头发就要下去。沈婉心拉住他,狐疑道:“我看这崖壁四面光秃秃的,你从何着力?”
    江毅湛指着下面三丈深的一处道:“那边有处着力点。”
    沈婉心伸着脖子费力看去,只见江毅湛说得着力点,连她的一只小脚都踩不下。
    “那里哪能站人?”
    “这个崖不高,三丈之下的距离大概只有两丈。就是摔下去也没事。那些龙须草就在崖底。”
    “什么?”
    “你刚才,不是就摔了一次吧?”
    江毅湛没明白沈婉心话中重点:“所以不会有事的。”
    冷风肆虐,沈婉心禁不住连打两个喷嚏。
    “这里冷,我下去了。在这里等我。”
    “不行,两丈很高,你会摔死的。”
    江毅湛笑了笑,扯开沈婉心的手:“有你这句话我不会摔死。我有武功,放在平时根本不会有事。今天略有不适,才出点岔子。”
    “不需要拉个绳子什么的防身吗?”
    江毅湛又笑了:“拉绳子,出事了,你能拽得动我?”
    沈婉心发窘。
    “往后站站,别靠着崖边,不小心会掉下来。”
    “我哪有怎么笨。”
    江毅湛未言,身影斗闪,几个翻身回落就没入崖底。沈婉心看他的身子越来越远,到了那块落地之地只能短暂停留,借力之后,减少了些下落的速度,但是肯定会摔一下的。
    崖底黑暗,再后面的事情,沈婉心就看不清。
    只是等了不久,沈婉心又重新看见江毅湛,正一点点地爬上来。崖壁很陡很滑,他的动作显得异常吃力。那个时候,沈婉心很想能帮江毅湛一把。无奈,她除了仔细站在崖边默默等待以外,什么都不能做。
    江毅湛好不轻易上来,沈婉心看见他的袖口已经尽数被岩石的锋利划破。露出的半截胳膊除了划痕就是被摔伤的大片乌青。
    “你怎么样?”
    “都采完了,满满两包,小怜以后身体就能好起来。”
    “你身上还有哪里摔伤的?”
    “快走吧,这里很冷,你要着凉的。”
    崖边风烈,沈婉心的声音被狂风沉没大半,不知道是不是江毅湛听不清楚,总是回答得驴头不对马嘴。
    回到避风的地方,江毅湛把草药一一仔细压平,集中在一个大包袱里面,对沈婉心道:“你过来,抱着这些药草。”
    沈婉心依言。
    “再想着小怜的样子,亲它一下。”
    “卧龙先生说的?”
    “嗯。”
    “你信?”
    “信。”
    沈婉心心道,恐怕卧龙先生自己都不信。可不忍拂了江毅湛一片赤心,沈婉心低下头,默想着江小怜的模样,伴着浓浓怜爱,对着草药包袱深深地吻下去。

    红酥手暖不早朝小说全章阅读之第23章陈年旧事 免费阅读

    沈婉心做完一切,江毅湛满足极了,才终于想起来些实在事情。
    “饿了吗?”
    沈婉心不由得重重点头。
    江毅湛从怀里掏出两块干饼:“可以?”
    沈婉心不好说不可以,可看他手中的干饼还是觉得十分难以下咽。
    江毅湛要把干饼收回来,沈婉心却接过来开始一口一口啃。许是真饿了,干饼越吃越香,她竟然意外地把整个饼全部吃光。
    “还有。”
    “你不要吗?”
    “我不要。”
    “那我不客气了。”
    沈婉心把剩下一个饼接着吃了。这种普普通通的,样子不太好看的干粮,平台却酥软可口,不腻不干。沈婉心抹了抹唇角饼渣赞道:“这位师傅真是好手艺。”
    “我做的。”
    沈婉心愕然:“你怎么会?”
    “好几年前想过我假如不带兵不打仗,大概也干不了别的,也许只能卖饼,所以专门学过一点。”
    “你就是不带兵也是在京城做个闲散王爷,哪里轮的着你当炉卖饼?”
    “做不成闲散王爷。”
    “哦?”
    “权政之事,你不懂。”
    “哦。”
    “没有兵权,本王连命都保不住,还做什么王爷。”
    话题忽然很沉重,沈婉心不晓得怎么接他的话,只好埋头吃饼。吃着吃着听着江毅湛叹口气:“阿真,你离开本王太久。我已经不知道怎么照顾好你。”
    “来得时候,没单独为你想。就带两块干饼,委屈你了。”
    沈婉心惶惶不安,只得更快点吃完,好能止住江毅湛的自发感慨。
    回程上马的时候,沈婉心喷嚏不断,江毅湛把外袍裹在她身上。沈婉心不愿意:“这样回去,让别人看见多不好。”
    “有什么不好。”
    “王妃看了就不好。”
    “那也没办法。她嫁给我之前,本王说过我之前有过一个女人,就是你。现在你回来了……”
    沈婉心打断:“你之前的女人不是我。”
    “你忘了你之前的事情。”
    “你也说过,没有大夫查出来我有失忆的症状。”
    “你可以回去问沈如是,问他你是不是生过一个孩子。”
    “够了。王爷,你好可笑,是你自己自作主张帮沈婉心立了墓志铭,跟沈家断绝关系。现在叫我怎么回去问?还有,我自己有没有生过孩子,这件事我最清楚。”
    “我没骗你。”
    “既然已经给你生了孩子,王爷为什么不娶我。”
    江毅湛的脸色忽然变得异常难看,沈婉心步步相逼:“既然已经不娶我,还为什么再娶王妃?”
    沈婉心其实还憋了一句话未出声质问,就是为何眼睁睁看着她嫁入薛家,在薛飞手上被折磨凌虐至死。只是那是前世的事情,今生她还没有嫁给薛飞,她不能这样质问江毅湛。可这个结早就在沈婉心自己心里郁结很久,苦苦追求,没有答案。
    “你怎么不说话?王爷?”
    江毅湛紧咬着唇角,口齿颤抖,终于没为自己多做一句解释:“我的衣袍你先披上,到营地外面时候,再换下来。”
    沈婉心哂笑:“王爷是怕王妃了吗?”
    江毅湛不作回答,扬鞭策马,面无表情。
    帐营之外,江毅湛依言给沈婉心解下外袍,也不再骑马。两人一前一后,保持非常适中的距离,到了营帐各自分别。
    沈婉心着了风寒,一番梳洗之后就想休息,可玉兰姑姑却来说松奇护卫找她。
    沈婉心跟松奇从未有过正面接触,不知道他是何来意。但以她现在的身份,根本不能拒绝。沈婉心只好再次穿戴整洁,见一见松奇。
    松奇迎面对上沈婉心就是一声质问:“姑娘怎么和王爷单独出去一趟,王爷就浑身是伤?”
    “那是他采龙须草弄的。”
    沈婉心不悦,她一直感觉松奇有意针对自己。
    松奇显然也不悦沈婉心的态度:“王爷胃脘痛你们怎么不提前回来?耽误这么久,还强行用针闭穴。”
    沈婉心更是来了脾气:“那也是你们王爷自己的主意。”
    “就算是王爷一意孤行,姑娘为什么不劝劝?”
    “我为什么要劝?何况,小女身份低位,说不好听,只是王爷圈禁的俘虏,有什么资格劝你们高高在上的王爷。”
    松奇撇了撇嘴:“一直高高在上的可是沈姑娘,时隔两年多再见,想不到还是这样一副令人作呕的面孔。”
    沈婉心忍无可忍:“你知道什么,可以一次性说清楚。不要这样血口喷人,含沙射影。”
    “就在一个月前,你要嫁给薛飞前一日,我陪王爷到过沈府。当时王爷已经做好万全预备要放弃王位、军权跟你浪迹海角,隐姓埋名。可为什么最后即使王爷跪地对你苦苦请求,你依旧冷言冷语,坚持要嫁给薛飞。”
    沈婉心恍然,根本记不清松奇所说的一幕:“不可能。”
    “就是因为你不愿意走。王爷的部署被德妃发现,娘娘才觉得王爷有了反心,至此之后处处压制,丝毫不让王爷在京城多呆片刻。你可知道,我们王爷不同于一般皇子,他若放弃兵权,等同于豁出性命。”
    “为什么,他弟弟九王爷可是当今最得宠的王爷。一母同胞,即使德妃娘娘偏爱,也不至于此。你就算要为你们王爷说话,也不必把他说得这样可怜。”
    “何来的一母同胞,我们王爷只是在北三所里面长大的罪妾之子,是德妃娘娘捡回来给九王爷护身保命用的挡箭牌。九王爷为何能成为当今最得宠的王爷,还不是一步步踏着我们王爷的血泪爬上来的。”
    沈婉心漠然:“如此,也是王室之间的争权夺位,与我何干。”
    松奇讥讽:“你怪王爷当年没有护你。可王爷当年已经被削夺王籍,以庶犯之名流放,一路上被各大党羽追杀不断,他根本不知道你当时怀有身孕。”
    “就算不知道,就算小怜是我的孩子。可小怜已经三岁了,这三年他在干嘛?”
    “你嫁给李玉,忘记一切,跟李文举案齐眉。而当时的王爷,为了能复位,能回来京城给小怜一个好的环境,为了可以离你近一些,在南疆四次险些丧命。”
    沈婉心冷漠道:“我不想听这些。他怎么拼命,争夺的都是他自己的功名和王位。”
    “那你知道李文为什么会娶你吗?”
    沈婉心抬头,沉声问:“你说什么?”
    “你未婚先孕,是沈家的耻辱。你以性命相赌,被迫让沈大人同意你生下孩子。可孩子生后就被送人,你也要被送去尼姑庵终老。李家昔年受王爷救恩,李文自身也因为身体羸弱,在同僚中饱受排挤,唯一只有王爷替李家,替李文说过公道话。所以,当年王爷落难,李文他迎娶你,却终生没有碰过你,只是为了报答王爷的恩情。不然的话,堂堂大学士长子,为何要娶你这样的女人?”
    “你说的这一切,有什么证据。”
    “处处都是证据。当年小怜被送去的人家,李家大学士一家都可为证,他们手上有一封李文的绝笔书,记录了当年一切。”
    “那你们王爷为什么不说,偏偏叫你来说。”
    “我们王爷的性子,一辈子都不会说。他觉得当年,是因为他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你。后来好不轻易复位回京之后,德妃娘娘又用小怜要挟,逼王爷迎娶太子太傅之女,也就是王妃。德妃娘娘是想借王爷的手牵制太子的势力,报着护着的从来只有九王爷一个而已。”
    松奇说完一切,激动地看着沈婉心,面色***,胸口起伏不定。
    沈婉心冷笑一声:“故事很动听,可惜打动不了我。我与你们王爷从始至终都毫无瓜葛,以后也不想有牵涉。不知道松护卫今日来找我说了这么多宫闱秘闻,究竟是何用意。”
    松奇愤恨地盯着沈婉心,一字一句道:“王爷回来之后就吐血不止,你若是还有良心,就去看看他。”
    “你是大夫,该你去看。”
    “你知道王爷的胃脘痛是怎么得的吗?”
    “我怎么知道。”
    “他在南疆之时曾经被俘三个月,这些毛病都是当年被折磨出来的。王爷不仅有胃脘痛的顽疾,他的腰骨,腿骨都有旧伤。”
    “对不起,松护卫。你们王爷的身体健康,我实在不感半点爱好。”

    推荐理由

    红酥手暖不早朝(江毅湛沈婉心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红酥手暖不早朝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