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许你不曾旧(李代桃灵瑶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许你不曾旧(李代桃灵瑶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许你不曾旧是一本热门言情小说

完整版

  • 2018-11-09
  • 简体中文
  • 3分
  • 0下载
APP下载1.89 MB

    导读:许你不曾旧(李代桃灵瑶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当锦侯看清楚同自己摔下马的他时,他已是满背的长箭和鲜血早已不省人事。他单薄弱小的身子跪在他身旁仇恨痛泣的摇喊着他:“魏大哥、魏大哥。” 却见不能动弹的。

    许你不曾旧(李代桃灵瑶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当锦侯看清楚同自己摔下马的他时,他已是满背的长箭和鲜血早已不省人事。他单薄弱小的身子跪在他身旁仇恨痛泣的摇喊着他:“魏大哥、魏大哥。” 却见不能动弹的他,吃力的抬起满是鲜血的手指着前方,用着最后一口气喊到:“逃……”。话音未落,一把长剑挥下,他亲眼目睹他的手被划断分离尸身旁。

    许你不曾旧全文阅读

    他错愕的看着面前的杀戮和残忍之景,气急的拿起死去魏侍卫的长剑便站起来,不等他拔开剑,他已腹中一剑。
    紧接着,长剑如寒冰一样刺痛的划在他弱小的身子上,鲜血顺着每个剑伤口蔓延出来,直到他倒在血泊,耳际传来“撤”,他知道这就是他的宿命,而他的悲惨宿命也即将结束……
    许久之后,我看到神孤兽向他走去蹲在他的身边,奄奄一息的锦侯看到了面带亦邪亦正之气,身上毫无被雨水打湿的他双眼全是不甘。

    许你不曾旧在线阅读12章

    神孤兽抬手带着一掌白光对着锦侯的额头,闭眸看着锦侯生前的一切,“看来你有很多的仇恨未报?死在这样的连姻上还真是莫大羞辱,我倒是可以帮你报仇雪恨,不过你需要付出代价。”
    躺在地上的他颤抖着唇却是一直冒血,发不出一个音。他毫无半点恻隐之心改变反而显得不屑轻淡到:
    “人死后有魂魄自可继续轮回,我要你的身体藏匿我的真身,但是,我进驻你的身体后,你的魂魄会随着我进驻的灵力焚化,而你从此灰飞烟灭,不会再有来世,我自会为你报仇雪恨做以回报,你可愿意?”
    他沉重的点了点头,雨水打击下,他苍白的脸憔悴得毫无生气,神孤兽抬起长着利甲的芊手抚摩在那张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小脸上,闭眼施法幻化出灵力。
    雨毫无停驻,却打不进包围他们二人的结界内,他幻化成一束乌烟驻进锦候孩童的身躯……
    山林里婢女焦虑喊到:“公主,你别闹了,跟我们回去吧,你和锦侯根本不算婚嫁”。
    一个侍卫追上来拉住她制止到:“请公主回到马车上。”
    灵瑶:“我不要,我是锦侯妻子,他不能来,我便去找他”。
    一队侍卫从前方回来,她看着他们滴着鲜血未干的长剑,心猛然揪紧刺痛。
    带头侍卫冰冷到:“公主,锦侯不可能来接你了。”
    她木然泪下哭吼到,“你们到底做了什么?我要去找他”,说着摆脱侍卫的夹持便朝着前方跑去,却被侍卫和婢女纷纷拉扯住。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找他,就是死,我也是锦侯的人,我不要嫁二夫,我不要这么羞辱的活着。”她吃力的挣扎哭喊着。
    侍卫:“公主,锦侯已经死了,他绝不可能来迎娶你。”
    “我不管,我说过,他不能来,我便去找他,就是死我也还是锦候的人。你们放手,放手……”
    “噗通”一声,她挣扎脱众人的夹持狠狠扑身吃痛的摔倒在地。“公主”婢女慌忙为她遮伞而去。
    大雨哗哗落下,“嗒……嗒……嗒……”靡靡薄雾中他踏着泥水走来。
    众人都错愕的瞪大眼睛看着他,花折伞下的她脸上还挂着清泪看着走来的他,一支长箭还插在他的左肩,而他的身上全是血滞,如同一具行动的***。
    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他后背双手,儒雅的一步一步向着她走去,她似乎惊恐的感觉到四周死一般的静寂,而其他人也都像死人一样,在片刻间都没有了呼吸伫立不动在雨中。
    他带着满身的***死亡气息走到她面前,她如受惊的鸟虚惊得花容失色,他弯身对上花折伞下她扬起余泪未干的脸,向她伸出手:“百禄夜长空来迎娶灵瑶公主。”
    她看着他左肩上的长箭,不敢置信的睁大着满是泪花的水灵眼睛“你……你不是……死了吗?”
    他却不屑一笑,毫无痛楚的抬手拔了左肩上的长箭,继而又对她伸出白皙的手“自然是死过一回,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吗?不过,往后,我会一点一分的偿还给你。”
    她看着他嘴角挂着血迹却笑得如恶魔一样的阴邪,惊恐的退后四处寻望,全部人都被制动如同雕像伫立不动,仿佛整个空间就只剩下她和他,眼前所见如梦魇般的存在让她寻不到出口。
    她回头看着邪魅诡异的他,惊恐的泪大颗的颤抖在水灵的眼睛里顺着花容脸面滑下。
    他抬手抹掉她的泪,轻淡的一个讥讽冷笑毫不费力的横抱起她,她即便惊吓的仿若面临死亡一样紧闭双眼。
    他看着怀里的她意味深长的冰冷到:“才开始就害怕了吗?”,她依然紧闭双眼不敢应答,整个身子也害怕得在他怀里颤抖,他抬起头不再看她,抱着她带着地上的雨泥浆水踏步离去。
    钰兮跟着化身为夜长空的他步进凡尘,他是钰兮等了两百年第一个拥有昧珠的人,而他选择封印灵力藏身在凡人身体里,自是最好的藏身办法。
    若非他擅自解除自身封印运作灵力,猥兽自然是寻不到他,他自可安然度过神孤兽冠灵的两百年。
    神孤兽一族是上古神兽后裔,它们拥有与生俱来强大的灵力,只是那样的灵力需要等到它们两百岁的那日才会倾沥而出,三界里管那样的日子叫冠灵之日。
    住进锦侯府的第二日,灵瑶陪嫁的随身婢女一直皱眉紧着脸对她劝说到:
    “公主,你不觉得昨夜之事太过蹊跷了吗?我们那么多人一时之间全都动弹不得,可能大王至今也没有猜到锦侯会如此异术,锦侯一族都死于大王削势,如今他已无亲无故,想必他不会真心待公主,公主,不如我们静静逃回王宫吧。”
    坐在铜镜前梳妆的她起身便柔声苛叱到:“胡闹,我已嫁进锦侯府,自是锦侯的妻子,我怎可做出有违妇德之事丢了池国的颜面丢了夫君锦侯的颜面。”
    婢女跪地坚毅的细声到:“公主,你忘记了吗?大王要杀锦侯,说得难听点,公主只是这策划里的一颗棋子啊,大王自幼心疼公主,又怎么会让你真的嫁于锦侯。

    许你不曾旧在线阅读13章

    夜长空继而显得无所谓,随意到:“什么是夫君?”
    此话一出,顿时停住在场伺膳的全部人,灵瑶紧盯着他,许久吞吐到:“相……相公……这是考灵瑶还是不明白夫君这称谓?”
    夜长空从身旁众人脸上以及她说话中听出了端倪,而他却毫无表情变化,风轻云淡的语气中又尽显纨绔不羁的不屑和独我行素:“那你说说,你以为的夫君相公应该是什么样的?”
    灵瑶略显得少女羞怯却还是不委不婉的说到:“结礼夫妻,一生一心人,一世一双人,生死不弃,白首不离。”
    夜长空:“那何为夫妻?”
    灵瑶:“结发连理,比目濡沫。”
    夜长空抬手示意全部人退下,待所以人退下后,他才开口到:“你还说漏了一点。”
    灵瑶蹙眉看到他问到:“还请相公明示。”
    夜长空:“***之亲。”
    她即便停住,错愕紧张惊恐的散了端正的坐姿,颓废的坐退后一步抬头看着夜长空。
    看着她如此,他却笑得讥讽的起身走向她,她却一直后退慌忙到:“相公,灵瑶还年幼,***……***……”
    夜长空猛的拽住她的手对上她的脸,很是冰冷讽刺:“你想太多了,我这么说出来是提醒你,我们……绝无正婚结发连理的那天,我们***更是天方夜谭。”
    泪花闪烁在她眼里,声音也透出微涩的委屈,显得她格外娇弱:
    “相公,灵瑶嫁给了你,便是你的妻子,此生此世也都是你的妻子。我把你视为此生依靠,如若只是因为父王的事而使你记恨灵瑶,灵瑶只能说我与父王不一样,灵瑶自会留于锦侯府断绝宫络以正灵瑶清白。”
    夜长空看着她水灵的眼睛颤抖着豆子般大的泪,更为烦厌的连人带手狠狠扔甩开在地,绝情说到:
    “人的眼泪,我觉得恶心,这些糊弄小孩子的把戏也就只有孩童会相信,你最好安份的呆着,如若你敢造次使什么手段我即便让你身首异处,死无全尸的挂在王宫城楼上供来往行人观赏”。
    她错愕的面挂着泪看着他,明明才十四岁年纪的他,脸上深沉的阴冷邪笑让人悚然,且他所说的话根本不似十四岁孩童该有的狠毒。
    坐在房里的她想着夜长空的狠话,心里酸涩得难受,身旁婢女慰问到:
    “公主怎么了?是受了委屈吗?奴婢也早看出来了,锦侯并非真心待你。公主听奴婢的吧,我们回王宫,大王会另做打算。”
    她起身走向床榻,尽显疲惫憔悴的倒下,语气轻淡了许多:“出去吧,我困了。”
    婢女为她盖好被褥转身离去带上房门,她饱含的泪这才顺着眼角滑落于发丝。
    春日风大,吹开了她的房门,他从长廊经过时不经意的看到屋里睡着的她,那清楚的泪痕还在她白皙如雪的耳鬓处。
    他伫立房门前看着睡梦中的她,在他显现烦厌的脸上,剑眉微蹙,他不解为何在她睡着时她会惊恐得落下泪,并满头覆汗的挣扎着想要醒来。
    他以为凡人都是这样的,这便是兽与人的区别,人有梦有泪,而他永远都不会有。
    夜晚,月影风高,皎白月光偷偷爬山青砖瓦,深庭院格外清幽冷清。
    她睡醒而来却见对面他的房门大开,就连窗户也是大开着,取下一支细烛轻步而去。
    夜长空本是神孤兽,生在极寒之地,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受不了热,耐得了严寒。如今他来到凡间自是无奈凡人衣衫厚重保暖。
    只见他脱光了上身衣裳躺在屋里冰冷黑暗的地上睡觉,灵瑶进屋才发现他的屋子格外简陋,极其阴暗,想来白日房内光线也不好。她亦听说,在她没来锦侯府时,夜长空并不是住这里。
    她照着灯光走近床榻,却见床榻上折叠整洁的被子未被动过,她即便转身寻找夜长空,刚走两步踢到什么,她顿时惊慌的退后。
    借着微薄的烛光她缓缓看清夜长空躺在地上,她即便上前慌忙之中全是担忧“长空……长空,你怎么了?”
    却见他不耐烦的起身打开她推摇他的手,脸色格外难看质问到:“你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她无辜的看着他解释到:“我看到你倒在地上,还以为你受伤了还是什么的,你也知道,父王……父王他想……”
    他即便讽刺到:“你还真看得起愚蠢的人,想杀我还轮不到你们这些无知蠢货,往后你再敢踏进我屋里,我便砍了你的双足来吃了。”
    灵瑶惊愕的看着他,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些恶心发狠的话是出自锦侯夜长空的口中,外人自是会把那样的话当做孩童的天真愚昧之言,可她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他的认真和异于孩童的心智城府。
    受惊吓的她慌忙起身快步离开,走到房门前站立了一会儿,可见她是在纠结着要不要说这句话:“夜里凉,睡床榻吧。”语罢她喘着大气提裙快速奔跑离去。
    平时,夜长空和灵瑶并不常见,只是因为夜长空的卧房与灵瑶的卧房同在清幽的后院,二人却都很少踏出房门。
    即因为如此,两人也才偶然照面。而见面时,她总是安静的低着头,他却是看也懒得看她一眼。
    又一日,灵瑶坐在院里秋千上,身旁婢女又是劝说她回宫“公主,这锦侯府的冷淡日子你还没尝够吗?”,她却沉寂不语的摇荡着秋千。
    见她不语,婢女又继续到:“公主,自打你嫁进锦侯府便开始沉默寡言,整日没有了欢笑,与其这样下去,你何不回宫断了锦侯,锦侯的事便交给大王,将来你也可重择良夫。”
    她神色暗淡的说到:“在王宫就有欢笑了吗?”婢女低头不语,无语应答,她又接着:“这样的话希望是最后一次,往后你不要再说了,你走吧,我想静静。”婢女无奈识趣的退下。

    小编点评

    许你不曾旧(李代桃灵瑶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说尽悲欢离合不似梦一场又叹今朝往昔恨太多,前缘总是缘处去,随风飘零随风流,花开有梦露无终,又叹昔日在远方!爱不似他去又何故?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