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表哥我想与你相好沈明月楚漓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
表哥我想与你相好沈明月楚漓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

表哥我想与你相好沈明月楚漓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9下载: 34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导读:表哥我想与你相好是一本古言小说,表哥我想与你相好沈明月楚漓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于是,沈明月和徐青铮二人双双来到了听风阁,远远闻声阁楼里也正传出来古琴音调,恍若山谷幽泉,丝丝入扣。 “里头有人在弹琴?”沈明月好奇的歪着头。

表哥我想与你相好是一本古言小说,表哥我想与你相好沈明月楚漓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于是,沈明月和徐青铮二人双双来到了听风阁,远远闻声阁楼里也正传出来古琴音调,恍若山谷幽泉,丝丝入扣。 “里头有人在弹琴?”沈明月好奇的歪着头。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沈明月楚漓小说全本内容介绍

唉,怕被送回淮阳,可能真是沈明月最大的弱点了。
沈明月最终还是勉强答应了陪着徐青铮去送汤,反正只送到门口而已,就当出去走一趟吧。
于是,沈明月和徐青铮二人双双来到了听风阁,远远闻声阁楼里也正传出来古琴音调,恍若山谷幽泉,丝丝入扣。
“里头有人在弹琴?”沈明月好奇的歪着头。
徐青铮眸子蒙了一层雾,若有所思的回答:“是世子弹的,每次缅怀慕姑娘时他就会弹这首《清夜吟》,这是慕姑娘最喜欢的曲子。”

表哥我想与你相好第17章刁难 免费阅读

刁难
不知如何是好,外头丫环正巧端着汤盅进来,还一路说着:“姑娘,给世子熬的汤好了……”
进来一瞧,沈明月也在里头,顿时脸色一变,咬住了唇,似乎很不待见。
沈明月很快回过神来,笑道:“姐姐给世子熬了汤啊。”
徐青铮道:“听说世子前些日南下受了些小伤,近来身体欠佳,在府上修养,我只是想尽一些绵薄之力罢了。”
他受了些小伤?沈明月知道,他明明伤得挺重的呢。
徐青铮看了看汤盅,又看了一眼沈明月,随后邀请道:“不如,妹妹就随我一起,将汤给世子送去吧?”
那丫环皱起眉,正要道:“姑娘……”你给世子熬的汤,凭什么让她一起去?
徐青铮瞪她一眼,她才没有说出口来。
沈明月有些迟疑:“这不好吧……”人家去送汤,她凑什么热闹。
徐青铮笑道:“这有什么不好的,我看妹妹你似乎许久没去过听风阁了,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与世子生了间隙?”
那次被楚漓教训之后,沈明月怕被赶出侯府,就算见了楚漓都是小心翼翼的,还没与他说上话。
唉,怕被送回淮阳,可能真是沈明月最大的弱点了。
沈明月最终还是勉强答应了陪着徐青铮去送汤,反正只送到门口而已,就当出去走一趟吧。
于是,沈明月和徐青铮二人双双来到了听风阁,远远闻声阁楼里也正传出来古琴音调,恍若山谷幽泉,丝丝入扣。
“里头有人在弹琴?”沈明月好奇的歪着头。
徐青铮眸子蒙了一层雾,若有所思的回答:“是世子弹的,每次缅怀慕姑娘时他就会弹这首《清夜吟》,这是慕姑娘最喜欢的曲子。”
沈明月更为迷惑:“这位慕姑娘是何方神圣?”
徐青铮回答:“是慕烟萝,世子去世的未婚妻,长安出了名的才女,听闻世子与慕姑娘是青梅竹马的,感情甚好,可惜红颜薄命,不过,那也是我来侯府之前的事了。”
慕烟萝,她就是楚漓心底里那个人?听着琴音似乎都能感觉到一丝悲凉,让人暗暗生疼。
二人听了片刻琴,才上去将汤盅交到了门口护卫手中。
沈明月伸长脖子往听风阁里头看了一眼,反正花花草草挡住了什么也看不见就是,想来,徐青铮这么时常过来走动,几乎是见不到楚漓的面。
沈明月隐约有所领悟,她和徐青铮一样,只是这听风阁门外之人,踏不进去的,就似乎无法进到楚漓心里一样。
正感叹,沈明月和徐青铮又往回走,沈明月还想打探:“不知慕姑娘是怎么死的?”
“她是自尽……”徐青铮摇了摇头,神色哀愁。
还没来得及再问什么,两人才离开听风阁走出没几步,后头护卫追了上来,禀告道:“徐姑娘,世子想请你进去坐坐。”
徐青铮明显很是诧异,目光惊异:“我?”
护卫点点头。
沈明月却心下颤了颤,微微有些不快,只僵硬的笑道:“那姐姐快去吧,可别让世子久等了。”
唉,以前是她在徐青铮面前自得,现在该徐青铮自得了,这就是风水轮流转吧。
徐青铮寻思片刻,拉住了沈明月的手,温柔一笑道:“妹妹既然是随我一起来的,自然要跟我一起进去。”
“我就不去了。”楚漓指名点姓要见的是徐青铮,她跟进去在一旁打搅,岂不是自讨没趣。
徐青铮反问:“不是你说的么,既然都来了,不进去拜见多不知礼数?”
沈明月被自己说过的话堵住了口,也只好点头应下,遂与她一同折返回去,进了听风阁内。
只好当自己是摆设,看看楚漓请徐青铮进去做什么。
二人被请至阁楼之上,并在案前入座,听风阁连个丫环也没有,给她二人倒茶的还是骆英。
楚漓则还坐在琴案那边,一身月白色的长袍,神色冷淡,开口就拉长着语调道一句:“有的人真是没脸没皮,不请自来。”
这不明显说的是沈明月吗,沈明月本来能见面还是一心欢喜,不料一上来他果然没一句好话。
沈明月倒抽一口凉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徐青铮先解释道:“世子误会,是青铮请妹妹上来的,究竟孤男寡女多有不便,有妹妹在旁作陪也安闲些,就是不知,世子唤青铮前来有何要事?”
楚漓瞥了沈明月一眼,淡淡道:“没什么,就是他们新拿来一把古琴,想听你弹首曲子。”
徐青铮心下暗自欣喜,眸光熠熠,问道:“不知世子想听哪首?”
楚漓道:“清夜吟吧。”
说着,楚漓从琴案边起来,让出了位置,让徐青铮过去入座。
而沈明月用手托着腮,侧脸看向一边,一脸不满,全是不想见这二人当着她的面卿卿我我……好吧,其实他们也没卿卿我我,只是说这些琴啊曲啊的,沈明月完全不想听。
慕烟萝弹得最拿手的清夜吟,徐青铮自然也练过无数次了。
徐青铮到琴案前入座,看了看古琴上刻着的字,神采奕奕的说着:“是一代名妓柳声声的瑶琴流芳,能用得此琴,实乃三生有幸,那青铮就献丑了。”
楚漓却忽然抬了抬手:“等等。”
徐青铮仰头询问:“世子还有何吩咐?”
楚漓皱眉,一脸嫌弃的指着沈明月:“你站阳台去,别在此处碍眼。”
沈明月差点就炸毛了,凭什么听个琴而已还要嫌弃她碍眼?不明显针对她么。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沈明月冷笑:“不如,我还是先告辞了吧?免得在这里碍世子的眼。”
徐青铮可不想一个人和楚漓待在一处,到时怕是紧张得琴都弹不好,连忙出声挽留,可怜巴巴的说道:“妹妹,你可别丢下我,反正听琴又不用眼,你就听世子吩咐,去阳台稍候片刻吧?”
沈明月就搞不懂了,难得的二人独处机会,徐青铮不知珍惜,非要拉着她进去掺和做什么?还嫌不够尴尬的!唉,难怪这徐青铮两年都追不到心上人,看得情敌都替她捉急。
无奈,沈明月只得转身去了阳台等候,顺便还吹了一把今日的凉风,听着里头传出的琴音,怎么都觉得窝火。
弹了两首曲之后,沈明月和徐青铮从听风阁出来的时候,就见徐青铮兴高采烈的,怀里还抱着一把古琴。
对,楚漓把那个什么柳声声的古琴流芳,送给了徐青铮,还说什么:“你的琴艺配得上此琴,放在我手上也是暴殄天物。”而且,还一顿夸徐青铮弹得多好,把《清夜吟》弹得出神入化。
当着沈明月的面如此做作,这不明摆着想气人嘛?
总之,沈明月在阳台站了这么久,脸都被风吹得冷得煞白,出了听风阁,便与徐青铮道别回去了。
徐青铮看沈明月走后,脸上笑脸才黯淡下来,将怀中古琴流芳转交到了身后贴身丫环抱着。
丫环喜笑颜开,问道:“姑娘,这琴是世子赠与你的?”
徐青铮不吭声,敛着眉,埋头往前走。
丫环似乎看出来她并不喜悦,上前询问:“姑娘,世子难得请你进去弹琴,还将这古琴相赠,怎么你一点都不欢喜呢?”
徐青铮再次抬头时候,已经泪光盈盈:“他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丫环不明白:“什么意思?”
徐青铮拿出丝帕,将还在眼角的拭去,道:“我平时去听风阁无数次,怎么从未见他请我进去弹琴,偏偏今日明月与我一起,他倒是请我进去了?”
丫环也是叹气:“所以啊,奴婢就不明白了,姑娘你为何要请沈姑娘跟你一起去,在旁边碍事呢?自己进去,不就可以与世子独处了?”
徐青铮摇头:“世子想见的本就不是我,若没有叫上她一起进去,今日发展就不会是这样了……世子对她如此百般刁难,更是暴露了别有专心。”
说着话,二人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长廊的尽头。
倒是听风阁里,骆英正摇头叹息,小声嘀咕:“早知道这流芳古琴不是送给表姑娘,属下就不这么费劲去找来了,这么大的价钱……心疼!”
楚漓轻哼一声:“花你的银子了?你心疼什么?”
骆英道:“当然是心疼我家表姑娘了!你没看见她多可怜,被某个人伤透了心……”
楚漓皱眉,抬眸瞪着他质问:“你不想干了直接说,我看你比较适合去她那里做个车夫。”还你家表姑娘?
骆英一听要去给沈明月做车夫,还挺期待的:“此话当真?世子你可别反悔啊!属下这就去收拾东西。”
“……”
当然,不过是玩笑罢了,骆英要真的敢跳槽,不被扒了一层皮才怪。
沈明月回去之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哭了好一阵。
怀香刚才在听风阁外头等候,并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忙道:“姑娘怎么了?莫不是在世子那里受了什么委屈?”
沈明月擦着泪抱怨:“我近来这么安分守己了,他为什么还对我如此不满,尽是刁难?”
怀香问道:“世子怎么刁难你了?”
沈明月道:“说我没脸没皮,还说我碍眼,让我去阳台吹冷风!给我脸都冻僵了!”
怀香噗嗤一声笑了,问道:“姑娘是看上世子了么,如此在意他的说法?”
沈明月想起来,似乎她对楚漓那点心思,不曾对怀香讲过……立即咬住唇,没有作答。
沈明月抹掉眼泪,转而询问怀香:“你可听说过世子以前那未婚妻慕烟萝的事?”
怀香皱了皱眉,道:“也听过一二,世子与她是青梅竹马的。”
沈明月追问:“我听青铮姐说,那慕姑娘是自尽的,不知为何自尽?”
怀香长叹一口气,道:“听说,就是因为世子战场上受伤,回来之后本来都快要完婚了,世子却忽然提出退婚,慕姑娘就不甘羞辱上吊自尽了……所以啊,外面才说世子是因为不能人道,才要退婚。不过我来府上晚,这些都是听人家有一句没一句说的。”

表哥我想与你相好第18章 免费阅读

几日之后,三月初三这天,天气正好,阳光明媚,春意盎然,大地一片生气勃勃。
清晨时分,城门初开,已是一片繁华喧闹的景象,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队如流水般络绎不绝。
经过守卫放行,就见有几名英姿飒爽的男子高坐于马上,身后跟随着几辆马车,陆陆续续的出了城门,朝着丛林中奔驰而去。
其中一辆颠簸的马车内,沈明月眸子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正若有所思的呆坐在那里。
今日,是侯府春游之日,除了府上自家的公子姑娘,还请了不少他们的朋友,都是些名门贵族的公子姑娘,沈明月记得姨母说,让她今日好好留意一下同行的公子,看看有没有哪个看得上眼的,记下长相或者姓名回去与她说。
反正出发前,沈明月就粗略的看了一眼那些公子,楚漓往他们之间一站,那绝世独立的模样,实在让人挪不开目光,别的,真没有一个比得上。
可能一开始看上了最好的那个,其他人就已经无法入眼了吧。
唉,沈明月还以为,姨母会像徐姨娘一样,把她牵线给楚漓好巩固自己在侯府的地位,却不想姨母的想法全和徐姨娘相反,偏偏不想让她踏足那滩浑水,这次就是要让她物色对象了,出行前还特意叮嘱,让她记得离楚漓远一些。
楚漓对她态度如此恶劣,其实沈明月心下还想着此次出游扳回一城。你以为她预备了媚药吗?不,她预备的是泻药,哼,到时候定要让他在大家面前出丑。
随后,沈明月叫醒一旁打盹的怀香,向她询问:“你可打听到我们今日要去往何处?”
怀香揉了揉眼,回答道:“是去郊外几里的神女湖,听说那里是传说中仙女下凡沐浴过的地方,遍地花开,景色绝美,正好府上在那四周有座宅子,世子他们似乎去年就去游玩过。”
沈明月点头:“听起来似乎不错。”
怀香一拍手,更加兴致盎然:“可不是嘛,据说那神女湖的水清亮见底,四季常温,在湖水中沐浴还能沾沾仙气,除瘟去病,保一年好运,心想事成,公子姑娘他们都是冲着沐浴去的呢。”
“有那么神奇?那到时候我们岂不是也要进去洗个澡?”楚漓也会去?
怀香笑道:“神奇与否不知道,大概就是图个好兆头吧,不过到时候肯定是男女分开去的,姑娘就别想偷看世子沐浴了。”
沈明月一惊,一巴掌拍在怀香头上,羞涩道:“你这臭丫头胡说什么?”竟然敢笑话她。
怀香吃痛的捂住脑袋,吐了吐舌头道:“是姑娘你的眼神实在太明显了……啊,奴婢知错,不敢再说了,姑娘别打我。”
后来,沈明月撩开窗帘朝外看,发现楚漓这次出行,还邀请了墨玉和那位秦公子,也就是上次带楚漓去逛青楼那个秦公子,人虽长得玉树临风,可联想他在青楼那风流模样,肯定不是什么好鸟。
马车前行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众人停在半路休息,怀香在旁边撑着油纸伞,扶着沈明月缓缓从马车上下来,到一边树下透气,喝水止渴。
随之,后面的几辆马车也陆陆续续停下,几个娇滴滴的少女先后从马车上下来,虽然多有抱怨路途遥远,却都对神女湖的景象很是憧憬。
其中,就见徐青铮今日穿着件浅蓝色水仙褶裙,一脸惨白,捂着胸口,下车直跑到一棵树旁,扶着树干,一阵恶心呕吐。
“姑娘,你这么吐下去,身子骨可如何受得了。”丫环追在徐青铮身后,又是递上水,又是递上帕子,连拍着她的背。
徐青铮吐了好一阵才缓过来,喝了口水,擦干净嘴角,道:“平时也不晕的,今日也不知怎的……”说着便又一阵吐意袭来,埋头说不出话。
因为要去神女湖玩个两三天的,众人多少带了些行礼,沈明月就没有与徐青铮一起坐车。
此番看她吐得厉害,沈明月暗骂了一句娇气,唇角微勾,来到她身边,连忙帮她拍背,问道:“姐姐这是怎么了,吐得如此厉害?”
徐青铮面色煞白,一头细汗,用丝绢擦干净嘴,摇头道:“无碍。”
“我帮你把把脉?”在徐青铮同意之后,沈明月就稍微给她把了一下脉,查看了一下脸色,担忧说道,“我看青铮姐像是染了风寒,昨夜还没睡好,才会晕车呕吐,不如还是赶紧回去歇着吧?现在刚出城不久,回去还来得及。”
徐青铮强撑着挤出一丝笑脸,道:“不打紧,只是车子颠簸了些,还总发出噪声,让我有些难受罢了。”
沈明月叹息道:“姐姐还是别死撑着了,到时候若是有个什么损伤,谁担待得起?”
“真的没事,妹妹就不必担心了。”
沈明月只好奉劝道:“那稍后你让马车走最后,行得慢些,别太颠簸了。”
“嗯,知道了……”
从徐青铮那边回来,沈明月心下暗叹,徐青铮为了去神女湖也是够拼的,身子不适也不愿意回去,该不会也想去沐浴?
看在她吐得可怜,沈明月便找了一名随从过来,对他说道:“那个,青铮姐姐说她的车太过颠簸,还有声音,你前去看看是不是马车坏了,替她修一修,让车走慢一些也不碍事,别让她身子受不了。”
“明白明白,小的这就去。”随从恭维的笑了笑,然后前去给徐青铮修车去了。
至于车队的最前方,几匹身姿威猛的骏马被拴在树荫下,踢着马蹄,嚼着干草,甩着马尾,样子悠闲,而旁边正见几名年轻俊朗的男子,站在河边远望远方,侃侃而谈。
“那边那位姑娘的身形看上去怎么有些眼熟,不知她是哪家姑娘?”秦扶游饶有兴致的望向远处,就见对面马车旁停歇的,是一位身着宝蓝色裙裳的姑娘,看上去千娇百媚,容貌绝美,在碧绿草丛中如若一朵***欲滴的鲜花,着实惹眼灼目。
楚漓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见他说的人是沈明月,便是目光一沉,转向别处没有作答,总不能告诉他,这就是那日千香楼那个“莺莺”吧?
倒是墨玉在旁边挥动着折扇,漫不经心的说道:“殿下,那位是侯府的表姑娘,姓沈名明月,初来长安不久,没怎么出来走动过,您应该还没见过才对。”
秦扶游疑问:“怎么,墨大夫认得她?”
墨玉道:“之前去侯府诊病时曾见过一两次,这位表姑娘长得貌美,心思也很是灵巧,让在下印象深刻。”
秦扶游愈发来了兴致,转而凑到墨玉身边打听:“有这回事?”
楚漓听不下去了,才出声打断:“好了,该也休息够了,继续赶路吧。”
说着,由楚漓领头,一跃上马,缰绳一抬,蓄势待发。
秦扶游还在后头拉着墨玉询问:“墨大夫,不知这位沈姑娘可有婚配了么?”
墨玉笑得眯着眼:“没听说,应是没有吧,殿下还有的是机会。”
秦扶游抬眉,拍手道:“那太好了,到时神女湖畔,良辰美景,本王定要邀沈姑娘湖畔携手,共享风月无边……”
马上,听闻此话的楚漓已经是面色铁青,眸中透出一丝肃杀之意。
还携手共享,想得倒是挺美的。
一行人到达神女湖畔的清湖山庄已经是午后,众人先被安排到了客房歇息用餐,一行公子兴致昂扬,迫不及待就去了神女湖畔。相比之下女眷就惨了许多,一个个金枝玉叶,平常日子足不出户,今日路途奔波,早就累得浑身瘫软,迈不开步子。
其中,以楚瑾瑜为东,出面招呼道:“各位姐妹,还请先行到客房稍作歇息,用些餐食垫一垫肚子,随后再一同前去湖边游玩。”
算上侯府的几个姑娘,还有邀请的别家闺秀,总共十来号人,按照熟络程度分成了几波人,不过即是侯府做东,还是由楚瑾瑜牵头。
此刻有人环顾一眼四下,询问道:“怎么不见徐姐姐呢?”
楚瑾瑜不屑的轻哼一声,趾高气昂的说道:“她这个人就是矫情,明明身体抱恙还强撑着要跟来,在路上磨磨蹭蹭的,实在拖累我们大家,我便让人不等她了,估计走走停停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
别家姑娘也随声附和,笑道:“青铮姐为了有机会与世子相处,还真是豁出去了呢。”
楚瑾瑜对谁都不客气,当即冷瞥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自己不也是,还有脸说人家?”对,徐青铮只有她能说,别人是不准说的!
众人一听都笑不出来了,各个脸色不太好看,说不定真有好些是对楚漓慕名而来。
话说,楚瑾瑜真的不讨人喜欢,这一句话就把几家的姑娘都得罪了,还是二房的姑娘楚琳琅端庄大方,斯斯文文,出来打圆场:“瑾瑜跟大家开玩笑呢,几位姐妹别放往心上去,都先回屋歇息片刻吧。”
随后招呼着众人,朝着山庄里的客房去了。

推荐理由

表哥我想与你相好沈明月楚漓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表哥我想与你相好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