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始共春风轻易别(苏稚秦少宬小说)全集导读
始共春风轻易别(苏稚秦少宬小说)全集导读

始共春风轻易别(苏稚秦少宬小说)全集导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8-11-09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始共春风轻易别主要讲述了苏稚秦少宬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娘娘,把饭菜吃了!”宫女见她拒绝,也有些没好气的直接将碗筷砰的一声摔在桌上,“皇上说了,一日三餐娘娘必须要吃!”苏稚虽被打入冷宫,却依旧.............目前小说全文完整章结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始共春风轻易别(苏稚秦少宬小说)完整版全集在线阅读导读。

始共春风轻易别全文小说简介

若说这位主子受宠,也不会被打入冷宫。但要说皇上不在意吧,这还是第一个进了冷宫还有专人照顾的妃子,宫中人也颇为不解。
苏稚苦笑了一下,如今还有什么可坚持的呢?端起了碗。
然而饭菜刚平台,胃里就一阵翻滚,险些吐了出来。
“娘娘,你又是做什么?”宫女见苏稚这样,一脸不屑,娇贵给谁看呢。
“我……呕……”苏稚说着,只觉得那股恶心感,又涌了上来。
她捂住嘴巴,蹲到一旁,但吐了半天,也只是吐了些苦水。
蓦然,苏稚有些惊恐的抬起头。
她的葵水,似乎已有两个月没来了。
意识到什么,整个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你可以帮我去请个御医吗?我身子有些……不舒适……”苏稚看着那宫女,试探地开口。
“娘娘稍后。”那宫女虽有些不耐,却还是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好歹也是一宫娘娘,虽然落魄成这样,但也别出事儿才好。
见宫女离去,苏稚瘫在了座上。
老天这是,又和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吗?

始共春风轻易别完整章节试读之第四十七章:不准死

下意识就不想醒来,继续面对这痛苦的一切。
“回皇上,娘娘体质虚弱,又染了风寒,怕是一时半还醒不过来。不过皇上放心,娘娘的性命无忧……”
“我知道了,退下吧。”秦少宬好看的剑眉紧紧拧在一起,朝着一旁挥了挥手。
御医见状,忙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秦少宬注视着还在昏迷的女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入了心头。
她的半边脸,此时虽然已经处理过,但依旧狰狞的可怖。
忍不住伸手,落在了她的面庞,指腹轻轻摩挲着伤疤,神色不辨。
苏稚只觉得一种厌恶之情,由心底升起。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一睁开,映入眼帘的便是秦少宬那张俊逸的脸庞。
“醒了?”发现苏稚醒来后,秦少宬淡然地将手收回,脸上恢复面无表情。
对着这一脸冷漠,苏稚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嘲讽。
果然,不管怎么做,他也还是恨她的吧。
苏稚的神态,让秦少宬下意识的皱紧了眉头。
他想上前扶住她,却被马上躲开。
“你这是做什么?”秦少宬眸光顿时一沉,语气中满是不悦:“就这么厌恶朕?还是在怪朕,毁了你的脸?”
“臣妾怎敢怪皇上?皇上乃一国之君,又怎会做错事呢?”苏稚苦笑了一声,“纵有千错万错,也都是臣妾的错。”
怪他?她敢怪他什么?
怪他覆灭苏家,囚禁母亲,还是怪他杀了自己的孩子?
“苏稚,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朕的耐性!”
如何感受不到女人的讽刺,秦少宬觉得愤怒的同时,还有点莫名的慌乱。
一把捏住苏稚手腕,逼迫她不得不直视自己。
“若是臣妾触了皇上的逆鳞,皇上何不直接杀了臣妾?”苏稚也毫不畏惧的直视着他的双眸。
来自眼前人的折磨,还少么?
“苏稚,你不要以为,朕真的不敢杀你!”看清她是真的无所谓,秦少宬眉头紧皱,一时之间竟是有些喘不上气来。
“臣妾不敢。”苏稚深深将头埋下,心中一片凄凉。
他所做的事,对她来说,哪一件不是如同凌迟一般。
她的心,早就彻底死了。
秦少宬见她毕恭毕敬的模样,本能的攥紧双拳。
目光落在她如今已毁了的半边脸上,回想起原本的倾国之姿来。
心中更加恼怒,他本来以为,她醒了之后,会恼怒,会哭喊。
但从未想过,竟是这般生冷疏远。
作为女子,难道她连宝贵的容貌,也毫不在乎吗?
那她还在乎什么?
在乎那逆贼安至衍?还是说她心里一直在怨恨他杀了她和安至衍的孩子?!
思及此处,秦少宬眼底闪过一抹狠戾。
他忽然欺身上前,握住苏稚肩膀,恶狠狠的瞪着她道,“既然你能为安至衍怀孕,也自然要尽到妃子本分,为朕诞下孩子!”
“皇上,你做什么!”苏稚瞪大双眼,惊恐无措的看着猛然情绪外露的人。

始共春风轻易别全文试读章节之第四十八章:死了还能救活

“你还敢说!你竟恶毒至此,昨日送了养颜膏来,说是赔罪。谁知你掺了什么,毁了我的脸!”若挽脸色狰狞地指着苏稚,声声泣血。
“什么……养颜膏?”苏稚感到太阳穴都突兀的跳了起来,总有股不好的预感。
“搜。”秦少宬一声令下,身后的侍卫鱼贯而入。
不一会儿,在内间搜出来一个白玉瓶子。
苏稚看着那个瓶子,心下漏了一拍。
这个瓶子,不是昨日若挽让人送来的玉花膏吗?
难道……
“皇上,这瓶子的确与若贵妃那个一模一样。而且这里面,也掺着剧毒啊。若大量用于面部,即会生效,轻则起脓,重则毁容。”一旁的御医,用银针插入白玉瓶里。
不消片刻,银针底端,瞬时就变了色。
秦少宬听完,面色瞬间变得有些沉重。
苏稚不喜若挽他早知道,若挽还是东宫女官时,苏稚就对她有莫名的敌意。
本来他以为,是若挽疑神疑鬼。
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全部人都亲眼见到。
倒不得不信了。
用这种手段来对付另一个女子,实在狠辣。
“皇上,您要为臣妾做主啊。”若挽哭得梨花带雨,见者忧怜。
女子若是毁了容,那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就算害的是其他人,也足以让秦少宬寒心了,更何况是对秦少宬有着救命之恩的自己呢?苏稚,这回,你如何翻身?若挽不无恶意的想。
“毒妇,你可认罪?”秦少宬浑身夹杂着一股寒气,厉声问道。
“若臣妾否认,皇上信吗?”苏稚淡淡说道。
她不过一身粗布白衫,眉间清冷,仿佛立在雪山的傲骨寒梅。
秦少宬一时之间,有些失神。然而耳畔,却传来若挽压抑的哭泣。
他顿时回过神来,拳头紧握,冷哼一声:“事到如今,人证物证俱在,还想狡辩?就算容颜无双又如何,心地如此歹毒。既然你毁了若挽的脸,自然也要感同身受,才能悔改。”
“你要做什么……”苏稚心中惊恐,不等她说完,两个侍卫上前按住她。
秦少宬拿过那瓶玉花膏,打开瓶口,直接将药膏全部涂抹下去。
“啊!”
苏稚的脸颊,瞬间就传来灼烧的刺痛感,像是活生生的褪了一层皮一般。
随即开始撕心裂肺的疼了起来,仿佛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她蜷缩着身子,颤抖不已。
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除了疼,再也感受不到别的……
不过片刻,苏稚的脸就起了一块块的脓包,流脓的水混合着鲜血。
好好的一张脸,就这样彻底毁了。
宫内众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有的为之惋惜,不忍再看。
秦少宬看着俯伏在地的苏稚,冷静眼眸,看不清情绪。
最终,他还是冷声开口:“将苏妃打入冷宫!”
——
苏稚痛的意识不清,就被扔进冷宫,身体本就虚弱,很快就晕了过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在梦中,她梦到了许多。
梦到了父亲依旧健在,梦到了她还是太傅府中的掌上明珠……

小编推荐

始共春风轻易别,扣人心弦,是最新倾力写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