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脉脉此情诉与谁(苏末江淮南)已全本导读
脉脉此情诉与谁(苏末江淮南)已全本导读

脉脉此情诉与谁(苏末江淮南)已全本导读

下载阅读
导读:已全本小说《脉脉此情诉与谁》哪里可以看呢,我和江淮南已经结婚三年,新婚当晚,我就知道他只是为了兼并我爸的公司才故意接近我。脉脉此情诉与谁小说完整章节共享给大家,出色内容一起来看!

小说介绍

已全本小说《脉脉此情诉与谁》哪里可以看呢,我和江淮南已经结婚三年,新婚当晚,我就知道他只是为了兼并我爸的公司才故意接近我。脉脉此情诉与谁小说完整章节共享给大家,出色内容一起来看!

《脉脉此情诉与谁》小说简介

“苏末!你闹够了没有?”江淮南的声音陡然从我身后传来,浅浅一阵风擦过,他站到了唐澜身边去。
看来他已经站定了立场,我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等着他的下文。

脉脉此情诉与谁在线阅读:第三章你信她,还是信我

第三章你信她,还是信我
看见江淮南眼底的失望和愤怒,我只觉得可笑。
图谋不轨的是他,婚内出轨还公然带着我来医院看小三的也是他,这一切却反过来都成了我的不是。
我没想到的是,婆婆竟然关怀备至得大半夜要出去给唐澜买水,还放心把她交给我照顾。
婆婆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特意提醒了我一句,“苏末,我不在的时候,你别想着欺负小唐。她性格懦弱,可还有我和淮南给她撑腰!”
我哭笑不得,婆婆刚走进电梯,她口中懦弱的小唐噌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懒散的背靠着墙,盛气凌人的样子比当年莫喻在学校的小太妹形象还要拽上三分。
“说吧,你怎么才肯离婚。”她白得病态,柔柔弱弱的,眼底的戾气却盯得人毛骨悚然。
我才察觉这女人段位有多高,我和江淮南结婚三年,少说见过她十几二十次,愣是没半点看出来她本来的面貌。
“反正江家只是想要孩子,我生不出来,你能生,大不了你生一个下来我养就成了。我为什么要离婚?”我讥诮的讽刺她,见她被我吓得不轻,怏怏的皱了皱眉,“或者你要是当真和淮南情投意合,非要嫁上门来做长期养殖的母鸡也行。你给我一千万,我马上就走,保准做个合格的前任,和死了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的。”
即便江家现在如日中升,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拿得出一千万的流动资金。唐澜被我气得够呛,细长的柳眉皱得紧巴巴的,声音从齿缝里挤出。
“你疯了吧?你算个什么东西,就你这样子也能值一千万?阿姨已经说过了,你早晚都得被淮南一脚踹开,你要是不识趣,一分钱也拿不到,还是得乖乖净身出户!”
“我值不值一千万,你说了不算,得听淮南的,你也不知道我床上的功夫不是?”见她这么轻易被激怒,我刻意压低了声音,凑到她面前去挑衅她,“唐澜啊,这世上只有一种男人最要不得,就是脚踏两条船的,他今天能背叛我,改明儿被劈的人就是你。我劝你还是趁早看清,弃暗投明的好。”
“苏末,你是不是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
唐澜冷笑,牵起的唇角一咧,忽然变了脸色,猛地伸手把我往外推了去。
“哐当”一声巨响,我后腰正好装在垃圾箱的角上,失重跪倒在地上。
火辣辣的疼……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已经从容坐下的女人,忍着痛、阔步走上前去,一巴掌狠狠甩了上去。
“苏末,你做什么?”婆婆忽然从电梯口跑了过来,一把将我掀开,护在了唐澜身前。
她太阳穴突突的暴起,脸上的神情和口中的话全是刺,“我只不过让你看着小唐一会儿,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原本我只当你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现在看来……你根本就是个心肠歹毒的蛇蝎妇人!得亏淮南不是真喜欢你,不然我们江家迟早有一天会毁在你手上!”
“我不就扇她一巴掌,怎么了?”我好笑的看着一前一后的两人,“再说了,不是她先对我动手,我会打她吗?”
“你以为你说的鬼话会有人信?”婆婆半侧着身,指着伸手的女人冲着我咆哮,“小唐脚伤了站都站不起来,她能对你做什么?”
“阿姨,你别怪小末,她也是担心失去淮南,一时心急糊涂了……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唐澜伸手拉了拉婆婆,细长的手指没怎么用力,声音也文文弱弱的,装起来还挺像一回事。
我撩了下散乱的头发,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笑,“装疯卖傻谁不会?你要是铁了心不承认刚才的事情,大不了我也死不认账,看看一会儿淮南会信谁。”
“苏末!你闹够了没有?”江淮南的声音陡然从我身后传来,浅浅一阵风擦过,他站到了唐澜身边去。
看来他已经站定了立场,我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等着他的下文。
“刚才发生的事情,我都已经看到了。你马上给唐澜道歉!”江淮南的话干脆利落,带着一抹不容忽视的威胁。
他越是护着那个女人,我对他的绝望也就越深。我无谓的耸了耸肩,看着他的目光薄凉,“江淮南,我就问你一遍,你信她,还是信我?”
我的眸光紧跟着江淮南,他看了看唐澜脚上包扎的伤口,脸色阴郁,“苏……”
“行了,我知道了。”我凄凉的冲他笑,掉头冲进了外面的雨帘之中。更惨淡的是,江淮南压根没有跟上来追我,我像是一个独自谢幕退场的小丑,供人娱乐后只能自己默默消失。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坚定的站在江淮南身后,他总有一日能够转过身来看看我,愿意尝试把心留在我的身上。
可眼前这一记响亮的耳光明明白白打醒了我,警告着我,委曲求全只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绝路之中。
雨势磅礴,轰隆的雷声像是要把天震塌下来。
夜深,交通指示灯已经关闭,我从十字路口迅速穿行而过,只想马上远离这里。
一道刺眼的金芒陡然袭来,我捂着眼,怔怔的出了神,完全没有听到旁边的呼喊声。
轮胎在地上剧烈滑过,声音尖锐得几乎能刺破耳膜,车贴着我的膝盖停下,轻轻一撞,我猛然跪倒在地上。
锥心的疼从膝盖上传来,我双手撑在地上,看见暖黄色灯光下,顺着暴雨淌开的血水,才察觉到自己有多冒失。

脉脉此情诉与谁全文阅读:第四章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第四章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就已经弯下腰,揽住我的腰扶着我站起来。我等着这阵疼痛散去,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以至于我只能保持这样尴尬的姿势僵直着。
“怎么样,要不要去做个检查,可能是软组织挫伤了。”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也颇为温柔,他上下打量着我,说,“撞伤可大可小,马虎不得。”
我不着痕迹的拂开他的手,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你,没什么大碍。”
我朝着前面走去,刚踏出去两步,膝弯往下一跌,整个人险些再度跪了下去。
一只温热有力的手从伸手将我揽住,我身影晃了晃,才站定下来。我惊魂甫定,心口噗通跳着,转身忐忑不安,朝着男人努了努嘴,“不好意思,我……”
他忽然蹲下身去,卷起我的裤腿,伸手轻轻捧着膝弯,细细查看。
温热的触感传来,我不禁瞪大了眼,微怔着,局促不安看着这个男人。
“跟我去医院吧,你伤得这么重,要是不去看看,恐怕会在腿上留疤。”他站起身,不等我回应,径直扶着我上了车,带我回了医院。
他把我带进病房,离开了片刻,回来的时候穿着白色大褂,跟在他身后的护士推着满满的药和工具。
他手法娴熟,熟练替我包扎,看着他额上细密的汗,我不忍愧疚不安,我腿上的伤有大半是因为唐澜,被撞也是我自己不小心,没有他多少责任。
包扎好以后,我道谢了很快离开了。
离开前瞥见他胸前别着的牌子,上面写着主治医生,陆黎安。
我跌跌撞撞的走到医院门口,打了一辆车回家,腰后的地方还是有点痛,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想起江淮南还在医院照顾那个女人,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一晚上没睡,我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刚回家就看到我妈站在门口。她用力的扯了我一下,让我清醒了不少。
“苏末啊,淮南呢,怎么样了,他答应了吗?”
因为没有睡好,所以我的情绪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没好气的说,“妈,我知道了啊,你也要给我点时间啊,你几个小时前才给我打电话,现在就来问我要答复,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我妈耷拉了脸,用细长的手指戳着我的额头,不满的说道,“人家说女儿就像棉袄,我看你啊,就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说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你爸的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你帮个这么小的忙,你就不耐烦。他江淮南公司现在做的这么大,拿个百来万出来,很难吗?到底是你不同意,还是他江淮南不同意,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我的头都快炸了,本来就一堆烦心事,现在又多了一桩,我不顾我妈愤怒的眼神,转身开门想要往里面走去,却被她伸手拽住了。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也说了,一百万,你当江淮南是开银行的吗?”
我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我妈,大门敞开着,她就这样扯着嗓子咒骂道,“我算是看出来了,苏末,这件事你就根本没有和江淮南说吧。是不是你心疼这个钱,就干脆眼睁睁看着你爸的公司倒闭。早知道你是这么一个白眼狼,我当初就不该领养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种话,我已经听了数十遍,但每次都还是很揪心,就因为我是被领养来的,所以我就该承受这样的对待,从小到大服从他们的安排,还要满足他们无休止的索求。
我的沉默并不能换来我妈的谅解,她嗓门扯得极尖,狠狠拽着我一只手,“你从小打大,吃的穿的用的,直到你上大学,哪一样花的不是你爸的钱,现在让你帮这么一点小忙,你就推三阻四,我就没见过你这种不要脸的小贱人。”
这些语句就像尖刀一样的扎在我的心口上,我从来没有否定过他们对我的养育之恩,但不代表我可以被用来当棋子。
我忍无可忍,忽然转过身去,直视着我妈,她被吓了一跳,话也只说了一半,就住了口。
“够了,我说了会想办法就一定会照做,你别再来烦我了,你就算逼死我,我现在也没办法拿出一百万来给你。”
话说完,我回头的时候就瞥见了站在卧室门口的江淮南,他背靠在门边,意味深长的望着我。
我最怕的就是这样的一幕,这场婚姻里我从来都是自卑的,这几年我爸公司每况愈下,已经找江家要了好几回钱,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嫁给江淮南,就是为了他的钱。
我妈马上就变了一副脸色,她腆着脸走到江淮南面前,笑着说道,“淮南啊,你这么晚还没休息吗,这也太辛劳了,是不是公司里有很多事情忙不过来。”
我原以为江淮南会有想法,甚至为此而发脾气,但他却表现的异常冷静,径直走了进来,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淡淡的睨了我一眼。
他从公文包里拿出支票簿,利落的填好后,撕下来递给我妈,我妈则全程带着自得的笑脸。
“这里是五十万,剩余的钱,一周内我会让秘书转到爸的公司账上。”
我妈接过借支票,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笑的十分灿烂,“淮南啊,谢谢你了,你又帮了苏家一个大忙。你看你这么晚才回来,我就不打搅你休息了,我先走了啊。”
江淮南点了点头。
我妈兴高采烈的离开了,走时还不忘嘱咐我好好的照顾好江淮南。
我累得快睁不开眼,腰和腿又疼,我妈走后,我也没有心询问江淮南昨夜的事情,朝着屋里走去。刚走出几步,他伸手拽住了我,将我一把拉扯回来。
“你要做什么?”我恼了,冲着他低吼,语气很是不耐烦。
江淮南脸色比我还差,看样子也是整晚没睡,他毫不退让的桎梏着我的手腕,力道大得几乎让我疼得麻木。
“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一夜没有回来?”他往前走了一步,我们之前只剩下不到一分米的距离,他俯视着我,泛着血丝的双眸透着戾气。

《脉脉此情诉与谁》小说推荐

脉脉此情诉与谁(苏末江淮南)全文已全本在线阅读导读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