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似瘾沈晏清完整阅读导读(沈晏清程隐小说)
似瘾沈晏清完整阅读导读(沈晏清程隐小说)

似瘾沈晏清完整阅读导读(沈晏清程隐小说)

导读:最近大家寻找的这本叫做似瘾的小说,是一本非常火热的言情小说,讲述了沈晏清程隐虐心感情故事,沈晏清停下回头一看,背着外头光影,能看得见她半张侧脸,就着午后下落的夕阳,脸庞在余晖下泛着淡淡的光....

小说介绍

最近大家寻找的这本叫做似瘾的小说,是一本非常火热的言情小说,讲述了沈晏清程隐虐心感情故事,沈晏清停下回头一看,背着外头光影,能看得见她半张侧脸,就着午后下落的夕阳,脸庞在余晖下泛着淡淡的光....对小说章节剧情感爱好的朋友来阅读完整版似瘾全本资源吧

似瘾完整全文阅读导读

沈晏清没有马上进去, 目光在她脸上扫过两遍,无言打量。
“我脸上有东西?”程隐作势抬手摸了摸。
他目光稍敛,不答只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
见他沉沉盯着自己, 程隐没正经笑起来, “你猜?”
沈晏清皱了皱眉,说:“等会找空,我们聊聊。”

似瘾在线阅读第8章试读

程隐和沈晏清的婚事是她上大学那年定下的。较真说的话, 定倒也不算, 就是得到了沈承国首肯, 由他老人家拍板, 沈晏清的父亲最终也同意。
一家人为此凑齐吃了个饭, 菜式气氛都比平时隆重些, 算过了场面。
原本是要订婚的, 考虑到他们年纪还小, 当时程隐十九,沈晏清二十二, 便想着推一推, 到合适时候再来具体操办。
没想到一推几年,程隐大学毕业,再一推, 出了后面那些糟心的事。
秦皎被程隐忽然抛出的话头震了震,没说话。
没想到她是认真的。
多少年了,她都为了沈晏清造孽到这个份上, 现如今人好不轻易回来, 结果却说当年订好结婚的事不再作数。
“你认真的?”
“你看我像开玩笑?”程隐拿余光斜过去。
“不结婚,然后呢?”
“该干嘛干嘛呗。”
秦皎噎了半晌,无奈摇头。
“不过说来也希奇。”程隐咧牙冲秦皎笑,“五年了,他奔三了都,怎么还不结婚?真有那么守信净等着我回来?”
“我又不是他,我哪知道。”
秦皎搞不懂他们的事,不过对于一点很清楚,只要程隐露出这副笑模样,就说明她有话不想说。
她不想说的事,谁也问不出来。
半个月前,五年踪迹全无的程隐忽然一朝如鱼冒出水面,一个电话打来说自己要回国,秦皎激动完之后马上就陀螺般忙活起来,又是给她找住处又是帮她打理进公司的事,样样包办安排好,她飞机落地直接住进秦皎精心布置的温馨公寓,什么都不用操心。
面对秦皎的关心,她倒好,只说这些年在国外给一个画家做助手,其余多的半个字都不肯说。
“社里是不是和Dear.K谈了合作?”
程隐话题换得快,不再说沈晏清的事,谈起别的:“那个活动有人去么?没人去的话交给我好了。”
Dear.K是个婚庆公司,最近承办了场大婚礼,找他们报社全程跟进,到时用一整个版面报道,目的是由小见大宣传他们品牌。
前期预备社里跟了好长一段时间,婚礼举办日期将近,负责的小张却临时有别的事要忙。
秦皎翻了翻桌上的备忘录,很快拍板:“行,我让人把具体的内容发给你。”
“别忘了。”
就此说定,程隐揣回手机,起身走人。大下午,吃过中饭,程隐开车往婚礼布置会场去。
她有驾照,回来不久还没来得及买车,开的是秦皎的座驾。
离目的地还有一半路程,时间上盈余充足,她放慢速度,预备路边停下找间便利店买瓶水。
眸光沿着街侧一路扫到前面十字路口,莫名嘈杂,拐角的地方聚着一大堆人,堵得挡住了路。
靠边停车,趁着买水的空档拦下一个疾步往人**跑的大妈。
“阿姨,前面怎么了?”
中年妇女是八卦好事的主力,一张脸上满是来劲,“有人跳楼,就在楼顶上!”
说完迈开步跑过去。
街道上从商铺中探出头的人不少,大妈之后亦有不少人朝那个方向跑去,都是赶着去看热闹。
她看了一眼,抬头往上瞧,角度原因,看不到楼顶情况。
不是为了凑热闹,但程隐还是过去了。
人**议论纷纷,嘈杂一片,中间位置正对楼顶上的姑娘,眯着眼顶住太阳光,能依稀看清一个人影。
气垫已经铺好,大楼保安一部分在楼下维持人**秩序,一部分上楼极力劝导,专业人员正在赶来当中。
程隐对这种事情爱好缺缺,看一个失去求生欲望的人寻死有什么意思?瞧了会儿正要走,忽然听旁边的人你一句我一句讨论起来。
“听说是丈夫出轨,把家产全都藏了,和小三过逍遥日子。”
“何止啊,说是怀孕的时候,小三找上门来把她气流产了,以后可能都没得生咯!”
“真可怜……她老公现在估计带着小三逍遥快活,她连日子都过不了了……”
程隐步子一顿。
身旁的议论,即使带着几分同情,也是建立在事不关己的薄凉之上。
她捏了捏手中的水瓶,蓦地回身快步走出人**,朝大楼后侧跑。途中瞄准一只绿色垃圾桶,把矿泉水扔了进去。
沿着紧急通道向上跑,快到顶楼时被保安拦住。
“记者!”
掏出报社证件在他眼前一晃,保安大叔来不及回神,没拦住她。
天台上,几个保安围成半圆,不敢靠近想要跳楼的女人,那道单薄身影在围栏外被风吹得摇摇欲坠。
大概情绪到顶,女人抓着栏杆的手就要松开。
“我帮你——”
突兀的声音打断了节奏,保安和女人齐齐朝看来。
程隐刚跑上来,气息略微不平。
眼里有晴空,也有雷鸣。
她看着她。
“别死。我帮你。”人救下来了,就是过程稍有惊险。
那女人被程隐说动,然而站得地方不安全,差点失足掉下去。
好在程隐边说话边朝她靠近,她脚滑的时候距离已经够近,才来得及飞扑过去拉住。
半个身子被拽出了栏杆外,气得程隐回头大骂:“你们还在愣什么?赶紧救人……!”
停住的保安们那才回神,冲上前帮忙。
那女人手臂拉出了一条口,程隐陪着去了躺医院。
接到秦皎的电话,她一开口就是痛骂,震得程隐耳朵发痒。
没问她怎么知道,秦皎在这行这么久,同城的业内微信**她都有在,围观的人**里有几个扛着相机的记者,现场拍照往**里一发,被秦皎知道很正常。
“我没受伤。”程隐让她放宽心,“你的车也好着,这边看一会儿,没事我就去办正事。”
然而命都差点没了,秦皎宽心不了。
“车好不好我不在意,别人跳不跳楼跟我也没关系,就你,能不能别让我提心吊胆?!”
声音高昂,激动万分。
“别人的事你逞什么能?你又不是菩萨,你犯什么好心!”

似瘾完整小说第9章内容

舒家的小女儿舒窈, 从小被舒家上下捧着宠着, 大院里的小伙伴们也喜欢带她一起玩。
她长得漂亮, 纵使有时有点小女孩的骄纵, 也让人想惯着, 让人喜欢。
一帮玩在一起的人都是打小一起长大的, 只有舒窈, 十几岁时她跟随她父亲去别的城市生活了几年, 上大学之后才重新加入这一片玩伴儿圈,但相处起来仍然没有半点脱节不适。
程隐不晓得她怎么踏上演艺之路的, 不过她从小学跳舞, 读书时就喜欢上台表演,学校里什么文艺演出一样不落。
如今成了明星,开车过个马路还能碰上她的粉丝。
电视里放着肥皂剧, 说的什么,在座两人怕是都没在听。
沈晏清放下**, 看她:“你说话能不阴阳怪气么。”
“阴阳怪气?”程隐被逗笑。拈起茶几上水果篮里一枚小果子, 把玩着耸了耸肩, “行,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勾唇,懒得再看他, 专注啃起果子。
他盯着她:“酸。”
程隐朝他斜去一眼。
“果子酸。”沈晏清把话说完,“你不是一向不爱吃这些东西。”
“以前不爱吃的东西,现在未必。”
程隐撇嘴, 随口答了一句, 视线扫过正在播放的节目,无趣得很,起身上楼。晚饭的点,沈承国回来。又是三个人一桌,吃完闲聊,天眼见着就一点一点黑了下去。
回去是沈晏清送的,和上次一样,送到公寓楼下车库,下车时,程隐被他叫住。
“我们谈谈。”
程隐一顿,莫名不已:“谈什么?”
他侧目,看了她几秒,说:“结婚的事。”
“这件事还有什么要谈的。”她道,“沈爷爷已经同意了,你不需要有心理负担。就这样。”
沈晏清皱了皱眉。
“决定事情之前能不能不冲动。”
程隐乐了,“哪样才叫不冲动?”她眸光熠熠,两边唇角上弯。
那双眼睛里像有很多话没说,内容复杂,但似乎彼此都懂。
沈晏清有点烦躁,说不清是不是因为她碍眼的笑模样,亦或是因为别的什么。
他取出一根烟,拿在手里却没马上点燃。手里不知是有意无意,加重了力道,烟被捏的稍扁。
程隐瞅向他手里的烟,“换牌子了?这个味道好抽么?”
“嗯。”
沈晏清点着火,半截蓝半截红的火苗从火机端口跳出来,过会儿飘起淡淡一层烟草味。
“这个味道重。”他说。
前几年换的,换了有些时候了。
他的目光顺着她的话落在烟盒上,有点出神。
青春期的时候,程隐静静摸摸学人家叛逆,大人面前乖巧,私下学着抽起了烟——其实她并不会抽,两口就能呛得咳嗽,不过是装模作样。
后来被沈晏清发现,在她包里看见一盒烟,直接把她骂了一顿,狗血淋头。
她不服气顶过嘴,说:“你自己都抽,还管我?”
沈晏清年纪不大,气势却很足,冷冷瞧她几眼,瞧得她马上闭嘴不敢多说。
又过了很久很久,随口问起他当时为什么不让她抽,他看书头也没抬,答了句:“抽烟伤肺。”气氛静谧,程隐又敲起了车窗。
沈晏清皱眉:“哪养成的习惯?”
话一问,没听她答,反应过来后,车里又静了。
离开的五年。
从哪问起,从哪谈起,似乎都不合适。
烟抽一半不抽了,他一向这个习惯,剩下半截摁在车置烟灰缸里。
“为什么不想结婚?”
又绕回开始的问题。
“为什么要结。”程隐迎着他的打量,面色平平,“我觉得一个人过挺好。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
的确。
理由充分。
沈晏清没说话,忍不住抬手旋了旋烟灰缸里已经灭得差不多的烟。
当初结婚的事,本来只是随口一提。
程隐十八岁成年的时候,廖老太太已经病重,廖家顾不上她,她像往常一样来沈家住,爷爷问她有什么想要的。
当时在爷爷的书房里,他正在一旁书架前找自己要的书,她被问到这个问题,不停瞄他,不停瞄他,瞄得他皱眉斜了她一眼。
她笑嘻嘻冲他咧嘴,然后对爷爷说,“我想跟晏清结婚!”
爷爷都有点没反应过来,之后乐呵呵笑她不害臊。
几天后,他作为‘当事人’本也忘得差不多,结果爷爷把他单独叫去书房,问他:“和阿隐结婚,怎么样?”
怎么样。
沈晏清现在想起来,都没办法正确概括自己当时的心情。
有点惊奇,惊奇爷爷竟然真的考虑这件事,又有点不悦,还有一点……说不清的感觉。
难以形容。
反正最后事情到底是定下了。
全家人,包括大伯一家都聚齐吃了个饭,虽然廖家没一个人到场,她还是笑了一天,一整天都见牙不见眼。
“欸。”
程隐出声唤回他的注重,“还有事没?我上去了。”
她边说边解安全带,抬眸一看,他也松了那边系带桎梏。
“你去哪?”她一愣。
“上去坐坐。”
说得坦然理直气壮,扒了钥匙打开车门就出去,程隐比他还慢了会儿下车。
程隐住在公寓中段偏上,进了屋,客厅有扇落地窗能尽览对面夜色。
他一副客人模样,往沙发上一坐,程隐去倒了杯水喝,被他一直盯着,盯得没办法,只能倒了一杯温的放他面前。
“这里离你上班的地方近么?”他问。
“还好,距离适中。”
“报社忙?”
“不忙。我是闲职。”
“有空多回去陪陪爷爷。”
“我知道。”这人怎么年岁越长话越多,程隐略微翻了个白眼,起身朝餐厅走,“我去拿点吃的。”

小编推荐

情节生动有趣,跌宕起伏的似瘾全文阅读共享给大家,喜欢阅读的朋友来免费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