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原味三分甜(仙贝陈灼)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原味三分甜(仙贝陈灼)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原味三分甜是一本文笔精湛的言情小说

完整版

  • 2018-11-09
  • 简体中文
  • 3分
  • 1下载
APP下载1.89 MB

    导读:在哪阅读原味三分甜小说全文结局?小编提供原味三分甜(仙贝陈灼)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仙贝抵在门板上,弓着腰大口喘气。 过了好一会,她才滑坐回地板,两只手抬起,把脸死死埋到掌心。 脸本来就很烫,结果手心更是滚热,如火上添柴。

    在哪阅读原味三分甜小说全文结局?小编提供原味三分甜(仙贝陈灼)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仙贝抵在门板上,弓着腰大口喘气。 过了好一会,她才滑坐回地板,两只手抬起,把脸死死埋到掌心。 脸本来就很烫,结果手心更是滚热,如火上添柴。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原味三分甜全集介绍

    仙贝抵在门板上,弓着腰大口喘气。
    过了好一会,她才滑坐回地板,两只手抬起,把脸死死埋到掌心。
    脸本来就很烫,结果手心更是滚热,如火上添柴。
    她不是故意逃跑的……
    好吧,就是逃跑,实在没办法……在那个人身边再多待一秒……
    心跳得快死了,因为他的回应,和他一连串的举动,这些即便在梦里,也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剧情。

    原味三分甜第19章第十九味 免费阅读

    长到这么大,仙贝其实很害怕与人有肢体接触,这会被男人圈在怀里,温热胸膛熨帖在背上,她心里却无比安定,原来停不下来的泪水,也慢慢止住,仿佛此地是归属。
    客厅里很安静,能闻声墙上摆钟摇摆的声音。
    头顶是他下巴,他的呼吸声也异常近,仙贝的脸蛋,终于后知后觉地涨出了红晕。
    是接受她的表白了吗?
    好害羞……////
    垂在身侧的两条手臂,因为那些不安闲绷了起来。
    陈灼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知道小女孩在紧张,可他并没有因此松开她,反倒加重了臂弯的力道,更加牢实地抱着她。
    男人的动作和力量来得如此迅涌,仙贝不防,不禁嘤唔了一声。
    陈灼以为把她掐痛了,马上放了手。
    这一放,怀里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忽然来了劲,挺起来一路小跑回房里,吧唧一下就把门给关上了。
    从头至尾,头也没回,目光更没落下一寸。
    客厅里,又只剩陈灼一个,形单影只的大高个。
    陈灼待在原地,望向那扇紧闭的房门,忍不住,勾了勾唇。
    ——
    仙贝抵在门板上,弓着腰大口喘气。
    过了好一会,她才滑坐回地板,两只手抬起,把脸死死埋到掌心。
    脸本来就很烫,结果手心更是滚热,如火上添柴。
    她不是故意逃跑的……
    好吧,就是逃跑,实在没办法……在那个人身边再多待一秒……
    心跳得快死了,因为他的回应,和他一连串的举动,这些即便在梦里,也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剧情。
    过去十年,对别人的示好如能得到同等回报,在仙贝看来,都是痴心妄想,比登天还难。
    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还有比这个更有成就感的事吗?
    尤其她这种……浑身上下,费再多力也刨不出优点的存在……
    她真的好怕自己会忽然心梗晕厥在他面前。
    可是,好喜悦……一种酸酸楚楚泫然欲泪的喜悦……
    从指缝里放出生热的眼睛,身后木板忽然被人轻轻叩了一下。
    仙贝惊诧回头,那边已传来人声,温顺的几个字,是她的名字。只是这一回,多了些不一样,有了一个更为亲昵可爱的前缀:
    “小仙贝,”
    陈灼在说话,他从不刻意掩饰自己话间的笑意,“晚安。”
    他自然的亲近,从能让她心里的小花团团簇簇地开放。
    仙贝也想努力回一句晚安,可刚刚耗掉她太多能量,几度张口,她发现自己已经回到气音怂包状态。
    开口对话,又成为世纪大难题。
    仙贝犯难,但很快她瞄到了书桌上面的手机。
    一路飞奔,把它握住,跑回门边,仙贝噼噼啪啪手速极快地敲字:“晚安”——
    就一个“晚安”吗?
    会不会太干巴巴啦?
    咬咬手指头,仙贝添上一个颜文字,“晚安▽<”,发过去。
    我也在笑呀,和你一样,希望你知道。
    门外有短信提示音。
    仙贝心想,啊,他竟然还在!
    仙贝悄***把耳朵贴上去听那边,可能隔音效果太好,再怎么屏息也没叫她捞着一点动静。
    没一会,她手机响了。
    仙贝匆忙点开来看:“早点睡”。
    她哪里睡得着,仙贝挠挠头皮,心虚且乖顺地答应他,“好”。
    那铃音还在外面,他还没走呐。
    连仙贝都觉得自己过分了,表完白就把人单独搁外边闹什么呢,可……至少今晚,她真的没办法再面对他。
    一想到表白这回事,仙贝忽然意识到,她似乎……那句“我喜欢你”都没说完整……
    而他已经做了那么多,会不会很不公平。
    仙贝再一次点开短信框,每个字母都是往她脑袋瓜子煽风,哪怕不用口述,那些真心熔在字眼里,也有着岩浆一般的温度,能把她烤化。
    怕男人仍在门外等太久,仙贝打完字,也没再检查,就飞快发了出去。
    ——
    其实陈灼已经在往自己卧室走了,但手机震动的下一秒,他就停下脚步,点开来看。
    “我喜欢你……刚才没说完,对不起对不起【哐哐磕头】”
    阅完短信的瞬间,男人鼻腔里溢出低笑,末了长呵一口气,似回味般活动了一下手指。
    他刚刚放手太早,应该抱得再久点,再长点,才对得起这小家伙的可爱指数。
    ——
    翌日清晨,陈灼去从外边买了早餐。他并不是天天都做饭,偶然也会犯懒,比如在一个不眠夜之后。
    刚把黑咖啡,面包什么的在餐桌摆好,余光就瞄到一个小不点穿戴整洁,怯生生从房间里钻了出来。
    三百年都没这个时间点现过身的小懒虫,今天竟然起了个大早。
    陈灼看过去,有点惊奇:“早。”
    仙贝重重点了下头,以示听到和问候。
    她通宵未眠,在房间里坐立不安一整夜,快七点时,仙贝贴到门板偷听,她知道陈灼都在七点准时起床,外面会有他去盥洗室洗漱的响动,还有他去厨房……哦没有哎,今天似乎出门了。
    接下来半个钟头,像是等主人归来的小狗,本来还盘腿靠在门内昏昏欲睡的仙贝,在听到开门声时,一下子回光返照。
    伸出手,缩回去,和固态的门把手打太极般推拉了起码十来次,最终仙贝咬紧牙关,开了门。
    她要见他。
    她想了他一整夜,一个不可思议的,也喜欢她的男人。可她不敢,完全不好意思把这份雀跃表现的太明显,怕惹人生厌。
    等真正走出来,清楚捕捉到了男人语气里那一丝不容忽视的讶异后,仙贝后悔不已,完蛋了他一定尴尬了这个天天睡到中午的女孩子为什么今天忽然起这么早好希奇好莫名其妙绝对打搅到他的正常生活节奏了对不对刚被人喜欢的第一天自己就做了件错事好心累啊……
    _(:з」∠)_
    还在心里反复碎碎念的时候,陈灼忽然说:“站那干什么,过来吃早饭。”
    仙贝愣了一下,那些纠结自责的情绪荡然无存,稍稍加快步伐,坐到了他对面。
    还是……不敢抬头和他对视。
    视野里,一只鼓掌分明的手,推过来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一只装有奶酪火腿片三明治的盘子。
    “我刚在楼下调的,”他不急不缓补充:“原味三分甜。”
    这个名词莫名成了仙贝的敏感点,小脸登的一热,耳朵也隐隐发烫。
    仙贝低眉,伸出手,要去握面前的杯子。
    对面人叫住她:“你等会。”
    仙贝小臂一顿,只听他又说:“手给我。”
    语气一本正经。
    饶是不解,仙贝仍然听话的把右手递过去,只是头一如既往死低着,仿佛对面坐着检验科医生,正要拔开针头给她抽血。
    她只敢战战兢兢偷瞄。
    只是,桌对面的男人并未有什么过度的举动,不拉也不拽,只是面色不改敛着眼,替她把她过长的卫衣袖子捋了两道。
    袖口回到手腕,最为适合长度,他一边捋还一边淡着声说:“袖子这么长,一会看你怎么拿面包。”
    仙贝被这句似责问又似关怀的话语,抹出一脸红。
    “另一只。”他说。
    仙贝乖乖把左手递过去。
    继续给她捋袖子,就像一个……无微不至的大哥哥。
    眼看做完一切,仙贝预备把手抽回,不料陈灼没有再放行,兀地将它扣在原地。
    一只嫩白小手,轻而易举,被他裹到掌心,稍稍用力,便再难逃脱。
    仙贝吓得魂都散了,一动不敢动。
    大概察觉到了女孩的僵硬,男人的手指忽然变了位置,从之前不露声色的包围,改为强势地来到她指缝间。
    十指相扣。
    这种完全不留余地不留空隙的触摸,激得仙贝脊椎处一阵阵战栗,有触电一般的绵密麻意。
    “牵过男人手吗?”桌对面的人,忽然笑着问。
    这个露骨的问题……仙贝脸烧得要炸,她紧咬后槽牙,使劲摇头。
    “那多牵会。”那笑更深了,也许,这才是他捋袖子的真正目的,谁知道呢。

    原味三分甜第20章第二十味 免费阅读

    一顿早餐,愣是吃了接近一个小时。
    陈灼下楼巡店,仙贝也回到房间画稿子……其实根本没办法专心致志地创作,被男人牵过的那只手,不受控制的颤抖,幸好不是要握感压笔的右手……
    随便上了几个色,仙贝忍不住撑腮。
    回想起刚刚,吃完早点后,陈灼没忙着收碗盘,先行起身。
    仙贝也唯唯诺诺跟着从凳子上站起来。
    陈灼问:“你今天要画漫画吗?”
    仙贝点头。
    陈灼回:“你回房间。”
    仙贝接着颔首,眨着眼,迟疑两秒,还是听话地转身朝自己卧室走。
    陈灼立即走到她身侧。
    仙贝不明白,快到房门口时,她停下步子,小小声问:“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男人也驻足,微微笑,答得很是理所当然:“没有,送女朋友上班工作而已。”
    女朋友?这个称呼让仙贝懵了一下,许久才领悟他的意思……
    从餐桌到房门,就几米路……
    会不会太……很想冒出一点有关“小题大做”这个词的念头,可是没办法,心里完全被涌动的蜂***灌满,在甜滋滋地冒着泡。
    恋爱要怎么谈呢?
    陈灼煞有介事地送她“上班”,她是不是也该有所回应和表示?
    傻呵呵捧了会大红脸,仙贝拿起桌上手机,打开陈灼的短信框,认真思考许久,才敲下几个字:“楼下忙吗?”
    四个好简单的字眼,可她发出去的时候,猛一下心尖尖都揪烫起来。
    男人回得很快:“还行,通常下午忙。”
    仙贝以头抢桌,哎好失败呀连自己……男朋友(底气不足)的工作状况都一无所知,天天就知道磕奶茶。
    “不要太辛劳了……”,
    仙贝一根手指小心翼翼敲字,有些不确定,应该这样吗,算表达关心的意思么。
    还没发出去,手机忽然震动,惯性一般受到惊吓,但在看清来电显示名字后,仙贝瞬间心安了几分。
    陈灼。
    在楼下打给她的。
    仙贝局促地捻捻手指,深呼吸,接通。
    弱弱问好:“你好。”
    对面口气格外正式:“你好,要订奶茶吗?送货上门。”
    拿冰凉的手背贴贴脸颊降温,仙贝还是气若游丝的回答:“不用……”
    电话那头的男人低笑:“嗯,中午吃什么?”
    仙贝:“……”唔,好难回答,说随便会惹人厌的吧:“都可以……”
    她一点不挑的。
    陈灼:“好。”
    两人间,沉默了。
    仙贝顿时紧张得挺腰直背,内心呐喊:啊,冷场了怎么办?接下来要接什么啊!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没话聊?QAQ
    可没过片刻,那边开了口:“中午见。”
    仙贝长舒一口气:“好……”
    挂断电话,仙贝捏着手机,还有些发愣。
    她刚才是几乎没有抵触心理地完成了一通电话吗?天呐好神奇,原来喜欢一个人这么好,那么多的勇气不知道走哪里来,让她变得不害怕接听电话。
    ——
    这一周,周六,《奇邪》漫画的更新内容,出人意料,引发了三千多条讨论。
    原本大家都以为的无CP热血漫,竟然植入了一条感情线,几处小粉红互动令人心神荡漾,曾经只能靠脑补联想几位主人公之间基情的腐女读者,击掌相庆,感受到了美妙春天的到来。
    当然,也有直男严厉抗议,喂喂喂,就算加爱情戏我们要看BG好吗?
    圆圆对此也感到很意外,在扣扣上追着要原因。
    原本只想用“一直以来都走剧情流过于干巴巴”的理由搪塞过去,但精明的圆圆哪里吃这套,最终还是逼得仙贝扭扭捏捏坦白实情。
    “哇靠,我这满脸老母亲的微笑是怎么回事,我这嫁女儿的心酸欣慰感是怎么回事?”圆圆非常好奇八卦:“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亲吻?拉手?我无法想象!”
    “……”仙贝听得脸涨得通红,回复道:“没有……”
    而后就匆匆下机,倒回椅子上,最近几天和陈老板,天天一块吃饭,听他说话,喝他亲手调配的奶茶。
    仿佛多了一个关心自己的……家人一样,很暖和,也愈发安闲。
    这是仙贝从出生以来,就未曾感受到的,嗳,真好啊。
    ——
    晚上,还是十点多,陈灼过来找仙贝。
    因为“虹·主题饮品”的推广和供给将要提上日程了,他得找他的小测评师帮忙品尝指教一下。
    仙贝还没睡下,立即点头答应,跟着男人一前一后下楼。
    这是她搬来这里以后,第一次来到一楼的奶茶店。
    那股子甘醇的奶气茶香,经年累月,仿佛早已渗透进了木质家具里,并未因为此刻打烊而消失殆尽。
    从古到今,人们都喜爱在卧室里摆上香薰,因为可以养神镇静。
    假如有一种香能使仙贝感到归属和安心,那一定是奶茶散发出来的味道。
    外围广场,流光溢彩,时不时把光淋进到店里。
    所以仙贝瞧得很清楚,陈灼指了一个地方让仙贝先过去,自己走去了柜台后面。
    仙贝毫不迟疑地往那走,男人看了她一眼,随即弯下腰找需要的材料和设备。
    刚翻出打蛋器,后面传来一声细弱惊呼,陈灼心一紧,旋即起身回头。
    ——
    男人刚刚示意的地方是操作间,所以仙贝也很老实地过去了。
    门虚虚掩着,里面没有光。
    要进去吗?
    应该是让她进去等的意思吧?
    仙贝拉开门,不假思考,一脚踩进去……
    啪嗒。
    怎么有水声?
    还未来得及思考原因,一股湿漉漉的凉意从脚底直窜而入,惊得仙贝险些跌跤。
    陈灼人一赶过来,就把灯打开。
    等光线把一切映亮,两人俱是一愣。
    眼前,操作间已沦为淋浴房,地砖上已经泛滥成灾,水光晃荡。
    下一刻,陈灼反应过来,马上把仙贝捞抱起来,把她安置到流理台上。
    而后捋起袖子,一个健步走到“罪魁祸首”——水池旁边那个还在汩汩往外渗水的龙头,把它的方向拨正,对准洗菜池口,好让仍在泄露的水都流进下水道。
    做完这些,陈灼单手抵腰,踩在水里,环视四下的“洪涝灾难”,心头无名火,只想找周青树好好算账。
    打蛋器是没什么用了,陈灼偏头想去找工具箱里的起子,看能不能先把漏水的情况止住。
    视线在途径少女时,顿住了。
    两人眼神相撞。
    见男人面色是少有的严厉,似乎还掺杂着薄怒,本来还呆呆愣愣观察他的仙贝,不由胆怯地后缩了几分。
    在她脸蛋上停留几秒,又来到女孩两只勾着拖鞋的脚上。
    典型的地板拖,底子很薄,估计都已经湿了。
    不再急着去拿修理工具,陈灼走回她身边,直接弯身把她脚抬高,替她把拖鞋脱下来。
    果然,被水浸透。
    忽然的触碰,让仙贝惊慌不已,下意识想要缩回来。
    陈灼一心只惦记着她脚怎么这样冰潮,想替她焐热。
    可这一抗拒,却叫他心思移了移,开始注重自己握着的小脚。
    白嫩柔润,五根小巧的脚趾头,已经警惕张皇地蜷曲起来。
    “别碰……”仙贝脸已经涨得通红。
    陈灼看向她,因为低头的关系,这一挑眼,使得他眉毛变得很低,完完全全压在眼上,额头上也因此折出了些许抬头纹,莫名的性感,莫名的痞气。
    果然,下一秒,他虽放了手,却勾起嘴角问:“碰了会怎样,会触犯天条吗?”
    什、什么?仙贝一时不解,她此刻根本没有独立思考能力,脑袋被男人刚刚那些,亲密到可以说……有些冒犯的举动,搅得混乱如浆糊。
    有时害羞的排斥,是一种反向引诱,会让人产生更多,更多想要侵犯的欲望。
    尤其面对这样一个红扑扑,又透生生的小姑娘。
    陈灼垂眸注视她片晌,喉结微动,叫她:“仙贝。”
    仙贝抬头,一道黑影屈身拢来,转眼,唇上已碰到一片微凉的柔软。
    这触感来得极快,也走得极快,可仙贝大概猜出了那是什么。
    身体里,
    有核爆。
    是世界末日。
    仙贝僵坐在原处,直愣愣瞪着面前的男人。
    他双臂就撑在她身侧,明明刚完成一次坏心眼的偷袭,可那张脸并未逃远,还逗留在特殊近特殊近的地方,他的热息就扑在她脸上。
    “现在敢看人了?”他问,眼底有笑:“接吻是可以闭眼睛的。”
    话音刚落,仙贝眼前一黑,一个温热干燥的手掌已经盖住了她眼睛。
    那滚烫呼吸再度靠来的时候,仙贝能清楚感知,她的嘴唇,在不受控制地颤抖,就像她的心,一颗山摇地动,下一刻也许就会跳停的心。

    推荐理由

    原味三分甜全文阅读APP功能很多,包含了大量的全本小说,支持原味三分甜(仙贝陈灼)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免费阅读,无广告阅读等等,不要错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