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山河枕楚瑜小说全本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
山河枕楚瑜小说全本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

山河枕楚瑜小说全本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9下载: 20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山河枕小说文风新奇,跌宕起伏,小编提供山河枕楚瑜小说全本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  而北狄却闹起了内讧, 苏查占了北都自立为王, 苏灿到了查图部落, 与苏查对峙。如此情况下, 苏查一面要提防苏灿,一面防守正面战场,哪怕北狄骁勇善战,也显现出疲态来。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山河枕小说全集内容介绍

赵玥是个有能力的人,他和顾楚生在后方迅速整合了大楚国力, 扣下姚勇,然后由楚临阳、宋世澜、秦时月分管了军力,一路收复了大楚大部分地区。
而北狄却闹起了内讧, 苏查占了北都自立为王, 苏灿到了查图部落, 与苏查对峙。如此情况下, 苏查一面要提防苏灿,一面防守正面战场,哪怕北狄骁勇善战,也显现出疲态来。
楚瑜听着消息,猜测或许过不了多久,苏查就会求和退兵。她回到屋中,喜悦同卫韫共享了这个消息,卫韫听着却是没说话,楚瑜有些希奇:“小七你怎的不喜悦?”

山河枕楚瑜小说全章阅读之第76章 免费阅读

有沈无双的『药』浴, 卫韫身上的伤口好得快很多,只是腿上一直没有触觉。楚瑜早上给他按摩了腿, 下午就出去打探消息。
沙城北狄反战部落所控制的地区,也是北狄商贸大城,是北狄军需重要的提供场所,于是哪怕外界战火硝烟,沙城却依旧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天南海北的人四处涌来, 街上各国人从容而过。
楚瑜最初还有些紧张, 然而过两日后便察觉, 沙城本就有许多大楚人居住, 比如沈无双和白裳就是避难而来,她遮掩与否, 并无太大意义。于是她放松下来,午后就去逛逛赌场, 茶楼喝喝茶, 听各地来的消息。
赵玥是个有能力的人,他和顾楚生在后方迅速整合了大楚国力, 扣下姚勇,然后由楚临阳、宋世澜、秦时月分管了军力,一路收复了大楚大部分地区。
而北狄却闹起了内讧, 苏查占了北都自立为王, 苏灿到了查图部落, 与苏查对峙。如此情况下, 苏查一面要提防苏灿,一面防守正面战场,哪怕北狄骁勇善战,也显现出疲态来。
楚瑜听着消息,猜测或许过不了多久,苏查就会求和退兵。她回到屋中,喜悦同卫韫共享了这个消息,卫韫听着却是没说话,楚瑜有些希奇:“小七你怎的不喜悦?”
卫韫端着茶,慢慢抬眼,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是没说出口。
他为什么不喜悦?
赵玥得势,赵玥如今将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他怎么能喜悦?
假如赵玥坏一点,赵玥恶心一点,像淳德帝那样,那他就揭竿而起,举兵反了,干干净净了个愉快。
却恰恰就是如今的情况,他做了坏事,可如今他却是每一件事,都恰到好处,反了他,又是一场生灵涂炭。
卫韫终究不是赵玥,做不出用万人『性』命,换一份私仇。
可家仇终究在心底埋着,卫韫低着头,没有出声,他怕这些想法说出来,楚瑜会为此不耻。
他抿了口茶,淡道:“今天灯火节?”
楚瑜愣了愣,喜悦起来道:“晚上就是了,不过沈先生说了,”楚瑜有些忐忑:“你不能逛太久,我就带你在四周转一转,他预备了晚膳,回到医庐来看灯火……”
说着,楚瑜似乎是怕他失望:“不过你别担心,等你再好些,我再带你逛。”
卫韫轻笑:“我又不是小孩子。”
楚瑜弯了唇角,没有多说。
她起身出去,给卫韫端零食去了。
等到夜里,卫韫还在房间里看书,就看沈无双挤进来,拍了他的轮椅道:“兄弟,帮个忙?”
卫韫挑了眉,看见沈无双在他面前转了一圈:“你看这件衣服好看吗?”
沈无双穿了一身白,看上去带了几分仙气,卫韫点了点头:“尚可。”
沈无双皱了皱眉,到屏风后面去,窸窸窣窣一阵,又出来:“这套呢?”
卫韫继续点头:“不错。”
沈无双又回屏风去。
这么一连换了五套衣服,卫韫终于有些撑不住了,皱眉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兄弟你看这件怎么样?”
沈无双兴致勃勃,卫韫压着『性』子点头:“好看。”
“行。”
沈无双穿着粉『色』绣花的长衫,用玉『色』布带挽起半截头发,配上了绘着桃花的扇子,看上去十分『骚』气。他甩了甩头发,咧嘴一笑:“我也觉得我穿这件衣服特招人。”
卫韫面无表情,沈无双看了他一眼道:“啧啧,今晚出去玩,你换一下你那死人白吧,我看着都审美疲惫了。”
卫韫面『色』不动,淡道:“滚。”
沈无双耸耸肩,转身走出去,刚到门口,又听里面人道:“等等。”
沈无双扭头瞧他,看见卫韫转头盯着窗外,耳根有些发红:“我柜子里有件水蓝『色』的长衫,你拿出来给我。”
沈无双『露』出一副“我早知道”的神情来,回神去给卫韫穿衣服。
给卫韫穿好衣服后,按着卫韫的指点,替他束上了发冠。
卫韫长得快,面容正是少年青年交错之时,束上发冠后,便显得成熟许多。外面传来沈娇娇的敲门声,激动道:“小叔,走了。”
“行了我知道了。”沈无双将发簪『插』入发冠之后,让卫韫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拍了拍他的肩道:“行吧兄弟?”
“嗯。”卫韫应声,想想又觉得该多夸赞一下:“尚可。”
沈无双“啧”了一声,推着卫韫出去。两人在长廊上等候了片刻,就闻声白裳和楚瑜说说笑笑而来,沈无双和卫韫同时看过去,看见两个姑娘在灯火下,笑脸似是带着***。
卫韫很少见楚瑜这样轻松笑着,离开那似乎是能吃人的华京,这个人似乎就像新生了一样,朝气蓬勃,似乎是清晨从水中探出芙蕖,轻轻弹动,就能散落下晨『露』入水,花瓣微颤。
他目不转睛看着楚瑜来到身前,听楚瑜笑着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好看吧?”
卫韫垂下眼眸,低头含笑:“好看。”
“行了,”楚瑜推着卫韫的轮椅,笑着道:“走吧。”
沈无双抱起沈娇娇,同众人道:“走走走,我带你们逛逛。”
说着,一行人就走出门去,打开门是一段昏暗的小路,医庐地处偏僻,小路黑得看不见五指。楚瑜和卫韫没说话,就听沈无双喜悦道:“嫂嫂你看不见吧,我拉你!”
卫韫、楚瑜:“……”
楚瑜想了想,默默将轮椅推慢了些,就离沈无双和白裳远了去。卫韫也无故觉得有那么些尴尬。
两个人看破不说破,就静静跟在白裳和沈无双身后,看他们打打闹闹。
沙城的灯火节和大楚不同,大楚四处是灯笼,沙城却是将灯笼一排一排挂在上方,将城市照得亮如白昼。周边全是叫卖的声音,来自各国的古怪物件都展览在小摊上。沈无双一路给白裳买着东西,楚瑜就推着卫韫往前,卫韫憋了半天,终于道:“嫂嫂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楚瑜愣了愣,她抬眼看过去,假如是她真的十六岁,大概会对这些事物很感爱好,可是她不是十六岁了,人年纪越大,就越难感受到喜欢与不喜欢。一切会越来越平淡,生活也如死水一般,越来越安静。
她看着街上人打打闹闹,小姑娘带着鲜花做成的花环顶在头上,笑着跑过去。楚瑜目光落到那花环上,笑了笑,又收回目光。
她摇了摇头,同他道:“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就好。”
卫韫没说话,他抬眼看着楚瑜,灯火下楚瑜的眼睛落着碎碎的光,有一瞬间,他觉得这个人离他特殊远,远得他们中间仿佛是隔了十几年的光景。
他忍不住抬手,握住了楚瑜的袖子。楚瑜有些希奇瞧他,笑着道:“怎么了?”
卫韫低着头,楚瑜看自己小半截袖子在他手里,抿了唇:“想要什么了,撒娇啊?”
卫韫还是没说话,他就这么捏着她的袖子,感受着他的温度,感觉她一点一点回到自己身边来,他终于舒心开来。
便就是这个时候,沈无双叫出声来:“卫夫人,帮我带娇娇去买个泥人呗。”
楚瑜听了这声呼唤,就知道沈无双是烦了娇娇,要把娇娇支开,她预备推着卫韫过去,就听卫韫道:“我想看看那个镜子,你放我在这儿,等会儿来找我就好。”
楚瑜看了看四面,沈无双就在不远处,捏泥人的地方也不远,于是她拍了拍卫韫道:“多加小心。”
说完,她便起身来,带着娇娇去了泥人滩,卫韫回过头来,看见镜子旁边卖花的老太太,他推着轮椅上前去,同那老太太道:“婆婆,我买花。”
说着,他从选了买了一根柳条,又选了好几种花搭配着。
楚瑜回来时,就看见卫韫正低着头在做花环。
灯火落在卫韫身上,少年湖蓝『色』广袖垂落在两侧,他似乎努力在学着像个大人,却仍然在低头那瞬间,『露』出少年人独有那份青涩和温柔。
他耳根有些泛红,手不甚灵巧将花放入柳条上,那能握八十斤□□的双手,捻着花儿,格外小心谨慎。
楚瑜也不知道怎么,竟就不敢上去打搅,她站在不远处,看见着人来人往,直到卫韫做好花环,抬起头来,看见楚瑜。
他眼中有一瞬诧异,随后就弯眉笑起来。
那山河岁月都落在他眼里,他温顺出声。
“阿瑜,你过来。”

山河枕楚瑜小说全章阅读之第77章 免费阅读

楚瑜站在那里没动。
她静静瞧着他, 就觉得周边声音似乎都慢慢变得安静,仿佛是站在水面上, 波纹一圈一圈『荡』漾开去。
声音被这些水隔开,变得格外遥远模糊,只有那个人,在这仿佛被蕴了雾气的世界里,格外明晰。他举着自己做的花环, 笑脸里带了几分羞涩, 楚瑜静静看着, 觉得有什么在心里一下一下冲击着往上。仿佛是一颗种子, 压在那心脏深处, 努力的撞击着血肉,想要破土而出。
楚瑜站着不动, 卫韫等了一会儿,有些希奇, 歪着头道:“嫂嫂?”
楚瑜听到卫韫呼唤, 这才回过神来,赶忙拉着沈娇娇走上前来, 到了卫韫身前,她低头道:“这是什么啊?”
“你弯一下腰,”卫韫举起花环, 笑着道:“我给你带上。”
楚瑜垂下眼眸, 遮住眼中的情绪, 低着头, 让卫韫给她带上花环。花环很轻便,落到头上,有水珠追下来,冰凉的水珠触碰在皮肤上,让楚瑜忍不住心里颤了颤。
旁边沈娇娇不喜悦了,“哼”了一声道:“你们都好讨厌,小叔就知道和我娘说话,他也只送你花,就没人疼我!”
楚瑜和卫韫都笑起来,楚瑜低头看她手里的泥人:“我不是送了你小泥人吗?”
“又不是小哥哥送的。”沈娇娇低头,有些不喜悦道:“我也想要小哥哥送我花环。”
说着,沈娇娇看向卫韫,满是期待道:“小哥哥也送我一个好不好?”
卫韫朝着沈无双扬了扬下巴,却是道:“去找你小叔。”
沈娇娇眼神黯淡下来,捏着小泥人道:“不给就不给,我去找小叔。”
说完她就甩开楚瑜的手,朝着沈无双小跑了过去。她跑得快,穿过人群就到了沈无双和白裳边上。楚瑜见沈娇娇安全跑过去,转头看向卫韫,有些无奈道:“你给她做一个怎么样?”
卫韫淡淡瞧了楚瑜一眼,那眼神很淡,没有包含任何情绪,但只是这么一眼,却就让楚瑜想起了上辈子的卫韫。
那个身居高位、说一不二的镇北王。
楚瑜不有得呆了呆,随后就看卫韫自己推着轮椅,转身道:“我又不是卖花的,你以为谁都值得我动手?”
听到这话,楚瑜不由得笑出来,她忙追上去,安抚道:“行了行了,知道您是镇国公,小侯爷,身份尊贵,行了吧?”
卫韫不说话,楚瑜推着他,有人挤过来,差点挤到楚瑜身上,卫韫一把按住那人,淡声提醒:“站稳。”
那人朝着卫韫道谢,楚瑜低头看他哪怕坐在轮椅上也要为她开路护着她,她目光里带了温度,看着面前背对着她不肯回头的少年道:“我知道,你不是对谁都这样好。”
卫韫终于出声,硬邦邦道:“你知道就好。”
楚瑜勾着嘴角,不再出声。
两人一路逛着街,楚瑜没买东西,卫韫却是买了一大堆,期初楚瑜没注重,后来才发现,卫韫买的东西,都是女孩子用的。凡是白裳逛过的摊子,精致灵巧的,他都要买些。东西不贵,但却杂七杂八买了许多。
他自己抱在腿上,等回家路上,楚瑜不由得有些希奇:“你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卫韫抱着那些小东西,僵着声道:“送你啊。”
楚瑜有些诧异:“我要这些做什么?”
“白裳沈娇娇都买了,”卫韫理直气壮:“你也要有!”
楚瑜抬头看向前方的白裳和沈无双,白裳牵着沈娇娇,沈无双提着东西,欢喜跟在她们母子身后,死缠烂打了一晚上,白裳对沈无双的态度明显软化了许多。此时已经走到了暗处,来时小路还有灯,回来时灯却都灭了。白裳步子顿了顿,似乎是不适应黑暗中的光线,沈无双的手就伸了过去,他在暗处拉住了白裳,语气里没有了平日的吊儿郎当,甚至带了一丝胆怯,小声道:“嫂嫂,别摔着。”
沈娇娇在黑夜里看不见,楚瑜和卫韫却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卫韫斜过眼,看见楚瑜落在轮椅上的手。
她的手一点一点随着光线暗下去,从月『色』下步入黑暗中。
卫韫垂下眼眸,不自觉就抚上广袖内侧的纹路。
他瞧着前方的沈无双,有什么在内心波动着,楚瑜刻意和前面两个人拉开了距离,卫韫小声道:“嫂嫂。”
“嗯?”
卫韫喉头滚动,终于道:“别摔着。”
楚瑜笑了,温顺道:“你放心。”
两人沉默着没说话,好久后,他终于道:“嫂嫂。”
“嗯?”
“你说沈无双……”
他想问,却最后还是没问出口。他没说完,楚瑜也就没有理会,她大约知道他要问什么,可这不是她能知道的回答,于是她没有言语。
推着卫韫从黑暗中走出来,一行人就到了医庐。沈娇娇觉得困了,沈无双和白裳送她去睡,卫韫便等在庭院里,楚瑜去拿酒和小菜。四个人打算吃喝着等深夜最后的放天灯,灯火节最盛大、也是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放天灯。
卫韫一个人在长廊等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枯燥,便推着轮椅打算去找楚瑜,然而推出还没两步,就听到了男人喘息着的声音,混杂着女子含糊不清的低呜。
卫韫猛地僵住了身子,一时觉得进退两难,他这轮椅一动,必然要惊动两个人,可是不动,他又觉得有些尴尬。他思考了片刻,还是决定停在那里不动,闻声转角处的两个人都喘息了片刻后,然后一声清脆的“啪”响过去。
“沈无双,”白裳带着颤抖的声音响起来:“我是你嫂嫂!”
卫韫整颗心抽起来,他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这一耳光,不是打在沈无双脸上,而是他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然而片刻后,沈无双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知道。”
没有了平时那份玩笑,他的声音郑重又平静:“假如我哥还在,我一定离你离得远远的。可是阿裳……”
沈无双声音哽咽:“我们……总不能跟着我哥一起葬了啊。人活着得往前走,你假如能接受别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白裳不说话,她的沉默让卫韫也觉得,自己似乎在等一个审判。
好久后,白裳终于开口:“无双,你可以喜欢我,是你的事情。可是我过不去我这个坎儿,是我的事情。我不会接受你,我也不会接受别人。话你放在心里,对谁都好。”
“你别『逼』我……”
白裳哽咽:“我知道你这个人,从来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你别『逼』我,行不行?”
沈无双没说话,好久后,他沙哑出声:“好。”
片刻后,白裳匆匆离开,等长廊再没了声音,卫韫抬头,就看见沈无双转角走过来。
他神『色』平静,面上没有笑意,瞧见卫韫,也没觉自得外,只是点了点头,权当做打过招呼。
卫韫垂着头,沈无双和他错身而过的时候,他忽然道:“你没想过你哥吗?”
沈无双顿住步子,他扭过头来,挑起眉头:“怎么,你也要训我?训我罔顾人伦,骂我不知羞耻狼心狗肺?”
卫韫不说话,沈无双的每一个字,他都觉得是打在他脸上。
他看着沈无双暴怒出声:“可你让我怎么办?”
“今日我哥哥若是活着,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我『插』足当然不对。可我哥死了,他死了,我喜欢一个人,我妨碍了谁?我又伤害了谁?我喜欢一个人,我错了?”
沈无双提高了声音:“要得了你们假情假意,轮得了你们管教?!”
“你哥的死,”卫韫嘲讽出声,这话他说给沈无双听,但也说给自己听:“你倒是捡了便宜。”
“那让我死啊!”
沈无双暴怒出声,他捏着拳头,红着眼:“我宁愿死的是我!可人死了你要怎么办,人死了,所以我一辈子不能喜悦不能笑不能欢喜不能喜欢人,你能你试试啊!”
“这世上哪个伪君子不想着存天理灭人欲,可是灭得了吗?!人就是人,你他妈充当什么圣人啊!我喜欢她我碍着谁,我喜欢她,我没『逼』她,我就是喜欢她,我觉得遇见她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也不行吗?!就算我有罪请罪,也该是黄泉路上我去给我哥请,你们一个二个,又算老几?!”
说完,他猛地转身,大步朝着前堂走了出去。
卫韫停在长廊上,目光变化不定。
沈无双每一句话都在他耳边回『荡』。
他喜欢她,有错吗?
他不说出来,他不言语,他静静等候陪伴,难道一份喜欢,都容不下吗。
他不是圣人,他灭不了人欲,喜欢一个人他控制不了,爱一个人他抑制不住。他只能画地为牢,将自己圈在这个小世界里,默默喜欢。
他喜欢这个人。
特殊喜欢,又怎么样?
卫韫的手微微颤抖,脑海里无数思绪翻涌,他似乎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不挣扎,也不想挣扎,他一直负重前行,一直耻于这份感情,然而这一刻,他却骤然想明白。
遇见她是这辈子最美妙的事,他不羞耻。
或许有错,可是日后黄泉路上,他去找卫珺道歉,这辈子,他只能如此。
只是他没有沈无双的莽撞,他那些激动澎湃的心情,全部都藏在心底,他拼了命去抚平,让他安静下去。
他在长廊上歇了一会儿,沈无双又折了回来,他回过头来,同他道:“我推你过去。”
卫韫没问他为什么回来,或许此刻沈无双同他一样,需要找个理由,找个地方,单独冷静一下。
两个人一起去找楚瑜和白裳,看见那两个姑娘视线出现在视野里,卫韫忽然开口:“耐心一些。”
“嗯?”
沈无双有些疑『惑』,卫韫慢慢道:“喜欢一个人没错,可你的喜欢若成为她的负担,这就是错。”
沈无双微微皱眉,没想过卫韫会同他说这些。
“你若喜欢一个人,你靠近她,陪伴她,守护她,”两人距离姑娘的脚步越来越近,卫韫微微勾起嘴角:“你可以试图去追逐她,但你得耐心一点,你得让她心甘情愿,一点一点察觉你的好。”
“那要是她这辈子不能心甘情愿呢?”
沈无双皱眉,卫韫面『色』不动。
“不是喜欢吗?”
“喜欢这件事,什么时候讲过回报?你若一心指望着她一定要回馈你这份喜欢,沈无双,”卫韫声音平静:“这份喜欢,未免太过自私,也太过令人恶心。”
沈无双没说话,两人来到厅前,卫韫抬头看向楚瑜,声音温顺:“阿瑜。”
“你们来啦?”
楚瑜笑着道:“我和沈夫人预备好了小酒,小七还带着伤,就不喝了。”
“没事儿,”沈无双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瓶来:“我给他带了『药』酒,不妨事。”
楚瑜看见那『药』酒,爽朗点头:“行。”
说着,四个人就到前堂走廊上坐下来,一面聊天一面喝。
楚瑜酒量不错,沈无双和白裳都有心事,于是一路几大坛下去,没一会儿,白裳就倒了,靠在楚瑜肩膀上睡过去。沈无双和楚瑜划着拳,喝着喝着,也倒在了一边。
卫韫坐在一边,慢慢喝着『药』酒,含笑瞧着他们。
沈无双的『药』酒不大好喝,带着『药』的苦味,可是劲儿却足,卫韫尝出来,不敢托大,只能浅酌。
而楚瑜喝高了,她将白裳放到一边,提着酒蹲在卫韫面前,认真道:“来,我和你喝。”
卫韫笑着摇了摇手:“这是几?”
“三!”
卫韫于是摇头:“不行,不能喝了。”
“我行的。”
楚瑜认真开口,卫韫笑着不说话,就看着楚瑜皱着眉头,认真思考着如何同他喝酒。
远处传来了人群欢呼声,卫韫和楚瑜目光都看过去,见远处有天灯缓缓升起,楚瑜喜悦道:“呀,好漂亮。”
说着,她转头看向卫韫,亮着眼道:“我带你上屋顶!”
不等卫韫出声,她揽着卫韫,跌跌撞撞出去,一个纵身,就落到了屋顶上。两人坐在瓦上,卫韫怕她不稳,便拉住了她,有些无奈道:“你别太冒失。”
楚瑜完全没注重到他扶着她的手,喜悦道:“你看你看,特殊漂亮。”
卫韫没说话,他垂下眼眸,还是伸出手去,用自己的手,包裹住了楚瑜的手。
楚瑜没察觉他的小动作,他仍然怕她发现,小声道:“嫂嫂,别摔着。”
楚瑜没回他,只是看着远处道:“真好看啊,我这辈子,好多年,都没有这么喜悦过了。”
卫韫听着她的声音,看向远处灯火缓慢升向天空。
那是大楚完全看不到的景象,合着远处的铃声,百姓诵经之声,整个夜晚,呈现出一种远离尘世的平静感。唯一在他身边的,只有楚瑜缓慢又沙哑的声音。
“我似乎一直在跑,一直停不下来。他不喜欢我,阿锦讨厌我,全部人都不喜欢我。我一个人凄凄惨惨过了好久。后来来到卫家吧,又没放松过一刻,你看我嫁过来发生了多少事儿啊,咱们就没停下来过。”
楚瑜轻笑:“我现在坐在这儿,还像做梦一样。”
卫韫没说话,他静静看着远处,楚瑜回过头,便被眼前少年吸引。
他的目光里落着远处灯火,水蓝『色』广袖长衫让他带着几分书生气,他的神『色』从容又平静,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似乎时间空间都在这一刻停止,这世上一切与她无关。
她忽然认不出来他是谁,又或者不想认出。
她就是这么静静看着他,觉得这个人美妙得不像人间真实。
卫韫察觉到她的目光,转过头来。
他们挨得很近,呼吸缠绕,目光纠缠。
只是那么一眼,她似乎就落入了他的眼睛里。
远处祈祷声一波一波传过来,楚瑜仰头静静瞧着他。
卫韫心微微一颤,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根本没有对方的言语,他就低下头,慢慢将唇落在了对方的唇上。
他的动作很缓,很慢,他想,只要她有任何反抗,他就停下来。
可是没有。
任凭他心如擂鼓,她都巍然不动。
少年人的吻带着月『色』的凉意,就是两唇轻轻相碰,虔诚又干净。
他闭上眼睛,睫『毛』微微颤抖。而楚瑜觉得自己深陷在一场梦境里,美妙得让她忍不住弯起嘴角,直到最后,她轻轻一笑,低头埋进他肩颈。
卫韫呼吸还有些急促,他不敢动,楚瑜就在他怀里轻笑,他怕她掉下去,抬手抱住她,固定住她的身子。
没多久,她在他怀里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卫韫的心跳随着她的呼吸慢慢平复,他的袖子盖在她的背上,给了她温度。
他嗅着她发间的味道,好久后,轻叹出声。
“傻姑娘。”

推荐理由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山河枕全文阅读,全文语言流畅,行文伸展自如,自然潇洒,称得上是一篇较成功的之作。想知道山河枕小说结局的朋友,小编提供山河枕楚瑜小说全本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支持山河枕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