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错许年华( 倪善顾何言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

错许年华( 倪善顾何言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

错许年华是一本热门言情小说

完整版

  • 2018-11-09
  • 简体中文
  • 3分
  • 2下载
APP下载1.89 MB

    导读:错许年华( 倪善顾何言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房东太太还在一个人嘀咕嘀咕的说,“我今早上出门还看到你老公了,似乎是听着打电话说什么滑胎,什么医生,咱们这个地方啊,比较的偏僻,他应该去给你找正规的医生。

    错许年华( 倪善顾何言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房东太太还在一个人嘀咕嘀咕的说,“我今早上出门还看到你老公了,似乎是听着打电话说什么滑胎,什么医生,咱们这个地方啊,比较的偏僻,他应该去给你找正规的医生了。” “你要是实在不舒适的话,跟我说,我这里还有点土家秘方,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错许年华全文阅读

    她接下来,还说了一些话,可是我什么也听不进去,刚才的话像是一道雷,狠狠地劈向了我。
    我本来以为自己足够的聪明,断绝他们的联系就够了,可没想到,最可笑最可悲的却是我。
    “你没事吧?是不是不舒适?”可能是我脸色不好看,房东太太扶着我,不敢像刚才那么大声的说话了。
    “我没事。”我条件反射的把手抽出来,胃绞痛的几乎直不起腰,看着房东太太担心的样子,我摆了摆手,重新的退到门内,靠着墙壁,快要站不稳了。
    一阵阵的痉挛抽搐,我疼得眼前都在发晕,哆嗦着拿着手机,拨通了许向的号码,我早就烂熟于心的一串数字。
    嘟嘟嘟……

    错许年华在线阅读25章

    我硬是撑着身体,想打电话求助,可是眼前的东西模模糊糊的都在旋转,手也哆嗦,没握住,‘咣当’一声手机砸到了地上。
    原本眼前模糊的视线,开始高速的旋转,我眼前发黑,剩下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
    “善善,善善!”
    是谁在叫我?
    我隐约的听到有人在呼叫我,声音也是很急,可是是谁?是谁在叫我?!
    “病人醒了!”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穿着白色大褂的人,在我身边走来走去,似乎在讨论什么。
    可是我耳边轰轰的,什么也听不进去,有些放空。
    “倪小姐,您醒了吗?”
    比较迟疑的声音,是个女人。
    我的意识分明都在,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连睁开眼皮这么简单的动作,也都费力无比。
    “这是……哪里?”开口的一瞬间,我都被自己吓到了,干涸的像是许久未曾碰到甘露的土地。
    我喉咙很干,几乎发不出来声音,身上也都没有力气,好不轻易睁开的眼,看四周的环境,也都是模模糊糊的。
    护士看着像是松了口气,不知道在对谁说话,“倪善,24岁,急性胃痉挛……”
    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我只记得自己想打电话求助,然后眼前发黑,再睁开眼就是这里了。
    “倪小姐,您现在还不能起来。”我刚麻木的撑着身体起床,就被拉住,耳边是焦虑的声音,“要不要通知您的家属?”
    听到‘家属’两个字的时候,我只是想笑。
    我做了最全最仓促的打算,可还是没避开该发生的事情。
    不管医院怎么挽留,我还是执意的要回去,这个婚姻,哪怕我拯救不回来,也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恩爱长久!
    依然是一天多的颠簸,我一路上也没吃饭,只是攥紧了手机坐在座位上,车厢里很拥挤,大半部分都是要预备回家过年的农民工。
    “大妹子,你这是预备回家还是去哪?”一个操着浓重口音的人问我,看着有些拘谨的摩擦了几下手,不过看着我的眼神似乎有些好奇。
    我这一次来这里带来的行李本来就不多,这一次仓促的返航,更是带着些故意的把许向打包的东西全都给扔了。
    别人探究的看着我,这也不希奇,究竟整个车厢里,也只有我行李空空,还偏偏赶的是远航。
    “回家。”我不太想说话,别过脑袋去看着外边。
    车子开的很快,外边的景色不停地倒退,我控制不住的开始胡思乱想,几次想给许向打电话,可还是按捺住了。
    在我思绪乱糟糟的时候,电话震动了几下,我下意识的想挂断的时候,才发现是我妈妈的电话。
    “你还在旅游吗?”那边妈妈的声音还是依旧,可带着有些明显的沙哑,我眼前甚至出现出来妈妈日益消瘦的样子。
    我眼睛一酸,差点忍不住的就哭出来了。
    可能是我一直不说话,妈妈那边有些着急的问,“是不是受欺负了,还是怎么了?”
    “说话啊,别让我着急,喂,能听到我说话吗?”
    很熟悉的声音,差点让我泪崩,我深呼了几口气,才差不多的控制住语气,压抑着说,“没事,我在路上呢,等我回去的时候去看你。”
    因为爸爸很早发家出轨,妈妈离婚之后一直都是带着我,哪怕她日子过的不好,也没伸手冲着爸爸要一分钱。
    “妈,你注重身体。”挂断之前,我的眼泪已经快忍不住了。
    我刚才差点想要把全部的事情说出来,想要得到安慰,甚至一度想要放弃报复,可是我什么也不能说,妈妈的肾脏不好,一直都是在等着肾源,我不能让她担心我。
    等到了终点站的时候,我看着熟悉的路标,甚至以为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像是隔了很久,可实际上才不过两天。
    我在门口站了很久,都没能把情绪压下去。
    门铃响了好几下,是许向开的门,我有点敏感的看了看他的身后,还有鞋架上的鞋子,没有别人。
    “善善,你回来怎么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许向的笑脸还是那么温柔和煦,把我手里的包都拿过去,轻轻地给我脱下外套。
    假如不是我意外的得知这些事情的话,我真的以为他还是那个一心一意,唯我不娶的好老公。
    “没什么事情,我就回来了。”许向的手刚伸过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的避开了,可能是我幅度太大,许向也有些探究的看着我。
    究竟这几天,我的行为都过于异常。
    “你这几天怎么了,是心情不好吗?”许向的话里也都是试探,把我的东西都归置好了之后,开始忙碌桌子上的饭菜。
    我本来想笑笑,装出没事的样子,继续生活,可是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路上一直没休息,我太累了,对了,明天陪我去看看我妈妈吧,我妈妈说好久没见你了。”我装作没看到他拿起手机又迅速放下的样子,而是疲惫的坐在沙发上。
    整个人现在像是被拆了重组一样,浑身都是不舒适。
    许向走到我身边,有些为难的看着我,“明天我公司还有点事情,要不然等过几天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公司,不过就是个借口罢了。
    我也没拆穿,只是心里凉的没有了知觉,甚至半点的努力也不想去做。

    错许年华在线阅读26章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被接二连三的打击,震的头都有些眩晕。
    我相处了六年的闺蜜,在我结婚周年的这一天,却是给我这么大的惊喜。
    “我知道,所以我现在想跟你说开了,也省的之后你知道心里更不好受。”她说这些的时候,平静的像是在和我说中午饭吃什么。
    “那你想说什么,告诉我你怀孕了,然后让我让位给你?”我现在手冰凉,明明面对着比亲人还熟悉的人,却必须说出这样的话。
    我一直强逼着自己直视她,想看看她是不是开玩笑,可惜的是,她比任何时候都认真的和我对视,却没有半点的愧疚。
    “我不会那么无聊,只是作为最好的闺蜜,我不希望你被隐瞒。”她还是那么精致,皮肤也很白,头发是垂到腰部的,举手投足都是女人味。
    “不过,我真的怀孕了。”
    一直到林雅离开,我都没缓过神来,连自己怎么回到家的都不记得,满脑子里都是她说的那句话,“善善,我真的怀孕了……怀孕了……”
    “善善,你在说什么怀孕?”我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许向一直在和我说话,我似乎刚才把心里想的也说出来了。
    他就坐在我的对面,眼睛没有看着我,他一般有隐瞒的时候,从来不敢和我对视。
    我还是不敢相信,坐在我面前的人,一直都是外边称赞的好丈夫,甚至家里的任何家务也是不用我动手,全部的细节都规划的完美,可这样完美的丈夫,出轨了?
    “没什么。”我没打算直说,想试探一下他,好让我彻底死心,“小雅今天告诉我,她怀孕了。”
    ‘啪嗒’
    他筷子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哦,是吗,那还真是个喜事,她跟你说谁是孩子的爸爸了吗?”许向弯着腰捡筷子,我看着他蹲在那里手忙脚乱的收拾,心里疼的像是被绞碎了一样。
    我现在很想哭,也很想大声的质问为什么,甚至也可以把这些碗筷全砸到他的身上,但是我浑身都在颤抖,脑子像是炸了一样,空白的什么也不想去想。
    “没说。”我拿起桌子上的止疼片,像逃一样的转身往楼上走,“我先上楼了,我这几天肠胃不舒适,我想休息。”
    他在后边还说了些什么,但是我一句都听不进去,整个脑子都轰炸了,腿脚不听使唤的往上走。
    推开门我就躺在床上了,哪怕盖着厚棉被,身上都是格外的冷,像是那种被寒风入侵五脏六腑的感觉。
    接下来该怎么办?
    商讨离婚,然后看着他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凭什么!
    “善善,很疼吗?”我听到许向的声音,心脏疼的更窒息了,我腰上似乎是搭了只手,然后和往常一样,他抱着我。
    “好多了。”我还是把头埋在被子里,黑暗和稀薄的空气,几乎要把我窒息了。
    他还是和往常一样,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我的背部,却什么也没说。
    “我没想到三姐老公那么老实巴交的人会出轨。”
    沉默了很久,我才开口,“假如你出轨了,你会怎么做?”
    三姐是谁,其实没有这回事,我就是故意刺激他的。
    我和他熟悉到结婚,已经是四年了,我们互相都很了解对方,我都已经规划好未来了,生一对龙凤胎,照顾好我心脏不好的爷爷,然后平稳的过完这一生。
    可计划永远都不如变化快。
    许向原本拍打着我后背的节奏,有几秒钟的停顿,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听出他声音似乎有点慌,“我怎么会出轨呢,善善,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他不知道我现在是不是知情,哪怕说这样誓言性的话,也都没有很足的底气。
    “我就是被三姐吓到了,没什么。”我怕我继续试探下去,首先承受不住的人是我,“明天我有个假期,我想去旅游,你不是说要给我补蜜月吗。”
    他没说话,我也装不知道,我之前听人说,婚姻就是场没有硝烟的争斗,有时候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原来还觉得很傻逼,可是现在我却也做这样的事情,来试图挽回。
    一想到我苦心经营了两年的婚姻,一想到这个男人是我们在最贫穷破落时候都相互依偎的,我就不甘心,凭什么我要离婚,凭什么要我退出这个位置!
    “好,都依你。”他似乎是松了口气,轻轻地给我掖了一下被子,怕我在被子里会闷到。
    我心里像是被灌进去了苦汁,翻江倒海的肆虐,他的手很大很暖,现在正在轻轻地帮我揉着肚子,我眼睛很涩,感觉下一秒泪水就忍不住的出来了。
    “我还想要一对龙凤胎,前几天妈来的时候也催过了,我算了算日子,这几天正好是排卵期。”我像自言自语一样,把早就规划好的未来都一一的说出来。
    我现在不想思考,他为什么出轨,也不想摊开了去争夺利益,我想要的只是这个婚姻,我现在觉得自己傻透了,和书上说的那种女人一样,宁可忍气吞声,也要挽回来。
    “你说,孩子要是出生的话,能不能一个随我姓,一个随你姓?”我抓紧了被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我的情绪缓下来,明明眼睛酸胀的很难受,可我还是笑着说。
    我看不到许向的表情,可是能听到他的声音,和之前一样的温柔,“善善,我跟妈说一下,不要催你那么紧,孩子等着到了时机就来了,我们还年轻,不着急。”
    我们还年轻……不着急……

    小编点评

    错许年华( 倪善顾何言小说)完整完整章节阅读导读他们的爱恨不应该如此这般,情又将何去何从,风起云涌又将怎样,他们的爱恨离别,全新的故事玩法,体验又是怎样的悲歌!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