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千香百媚姜黎非雷修远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千香百媚姜黎非雷修远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千香百媚姜黎非雷修远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8下载: 2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千香百媚是一本文笔精湛的言情小说,千香百媚姜黎非雷修远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雷修远也在旁边剥毛豆剥得飞快:“想必直到回书院,双剑器灵一定都在暗中护卫。我们这些书院弟子假如真出了什么事,对书院声誉亦有影响,左丘先生行事向来谨慎细致,应该不用担心了。”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千香百媚全本内容介绍

于隐蔽迷惑,似乎挺对他胃口的。至于百里姐妹,很早之前歌林似乎説过要一起去火莲观,不过现在不知道她是怎么想了。
雷修远资质优异,不管去哪里估计都不成问题,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希望”而去束缚他什么。
“是你希望去哪儿才对。”黎非笑了笑,“你就没有看中的门派吗?”
雷修远淡道:“有啊。”
“哪个?”
“你猜。”

千香百媚姜黎非雷修远小说全章阅读之第五十六章英王府 免费阅读

全身都疼的雷修远在第二天又恢复了活蹦乱跳,倒是黎非一夜没睡好,一整个白天都在打呵欠。
震云子再也没来过,昨晚他被双剑所伤,地上留下大滩的血迹,也被雷修远用水冲干净了。黎非一面打呵欠一面剥毛豆,喃喃道:“你説,那对双剑是不是还藏在暗处?”
雷修远也在旁边剥毛豆剥得飞快:“想必直到回书院,双剑器灵一定都在暗中护卫。我们这些书院弟子假如真出了什么事,对书院声誉亦有影响,左丘先生行事向来谨慎细致,应该不用担心了。”
昨天晚上发生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事,今天一早他们就在这边悠哉悠哉剥毛豆似乎有diǎn怪怪的……不过还能干嘛呢?回书院么?回去感觉好没出息的样子,都完成修行了还得靠着书院庇护。而这会儿忙着修行努力也没什么用,该学的都学了,该努力的也努力过了,剩下的只能等进门派后才能学到。
思前想后,两个人只有继续剥毛豆。
“以后要是进了门派,就没现在这么轻松了。”黎非叹了口气,起码现在碰到危险还能回书院,左丘先生也会刻意安排人来护卫,下次再碰到震云子,那可再没昨晚的好事。
何况日炎拿回妖气陷入了沉睡,不知这次是睡数月还是数年,她可真的是要一个人面对各种焦头烂额了。
“修远,真的和我一起去无月廷吗?”她问,有雷修远陪在身边,她总觉得安心diǎn。
雷修远“嗯”了一声:“反正我不去星正馆与揽天派。”
黎非哈哈大笑,他不想去揽天派的心情她能理解,揽天派的罗成济先生太热情了,这一年就冲着雷修远一个人走人情路线,老是照顾他,妄图打动这位金属单一灵根的孩子为揽天派效力。结果前几天听説雷修远想去无月廷,他都快哭了,要不是被胡嘉平拽走,指不定他真能做出当场把雷修远抢回揽天派的事。
在书院的修行结束,弟子们都要开始考虑将来所要加入的门派了,大多数弟子对仙家门派的所知也仅限那些名门,譬如无月廷星正馆,具体新弟子是怎么选拔,谁也没个头绪。黎非自己是决定了要去无月廷,不过人家要不要她还是个问题,当初东阳真人説,她假如在书院表现出类拔萃,他可以将她收入无月廷,回想一下,自己在书院,应该还算“出类拔萃”吧?
“要是无月廷不收我呢?你去哪儿?”黎非xiǎo声问。
雷修远没抬头,灵巧地剥着毛豆,一面道:“你希望我去哪儿?”
呃,她希望?她当然希望朋友们可以都在一起,但显然这不可能。他们的四人组,还有叶烨他们,很快就要分开了。纪桐周不用説,肯定是去星正馆的,叶烨説过想去地藏门,地藏门精于隐蔽迷惑,似乎挺对他胃口的。至于百里姐妹,很早之前歌林似乎説过要一起去火莲观,不过现在不知道她是怎么想了。
雷修远资质优异,不管去哪里估计都不成问题,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希望”而去束缚他什么。
“是你希望去哪儿才对。”黎非笑了笑,“你就没有看中的门派吗?”
雷修远淡道:“有啊。”
“哪个?”
“你猜。”
猜你个大头鬼!黎非白了他一眼,不想説就直説呗!
“以后要和大家分开了。”她忽然有些感慨,“不知道还有没有一起修行的机会。”
这一年让她获益匪浅,一切都是从离开青丘的那个夜晚开始,她碰到了许多人,她的人生也从这里开始截然不同。如今她又回到这里,虎口崖依然陡峭险绝,xiǎo院也依旧温馨简陋,可一切与一年前都不一样了。
她再也不是那个一无所知的xiǎo棒槌,也不会再顺着麻绳攀爬虎口崖,如今她是即将成为正式仙家门派弟子的姜黎非,师父飘渺的行踪,也终于要为她捉住一些些。
八月初十,越国王都端涂一片晴好。
辰时刚过,街上已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这个有星正馆仙人坐镇的强国王都繁华程度超乎想象,商铺鳞次栉比,正中的王都大道极宽敞,街边房屋色彩鲜明艳丽,风格大气,多为三层以上的高楼,一眼望去,立时便能让人体会越国的强大与繁华。
虽説黎非以往跟师父也算见过不少世面,但端涂的气派还是很少见,她一下就能理解为什么纪桐周老是那么盛气凌人骄横霸气的模样了,身为越国英王爷,又是天纵奇才,他不骄傲才有鬼。
英王府坐落在端涂东南,围墙高且厚,只有修行之人方能看出那罩在王府四周一条条极细的光之线,那是灵气网。有玄山子坐镇后方,纪桐周又是下一个可能成仙的皇族人,皇宫与王府必然戒备极其森严,架了灵气网,连一只平常飞鸟都莫想飞过王府上空。
王府大门紧闭,只有偏门开了一半,侍卫们甲胄明亮,目不转睛地守在门前。
华贵的马车停在了王府门前,侍卫们立即毕恭毕敬地迎上来将车门打开,一面道:“两位贵客请进,王爷早已恭候多时。”説罢,诸侍卫打开半掩的偏门,xiǎo心翼翼地将二人请进王府。
这么恭敬谨慎,跟华光郡那群仗势欺人的东西完全两样。
估计是因为这次纪桐周派了马车专门守在驿站的缘故,当日诸人都已商定,八月初十在越国王都端涂相聚,纪桐周会在当日将马车派往端涂驿站等候。黎非跟雷修远刚到端涂驿站,就被接上马车送来英王府了。
两个清秀xiǎo厮引着二人走了一段,又穿过一道门,对面迎来两个大约二十岁出头的美貌婢女,一左一右给他们行礼,声若莺呖:“恭迎贵客,请随奴婢们来。”
黎非何曾见过这种排场,这英王府好大!里面还有这么多xiǎo厮婢女,现在想想,纪桐周在书院里的日子,对他来説简直可算简单至极了。身边的雷修远很淡定,也对,他以前也算个贵族,反正都见识过,自然不为所动,就她一个人在这边暗暗讶异。
继续往里走,但见王府内绿树盈盈,层楼叠嶂,説不出的气派,再穿一道门,又换了两个只有十一二岁的xiǎo婢女给他们领路,没走一段,便见对面有个华服少年快步而来,雍容玉立,不是纪桐周是哪个?
“你们可算来了!”纪桐周满面笑脸,説罢挥了挥手,那两个xiǎo婢女立即躬身退了下去。
直等两个婢女走得再也看不见,纪桐周忽然当胸一拳就朝雷修远身上砸来,两人噼里啪啦有来有往打了半天,纪桐周忽然又收拳退开,怒道:“又是平手!这衣服太碍事,待会儿跟我去里面练练仙法!”
雷修远掸掸身上的灰,淡道:“书院弟子禁止仙法玄术私斗。”
“那就再比拳剑之法!”
“千里迢迢跑这里来累死了,不想打。”
“不行,必须打!”
黎非对这情况早就见怪不怪了,他们两个人反正从来没和睦相处过,以前在书院修行,墨言凡的拳剑课这两人从开始打到结束,仙法修行更是乱打一通,每次都被胡嘉平骂。
对这位骄傲的xiǎo王爷来説,雷修远与其説是朋友,倒不如説是个想尽力压倒他的对手,究竟书院里能跟他相抗的人,也就一个雷修远了。
他俩在那边吵吵嚷嚷,她一个人四处看王府风景,忽然感慨道:“纪桐周,你这个王爷当得真气派。”
纪桐周自得一笑:“你总算见识王爷的气派了吧?走吧,带你们进去。”
他在前引路,沿着光滑的石子xiǎo路走了半柱香的时间,忽然眼前豁然开朗,却是一座十分华美的庭院,此刻庭院前,又是两个眉目如画的年约十四五的美貌婢女给三人行礼,莺声呖呖,姿态婉妙,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黎非被这奢靡香艳的人间富贵景象晃得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金尊玉贵的xiǎo王爷也太幸福了,他还修什么仙啊,当王爷不是比修仙舒适多了?
进了屋子,富丽堂皇自不必説,纪桐周进内室没一会儿,竟然又换了套衣服出来,依旧华贵雍容,他挥手把婢女们都遣走,黎非才开始赞叹:“你一天是不是要换几百次衣服?”
这出来一套,见客又是一套,该不会吃饭还要换一套吧?
纪桐周歪在椅子上喝茶,半diǎn方才的王爷仪态都没了,一面道:“皇族礼仪如此,哪有书院那么随便。叶烨他们还没到吗?我以为你们会一起。”
“再等等吧,説不定一会儿就到了。”
黎非坐不住,推开窗看外面的景色,后面纪桐周跟雷修远又开始争起来了,不知吵什么,吵着吵着就变成喝酒的问题了,这个説如今酒量大如牛,那个説你分明喝两杯就睡。
她懒得搭理,因见窗帘上的刺绣十分精致,连挂窗帘的钩子都是玉做的,她忍不住把玩了半天,这一趟来王府,她可真是开了眼界。
后面的争执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纪桐周口干舌燥地喝口茶,见黎非左右打量,显然十分新奇。他又自得,又觉得好笑,果然还是xiǎo叫花,连个窗帘钩都要看半天。他从袖中摸出一只紫玉做的蟋蟀,走过去递给她:“玩这个吧,窗帘钩有什么好看的。”
黎非见这只蟋蟀跟真蟋蟀一般大xiǎo,难得的是紫玉雕得竟然跟真的一模一样,十分细致,栩栩如生,更难得的是摸上去竟隐隐生出一股清凉之意,盛夏季节握在手中实在舒适极了。
“这个好!”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喜爱,“跟真的一样!”
纪桐周见她满脸喜爱之色,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蟋蟀,他从没见过这么柔顺的姜黎非,当即心中一喜,自得洋洋地开口:“你喜欢,就送给你了。”

千香百媚姜黎非雷修远小说全章阅读之第五十七章龙名座 免费阅读

黎非将紫玉蟋蟀摩挲一番,最后却还到他手上。
纪桐周有些讶异:“送你了,不要么?”
黎非笑道:“所谓礼尚往来,我可没这么值钱的东西还给你,多谢你的心意啦。”
纪桐周更希奇:“我的东西,我爱送谁就送谁,什么时候管你要回礼了?”
到底是金尊玉贵的xiǎo王爷,任性起来一塌糊涂,大方起来也是一塌糊涂,怪不得他以前身边连个真心朋友都没有,全是狗腿子,不了解他的人肯定以为他是存心炫耀。
黎非想了想,终于还是把紫玉蟋蟀拿回在手里把玩,一面道:“那就先借我玩两天,给我是糟践,指不定就磕坏了,多可惜。”
纪桐周见一只紫玉蟋蟀就让她爱不释手,更觉好笑,xiǎo叫花就是见识少,他兴致勃勃地开口:“你等着,我给你拿更有意思的来。”
他回室一顿折腾,藏箱底的幼年玩的东西都给他翻出来了。他自xiǎo就是被捧在掌心呵护大的,多少稀罕东西皇帝宁可自己不要也会给他送一份过来,从xiǎo到大堆了不知多少箱,他向来是玩几天就叫人收起的,谁知姜黎非对这个也赞叹,对那个也惊异,连他都开始觉得好玩了。
没一会儿桌上就堆满了各种各样稀罕古怪的玩意儿,最精巧的是一件青铜做的xiǎo黄鹂,只有拇指大xiǎo,栩栩如生地立在白玉鸟架上,面前放着个xiǎo水盆,每个时辰它便会自己低头做出饮水的样子来,饮完还会滴里里地叫,声音清脆悦耳。
黎非捏着这只青铜黄鹂颠来倒去看了老半天,怎么也不相信它不是仙法加持的,纪桐周正要给她解释内里精密的诸般构造,忽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跟着有个人在外面低低叫了声:“王爷。”
纪桐周打开门,却见王府三管家躬身在在门口,见着他,三管家立即行礼跪下:“启禀王爷,在驿站等候贵客的众xiǎo厮方才送来一封信,説是几个修仙门派弟子给的,他们不敢怠慢,立即送来了,请王爷过目。”
信?难不成是叶烨他们?纪桐周心中迷惑,接过雪白的信封,正要拆开,却听黎非急道:“等下拆!”
纪桐周微微一惊:“怎么了?”
没人回答他,雷修远一把抢过信封,放出灵气仔细检查了一遍,发觉信纸上没有灵气残留的痕迹,这才再递回给他,黎非皱眉道:“你这个王爷做得太大意了吧?外来书信不检查吗?万一被人在信纸上下了魇术怎么办?”
纪桐周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她:“前面早有人检查过,确认无误才会送来的。”
黎非咳了一声,果然王府戒备森严,但万一是震云子死心不改下了字灵魇术怎么办?他们又不好跟他説震云子的事,纪桐周以后肯定是去星正馆,告诉他这些事,不过白白拉他下水,倒是连累他了。
纪桐周匆匆将信看了一遍,面上忽然出现一层惊怒神色,怒道:“岂有此理!竟然在我越国境内如此嚣张!你速速传信星正馆素泉先生!请他立即来一趟!”
三管家立即答应着飞快走了。
黎非将信纸接过来,仔细一看,信内容倒没什么,不过问候一声,又提及将王爷几位贵客暂且请走,耽误几日云云,要命的是落款——龙名座五丈山长老宗权座下弟子。
龙名座,正是灭了高卢的吴钩国背后所仰仗的仙家门派,如今这门派中势力如日中天的五丈山长老宗权就是吴钩皇族人。不用想都知道,这封信虽然看似措辞雅致谦卑,实则是挑衅,叶烨他们肯定是碰到危险了!
“我们先去驿站看看!”
黎非拔腿就往外跑,纪桐周哪里肯落后,奈何自己一身华服长袍,走个路都累,等换好轻便衣服出来,黎非二人都已经到驿站了。
驿站外站了两个身着道袍的修仙弟子,正是龙名座的人,而王府守在驿站门口的马车此刻车门大开,几个王府xiǎo厮无助又惶恐地缩在一旁,看着另外几个龙名座弟子将马车里里外外搜个遍。
黎非有些意外,这些龙名座的人也太嚣张了,这里可是越国境内,光天化日之下围堵驿站,搜查王府马车,不怕与越国结下仇怨么?更何况越国背后有星正馆玄山子坐镇,龙名座虽然也是大派,却如何能与星正馆相提并论?
雷修远沉吟片刻,忽然上前行礼,开口道:“我等是雏凤书院弟子,此处车马是我们朋友的,请问诸位意欲何为?”
众人听説是书院弟子,便上下打量他们一番,没一会儿,有个为首的龙名座弟子还礼,谈吐竟然甚是文雅谦和:“原来是仙家xiǎo友,你二人有所不知,我等此番奉了五丈山长老宗权手谕,搜寻吴钩逃犯。一路从吴钩追赶至越国端涂,得知越国英王爷与吴钩逃犯相识,只怕这群逃犯穷凶极恶,惊了王爷玉驾,故而在此盘查。听闻英王爷也是仙道中人,必然雅达宽宏,不会为难我等执行长老谕令。”
黎非心中暗暗吃惊,听他们的説法,似乎叶烨他们回到高卢就一直被龙名座的弟子追杀?!龙名座的人不知道叶烨他们也是书院弟子吗?竟然这样直接挑衅?
雷修远道:“诸位追杀的逃犯,想来我们也熟悉的,与我二人同为书院弟子。新弟子选拔在即,贵派诸位追杀书院弟子,只怕不太好吧?”
那龙名座弟子笑道:“xiǎo友説笑了,逃犯怎会是书院弟子,此事我等从未听闻,莫要玷污了书院名声。”
他们绝对是故意假作不知!黎非正要説话,忽听后面大片杂乱的脚步声响起,纪桐周阴沉的声音也从后面传来:“将驿站围住,可疑人等一律不许出入!等素泉先生来了之后,再好好盘问究竟所为何事!”
众人回头,便见后面呼啦啦涌上一群重甲持刀的侍卫,里三层外三层将驿站围了个水泄不通,纪桐周远远站在外面,一言不发,看也不看那些龙名座的弟子。
龙名座数名弟子对望一眼,为首那人上前笑道:“这位一定就是越国英王爷了,鄙人龙名座五丈山宗权长老座下弟子,我等绝无意冒犯……”
话未説完,纪桐周身边的管家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还请诸位仙门官人静候片刻,星正馆素泉先生来后,一切自然能説个清楚。”
这位xiǎo王爷怒火滔天,竟高傲得一句话也不屑与他们説,只让管家传话。
龙名座的弟子闻声“素泉先生”几个字,不由微微变色,这位素泉先生是星正馆玄门长老玄山子座下第一得力弟子,听闻马上便要突破境界成就仙人,在人才济济的星正馆也是极受看重的弟子之一,实在不好得罪。
一时间场面竟僵在这里了,黎非越想越觉得整件事不对劲,怔了半天,低声道:“歌林他们不知道在哪里了……是不是……”
一旁的纪桐周闻声她的话,脸色更加阴沉,雷修远见他俩都是一付如丧考妣的模样,不由摇头:“他们自然是还未落入龙名座五丈山弟子的手中,否则何必还要围堵驿站搜查马车?”
纪桐周森然道:“连叶烨他们与我是友人的事情都知道,还敢説不知道他们是书院弟子!真是满嘴胡言!”
这正是此事怪异之处,龙名座的人就算不顾忌书院,也总要顾忌越国背后星正馆的势力,此番挑衅,却又言语谦和,细细想来,竟好似故意滋事,其中大有深意。
本以为那位厉害的素泉先生很快会来,谁知一等竟等了一个多时辰,半个人影也没见,那几个龙名座的弟子面上渐渐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没过一会儿,街角急急奔来一个人,却是王府另一位管家,他附在纪桐周耳边轻语数句,他脸色又变了,当即道:“你们继续守在此处。”
説罢他转身就要回去,冷不防后面龙名座的弟子道:“英王爷,不知素泉先生能否拨冗相见?我等早已恭候多时。”
纪桐周还是不説话,身边的管家急道:“还请诸位再等片刻,莫要心急!”
龙名座弟子笑道:“抱歉,我等亦有要务在身,只怕等不得了。英王爷,你这是要回府邸么?可否让我等同去?吴钩逃犯只怕会潜入府内,我等岂能让逃犯打搅王府清净?”
管家登时大怒:“虽然仙家并不重凡间身份,然而王爷究竟是王爷!你们是否太过无礼!”
那几个龙名座弟子不等他説完,个个腾云而起,眨眼便远远飞在了前面,四周密密麻麻的侍卫们又怎能拦住腾云驾雾的修行者?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飞远,看方向竟像是往王府飞去。
纪桐周怒不可遏,当即御剑追在后面,他周身火光闪烁,压抑不住恨不能马上出手,可,无论如何,此处是越国王都,身为越国英王爷,绝不可自份在这里方寸大乱,他周身的火光又渐渐收敛了下去。
黎非二人自后追上,纪桐周低声道:“叶烨他们来了,所幸没受伤。”

推荐理由

千香百媚姜黎非雷修远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已出,小说构思细腻而不失潇洒,笔触真实却华美,剧情环环相扣,引人爱不释手,感情交代清楚且含蓄,人物形象鲜活生动,跃然纸上,仿佛就站在读者面前,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