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缘来什锦经年导读(江凌宴殷舒曼小说)
缘来什锦经年导读(江凌宴殷舒曼小说)

缘来什锦经年导读(江凌宴殷舒曼小说)

下载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缘来什锦经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江凌宴殷舒曼小说)完整版已上线,中午刚从不列颠回来,晚上就想登堂入室爬上她夫君的床?江家的人是当她死了吗!殷舒曼神色一冷。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缘来什锦经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江凌宴殷舒曼小说)完整版已上线,中午刚从不列颠回来,晚上就想登堂入室爬上她夫君的床?江家的人是当她死了吗!殷舒曼神色一冷,追书的小伙伴,本站提供缘来什锦经年全文阅读,莫要错过哦!

缘来什锦经年小说简介

太太!”忽然,一个丫环跑了进来,“我刚听说老太太让表小姐夜里去照顾姑爷。”
殷舒曼手上的动作一顿,问:“去了多久了?”
“一个小时了!”
中午刚从不列颠回来,晚上就想登堂入室爬上她夫君的床?江家的人是当她死了吗!
殷舒曼神色一冷,站起身在架子上拿了件衣服说:“伺候我更衣,再叫两个家丁跟着我。”
江家主院。
“太太,您不能进去!”
殷舒曼的脚步没有停下,面带寒光看着阻拦自己的小厮问:“谁给你的胆子拦着我?让开!”
小厮被吓得缩回了手。
殷舒曼出身官家,从小被娇宠长大,骨子里养成的高贵和威严是别人模拟不来的。
她径直走到了卧房的门口,一把推开了门。
木质房门碰撞的声音打破了卧房里的宁静。
“表嫂来了啊。”坐在床边的卓茵脸色有些难看。

缘来什锦经年在线阅读

缘来什锦经年全文01章
夜已深。
殷舒曼坐在镜子前抹着香膏。仔细看她的梳妆台上,苏城的胭脂、皖城的水粉、平城的头油……无不是最好的。
“太太!”忽然,一个丫环跑了进来,“我刚听说老太太让表小姐夜里去照顾姑爷。”
殷舒曼手上的动作一顿,问:“去了多久了?”
“一个小时了!”
中午刚从不列颠回来,晚上就想登堂入室爬上她夫君的床?江家的人是当她死了吗!
殷舒曼神色一冷,站起身在架子上拿了件衣服说:“伺候我更衣,再叫两个家丁跟着我。”
江家主院。
“太太,您不能进去!”
殷舒曼的脚步没有停下,面带寒光看着阻拦自己的小厮问:“谁给你的胆子拦着我?让开!”
小厮被吓得缩回了手。
殷舒曼出身官家,从小被娇宠长大,骨子里养成的高贵和威严是别人模拟不来的。
她径直走到了卧房的门口,一把推开了门。
木质房门碰撞的声音打破了卧房里的宁静。
“表嫂来了啊。”坐在床边的卓茵脸色有些难看。
殷舒曼没有搭理她,而是看向了倚在床头、神色阴晴不定的江凌宴。目光相触,感觉到他眼中的厌烦,她下意识挺直了脊背。
“表妹,这么晚了没想到你在这里。”殷舒曼把目光移向了卓茵。她一头精致的卷发很特殊,身上穿的是整个苏城都没人穿过的最新的洋装,脚下是一双高跟鞋。从不列颠回来的她跟四年前判若两人。
不光是外表,卓茵的性格也比以前大方了。她脸上的尴尬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友好的笑脸:“姑姑说表哥这两天身体又不好了,正好我是学西医的,就让我来看看。”
“所以你就深更半夜来看?”殷舒曼冷笑了一声,“表妹,你可别忘了你还是个未嫁的姑娘。虽然你刚从不列颠回来,接受了西方的教育,但是也别忘了老祖宗留下的礼义廉耻!”
卓茵的落落大方和雅致是这几年在国外培养出来的,而殷舒曼的高贵却是天生的。
见卓茵不动,殷舒曼继续说:“表妹,这么多下人看着呢。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要留下来?”
这时候的卓茵就似乎比殷舒曼矮了一截一样。她满脸通红,看向沉默着不说话的江凌宴,眼中带着强忍着的委屈说:“那表哥,我先走了。”
看卓茵离开后,一直挺着脊背的殷舒曼泄了气。她忽然觉得很没意思,也预备离开。
这时,身后传来了江凌宴布满嘲讽的声音:“把照顾我的人赶走了,你难道不应该留下来照顾我?”
殷舒曼的身子僵了僵,再次挺直了脊背。
四年了,除了成亲那一晚,她从没走进过这间屋子。她原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走进来的。
“把药端起来,喂我。其他人都出去。”
缘来什锦经年全文02章
房门被下人从外面关上,殷舒曼在床边坐下,端起了药碗。
江凌宴的身体不好,就算是在大夏天也穿得很厚,每逢换季,他必定要生一场大病,卧床一月,到了冬天就更不用说了,不能出门,屋子里的碳火一刻都不能断。即使是这样,卓茵还是千方百计想嫁给他。不仅因为他是江家的一家之主,手里把握着江家全部的生意,更因为他的长相。
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线条冷硬的下巴……即便身上总是有一股病气,江凌宴依旧是苏城最英俊的男人。苍白的脸色和冷冽的神情让他看起来很偏执,危险又让人忍不住想靠近。
殷舒曼从没照顾过人,端着药碗的样子有些笨拙。眼看着手里的勺子就要碰到他淡粉色的唇,她的心里竟然有些紧张,心跳得比房里西洋钟走时的声音还快,手也颤抖了起来。
就在勺子送到江凌宴唇边的时候,殷舒曼控制不住手抖,汤药洒了出来,顺着他的下巴流下,弄脏了他的衣服和被面。
江凌宴拍开了她的手,眼神冷得像是能把人冻住:“你就这么不愿意照顾我?”
被他拍开的那只手疼得发麻。殷舒曼摇头解释说:“我不是,我只是——”她只是太紧张了。这让她怎么说的出口?说出口了必定会迎来他的冷嘲热讽和轻看。
江凌宴冷笑了一声:“殷舒曼,成亲四年,你是不是天天都在盼着我病死?”
明明是他终究对娶她这件事无法释怀,觉得是人生中的耻辱和污点,为何总是要拿最大的恶意揣测她?四年前在旅馆里,是他闯入了她的房间才造成了现在的一切。
相互折磨、猜忌了四年,她真的太累了。现在卓茵回来了,她是该离开了。
殷舒曼蓦地放下了药碗。她紧紧攥着衣角,看着被面,忍着鼻子的酸意说:“江凌宴,我们离婚吧。”她殷舒曼要走只能自己走,轮不到别人赶她走。
看着殷舒曼平静端庄、似乎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江凌宴眼中涌现出了滔天的怒火。他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陆衍今天刚回来,你就着急跟我离婚?连装都不愿意装了?”
殷舒曼心中惊奇。陆衍回来了?
江凌宴看着殷舒曼惊奇的样子,觉得讽刺极了,眼中的怒火变成了嘲笑:“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陆衍跟卓茵是同一条船回来的。”
殷舒曼忍着下巴的疼痛说:“我确实不知道。”
江凌宴忽然靠近,细细地看着她的眉眼。他的目光太幽深了,甚至给殷舒曼一种深情的错觉。感觉到他冷冽的气息拂过脸上,她不由地屏住了呼吸。
像是终于看透了她一样,江凌宴的眼中慢慢出现出不屑,说:“别装了。殷舒曼,大家闺秀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说着,他嫌弃地松开了手。
殷舒曼的脸被甩到了一边。她心中刺痛,身上发冷。
明明是他的表妹回来了,他不想再忍受她了,为何要这样诋毁她?把全部的过错怪在她身上?
“既然如此,我们离婚吧。”殷舒曼几乎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把这句话说出来。此刻在他面前,她不再高傲得如斗鸡了。
她原本以为随着时间,他们之间的猜忌和隔阂总会消失的。她本以为,只要她一如既往地端着她的高贵和矜持,就能平淡地过完一辈子。
可是她错了。
“如你所愿。”
江凌宴终于答应了。
四年的相互折磨,终于能结束了。

小编点评

缘来什锦经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江凌宴殷舒曼小说)痛彻心扉,爱情不该这样被亵渎,应该是圣神的,他们因为误会,她被折磨了很多年,再次“重获新生”还能逃离他的魔掌么,他们后续又将?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