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心坟宋予问贺毅小说全本导读
心坟宋予问贺毅小说全本导读

心坟宋予问贺毅小说全本导读

分类: 豪门总裁时间: 2018-11-08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心坟宋予问贺毅是一本短篇***小说,心坟宋予问贺毅小说全本完整版在线阅读导读:“你为什么喊我贺太太?”她直接问。 最好别告诉她,他就姓贺! “因为你是我老婆!”他失笑。 这还用问?果然,她真的失忆了。 这样也好,希望能忘记伤痛,大家重新开始。 “哼,现在的年轻人真轻浮。”她冷笑一声,把太阳伞撑起,甩甩头就走。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心坟宋予问贺毅小说全本介绍


心坟宋予问贺毅小说全章阅读之第21章 免费阅读

今天看诊,赵士诚频频恍神。
“二哥,你在笑什么?”一旁的容华,困惑地问。
“我,有笑吗?”他反问。
有。
嘴角弯弯的,忍俊不禁的笑意,有一种情难自禁的喜悦,交错映在那张英挺的脸上,这样的二哥,对容华来说,是生疏的。
她熟悉的二哥,喜形不于色,情绪淡的几乎没有存在感。
“二哥,你今天嘴唇不舒适吗?”容华把心里全部的问题都问出来。
太不对劲了。
一个早上,二哥一有空就出神,一边低笑,还一边摸着自己两片阳刚的唇瓣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士诚急忙回过神来,已经是耳根全冒红了,“咳,还不叫下一位病人进来?”但是,他的唇畔还都是止不住的笑脸。
“二哥,早上五十个诊号都看完了,现在要到中饭时间了。”这也要她提醒?今天的二哥,真是,简直就象少年在思春。
太可怕了!
“有打电话提醒予、提醒问问,催她出门吗?——”才刚习惯性讲出她的名字,他马上想起来,她有交代过,以后要喊她问问。
一天而已,他们的发展,真的很快,快到让他一颗心几乎要砰跳出心房。
昨天晚上,因为那个只能算贴合而已的“吻”,把他心脏都吓得差点要麻掉,那给心房带来的震撼和冲击,用任何语言也描写不出来,当他在错愕中回过神来时,她的柔唇已经离开他的唇畔,但是那种暖和与触觉却早已经深深印下,让他贪心得很想进一步发展。
即使,与此同时,压抑的罪恶感和良心的谴责,让他足足失眠了一晚。
“我催了,她应该快来了!”容华才刚回答,他已经瞧见门口出现了一把小花伞。
他起身,又情难自禁嘴角微抿地扬起,眉目分明的飞扬。
但是,在看清楚亦步亦趋紧跟在她身后的那道帅气身影时,呼吸一窒,他唇角的笑脸,冻住了。
“干嘛老跟着我?滚!”予问冷冷的驱逐着紧跟她不放的那道身影。
她进诊室,他也跟进来,于是,她不耐了,被缠烦了,站着直接与他对视。
气氛,很紧绷。
“我只是想问你,到底什么叫刚好几个月前又为我流过产?”贺毅也很焦躁。
假如她说得替他怀过孩子,他会以为是指瑞瑞,但是,流产?根本太矛盾。
哪里肯定不对,他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总觉得,自己好象又铸成了一个大错。
予问一副她懒得和他说话,不想和说话的样子。
“我不熟悉你,别耽误我吃饭,快滚!”她只想快点把他赶走,不知道为什么,从他出现到现在,她的心跳频率一直不正常。
他们两个人拉扯得很引人注目,特殊是贺毅,他天生的夺目。即使,他现在头发很乱,鬓角有些长过了耳朵,微微弯曲,但是什么样的角度却都极有味道,乱得有型。他身着一件深灰色的男式正款服饰,脚下却是一双颇具动感的运动鞋,非凡的品位和创意,搭配得很不可思议及出色。
“好帅,原来衣服可以这样穿。”不明所以的小米忍不住花痴一下,赞叹道。
“是哦,他好帅。”他什么也没做,天生的好皮相,旁边的收银小姐也被他迷住了。
过去的他,会耸耸肩膀,摆出一副越发魅惑浪荡的神采。
但是现在的他,早已没有任何心情会和小妹妹们调情几句。
瑞瑞死后,他酒不再碰,烟不再抽,除了谈生意的需要,他的足迹不在任何娱乐场所出现。
“哪帅,根本是懒好不好?”她瞪眼,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他是一个很会生活的人,用的东西、自身的妆扮,都很注重生活细节,他要扮轻狂浪荡的话,绝对会迷死一群情窦初开的无知少女,现在这副率性的妆扮,根本是太忙,懒得打理自己!
她平时头发假如不梳的话,或者只穿着家居拖鞋出门,就会被诊所里的这些人笑她懒,笑她邋遢,现在眼前这个人也根本是懒惰而已,为什么待遇会那么分别对待?难道人长得帅就得吃香,连散漫随兴都可以被人当成有型吗?恶心透了!
但是,这些话还未愤然出口,她已经惊吓住自己。
为什么,她会这么了解他?了解到,两个人好象生活了很多年。
她的样子,把贺毅惹笑了,“贺太太,别人只是夸我一句而已,你干嘛吃醋成这样?”
贺太太现在的样子,超怪异。
他刚熟悉她的时候,她不过16岁而已,穿着妆扮已经雅致成熟到让他很倒胃口,但是,现在的她,顶着一个可笑的刘海,下身一条运动短裤,上身一件竟然还印着卡通图案的休闲T恤随随便便套在身上,这样子——
很怪,但是,很可爱。
他熟悉宋予问超过十年,他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把可爱一词用在她身上。
“我吃醋?”予问眯了眼,眸底在卷起狂风暴雨。
他敢再说一句?她马上让他去吃屎。
两个人的剑拔弩张,让空气里都是火花。
一旁的小米和收银员被吓住了,赶紧嗫嚅声明,“予问,我们只是开个玩笑——”
她没吃醋!
被冤枉到她正想大吼。
“大家吃中饭了。”一道温淡的声音打断他们。
予问赶紧回过头来,看见赵士诚已经淡着一张脸,和容华一起在摆筷子。
她不吼了,乖得象只猫一样,坐到位置上,在赵士诚手中接过了被分配到的米饭。
贺毅在后面看呆了。
八个人,八菜一汤,贺太太就坐在中间,大家恶狼扑食一样,迅速“筷”来“筷”去,她竟然没有露出一点嫌弃的神色,竟然也在好努力地争食。这真的是一向以雅致著称的贺太太吗?
他算大开眼界了,“开”到让自己完全愣成了一团。
“帅哥,你吃过没有?”诊所里年龄最大,治理中药房的大妈,一边迅速夹菜,一边对着死望着他们一群人露出不可思议表情的贺毅调戏着。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都没吃过东西。”贺毅收回目光,压下心中的讶然,露出潇洒迷人的微笑。昨天快下班时,听说找到宋予问了,他匆匆驾车到茶山时,已经人去楼空,再接着,他迅速开车去阿雷家时,早已过了晚饭时间。
他不敢打草惊蛇,好不轻易熬到今天早上,他一路打听,自然连早饭也没顾上。
现在。
“咕咕”他的肠胃很配合的发出尴尬地叫声。
“你是予问的朋友吧?来,一起吃吧!”人帅就是这点吃香,小米她们非常热情。
他不马上答应,只是,微笑着盯着予问的后背。
哪知道,她理也不理他,继续好拼命好认真地在抢菜中。
气氛,有点尴尬。
“咕咕”他的肠胃又发出抗议声。
“不嫌弃的话,坐下来,一直吃吧。”赵士诚终于还是开了口。
闻言,大家纷纷挤靠,挪出一个空位,那个位置,自然是予问的旁侧,这让予问的眉头颦起。
“好。”贺毅大大方方坐在空位上。
只是,他一坐下来,就出现了一个难题,这一桌都是工作餐,自然饭菜都是有定额的,菜还好说,饭就一碗不剩了。
“容华,打个电话给饭摊,叫他们再送两个菜和一碗饭过来。”赵士诚淡声交代妹妹。
“恩。”容华点头,正想起身。
“不用这么麻烦,我和予问吃一碗饭就可以了。”贺毅制止。
容华顿住脚步,望着二哥。
赵士诚没有开口,他只是眸色转深了。
予问还在努力夹菜中,但是,她的饭碗忽然被人拿走,十秒后,她只能怔愣地望着重新回到自己手中,只剩下一半的白米饭。
“假如我没记错的话,你根本吃不下一碗,对吧?我分吃你的饭,这样就不浪费了。”贺毅笑笑。
大家拼命点头,帅哥没记错,这里的人都知道,予问一向的饭量只有半碗而已,剩余的基本都是糟践了。
予问移过目光,错愕地瞧着贺毅正低头吃着她吃过的白米饭,他喉咙在动,每一口咽下的,可能都有她的口水。
大家都安静了,很想看看热闹,又不敢太明显。因为,贺毅和予问两个人的关系,不用猜,已经可以肯定,究竟只有情侣才会那么自然地分食。
但是,赵医生这可怎么办?
容华注重到,二哥已经早就没有了那飞扬的眉目,他静默到只是有一口没一口地扒饭。
“二哥,我的菜,给你一点吧。”容华小心翼翼地出声询问。
他抬眸,这才注重到,自己一直只是光吃白米饭而已,而盘中的菜已经所剩无几。
“不用了——”他的话音刚落,他的碗里已经多了一只大虾。
除了虾,予问还把自己碗里抢到的墨鱼肉、青菜,一一夹到他碗里。
“不用了,够了。”赵士诚制止,因为同样也几乎只是在吃白米饭的贺毅缓慢地放下了筷子,用无比肃严的眸,盯着他们。
但是予问不管,直到自己碗里的菜分了一半过去,她才停下手,继续淡雅就餐。
“予问,我们回家吧。”贺毅已经完全没有胃口,也笑不出来了。
她瞧也不瞧他,睬也不睬他,继续吃饭。
笑话了,她又不熟悉他,这里才是她的家!
她的冷漠,让贺毅觉得无法忍受,即使是恨也可以,但是,为什么是被忽略成生疏人一样的漠然?
难道,现在的他,真的只能做生疏人?他不甘心!
贺毅不问她的意见了,他只是抬眸,对赵士诚冷冷地笑,“赵医生,我想,我现在要带我老婆回家,你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赵士诚僵住。
“两个月前,你拐带失去记忆的予问,这种行为不觉得很不妥?”好歹,现在他贺毅还是宋予问的丈夫,对方这样公然拐带,会不会太不给面子了?
被谴责的赵士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谁是你老婆?”予问终于有反应了,她皱着眉头。
老是说她是他老婆,他不嫌烦,她都听烦了!
她又不熟悉他!
“贺太太,回家吧!”贺毅拿出耐心,放低声音,哄慰她。
“我不走!”予问果断摇头,她的家在这里,她的未婚夫在这里,她才不这么傻,又跟奸夫跑掉!
她不要再被当成普通朋友,她要取得赵士诚的原谅,和他重新开始!
但是。
“你跟他回家吧。”一道暗沉的声音,一字一句开口。
予问难以置信地抬眸,死死望住赵士诚。
“你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你不能再逃避下去,是时候该重新想起一切,重新生活。”赵士诚淡淡道。
宋家的父母执意不让予问接触到贺毅,但是,他觉得,躲避不是办法。
也许现实很残忍,但是,一个人不能一辈子背着空白的记忆过活。
跟着他,她只能继续空白、继续逃避下去,这是他的领悟,也是他的担忧。
以前的宋予问,活得很出色,不该是现在这样,除了诊所,就是窝在家里睡觉而已。
“你别太急进,别过度刺激她,一切都慢慢来,拿出一点耐心,让她自己一点一点想起来。”他交代。
“谢谢。”以为有场硬仗要打的贺毅,松了一口气。
“晚上睡觉的时候,给她开一盏灯,现在病着的她,很怕黑……”他递了一张名片过去,“她有时候很好照顾,有时候挺难照顾,这是我的名片,遇见不懂的地方,打电话问我就可以了。”
贺毅急忙接过他的名片。
“每周三晚上,我爸会来我家替她看诊……假如你觉得不方便的话,以后可以和我爸约在治疗中心……”都交代完毕,赵士诚站了起来,转身就回诊室,替下午忙碌的问诊做预备。
他没有回头,因此,没有瞧见,那么轻易就被
“抛弃”的予问整个人都石化了。

心坟宋予问贺毅小说全章阅读之第22章 免费阅读

她不想走。
心不甘情不愿,感觉整个胸臆很愤慨,但是,最终,予问还是跟他贺毅走了。
这两个月里,什么记忆也没有的她,习惯了服从赵士诚的安排。
即使,感觉好象自己是被主人弃下的小猫一般。
“予问,这就是我们的家!”贺毅取出女式拖鞋,体贴替她换上。
予问面无表情地环顾四面。
她确实住过这里!几乎才第一眼,她就马上确定。
第一次住进赵士诚的家里时,里面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角落,对她都是生疏的,但是,这里不同,很熟,熟到让她触目心惊。
她缓步向前,双腿好象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带着她步向厨房。
“我怀孕六周了,今天刚检查出来。”
“别人的东西我不贪,但是属于我的东西,到死我都一步不让!”
激动的她。
……
“我也只是刚好在片场听到她讲电话约您先生,所以顺便给您提个醒。”
在厨房一边搅动着白粥,一脸神情淡漠地接着电话的她。
……
那是她吗?无论是激动还是冷漠的眼神下,分明藏着不快乐。
予问向前一步。
“妈妈,今天早上吃什么?”有个好熟悉的小女孩清脆的声音。
厨房里的那道幻影转过身来,原本漠然的表情,化为柔和以及淡淡的幸福。
头,有点痛。
她转过身来,贺毅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两个人,眼对着眼。
……
“贺太太,现在好象是16号凌晨了吧?”
“我记得,协议里好象提过,如遇人为因素,‘工期’顺延!”
那道幻影,挑高了眉,躲藏住内心的荒凉,纤长十指贴上他的颊侧。
紧接着两道(赤)裸的身体,一个倔然,一个泄愤,粗鲁纵情、疯狂纠缠。
……
予问按住自己的头,她告诉自已,这是幻影。
就好象她刚住进赵士诚的家时,很多很多的幻影在眼前飘忽个不停。
现在也是!
她拒绝相信,这一幕,曾经都真实发生过。
但是,这脑海深处浮出来的一幕幕,让她觉得烦躁。
“我们到里面吧!”
他想牵她的手,但是,被她冷冷格开。
她不喜欢别人动手动脚。
贺毅也没生气,确定她有跟着,他走在前头,打开卧室,“这是以前你和……”怕因为急进会太刺激到她,瑞瑞两字,贺毅硬生生打住,“你以前的卧室。”
予问站在门口。
熟,真的熟。
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摆设,熟到仿佛她闭着眼晴都能知道它们的位置。
她迈进来,打开衣橱,这个动作,她做得如此理所当然,安闲到仿佛做过千百回。
衣橱里,都是她的衣服,浅色的无领套装、白色的紧身衬衣、黑色的***。
抚着一条熨烫得很工整的深灰色裤子,一句话,在她的唇畔脱口而出:“好丑,我不喜欢穿西装裤——”
贺毅愣了一下,仔细想了十几秒,“每次开会,你都会穿西装裤。”比男人还要干练,还要威风凛凛。
她没说什么,只是,拉开衣橱下的抽屉,里面有几条贺毅从来没见过的连衣裙。
她也愣了一下,自己也意料不到,只是凭着直觉而已,竟然这里面真的压积着几件连衣裙,这些衣服的款式简洁、轻便而又清新,根本不象她的风格。
“看其他人穿这种衣服,总是好羡慕,但是,自己买了也不敢穿。”她的一双眸,依然缺乏情绪的波动,只是很平淡的阐述事实。
她不记得以前的自己是怎样的女人,但是,她可以肯定,自己这副T恤加牛仔裤的简单妆扮,以前的自己,一定不敢出门。贺毅怔然。
假如有人告诉他,贺太太会偷藏淑女型的连衣裙,一直想穿却不敢穿,他会笑得抽筋,大骂对方脑残,想象过度,但是,现在,是贺太太亲口告诉他。
“这就是你要给我看的?也没什么了不起吗!”宋予问关上衣橱,神色依然镇静,“好吧,我愿意接受,我曾经是住在这里,我们曾经同居过!”
“不是同居,我们是夫妻!”贺毅再次声明,“我们结婚已经快满六年!”
结婚已经快满六年?
予问把自己的左手大拇指伸出来,在他面前,外弯90度。
“你——学学看!”她命令。
贺毅看傻眼了,他也伸出自己左手大拇指,但是,怎么弯也弯不起来。
“瑞瑞的手指就跟你一样笨,怎么学也学不起来!”有时候还越学越生气。
又一句话,脱口而出。
她愣了一下。
谁是瑞瑞?
“你怎么办到的?”贺毅觉得很惊异。
遗传!
这两个月,在赵士诚家中,她白天闲着无聊,发现自己的大拇指异于常人的柔软,于是,在和妈妈打电话时,才知道她遗传了父亲。
宋家很多人都是这样。
“所以,你如何让我相信,我们结过婚?”她嗤之以鼻。
她不轻易让人知道这个秘密,因为,她认为这也是一种生理畸型。
但是,假如是夫妻的话,不是应该没有秘密?六年的时间,他都没有仔细研究过她的身体构造?
六年的时间,他都没有去融入她的家族,了解这种遗传?假如是这样,那么婚姻六年,他做什么去了?
所以,想诓她,简直做梦!
贺毅被梗得几乎无语,他该怎么证实他们是夫妻?
恐怕,他就算现在找再多的人证,她也当他是诈骗集团吧?!
对了,结婚证!
他跳起来,急忙去找。
但是,翻箱倒柜,找了一圈以后,无奈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红本被自己丢在哪里了。
泄了气,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个不合格的丈夫。
“我会改。”他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个保证。
她依然是一副不太信的神情。
“贺太太,从今天开始,你依靠我吧。”贺毅没有被她的冷淡冻着,用一种很认真的态度:“有一次我们吵架,我问你偶然靠一下男人是不是会死,你能不能让我们男人有一点点的存在感?你说,你去靠谁?我吗?当时我被你讽刺得完全无语,也很沮丧——”
她挑了一下眉。
有意思,原来他们曾经关系这么差劲。
不顾她的抗拒,他握住她的手:“贺太太,你以后‘靠’我吧!也许,我还是不成熟,也许我还是有很多缺点,会经常幼稚,但是,我会努力成长成你要的样子,直到你安心‘靠’向我。”瑞瑞没有,他们的世界都塌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相依为命,他是男人,他不能沉浸在伤痛中无法自拔,他能做的,只有振作起来,为她支起另一片天地。
她冷冷地看着他。
莫名的,她的内心极其抗拒一样东西,那就是感动。
她不感动,即使这个男人做再多的事情,说再多动听的话,她心里就是没有一丝丝感动的感觉。
失忆到现在,即使她排斥人群,但是,她从来没排斥一个人象现在如此明显。
她不为所动,冷冷地抽回自己的手。
……
她怕,她很怕。
那些本已在她的世界里快要消失的声音,好象一下子都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
有孩子的笑闹声,有母亲的哄慰声,有孩子自豪喳喳声,有母亲淡淡的笑声……
那些声音好熟,熟到好象这个房间里每一个角落都有一个剧场。
“瑞瑞,你是不是肚子涨?不怕不怕,妈妈揉揉。”她耳边婴儿的哭闹声不停。
瑞瑞几个月?好象只是两个月大的孩子,在尖声哭喊,她被哭得自己也鼻子一阵发酸。
她的手摸索个不停,好想找到那个孩子,揉揉她的肚子,减轻她的疼痛。
“瑞瑞,求求你,快点拉大便!”另一个声音,在求饶。
瑞瑞三天不拉大便,让她急到不行。
“瑞瑞,你别再泻肚子了!”
瑞端一天拉三次大便,又让她差点崩溃。
这个房间里,真的有好多故事。
她的头,好痛,象针扎一样痛,她痛到呜呜呜发出声音,就是哭不出来。
12点01分。
她突得站了起来,木然地向隔壁房间走去。
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但是,当她动作熟稔地推门而入时,黑暗中,某种呼吸已经在改变。
贺毅屏着息,紧瞧着他。
晚上的时候,赵士诚又打来电话叮嘱过他,要多注重她的情况,假如压力太大的话,予问就会梦游。
“贺先生,今天是15号,公粮日!”她眼神没有任何焦距,对着空气,空茫道。

推荐理由

心坟全文阅读APP功能很多,包含了大量的全本小说,支持心坟宋予问贺毅小说全本完整版在线阅读,免费阅读,无广告阅读等等,不要错过。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