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沉缓寒生黎(傅寒生岑欢小说)全点击榜节在线阅读导读
沉缓寒生黎(傅寒生岑欢小说)全点击榜节在线阅读导读

沉缓寒生黎(傅寒生岑欢小说)全点击榜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8下载: 3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导读:沉缓寒生黎主要讲述了傅寒生岑欢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岑欢低低地,语无伦次地说,“他们想把我的孩子做掉,还想摘我的子宫。寒生,我刚刚真的吓死了。我以为我以后再也做不成了妈妈了.........

沉缓寒生黎主要讲述了傅寒生岑欢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岑欢低低地,语无伦次地说,“他们想把我的孩子做掉,还想摘我的子宫。寒生,我刚刚真的吓死了。我以为我以后再也做不成了妈妈了............目前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沉缓寒生黎(傅寒生岑欢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沉缓寒生黎全文小说简介

傅寒生摸着岑欢的脑袋,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和孩子出事的。不会出事的。”
就在傅寒生说话的这时候,忽然他们的车子猛烈的地被后面的车故意用力一撞……
傅寒生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看后面的车正在倒车,似乎还要往他们车上撞。
傅寒生危险地眯了眯眼,对岑欢说,“下车。”
岑欢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但还是听的话下了车,还问,“怎么了?”
傅寒生刚下车,后面那辆车猛地加速冲过来差些差些撞飞了傅寒生的车。
岑欢一声惊呼,看清了撞他们这辆车驾驶座上的人。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梁姝。
梁姝后面又跟着一帮的车,车上下来一群傅寒生的手下。
其中一个手下诚惶诚恐地跑过来跟傅寒生致歉,“对不起傅总,我们还没抓住她,她抢先上车开来了这里。”
岑欢心里已经恍悟。
大概就是傅寒生已经猜出是梁姝要对她下毒手,所以来救她的同时,也派人去抓梁姝,但梁姝小时候练过跆拳道,身手相当灵敏,所以最后还是逃出傅寒生手下的追捕,直接开车到了这儿。
梁姝被傅寒生的人从车里拽了下来,梁姝脸色一狠,趁那人不备,把那人来了个过肩摔,仰天冷笑了两声,死死地盯着傅寒生瞧。
梁姝脸色扭曲地盯着傅寒生,“傅寒生,你从一开始就是故意的是不是!你知道岑欢要出狱,所以才接受了我,让我当你女朋友,你只是纯心想膈应岑欢,就是想让岑欢难受,你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我!你在利用我!”
傅寒生挥了挥手,两个体型更彪悍的西装男制住了梁姝。
梁姝没有反抗,悲哀地看着傅寒生,低低地问,“傅寒生,你爱过我没有?”
傅寒生揽着岑欢的肩膀,没有说话。
梁姝的声音陡然拔高,她脖子上的青筋根根爆出,激烈得问,“我问你你有没有爱过我?傅寒生,你有没有爱过我,我问你啊!哪怕一点点喜欢我也好啊,你说呀,说你爱我!快说你爱我!”
傅寒生冷冷撇开眼,淡淡道,“没有。”
梁姝绝望地大笑了两声,“好样的,傅寒生!我恨你!我恨你,傅寒生!我为了你,付出了这么多,甚至还一次次跑去日本整容,你发现没啊,你看没看到,我的眼睛,我的眉毛都和余静静那么相像?傅寒生为了你,我做了这么多,你为什么无动于衷!为什么!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你混蛋傅寒生!”
难怪有时候看着梁姝,总似乎能看到一点熟悉的影子,原来梁姝还按照余静静的模样去整过。
岑欢心里越发的悲哀。
她有这么一时半刻,甚至在梁姝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她并没有真的要杀余静静,而梁姝却是真的想杀了她的孩子摘掉她的子宫。
傅寒生只是更紧地揽着岑欢的肩膀,淡淡陈述,“论混蛋,我比不过你。岑欢再怎么说也跟你朋友一场,五年前岑欢对你多好你不是不知道。但出狱之后,你都做了什么?你跟踪岑欢偷拍岑欢和席城的照片匿名发给我,你放火烧了岑欢的画室还把这罪名嫁祸给我,想挑拨我和岑欢的关系,今天还想弄死她的孩子摘掉她的子宫让她一辈子做不了母亲,你以为我不知道?”
梁姝哈哈大笑两声,眉眼之间竟是自得之色,“傅寒生,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你查来查去,原来只查出这么一点?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没想到也就这么点本事。哈哈哈,傅寒生,你知道余静静到底是怎么死的么?”
静了静。
岑欢忽然开始害怕,她害怕这个答案会让她对梁姝更加失望……
她和梁姝曾经一起睡过一张床,讲过无数女孩子的小秘密,一起洗过很多次的澡,一起买过内衣,彼此总是探讨喜欢的理想型。她曾经还以为她和梁姝会成为一对白头到老的好闺蜜,可是……
傅寒生眉目越来越冷,脸上也像是盖了一层厚厚的霜,让人冷得望而生畏。
梁姝像是疯了一样,一边放肆大笑,一边说,“余静静是我设计弄死的!是我!那天是岑欢要比赛的日子,我知道,所以我刻意在前一天灌醉了岑欢,故意害她迟到,我知道岑欢很紧张这个比赛,她迟到了,只能鲁莽抄小路走;要害是那天我还剪短了余静静的刹车线,然后我算好时间,差不多了,就约了余静静见面,我让余静静来见我的地方只能走那条小道,哈哈哈……”
岑欢听得脸色刷白。
真的,原来这一切真的都是梁姝的杰作。
是梁姝故意灌醉她,故意引导她抄小路,故意算好时间让余静静从路口冲出来,在她来不及反应的瞬间,直接撞死了余静静。
那个转弯口没有路灯,没有监控,余静静死无对证,让她就这么背了五年的黑锅……
梁姝越来越自得,就似乎这场车祸是她一个杰作一样,骄傲道,“然后这两个人就撞在一起了。哈哈哈,我本来以为两个都会死,但岑欢没死,你太讨厌岑欢了,连刹车线也没查,就直接认定了岑欢的罪,把岑欢推入了万劫不复,哈哈哈,而我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就坐收渔翁之利……哈哈哈……”
警笛声由远及近。
岑欢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从前的朋友,这个和她自八岁起就一直在一起的朋友,她从没想过,最后她和梁姝之间,会变成这样一个难以收场的结局。

沉缓寒生黎完整章节试读之第28章 他们相爱一生,一生太短

天空忽然飘起了雨。
岑欢抹了把脸,发现脸上湿漉漉的。
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岑欢肩膀一闪,躲开傅寒生的手,径直走到了梁姝跟前。
她轻笑一声,眼里带泪,看着梁姝说:“原来你那时候一开始不是想栽赃我,你是想让我也跟着余静静一起死。”
梁姝冷哼,没有回答。
“梁姝,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我知道我没你聪明,没你能干,我知道我有时候比较任性小孩子气,但大家都不是什么完美的人,我以为我们已经磨合的很好了。可你竟然讨厌我到想让我死的地步。”
梁姝抬了抬眼皮,道,“那是你以为。”
“是!都是我以为!都是我自作多情。可是我从来没想到你会要我去死!”
“……”
“五年前你需要我死,五年后你还要我孩子去死!梁姝,你是不是人!你怎么可以这样!亏你想的出来,还想摘掉我子宫啊!啊!梁姝!你再怎么讨厌我,你怎么可以狠毒到这种地步!”
雨下的越来越大了。警车也已经围在了四面。
他们会把梁姝绳之以法的。
岑欢感觉头晕乎乎的,眼前梁姝讽刺傲慢的脸慢慢也变得模糊起来。她知道刚刚司机用棍子砸她的拿一下效力还没过,她转过身颤颤巍巍地走了回去。
她走了才没两步,忽然,背后梁姝一声“岑欢”尖叫着,紧接着傅寒生猛地扑过来一把抱住岑欢,将她护在身下。
伴随着梁姝猖狂地声音:“岑欢,你去死!你去死吧!”
岑欢一惊,刚想抬头,就看见傅寒生心脏四周被插了一个匕首,鲜血如注横流……
岑欢痛声惊呼,“傅寒生——”
“傅寒生,我不要你死啊!傅寒生,你个傻叉,为什么要来替我挡刀,你个疯子——”
傅寒生却是对岑欢温柔地笑了笑,“傻瓜,你受伤了,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岑欢一怔,反应过来原来他是为了孩子才这么做的,淡淡一笑,“原来……还是为了孩子……”
傅寒生一晃,连忙解释,“不——岑欢,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它是我们的孩子,我舍不得它受伤,更舍不得你受伤。”顿了顿声,他继续道,“对不起,岑欢,从一开始,是我没有分清是非冤枉了你,是我不肯相信你没有让人继续去查证,对不起……”
岑欢闪着泪光的眼睛巴巴地看着他。
傅寒生血不断涌出来,脸上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岑欢,我怕我以后没有机会,有句话我一定要说,岑欢,我爱你——”
三个字,岑欢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傅寒生会对她说。
她也没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场合,听到傅寒生对她说这句话。
傅寒生似乎像是交代遗嘱一样,握着岑欢的手,目光盈盈,深情款款,“你出狱以后,我不是故意要欺负你的。我知道我明白的太晚了,我根本就是不想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岑欢,你明白吗?”
她爱得太早。
可他的爱却来得那么迟。
神经突突跳得厉害,岑欢难以置信地看着傅寒生,似乎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样,她的脑袋像有千百知虫子在啮噬的疼,她咬了咬牙,想抱着傅寒生大哭一场,可两眼一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警方已经赶过来,迅速将梁姝制服。
傅寒生忍着痛,连忙把岑欢抱进怀里,刚好袁晓已经赶过来,急匆匆地报告:“傅总,那个带岑小姐来这里的司机承认他打用棍子打了岑小姐的脑袋和背脊;然后试图***岑小姐的人说他还没对岑小姐实施***……”顿了顿,袁晓又说,“还有那两名医护人员,也都承认了是梁姝指使的。”说完,她紧张地看着傅寒生的伤口,“傅总,您受伤了,我来扶着岑小姐吧。”
傅寒生道,“不用。”
傅寒生脸色血色渐失,对她说,“剩下的交给你处理,我……”
话还没说完,傅寒生体力不支,倒在了地面上。
……
岑欢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病房里没有人。
她摸了摸小腹,床边靠着的人被她这点动静迅速惊醒,抬头紧张地看着岑欢,“你醒了?”
岑欢一惊,半晌才反应过来这是傅寒生那个鬼灵精怪的秘书袁晓。
岑欢舒了口气,说,“是你啊——”马上,她想起当时匕首***傅寒生胸膛的样子,猛地一抽搐,提起呼吸,抓着袁晓的领口,焦虑地问,“傅寒生呢?他还好吗?嗯?他在哪儿啊,啊……”
袁晓握住岑欢的双手,笑着,“这么紧张干什么,这么不问问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有没有事?”
岑欢看袁晓这样子,就知道傅寒生应该还好好活着,起码命肯定是捡回来来了,她腼腆地笑了笑,抚摩自己的小腹,轻声问,“那我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吗?”
“嗯。孩子命大呢!没事。”
岑欢欣慰地笑笑,但很快又紧张地问,“寒生在哪,我想,想去看看他。”
袁晓一副八卦的样,笑嘻嘻地,“那刀偏了心脏三公分,傅总命大着呢,怎么会有事呢。他跟你不再一个科室,他在楼下的901。”
岑欢耳朵有些烫,轻轻道,“我去见见他。”
岑欢的伤本身不是很严重,只有几处跌打伤和稍微脑震荡,岑欢下了床,看着袁晓正津津有味地看着自己,难免诧异,“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袁晓羡慕地眨眨眼
楼下的病房很安静,傅寒生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儿,像个熟睡中的美男子,沉稳内敛,波澜不惊。
岑欢看着看着,眼眶就热了。
她默默地走去傅寒生边上,轻轻握紧傅寒生的手,把他的手贴在她的脸颊,她盯着他温顺的眉眼,仿佛又看见了他少年时代眉目之间的风华正茂与青春洋溢,那时她爱的他那副模样,她轻轻地笑了笑,随之,喃喃自语似的,说,“傅寒生,我也爱你。”
她还是爱傅寒生,所以不想失去傅寒生的孩子;她还是爱他,所以看到他受伤,她害怕紧张甚至晕了过去。她还是爱着他,可是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或者说,她还过不去那个心结。
她在牢里待了五年的心结。
岑欢默默在傅寒生的病床边上坐了也不知道多久,久到她眼睛都反酸,她才轻轻地起身,回去病房。
回到病房,袁晓给她留了张字条说去买夜宵,岑欢开始整理行李。
其实也没有东西要整理,岑欢换了套衣服,留下一张字条,办了出院手续,就默默地离开了

沉缓寒生黎全集试读章节之第27章 倾城之恋,她回来了

隔日,傅寒生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问守在边上的袁晓,“你怎么在这儿?岑欢呢?不是让你守着岑欢吗?”
袁晓缩了缩脖子,把一张字条递给傅寒生。
傅寒生身体还有些虚,双唇发白,整个人在看到字条的一瞬间就像是熄灭了身上全部气焰,莫名萎靡。
傅寒生手指有些颤抖地接过了那张纸条。
纸条上的字娟秀干净,跟岑欢这人一样,干干净净的。上面写着:
寒生:
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
现在我是真的什么都不欠你了。你也知道余静静的死因了吧。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愧疚,但没关系,只要你把席城母亲的病治好,我就一定原谅你。我知道你一定会把她的病治好的,对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但我还是离开了。我离开,只是觉得也许你可能并不爱我,你只是在漫长的恨我的时间里,对我产生了爱情的错觉。我离开,也因为我还有心结,我过不去我心里的砍。也许我离开之后,你就会明白,你爱的依旧是余静静。
寒生,我们这回终于可以彼此放手了。谢谢你在危急关头救了我的命,我很感激,我们之间的种种,也都就此一笔勾销吧。我希望你余生都能过得幸福。还有,你父母亲那里,我没什么脸面再回去看他们,请你帮我问好。以后,就此别过吧。
……
傅寒生狠狠撕碎了纸条,但撕到一半又住了手,小心翼翼放回口袋。
袁晓最擅长察言观色,马上道,“要去找岑小姐吗?昨天才离开,应该还走不远,给我一个下午,我马上就……”
“不用了。”傅寒生冷冷打断她,他从边上的茶几上拿过一盒烟,飞快地点上,刚要送到嘴边,就被袁晓一把截住——
“傅总你干嘛呢你!有伤呢!吸什么烟!”
傅寒生挣开她,冷声,“出去!”
袁晓到底有点怕傅寒生,这回也是没了底气,马上搬出岑欢,“岑小姐要是知道你——”
傅寒生脸上跟铺了一层霜似的,“滚——”
……
岑欢其实也没走远,她趁着肚子还没大,就在全国各地的各个景区给人画像赚点生活费和房租。她的生活变得非常简单,要么是画画,要么是产检,要么就是在休息。
偶然的时候,她会在手机上搜一搜傅寒生的名字,看他最近都有些什么新闻,和哪些娱乐圈的嫩模在传绯闻等等。就和那种分手后视.奸前男友微博号、朋友圈的女人一个心态。
不过无论傅寒生发生了什么,她的情绪起伏都并不大。
岑欢换了手机号,但还是经常会跟席城联系,席城不止一次表示不在意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傅寒生的,他可以做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甚至可以不要二胎,希望岑欢能回去继续和他在一起。岑欢听着真的很感动,越发地不想耽误席城,希望他一定要找一个比她好一千倍一万倍的女孩。席城最后拗不过她,也就不再强求了。
岑欢的肚子到五个月的时候,走路已经有些费力了,她最后还是决定飞回她八岁之前待着的老家,在那里生她和傅寒生的孩子。
那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下了雨,飞机在半途的时候产生剧烈的晃动,然后开始危险的起伏运动,虽然空城小姐一直在安慰大家平静乘客的情绪,可飞机上还是有不少人都觉得自己很可能要遇难了,岑欢被他们的情绪影响,也跟着害怕起来。
死亡,有时候真的是一件近在咫尺的事情。
她没有见过她才五个月大的婴儿,没有再和傅寒生见一面,没有再和傅寒生的父母见一面,她就要离开了。
岑欢后知后觉,才意识到,原来人在死亡面前,才是最坦诚的。她在死之前的最后一刻,什么爱恨情仇通通忘却了,她只想见一见她尚未出生的孩子,再见一见傅寒生……
整个飞机人心惶惶,等待着用降落伞逃生或者其他的生还可能,空乘小姐忽然播报说飞机的驾驶员与副驾驶合力利用节流阀的调整稳住了飞机的不稳动态,即将迫降在青城的机场。
岑欢微微一惊,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死里逃生,没有出事。
岑欢下了飞机,发现自己竟然刚好就降落在了傅寒生的城市。回想起刚刚在生死虚惊一场瞬间想起的种种,她拿出手机,马上给傅寒生打了电话。
第一个打过去,傅寒生没接。
岑欢很耐心,又播了一个。
还是没接。
岑欢笑着,继续拨过去。
电话接通了。
那头的人有些不耐,“谁?”
“是我——”
静了静,傅寒生的声音颇有些颤抖和难以置信,“岑欢?你——”他顿了顿,肃声到,“散会。”一阵陆陆续续的脚步声之后,傅寒生继续道,“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她离开后就换了手机号,他打过几次,就再没有打过了。
她不想他联系她,他也忍着,等着,没有去打搅她。
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接到她的电话。
傅寒生的心里热乎乎的。
岑欢站在机场里,里面人来人往,阳光从玻璃窗子里滤过进来,一层层地爬满了每个人的肩膀。岑欢轻轻说,“傅寒生,我刚刚差点遇难了。”
岑欢不等傅寒生说话,继续道,“我知道无论做哪个决定都可能后悔,但是寒生,不在你身边,我一定会后悔。我以后哪儿也不去了。我去你那里好不好?”
傅寒生嗓子微微一哽咽,才说:“好!”
岑欢说,“这世上生离死别太多太常见了,过去的都让他过去,我们好好在一起。”
“嗯。”
“傅寒生,你还爱我吗?”
通话两端都默了默,过了会,傅寒生低沉醇厚的声音才通过电波一点点地传来过来,“爱——岑欢,我爱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但永远不会结束。我爱你。”
岑欢在那一头笑了,笑里带泪,她说,“我也爱你。”
眼泪划过脸颊,润在岑欢的嘴唇上。
岑欢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发现眼泪竟有点甜甜的味道。

推荐理由

沉缓寒生黎,各种打脸情节,让人看得停不下来,文中满满的幸福感。不容错过的优质作品,力荐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