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藏娇(素妍妍蒋城小说)导读
藏娇(素妍妍蒋城小说)导读

藏娇(素妍妍蒋城小说)导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1-08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藏娇主要讲述了素妍妍蒋城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餐厅里,余冲正在和夏瑾闲聊,谈吐不俗,只有在言小念面前,他才有任性脆弱的一面,也只有在言小念面前,他才会一展笑颜。至于夏瑾,是没有这种待遇..............目前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藏娇(素妍妍蒋城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藏娇全文小说简介

一阵阵辣小鱼的鲜香气息飘到鼻尖,余冲有些坐不住了,对夏瑾微一低头,说了声失陪,然后到厨房里看言小念做饭。
首先入目的是她的侧颜,轮廓清楚分明,为了方便下厨,把头发全都扎起来,盘了个髻,露出完美的前额,干干净净的特殊养眼。
锅子里咕嘟咕嘟的冒热气,一条条的小鲫鱼翻滚着,红红的辣椒飘了一层,绿绿的茴香叶点缀其间,光颜色就让人胃口大开。
言小念的余光不经意瞥见了他的身影,柔柔的问了一句,“馋了吗?”
余冲双臂环抱,雅致的倚在门上,“说馋了的话,能快些吗?”
“那我得先保证质量,快了,再等几分钟。”言小念把面粉放在容器里,加水搅匀,然后顺时针搅了几百下,以便有嚼劲,最后拨成虾子般大小,入锅。
这就是中州的传统小吃,麦虾面,意思就是用小麦粉做的像虾子般的面。
她的手真巧,每一个麦虾都大小均匀。余冲享受的看着言小念利落的动作,暗想,这样心灵手巧的女子,谁能不爱她呢?
麦虾面肯快出锅了,言小念把面装进大碗里,端到了餐桌上,夏瑾看了赞不绝口,“似乎比我烧的好吃啊,都流口水了!”
言小念看了眼满桌子的菜,“妈,您是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富家小姐,能做出这么多菜式,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妈?感情到了,喊妈喊得真顺嘴啊!夏瑾心头又一热,把空碗递过去,“念儿,也给我盛一点。”
“辣椒太多,您行吗?”言小念有些迟疑。
“少吃一些没问题的。”余冲拿起勺子,亲自为夏瑾盛了半小碗,递给她,目光里带着若有若无的深情。
“谢谢,余大夫。”夏瑾感激的看了儿子一眼,尝了一口笑道,“热乎乎辣乎乎的,简直是人间美味,真怕我会上瘾。”
“上瘾了也没关系,我可以天天做给您吃。”言小念也笑,很喜悦自己的雕虫小技被大家喜欢。
“那哪行呢?”夏瑾马上摇了摇手,慈爱的看着言小念,“你又不是我的佣人,而是我宝贵的儿媳,我可舍不得你受累。”
言小念有些不好意思,“那就每周吃一次,到时我会做满满一大锅,因为萧圣和言大发也爱吃。”
余冲没再说话,吃着心爱女人做得美味,感冒似乎也好了,和两个至亲至爱的人在一起吃饭,是他一辈子都没经历过的温馨
“真好吃,念儿,你也吃点麦虾面吧。”夏瑾有好东西要和儿媳共享的。但被言小念谢绝了,“我爱吃肉,不爱喝鱼汤。”
言小念很少给人面子,此刻却非常给夏瑾面子,把她做的菜扫了一遍。
夏瑾挺感激她的,“你少吃点,晚上不是有团圆饭吗?”
“嗯,我现在吃饱了,到时就可以抱孩子,让我爸妈安心的吃一顿饭。”言小念处处为家人着想。
“我可以抱啊!”夏瑾急切的表态,巴不得有个机会,让她接近孙子孙女。
正巧言小念的手机响了,是萧圣打来的,应该是催她回家的,但余大夫不肯跟着回去,把他撇下合适吗?
正犹豫着,那位一直雅致吃鱼汤的美男,直接没收了言小念的筷子,开始下逐客令,“我想安安静静的吃饭,你们两个太吵。

藏娇完整章节试读之第20章

言小念穿好外套,看了余冲一眼,关切的说,“吃好之后,碗筷不要洗,我明天会来洗。”
“哪用得着你干这个,我来洗吧。”夏瑾把自己的围巾围在言小念的脖子上,温柔的问道,“余大夫不会嫌弃我来得太勤吧?”
“并不。”余冲淡淡应了一声,纯属礼貌,没有更多的感情在里面。
他一个爱整洁的人,会把碗筷放在那里不洗?
“那明天见,冲儿!”言小念挽着夏瑾的手臂,对余冲挥了挥手,然后相携出去,很亲热的一对婆媳。
余冲坐在暖融融的餐厅里,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深深的凝着言小念远去的身影。
雪花渐渐落在她的黑发上,唯美得让人丢魂。直到她上了车,车子渐行渐远,余冲才收回视线,心尖漫上来一抹酸涩。
就如蚂蚁留下的毒,不疼,却涨满整个胸腔,麻痹了神经。爱极必伤,情深不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余冲苦笑一声站起来,从古风典雅的酒柜里取出一瓶酒,缓缓倒进杯子里,仰头喝下去,雅致的姿态让人着迷。
这一杯,不能解千愁,那就解一愁算一愁吧。
言小念再次拨打了邬珍珠的电话,但对方依然没接,她有些急了,胡乱的翻着电话簿,见里面有叶枫的号码,马上给他发了条信息,请他去找邬珍珠
邬珍珠还在路上,开着车左看右看。本打算随便找个诊所打掉胎儿的,但想来想去这孩子是叶枫的,叶枫那么有钱,怎么着也得上最好的医院啊。
所以,她在三叉路口拐了个弯,直奔苏济贵族医院而去
二十分钟之后,医生重新给她做了检查,确定她怀孕快两个月了,但鉴于她私生活混乱无序,还有彻夜醉酒的经历,很轻易造成婴儿畸形,也建议打掉。
邬珍珠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何况不能拖优生优育的后腿,所以麻溜溜的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可真到做手术的那一刻,她忽然又有些犹豫了,心疼了。唉,这胎儿好歹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就这么打掉了,总归有点舍不得。何况也不能确定胎儿一定是畸形,即便畸了,叶枫也有钱养。
“医生,抱歉啊,再给我半个钟头的考虑时间,半个钟头就行。”邬珍珠说着,直接从手术室里跑出去,留下一脸错愕的医护人员。
她躲在一个偏僻的窗台前,思虑了良久心绪才稍微平静了些,决定先去找楚昱晞。
一方面,可以咨询一下他,胎儿致畸的可能性有多大;另一方面,楚昱晞这种嘴巴快的人,分分钟就把这个消息传给了叶枫。
邬珍珠的个性就是这样,她不会主动让叶枫负责,但假如叶枫赶来阻止她,她也可以不做手术,预备结婚生娃,对爸妈也算有个交代
可让邬珍珠遗憾的是,楚昱晞并没在医院。不过,她还有最后一根精神支柱,那就是好友言小念。
假如言小念阻止她,她会随时放弃手术。可让人绝望的是,自己根本没带手机,而且也不知道言小念的号码。
邬珍珠回到手术室门口,又在长椅上坐了一会,直到护士来和她确认手术要不要继续进行,她才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
做吧,万一孩子是畸形,长大之后,一定会怪妈妈生下它的。何况言小念生了三个颜值逆天的小宝宝,小薰也有两个粉妆玉琢的双胞胎,到时她带着个残疾儿,也合不了群。
“那就请跟我进来吧。”护士把她扶进了手术室
邬珍珠不爱依靠任何人,包括叶枫。他好是好,但太博爱了,夜不归宿是经常事,无法给她足够的安全感,他们之间,最多算个床友罢了。
想到这里,她又心安理得了,觉得自己有权利,有自由处理掉这个胎儿。
漂亮宽广的马路上,一辆香槟金色的玛莎拉蒂慢速前行,夏瑾有些提不起劲,“把余大夫一个人留在梨花别墅,我心里不太好受,总觉得恍惚。”
言小念知道她们母子连心,自然想多相处一会,脱口说道,“要不您还是回去陪他吧,至于阿贝和舟舟,有的时间培养感情。”
夏瑾思虑了一番,觉得余冲一向和她保持距离,假如自己贸然在梨花别墅留宿,难免会尴尬,还是慢慢来吧。
她看了儿媳一眼,唇角努力挤出一丝笑意,“今晚是给大灰狼和小孔雀接风洗尘,我也得送些礼物,给他们买几样玉器护身怎么样?”
“也好。”言小念很有修养的笑了笑,婆婆有心,给她的外甥送礼物,那么无论买什么,她都不能挑。
给小孩子挑选礼物最难了,以夏瑾的身份,低于万儿八千的礼物是送不出手的,黄金有价玉无价,还是送玉比较好,虽然大灰狼的外婆和爹地是卖珠宝的,根本不缺这些物件。
就当照顾亲家的生意好了。
虽然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但珠宝城里的人流量依然很多,男女老少,络绎不绝。
快过年了,珠宝城的促销力度加大,一方面是为了清货,另一方面为过年后言小念的上任铺路。王居夫妇都是人精,尤其在做生意方面算得上登峰造极,基本不要言小念操心,他们会在幕后处理好一切。
婆媳俩正在挑选玉器,忽然两道亮丽的身影在她们身边站住了,兴奋而甜美的声音响起,“天啊,瑾阿姨,言姐姐,真得是你们啊!”
谁?婆媳俩一起转眸,看到了宫洁如那张五官精致的俏脸,她穿着一身颜色浅淡、料子轻薄的汉服,梳着与之相配的发髻,整个人粉蒸霞蔚般漂亮。
这样的她,和余冲倒是相配的。
宫洁如的旁边还站着个冷美人,眼神幽幽的盯着言小念,脸上隐隐约约的能看见一道浅浅的疤痕,让人觉得不舒适。
“洁如,是你啊!”夏瑾对待晚辈向来温顺娴雅,和蔼的问道,“买了什么?”
“一根发带,想送给余大夫。”宫洁如把手里的东西展示了一圈,那是一个半透明晶莹的礼品盒,盒子里卧着一个玉发带,简单大方的款式,却掩不住贵气,适合古风男子使用。
“很漂亮。”有人爱慕自己的儿子,夏瑾心里乐开了花,她本来就喜欢宫洁如。以前曾想把她许给萧圣,如今给余冲也挺好的。
“言姐姐,你觉得呢?”宫洁如期待的看向言小念,一脸天真乖巧的问,“这个发带适合余大夫的风格和品味吗?”
“嗯。”言小念出于礼貌,应了一声,然后低头继续看柜台,看了几秒,忽然又觉得脊背阴嗖嗖的,她浑身一刺,用余光扫向宫洁如旁边的女人,心里腾起一抹不详的预感
为什么总感觉这女人的目光,布满阴鸷和怨毒,似乎要把她撕吃了似的!

藏娇全集试读章节之第33章

“洁如,这位姑娘是谁?”夏瑾也看向那女人,觉得她有些面熟,貌似很像言小念?但气质差很多。
“哦,抱歉!”宫洁如红了脸,为自己没介绍而羞耻,“她叫百里霜,是昱晞哥的未婚妻。”
昱晞?言小念表情一僵,脑海里出现出这个曾经关爱过她的俊美男子,如今也有未婚妻了,恭喜他
“您好,夫人。”百里霜对夏瑾低头施礼,睫毛半敛,果然冷若冰霜,死气沉沉。
“那你们先逛。”夏瑾非常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再次打了个招呼,然后把目光瞄向旁边的古风柜台,忽然感觉手痒了,想给自己的兰儿买几件像样的物件。
“好的,您先挑着。”宫洁如识趣的想走,却被百里霜拦住了,小声的提醒她道,“你不觉得自己该关心一下侄子侄女吗?这样也可以给自己加分。”
“对!多亏了你提醒。”宫洁如恍然大悟,凑到言小念跟前,问这问那。
百里霜也跟着过去,暗中闻了闻言小念的发香,见她生了三个孩子,依然满满的少女感,一颗沧桑心顿时嫉妒的四分五裂,恨不得生咬她三口,也不能解恨。
言小念,久违了!
谢谢你夺走了萧圣的爱,过得很滋润吧,别急,有你哭的时候!哼,她顾惜宁之所以忍辱负重,百折不挠,还不是为了有一天能扳倒言小念,重新回到萧圣吗?
“言姐姐,我能去看大灰狼和小孔雀吗?他们两个在我家的时候,最喜欢我了。”宫洁如笑着说道。
“可以。”
“言姐姐,余大夫会去你家看他的外甥们吗?”
“会。”言小念尽可能简短的回答宫洁如,也许觉得自己和她不是一类人,气场不和,就懒得多说。
“言姐姐,你有没有余浅薰的消息?”宫洁如问个没完没了。
“暂时还没有。”
“言姐姐,我非常想让余浅薰当我的嫂子,我知道她是你最在乎的人之一,所以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余浅薰以前有个好友叫顾明药,不过得了癌症,似乎已经死了。”
“你说话注重点,好吗?”言小念的耐心最终消失。爱屋及乌,她爱着小薰,自然也在意小薰的朋友,所以不希望顾明药被诅咒,哪怕她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
见言小念冷脸了,宫洁如马上闭上了嘴,转头望了百里霜一眼。
“我们走吧。”百里霜看出了言小念很在意顾明药,心里顿时生出个绝美的好主意,她今夜就把顾明药剁成肉泥,包饺子给言小念吃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刚她第一眼看到言小念的时候,不光震动,还恨不得拿刀扎进她的心脏。
“霜儿,你们逛够了吗?”
百里霜正在恶毒的盘算着,一个慵懒好听的声音忽然响起。
“老公”看到楚昱晞,她马上扬起笑脸,眼神柔得像春花绽放般,扑进了他的怀里,扬起下巴吻他
楚昱晞一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臂爱惜的把她搂进怀里,微微低头,和未婚妻吻得如胶似漆。
其实,百里霜之所以能得到楚昱晞的心,是因为她对全部的人都冷若冰霜,唯有对他热情得似乎一盆火。
如同言小念对萧圣那般。他向往这样专一的爱情。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百里霜很依靠他。
他从血泊中把她救起,不计较她的过去出身,无条件的给她治伤整容,还给她起了新名字,就像精心栽培的一盆名贵花草,从一颗丑陋的种子,到绽放出幽香,他肯定爱到内心深处了。
一个风流的男人,一旦收敛了心性,就会格外深情。
顾惜宁抓住了他的这个弱点和渴求,把他伺候得好好的,除了在床上不能给他之外,别的都随便。
因为她干净的身子,只有萧圣能破。
陷入爱情的楚昱晞,还以为她清纯才拒绝***的,反而更珍惜她,甚至要娶她。
顾惜宁只觉得可笑,拿出看家本领,继续将他骗的团团转
言小念偷偷的看了一眼楚昱晞,见他的容颜依旧俊美如昨,气质雅痞,似乎过得非常好,就放心多了。
“昱晞哥,你们真是的,每次都撒狗粮”宫洁如有些不满,对言小念方向挑了挑眉,“瑾阿姨在那边,你不去打个招呼吗?”
楚昱晞本来含情脉脉的盯着百里霜的脸,可就在看到言小念的那一刻,他瞪大了眸子,似乎触电般,一把将百里霜推了出去。
那颗思恋言小念的心,一秒之间复活了!
“啊——”百里霜被推了个趔趄,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
楚昱晞根本不管,大步迈向言小念,脚下生风。
男人所谓的深情,就这么的不堪一击?宫洁如扶住了百里霜,眼里的羡慕消失,转为同情。
言小念见楚昱晞冲着自己来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念!”楚昱晞握住她的手臂,拉进了怀里,胸口剧烈起伏,“我好想你,真得想你。我曾经以为你真得没了,消沉到不思饮食,辗转难眠,甚至”
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塑造一个“她”出来,疯狂的爱着。
“啊!”二话不说就被抱住,言小念吓了一跳,惊愕了几秒,才看向楚昱晞那张喜极而泣的脸
见儿媳被别的男人抱住了,夏瑾顿时不悦,掰开楚昱晞的手,威严的说,“臭小子,你怎么一点都不讲究?她是你的嫂子,搂搂抱抱的像什么样子。”
“瑾姨,您捶得我好痛。”楚昱晞揉了揉被凿得发疼的手臂,无力苦笑,“真是醉了,久别重逢的一个拥抱,在您眼里就这么肮脏不堪啊?我记得以前,您可是不接纳言小念的哦?”
“此一时彼一时,互相了解之后,才是真正的喜欢。”夏瑾毫不客气的睨他一眼,“既然有未婚妻了,就该对人家好一点。走了,念儿。”
“楚大夫,谢谢你曾经对我的帮助,你和萧圣,千万不要因为我而反目,啊?”
言小念虽然不是多冰雪聪明,但基本的人情世故是知道的,上次萧圣圈子里的好友,都去萧家吃饭了,独楚昱晞没去,不是翻脸是什么?
楚昱晞没说话,低了低头,又抬眸看向远处,薄削的下巴微微绷紧。
他可不是什么听话的好男人,也不会像娘儿们那样忧愁寡断,萧圣这个梁子,他结定了。

推荐理由

藏娇,作者非常善于对这种题材的把控,全文逻辑清楚,剧情层渐式推进,笔下人物生动有个性,悬念高潮不断,十分值得一阅!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