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完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完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完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8下载: 46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导读:将夜讲述了宁缺桑桑之间爱情故事,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完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共享给大家!许多人迷惑宁缺为什么不选择山山,而选择桑桑,因为许多人不是宁缺,只有经历一切的宁缺才知道桑桑对他多么重要。

将夜讲述了宁缺桑桑之间爱情故事,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完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共享给大家!许多人迷惑宁缺为什么不选择山山,而选择桑桑,因为许多人不是宁缺,只有经历一切的宁缺才知道桑桑对他多么重要...想看将夜完整版小说,快来将夜小说全集阅读~

将夜完整版小说内容介绍

宁缺是个普通军卒,不知道能不能理解将军的复杂情绪,就算理解想来也不会在意,因为他现在争取的事情牵涉到他个人安危,而他一向以为没有太多事情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所以他假装没有看到将军阴沉的脸色,继续说道:“我粗略算过马车上的箭眼,那位新任单于下手很黑很绝,我估计公主的护卫队至少损了一半人命在草原上。”
“据说是碰到了马贼。”马士襄说话的神情有些不自然,大概连他都不相信这个说法

宁缺桑桑小说全文之第4章在线阅读

这条沟在两个小时前忽然出现,陡然一现便直抵天际,仿佛是只无形的天鬼拿如山巨斧劈出来的,仿佛是位神匠拿如椽巨笔画出来的,令人不寒而栗,不解而惧。
背木剑的少年盯着那道黑线说道:“我一直以为不动冥王是个传说。”
“传说中冥王有七万个子女,也许这一个只是偶然流落人间。”
“传说就是传说。”背木剑的少年面无表情说道:“传说里还说每一千年便有圣人出,但这几千年来,谁真见过圣人?”
“假如你真不相信,为什么你不敢跨过那条黑线?”
没有人敢踏过那条黑线,那道浅沟即便是骄傲而强大的他们。
蚂蚁能爬过,长肢虫能跳过,黄羊能跃过,鹰能飞过,只有人不能过。
正因为是人,所以不敢跨过。
背木剑的少年抬头向天边望去,问道:“假如那个孩子真的存在,那么……他在哪里?”
此时落日已经有一大半沉入地底,夜色正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荒原上的温度急剧降低,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氛开始笼罩整个天地。
“黑夜降临,到处都是,你们又能到哪里寻找?”
那名穿兽皮的少年打破了一直以来的沉默,他的声音拥有与年龄不符的低沉粗糙,嗡鸣振动就像是河水在不停翻滚,又像是锈了的刀剑在和坚硬的石头不停磨擦。
说完这句话,他就离开了,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离开。
数蓬火苗忽然从他两根坚硬粗壮的裸腿上迸将出来,把少年下半身罩进一片赤红色中,狂啸的风让地面的碎石急速滚动,然后仿佛有种无形的力量抓住他的脖子,把他的身体提向十几丈上的天空,紧接着呼啸破空落下,狠狠砸在地上,然后再次蹦起,就像一块石头毫无规律地蹦向了远方,看上去异常笨拙却又极其迅猛高速。
“只知道他姓唐,不知道他的全名是什么。”
背着木剑的少年若有所思说道:“假如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碰到,我和他肯定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徒弟就这么厉害,他那个师傅又会强到什么程度?……听说他师傅这些年一直在修二十三年蝉,不知道将来破关之后身上会不会背一个重重的壳。”
身旁一片安静,没有人回答,他有些迷惑地回头望去。
只见那名年轻僧人双眼紧闭,眼皮疾速颤抖,似乎正在思考某个令人困扰的问题,事实上自从那名兽皮少年说出关于黑夜的那番话后,年轻僧人便一直陷在这种诡异的状态之中。
感应到目光的注视,年轻僧人缓缓睁开双眼,咧嘴一笑,笑脸里原初的坚毅平静已经变成不知从何而来的慈悲意,张开的唇内血肉模糊,是嚼碎后的舌。
木剑少年皱了皱眉。
年轻僧人缓慢摘下腕间的念珠,郑重挂在自己颈上,然后抬步离去,他的步履沉重而稳定,看似极慢,但不过瞬间便已经身影模糊将要消失在远处。
树下再没有别的人,木剑少年脸上全部的情绪全部淡去,只剩下绝对的平静,或者说绝对的冷漠,他望向北方尘埃里那颗像石头般不停跳起砸下的影子,低喝道:“邪魔。”
他望向西方那个低着头沉默前行的年轻僧人背影,说道:“外道。

宁缺桑桑小说全文之第5章在线阅读

宁缺嘿嘿笑了两声,回答道:“马上就是要上书院的学生,说话用辞总得雅致一些。”
马士襄没有继续取笑这个孩子,沉默片刻后皱眉解释道:“让你去给公主的车队当向导,其实……也和你上书院有关。你的战功确实够了,初试也通过了,我请上峰为你写了推荐函,军部的回执已到,但莫非你以为这样就能进书院?”
“你这些年一直呆在渭城边塞,就算听过一些书院的传说,但你并不清楚那里究竟个什么地方。”
将军的表情凝重而严厉:“在我大唐军民心中,书院是最神圣崇高的不可触犯之所在,拿了军部回执,只代表你能参加书院入院试,但想要真的踏进书院那扇红门,你至少要跑三个部堂去盖章……”
“像我们这种级别将领写的推荐函,那些部堂哪里会瞧在眼中,就算是军部回执也没有什么力量。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可以把你参加入院试的时间拖上好几年。近些年来这已经成了常景,除了书院先生们在民间收的学生,任何走朝堂推荐路子的考生,都要花大价钱去疏通门路,不知多少殷福之家,就为了那场考试落了个倾家荡产。”
“我知道这两年你在渭城存了些钱,可难道你以为靠那几百两银子就能把那些家伙喂饱?”
宁缺挠挠头,感慨说道:“以前可没有人告诉我这件事情。”
“因为现在有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所以自然没必要告诉你。”
马士襄看着他不悦说道:“只要路上立下功劳,入了贵人法眼,甚至只需要贵人记得你的名字,到时候公主府里随便一位管事说句话,还有哪个衙门敢不长眼去敲诈勒索你?”
“这就等于说,我必须要拿命去赌一个书院入院试的资格,听上去怎么总感觉有些不划算?”宁缺继续挠头。
马士襄狠狠瞪了他一眼,训斥道:“胡涂!混帐!为了能进书院,不知多少人恨不得卖了自己亲娘,杀了自己亲爹!现在不过是要你小子冒点小风险,你竟然还不肯干!”
片刻后将军平伏粗重喘息,劝道:“据我分析殿下应该也明白她的行踪不可能保密。你能猜到她的身份,全渭城人都能猜到,难道她在帝国里的敌人会猜不到?既然如此她还坚持照常上路,说明在道路前方肯定有援兵接应,你的任务只是带着她走山中捷径,尽快与那些人碰头,哪里谈得上赌命?”
宁缺低着头,默默不语,不停盘算着其中的得失利益。
马襄生看着他的神情,想起这少年平日里最令人恼火的那些怪脾气,知道不拿出一些看得见的利益,很难说服对方去冒险,不由叹息一声,压低声音说道:“殿下的队伍里有一位老人,他姓吕,听说修的是昊天道南门。”
听到这句话,宁缺霍然抬头,惯常平静而又惫懒的眼眸竟是陡然变得极为明亮。
马襄生看着他感慨道:“你还是个小屁孩儿的时候就来了渭城,自己靠着甜言蜜语和本事讨好了全城的老少爷们儿,营卒换了一批又一批,就算是东城的肉饼店都换了两个老板,你却终究还是渭城这个土匪窝里最受宠的小屁孩儿。”
他揉了揉宁缺的脑袋,就像看着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说道:“那年前任将军病逝之前,通门路给你弄了军籍,紧接着秋天大家伙去草原上打柴,差点儿被那些蛮子围死,全靠你我们才逃了出来,那时候全渭城人一致决定要好好赏你,我们甚至想好了,就算你提出的条件是要用都城最红的清倌人***我们大家也要凑钱把这事儿漂漂亮亮地给办了。”
头发已然花白的将军话锋一转,苦涩说道:“但谁也没想到你竟然想学那些世外法,很无奈啊,全渭城人甚至是整个七城寨,都没办法给你找一个老师,我们只能看着你把那本太上感应篇翻的又破又烂,却没什么主意。”

推荐理由

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凭借细腻又流畅的文笔,跌宕起伏的剧情,扣人心弦的情节,深受读者欢迎

相关点击榜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