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碧海燃灯抄(宋长情云月小说)导读
碧海燃灯抄(宋长情云月小说)导读

碧海燃灯抄(宋长情云月小说)导读

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8-11-07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碧海燃灯抄(宋长情云月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长情很为难,她不想呆在水底,她想正大光明行走在朗日下。可是外面现在到处是天罗地网,凶犁之丘上遇见的那个人究竟是谁也不知道。果然是庚辰,那么把火引到他身上也无可厚非,万一不是,吃苦受累还要被误解,龙神招谁惹谁了?

碧海燃灯抄全文阅读

看了看云月,他满脸希冀,那种神情让人不忍拒绝。长情挣扎了下,“上去看看可以吗?说不定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呢……何况龙首原无人看管……”
云月缓缓摇头,“外面局势未定,现在出去太冒险。放走无支祁不是小事,绝不可能草草了结,就算天帝不追究,也自然有人一查到底,你还是无法逃脱。听我的,在渊底躲避几日,待风声过了再出去不迟。我已派人严密监视岸上的动静,有什么消息必定第一时间传回来。长情,我不会害你的,难道你信不过我么?”

碧海燃灯抄在线阅读21章

他一直握着她的手,这让长情觉得不好意思。她不动声色把手抽了出来,讪讪道:“我不是信不过你,只是事情压在心上,终究不能心安理得在你这里避难。况且我也害怕会连累你,你一条小小的淫鱼,经不得那些上神揉搓。”
在她眼里,他终究还是弱。云月笑道:“我这条潆鱼虽不起眼,但懂得为朋友两肋插刀。渊潭虽小,却深不可测,就算他们找来,一时半刻也难以发现你的行踪。退一万步,若是天界打算大肆扫荡渊海,我便带着你离开这里,到天边海角去。”
长情侧目看他,“鱼小,雄心倒不小,你是打算带着上神私奔啊,真有你的!”
他怔了下,忽然沉默下来,半晌才道:“假如我真的带你私奔,你愿意么?”
长情上下打量他,“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云月没有底气,可她未曾拒绝,是不是说明她愿意?他小心翼翼道:“我等了你五百年,还要怎样证实我的决心?”
长情摇头不止,“龙神不是给你划了结界吗,你离不开渊海,永远上不了岸。”
“若我说我有办法呢?”他急切道,“假如我能离开这里,你可以跟我走吗?可以吗?”
她不说话了,脸上表情复杂。
失败的预感悄然升起来,广袖下的手紧紧握住,可他依然执着地望着她,“长情你说,你要我么?”
长情的神色慢慢从挑剔变成了绝望,最后撑着腰泄气地嘟囔:“腿比我长,腰比我细,皮肤比我好……这样的人我肯定不要啊,还用问?”
渊海君终于因为长得过于好看,在情路上结坚固实绊了一跤。
天下的女人也许都有这样矛盾的心理,希望共携白首的男人是人中龙凤,但太完美,又担心无法把握,于是情愿观花一样远望,不愿收入囊中。
云月觉得有些憋屈,满心的话也不知应当从何说起。也许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她还算认可他的长相。但这认可,到后面又变成了接近她的最大阻碍,他开始苦恼,究竟自己应当长成什么样,才能让她毫无顾忌和他在一起。
“其实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他垂着两手道,“我是因为常年不见日光才会如此。你也不要妄自菲薄,长情在我眼里,是世上最美的姑娘。”
长情失笑,“多谢你的夸赞,反正比起你还是差了一截,我有自知之明。”
他眉头紧锁,看来真是愁坏了,但那不知所措的样子,也如盎然的***。
长情哈哈大笑,“我同你开玩笑,你不要当真。我是说四海八荒皆是天帝的辖土,就算我跟你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我一个人伏诛就够了,不能连累你。你好好在渊潭修行,有朝一日得了正果,再来为我翻案,岂不更好?”
“好么?”他苦笑,“届时人都不在了,翻案又有什么用?我只知道现在保得住你就好,我不必修成正果,我的正果就是你。”
他太会说话,弄得长情很难堪。反正不能继续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了,便东拉西扯着:“有吃的没有?我肚子饿了。”
云月这才想起来,抚额道:“我竟然忘了,失礼失礼。你先入殿吧,我这就传人送些点心果子来。”
他忙他的去了,长情暗暗松了口气。进去之后坐在案前直发呆,看看这水晶宫,再看看头顶上亿万的渊水,只觉前途茫茫,再也瞧不见希望了。
局势复杂,不敢行差踏错,她捧着脑袋冥思苦想,只怪自己笨,想不出解决的好办法。正愁得心肝疼,一叠毕罗递到她面前来,晶莹的皮下樱桃一点,卖相不比皇宫里的差。
她咦了声,抬起眼看,陆续各色糕点都上了桌,云月掖袖站在一旁,比了比手道:“我也不知你喜欢吃什么,随意预备了几样,你且尝一尝。若有什么想吃的只管告诉我,我再命他们做来。”
长情忙说够了,“已经吃不完了……可是你们水族,不是应当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吗?”
云月说不,“你对我们水族大约有些误解,我们修成了人,饮食作息便和人一样了。我们也穿衣裳,也吃五谷杂粮,茹毛饮血的是未***形的半妖,而那些半妖是无法靠近水晶宫的,都在渊海中上层浮游。”
长情哦了声,捻起一块毕罗放进嘴里大嚼,待品出了滋味,竖起拇指连声称赞:“比我在皇宫里吃到的更好,皮更软,馅儿更浓厚。你的厨子要是上岸,肯定能当第一御厨!”
云月但笑不语,见她吃得太急,斟茶搁在她手旁。
长情静静拿眼梢瞥他,说实话这样温柔的人,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她守着那座皇城,多少如水一样的女子从她眼皮底下经过,她从不觉得温柔是多稀罕的特质。可是现在见识了云月,他和宫门上站班的金吾卫不一样,和不可一世的帝王也不一样。他的温情是春风化雨,是秋日脱落的松塔坠在厚厚的枯叶上,仿佛世间至宝,可遇不可求。
“云月……”她小声唤他,他安静地回望,她像个长辈一样叮嘱他,“以后都不要变,永远活成现在这样。”
他微有些意外,“长情为何这么说?现在的我,你并不喜欢。”
小孩子轻易把喜欢和爱搞混淆,长情活了一把年纪,自觉比他高段得多。她说:“我要是不喜欢你,当初就不会救你小命。我是觉得世道凶险,能够单纯一辈子是件幸福的事。现在的你是最好的你,将来也要这样一直好下去,便不枉我救过你一场。”
云月听后,眼波微漾,轻置在案上的手慢慢向前滑了寸许,“没有人能保证一辈子不变,但若是你在我身边……”
长情悚然移开了手,撑着额角道:“小小年纪,别整天想着情情爱爱,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一路繁花似锦,到时候你就知道吊死在我身上有多不值了。”
一再受冷遇,是个人都会遭不住这打击吧!长情说完就有些后悔了,其实明明可以更委婉一些的,究竟他没有做错什么。对于云月的为人,虽然不曾深交,却很欣赏。但也只限于欣赏,譬如你看见一朵花,不一定非要把花摘下来,云月就是那朵花。
大概他也听懂她的意思了,缓缓吸了口气道:“既然你不爱听我说那些,以后便不说了。”他微微一笑,“长情……这名字是谁给你取的?叫人听了就想亲近。”
是谁取的,她竟全然想不起来了,“难道……是我自己取的?”
他敛袍站起身,踱向月洞窗,窗外是浩淼的渊水,群鱼往来恍如飞鸟。他站在那里,隔了很久方道:“情不分主次,有情即是无情。假如有一天你真的爱上一个人,会对他一往情深,至死不渝么?”
这种假设在长情这里几乎是不成立的,她大手一挥,“这世上我最爱的是我自己,不会爱别人。”
他回头笑吟吟望她,“是么?这句话我记下了,若将来有违,我不饶你。”
他是笑着说的,可长情没来由地感觉到一股严寒。心想这小鱼还挺霸道,难道要爱只能爱他么?万一哪天她遇上了合适的人,那种事未必要经过他的答应。她现在的言之凿凿只是敷衍,他竟然当真了!
她看着那张斯文的脸,十分有恃无恐,戏谑道:“不饶我?你还能吃了我不成?”
他依旧笑得烂漫,“我又不是怪物,自然不会吃了你。我只是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相信你不会骗我。”
这下长情没什么可说的了,这种以退为进的策略,远比锋芒毕露的要挟高明得多。谁能忍心伤害一个少年真挚的信任呢,就算言不由衷,也不能往他心上捅刀子。
她胡乱应承:“好好,都依你,就这么说定了。”
笑的丝缕慢慢从他嘴角隐匿,他转过头去,依旧茫然看着窗外。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有人低低回了声“报”,即便身在渊底,很多时候也逃不开繁琐的俗务。他负着手,转身走了出去。
引商向内看了眼,见长情还在忙于吃小食,方压低了嗓音回禀:“炎帝已号令八部缉拿无支祁,但因其是上古渎兽,拿住了也不知当如何处置。仍然压在龟山脚下么?只怕逃了一次,还会有第二次。”
云月微蹙了蹙眉,“当年乾坤未定,禹神不杀他,是为了安抚黎众。如今九黎隐于荒外,天下归心,无支祁不驯,那便不该留他。”

碧海燃灯抄在线阅读22章

诚如引商说的那样,外界的腥风血雨传不到渊底来。
庚辰设下的结界最终还是被破了,结界一破,渊潭上空的天便清爽许多,长情站在菩提树下仰望,“今日的天好蓝啊……”
云月陪在一旁,那水下菩提是琉璃妆成的,不时折射出莹莹的波光。水流的走向倒映在他的衣袍上,他也随她仰望,同她一样叹息着:“好久没这么蓝了……。”
长情问他,“这五百年来,你寂寞么?困在这小小的天地间,就算水下四通八达,你也上不了岸。”
云月望向龙首原的方向,“寂寞……倒也还好,因为……”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再说她应当又要不喜悦了。
长情还在试图得到外界的消息,她折了支水藻抽打脚下的石子,向上看一眼,便沉沉叹口气,“外面到底怎么样了?你不是派人盯着岸上的动静么,有没有最新反馈?”
云月摇头,“事关重大,岂是朝夕之间就能解决的。你安心留在这里,别忘了昨晚雷神的追缉。雷神掌天惩,青天朗日也能取人性命,你虽是上神,被击中也不是好事,轻则道行尽失,重则形神俱灭,所以万万不要冒这个险。”
其中厉害长情自然知道,但云月说来如数家珍,足见这鱼的见识不浅。她百无聊赖,甩着袖子道:“我当年在精舍洲听天尊布道,说起雷神的威风,确实令人惕惕然。你是一界水族,又没登过岸,还能知道得那么清楚,真是难为你。”
云月笑了笑,“我等精魅,最要防的不就是天雷么。渡劫或是行差踏错,难免要同雷神打交道,性命攸关的事,不得不知己知彼。”
长情愈发泄气了,捧着脸哀叹:“怪只怪不给我申辩的机会,假如我能面见天帝……天帝大概不会把我这等毛神放在眼里,人家是大人物,我只不过是个蝼蚁……”她拿小指比划一下,“今天摁死了我,明天就会派新的神来看管龙脉。”
云月微微挑了下眉,“长情对天帝的印象似乎并不好。”
她皮笑肉不笑地哼哼了两声,“我怎么敢呢,曾经我也为天帝马首是瞻过。”
“如今呢?”
“如今我得再想想了。”她嗫嚅着,“天惩不是随便降的,必是天帝下令,雷神才会追着劈我。我本来以为那位首神必定明察秋毫,没想到也是闭目塞耳,老迈昏聩。”
云月的眉挑得更高了,“老迈昏聩?你可曾见过天帝?”
长情说没有,耸着肩想当然尔,“能当天帝,还不是资历很老,年纪大到众神服气的!你一直生活在水下,肯定得不到一手消息,不像我,在外面行走,多少还了解些内情。”说罢笑嘻嘻问他,“天帝的八卦你要不要听?我最新得的,还热乎着呢。”
云月觉得眼前发黑,但依旧坚强地点头,表示愿闻其详。
于是长情开始高谈阔论,“天帝名唤少苍,是白帝最自得的弟子之一。天界不像人界,讲究子承父业,天界选拔天帝,以能者居之,因此但凡白帝座下,人人都有机会参选。另一位与天帝齐名的上仙,是创世真宰的儿子,一度呼声极高。全部人都以为他是将来继任天帝的最佳人选,可世事难料,这位上仙在祖洲炼虚合道时被天帝设计构陷,贬入人间不得升天,自此少苍再无人可与之比肩,最终顺利登上了天帝宝座。然而……”她竖着一根食指,加重了语气,“然而!天帝对往日的同门依旧心怀芥蒂,在那位上仙犯了一点小错后,不惜将其赶尽杀绝,甚至连上仙夫人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放过。身为天帝,如此心胸狭窄,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不过为何如此残暴,其中另有隐情……”
云月深吸了口气,勉强笑着,“你继续。”
长情颔首,头头是道地解说着,还插入了个人的理解,“世上什么过结不可解?无非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杀父之仇肯定不可能,据说天帝是帝尧的儿子,帝尧活到寿终正寝,并未死于非命,那么就剩夺妻之恨了。传闻天帝与那位上仙在祖洲修行时,同时爱上了月神。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这也是上仙惹毛天帝,后来被罚下天界的诱因。可惜月神到最后一个都没选,天帝倒也君子,尊重月神的决定。不过对待情敌的手法就没有那么光明磊落了,极尽催逼之能事,将人削去一身仙骨打入八寒极地,让他受永世冰刑之苦,啧啧啧,好残忍啊!”
云月不知怎么,已经需要靠扶住菩提树才能站立了。他也不说话,只是咬着槽牙脸色发白,长情发现不对劲,忙上去搀住他,“你怎么了?身上不舒适么?”
云月艰难地摇头,“只是一时血不归心,***病了。这些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长情道:“六界都传遍了,也不算什么稀罕的新闻。”
他慢慢牵出一个笑来,“位高者多受毁谤,有些话听听则罢,还是不要当真为好。我对天帝不甚了解,但知他修德振兵,平定九黎,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这些德行,难道还不足以令谣言不攻自破么?”
长情眨了眨眼,“德行与私欲有什么关系?”
云月无可奈何,“看来这位天帝做人很失败啊,不过你也不能偏听偏信,在未真正了解一个人之前,还是不要对其人品妄加揣测。”
长情明白了,云月是天帝最忠实的拥护者。也对,一般小妖总会将首神奉为标杆,若是连标杆都倒了,谁还有兴致好好修行呢。
她也反省了下,“你说得有道理,我不该迁怒天帝,究竟是我自己做错了,与他人无干。”
云月又恢复了温顺谦逊的模样,笑道:“其实天帝是个苦差事,即便维持正道,秉公办事,也照样会受人曲解,被人中伤。这世上有谁能被全部人爱戴?”他慢慢摇头,“没有,永远不会有。假如继任天帝之位的是你口中那位上仙,焉知不会生出另一种传闻,极力为少苍喊冤?世人天生同情失败者,这就是天帝的原罪。”
长情很惊奇,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感悟,如此深刻的解读,简直比天帝自己更了解天帝。
“你真的是一条鱼么?”她围着他转圈,把他转得手足无措,“ 你不会是下凡历劫的上神吧?”
云月惴惴抱着袖子避让,“长情误会了,我自然不是什么上神,我只是条受困渊底的鱼而已。”
“一条鱼如此懂得大是大非,真令人刮目相看啊!”她感慨完,忽然想起什么来,左顾右盼着,“你的小厮呢?怎么半日没见到他?”
“小厮?”
长情说:“就是引商。他时刻唯恐天下不乱,人不在,还真有些不习惯。”
云月失笑,不知堂堂大禁得知别人管他叫小厮,是何感觉。他很喜欢她不时蹦出的神奇言论,也愿意纵着她。定睛望她,她在水波下的脸,有种颇具清气的美,他看得入迷了,随口道:“他上岸去了,为你打听无支祁的消息。”
长情顿觉惊奇,“龙神的结界不是限定你们不得以人形上岸吗,那引商……”
云月一惊,才发现说漏了嘴,只得勉强搪塞,“龙神是为惩治我才画地为牢的,这渊潭只有我上不得岸,其他水族可以自由来去。”
没想到龙神的法力能精准到个人,长情马上对他肃然起敬。但云月还是很可怜的,连手下都是自由身,唯有他,困在这里永世不得翻身,实在浪费了这副好皮相。
她拍了拍他的肩,“不要泄气,只要这次我能平安度过此劫,我一定想办法让你出去。”
“还去找庚辰么?”
“除了他,也找不了别人。神级比他低的爱莫能助,神级比他高的我又不熟悉,反正我去过凶犁之丘,也算熟门熟路……”她无谓地晃了下脑袋,“龙神大人有大量,不会同我计较的。好歹咱们称号里都有个龙字,说不定往上倒几辈,还是一家人呢。”
云月眸底泛起一丝云翳来,怅然道:“是啊,也许真的曾是一家……”
正闲话着,东南方忽见红光一闪,有个穿绛色禅衣的人凌波而来。纱在水下似有生命,每一丝经纬都在涌动,环绕着那人,如一团红色的轻雾。他有白而瘦削的脸,眉眼间却含雷霆之势,笑吟吟到了他们面前,上下打量了长情一番,对云月道:“这位漂亮的小娘子是谁?你的心上人么?”
很希奇,这刻意调侃的话并未引来任何人的不适,两双眼睛平静地望向他,反倒让他觉得无趣起来。
“这是何人?”长情问云月,“他生得真好看。”
云月眉心几不可见地一簇,语调倒也平常,“他是隔壁淮水的蛇鱼,时常不经禀报就乱闯。”
“蛇鱼是什么?”长情终究闹不清那些水族的种类,“蛇和鱼生出来的后代?”
绛衣小哥侧目看她,咂了咂嘴,“这两种东西不通婚的,别听他胡说。”
云月却道:“蛇鱼就是泥鳅,一身黏液,善于钻营。长情爱交新朋友么?我介绍他给你熟悉。”
这下绛衣小哥大大不满起来,满脸怨怼地瞪着他,“你可不能这样编排我,我明明……”
话还没说完,身后便扬起一片泥沙来,一条细尾呲溜一现,缩进了袍底。云月似笑非笑望着他,他顿时红了脸,连连向长情摆手:“这尾巴不是我……是他……”
长情看得出他们有交情,若没有交情,说话也不会这么随便。遂笑道:“你们有事商谈,我先回去了。”向他挥了挥手,“小友,再会。”
事到如今解释也用不上了,只得目送她逶迤而去。绛衣人喟叹:“人家比你有礼多了,唤我为‘小友’。”
云月并没有闲聊的爱好,转身向树下凉亭走去,边走边道:“炎帝今日如何有空来我水府做客?”凉亭中本来空无一物,他抬手一挥,桌凳自现。震袖在上首坐下,不怒自威的气度,凌驾于万物之上。
炎帝肃容,恭恭敬敬向上揖手,“臣榆罔,拜见帝君。多日未见帝君,帝君一向可好?”

小编点评

碧海燃灯抄(宋长情云月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是一部青春言情小说,小说情节故事比较的虐心,读者可以在线了解到。本小说的文笔还是很不错的,比较细腻,细节也是显得很真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