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阿娇项云黩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阿娇项云黩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阿娇项云黩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8-11-07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阿娇项云黩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项云黩花了一点时间消化这件事。 阿娇翘着脚喝了两袋豆浆,吃了一根油条和两笼小笼包子。 姜宸一大早就去老城区最出名的小笼包店排队,现包现蒸,买了三笼蟹粉,两笼鲜肉。蟹黄的汤汁儿一沾上舌尖,阿娇就嘬着包子皮眯起眼睛。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全文阅读

项云黩坐在餐桌对面,不动声色的观察她,他的职业本能是怀疑,怀疑一切可怀疑的,审阅一切看似不可怀疑的,他跟着老韩学到的第一课,就是不能认为事情符合常理就一定是正常的。
经过多年练习和实践,在常规的情况下,他很轻易分辨出一个人究竟是不是在撒谎,阿娇说的这些话过于耸动,可他没能从她的身上看出什么破绽来。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在线阅读25章

她说的一切似乎她已司空见惯,似乎人饿了得吃饭,渴了要喝水那样,是普世常理。
项云黩不再靠近黑子,黑子渐渐安静下来,它瞅准了机会从猫包里跳出来,钻到沙发底下,竖着两只尖耳朵,绿莹莹的眼睛警惕地盯着外面。
项云黩再次发问:“他是……什么样子的?”
阿娇偏偏头,成了鬼当然是鬼样子了,可这个鬼,有点儿不像样,她想了一下:“不成鬼形。”
“我能看见他吗?”眼见不一定为实,但他非亲眼看看不可。
阿娇大大方方的点头:“能啊。”
“怎么看见?”她没有一口拒绝,而是爽快答应,就已经出乎了项云黩的意料。
这个还真难不倒阿娇,她虽不记得是何时听鬼们说过,但她言之凿凿:“生人见鬼,一是抹牛眼泪,二是点犀角香。”阿娇睨着他,“这两样有一样,你就能看见了。”
这两样都有些难办,项云黩沉默片刻:“好,我预备。”
他在江城中也熟悉几个三教九流,这些东西来的不易,但到底还是能弄到的。
一人一鬼这场突破了界限的交淡还在继续,项云黩的眼皮微微颤抖,他又问:“他,痛苦吗?”
阿娇卷起嘴角:“放心吧,他也痛苦不了多久啦。”
“什么意思?”
“七月半之后,总会有几日阳光大盛,他也就……活不了啦。”
总有些鬼羁留人间不愿离去,一地的鬼差只有那一二个,日夜不停也抓不了那许多,是以七月半后以日光之威,逼迫这些鬼回到黄泉去。
这几日也就是阴司给这些鬼们的容留期,日子一过还不肯回来的,就得鬼差出动,使铁链条拘回去了。
阿娇越说语气越是轻快,像这样的残魂,留下来也没有魂识,最后只会化作一缕烟消散,消散了才是解脱。
项云黩慢了一拍,才明白“活不了”是什么意思。
他难言的看着阿娇,阿娇眨眨眼,她见的鬼比见的人多,已经忘记了怎么辨别人的表情,项云黩这个脸色,是在……难过?
这个女孩在谈论这些的时候无比冷血,她很显而易见的欠缺同理心,这会导致社交生活的不顺利,更严重的话会形成潜在的反社会人格。
项云黩还在凭职业本能分析她,却没意识到这是他在这大半年里,第一次这么自然平和的,由他在主导关于老韩的话题。
“那,怎么才能留下他?”
阿娇觉得自己更喜欢这个转世了,他可比刘彻上道多了,可哪有这种办法,就算有,对他也没好处,她金屋梦未圆,项云黩可不能出什么差错。
于是她放下半包红枣豆浆,苦口婆心的劝他:“你与他阴阳相隔,别说他如今只是残魂,就算是整个儿的鬼,那也得想法子念经超度他,让他好好投胎去才是正道,你要是将他拘住,不仅他不能投胎,对你也无甚好处。”
强留无用,到时阴司记上一笔,影响的是下一世的因果。
项云黩看了她一眼,原来她是有同理心的,只是她的同理心用在“鬼”的身上:“我不是想留下他,我是想知道他,出了什么事。”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无人无尸,就算见鬼,他也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想替他鸣冤?”
项云黩没有说话,但阿娇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执着。
她略一想,便老气横秋的点点下巴:“你想的倒也对,他坚持了这么久,早就快耗尽力气了,熬不过七月半后的太阳,就算入了阴司也口不能言,不能替自己鸣冤了。”
阿娇羽扇似的睫毛垂下来,眼睛里闪动着光线,她昨天还想买个生日礼物换金屋,此时此刻又改变了想法。
不仅仅是单纯的人情往来,假如项云黩对她满怀谢意,呈上金屋,那她是不是能再投***身?
阿娇看了看桌上的半笼汤包,当人可比当猫狗小鸟强得多了。
“我是有办法,但我不能凭白无故的帮你,这事儿是极难办成的,你得许我一个愿望。”
“好,我答应你。”项云黩十分干脆。
阿娇眼仁儿都亮了起来,她伸手小指头:“拉勾。”
项云黩迟疑着伸出手,两根手指相叠勾缠,阿娇伸手拔了一根自己的头发,缠绵在两人***的指间。
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室内忽然起了一阵凉风,这道风在两人身边旋绕一圈,四散开去。
项云黩观察这风从什么地方吹进来,指尖的发丝变作光丝嵌进肉里。
“成啦!”阿娇松开手指头,那根似有似无的光线,就此连接在两人小指之间,她以鬼身和项云黩订了一个盟约,不论是什么,他这一世都要满足她。
阿娇不知如何聚人魂魄,但楚服知道,她活着的时候就是干这个的。
伸手摸摸脖子里的血玉,楚服知她心意,用神识告诉阿娇:若要聚魂,最简单的法子就是请此人的血脉至亲为他办法事,呼唤他的姓名。
韩刚的一片残魂能够回来,说明他死亡的地点不远,对阳世有着很深的眷恋,黑子身上的吊牌有残魂依附,别的东西上说不定也会有。
“聚魂可不轻易,要挑个灵气充沛的地方作法,请血脉至亲守候招魂三天三夜。”
项云黩默然,老韩和他前妻的关系并不好,跟女儿的关系就更糟糕了,要作法,还要让他女儿守候三天三夜,有些难办。
但既然决定要做,就要做到最后一步,他问:“既然黑子身上有,是不是说明,别的地方也会有?”
孺子可教,阿娇十分满足,伸出白生生三根手指:“生地、死地和亲人身边是最有可能。”这三处都是鬼魂缠绵难离的地方。
老韩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遇害的,他的父母都已经亡故,只有前妻和女儿还在,项云黩带阿娇先去了老韩的家。
昨天是七月半,天从早阴到晚,夜里还下了雨,今天一早就阳光大好,气温直线上升,刚一出门就热得人了汗。
阿娇虽有还阳符,可看见太阳还是有些发怵,她从伞筒里抽出一把伞来,遮一遮头顶的阳光。
这栋楼里该走的鬼走了一半,余下的也不敢靠近项云黩,远远看见他就赶紧隐到墙后躲到角落,他走过的地方,连灯泡都更亮一些。
老韩住在旧城区一栋筒子楼里,人口密集地方狭小,人住的多,鬼住的也多。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在线阅读26章

就算没有这件匪夷所思的事,项云黩也是要来一趟的,老韩的事不能就这么放着,该处理的还要处理。
房子、东西和丧事,假如关秀梅还不肯办,那由他来办。
老韩没有遗嘱,筒子楼那块短期内也没有市政规划,等到他女儿成年,再决定如何处置,但丧事不能再拖了。
是保姆开的门,老韩刚出事的时候,项云黩恨不得一天来一趟,来的时候还都开着警车,小区里别家的保姆都跟她打听,这一家是不是经济犯罪了。
项云黩问:“关秀梅在不在?”
要保姆骗警察,她不大敢,可比起丢工作来,她还是先保饭碗,她摇摇头:“太太不在。”
门口就停着关秀梅的车,项云黩还跟踪过一阵,确实没有发现什么疑点,等领导骂他是走火入魔了,他才停止。
项云黩来的时候每一次都火气很足,关秀梅说话又不中听,跟关秀梅和关秀梅后来的丈夫都发生过口角。
关秀梅对前夫是生是死一点都不不关心,警察找上门说明来意,她还一脸希奇:“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她的丈夫对警察频率登门投诉了又投诉,最后当着项云黩的面说说:“找到活人就不用通知我们了。”意思就是看到尸体再说。
那天项云黩违规了,他狠狠打了那个男人一拳,姜宸死命拉住他,领导原本是想让他停职的,其实也是对他爱护,散散心,从这件事里走出来。
连他的同事觉得他过分坚持,项云黩干脆不干了。
“那我们能借个电话用吗?我的手机没电了。”项云黩这一次很客气,保姆为难了半天,让他们进门,用客厅里的座机打电话。
项云黩播了关秀梅的电话,铃声在楼梯上响了一声,不肯露面的关秀梅急匆匆跑上楼,假装在外面接起了电话:“喂?小陈阿姨啊?有什么事吗?”
这个女人反应倒是快,项云黩垂着眼睛:“我是项云黩,韩刚的事,假如你不肯办,那我来办,不能就这么拖着。”
关秀梅松一口气:“这件事啊,假如项警官肯办当然好了,我是真的忙。”
“那我们见一面商量商量细节。”项云黩在跟关秀梅打电话的时候,阿娇也没闲着,她放出魂识探查了一圈。
这房子的主人显然是风水,处处流通,是座利财的好阳宅,书房里还摆了一只八卦镜,阿娇没有预防,被八卦镜晃了一下眼睛。
这东西的威力还不足以挡住她,但就像人拿镜子反射阳光,不断照你的脸,阿娇闭上眼睛,一阵头晕,细长双眉微微拧住。
项云黩马上注重到了,他按住听筒,问她:“怎么了?”
“我不舒适。”阿娇噘起嘴。
项云黩把半边肩膀给她:“能忍耐吗?等回去给你买蛋糕冰淇淋吃。”她昨天一个人把半个蛋糕都给吃了,项云黩看她喜欢甜的,才这么安抚她。
阿娇眼睛一亮,蛋糕她吃过了,可是冰淇淋没吃过,听上去就很好吃的样子。
她点点下巴,把头靠在项云黩肩上,绸缎似的乌发散在项云黩的脖子里,凉沁沁的。
项云黩还在跟关秀梅通话,关秀梅连见一面商量老韩的身后事都不愿意,他怒意渐起,被颈间发丝的凉意给安抚住,压制着火气:“这样的大事,见面商谈。”
关秀梅看他态度强硬,只好先答应了,让保姆把这尊瘟神给送走。
项云黩办完了该办的事,开车离开小区,车上问她:“你……看见什么了吗?”
阿娇摇摇头:“什么也没有。”她捂着头,还有些晕,那八卦镜还真亮,连血玉里的楚服都被镜子的光线晃了一下。
项云黩停在小区门口,等保安把栏杆升起来,那个小伙又跟项云黩敬礼,项云黩的车都已经开了出去,又停下来,往后倒了一点。
打开车窗,伸出头去:“最近罪案高发,特殊是这种高档小区,你工作的时候注重安全。”
小伙子咧开嘴,笑得阳光灿烂,高声答应:“是,谢谢警官,我们已经接到通知啦!”
阿娇撑住头,瞪着项云黩,她还没决定要不要说呢,他就抢了自己的功德?她气鼓鼓的坐在车后座,抱着背包,一言不发。
项云黩没察觉出她生气了,他接了个电话,他找的人弄到了犀角香。
阿娇还等着吃蛋糕冰淇淋,结果项云黩一路上都没有停车给她买,反车开到了一个仿古建筑的古董城。
“你说过点犀角就能看见韩刚对吗?”项云黩最后向她确认,假如这一场恶作剧,那么她应该在这个时候停止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他带着阿娇上了三楼,七绕八拐进了一间小店铺,里面坐着个穿唐装,留了一把花白山羊胡的中年男人。
“项警官,东西我搞来了。”他刚说完,就看见了阿娇,直愣愣的盯着阿娇看,从脸看到胸,目光在胸口拔不出来。
阿娇正盯着满架子的东西看得津津有味,项云黩上前一步,牢牢把她挡在身后,目色生愠:“你看什么?”
男人赶紧摆手:“不是不是,我钱二您还不知道嘛,我就只对古董感爱好,我是看那小妹妹胸前的玉是个好东西啊,汉代的吧?”
最后一句,是对着阿娇说的,阿娇“嗯”了一声点点头,夸他:“你倒很有眼力。”
钱二一下笑了,绕开了项云黩,凑近阿娇细看,眼睛里闪着精光:“这玉您盘得这么好,想必是不肯出手的,我就问问,这物件儿打哪儿来?”
阿娇一只手握住玉蝉:“我从小就带着。”是她还没进汉宫之前的玩物,外祖母赏赐给她的,有玉马玉兔玉蟾,只有这只她留下来了。
钱二颇觉遗憾,从小就有那更不肯出手了,这玉料这沁色,他还显摆了一句:“这东西,下过地吧。”
项云黩清清喉咙。
“得,您不说,我不问。”钱二笑嘻嘻的,手里还不断盘那两个核桃,说不问,还多嘴又加了一句:“您说了也不打紧,我口紧。”
钱二绕回桌,拿出一只丝绒口袋:“项警官,这东西真是不好找,要是别人管我要,我立马说没有!可您是谁呀?您是我这个,”说着比了个大拇指,“您要的东西,我敢不赴汤蹈火嘛。”
“多少钱?”项云黩直接跳过他这些话,干脆问道。
“您埋汰我,还给什么钱呀,这是我从我一玩香料的朋友那儿要过来的,都是朋友,怎么能提钱呢。”钱二满脸是笑,山羊胡子一抖一抖的,嘴里说着不要钱,可拿香袋的手就没松开过。
“到底多少钱,你说个实数。”
“愉快!”钱二肚里一把算盘,眼睛珠子转得都能闻声算盘珠子的声音,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个数:“这数,这可已经是友情价了,别人真没人。”
项云黩不管有没有,他伸出手:“拿出来我看看,是真是假。”
他不会看真假,但阿娇会,绒口袋里倒的三角香料只有指甲大小,阿娇一闻便知,她露出满足神色:“你这一屋子假东西,原来还有真货啊。”
丰都哪个鬼没些随葬品,阿娇见得多了。
钱二刚刚是盯着玉蝉看,这会儿上上下下打量阿娇:“小妹妹年纪轻轻,原来是方家呀,这些东西都是给慕古爱好者的,跟朋友可不乱来,冲这个,我吃点亏,这个数吧。”
重新比了个手势,满面堆笑:“都是同行,咱们以后多联系。”
“不用,就刚刚那个数。”项云黩直接转帐给钱二,他收了钱,从话唠变成锯嘴葫芦,笑眯眯把两人送出门,一句也不多问项云黩要这香料,到底是干什么用。
项云黩带着阿娇离开古玩城,那个绒布口袋就放在他裤子口袋里,他自己都说不清,点了这个香,究竟是想见到老韩呢,还是不想见到老韩。
阿娇还在等着项云黩给她买冰淇淋,可他一路都没要停的意思,直接开到了家,关上门就问:“现在能点吗?”
阿娇这下明白了,他不相信她。
她气得转身想走,可两人都已经订下盟约了,她不履行承诺,他也不用给她金屋,她气得在屋子里转了两圈,伸手把黑子招出来。
黑猫一直躲着项云黩,但它十分喜欢阿娇,阿娇一叫,它就竖着尾巴过来,蹭她的腿,阿娇揉揉它的毛,把猫身上挂的那块牌子解了下来,放到桌上。

小编点评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阿娇项云黩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是一部青春言情小说,小说情节故事比较的虐心,读者可以在线了解到。本小说的文笔还是很不错的,比较细腻,细节也是显得很真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