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垂耳兔与窝边草(兔良冷卿)已全本导读
垂耳兔与窝边草(兔良冷卿)已全本导读

垂耳兔与窝边草(兔良冷卿)已全本导读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18-11-07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已全本小说《垂耳兔与窝边草》哪里可以看呢,兔良却没给他逃脱的机会,白团子动作极快的向前一扑, 两爪成功按住了即将逃走的青草叶。垂耳兔与窝边草小说完整章节共享给大家,出色内容一起来看!

《垂耳兔与窝边草》小说简介

青草叶僵了片刻,慢慢压低草叶,将白团子轻轻放在了地上, 然后极为迅速的缩回青草叶, 打算佯装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然而这一次, 兔良却没给他逃脱的机会,白团子动作极快的向前一扑, 两爪成功按住了即将逃走的青草叶。
抓住还不算, 白团子明显怕青草缩回去,两爪紧紧抓住青草叶, 小身体努力向后拔, 一副奋力拔河的姿态。

垂耳兔与窝边草在线阅读:66.粮食

66.粮食
兔良:“什么什么什么什么”  冷卿???
美人计不是这么用的吧?一瞬间, 冷卿对兔良口中的娘亲布满了好奇, 不过很快,冷卿就拎着小兔子僵住了, 看着在半空中微微摇摆,却抱胸仰着小脑袋看着他的兔子,冷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就这么暴露了。
青草叶僵了片刻,慢慢压低草叶,将白团子轻轻放在了地上, 然后极为迅速的缩回青草叶, 打算佯装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然而这一次, 兔良却没给他逃脱的机会,白团子动作极快的向前一扑, 两爪成功按住了即将逃走的青草叶。
抓住还不算, 白团子明显怕青草缩回去,两爪紧紧抓住青草叶, 小身体努力向后拔, 一副奋力拔河的姿态。
虽然兔良把自己的小身子都挺出了一个斜角,但是这点力道对于冷卿根本无关痛痒,看着恨不得将两只耳朵都用上的兔粮, 冷卿心中无奈一声轻叹, 草叶延伸, 拎起兔良, 将白白的一团拎到了兔子窝的平台处。
兔良肉肉的一团蹲坐在小窝平台处,歪着脑袋有些没反应过来,就见青草叶已经不在躲藏,而是大方的延伸出来,用青草叶开始给自己顺刚刚因为拍打而凌乱的绒毛。
片刻之后,兔良乖乖的坐在那里,享受的眯起了大眼睛。
冷卿也是一副心满足足之态,其实很早很早之前,冷卿就想这么撸兔子了,只是怕吓跑某只胆小的兔子,一直没有动作,暴露之后,见兔子明显没有被吓到,也就是如愿以偿的撸到兔子。
顺完毛之后,兔良只见眼前绿色光华一闪,那颗青草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比自己还小上一些的青衣小人,兔良一瞬间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眼前的青衣小人,青衣小人却一本正经的站在那里开口。“吾名冷卿,乃长生仙草,降生此地已有三百余年……”
冷卿话未说完,兔良已经好奇的压低了脑袋,伸出胖爪拍了拍冷卿的头,动作极轻,刚刚挨到冷卿的脑袋就谨慎的极速收回了爪子,兔良歪了歪脑袋,“好小只,三百年?难怪啃不动,好老,比爹爹和娘亲还老……”
冷卿看着眼前莫名显得有些巨大的脑袋额头一抽,暗暗决定自己要尽快把握化形之法,然后选择性的忽视了关于老的话题。
冷卿其实最初并未想暴露长生草的身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兔良,一切都仿佛自然而然,就这么说出了口,而兔良的反应也极为平淡,除了感叹好老之外,也没有其他反应。“你不想吃仙草吗?”
兔良坐在小窝边,低头看着眼前的青衣小人,认真的答道。“你太老了,我啃不动。”
冷卿“……”
青衣小人冷哼一声,扭过身子不再对着兔良,而是盘膝坐在了兔良的旁边。
夕阳仅余一抹血红线条,山岭光线逐渐晦暗,繁茂的青草丛前,一只白白的肉肉的团子坐在那里望着遥远的日落之处,白色团子的旁边,一个精致的青衣小人同样面向夕阳盘膝而坐,轻风拂过,撩动了白团子的柔软绒毛,飞扬了青衣小人的墨色长发。
宁静之中,冷卿忽然听到兔良认真的询问声。“仙草吃荤还是吃素?”
冷卿墨翠眼瞳划过一丝莞尔,声音却依旧冷冰冰的。“吃荤。”
小兔子没有动。“哦,那太好了,我吃素。”
冷卿“……”
短暂的沉默之后,冷卿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开口。“你吃素,我吃荤,正好,天生一对。”
兔良歪了歪脑袋,眼中带着迷惑。“天生一对是什么意思?”
冷卿“……”
继续沉默。
兔良。“你吃兔子吗?”
冷卿摸了摸自己的小下巴。“吃。”
兔良认真开口。“你看我的耳朵,我不是兔子。”
冷卿“……”
话题再次聊死,直到太阳彻底落山,山坡上都没有再响起说话声,冷卿僵着一张脸,觉得还是不暴露好一点。
夜幕降临,兔良难得没有钻回小窝,而是坐在小窝边,仰着脑袋看着夜空,今夜星辰寥寥,反而月圆如玉盘,如纱般的银色月光伴随晚风轻柔拂过面颊。
习惯了早睡的兔粮打了个哈欠,小身子左晃右晃,一副摇摇欲坠之态。
同样望着圆月的冷卿这才察觉,扭头看着东倒西歪昏昏欲睡的兔良默默无语,同时幻化出叶片拖住了白白软软的一团,轻轻的引导兔良趴在地上沉沉睡去。
冷卿收回青草叶,预备打坐修炼之际,却听到兔良低低的呢喃。
“这十年,谢谢你。”
冷卿勾唇一笑,轻轻回答。“不用谢。”我甘之如饴。
端正姿势,就要沉入识海之中,耳边的呢喃却再次响起。
“我真的不是兔子……”
冷卿“……”
兔良毫无说服力的狡辩就这样消散在了晚风之中,山坡上溢满了银色月光,宛如一片薄纱海洋,温柔包容了山坡上的生灵。兔子窝边,青衣小人静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晨雾化露之际,冷卿才睁开眼睛,小胖手灵活熟练的掐了个法诀,融合着精纯灵力的露珠就凝聚在了半空,冷卿从灵府中翻出一个碧玉小碗,将晨露转移到了里面。
自兔良喝露水开始,冷卿就会在凝聚的露珠中融入自己的灵力,通过这种温顺的方法改善兔良的资质,方法虽然缓慢,却不会有任何负面影响,十年间,兔良的资质虽然没有发生巨大的变化,却在不知不觉中提升着。
兔良如往常一般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站着一个青衣小人,兔良一瞬间坐起来,方才反应过来,面前这小小的一只就是那颗啃不动的仙草。
正眨着眼睛呆愣,一个碧玉色的小碗就被推到了面前,里面轻轻动荡着被碧光染成碧色的露水,兔良抽了抽鼻子,低头喝了露水。
一切似乎同以往没什么差别,一切都自然而宁静。
喝过露水,兔良回了趟小窝,挑挑拣拣了一小堆果子,重新返回山坡,兔良将果子堆在小窝边,挑了一颗红艳艳的果子递给冷卿,冷卿伸手接过,抱着果子啃了一口,表情明显带上了几分愉悦。
两只就这样无所事事的一边吹着初夏的风,一边吃着仙果岭特产的各类果子。
虽然冷卿昨天说自己吃荤,还吃兔子,但是兔良却并没有感觉到一丝恶意,这也是兔良没有感到害怕的原因。兔良算不上聪明,却对善恶十分敏锐,否则幼生期的她也不会穿越大陆,顺流而下,在危机重重中来到了仙果岭,并且成功安家落户。
细细回想,兔良不难发现,自己能活的如此安然闲散,冷卿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兔良对仙草的概念仅限于听闻,但是冷卿对于兔良而言,首先是一颗窝边草,其次才是仙草,兔良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对冷卿的身份接受的如此自然,也许对于兔良而言,仙草那遥不可及的距离感在十年的朝夕相伴中慢慢消散,也许,在最初相遇,冷卿为她在暴雨夜晚撑起一个小小港湾之际,仙草的光环在那个漆黑电闪雷鸣的夜晚就被淡化了。
“桃花土?那是什么?”吃着果子吹着风,两只自然也在聊着天,虽然兔良时不时就会把天聊死,好在面瘫的冷卿也不在意,聊死就沉默片刻,接着继续聊。
冷卿简单说了桃花妖来仙果岭的事,兔良点点小脑袋,显然记得那莫名出现的桃花香。
“桃花土就是桃树妖的花瓣消融在泥土之中所形成,这样的土壤经年累月之后,不但自带桃花香气,而且对生长在上面的灵植有事半功倍的滋养功效,对灵兽也是如此。”冷卿细致的讲解着兔良的疑问,这些知识来自于传承,冷卿开灵识之后就知世事,兔良虽然也有一定的传承知识,却完全无法与仙草相比。
吐出一枚荔枝核,兔良摸了摸自己毛茸茸的小下巴。“仙草也需要桃花土吗?”
“一般的桃花土自是用不上,不过这株桃妖的桃花土却值得一探,真龙之息对世间万物都具有极强的增益功效,甚至可以逆天更改资质寿元等法则限制。”冷卿同样抱着一颗荔枝,剥好之后递给兔良,兔良两爪抱住,小嘴不客气的啃了起来,一边啃,一边继续询问。
“真龙之息?这世上真的有龙吗?我以为只是传说。”关于真龙的传闻,兔良也曾在父母那里有所听闻,但是这个大陆灵力算不得浓郁,上古血脉几乎全部飞升离去,各类神兽更是渐渐成了传说,甚至连冷卿这样的仙草,也是世间罕见,否则当初冷卿降落仙果岭之际,也不会引起那么大的动荡。
冷卿皱了皱眉头,希望能想起些自己降生之前的事情,但是记忆却仿佛被封印了一般,只有那么两三个模糊的片段,冷卿依稀记得,自己的先祖是一个叫冷北的长生草,也隐约记得本源世界是一个几乎无所不能,无所不有的时空,至于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冷卿只记得似乎被一条小人鱼一尾巴拍到了什么地方,之后就记忆全无。
冷卿猜测,自己的记忆应该是受到了某种天地规则的制约,需要碰触某些条件才能解开,而这个条件,冷卿推测了无数种可能,觉得最有可能的条件就飞升,破碎虚空,不再受这个大陆规则限制的时候。
“那你要下山吗?”兔良的询问打断了冷卿的思绪,冷卿回过神,自己的面前已经堆了一小堆荔枝壳,而兔良的旁边则堆了一堆白嫩嫩的荔枝。
“嗯,去一趟桃花妖本体在的村子,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顺便收集桃花土。”冷卿啃了一口刚刚剥开的荔枝,感觉味道确实不错,不愧是我家兔子收集来的,绝对是仙果岭最好吃的荔枝。
冷卿一边吃着“仙果岭最好吃”的荔枝,一边同兔良讲解了一些凡人的事情。兔良抱着果子听的认真,冷卿的讲述完全称不上生动,但胜在客观具体,冷卿的传承要远远高于兔良的传承,所把握的知识自然远远高于兔良。
“我能跟你一起去看看吗?”讲到最后,兔良的眼睛也越来越亮,显然被冷卿所说的凡人所吸引,兔良一个人不敢深入凡人聚集的区域,但是小小的冷卿却莫名的让兔粮感觉到安心。
冷卿讲话的声音卡了一下,摸着小下巴认真思考带着兔良进入凡人村落的可行性,可以看得出,兔良对凡人很好奇,这好奇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凡人七情六欲都比其他生灵要强,这也导致一旦与凡人有所牵扯就会陷入一定的因果。
但也正因为如此,可以接触很多妖灵无法体会之事,有些事情,不亲身经历,哪怕别人口中说的再身临其境,也终究无法体会其中滋味,而在体会这些经历的过程中,心神通透的妖灵可以获得更多的顿悟。除此之外,心性纯良的妖灵只要不被情丝困扰,大多可以结一些善缘,有利于日后渡劫。

垂耳兔与窝边草全文阅读:67.隗家驻地

67.隗家驻地
兔良:“什么什么什么什么”
正文:
仙果岭, 听起来很随心的一个名字,坐落于仙灵大陆东北方向, 北邻大陆天堑绝壁:临天。
临天是什么,有人说那是一座山,有人是悬崖, 有人说是险峰,但最为普遍的一个说法则是,临天是天地的尽头, 是凡人无法翻越的天地界限,传说, 临天绝壁连通着天与地, 支撑着天与地, 是凡间与仙界的通道,传说假如登顶临天绝壁,就能看到邻立的仙阁,绝世之姿的仙人,以及触碰长生的秘密……
关于临天绝壁的传说有很多, 但是却从未有凡人能够验证真假,因为去了临天的人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不可能返回, 所以传说也终究只能流传于说书人之口,随着“啪!”的一声清脆醒木, 敲开一段段或真或假的历史。
“话说这仙果岭最初并不叫仙果岭, 而是叫仙草岭, 传说在三百年前,天际划过一道七彩之光,而这光正是一颗仙草所化,仙草坠落之所就被命名为仙草岭,后人纷纷前往山岭寻找仙草的踪迹,却没有人觅得仙草踪影,倒是各类野果极为丰富,这仙草岭也就渐渐成了仙果岭,仙草寻不得,然而这仙果岭上的故事却一个接着一个……”
说书人的声音浑厚而悠扬,似乎自带某种渲染力,吸引着四周听众的心神,随着说书人抑扬顿挫的讲述,在座听众的情绪也在故事中起起伏伏。
而故事中那布满神秘色彩的仙果岭也迎来了一天的黄昏。
夕阳之下,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天边日落透过如纱晚霞染成了暖橘色,温柔夕阳轻轻安落在山岭之上,没有重量,没有声音,只有淡淡的余温。
仙果岭山脉线和缓如波,此起彼伏仿佛动荡海波,此时一处面向夕阳的山坡上,一只巴掌大小的雪白毛团正努力的用自己的小胖爪捧着一小堆圆溜溜棕色果子艰难前行,葡萄大小的果子堆成小山状,将毛绒团子的视线遮挡的严严实实,团子摇摇摆晃完全凭借直觉向着自己的小窝走去,身后短短的毛绒尾巴也随着团子的动作一晃一晃。
一簇一簇青草将山坡上的地表覆盖,同时也掩盖了小窝的平台,一眼望过去,察觉不到丝毫异样。直到雪白色毛团在一丛青草前停了下来,几颗圆滚滚的果子也因这稍微的动作滚落而下,几颗滚入草丛不见踪影,还有一颗滚落在团子的脚边。
雪白的团子从余光中看到了脚下的果子,于是下意识的伸着自己的小短腿去够,结果小脚丫左探探,右探探终究没有摸索到果子的所在,正当团子预备费力扭头查看之际,脚边青草从中,一颗看起来极为普通的青草却在无风的情况下动了。
青草悄无声息的弯了草叶尖,叶片延伸至果子的旁边,灵活的卷住果子,然后摆动草叶,将果子放在了团子的爪子之下,结果却不曾想团子恰好移开了自己的爪子,青草于是又卷着果子,跟随着胖爪子的移动而移动,左晃晃,右晃晃,最终成功在没有引起怀疑的情况下让团子碰到了果子。
青草不动声色的缩回了自己的叶片,恢复如初,团子心满足足的轻轻一踢,果子便顺势滚入草丛之中,消失不见。白团子再次抬爪向前迈了两步,不大的小身影同样沉没在草丛之中。
被夕阳染成暖色的小山坡一时间只余青草被晚风轻抚摇摆,仿佛之前出现的雪白团子不过一个幻象。
另一边,青草从中,一个幽深的洞口完全被青草遮掩,从外界看不出任何痕迹,而毛绒团子早已熟练的钻进了洞穴之中,洞穴口看起来不过***拳头大小,呈现略陡的斜向下趋势,里面无光,黝黑一片,顺着洞口向里约十余米,出现了三个岔路口,继续向里,可以发现岔路口越来越多,岔路之间错综复杂,有交汇,有相错,有死路,小小洞穴内部结构的复杂程度让人叹为观止。
若无人引导进入这如同迷宫的洞穴,后果可见一般,而此时的洞窟之中,雪白的毛绒团子正熟练的穿行其中,捧着的果子早已全部放了下来,此时的果子正先白团子一步,顺着斜向下的地势,滚入地穴深处。
团子跟着一溜圆溜溜的果子,时不时伸着胖爪掐个法诀,洞穴中的岔路竟然再次发生了变化,这小小的洞穴之中,不止迷宫洞窟如此简单,内里乾坤的复杂程度远超常人想象,加上法诀与阵法的辅助,恐怕除了洞穴的主人,再无人能进入其中。
有团子在后面跟着,一溜果子畅通无阻的直接滚入了目的地,一颗接着一颗滚落而下,通过繁复的洞穴迷宫,空间豁然开朗,与之前拳头大小的洞穴相比,这里的空间完全可以称得上开阔了,近百米的空间散乱点缀着发光的矿石,将整个地下空间照亮,错综复杂的洞穴将新鲜的空气输送进地下空间,因此,虽然身在数百米的地下,却丝毫没有闷热之感。
团子伸爪子拍拍自己身上的土,视野明亮加上没有了果子的遮挡,团子的全貌就清楚了起来,这是一只巴掌大小的白兔,通体以白色为主,只有耳朵尖和尾巴尖上隐约可见暖橘色的绒毛,让雪白的一只毛团多了几分温柔和暖意,一双红色眼瞳宛如火焰,血色中浸染着点点橙色,格外引人注目,白兔两只长长的耳朵也并非竖立,而是懒懒的搭在脑袋两侧,这是一只罕见的垂耳兔,而且还是一只掌心袖珍垂耳兔。
也许是诸多巧合才造就这一只小小的团子,也许在人类的欣赏观里,这样的团子可以称之为玉雪玲珑,娇小可爱,但是对于团子而言,这样的非凡却并不利于生存,在一次次的惊险和生死磨砺之中方才摸索出生存之道。
强者为道,强者为尊。
这是修行界的法则,也是生存的准则。这八个字兔良曾经咬着爪子学了很久,直到如今理解透彻。
毛绒团子,也就是兔良迈着轻快的小步子走到那一小堆运回来的棕色果子旁边。
“一颗棕棕果,两颗棕棕果,三颗棕棕果……”奶声奶气的声音在空间里回响,团子将果子一颗一颗捡起来,然后捧着果子向着右侧走去,绕过镶嵌着各种奇异物品的墙壁,眼前出现了另一处巨大的空间,这一处空间里分门别类的堆放着各种物资,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各类食物,以谷物,坚果这类易于保存的食物为主,还有一小部分新鲜水果和其他杂物。
看到这样庞大的物资储备,不禁让人怀疑正忙忙碌碌运送棕棕果的团子其实不是兔子,而是仓鼠。而这,其实也是兔良名字的由来。一只喜欢屯粮的兔子,因此得名:兔良。
抓住还不算,白团子明显怕青草缩回去,两爪紧紧抓住青草叶,小身体努力向后拔,一副奋力拔河的姿态。
虽然兔良把自己的小身子都挺出了一个斜角,但是这点力道对于冷卿根本无关痛痒,看着恨不得将两只耳朵都用上的兔粮,冷卿心中无奈一声轻叹,草叶延伸,拎起兔良,将白白的一团拎到了兔子窝的平台处。
兔良肉肉的一团蹲坐在小窝平台处,歪着脑袋有些没反应过来,就见青草叶已经不在躲藏,而是大方的延伸出来,用青草叶开始给自己顺刚刚因为拍打而凌乱的绒毛。
片刻之后,兔良乖乖的坐在那里,享受的眯起了大眼睛。
冷卿也是一副心满足足之态,其实很早很早之前,冷卿就想这么撸兔子了,只是怕吓跑某只胆小的兔子,一直没有动作,暴露之后,见兔子明显没有被吓到,也就是如愿以偿的撸到兔子。
顺完毛之后,兔良只见眼前绿色光华一闪,那颗青草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比自己还小上一些的青衣小人,兔良一瞬间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眼前的青衣小人,青衣小人却一本正经的站在那里开口。“吾名冷卿,乃长生仙草,降生此地已有三百余年……”
冷卿话未说完,兔良已经好奇的压低了脑袋,伸出胖爪拍了拍冷卿的头,动作极轻,刚刚挨到冷卿的脑袋就谨慎的极速收回了爪子,兔良歪了歪脑袋,“好小只,三百年?难怪啃不动,好老,比爹爹和娘亲还老……”
冷卿看着眼前莫名显得有些巨大的脑袋额头一抽,暗暗决定自己要尽快把握化形之法,然后选择性的忽视了关于老的话题。
冷卿其实最初并未想暴露长生草的身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兔良,一切都仿佛自然而然,就这么说出了口,而兔良的反应也极为平淡,除了感叹好老之外,也没有其他反应。“你不想吃仙草吗?”
兔良坐在小窝边,低头看着眼前的青衣小人,认真的答道。“你太老了,我啃不动。”
冷卿“……”
青衣小人冷哼一声,扭过身子不再对着兔良,而是盘膝坐在了兔良的旁边。
夕阳仅余一抹血红线条,山岭光线逐渐晦暗,繁茂的青草丛前,一只白白的肉肉的团子坐在那里望着遥远的日落之处,白色团子的旁边,一个精致的青衣小人同样面向夕阳盘膝而坐,轻风拂过,撩动了白团子的柔软绒毛,飞扬了青衣小人的墨色长发。
宁静之中,冷卿忽然听到兔良认真的询问声。“仙草吃荤还是吃素?”
冷卿墨翠眼瞳划过一丝莞尔,声音却依旧冷冰冰的。“吃荤。”
小兔子没有动。“哦,那太好了,我吃素。”
冷卿“……”
短暂的沉默之后,冷卿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开口。“你吃素,我吃荤,正好,天生一对。”
兔良歪了歪脑袋,眼中带着迷惑。“天生一对是什么意思?”
冷卿“……”
继续沉默。
兔良。“你吃兔子吗?”

《垂耳兔与窝边草》小说推荐

垂耳兔与窝边草(兔良冷卿)全文已全本在线阅读导读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