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穿成总裁的初恋(唐咪程昊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穿成总裁的初恋(唐咪程昊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穿成总裁的初恋(唐咪程昊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7下载: 13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导读:穿成总裁的初恋主要讲述了唐咪程昊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前者属于老牌娱乐公司,后者属于新兴娱乐公司,只是不同的是,一个在走下坡路,一个却正如日中天,所以在许多时候,公司层面都.....

穿成总裁的初恋主要讲述了唐咪程昊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前者属于老牌娱乐公司,后者属于新兴娱乐公司,只是不同的是,一个在走下坡路,一个却正如日中天,所以在许多时候,公司层面都..........目前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穿成总裁的初恋(唐咪程昊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穿成总裁的初恋全文内容介绍

两人握手寒暄,跟在孙特助身后一路往正恒的VIP会议室去,正恒大公司不敢骂,心里却不约而同地将惊动他们俩的“艺人”给骂了个底朝天——
半点行业规矩都不懂。
唐咪早随着程昊去了会议室。
长条形会议桌,两人一个朝东,一个朝西,面对面坐着。一个闭眼微阖,似乎不愿搭理人;一个眼神放肆,将人从上到下扫了个遍。
时隔多年,唐咪还是头一次这么仔细地看人。
程昊没什么变化,只是脸部的线条更为凌厉,过去清亮见底的眸光,已化为一潭死水,波澜不惊。青涩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岁月和财富赋予他的更深沉的魅力。
——不愧是能日天日地的男主。
唐咪记得,书中全部和男主作对的反派,不论初始多么强大,最终都会被踩到地上,狼狈如丧家之犬。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本书男主除了一开始拿成了苦逼剧本,后期全程在日天,最后还带动了女主一起日。
至于她这个初恋,以后就会成为阴沟里的臭虫,身败名裂。
——当然,眼下她还是白月光、朱砂痣,是男主午夜梦回里藏得最深的一滴泪。
“看够了没?”
程昊忽然睁开了眼睛。
“你好看啊。”
唐咪支着下颔,一双眼睛猫似的,明媚又无辜:“何况,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程昊一声不吭,过去那个一夸就脸红的男人如今已经消逝不见。
他嘴角微微***,笑意却不到眼底,摇头道:“唐小姐确实很懂怎么讨好男人。”
“可我只夸过你一个人啊。”
这话当然是假的。
必要时,唐咪的甜言蜜语可以张口即来,堆满一整座山。这得益于她前世,每当孤儿院有叔叔阿姨来时,足够嘴巧才能得到小小的甜甜的一颗糖。
这时的唐咪面容真诚、语气真挚,白色仙女裙衬托下,那张脸纯洁无暇,眼神也足够清亮干净。
程昊几乎要信了。
——假如没看到昨天那个吻的话。
她以前就是这样,巧舌如簧,骗死人不偿命。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助理秘书毕恭毕敬推开门:
“程总,人到了。”
“诸位里面请。”
孙特助退后一步,两方人马泾渭分明地走了进来,个个西装革履,一副精英派头,寒暄坐定后,每人都拿出了mac本,一副长谈的架势。
今天这局,是正恒集团攒的。
正恒做东,想将天音的一个小艺人转签入盛大,为此,双方都对这个小艺人提前调查了一番。最后一致认定,即使这个小艺人只做个花瓶,也能红。
颜狗遍地走的当下,有一种人,光靠刷脸,也够红好几年了。
当然——
前提是没有致命的丑闻。
天音想保,最少得索要一笔巨额违约金;而盛大却想花最小的代价,成功挖到人。
现在,两方人马被正恒聚到一块,明火执仗地呛,皆大欢喜还好,要呛出真火来,后果都得由唐咪受着。真签入盛大还好,怕就怕还留在天音,那时候下场就不大好看了。
面对这样企图中途跑路的艺人,大半公司都会选择雪藏,以儆效尤。
外界对此也有统一的称呼:“白眼狼”。
三方会谈。
正恒法务部出了一个律师给唐咪,她就坐在律师身边,面容肃穆。
孙特助和程昊作壁上观。
“……唐小姐的潜力有目共睹,好轻易出了点成绩,你天音就来摘果子,这有点不大厚道吧?”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陈总与其在这跟我掰扯不清,还不如直接谈一谈解约的条件。”
黄总监单刀直入,他身边助理随即将拿出一份合同,每人分发了一份,合同上列着转约细则。
“当初唐小姐跟贵公司签的是新人约,贵公司却从头到尾没给过一点资源,说起来唐小姐也算是明珠暗投,到我盛大就不一样了。”
“至于新人约的违约金,五千万,这个数……恐怕不合规制。”
话虽这么说,可业界大都这么操作,新人约条件苛刻,签约年限长、分成低,违约金却奇高。
一个明星的前期培养成本很高,出成效却往往要几年,而且也未必出得了头,为避免一成名就转投别家的情况,大多数违约金都设置得很高。
可要从法律上细究,新人约也属劳务合同,不合规制。
“唐小姐,你确定要跟我打官司?”
陈总笑眯眯地看着唐咪,语带威胁。
没有一个艺人愿意跟公司打官司,尤其唐咪正处上升之势,要因为合约问题一打打上好几年,就算最后官司胜了,时间也耽误了。
唐咪自然是不肯的。
“陈总说笑了,大家坐在这,必定也是希望商量出一个最稳妥的方案。究竟——圈子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嘛,程总,您说是不是?”
程昊不肯说话,唐咪偏要拉他出来张一张旗。
程昊咳了一声:“对。”
众所周知,正恒有钱。
天音的陈总监心里打个转悠,人呢,眼看是留不住了,违约金,却是断断不能少。
能坐到人事总监这个位置的,大多是人精,陈总一眼就看出,今天这主场其实在正恒,程总虽然从头到尾不插话,可一个小艺人怎么能劳得动一家上市集团的CEO?
没点猫腻,谁信。
再看小艺人那漂亮劲儿,即使他一把年纪,老婆孩子都有了,也忍不住心猿意马一阵呢。
盛大不肯出,程总必是肯出的。
天音表明了要在唐咪身上狠狠啃下一大块肉才肯放人,咬死了不松口,盛大也是没辙,总不能真去打官司,假如这样,这艺人恐怕是废了。
“五千万的话,万万不可能,三千万,是我们的底线。”
盛大拥有独立经营权,即使正恒控股,也不能强迫他们做出非专业的决定,除非……程总肯自己私人出资,填补剩下的金额缺口。
程昊没搭这个腔。
陈总思量着,兴许是大金主觉得不值?他咂摸了下个中滋味,从男人的立场上,顿时又觉得能理解了。
而唐咪要继续留在天音,有头上那几座佛压着,资源估计好不到哪儿去,就算一年到头不歇气,两三年也未必能给公司挣到这个数。
现下,只要动一动笔,就能来一大笔资金……
买卖还是划算的。
不过:“唐小姐在合约期间,签下的戏不能带过去。”
这是特指《丽妃传》了。
唐咪签约时,早留了一手:“剧组与我签约合同里有一条附加条件,倘若女一不是我,对方有权毁约。”
这是一份属于她自己的个人约。
天音才不在乎,即将弃他们而去的女艺人发展得好不好,要是不好,他们兴许还会拍手称快。
但唐咪提出了一个让他们无法抗拒的条件:
“与盛大签约的头三年,我个人收入的百分之十,依然归天音全部。”
不是片酬,而是个人收入。
“成交。”
天音三千万到手,而接下来的两年,不需要付出任何东西,就能平白享受一笔额外收入,何乐而不为?
自此,他们反而希望唐咪发展势头越来越好,最好能一飞冲天。
在各方见证下,唐咪顺利跟天音解约,将合约转入了盛大,并与天音也签了份解约附件,注明接下来三年,个人酬劳的百分之十归属天音。
等天音和盛大的人都走了,唐咪也快累瘫了。
这一场会谈,就细则谈了半天,中途孙特助给全部人叫了外卖,现在已经接近下午五点。
“唐小姐好本事,虽然损失了百分之十的收入,却杜绝了天音对外爆你黑料的可能。”
从会议室转移到程昊办公室,唐咪又签了份合约,约定每月抽取酬劳的百分之三十,用以支付这笔欠款,直到还完债。
还没红呢,就已经欠了一屁股债。
唐咪心里暗骂了声杨白劳,猜度程昊千方百计算计她钱袋子的意图,表面上却按着肚子,抬头可怜兮兮地道:
“我饿。”
程昊忍不住瞥了她一眼。
唇色泛白,鬓角凌乱地贴了几缕发丝,瘦条的个窝在沙发上,像只被遗弃的小猫。
他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车钥匙:
“想吃什么?”
“西餐!法式的!”
唐咪顿时就喜悦了。
假如想跟一个男人有继续发展的可能,吃饭的场所很重要。火锅店这种人来人往破坏气氛的地方,只适合情侣一起去,在暧昧期,果断少选。
而西餐厅,这种环境雅致,有红酒有音乐有情调的地方,却是暧昧滋生的温床,也许在你来我往的眼神里,感觉就来了。
程昊摇摇头,否了:
“去水煮鱼店。”
唐咪:所以她要吃着飘着辣子的鱼片,满身臭汗的跟人暧昧?
我拒绝。
她冷冷地想,可程昊却已经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穿成总裁的初恋全文试读章节之163.江湖救急   你经纪人说,江湖救急

才走到地下车库,不知打哪来的一道穿堂风,飕飕地直往人身上刮。
孙特助心里骂了声鬼天气,昨天还在穿短袖,今天就穿起了外套,连程总都套上了风衣,而唐小姐……
他看着飘散开的白色裙摆,心里不免嘀咕开了:唐小姐细胳膊细腿全露外面,难道不会冷么?
漂亮是够漂亮,仙女似的,这么冷,也没像其他人,肩膀缩成一团,相反,背脊挺得直直的,走路姿势漂亮,连打个寒颤都比别人雅致。
唐咪当然冷,风打在裸-露的小腿上,她能感觉到鸡皮疙瘩在争先恐后地往外冒。
可再冷,姿态也得端着。
前面程昊步子迈得大,似是迫不及待要甩开身后之人,连背影都透着股潇洒的冷酷劲——
唐咪心里冷哼了一声。
程昊没走几步,就发现自己迈不动步子了。
他转过头,蹙眉看着攥住自己的那只手,手臂细细白白,可指尖却比冬天雪地里的冰碴子还冷。
“怎么了?”
唐咪仰着脸:“你走慢点,我都快跟不上了。”
她没说,阿正,我冷。
——可程昊似乎听到了。
风里传来一阵不知打哪来的叹息,一件犹带着男人体温的外套落了下来,沉甸甸地罩住唐咪。
风衣长度直到小腿中心,唐咪将近一米七的个子,竟然像小孩偷穿了大人衣服似的。
孙特助识趣地垂下了脑袋。
可从眼角的余光里,也能看见素来对女人不苟言笑的程总在不厌其烦地给唐小姐整衣领、套袖子。
“刺啦啦——”
长长的能让耳朵都起毛边的拉拉链声,在寂静的地下空间传出老远。
唐咪嘴角翘了起来。
所以说,偶然且适时的示弱,是必杀技呢。
程昊将拉链一下子拉到底,把唐咪裹成了一个粽子。
退后一步:“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
程昊一上车就将暖气打开了,对司机吩咐:“去食记。”
宾利在前后两辆保镖车的拱卫下,缓缓驶出正恒,不到半小时,就到了食记。
食记对唐咪来说,属于咬咬牙也能去搓一顿的小奢店,人均一千多,全部食材都是新鲜特供,打的是纯天然的旗号,号称连吃进嘴的一粒米,都没打过农药,而这家店,最出名的,还是水煮鱼。
唐咪吃过,就在甩了程昊的当天——
当时她一个人坐在堂屋,嘴里吃着辣到升天的水煮鱼,眼里不断往外窜水,水窜得越狠,就吃得越欢,服务员还以为是自家厨子做太辣,一连问了好多回:
“是不是送成了变态辣?”
那天,唐咪吃了整整一千八,学生一个月的生活费。
至此后,一步都没进来过。
司机去停车,两人不约而同地站在了“食记”古铜色的招牌下仰头看了眼。
程昊脚步顿了顿,当先迈了进去,四名保镖呼啦啦也跟了上去,唐咪裹成一个蚕蛹,慢吞吞走在最后。一进门,热气熏得人一暖,她就把风衣解了挂在臂弯上。
食记的大堂经理颠颠地迎上来:
“程总,您的包厢给您留好了,这边请。”
看起来是个熟客。
唐咪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程昊。
等坐到包厢里,想法就更确定了。
“你常来?”
保镖留守在外,包间里只有两人。
唐咪看着程昊娴熟地倒茶洗杯,忽然问。
“这几年来得少了。”
程昊眼神有一瞬间的放空。
唐咪喝了口茶。
“大一时,宿舍的美娟跟她男朋友来了趟食记,炫耀了整一个月,那时候我就想,以后一定要找个能天天请我吃食记的男朋友。没想到……最后还是我自己请自己吃的。”
她顿了顿,又笑:“不过美娟现在已经结婚了,成了一晒娃狂魔,天天在朋友圈疯狂刷屏,恨得我干脆屏蔽了她。但那个请她吃食记的男朋友,却去了西部支教,再没回来。”
程昊没说话。
他记得那个美娟,也记得那时候唐咪赌咒发誓着说“一定要吃一顿食记”的可爱模样,更记得少年时的困顿狼狈。
全家人的生计,都担在他的肩膀上,让他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支付女朋友额外的需求。
也许从那时,两人的分道扬镳就有了端倪。
“我能抽根烟么?”
他问,烟已经抽出来了。
“不能。”
唐咪摇头。
水煮鱼与其他配菜一块上来,不论唐咪之前多么抗拒,在酸辣香味一块袭击嗅觉时,她不自觉就拿起了筷子。
程昊看她吃得红鼻子红眼睛跟小猫一样,还将纸巾往她那推了推:
“擦擦。”
唐咪擦擦眼泪,继续。
——她完全忘了,就在前一刻,心里还在吐槽这破地方怎么培养气氛,隔着烟雾腾腾你侬我侬忒煞情多地对望吗?
呜,太好吃了!
不愧是最新鲜的食材,她哪里吃的是菜,明明是一叠人民币,爱钱的唐小姐因为人民币光环的加持,一不小心……
将自己吃撑了。
等最后餍足地坐在凳子上时,唐咪才发现,程昊面前没怎么动。
“怎么不吃?”
“来了很多次,吃厌了。”
唐咪:装逼暴发户。
她也想要一气儿吃到厌!
……不过相比较吃,唐咪更愿意将有限的钱投入无限的护肤、衣服、包包里。
吃辣吃到撑的后果是,唐咪还没走出食记,就已经不行了。
肠子在肚里搅得天翻地覆,小腿肚直打颤,站也站不稳,这回,装都不用装,程昊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肚子疼。”
唐咪眼泪汪汪,“真疼,快挂了。”
这时候也不讲究什么仪态不仪态了,身子蜷缩成虾米,豆大的汗和眼泪一气儿不要钱地滚下来。
经理见势不对,连忙上来:“程总,这位小姐——”要不要去医院?
他话还没完,就见程总一挽袖子,俯身一个公主抱,就将漂亮姑娘抱到了怀里,在保镖的簇拥下急急往外走,似乎眼里完全没他这人。
这样一行人,男的清隽俊俏,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一截白色的裙摆耷拉下来,女人软软地窝在人怀里,没露脸,还有保镖簇拥,简直……
这不是在拍偶像剧?!
大堂里很快有人认出那张辨识度极高的脸:“程、程昊?!国民老公?”
与此同时,手机的闪光灯此起彼伏起来。
就在程昊如临大敌地将人送到私人医院,把急诊科专家从家里拎出来专门给唐咪诊治时,网上关于“国民老公疑似女朋友”的新闻,已经迅速发酵了。
短短的一段视频,女人雪白的裙摆,男人辨识度极高的面庞——
石锤,铁锤,爆炸锤!
女友粉们摩拳擦掌着要将小妖精拎出来,瞧这小胳膊、小细腿,大冷的天还穿裙子,说不是妖精,谁信呢?
但很快,事实向一个很诡异的方向转去。
不知哪来的“技术帝”,po出了一张秦思思的照片。
从裙摆到小腿、胳膊,再到采访中所谓的“朋友交情”,结合业界程总不近女色的传闻,做了全方位似模似样的缕析,最后得出一个似模似样的结论:这个疑似女友,是她秦思思!
秦思思一下子火了。
一个连作品都没有的小艺人,借着程昊的东风,火出了圈,虽然国民老公的迷妹、女友粉快将这十八线摁在地上摩擦,但奇迹的,凭着那张清秀的邻家女孩脸,秦思思竟然得了一部分路人的好感。
——这可以说,是女主的神奇光环在作祟了。
而这时,唐咪却将脸藏在程昊的胸口,听专家调侃:
“小丫头,下次吃起饭来,可不能那么猛!不过要我说啊,你这胃得好好养养,可别再瞎折腾了。”
这时,唐咪放了个屁。
她能感觉脸下的胸膛小幅度地震动起来。
程昊咳了一声:“听医生的,挂个三天水,再出院吧。”
唐咪趁机提要求:“那你得在这陪我。”
程昊低头,只能看见她犹带菜色的小脸,皮肤白得能看见底下的毛细血管。他想将她推开,却被八爪鱼一样搂住了。
“李蓉呢?”
“她陪男朋友去了!”
唐咪撒谎不带草稿,仰着头,瞳仁被灯映成了琥珀色。
“而且水煮鱼是你带我去吃的,你得负责!”
这种娇蛮的模样,程昊很熟悉,大学的三年里,她用了许许多多这样的借口,变着法让自己达成目的。
程昊没吭声,他朝专家点了点头,在他看好戏的目光下,将人直接抱到了同层的特等病房,按亮呼叫灯:
“我给你请最好的护工。”
要走时,衣袖却被攥住了。
唐咪身体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毫无血色:“阿正,我怕鬼。”
程昊身体里属于何昊正的一部分叹了一口气。
“好,等你睡着,我再走。”
他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
唐咪撑着眼皮,就是不想睡。
她东摸摸西摸摸,“哎,我手机呢。”
包在保镖手里,程昊出门一趟,丢给她,唐咪拿出来,帮自己跟病床合了个影,打算艹个身残志坚的人设,才打开微博,看到头条:什么鬼?
#程昊疑似已有女朋友#
#程昊 秦思思#
#程昊女友疑似怀孕#
她点开一看,更加无语了。
视频很清楚,确实是她跟程昊在食记出门那一小段,公主抱,取景漂亮,男主人公够帅够气派,女主人公……额,看不清脸。
还有接续剧情,程昊抱着她在保镖看护下,直冲入医院大门。
非常的漂亮,正中靶心。
唐咪心想。
女主的本事,大概就是每一次正面buff,都会转嫁到自己身上。
瞧瞧,一个女二,热搜指数竟然超过了她这个女一!
程昊往她手里塞了杯水,恶声恶气:“先把药吃了。”
唐咪将手机一丢,张开手:
“抱抱。”
世界的恶意,让她瑟瑟发抖。

穿成总裁的初恋完整章节试读之162.演戏   这人戏瘾其实挺重

程昊回敬给她的,是一粒圆圆扁扁又苦又涩的药片。
唐咪艰难地将药片咽了下去。
“狗子,你变了。”
狗子连根眉毛都没动,指着茶几上另外几颗药:
“还有四粒。”
唐咪腮帮子鼓成了球,瞪他。
程昊不为所动。
唐咪想了想,欠过身,专门用插着吊针的左手去够茶几上的药,她皮肤嫩,才这么一会,插针的一圈就有点泛红泛肿。
点滴瓶被扯得晃了晃。
程昊最后还是弯腰替她拿了,四颗米黄色药片静静地躺在男人摊开的掌心。
比起那些二代们的养尊处优,程昊的双手不算漂亮,虽然十指修长。
虎口和食指都有一层薄薄的茧子,中指的小关节处,因常年握笔,有一块小小的凸起,皮肤也不够细。
唐咪知道,单亲家庭出身的程昊,从小就要帮家里干活,初高中时为了挣点零花还帮人抄过作业,茧子就是那时留下的。
她曾经吃过他烧的一顿饭,味道相当不赖。
程昊看她愣着不动,以为是***病又犯了。
谈恋爱那会,唐咪吃药就特费劲,声称嗓子眼小,药片卡喉咙,哄半天才肯哼哧哼哧吞下那么一小片。
“要我去找医生给你插个管吗?”
程昊冷冷地笑。
唐咪眨巴着眼,一脸天真:“你会吗?”
……不会。
程昊只能任她像吞毒-药一样的将药片一点点往下咽,女人柔软的指腹触到掌心时,像窗外落下的小雨滴。
又下雨了,北城似乎忽然也有了梅雨季。
唐咪吃完药,也不肯睡,半躺半卧着在那刷手机,脸上的表情一时一个变化,偏偏吊着点滴的左手还耍赖地扯着人袖子不肯放,嘴里喋喋不休:
“哎,程先生,咱俩刚才在食记的事,可被人录成小视频传上去了。”
水果机大屏直接杵他眼皮子底下:
“你瞧,你还顺便多了个女朋友,秦思思小姐。”
唐咪娇娇软软的声音,说及“秦思思”时,咬得特殊清楚。
程昊没看屏幕,反而专注地看了她一眼。
“我发现,你对秦小姐格外在意,一碰上她,你就像只斗鸡。”
……什么破比喻。
你斗鸡,你全家都斗鸡!
唐咪撇了撇嘴:“我哪儿像秦小姐了。”
她又白又瘦又有气质,是网上那群人眼瞎好吗?
程昊若有所思,“你在意?”
“在意的不得了。”
事关大长腿的尊严。
程昊误会了,嘴角***一个小弧度,左边的笑涡若隐若现,只是这笑也极短暂,在唐咪瞥来时,迅速消失。
他仔细地看着热评,眉峰凝成了一座小山,眉目漆黑,神情肃然。
网上的言论发酵得很快,从疑似秦思思开始,已经发展成了“秦思思或喜怀麟胎,国民老公要当爹”的推论了。
唐咪觑了程昊一眼,发现自己竟然看不懂他怎么想的。
程昊出去了一趟,再进来时,发现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唐咪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小脸整个闷在被子里,嘴唇微翕,跟孩子似的,面上有显而易见的疲累。
他伸手将被子拉下来一点。
病房已经过了探视时间,渐渐的,一整栋楼都安静了。
床头灯幽幽地亮着,程昊直挺挺地坐在床边,像一座静止的雕塑。
不知多久,唐咪放在枕边的手机亮了起来。
屏幕上连续进来两条微信提示。
【Cry】:你生病了?
【三岁就很酷】:不是吧女主角,你究竟有几个好哥哥?林智斌、程总,要不也加上个我?我愿意排第三,等女王垂青。
程昊按灭了屏幕。
世事就是这么巧。
他从前跟林智斌有过业务往来,也互相加过微信,所以一眼就认出了这“cry”是谁。
程昊拿起了手机:“对,不用澄清了,放着。”
屏幕上,唐咪的微博设成了特殊关注,九宫格照里,女人脸色惨白,长发乌泱泱地垂在脑后,一身病人服松松垮垮,显得人格外清瘦,配文:
【身残志坚刘胡兰,多谢小哥哥搭救啦。】
程昊抵着额头,低低笑了起来。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雨滴被风卷着打在窗棱上,发出了支离破碎的呜咽声。
————
唐咪第二天醒来时,程昊就不在了。
孙特助拎着热水壶进来,身后穿了个粉色护士服的年轻女人。
“孙特助,怎么是你?”
她艰难地起来。
病床睡得不踏实,她现在还脑袋发沉,手脚酸软。
“程总有事,一大早就去了公司,特地让我来跟您说一声,唐小姐有什么需要,也可以吩咐我。”孙特助将热水壶放地上,介绍,“这是程总给您请的特殊看护。”
这意思,唐咪明白了。
果然,接下来的三天,程昊全程连个面都没露,反倒是网上的***发酵得越来越厉害,男女双方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出面澄清,在娱乐圈,几乎可以算是默认了。
程昊没有微博,也不算是正经的公众人物,迷妹、女友们没处说,一窝蜂地涌入了秦思思微博下,从脸蛋掐到身材,从学历掐到身份,撕得是风生水起。
吃瓜路人一旁看戏,可也有一部分路人看不过眼下场,加上一部分水军混战,最后翻倒都被撕成了真情实感的秦粉。
唐咪全程看在内,出院那天,孙特助开车来接,她问:
“你们程总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
孙特助诧然,确实不好——
虽然不论心情好不好,程总都是一张冰块脸。
可他常年跟在程总身边,还是能察觉其中细微的区别的,程总现在是条冷暴龙,市场部出的方案已经连着毙了八回了。
“唐小姐知道原因?”
“大概知道一点。”
唐咪第二天醒来,拿手机时就发现了两条未读信息,尤其薛祁轩那条“备胎论”——这对程昊来说,简直是雷区。
她有点想打爆薛祁轩的狗头。
“这样,有件事想请孙特助帮个忙。”
“唐小姐您说。”
“下星期一,我们剧组会一块聚个餐,你帮我将程总静静地引过来,别提我名。”
“这……”
“我帮你们哄好他。”
“没问题,唐小姐。”
两人交换了手机。
星期一,很快就到了。

推荐理由

穿成总裁的初恋,全文逻辑清楚,剧情层渐式推进,笔下人物生动有个性,悬念高潮不断,十分值得一阅!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