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医妃毒傲(夜北歌凤无双)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医妃毒傲(夜北歌凤无双)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医妃毒傲小说故事情节出色纷呈,强烈推荐!!!

完整版

  • 2018-11-07
  • 简体中文
  • 4分
  • 13下载
APP下载1.89 MB

    导读:医妃毒傲小说讲述了主角夜北歌凤无双的爱情故事 ,是一本穿越完结推荐小说,墨染的眉头渐渐松开,夜北歌眼底神色复杂,却只是几不可查的点点头,没有一声言语。医妃毒傲完整章节阅读更新了,建议追书朋友到医妃毒傲(夜北歌凤无双)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医妃毒傲小说讲述了主角夜北歌凤无双的爱情故事 ,是一本穿越完结推荐小说,情节非常的出色,墨染的眉头渐渐松开,夜北歌眼底神色复杂,却只是几不可查的点点头,没有一声言语。医妃毒傲完整章节阅读更新了,建议追书朋友到医妃毒傲(夜北歌凤无双)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医妃毒傲小说简介

    凤无双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自己还被丢乱葬岗。闻声自己父亲凤长清与芸姨娘说说笑笑的离去,好似凤无双的母亲之死,是给他们助兴的一场戏,开怀不已...

    医妃毒傲在线阅读

    刚刚炼制完新研究的毒药,凤无双刚刚泡在撒着可以强身健体的药浴里,房门便被打开,两个算不上熟悉的脚步声传进放进内。
    随手扯下一件里衣将自己裹好,抓了一把药粉在手中,凤无双迈步走出浴室,即便感受不到对方的杀意,也不得不妨。
    当看到暗三和暗四以及被放置在她床上的夜北歌的时候,凤无双眼波轻转,却没有说话。
    今日是月圆之夜,夜北歌不是该在王府中驱毒吗?
    “凤姑娘,失礼了。”暗三拱手,站在床旁,眼眸低垂,不去看凤无双。
    虽说凤无双不过十二岁,身材还没有发育,即便是只穿着里衣也看不出她是个女子,可终究男女有别。
    尤其是凤无双刚刚在沐浴,身子并没有擦干,只着了一件里衣的前提下,与没穿衣服差不了多少。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声音清冷,显然是不欢迎今晚的来客,凤无双站在原地未动,视线却再一次的落在正在承受毒性发作的夜北歌身上。
    对于自己的解药,凤无双有着绝对的信心,那么夜北歌来此便只有一个理由,还没有服下解药。
    可夜北歌的毒性,能够让他活到今日,想必不用她的解药也能有压制的办法,不该是如此痛苦的。
    懒得去猜测夜北歌等人来此的目的,凤无双的视线看向暗三,等待他的解释,最好能让她满足,否则她不介意给他们点教训。
    “主子第一次服用姑娘给的解药,不知是否有非凡的忌讳,所以……”暗三说着根本解释不通的理由。
    凤无双既然肯给夜北歌配制解药,自然不会为难他,若有忌讳早已言明,哪里会等到今天。
    秀眉轻攒,不喜欢谎言的凤无双冷冷的扫过暗三,转身朝浴室走去,根本就没有为他解惑的意思。
    “凤姑娘留步。”听到凤无双的脚步声,暗三忙开口。
    “解药早已在你们手中,若是不信我,大可不必服用。”清冷的声音与垂帘上的珠玉碰撞之声纠缠在一起,皆是那般清冷。
    “放肆。”不等暗三说话,暗四一击掌风袭出。
    在夜北歌手下多年,哪个暗卫不是满手鲜血?绝对的忠诚度,让他对不看重主子生死的凤无双起了杀意。
    “暗四。”来不及阻止暗四的出手,暗三只得以身为凤无双当下这一击,当下口吐鲜血,冲着未曾来得及收起杀意的暗四轻轻摇首。
    主子的情况明显不妙,而他们想要救主子,还得有求于凤无双,如何能伤她?
    手中毒针已滑下指尖,就在凤无双要反手攻击之时,暗三已经为她接下暗四那一掌,眉头不由得一皱。
    虽说暗三和暗四都是夜北歌的人,而要杀凤无双的人是暗四,可暗三的举动无疑是真心想要救凤无双的,让她无法再对暗四下杀手。
    “这是第一次。”凤无双轻声说了一句,扬手一把银针朝夜北歌撒去,在暗三和暗四想要动手拦下之际,凤无双轻飘飘的说道:“想让他气血攻心的等不及服下解药,尽管阻下我的银针。”
    果然,暗三犹豫一下后,直接点了暗四的穴道。
    “暗三,你在做什么!?”暗四惊呼,作为暗卫里脾气最火爆的暗卫,他一向不喜欢想那些弯弯绕绕,只喜欢用行动说话。
    “主子信她。”只有四个字,却让暗三说的心惊肉跳,瞪大了眼睛看着夜北歌的每一丝变化。
    若夜北歌情况有一点不好,他立即会去杀了凤无双,哪怕自己也讨不得好处。
    被点了穴道的暗四转不了身,自是看不到夜北歌的情况,只能用一双眼睛死死的等着悠然进了浴室的凤无双,恨不能用眼神把她给看出两个洞来,最好那洞都在胸口,直接把凤无双给瞪死。
    默默的观察着夜北歌的神色和脸色,只见黑气渐渐朝面上凝聚,额头上血管紧绷,随时会有爆破的可能。
    虽然看着恐怖,可夜北歌的表情却不再那般的痛苦,额头上的汗珠细细密密的流淌下来,竟是透着淡淡的黑色,如同泥潭里的污水。
    “凤姑娘……”暗三大惊,却不知这是好是坏。
    “你们秦王府的医师都是吃闲饭的吗?”已经换好衣裳走出来的凤无双,看了一眼占据了自己床铺的夜北歌,脸色有些难看。
    这么难闻的味道,这床被子是要不得了,真是麻烦。
    “……”被凤无双问的一滞,暗三不知该如何回话。
    秦王府的医师,那是比御医的医术还要高超的,可医师们对于夜北歌体内的毒,绝对是没有办法的,更不要说如凤无双这般敢许下能延续三年性命的。
    “去烧些热水来,一个时辰后,你们主子需要沐浴。”坐在床边,凤无双那双白嫩的能掐出水来的小手,轻轻捻着银针,让其针尾颤抖。
    凤无双做的认真,整个过程都是眉头紧皱,可只有凤无双自己知道,她是被夜北歌身上的臭味熏得。
    中毒这么深,年份又久,那些个笨蛋医师竟然都知道把毒素逼出来吗?
    虽不知夜北歌身边的医师都是什么水准,可以夜北歌的身份,身边至少能有那么一两个得力的医师,这个认知让凤无双对古代的医术更加不敢苟同了。
    见凤无双专心为主子治疗,暗三犹豫着解开了暗四的穴道,在他要动怒之前,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摇首示意他冷静。
    冷哼了一声,暗四磨牙离去,为夜北歌烧热水,将保护主子的重任交给暗三。
    与此同时,暗一与暗二,正在清缴着凤无双院子外面的那些异己,完全不需要主子下达命令。
    在此之前留着那些人,无非是不妨碍他们的大局,只要凤无双没有性命之忧便可。
    可夜北歌在凤无双这里驱毒,便由不得那些跳梁小丑活在人世了。
    专心为夜北歌驱毒,可***味冲入鼻中,让凤无双烦躁的紧,脑海里不由得出现出前世为了逃脱束缚而展开的那场***搏杀,甚至是自己倒在血泊中的那种畅快感。
    因记忆紊乱,凤无双下针的动作幽然便成刺杀,只要银针再深入半寸,夜北歌便会死的再也不能再死,除非神仙出来点化方能复活。
    耳边传来夜北歌轻声的痛哼,凤无双蓦然转醒,连忙拔出银针,一点黑色的血珠儿顺着夜北歌的颈间流淌而下,使得凤无双看清现实。
    “速战速决,把院子清理干净。”调整着紊乱的呼吸,凤无双咬着舌尖,促使自己保持清醒状态,否则她不敢保证自己是否还能保留理智。
    被凤无双一吼,暗三猛地打了个寒颤,这语调与夜北歌动怒的时候极为相似,好似骨子里天生就带着那种王者之气,令人不得不臣服。
    看了一眼脸色不再黑如锅底的夜北歌,暗三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转身走出凤无双的卧室,加入兄弟们的战斗中,为凤无双清场去了。
    可暗三这一刻的举动,让他在今后的多少年内都在后怕,他是主子的贴身暗卫,怎么就能听一个近乎生疏的人的命令,在主子最危险的时候离开了呢?
    屋内没有外人,凤无双的目光与夜北歌对视,只是那一眼,凤无双便可以确定这个男人至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的昏迷过,刚才若不是她反应快,只怕没误杀了夜北歌,自己便会死在他手下。
    “对不起。”为那一瞬的闪神,凤无双没什么诚意的道歉,手里的银针搁在半空中,冷冰冰的问道:“你可还要我救治?”
    墨染的眉头渐渐松开,夜北歌眼底神色复杂,却只是几不可查的点点头,没有一声言语。
    虽不解夜北歌对自己的信任,凤无双还是继续为他施针,以便毒素尽早排除。
    夜北歌中毒虽深,可若救治得当,根本就不会把身体拖到今日这般境地,看来这位王爷的医师并非医术精深,至少在针灸方面研习不够透彻。
    手指灵活的飞快运转,每一针都是快准稳,不过两吸之间,便已经***夜北歌身上的十处大穴,更有两处是死穴。
    这样的针法,不是一般的医者敢下手的,力度稍有不慎便会要了人命,可凤无双前世却是把银针渡穴当做每日消遣的玩意,自是得心应手。
    饶是熟练如凤无双,在一系列的动作之后,仍然累的满身是汗,额头上的汗珠已经滚落于羽睫之上,却没有时间去擦拭,如炬的目光紧紧锁在夜北歌颈间的动脉之上,在动脉跳动频率达到每秒四下,夜北歌的身子开始痉挛之时,凤无双的手粗鲁的将夜北歌的衣襟撕裂,一根一寸长的银针几乎齐根扎在夜北歌的胸口处。
    “噗!”身子猛然一颤,夜北歌瞪大双目,一口黑血瞬间喷洒而出。
    与此同时,暗四刚刚提着两桶热水进门,看到这一幕哪里还能稳得住心神。
    手中的木桶砰的扔在地上,拔出腰间匕首,直直朝凤无双袭去,那狠决的姿态明显是不打算给凤无双留下活路。
    能够在暗卫中排名第四,暗四的功力绝不是盖的,只感觉到一股杀气逼近,凤无双只来得及微微侧身,躲过那致命的一击,同时指尖一拨,一根泛着紫色的银针破空而去,堪堪划破了暗四手腕的肌肤……

    医妃毒傲章节阅读

    在暗四受伤的同时,他手中的匕首也刺中凤无双的左肩,顿时鲜艳的颜色浸透凤无双淡色的衣衫。
    暗四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冷眸望向自己的少女,以他的功力,就算不能一击杀了凤无双,也绝不可能只是刺伤她半寸而已。
    可手上麻木的再用不上半点力,暗四若是再不明白自己是中毒了,那就是白痴。
    一根小小的毒针而已,竟能在瞬间便麻痹自己的手掌,这如何能不让暗四震动?
    身为暗卫,暗四也不是没使用过暗器,更不会自诩为正人君子不用毒,却不曾碰到过出手这般快准狠,且善于用毒的闺阁女子。
    可更让暗四惊慌的是,他的整只手臂在他愣神的那一瞬,已经全部麻木,却又僵硬的连收回手臂也做不到,而他还没能下定决心砍下这只手臂保住自己的时候,整个身子已经轰然倒在地上,只剩下一双眼睛可以转动。
    面无表情的拔下背后的匕首,将它掷在暗四身侧,凤无双冷漠的唇瓣轻启,道:“这是第二次。”
    暗四不懂凤无双的话是什么意思,就在半个时辰前,他动手袭击凤无双的时候,她说了这是第一次。
    在不久的将来,暗四十分庆幸自己没有机会听凤无双对他说这是第三次,否则他便永远活在黑暗之中了,不过那个黑暗是十八层地狱。
    不理会暗四那能吃了自己的眼神,背上的伤口也没有处理,凤无双转身拔下夜北歌胸口的毒针,看着毒血一滴接着一滴的流出,在默数了三十个数字之后,打开床头的药箱子,拿出止血药为他敷好,预备喂夜北歌服药。
    此时的夜北歌,呈半昏迷状态,凤无双无法唤醒他吞下药丸,只能用最直接的方式。
    粗鲁的一拳打在夜北歌的腹部,见他吃痛的张开嘴,凤无双将药丸塞入他口中,一抬下巴,便不再理会夜北歌,折身去了浴室。
    刚刚洗好的药浴,这会又被鲜血弄脏了身子,还得清洗一番,上了药才成。
    可怜了躺在地上的暗四,身子不能动,口又不能言,几个小伙伴都在外面忙着杀人,主子又昏迷不醒,他只能急的干瞪眼。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当完成凤无双交代的任务之后,暗三身上只有着稍微的***味。
    见暗四躺在地上,暗三心头一沉,急忙奔到床前,探了一下夜北歌的脉搏,见他只是昏睡了,脉象安稳,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
    再看向暗四的时候,暗三只能无奈的摇头,心知这是凤无双救治夜北歌的方式让暗四以为是谋杀,必然是惹怒了凤无双才将暗四撂倒。
    将他拖到一旁的椅子上放置,免得一会凤大小姐嫌他碍路,指不定直接给化骨了。
    不得不说,暗三真相了,若凤无双不喜悦,真的能把对方给化的尸骨无存。
    “老四,以后做事的时候先动动脑子。主子相信的人,还会有错吗?”无奈的拍了一下暗四的肩头,暗三折身到床边立好。
    身为暗卫,必须时刻以主子的安危为主,何况跟着夜北歌身边这么多年,没到月圆之夜他都是看着夜北歌痛苦挣扎,死里求生的压制毒性。
    唯有这一次,凤无双只是施针,便缓解了夜北歌的痛楚,那么凤无双所给的药丸,或许真的能解了夜北歌的毒,哪怕只能三年也好。
    三年的时间,足够他们找齐其他的药材,让凤无双为夜北歌再研制出可以延寿十年的药出来不是吗?
    被暗三说的很不服气,奈何口不能言,暗四也只能干瞪眼。
    教训完暗四之后,暗三便不再言语,专心关注夜北歌,哪怕他正在沉睡中。
    闺阁被占,凤无双也不见恼怒,清理完伤口之后,凤无双便去了主卧旁边的小屋子休息,这几日一直在制毒中,当真是累的紧。
    天大亮之后,夜北歌才清醒,可凤无双依旧在睡梦中,丝毫不知自己房间内多了一位客人。
    静静的坐在凤无双床边,看着她舒适的睡颜,这一刻的凤无双仿若刚出生的婴孩,身上散发着柔和的气息,不再是那个冷的能冻伤人的少女,连她身上的毒药也不再那么有危害性。
    许是阳光渗到屋子里,让凤无双从美梦中醒来,一双清亮的眼眸不期然的撞上那双能醉人的眸子,也不见慌张。
    “醒啦。”夜北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那么暧昧,似乎他是这间屋子的男主人,正在等待熟睡中的妻子醒来。
    淡淡的嗯了一声,凤无双冷漠的起身,背上的伤口使得她秀眉紧蹙。
    虽说上了药,可伤口还是那般疼,饶是凤无双前世吃过不少苦,也不能忽视伤口的痛楚。
    见凤无双伸手去碰触自己的伤口,夜北歌眉心紧皱,看来他对暗四的惩罚还不够,应该再加大点力度。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就被他这样给伤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夜北歌是恩将仇报之辈。
    “喝点清粥吧,暗三从闻香楼买来的。”目光追逐着正在洗漱的凤无双,夜北歌很是自然的开口,既不道谢,也不为暗四的鲁莽道歉。
    凤无双倒也不矫情,从昨天中午到现在,她都没有吃过饭,便坐在桌前坐下,径自吃了起来,并不招呼夜北歌。
    怎么说也救了夜北歌一次,吃他顿早餐也是应当的,这个诊费并不高。
    看着凤无双快速的吃完两碗粥,又吃了两个素馅的包子,夜北歌这才起身走到她对面坐下,好看的眸子里闪烁着不明意味的笑,随即指了指放在桌上的请柬,道:“这是今天早上,你那位侯爷爹爹让人扔进院子的。”
    看了一眼多事的夜北歌,凤无双打开请柬看了一眼,便面无表情的扔在一边,明显对上面的内容没有爱好。
    “你不想进宫?”夜北歌笑问。
    夜北歌得到的资料中,凤无双可是很喜欢进宫的,尤其是曾经作为废材的她,每次为了能进宫见一见心仪的三皇子,不惜伤了亲生母亲的心,去讨好芸夫人,好让她喜悦,从而让凤长清带凤无双进宫。
    即便凤无双进宫也是被取笑的对象,即便三皇子对他嗤之以鼻。
    “为何进宫?”凤无双反问,眼底不见一丝波动。
    “凤无双,本王真的很好奇,你是真的转变了,还是以前一直在躲藏自己的真性情。”夜北歌呵呵的笑着,对于凤无双的冰冷不但没有不喜,反而欣赏的道:“本王就是喜欢你这样藐视一切的眼神,可本王又很好奇,这世上有什么事是值得你上心的。”
    “毒药。”扔下两个字,凤无双便起身走到院子里,去检视她这几天的劳动成果。
    对于那些毒性不达标的毒药,凤无双直接扔在地上,被她收起的数量不多。
    而凤无双没有注重,她随意践踏的毒药,只是在地上打了个滚,便被暗卫收起来,预备留作防身之用。
    自从第一次拿到凤无双丢弃的残次品后,暗一和暗二便对捡拾凤无双的‘垃圾’有了极厚的兴致,那可是毒药中的王者,要害时刻更是能保命的。
    身为暗卫,他们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可,从不计较出手的方式是什么。
    而凤无双也不会知道,她的制毒技术,在秦国可谓是第一毒手,就算是残次品那也不是谁都能炼制出来的。
    “灵魂之力是什么?”回到闺房之中,将成品毒药收好,凤无双转首问向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夜北歌。
    或许是穿越之后,夜北歌便会不时的出现在视线之中,而两人又多少有合作关系,凤无双并不排斥她的存在。
    这几日一直在研究毒药,还没想好给凤长清用哪一种来结束他的罪孽,凤无双到没心情去研究这个世界的一切。
    一直觉得生命没有什么意义,凤无双一心想要为前主母女报仇,对于灭了乐北侯府之后是否能活下去并不在意。
    可一直沉浸在毒药之中,凤无双仿佛又找到了生命的寄托,若是报仇之后能全身而退,她希望后半生能与毒药为伍。
    而想要在这个异世活着,便要了解这个世界。
    没想到凤无双会关心灵魂之力,夜北歌稍稍有些意外,他还以为以凤无双的废材体质,对灵魂之力不会看中的。
    “一种修炼方式而已。”言简意赅的回答着,夜北歌如同在自己家一般,直接占据了凤无双的软榻,本就生的妖魅,现下这般侧身斜靠着,更是让人怦然心动。
    可惜,凤无双并不是看脸的货,只是那么平静的看着他,一双星眸不见波澜。
    “很难修炼吗?”对于不曾涉及到的领域,凤无双还是有求知欲的,只是前世的她是被大毒枭豢养的,能学到什么根本不由得她选择。
    见凤无双对灵魂之力是真的有爱好,夜北歌朝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凤无双靠近一些,慵懒中透着致命的诱惑。
    冷冷的看了夜北歌一眼,这样的他总是让凤无双想起前世的那个大毒枭,一个俊美的足以媲美任何当红小生,还能甩出去几条街的颜值,可那张令人炫目的外表下,却拥有一颗令人颤抖的恶魔之心。
    而凤无双,很不幸的在人生三分之二的时光里,都在承受那个魔鬼的***,如何能不刻骨铭心。
    对美男没好感的凤无双,眉峰一挑,眼中多了寒气,当即便下了逐客令。
    “出去。”冷漠无情的两个字,却是清脆如同珠玉碰撞之声,带着薄发的怒气。

    医妃毒傲小说推荐

    医妃毒傲完整资源已上线,喜欢看古代穿越小说的朋友,请到本站追书。支持医妃毒傲全集阅读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