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亡车轨迹在线阅导读(刘明布小说)
亡车轨迹在线阅导读(刘明布小说)

亡车轨迹在线阅导读(刘明布小说)

下载阅读
导读:亡车轨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导读(刘明布小说)已上线,折返回市区,我俩割了点肉,买了几刀黄纸,以及白蜡烛,最后又去一家餐厅里弄了一大碗白米饭,等到夜幕降临之时,这就重新前往桑槐村。

小说介绍

热门言情小说——亡车轨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导读(刘明布小说)已上线,折返回市区,我俩割了点肉,买了几刀黄纸,以及白蜡烛,最后又去一家餐厅里弄了一大碗白米饭,等到夜幕降临之时,这就重新前往桑槐村。想要看亡车轨迹全文资源的朋友,快来对亡车轨迹小说进行完整版阅读吧!

亡车轨迹小说简介

今晚月色幽暗,光线不充足,进村的时候也没人发现我,到了冯婆的门前,我弯下腰,轻轻的把门槛给拔了出来,这门槛一尺多高,一米多长,不算重。
当下我就趴在了地上,正预备往屋里攀爬的时候,忽然侧头看到院子东北角圈养的一群鸡仔,个个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

亡车轨迹在线阅读第四章 人不可貌相

此刻我对冯婆的印象,完全推翻了。
我觉得西装大叔说的话很有道理,人不可貌相,我切记不能太相信冯婆。
回到市区租住的宾馆时,我爸忽然给我打过来电话。
“明子,这几天忙不忙?”
我说:不忙,爸,你有事?
“明天是你奶奶七七了,有时间的话,回来一趟吧。”我爸说完,我嗯了一声,就互相挂断了电话。
七七,据说是灵魂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天,我想,我应该跟奶奶好好的离别一下。
翌日,西装大叔留在这里,我自己则是坐车回到了市区,到了家里之后,收拾了一下东西,跟家人一起直奔坟地,给奶奶烧了点纸钱,心里感慨万分,生命如此脆弱,说走就走了。
下午在家里吃了一顿饭,由于农村老家房屋也不够住,我就直接坐公交回到了自己的出租房里。
这里是城中村,距离14路公交车的站台也不远,白班的14路公交车都是最先进的电力驱动,而且司机也都熟悉我,见我上了车,就笑着问我:小刘,这几天去哪潇洒了呀?
我笑着说:没有,回老家忙了点事。然后我又顺口问了一句:对了,张师傅,我这两天不在,14路的末班车是谁开的?
司机说:都是老陈开的,这两天可给他憋坏了,天天都想找个人一起喝酒,哈哈。
我也跟着笑了两声,就坐了下来。
在城中村那一站下车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道上的路灯也都亮了,独自一人走在路灯下,莫名的又想起了葛钰。
真希望有一天,我能拉着她的小手,静静的走在路灯下,无论雨滴飘落,还是白雪纷飞,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在路边的小摊位上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自己的出租房里,躺在床上难以入眠,究竟习惯熬夜了,猛的一下也睡不着,就起身去广场上,看那些大妈跳广场舞。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二点多,跳广场舞的,摆地摊的,甚至是***的小情侣们也都回家了,广场上的灯光都熄灭了,我也起身,预备回到出租房。
从广场回家,要途径14路公交车站,也就是城中村那一站,路过站台的时候,我心想要不在这等会,看到陈伟了,跟他打句招呼?
但转念一想,我当初是说有事请假,假如半途回来了,也不去上班,那影响不好,想了想,还是直接回家吧。
可我刚这么一想,还没来得及走,就远远听到了熟悉的晃荡声,这声音我太熟悉了,那破旧的14路末班车,开动的时候就似乎要散架。
我一急,左右一看,赶紧找到路边一棵较为粗壮的大树,躲到了树后边,小心脏砰砰直跳,心说还好没有被陈伟发现。
等到14路公交开到我面前的一瞬间,我瞪大了双眼,瞬间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
这个14路末班车的司机到底是谁!!!
只见他在站牌前停下了公交车,对着上车的乘客说道:上车请投币。
我满脸惊恐,感觉浑身如同电击,我伸出双手,不停的摸自己的脸,不停的掐自己的肉,我怕我自己进入了幻觉。
因为在我面前这个开14路末班车的司机,竟然就是我本人!
在14路末班车刚刚离去之时,我从树干后边冲出来,看向远去的14路末班车,大声呼喊道: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啊!
我双手抱头,只感觉脊背发冷,我甚至开始疑神疑鬼的转头四看,我觉得四面的黑暗中,拥有无数双眼睛,正在诡异的盯着我看!
陈伟曾经说过,14路末班车不管有多破旧,必须要开下去,假如不开下去,就要出大事。
而我请假了几天,今天回来却意外的发现,在我离开的这段日子里,驾驶14路末班车的司机,竟然还是我!
那个我,究竟是谁?
我想起了老孙头临死前发疯说出来的话。
他一直说村里来了两个人,一个活人,一个死人。
我以为我是那个活人,而西装大叔就是那个死人!
我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喃喃道:难不成我已经死了?我刚才看到的是自己的灵魂?
又或者说,此时的我才是灵魂,而刚才那个驾驶14路末班车的我,只是我的尸体?
老孙头临死前所说的那个死人,难道是我?
此时此刻一个更重大的问题来了。陈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甚至根本就不是活人!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
我惊恐到了极致,感觉自己的神经要崩溃了,我真的承受不住了,此刻我蹲在地上抱着头啜泣道:葛钰,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我不想惹这么多事啊...
回家的路上,我的身体不停的抖动,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的神经变的特殊敏感,路边稍微风吹草动,我立马就一个激灵,转头看去,一只野猫路过我身边,喵的一声,吓的我差点蹲坐在地上。
我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我的神经,真的如同满月的弓弦一样,压力假如再大一点,很有可能瞬间崩溃。
就在我刚走回城中村之时,我忽然想起了当初坐我公交车的那个满脸鲜血的老头子,我曾经帮他包扎伤口,他说以后我会需要他的帮助,他就住在城中村。
这么一想,我立马来了精神,咬着牙告诉自己:谁他妈都别想吓倒老子!为了葛钰,拼了!
一个人,身体可以累,但心不能累,心死,人便亡。我必须要给自己振作的勇气。
第二天我徘徊在城中村,寻找那个满脸鲜血的老头子,但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而西装大叔那边给我打电话,催我今晚务必回去,到时候想办法潜入冯婆的家里看看。
找到了下午,也没找到那个老头,我心想,等忙完了桑槐村的事,我就回来仔细找找他。
收拾一下东西,直奔桑槐村,在路上我告诉自己,妈的,人死球朝天,谁怕谁!
到了桑槐村已经是晚上了,这一次,西装大叔留了一个心眼,他对我说:冯婆天天晚上都骑着三轮车,从村子东南方向的小土路出村,然后去镇子上买东西,我在那条必经之路上租了一间客房,今晚咱们盯梢!
我说盯什么梢?
“等冯婆离开村子之后,大概可能会有一个小时的间隙,才会重新折返桑槐村,在这一个小时之内,你潜入冯婆家里,仔细翻找翻找,看看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我说***,你怎么不去?再说了,我又没冯婆家里的钥匙。
西装大叔说:不用钥匙,她家屋门下边有门槛,你把门槛拆了,从下边爬进去,出来的时候再把门槛装上。
农村的青瓦房都有这种门槛,而且历史悠久,最早的说法是源于古代,那时候战乱连连,横尸遍野,经常会发生尸变之事,晚上睡觉的时候,冷不丁的就有僵尸跳进屋里扑人。
后来人们学聪明了,知道僵尸要跳,就在屋门前加上了一尺多高的门槛,僵尸不管怎么跳,都跳不进屋子里,所以就只能离开了。
我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因为我真的很希望能看到葛钰,我实在太想她了。
夜幕降临之后,我和西装大叔一起藏在二楼的窗户口,远远的看到冯婆从村里的小土路中骑着三轮车出来之后,我俩同时瞪着眼睛朝下看。
借着昏黄的路灯,我俩看的清清楚楚,冯婆此时的双手,全部都是干枯如鸡爪!
我轻声说:我发现了!冯婆在离开村子的时候,两个手掌都是正常的,但她骑着三轮车,拉着那个木箱子回来之后,左手就会变得充盈丰满,如同三十多岁女人的手!
西装大叔说:对,就是这样,你现在潜入冯婆家里,我去跟踪冯婆,看看她骑着三轮车去哪。

亡车轨迹全文阅读第五章 不光彩

我点头,等冯婆从我们宾馆楼下离去之后,我匆匆下楼,赶往桑槐村,而西装大叔则是趁机跟踪冯婆,看看她骑着三轮车究竟要去什么地方。
今晚月色幽暗,光线不充足,进村的时候也没人发现我,到了冯婆的门前,我弯下腰,轻轻的把门槛给拔了出来,这门槛一尺多高,一米多长,不算重。
当下我就趴在了地上,正预备往屋里攀爬的时候,忽然侧头看到院子东北角圈养的一群鸡仔,个个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
我不管它们能不能听懂人话,当即竖起手指在嘴边,说:嘘——
静静的从屋门下爬到了冯婆的青瓦房内,一股强烈的阴冷感觉瞬间笼罩全身,我不由得抱紧了双臂。
打开手机上的灯光,我朝着四面仔细看去,上一次来的时候很紧张,屋里具体有什么摆设,也没仔细看,心说这一次一定要查探清楚。
由于我是偷偷摸摸进来的,究竟不光彩,也怕被发现,所以就用手捂着手机屏幕,让光线不是那么亮,从透过指缝的光线来查探屋里的情景。
正朝着屋子东边走去之时,我朦朦胧胧的看到屋子东南角,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就站在原地盯着我。
“谁!”我一惊,轻喝了一声,赶紧展开手机屏幕照射而去,到了跟前一看,虚惊一场,原来只是一副壁画。
这壁画是一位白衣女子,站在苍穹云朵之上,俯视众生,假如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无生老母,很多人对无生老母的理解有误会,认为白莲教叩拜无生老母,那无生老母就是邪神。
其实不是,无生老母绝对是正义之神,慈悲化身,也有人说无生老母就是九天玄女。
(我外婆1930年生人,这一生经历过抗战,内战,以及后来的各种大事,生在乱世的它们那一辈人,很信神灵,记得我小时候外婆给菩萨烧香,嘴里就是嘀咕的求老母保佑。)
看到无生老母的画面,我双手作揖恭敬的拜了一下,可就在我附身低头之时,这桌子上的一件东西,吓的我差点把眼珠子掉出来!
在画像前边的黑色桌子上,竟然摆放着一口棺材!
这口棺材长二十多厘米,宽五六厘米,高七八厘米,就像是一个木盒子,非常精致,而且棺材盖上还雕刻了许多花纹。
我小心翼翼的推开棺材盖,里边有两个小布人并排躺在棺材里,看外貌,应该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用黑色丝线做的头发,很长很浓密,我捏起女性小人,低头看了一眼,感觉做的还挺好,翻过来一看,在这女性小人的背后,贴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则是写着一串数字。
1980.06.11
刚看到这一串数字,我先是愣了一下,大脑中如同划过一道闪电,这串数字很熟悉,我应该在哪里见过,绝对看见过,但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我拍着自己的额头,很想去仔细思考一番,但我知道,时间不等人,我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当下我放下女性小人,又伸手拿起男性小人,这个小布人做的也很精致,而且发型跟我的一模一样,我调笑道:难不成这个小人就是我?
等我把男性小布人翻转过来的时候,发现他的后背上也贴着一张小纸条,上边也写着一串数字。
1990.06.14
我定睛一看,浑身一惊,小布人直接从我手中掉落到了桌子上。
这串数字,正是我的出生日期!
黑暗中,我瞪大了眼睛,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冯婆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
她从未见过我的身份证,我也从未跟她说过。难道是葛钰告诉她的?我曾经用身份证在汉庭酒店给葛钰开过房间,这个倒是有可能。
无边的惧怕侵袭我的全身,此刻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身体上的冷,远远不如灵魂上的冷。
看着这一对小布人,我想起了古代流传下来的厌胜之术,但我跟冯婆无冤无仇,她不可能用厌胜之术来咒我吧?
看了一下时间,我从进来到现在,仅仅只用了十分钟,还有五十分钟左右,我必须要把这间屋子查探清楚,冯婆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人!
我正打定主意,手机却响了,在这寂静无声的黑暗瓦房里,忽然传来一声短信的滴答声,当真是吓了我一跳。
打开手机一看,短信是西装大叔发的。
“跟踪失败,速回!快!”
什么?他一个壮年男子,跟踪一个老太婆都能失败?慌乱间我赶紧让两个小布人摆放到原来的位置,合好了棺材盖子,确定别的地方没有动过之后,我赶紧爬出了冯婆的家里。
就在我迫不及待将门槛重新装上的那一瞬间,村外的土路上,传来了一阵三轮车的晃动声。
放好门槛,正打算拍拍身上的尘土,转头一看,黑暗中,冯婆那佝偻的身形就站立在院子门口,盯着我看!
我一惊,心说这才十分钟左右,冯婆这么快就回来了?算上往返路程,也就是说西装大叔跟踪的时间连二十分钟都没超过?
冯婆眯着眼,走过来,指着我咿咿呀呀的说了一通。我惊奇的发现,冯婆这一次从村外回来,她的左手并没有变得充盈,那双手仍然干枯不已,如同鸡爪。
我知道冯婆在说我衣服上的尘土,我装作轻松的语气说:婆婆,刚才来找你呢,路上摔了一跤。
我是笑着说的,但冯婆脸上的表情很坚毅,我甚至让这种表情理解成了愤怒,或许我潜意识的认为,她发现了我的踪迹。
冯婆打开门,轻轻的拉着我的手走进了屋里,她这次没开灯,在黑暗中摸索着,我只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这声音就像是提着茶壶往碗里倒水一样。
而且我看冯婆的身形,侧着身子,高举右手,右手中还提着一个长条形物体,应该就是暖瓶了。
我心想,她在倒什么?
当流水声停下之后,冯婆端着一碗水,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然后递给了我。
由于我俩身处门口,借着月光,我能略微看清冯婆的表情,她是让我把这碗水喝了。
我不敢喝,我真的不敢喝,我甚至想求冯婆放过我,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来寻找葛钰,我想她,我真的想见到她。
但冯婆见我不喝,也没有逼我,而是将那碗水放到了地面上,然后站在我面前,对我比划,她将右手伸到我的头顶位置,横着晃动了几下,然后双手又平行往下滑。
刻画了半天,我问:婆婆,你是在说跟我一起的西装大叔?
冯婆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始比划,她指着那碗水,又指了指我的嘴巴,然后把双手折叠在一起,放到我的心脏位置,然后又慢慢的拿开,就像是一团云朵轻轻的飞走。
我这一次真的懵了,我问冯婆:你的意思,是让我喝下这碗水吗?
冯婆用力点头。
我还是不敢喝,最后说:婆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真的不渴,假如您没别的事,那我就先走了啊。
说完,赶紧朝着外边走,走的时候浑身都在发抖,我生怕冯婆忽然在背后拉住我,我甚至都幻想冯婆此刻是不是在我身后提着一把刀,缓缓的追了上来...

小编点评

亡车轨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导读(刘明布小说):文笔特殊好,行云流水一样,女主聪明善良,自强有爱,男主傲娇又霸道,太喜欢了!强力支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