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道长先生(贺绥)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道长先生(贺绥)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道长先生(贺绥)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6下载: 1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导读:道长先生小说讲述了主角贺绥的古穿今捉鬼的故事,不过贺绥能跟他说话,可见确实有几分本事。黑鱼犹豫的左右游了两圈,咬咬牙摆动尾巴撞进了柳枝里。完整版道长先生全本资源已出,追书的朋友请到道长先生(贺绥)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支持道长先生全文阅读

道长先生小说讲述了主角贺绥的古穿今捉鬼的故事,不过贺绥能跟他说话,可见确实有几分本事。黑鱼犹豫的左右游了两圈,咬咬牙摆动尾巴撞进了柳枝里。完整版道长先生全本资源已出,追书的朋友请到道长先生(贺绥)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支持道长先生全文阅读

道长先生小说简介

青峰观的观主半夜飞升了,这事儿一出,青峰观顿时香客如云,观内众人生活水平直接提升了几个档次。
“我就说了嘛这样做肯定行。”——嘚瑟啃鸡
“可观主明明是被雷劈没了呀。”——小声哔哔
玄一道长一遭身死道消,再睁眼...唔,为何突感五脏六腑浊气混沌,身重若压数百小鬼?噫,这镜子里肥头大耳的胖子是谁?
修士窥探天机,常五弊三缺,前世今生,道长缺的永远都是钱。
一遭被劈到自己的转世身上,结果睁眼就离婚净身出户,闭眼再睁眼,又被赶出家门...

道长先生在线阅读

老李头心事重重的去上班了,贺绥带着小海也出了门,转了几条巷子,在湖边步行街很没公德心的掐了两根柳树枝,一根正东向一根正西向,正应和一阳一阴,阳者留以鞭鬼怪邪物,阴者留以拘鬼。
小海啥也不懂,就跟着贺绥到处瞎跑,贺绥不熟悉路,时不时抬头看天再掐掐算算,于掐算一道上贺绥不擅长给人算命,却十分擅长追寻鬼怪之气,带着小海最后来到一处河边。
海市本来就是沿海城市,内陆河流有两条都是汇聚之后由海市这边汇入大海,这也导致海市河流湖泊很多,河沟也多。
这处河流很快,还深,修了高高的堤坝,堤坝是台阶状往下,旁边是人流量很大的人行道,而后是宽宽的公路。
按理说这里人气很旺,应该是没有什么鬼怪的,可偏偏就是有鬼气。
贺绥带着小海一步步下了台阶,距离水面还有两步台阶的时候贺绥让小海坐在上面一点,自己却是又下了几阶,蹲在那里弯腰将手伸进水里。
有水流似乎是被风吹动,轻轻摇曳,撞到贺绥手上,痒痒的。
“你很希奇,不找替死鬼吗?”
贺绥等了一会儿,那水流还是懒洋洋的撞来撞去,跟小孩子玩小说大全似的,忍不住皱眉开口道。
小海撑着脸颊乖乖坐在上面一点的台阶上,嘴里是贺绥在路上给他买的QQ软糖,一颗他能嚼好半晌,弹来跳去的咬着很好玩儿。
在水里假装自己是浪里小白龙玩得起劲的半透明黑鱼被贺绥忽然开口说的话吓得一摆鱼尾跑远了十几米距离,警惕的看着贺绥,然后就发现这个人的视线似乎真的落在自己身上。
贺绥眉头皱得更紧了,眼里全是迷惑,“你是水鬼,为何要逃?”
水鬼看见了有人过来,竟然不是积极的上前或引诱或拉拽的要人性命,反而被他一句话就吓成这样。
贺绥发现自己可能不太懂新世界新时代的鬼了。
水鬼,有说是形如瘦猴生有长毛,有说形如黑鱼可引诱人下河。其实这两种说法都没错,水猴者多是被水鬼害死,怨气深厚。
黑鱼则是因意外淹死水中,想要摆脱寻求投胎之机,就要找替死鬼。
这种方法,是成为水鬼后自然而然就出现在认知中的,追究根源却不可知。
贺绥想找只小鬼回家当空调当驱蚊器,也不想找罪虐深厚的那种,所以找上了这只黑鱼。
黑鱼眨巴眨巴眼,确定这人真懂那些玩意儿,顿时一颗小心脏吓得噗通乱跳——假如他还有心脏的话。
不过黑鱼犹豫了一下,还是故作淡(傻)定(×)的决定游走,谁知转头一游却是被水撞了头,怪***痛。
黑鱼愣了愣,继续装傻换了个方向游,结果无论往哪个方向游都要撞头,折腾了大半晌,黑鱼最后发现自己竟然越游越往那边靠了,顿时顾不得装傻了,甩开了尾巴跟鱼鳍拍着水花上蹿下跳的想要跑。
贺绥歪了歪头,眼睛里的迷惑就没减少过。
这只水鬼莫不是傻子?可就算是天生痴傻的人变成了水鬼也该有本能存在的吧。
黑鱼折腾得喘着粗气扭头看向贺绥,认输服软,“我说大兄弟,咱别折腾了行吗?我虽然是水鬼,可我没害人啊!别说人了,连河里的鱼啊虾的我也没害死过一条!”
顶多他就是喜欢跟着那些鱼虾游一阵顺便流流口水而已!
黑鱼吐着泡泡却是说着人话。
黑鱼自己说出了话也是吓了一跳,一双眼睛都呆滞了,回过神来以后就哗啦啦跟没头苍蝇似的在水里一阵乱游,“我、我会说话了!我能说话了!哈哈哈哈果然我就是传说中的主角,是不是我已经修炼有成,再过不久就能化***形了?!”
贺绥听得是眉头一跳,这水鬼不仅仅傻,还疯。
“不,只是因为我问了你话,若是没人问话,鬼是不能说人话的。”
说也只能说出鬼话,却不是人类能够听到的。
黑鱼顿时泄气,想了想不甘心的反驳,“才、才不是!你肯定在骗我,我上个星期还救了人,肯定是我修了功德,你看我尾巴上还多了条金线!”
说罢扭过身子把尾巴凑过来让贺绥看。
贺绥一看,果然有条若隐若现的金线,这确实是功德。
“你不想入轮回?”
黑鱼摇脑袋,当然,这一摇肯定是整个身子都跟着摇,“我才不想投胎做人,我想修仙!”
修仙多好啊,能够长生不老不说,还能飞天遁地,最主要的是还能看仙女儿!
既然这黑鱼有心修功德,贺绥点点头,伸手将西向生长的柳枝浸入水中,“修仙修仙,成仙者我虽没见过,不过你有心向善修功德,也是一种对大道的追求。我愿意帮你一把,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黑鱼犹豫了一会儿,一双小黑眼睛上下的瞅贺绥,贺绥竟然在那双小黑眼睛里看出了黑鱼的怀疑。
说来也是,贺绥如今既没有仙风道骨的外貌,也没有仙气飘飘的气质,就穿一身廉价T恤短裤,脚上一双运动鞋,浑身肉呼呼一大坨,就这么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怎么看都像是神棍,还是很不敬业的那种。
不过贺绥能跟他说话,可见确实有几分本事。黑鱼犹豫的左右游了两圈,咬咬牙摆动尾巴撞进了柳枝里。
黑鱼虽然有点话唠有点中二,可也不傻,这人既然能轻轻松松就禁锢了水流让他没处可跑,这种情况下还温顺的询问他自己的意见,可见性子应该还不错。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这人识破了他的身份,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对他喊打喊杀,反而在他摆着尾巴让对方看金线的时候真就一本正经认认真真看了,黑鱼也勉强不再担心这人是故意诓骗他。
贺绥掐了手诀念了几句经文,这才将柳枝收了起来,想着今晚就能好好打坐修炼,贺绥总是一本正经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点笑意。
“不知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贺绥,旁边的是小海。”
柳枝晃了晃,似乎有水花溅起,“我叫周凯,不过我给自己取了别称,叫清河居士!”
虽然看不见鱼,可听这声音,贺绥也能够想象得出黑鱼骄傲得抬头挺胸的架势。
清河就是这条河的名字,还居士呢。
贺绥点点头,“好吧周凯,我还有个事需要拜托你,希望你能在跟着我一起修行的过程中帮忙驱驱蚊虫降降温,给家里营造一个更舒适的生活环境。”
也不知冰个水果保个剩菜剩饭不坏行不行,贺绥想象了一下让周凯抱着剩菜剩饭蹲墙角的画面,感觉还行。
柳枝陡然一跳,“!!!”
虽然没说话,可周凯的震动之情还是十分清楚的传达了出来。
从来没想过,鬼还有这等功效?周凯说不出话来了,对自己的未来有种不妙的预感。周凯想问问,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可惜贺绥一点后悔的机会都没给周凯,收了柳枝带着小海就一起离开了河边。
离开了河水,周凯再是哭唧唧也没用了,只能怀着一种悲愤的心情努力给自己做心理疏导。
贺绥丝毫不知道周凯内心如何羞愤,究竟这功效在他看来也就是顺带的,没啥好在意的。
带着周凯回家的路上,贺绥掏钱买了一把香两支蜡烛,丧葬用品店里的东西太贵了,贺绥也就那么一点儿零钱,最后干脆买了一些纸,回家以后吃了午饭,就自己熬了米浆用纸糊了衣裳小房子床铺被褥之类的。
白天烧这些东西委实太大胆了,贺绥糊好了就放在一旁,周凯进了晒不到太阳的李家家门后就从柳枝里面钻了出来化出人形,蹦蹦跳跳的在角落里摆弄自己即将得到的“家具用品”。
说起化人形这茬,周凯竟然一直不会,从柳枝里出来就成了一条搁浅的黑鱼,还是贺绥指点了一番周凯才明白自己作为鬼应该会的一些手段。
虽然表现得笨了一点,但看在周凯让家里温度凉爽的份儿上,贺绥很是耐心的并不嫌弃。
“老大,你能不能给我糊个水果机啊?要最新款的那种!”
刚才跟着一起去丧葬用品店,周凯哪怕是躲在柳树枝条里,却也把里面那些东西看了个分明,当时就看得口水直流。
周凯死之前就是个普通人,死后过了两年才迷迷糊糊的变成条黑鱼恢复了神智,之后就懵懵懂懂的,无聊了就去盯着鱼虾流口水,偶然有跑到河边寻死觅活吵架的情侣时他还能美滋滋的吃口新鲜瓜。
一直到前阵子有个小孩儿从台阶上滚到水里周凯冲上去救了人,这才感受到了玄之又玄的“神秘力量”。
之后周凯回想起自己看过的男频各种小说,茅塞顿开,明白了自己的“使命”。
当然,这种使命到了现在被贺绥强行扭成了空调冰箱以及驱蚊器,周凯也是很受打击就是了。
不过打击来得快去得也快,想想刚才跟着贺绥一起进丧葬用品店看到的各种美女明星豪华跑车大别墅,周凯顿时激动了兴奋了,这会儿就缠着贺绥用剩下的纸多给他糊点东西烧过来呢。
没想到活着的时候享受不了,死了却是全世界美女奢侈品随便挑随便用,棒!
“老大,再给我糊个那个当红明星,就是旭阳娱乐集团里那个赵萌萌,看着就超级软!”
周凯自认已经跟了贺绥,所以直接改口叫贺绥“老大”。
贺绥在这方面并不太过在意,不过此时听周凯提这等无耻至极的要求,抬眸眼刀子就无声无息的递了过去。
周凯立马就怂了,悄***蹲在角落缩成个球。
因为周凯要跟着一起生活,所以贺绥用柳叶***取汁,给小海点在了眼皮子上,让小海能够看见周凯,也算是让小海知道家里又要多一名成员了。
小海因为神魂不全,并不知道鬼是什么东西,自然也谈不上怕。看见家里出现个新的哥哥,虽然比不上对贺绥那一见就忍不住心生亲近的态度,却也对周凯挺感爱好的。
此时见周大哥竟然把自己变成了一团雾状的球,顿时瞪圆了眼睛,削瘦的脸上全是兴奋,“哥,哥哥,球!”
很是自得于自己知道那是个球状物体。
贺绥叹了口气,摸了摸小海脑袋,“明星没有,手机可以,人家尚且还活着你就要烧个同样面貌的纸人过来陪你,委实太过荒唐无耻。”
这都是贺绥看周凯做出可怜样儿才软了口气,要贺绥说,这等行径,简直就是有辱斯文,实为禽兽之态。

道长先生章节阅读

没有美女但有手机,周凯稍稍恢复了兴致,颠颠儿的又来围着贺绥打转,可贺绥拿着纸想了又想,却不知道周凯说的水果机最新款是个什么样子。
老李头家里连台电视机都没有,只老李头有个儿子留下的几年前的破旧手机。
周凯转了两圈,终于在贺绥睡的那张床的床头枕头下找到了贺绥随便塞在那里的手机,瞪圆了眼回头哀怨的瞅贺绥,“老大,明明你自己就用了!”
还说不知道长什么样,肯定是不想给他糊!
贺绥伸手摸出来看了看,埋头开始糊,一边嘴上随口解释了一句,“我不知道这就是最新款的。”
刚醒来那会儿倒是有接收记忆,可这种事无论是对于原来的贺绥还是现在的贺绥来说,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脑袋里记忆都模糊到没一点印象。
周凯也是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再看阳台上挂着的贺绥原本穿在身上带过来的那身衣服以及贺绥脱了摆在床下的鞋子,又看手机旁边同样随便放在那里的手表,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跟着的这位老大似乎还是个富二代?
周凯贱兮兮的飘到贺绥身边要给贺绥捶背揉肩,贺绥抽空盯了他一眼,周凯这才缩着脖子老实了,不过八卦之心依旧不死,“老大,你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富二代啊?”
对于他们这等屁民,富二代那可真就跟传说似的,只存在于网上。
贺绥摇头,“以前算,现在不是,唯一的四十多块钱今天都花你身上了。”
说罢,贺绥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在泫朝的时候好歹他们道观后面还开辟了几块地,他降妖除魔的本事也算是名声在外,时不时的就能接点活儿。
即便赚的钱基本带不回家,可也能留点维持生活。
现在呢?贺绥真的茫然了,目前的打算就是预备取找个能糊口的工作。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尽快把小海的事解决了,走丢一魂一魄已经有两年多了,再拖久一点,对小海神魂也有损。
周凯看贺绥不像是会开玩笑的那种,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安静的看着贺绥糊好一个手机,末了还把标志都给原模原样的搬了上去,顿时美滋滋的又开始念叨起来,“老大,你这手艺真好,要不然咱也开个丧葬用品店,到时候我就找些鬼兄弟照顾生意,让他们弄些无主之财来消费?”
很多小说里不是都这么写过么?
贺绥糊好了就放在一边晾着,收拾了纸张不再预备继续糊了,“无主之财用了也要牵扯因果,于他们于我都不好,更何况我命里注定缺财,再多钱也落不到手上。”
贺绥拿着手机预备让老李头拿去卖了,按理来说老李头跟他的牵扯不算深,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穷命会不会作用到老李头身上。
若是不能,这手机手表卖了好歹也能算是补贴一下自己在老李头家的吃喝。
手机根本就没有充电器,到老李头这边的当天晚上就直接没电自动关机了,也不知道以前那些人有没有联系他。
不过贺绥原本也不打算去跟那些人联系,过往如云烟,当前尘斩断便是。
今天中午午饭吃得早,贺绥糊好了东西又指点了一下周凯如何收敛身上的鬼气,因为周凯身上有道功德金线,算是已经走上了修行之道,贺绥用周凯来制冷驱蚊,也算是免了不少麻烦。
中午徐蕊跟徐晓回来之后端着饭碗就往贺绥这边跑,边吃饭边说了说徐蕊今天的感觉。
现在的学生哪怕是小学生都不得闲,放假少就算了,还要上各种班,徐家两兄妹吃了午饭还要完成两张试卷,然后睡个十五分钟就又要去上课了。
确定徐蕊没什么问题,贺绥也松了口气,之前就担心徐蕊年纪小,伤了神魂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过现在想来新时代的孩子们伙食基本都是一家人里最好的,营养跟上了神魂自然也滋养得不错,怪不得孩子们越来越聪明了。
“贺大哥,你们这边今天怎么这么凉快啊?”
徐晓端着饭碗站在门口不想走了。
徐晓这么一说,徐蕊也感觉到了,之前注重力都在贺绥身上,一时倒是给忘了。
徐蕊眨巴眼兴致勃勃的看贺绥,“是不是贺大哥用了那个什么传说中的阵法啊?”
修仙电视剧里都演了的。
贺绥看了一眼“躺”在自己床上翘着二郎腿胡乱哼着流行曲儿的周凯,“嗯,以后你们那边也能凉爽一点,晚上也不会有蚊子。”
这边的房子都很窄,徐家以及旁边的楼道多少都能受到周凯的影响。
徐蕊跟徐晓喜悦得不行,端着饭碗笑嘻嘻的往自己家跑,一会儿又跑了回来,“真的哎!家里都凉快多了!”
特殊是挨着李爷爷家的客厅。
两个孩子正站在门口呢,忽然转头看见李爷爷脸色不大好的上来了,徐蕊嘴比较甜,笑着喊了一声“李爷爷”,“李爷爷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徐老太太正在家里给两个孩子切饭后水果呢,原本就不喜悦两个孙子孙女围着隔壁的人打转,这会儿一听连忙走到门口伸着脖子看了看,然后喊孙子孙女回家,“赶紧回来吃饭,哪有人吃个饭还端碗到处跑的,也不怕被人笑话!”
那隔壁的老李头听说昨儿去跟人打听背尸的活儿,徐老太太今天上午就听人说了,当即吓得不行,预备晚上儿子儿媳回来就跟他们说叨说叨,要是老李头真去干那种活儿,那他们就跟隔壁的房东打电话,让房东把人给撵了。
守太平间也就算了,要是再碰那些东西,谁知道会不会带些脏东西回来!
徐蕊跟徐晓被奶奶训斥了一顿,只能乖乖的回去了。
老李头跟两兄妹笑着点了点头算作回答,回了屋里笑就落了下来,硬撑着没露出来的不安也显露了出来,看着贺绥动了动嘴唇,片刻后才说出一句整话来。
“跟我一起守太平间的老刘,昨晚没了!”
老刘就是负责晚上守太平间的那个同事,老李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都是白天守,今天早上去交接班的时候发现老刘竟然不见了,问了其他人,其他人也没人见到老刘离开啊,换衣间老刘的东西也都还在。
老李头跟其他人随便找了找,没找到人,也就暂且没管了,究竟也是个成年人了,要去哪儿一般也不会有人担心。
老李头天天上班的时候都会把太平间里打扫一下,顺便对一对尸体名字档案之类的,有些是要等家属来领,有些是这片区无人认领的,过一段时间跟相关部门办理好手续,就可以送去医学院当“老师”。
不过滞留的其实并不多,究竟现在联系方式这么发达,很多都能确定死者信息然后联系到对方亲属进行认领。
老李头需要对的数目也不大,可今天上午对比之后却发现无缘无故的竟然多了一具,原本表示空置的冰冻箱柜竟然从绿色指示灯变成了红色指示灯,这就是里面有“住客”的意思了。
老李头纳闷儿,找了找资料本里也没有添加新的啊,又去找人问了问,负责这一块儿的小领导就拿了钥匙来,跟老李头一起把箱柜打开。
原本他们想的是应该是箱柜出故障了,指示灯坏了之类的,可两人一打开,却发现里面有裹尸袋,袋子里正是早上就没看见人的老刘!
老李头跟小领导当场就吓得瘫软在了地上,之后就是忙乱的喊人报警。
老李头作为老刘的同事,也被警察请去录了口供,这会儿才放出来。
老李头当时就想到了昨晚贺绥在他身上拍散的东西,不过没敢跟警察说,究竟说了人家也不会信,说不定还会怀疑他。
老李头抖着手把这事儿前前后后说完,贺绥拎了热水壶给老李头倒了一杯温水,老李头仰脖子一口喝光了,这才感觉缓过神了。
“大师,你说是不是就是昨天......”
老李头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贺绥,眼底是惶然不安以及一点愧疚。
普通人在跟别人一起遇见同一件事时,若是自己侥幸活下来了,等到庆幸过去之后,看见同伴的死亡,都会忍不住升起一股不安甚至愧疚,似乎自己活了同伴死了就是一种对不起。
小海原本还在盯着周凯玩儿自己的手呢,此时估计也感觉到了自己爷爷的情绪不对劲,从趴在床上的姿势变成了坐起来,歪头迷惑的看着爷爷,估计脑袋瓜里又冒出了什么古里古怪的问题。
贺绥皱眉,掏出自己裤兜里的身份证想了想,“下午我过去看看。”
原本是想等把小海的事解决了再用收起来的这缕鬼气去找根源的,当时只以为是普通小鬼,可看老李头的说法里,那鬼竟然已经会杀人之后把人放进冰冻箱柜里。
当然,贺绥目前也不能确定这件事真就是鬼怪作祟,也不能就排除人为作案的可能,只能等自己看了尸体以及现场才能确定。
老李头犹豫了一下,遇见这种事肯定还是怕的,不过想想老刘,老李头还是点点头,“那晚一点我带你过去,现在医院里太平间暂时拉了警戒线,我带你过去还能看一看,就说是想起了一些事,想要跟警察同志报告。”
如今缓过神来,老李头也想把昨天他们一起去下水道掏婴儿死尸的事说一说,不管有没有用,反正知道的都跟警察同志说一声准没错。

道长先生小说推荐

道长先生在线阅读链接带给您想要看完整版的朋友,道长先生小说故事情节出色纷呈,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