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全公司都是妖(夏钦)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全公司都是妖(夏钦)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全公司都是妖(夏钦)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6下载: 13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全公司都是妖》小说讲述了明明他才是金马奖蝉联三届的影帝,为什么这个人比他的戏还要多?!全公司都是妖全文完整版带给您,喜欢看娱乐圈小说的朋友,请到本站体验全公司都是妖(夏钦)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全公司都是妖小说简介

影帝重生了。
那个一心想要成为影帝饲养员的金大腿也重生了。
影帝发现,上辈子熟悉的很多人都变得奇希奇怪起来。
楼上那个小胖子编剧,长出了毛尾巴;
隔壁屋那个娃娃脸导演,一言不合亮出了狗爪子;
还有那个住在后两排别墅区里的金大腿……
脑门上闪着黑金黑金的进度条!
进度条上一行大字——
“再生系统:拯救饕餮崽崽。”
影帝面无表情:三十五岁的老男人还崽崽?
金大腿羞羞的:在我族类里,我确实还是个宝宝呀宝贝~
……明明他才是金马奖蝉联三届的影帝,为什么这个人比他的戏还要多?!

全公司都是妖在线阅读

老实说, 张瑞的反应实在太明显了,那双精明的小眼睛恨不得放出光来, 在场凑热闹的一圈学生心里都有数,他们的校草大概要被老导演捡走了。
不过张瑞还是把接下去的十来个试镜名单全试了一遍, 一个夏钦让老导演重新改观了一下,觉得说不定还能挖到几个好苗子, 可惜老导演被***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能找到第二个夏钦出来。
明帝年少时期的角色有了人选后,接下去就是为剧里其他一些嫔妃、丫鬟试镜,这些角色没多少分量,老导演的要求也没那么严了, 挑走了几个长得不错的小姑娘。
夏钦长得那样祸害女人, 自然亲妹妹也差不到哪儿去,张瑞只让夏雯试了一句台词就给过了。
过了试镜的夏雯显得尤其兴奋,又想到夏钦刚才那试镜的模样, 哪怕是自己亲哥,对着这张极好看的脸看了快二十年,都觉得有些心跳过快了。
“哥!你可太棒了!”夏雯扒着夏钦肩膀,又是骄傲又是崇拜。
夏钦身边总会有人围着, 只不过夏钦看着清清冷冷, 不像是好相处的, 所以人群都会下意识地和他又隔开一两米的距离——其实还挺矛盾的, 既想要靠近, 又不敢靠太近。
夏雯对这情况见怪不怪,她趴在夏钦的耳朵边,小声说,“我看到导演那眼神了,跟捡着宝贝似的!你肯定能进组!”
夏钦被夏雯逗笑起来,他一笑,一双浅浅淡淡显得有些疏离的眼睛就弯成了月牙弯,顿时就像个邻家哥哥那样,夏雯熟悉她哥的笑,但其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围观生疏人不熟悉啊,顿时,一阵此起彼伏地倒吸声响了起来。
夏雯眨眨眼,耳边尽是小声的尖叫。
“谁和我说艺大的校草是高冷面瘫款的男神!!!!?分明就是个暖男大帅比!!!”
“啊啊啊啊啊妈的夏钦不笑就快杀了我了,这一笑!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夏钦不去娱乐圈发光发亮,简直对不起爹妈给的这副皮囊啊……”
黑毛团子更是晕陶陶地坐不住了,上辈子他可没那么近距离看见过夏钦笑,而且那个方向,看起来就像是冲着自己笑似的。
池朗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
夏雯见状,赶紧拉着夏钦跑出了人群,“哥,你以后少笑笑吧,太犯规了,就是亲妹妹也受不住,万一碰到个暗恋你的,以为我是情敌,来给我泼硫酸,那我太冤枉了。”
夏钦皱了皱眉,食指点了点夏雯的额头,下手不轻,顿时点出了小红印子来。
“胡扯。”
夏雯摸了摸额头,心里腹诽开个玩笑至于吗……
池朗眼见着自己男朋友不声不响飞快跑出了人群外,立马甩着小短腿跟上,一团黑乎乎的毛团子结坚固实撞上夏钦的小腿,然后是和早上一模一样的碰瓷套路,池朗抱着男朋友的小腿不放了。
夏钦感觉到小腿上熟悉的撞击感,他低头看了眼小腿上意料之中的黑色挂件,嘴角一抽。
“嗯?”夏雯好奇地把黑团子抱起来,“哥,你现在不仅男女通吃,还***通吃了啊。”
夏钦:“……”
黑团子在心里直点头:小姑子说得dei!
“这是那种叫黑煤球的猫么?怎么长得怪怪的?”夏雯喜欢毛茸茸的东西,黑团子看起来小小一团,戳中了夏雯的少女心,抱得很积极,一点也不顾黑团子挣扎着想往她哥身上扑的意图。
“脏,别抱。”夏钦皱着眉,不赞同地看着夏雯。
夏雯感觉到手掌心下温热的毛团子僵了僵,像是听懂了夏钦的嫌弃似的,忍不住又是惊异又是好笑,“它就这颜色,哪儿脏了?就这个爪子脏了点……诶,这爪子怎么还有鳞?”
“生病了吧。”夏钦瞥了一眼,有点像是皮肤硬化的感觉。
池朗被女孩捉住爪子,不满地直蹬了几下,夏雯只好松开手,看着黑团子撒着欢地往夏钦身上跳去,又被夏钦半途中接住,提溜着后颈,硬生生拉开了段距离,她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看它很喜欢你啊。”夏雯看热闹似的说道,“不如养着吧?”
“宿舍哪能养宠物?”夏钦瞥了夏雯一眼,挑了挑眉,“你养?”
夏雯和黑团子听了齐齐一顿,夏雯连忙摇手,黑团子更是紧紧扒住了夏钦的手,死不松开。
“我哪能养这种柔柔弱弱的小东西,养小乌龟还差不多。”夏雯生怕自己把这小崽子养死了。
先前还生龙活虎的黑团子只迟疑了一秒,就软乎乎地趴在夏钦的手背上,很柔弱。
夏钦被小崽子抱着不肯撒手,甩了两下都没甩开,只好让它待在自己手背上。
“大概是饿了才一直缠着吧?”夏雯说道,黑团子扒在自己亲哥手上的画面实在太可爱了,一个萌物一个帅哥,养眼得不行,“要不喂它点牛奶?”
夏钦抿抿嘴,黑着脸带着黑团子去食堂。
夏雯一路跑在前面,向食堂阿姨买了盒牛奶,又借了一个汤碗。
然而黑团子拒绝夏雯的投喂,只眼巴巴地盯着夏钦看。
夏钦面无表情地看着它,贴着自己手背的小肚子发出了一声咕噜,池朗舔舔嘴唇,还是执着地盯着夏钦看。
“……喝你的牛奶。”夏钦脸更黑了,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一个黑团子看得先低头服软,他把汤碗往前一推,把黑团子提溜到汤碗前,没好气。
黑团子心满足足地把大圆脸栽进奶盆子里。
就在这时,夏钦听到一声不知来源的声音,这道声音就像是在他的脑海里,天生存在一样——
“恭喜激活再生:拯救饕餮崽崽系统。”
“宿主完成预备阶段任务:喂食饕餮崽崽,获得饕餮崽崽好感 1000000,此数值为系统根据饕餮反应估算而得,有一定偏差。”
“宿主选择接受:认养饕餮崽崽任务。任务要求:保证饕餮崽崽愉悦度达到90及以上,持续时间三十天。任务奖励:‘黑转粉’buff,时效永远。任务失败:您在这个世界做的一切努力和改变,都将归零。”
“请宿主选择:接受,或者拒绝。”
夏钦:“……”
他抬头看了眼夏雯,夏雯一无所知,满脸都是欣喜地看着黑团子吧唧吧唧喝牛奶。
他又看了看黑团子,饕餮崽子?他知道的那种饕餮?
池朗感觉到夏钦的视线,把脑袋从奶盆里拔出来,脸上黑乎乎的毛沾上奶渍,又蠢又可爱,金灿灿的瞳孔装傻充愣地看着夏钦。
……肯定不是那种。
夏钦没有做声,哪怕觉得荒谬无比,却也没觉得多么难接受。
他都能重生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
只不过那什么任务奖励?黑转粉buff?他用不着这层buff都能做到。
鸡肋。
——这是来自前影帝的蔑视和嫌弃。
“……宿主超过等待时长未作出决定,系统将自动作出选择。”
“恭喜宿主接受任务:认养饕餮崽崽。任务限定时效:即刻起,180天内完成。”
夏钦:“……”大!屁!眼!子!
池朗舔完了一碗盆的奶,累得觉得自己舌头都没感觉了。
这不做崽子许多年,还得冒充幼崽喝奶,实在难为崽子。
他喝完了奶,又像个吸铁石似的扒拉住了夏钦的胳膊。
夏钦这回没甩开它,虽然系统的奖励很鸡肋,但是失败的惩罚却抓住了他的软肋。夏钦抿抿嘴,系统就是个大/屁/眼/子。
他拎着吃饱喝足还重了一点的黑团子往学校大门口走,夏雯咦了两声,好奇问道,“你去哪儿?”
“寝室里不能养宠物。”夏钦抬了抬胳膊,示意挂在他胳膊肘上的黑毛团,“回家。”
黑团子眼睛一亮:这是要真正的!登堂入室了!
夏钦很少回家,一方面是学校头三年要求必须住宿,之后的高年级生可以随意,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往返实在耗时间。
带着个毛团子,公交地铁都没法乘,夏钦只好叫了一辆快车,上车的时候快车司机还特地问了一句,“你这个宠物不会撒我一车尿吧?”
池朗:“……”
这头夏钦正带着毛团子回家,另一头导演组那儿,副手在问张瑞导演要不要再去别的学校试镜。
“我心里有人了。”老导演摆摆手,“你去艺大给我拿一份夏钦具体点的资料来,我看看。”
“就定他了?”副手有些意外,“不再看看别人?”
“试镜的时候你在场吧?你注重到什么东西没?”老导演瞥了眼副手,循循善诱道。
“……人长得挺帅的?演得挺顺畅?”副手试探地回道,被老导演作势要敲头的动作吓了一跳,一缩脑袋,想了想又补充,“挺有感染力的。”
“走位!站位!”张瑞直摇头,“他试这场戏的时候,哪怕是往返走动都没走出过我的框,他站定的位置是打光最好的地方,他很懂得怎么把自己最好的状态展露给镜头。”老导演手指敲着桌面,继续说道,“这些都需要经验,但是夏钦呢?他从没接触过演戏。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简历造假?”副手挠挠头。
“……说明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老导演觉得自己神经要爆掉了。
“发什么呆?后天剧组来选角,去不去试镜?”一道清亮的女孩声音传过来,夏钦下意识扭头看过去,女孩的脸看起来熟悉又稚嫩,他一时间想不起她叫什么名字。
“问你话呢。”那女孩见夏钦没说话,弯弯的柳眉一挑,胳膊肘拐过去轻轻一撞,佯装不满道。
夏钦回过神,“剧组选角?”
他下意识地低声自问,什么时候还轮到他要亲自去剧组试镜了?向来是十几沓的剧本摆在他面前,他选中了就演,看不中的就进垃圾桶。
去剧组试镜?那是多顶配的卡司班底才能让他去试镜?
“明帝十载的剧组啊,前两天还在商量去不去,今天就给忘啦?”女孩眨眨眼,半开玩笑道,“你这忘性真大,怎么记舞步不跳错的?”
夏钦瞳孔微一缩,明帝十载?
那是他第一部剧。十年前,他踏入这个圈子的第一部剧。
他猛地垂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手指欣长白皙,掌心还没有那件事情留下的难看的疤……
他收拢拳头,喉咙有些干涩,他看向女孩,现在明白过来,为什么女孩的脸看起来那么稚嫩,又带着他起初说不清的熟悉来,记忆里模糊得只剩下隐约轮廓的脸,终于变得明朗起来。
“夏雯?”
“忽然那么一本正经的喊我大名干嘛?”女孩愣了一下,皱皱眉,手指尖没轻没重地戳了戳夏钦额头,“哥?”
夏钦捏紧了拳头又松开,半晌后开口,“后天试镜?去。”
夏雯眼睛一亮猛地点点头,“好!有哥陪我去,我就不怯场了。”
夏钦微微抬起手,在夏雯的头顶上顿了两秒又收了回去,手掌不自觉地颤抖着,他低垂着眼睛,露出一点不自然的笑,“嗯,雯……”他有些喊不出口夏雯的小名,嗓子口仿佛有东西堵着似的,他顿了顿说道,“你先回去吧,我拿些东西。”
“那等会儿食堂见。”夏雯希奇地看了一眼自家大哥,总觉得夏钦今天奇希奇怪的。
夏钦转身往印象里的学生寝室走去,这所艺校几乎包揽了他整个童年,他记得自己的寝室在哪儿,甚至还记得自己的床号。
他回到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正好也让他能好好理清杂乱无章的思绪。
夏雯,在他的记忆里,几乎是他前脚刚踏入娱乐圈的时候就死了,那场道具组的纵火案带走了夏雯,在他的手掌心里留下丑陋的疤。

全公司都是妖章节阅读

他下意识地低声自问,什么时候还轮到他要亲自去剧组试镜了?向来是十几沓的剧本摆在他面前, 他选中了就演, 看不中的就进垃圾桶。
去剧组试镜?那是多顶配的卡司班底才能让他去试镜?
“明帝十载的剧组啊, 前两天还在商量去不去, 今天就给忘啦?”女孩眨眨眼,半开玩笑道, “你这忘性真大, 怎么记舞步不跳错的?”
夏钦瞳孔微一缩,明帝十载?
那是他第一部剧。十年前,他踏入这个圈子的第一部剧。
他猛地垂下头看向自己的手, 手指欣长白皙,掌心还没有那件事情留下的难看的疤……
他收拢拳头,喉咙有些干涩, 他看向女孩,现在明白过来,为什么女孩的脸看起来那么稚嫩, 又带着他起初说不清的熟悉来, 记忆里模糊得只剩下隐约轮廓的脸,终于变得明朗起来。
“夏雯?”
“忽然那么一本正经的喊我大名干嘛?”女孩愣了一下,皱皱眉, 手指尖没轻没重地戳了戳夏钦额头, “哥?”
夏钦捏紧了拳头又松开, 半晌后开口, “后天试镜?去。”
夏雯眼睛一亮猛地点点头,“好!有哥陪我去,我就不怯场了。”
夏钦微微抬起手,在夏雯的头顶上顿了两秒又收了回去,手掌不自觉地颤抖着,他低垂着眼睛,露出一点不自然的笑,“嗯,雯……”他有些喊不出口夏雯的小名,嗓子口仿佛有东西堵着似的,他顿了顿说道,“你先回去吧,我拿些东西。”
“那等会儿食堂见。”夏雯希奇地看了一眼自家大哥,总觉得夏钦今天奇希奇怪的。
夏钦转身往印象里的学生寝室走去,这所艺校几乎包揽了他整个童年,他记得自己的寝室在哪儿,甚至还记得自己的床号。
他回到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正好也让他能好好理清杂乱无章的思绪。
夏雯,在他的记忆里,几乎是他前脚刚踏入娱乐圈的时候就死了,那场道具组的纵火案带走了夏雯,在他的手掌心里留下丑陋的疤。
上一世,夏钦的经纪人祝黎几次劝他去做激光,把疤痕去了。
——一个大明星,炙手可热的人气演员,手上却留下那么丑陋的一道疤,实在太减好感度。
但是夏钦全都推了,这道疤时时刻刻提醒他,夏雯是他的责任,但他失责了。
可能是九年前的记忆太惨痛,明明是他最不该忘掉的一张脸,却在时间的沟壑里变得模糊起来,
本能的大脑保护机制让夏钦很少能顺利地回忆起那件事情的完整经过,而夏雯的脸也越来越模糊,像是熟悉的生疏人。
夏钦闭上眼,白皙的、还没有留下任何疤痕的手掌覆在双眼上,他仰面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呼气,眼角滑过一滴眼泪。
他不记得上一世的夏钦最后变成了什么样子,是死了还是活着,但他不在意,哪怕那是他自己也毫不在意,他回到了十年前的抉择点。
是选择继续跳舞,还是选择去娱乐圈这湖浑水里趟一遭,夏钦几乎没有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诚然,跳舞是他喜欢的,也是当初他固执己见要去学的,但是他跳不久。
脚伤的负担注定他没法在这条路上永远走下去,夏钦这个人,再喜欢的东西也能克制,抽身得干脆利落,算是及时止损吧。
何况,夏雯会一头扎进娱乐圈。那里才是夏雯真正一心向往的地方。
这一世,他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妹妹。
脑海中的诸多思绪纷乱无章,他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混混胀胀地疼着,让夏钦面露出一点疲惫来,他捏了捏鼻梁,走进浴室里洗了把脸。
夏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水滴顺延着线条光滑的下巴落下,皮肤是莹莹的奶白色,眉眼间还是少年人的青涩稚嫩,肩背也没伸展开,显得几分瘦削单薄。
他微微笑了笑,他是真的回到了十年前。
镜子里的夏钦露出了与年龄不符的老成,他胡乱擦了一把脸,稍稍理了两下头发,便找到了自己最适合的模样和状态。
夏钦按着记忆往食堂方向走去,一路上,往他这儿投来的视线隐晦又繁多。
“我怎么觉得就一天没见,夏钦又帅了一个新高度出来??”
“有他在,艺校里的妹子全把眼睛黏他身上了,哪还能看得到我们?”
“算了吧,亏得有他在,这边上几个学校的姑娘才都来我们这儿呢。”
夏钦挑了挑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些细碎的小声念叨,他听起来竟然觉得清楚无比,他似笑非笑地往那几人的方向看去,引得那一小堆人下意识讪讪地闭上了嘴,直到他走过去了,才再次开口——
“卧槽!离得那么远都听到了?!”
“轻点!就说你嗓门大!”
夏钦的确长得好,现在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样子,眉眼还没长开,却已经能看出日后的俊朗来。
所谓美人画皮不画骨,真正撑起一个人的容貌的倒不是皮相,而是骨相。常人一张脸,分三庭五眼,长得算是端正些的,就是因为这三庭五眼的位置准了二三分。
夏钦的脸,在十年后那个突飞猛进的娱乐时代,就被专业的美术老师拿出来当做是实例来分析,是标标准准的三庭五眼,多一分少一分都没有,比例切合黄金比例,就算有人看不惯他,也不能昧着良心说他长得丑。
这么一张脸,头一次与夏钦合作的导演就说过,是天生来吃娱乐圈这口饭的。
——哪怕他一点演技都没有,就做一个背景板,又或是坐那儿嗑瓜子,也有观众乐意傻傻地看上三四集。
更别提,夏钦的演技,那是从背景板一点点积累到屏幕正中心去的。
他从一个,哪怕是和别的明星并肩出现,也会沦落为一个路人背景板的小透明,一步步走到最后那个如日中天、没人会去质疑他的商业价值和影视单打能力的神话,这中间他从来没有背景和后台,他用了区区十年。
现在一切从头开始,夏钦不觉得可惜,反倒生出几分玩味来。
他有着超前十年的眼光,那么这个圈子又会被他搅和出怎样的浑水来?
夏钦还没走到食堂。
——正确的说,夏钦回到十年前的第一天,就放了亲妹妹午饭的鸽子。
他头疼地看着脚边咕咚咚滚来的黑毛球。
在那条通向食堂的林荫小道上,夏钦被一只毛球碰瓷了。
夏钦本来想绕过这只毛球继续往前走,却没想到这一团黑胖黑胖的毛球直直往自己小腿上撞,撞完之后,还伸出两只奶黄奶黄的爪子抱住了他。
夏钦:“……”
他面无表情地弯下腰,提溜起黑毛球的后颈,往边上扔远了点。
长得奇希奇怪,像猫不像猫,像羊不像羊,似乎还有点丑。
黑毛球被夏钦提溜起来后还挺喜悦的,正要伸出爪爪求抱抱,结果下一秒就被扔到了边上草丛里。
黑毛球有些懵,更懵的是,它似乎还听得见夏钦的心声,一张黑煤球似的脸上,嵌着一双黄澄澄水汪汪的眼睛,现在这会儿正委屈地直掉眼泪。
夏钦走远了几步,敏锐的听力让他隐约总能闻声有个小毛球抽噎的声音,他抿了抿浅色的唇,又回来了,那团小小的黑色毛球果然还在草丛里吧嗒吧嗒掉眼泪。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还懂得哭?
夏钦黑着脸,决定先回寝室换一身衣服,而黑毛球赖死在夏钦的手掌心里,不肯挪屁股了。
他拍一场戏就当场讲一场,讲完后,让几个新人自己去旁边消化一下,过十分钟开始拍。
夏钦便在边上找了个空地,给自己上妆。
跑龙套的新人很少会有化妆师,大多数都是自己在片场上稍微画一画。
上辈子夏钦跑龙套跑了快三年,配角当了五年,化妆的技术全都在这八年里练出来了。
拍现代戏的妆很好画,尤其夏钦的皮肤和长相,那是公认的上天赏饭吃,几乎用不着怎么画就能直接拍,而拍古代戏,对化妆的要求相对来说要高一些。
夏钦扮演的是青年时期的明帝,他微微将眉间的距离画得稍短些,加深了眼眶的深度,原先显得稍稍有些稚嫩青涩的脸,因为眉峰的弧线而变得凌厉。
青年帝王不怒自威。
上辈子夏钦演的青年明帝出镜次数不多,虽然是贯穿整部剧的回忆戏份,但是给露正脸的戏份却不多,哪怕演的是主人公的青年时期,却也只是一个十八线开外的配角,没人会特意安排一个化妆师过来给他上妆,顶多来人教他怎么穿戴这套繁复的君袍。
夏钦理所当然地重复着上一世的步骤,他刚正了正衣冠,就听到导演喊人给他上妆。
“小吴呢?快给夏钦补妆,下一场十分钟后拍。”张瑞招手,喊来闻飞的化妆师。
夏钦脸上带着自己画的妆,张瑞就以为先前已经上过一轮了,只需要补补妆就行。

全公司都是妖小说推荐

能体验全公司都是妖在线阅读的链接共享给您,作者文笔真的非常好,情节也很细腻,人物刻画的很到位。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