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命里缺她(蒋寻珠)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命里缺她(蒋寻珠)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命里缺她小说故事情节出色纷呈,强烈推荐!!!

完整版

  • 2018-11-06
  • 简体中文
  • 5分
  • 1下载
APP下载1.89 MB

    导读:《命里缺她》小说脑洞神奇,是一本受欢迎的快穿小说,“蒋寻珠,你使的好手段……” 宋澜气呼呼地冲进凤仪宫,蒋寻珠让他批了一堆奏折也就罢了...在线阅读命里缺她全本的导读带给您,支持命里缺她(蒋寻珠)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命里缺她》小说脑洞神奇,是一本受欢迎的快穿小说,“蒋寻珠,你使的好手段……” 宋澜气呼呼地冲进凤仪宫,蒋寻珠让他批了一堆奏折也就罢了...在线阅读命里缺她全本的导读带给您,支持命里缺她(蒋寻珠)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命里缺她小说试读

    愣了片刻,卫衢方道:“臣并无磨镜之好,还请娘娘自重。”
    “本宫也无磨镜之好,只是翩翩少年郎,总是勾人心魄的。”
    隔得这样近,近到卫衢可以嗅到蒋寻珠身上淡淡的香气,凤凰台的那一幕又浮在眼前。
    她眉目清冷,偏偏却能逼得人不敢直视,卫衢心头一慌,往后退了退。
    卫衢垂下头,掩去眼中翻涌的波涛,道:“臣纵是男儿身,只怕也难以报答皇后恩情,还请皇后娘娘自重。”
    蒋寻珠暗笑了一声,剥葱般的手指轻轻地按在卫衢的唇上。
    若卫衢是男儿身,也不会对她以身相许么?蒋寻珠暗暗弯起嘴角。
    静寂之中,蒋寻珠的声音如珠玉掷地,卫衢不必抬头,也能想到那两片海棠红是如何一张一合。
    卫衢正呼吸急促之时,却听一堆珠玉落在心头。
    “卫将军的话,本宫记着了。不过,只盼卫将军记着今日所说之话,日后莫要违反才是。”
    言罢,蒋寻珠便一个纵身跳下梁去,卫衢却是目光幽深地看着她,他亦不知他是否会有违反他所说之话的一日。
    蒋寻珠刚刚站定,宋澜便推门而入。
    “蒋寻……”
    话还未说完,宋澜便见在微明灯火中立着一人,她的眉眼温柔如春风,身则似锦缎柔软。
    宋澜不由地一愣,白玉般的脸上仍残留着几分慌乱,在听到刺客往凤仪宫这边逃了后,他便慌忙地跑了过来。
    天知道,从前他从未想过,他会因着他一直不喜的皇后,生出这些慌乱的情绪。
    见蒋寻珠安然无虞,宋澜心头悬着的那块大石才落了地。
    “本宫要这山河锦绣,四海称臣。”
    那句话又在耳边响起,宋澜不禁想,若她要这山河锦绣,他为她织一卷锦绣山河又如何?
    “陛下何必亲自过来?”
    清冷的声音将宋澜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出来,他别扭地答道:“蒋寻珠……不……皇后,朕听说刺客往你这边跑了,朕便来看看你。”
    看着那张如玉的脸庞,宋澜的心头忽然浮出一个希奇的念头。
    过去的这些年,他分明手握明珠,却让尘埃侵之,以致明珠蒙尘,临到紧要关头,他才晓得这灼灼珠玉竟一直在侧。

    命里缺她在线阅读

    “蒋寻珠,你使的好手段……”
    宋澜气呼呼地冲进凤仪宫,蒋寻珠让他批了一堆奏折也就罢了,她竟还从他的私库里拨了二十万两银子出去,偏偏她还会模拟他的字迹。
    如今这银子都拨出去好几日了,他才知晓,他的私库里少了整整二十万两银子。
    二十万两银子,宋澜只觉着心头在滴血,够他雇无数个乞丐把蒋寻珠揍成猪头了。
    宋澜还未发作,黄花便端着一盅汤缓步走了进来,她笑盈盈地道:“陛下喝一碗**汤暖暖身子罢。”
    “**汤?”
    宋澜的脸一下红到耳根,他也不是什么三岁孩童,自然知道这**汤有何用处,没想到蒋寻珠明面上为他好,暗地里还是想*他。
    见陛下红了脸,黄花连忙搁下汤退了下去。
    宋澜颤着手,指着蒋寻珠道:“皇后,你很好……朕定不会饶过你。”
    想着临走前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的黄花,蒋寻珠委实是哭笑不得。
    见蒋寻珠不说话,宋澜怒道:“蒋寻珠,你伪造圣旨,是觉着朕一定会饶过你么?”
    她缓步上前,身子前倾,道:“陛下此刻便可不饶过本宫,可陛下敢么?”
    宋澜一愣,随后横眉道:“朕乃天下之主,皇后以为朕不敢?”
    “宋澜你敢不敢本宫不知,可送上门的肥羊,本宫没有不吃的道理。”
    她眉目间是清冷的笑意,宋澜身子一颤,蒋寻珠难不成打算霸王硬上弓?他往后一退,她却步步紧逼。
    “蒋寻珠……你别*朕的衣衫……”
    几声哀嚎之后,宋澜如惊弓之鸟一般缩在角落,他瑟缩着身子,道:“蒋寻珠,朕不会与你行**之礼的……朕……”
    从屏风上取下一件披风,蒋寻珠笑着替宋澜披上披风。
    “这披风是本宫送给陛下的,陛下便不必还了,时候也不早了,陛下该回去了。”
    敢情扒他衣衫只是为了好玩么?宋澜忽感到几分屈辱。
    顾不得思考蒋寻珠此举的深意,宋澜蹭的一下站起身子,他道:“蒋寻珠,这外头还飘着雪呢!你扒了***,又让朕裹着一件披风出去,是想冻死朕么?”
    “陛下若是不喜欢,大可穿着亵衣出去。”蒋寻珠眨了眨眼,看宋澜炸毛委实有趣得很。
    宋澜裹着披风,在宫里踱来踱去,他忽然觉着,这凤仪宫里委实是冷得很。
    “朕不要脸面的么?”
    “这京城外的难民们可是连这样的披风都没有,不然陛下觉着,为何那群乞丐愿为了银子对陛下动手?”
    “陛下在宫中高坐无忧,可知京城百姓如何说陛下?他们都觉着你是灾星转世,是日后的亡国之君。”
    “陛下既然想着当昏君,便不必想着要脸面。”
    蒋寻珠每说一句,宋澜的脸便越白一分,在听到“昏君”二字时,他更如一只炸了毛的猫,他双肩微颤,随后裹着披风便出了凤仪宫。
    宋澜气呼呼地离开后,黄花便踏进房中,她面上的欣喜之色却是怎么也掩不住。
    “娘娘,陛下这月拢共踏进两次后宫,都来了您的凤仪宫,淑妃她们想必会气得牙都咬碎了。”
    蒋寻珠笑而不语,若是黄花这丫头知晓实情,只怕会吓得哭出来。
    黄花一边用香箸拨着香炉里的灰,一边偷笑,她想,她家娘娘这回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就连她在其他宫女面前,也能扬眉吐气一番了。
    “娘娘您若是能哄得陛下喜悦,指不定陛下哪日便将凤印赐还给您了呢。”
    凤印?蒋寻珠轻笑了一声,这烫手山芋她才不会接过来呢,崔蓉爱拿着便拿着罢。
    她志在天下,自然不会在意后宫这蝇头小利。
    卫衢的脸忽浮在眼前,脸上虽有伤疤却不掩美玉本色,蒋寻珠弯起嘴角,轻轻地翻了翻手中的话本。
    那日卫衢并未应她,这事早在蒋寻珠意料之中,她只不过是想扰乱崔蓉拉拢卫衢的计划罢了。
    那二十万两军饷便是她的诚意,不过,想拉拢卫衢,这事儿还得渐渐图之才是。
    话本里崔蓉一直拉拢卫衢不成,崔蓉捏造出皇家陷害卫家的证据,激起卫衢的恨意,这才拉拢了卫衢。
    蒋寻珠想,虽是渐渐图之,可眼下,找出卫家之事的真相,却也是要紧之事。
    一名粉衣小宫女忽走了进来,她恭声道:“娘娘,崔姑姑求见,说是为着半个月后的梅花宴和除夕的宫宴。”
    崔蓉这是按捺不住了?
    往日里明面上朝臣们上的奏折虽是宋澜批的,但暗地里一直是崔蓉替宋澜批奏折,如今宋澜忽然打算自个儿批奏折,崔蓉想必也慌了手脚。
    按着宋澜这厮好面子的性子,自不会告诉崔蓉他心血来潮批奏折,全是因着与她打赌输了。她想,崔蓉苦思不得其所以然,所以便打算来她这里试探一番。
    “宣她进来罢。”
    黄花很快便领着崔蓉走了进来,闻声脚步声,蒋寻珠从话本中抬头,看了崔蓉一眼。
    绛红色的披风遮住她一身玲珑身段,却掩不住崔蓉面上桃花,蒋寻珠暗暗笑了笑,凡人大多偏好美人,尤其偏爱于己无害的美人。
    比起卫衢英气的美,崔蓉却是内敛含蓄的美。
    蒋寻珠开门见山地道:“不知崔姑姑今日来所为何事?”
    “过些日子便是梅花宴与除夕宫宴了,臣想着,皇后娘娘操持过往年的梅花宴,今年的梅花宴还应由娘娘操持才是。”
    蒋寻珠笑道:“崔姑姑操持便是,本宫身子不比往日,惫懒惯了。”
    崔蓉面上带笑,却不由暗暗心惊,这哪里是从前那三句话不离规矩的皇后?
    若蒋皇后从前那副不重名利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那这蒋寻珠如今锋芒毕露,定是所图不小。
    见蒋寻珠兴致不高,崔蓉便识趣地道:“臣还有杂事在身,不打搅娘娘休息了。”
    崔蓉走后没多久,蒋寻珠便发觉她附在淑妃身上的几缕神识有了反应。
    “黄花,本宫要去小憩片刻。”
    “奴婢守着呢,娘娘放心罢。”
    躺在床上,蒋寻珠闭上眼,顷刻之内,她的元神便已从这具身子抽离,到了淑妃的身上。
    丫鬟琴音正一边给罗汉床上的人揉着腿,一边道:“娘娘,这崔姑姑如今手握凤印,这番带着重礼来见娘娘,想必也是为了示好,娘娘何不与崔姑姑结盟?”
    一声轻笑入耳,琴音抬头一看,却见自家主子正从容地用凤仙花汁染着指甲。
    娘娘从前娇纵任性,总是惹得陛下厌烦,自从落水后,性子沉稳了不少,举手投足间还多了几分***动人。
    凭着娘娘的容貌才情与家世,何愁不能取蒋皇后而代之?
    “这八字都还没一撇的事呢,你这小丫头着什么急?把崔姑姑带进来罢。”
    “给淑妃娘娘请安。”
    吩咐琴音退下后,房中只剩下了崔蓉与淑妃两人。
    “崔姑姑步履匆忙,倒是难得有落在本宫这里的时候。”
    崔蓉笑道:“娘娘说笑了,不知娘娘可有听说?陛下这两日进后宫越发勤快了些。”
    “崔姑姑觉着本宫很傻么?你觉着这三言两语便能挑拨本宫对皇后动手?扳倒了如今的蒋皇后,若是再来一个厉害的皇后,本宫岂不是得不偿失?”
    崔蓉笑道:“娘娘蕙质兰心,这皇后之位也当得,明人不说暗话,娘娘莫非从未有过自己当皇后的心思么?”
    “崔姑姑觉着呢?”蒋寻珠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娘娘可还记得游湖时,对臣说过的话?”
    “记得又如何?不记得又如何?”
    蒋寻珠微微蹙眉,她虽住进了淑妃的这具身子,却并没有原主的记忆,只能凭着话本里所写的原主的性子行事。
    “臣记得,在游湖的船沉了后,负责调查沉船一事的人,与娘娘同为一族。”
    蒋寻珠不紧不慢地用帕子擦着手,她道:“崔姑姑是在暗指这后宫嫔妃齐齐落水一事,是本宫所做?”
    这崔蓉话里话外都在说游湖,蒋寻珠拧着眉头,难不成当日沉船一事中有这具身子原主的手笔?回头得让黄花好好查一查此事才是。
    “淑妃娘娘与臣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娘娘想倾覆这后宫,臣亦然,娘娘大可好好考虑,臣静候娘娘的回话。”
    崔蓉行了礼,转身退下。
    站在窗前,看着远去的崔蓉的背影,蒋寻珠弯起嘴角,她想,附身到这宋澜的后宫佳丽们身上,倒是有趣得很。
    蒋寻珠暗笑了一声,崔蓉这分明是想挑拨淑妃一起对付她,可崔蓉也不瞧瞧淑妃这具身子里,如今住着谁?
    她很想知道,若是崔蓉知道宋澜的后宫佳丽们的身子里住的都是她,崔蓉会作何反应呢?

    命里缺她章节阅读

    自被她骂了一顿“昏君”后,蒋寻珠发觉,宋澜这厮倒是再未让崔蓉批过奏折。
    只是,宋澜这厮批的奏折……蒋寻珠拧着眉,她觉着,这改造昏君的路还很漫长。
    “娘娘,奴婢端了一盘杏花糕,这梅花宴开始还有些时辰,您不如先垫垫肚子?”
    蒋寻珠在桌边坐下,用手支着脑袋,道:“黄花,让你去查的事,可有消息?”
    黄花一边把杏花糕放在桌上,一边道:“还没查出什么眉目来,只是娘娘查沉船一事也就罢了,不知娘娘为何要查卫家之事?”
    黄花微微叹了一声,早前她便觉着娘娘和后宫嫔妃落水一事有些蹊跷,陛下也派人查过,却说是因着那船年久失修。
    推来推去,锅还是得她家娘娘背,也不晓得究竟是谁策划了此事。
    蒋寻珠微微颔首,眼中仍然是波澜不惊。
    尝了几块杏花糕后,便有小宫女慌慌张张地进来禀报。
    “娘娘,陛下派人来催您快些过去,众臣已到齐了。”
    黄花一愣,道:“奴婢记着这梅花宴是在酉时三刻。”
    “想必是有人传错消息了罢。”蒋寻珠心下却是了然,这坑她的人,除了经办这梅花宴的崔蓉,还能是谁?
    “奴婢这就去找那传话的宫女算账……”
    蒋寻珠却拉住黄花的手,她道:“空口无凭,你要如何与她算账?”
    “奴婢和好几个凤仪宫的宫女都闻声了。”
    “别人会觉着,你们都是本宫的人,纵是证实是那宫女传错话,也未必能把那人如何。”
    “那您不是得平白担着这声名?”
    “无妨,眼下的要紧之事是先去凤凰台。”
    宫中的大小宴会,经常是在凤凰台举办。
    刚踏进凤凰台,蒋寻珠便发觉众人已到齐了。
    “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罢,本宫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儿,倒是累众卿久等,众卿随意即可。”
    蒋寻珠忽发觉一道别扭的目光,顺着目光看去,却见宋澜正气呼呼地看着她。
    她暗暗想,宋澜这昏君,有时倒是很有趣。
    迎着宋澜的目光,蒋寻珠笑着在宋澜身旁坐下,她还未说话,宋澜便哼了一声,却是没理她,自顾自地用着糕点。
    扫了一眼在场众人,蒋寻珠却并未瞧见卫衢。
    “黄花,卫将军今晚没来么?”
    “奴婢听说,卫将军一连病了好几日,怕把病气过给陛下,因而今晚并未进宫来。”
    蒋寻珠点点头,崔蓉脸上那胸有成竹的笑脸……总是让她觉着希奇,话本里并未有卫衢生病一事。
    不过,既然她已开始扭转这剧情,有未在意料中的变故也是常事。
    生变故又如何?兵来将挡,她寻珠上仙一向无所畏惧。
    在蒋寻珠与荷叶鸡大战之时,黄花忽用胳膊肘戳了戳她,黄花弯腰,在她耳边低声道:“娘娘,这些舞剑的蒙面歌姬倒是很漂亮呢,您不看两眼么?”
    她刚抬头,舞剑的歌姬手中的剑忽然一转,直直地朝宋澜面门刺去。
    蒋寻珠暗暗叹了一声,这群刺客,她们就不能等她吃完这荷叶鸡再动手么?
    说时迟那时快,蒋寻珠一手拉起宋澜,一脚把桌子朝蒙面歌姬踢去。
    手中没有趁手的兵器,蒋寻珠瞥了一眼四面,从侍卫腰间拔出一把剑,一手将宋澜护在身后,一手与蒙面歌姬对打。
    “蒋寻珠……你……”惊愕之中,宋澜发觉个儿连话也说不利索了。
    “宋澜,别说话,好好躲在本宫身后。”
    趁着蒋寻珠与宋澜说话分神的时候,蒙面歌姬一剑向她面门刺来。
    “蒋寻珠……小心!”宋澜喊了一声。
    蒋寻珠却挽了一个剑花,划开了蒙面歌姬的面纱,电光火石之际,蒙面歌姬连忙用衣袖遮住脸,随后喊了一声“退”。
    只见正与各侍卫缠斗的蒙面歌姬们很快便施展轻功,消失无踪。
    蒋寻珠本欲去追,但手腕却忽传来一阵痛意,她看了一眼正紧紧握着自个儿的手的宋澜。
    “陛下,本宫方才吃过荷叶鸡后,并未擦手。”
    “蒋寻珠,你休想丢下朕。”宋澜面色惨白地看着她,却是握得更紧了一些。
    蒋寻珠正要说话,崔蓉却跑了过来,她惊惶地道:“是臣的错,让陛下受惊了,所幸皇后娘娘深藏不露……”
    这时候都还不忘给她上眼药,蒋寻珠冷声道:“自然是你的错,黄花,你留在这里与崔姑姑一起善后,本宫送陛下回寝宫。”
    她家娘娘委实是女中豪杰,黄花愣了愣,随后恭声道:“是。”
    “蒋寻珠,你休想抛下朕,朕要与你一起回凤仪宫。”
    看着像八爪鱼一般贴在她身上的宋澜,蒋寻珠不由地笑了一声,她道:“群臣百官都看着呢,陛下不要脸面的么?”
    想用激将法哄得他松手?没门。宋澜红着脸道:“你说什么,朕都不会放开你的。”
    回了凤仪宫,宋澜仍未松开蒋寻珠,他希奇地看了蒋寻珠好一会儿。
    蒋寻珠哭笑不得,只好柔声安慰道:“有本宫一日,陛下便不会有事。”
    “你为何舍身救朕?”
    宋澜不舍地松开蒋寻珠的手,他的声音微微颤着,他只恨不能剖开蒋寻珠的心看个究竟。
    那危急关头,若是一个不慎,便会要了她的命,她分明不喜欢他,为何却愿冒着性命危险救他?
    他忽然觉着,她似苦口良药,初尝时苦涩得难以平台,之后却是口有回甘。
    蒋寻珠暗暗笑了一声,若是宋澜没了,她可不想到阴曹地府去把他**成明君。
    “怎么?本宫救了陛下一命,陛下便打算以身相许?”
    宋澜的脸一下红到耳根,他支支吾吾地道:“你浑说些什么?”
    蒋寻珠笑得柔婉,她揉了揉宋澜的头,道:“你果真要报答本宫,倒不如给本宫一样东西。”
    “你要什么?”
    “本宫要这锦绣山河,四海称臣。”
    宋澜先是愣了愣,随后颤着声音道:“你想谋反?”
    看着宋澜那天真又惊惶的脸,蒋寻珠想,她虽然很想谋反,可她蒋寻珠究竟是一个有格调的上仙,纵是要谋反,她也要先实现原主的心愿。
    “陛下若能做明君,这锦绣山河,四海称臣,不同样是本宫的么?”
    宋澜只觉着心头浮出几分希奇的感觉,许多人都盼他昏庸,连他一向倚重的崔姑姑都是,每个人都想从他这里捞些好处去。
    偏偏蒋寻珠却不同,她竟盼他当明君。
    他正惊愕之际,却见她白玉般的手腕上红了一大片。
    “朕把你捏疼了罢?来人,唤太医……”
    “不碍事。”
    怎么不碍事?宋澜忽然觉着亏欠她良多,若是两人易地而处,他未必会为她如此,可她……他从前竟还起过要把蒋寻珠揍成猪头的心思。
    看着那羊脂玉一般细腻的脖颈,宋澜只觉着喉咙一紧。
    “宋澜,你在想什么?”
    她眉目间似藏有无边春/色,宋澜并不是爱重皮囊之人,可他却忽觉心头涌起一阵波涛。
    “皇后,朕想睡你。”
    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话一说完,宋澜才发觉自个儿方才说了什么,他竟想与皇后行敦/伦之礼?
    他大抵是被鬼上身了。
    她缓声道:“陛下竟饥不择食到……连受伤之人也不放过么?”
    “那朕等你伤好了……呸……”话还没说完,宋澜便拍了自个儿一巴掌,他究竟在胡说些什么?
    他一定是被鬼上身了,一定是。
    蒋寻珠轻声道:“男女之情,在两情相悦,陛下委实不必为救命之恩,对本宫以身相许,若果真如此,这皇宫中侍卫三千,陛下一人倒是分不均。”
    宋澜讪讪道:“朕只是一时口误,你莫要多心,时辰不早了,朕该回去了。”
    目送着宋澜和护送他的侍卫远去,蒋寻珠在月色中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往凤仪宫偏殿中的浴池走去。
    蒋寻珠一个飞身跳上梁去,她笑眼盈盈地看着藏在梁上那人。
    蒋寻珠不怒反笑,眉目中还夹着几分天真娇憨,她道:“若不是本宫警觉,难不成你还打算看着本宫沐浴?”
    那人的呼吸却是更沉重了几分,蒋寻珠伸出手,轻轻地揭下那人脸上的面巾。
    “娘娘您……”卫衢涨红了脸,脸上的那道疤痕在幽暗中显得愈发狰狞。
    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耳边响起宋澜急切的声音。
    “皇后,朕听说刺客往凤仪宫这边跑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看着宋澜便要推门而入了。
    卫衢一急,正要跳下梁去,蒋寻珠却幽幽地道:“本宫可以救你,只要你答应本宫一事。”
    “何事?”卫衢眼中波澜微起,显然是在思考蒋寻珠的这句话。
    咫尺之间,她眉目如画,似泠泠月光,又如枝头白雪。

    命里缺她小说推荐

    命里缺她全文文笔不错,挺雅致,预备长期看,爱至最深处是默默的守护吗?建议到本站体验命里缺她全本阅读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