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鬼王的绝色新娘(吴果君临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鬼王的绝色新娘(吴果君临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这是一部很好看的言情虐心小说

完整版

  • 2018-11-06
  • 简体中文
  • 3分
  • 3下载
APP下载1.89 MB

    导读:鬼王的绝色新娘主要讲述了吴果君临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今天是中元节,你不该在今天出来。”君临蹲下身子,脱掉了我的鞋。肌肤触及到冷空气的一瞬间,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脚,却被君临捉住了......

    鬼王的绝色新娘主要讲述了吴果君临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今天是中元节,你不该在今天出来。”君临蹲下身子,脱掉了我的鞋。肌肤触及到冷空气的一瞬间,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脚,却被君临捉住了...........目前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版已上线, 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鬼王的绝色新娘(吴果君临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鬼王的绝色新娘全文内容介绍

    “你不想杀我?”我仰头看着站起身的君临,触及到他眼中的心疼和温柔的时候,心里的问题脱口而出。
    “我说了,你要什么我便给你什么,你要活着,我便尽全力护你周全。”他俯下身,伸手迫使我扬起头,随即把唇覆了过来,手臂环住我,唇齿间洋溢着彼此的气息。
    下一瞬,我发觉他的手臂施诸在我腰间的力道强的不止像是一个拥抱那么简单,我微微惊奇的看着他,“你不会是想……”
    想在这里做那种事吧?
    “宝贝,这个时候别说话。”他略有不满的看了我一眼,以吻封缄,在我的下唇上惩罚似的咬了一***。
    忽然,四周的树木哗啦啦的摇摆起来,劲风裹挟着寒意,在黑暗中肆虐着。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君临的身后,只见方才明明空荡荡的街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了好多的路人。
    “这是……”
    “百鬼过境。”君临抱着我,一个飞身,落在了树枝之间。他扶着我的身子,让我坐在他的腿上,双臂圈着我,防止我掉下去,“不要想着从这里离开,假如你不想被百鬼分食魂魄的话。”
    他这一句话让欲要挣扎的我安静下来。
    尽管我不想承认,可是周身的安全感,竟让我有一瞬的安心。
    “你不想杀我,又为何需要我外婆为我续命五年?”我本想侧头去看着君临质问他,只是在对上他炽热的视线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心虚,只得扭过头避了过去。
    君临的手在我腰间不安分的抚摩着,低哑的声音透着温柔缱绻,“我说我不知道,你会信我吗?”
    我沉默了,一只鬼王级别的鬼,说出来的话,叫人不敢相信。
    无论如何,导致这一切的源头,还是他不是吗?
    我暗暗的攥紧了拳头,任指甲嵌进皮肤,疼痛带来的清醒将我从君临令人沉溺的温柔里拉了出来。
    “君临,今日百鬼过境,你守着她在这里做什么!”身着艳红色衣裙的女人忽然出现,阴风扬起的裙袂隐没在黑暗中。
    “我与我的妻子相会,与你何干?”君临只是抱着我,不曾看那女人一眼。
    “她命数本就该绝,你何必这么煞费苦心的守着她!”那女人咬牙切齿道,长臂一挥,一阵有力的阴风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大手向我抓来。
    君临揽着我纵身一跃,稳稳落地,“林琅,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我的身份?”林琅听到君临的话颇有变本加厉之势,“我的身份就是原本我才应该是你的妻子!”
    霎时间阴风怒吼,树叶呼啦呼啦的响着,像是黑夜的怒号,甚至连街道上那些夜游的鬼都躲开了这一片。
    君临的眉目没了刚才的温柔,此时泛着寒气,眸色沉暗,“如今她才是我的妻。”他不耐烦的说了一遍,目光转向我的时候,多了一丝无奈,“罢了。”他开口,双手一展,眼前的一切竟然都消失了!
    空荡的街道,没有百鬼过境,也没有君临和林琅的影子。路旁的大树此刻正安静的伫立在黑暗中,像一层剪影。
    刚才的一切,都消失了?不,应该是君临将我的灵识暂且都封住了,让我看不到那一切。
    “吴果!”冷风焦虑的声音传来,他两三步跑到我跟前,“你去哪了?刚才我一转眼你就不见了,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我不可能把君临的事情告诉他,只得随口胡诌,“我刚才看见了个鬼影,就追了上来,现在没事啦。对了,今天是中元节,鬼门大开,咱们赶紧走,离开这。”我推着冷风走了两步。
    “怪不得今晚怪怪的,天也黑的早。”冷风坐回到车里,发动了车子,“对了,你住哪里?”
    他这么一问我才想起来,我昨天是昏倒在了冷风的家里,根本没来得及去外面找宾馆。现在都这么晚了,况且是七月十五,住旅馆的话,应该不安全吧……
    “我,要不我找个旅馆吧。”饶是心里有点害怕,也只能这样了。
    冷风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笑道:“这么晚了,干脆住我家吧。”
    “啊?这……”我讶然的看着他,脑子里赫然想起了昨晚在他家看到的鬼压床的样子,感觉脸上的温度有些高,“这不太好吧。”
    “我家房子那么大,客房也很多。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啊?”他笑意更甚,一双眼睛笑的弯弯的。
    躺在冷风家中的客房里,我盯着天花板,脑海中的思绪像是从包里刚拿出来的耳机线,乱七八糟的缠在一起,越解越烦。前几天总是梦到君临,要不就是昏过去,身体的倦怠让我有些吃不消。今晚能睡觉了,偏偏又睡不着。
    大概是接连几天休息不好,我这会儿有点恍惚,视野也不断的收窄,再收窄,最后只剩下一人高,竟是君临的影子。
    怎么去想他了!我烦躁的转个身,闭着眼睛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我浑浑噩噩的,竟也一觉睡到了早上。

    鬼王的绝色新娘全文试读章节之第28章

    冷风拿起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看着我的行李微微蹙眉,“可是你一个女孩子,总是遇上那样的事,一个人是不是太不安全了?”
    “总该面对的。”我也渴望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可是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跪着也要走完。
    “那你去了安溪市有什么打算?”冷风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水,咕咚咕咚的喝着,上下滚动的喉结泛着汗水的痕迹,有一丝性感。
    我昨晚早就打算好了,回到安溪市,可以住学校的宿舍,再同时去找兼职,到开学之前,应该能凑齐学费。
    冷风听完我的打算之后,沉思了半晌,“这样吧,我缺个生活助理,你要是愿意的话,不如暑假先当我的助理。”
    明星助理?我登时有些雀跃,感觉这份工作的工资应该很高。
    只是我大学还没毕业,学的也不是这个专业,更没有工作经验。
    “我不太懂助理的事情,还是算了吧。不给你添麻烦了。”我拎起行李,刚迈开一步就见冷风挡在我身前。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似乎很不愿意让我走似的,“一个月六千,生活助理,就是平时扇扇风递递水,确定不来?”
    六千!这对我来说是笔巨额啊。我的内心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你帮过我,所以就当我还你一次了。”冷风说的一本正经。
    我这才点头同意,“那好吧!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尽管跟我说就是了。”
    冷风低低的“嗯”了一声,眸中促狭的闪过一丝笑意。
    因为楚倩的事情,冷风拍摄的状态很不好,所以跟剧组请了几天假。正好这几天假期到期了,我就直接带着行李跟他进了剧组。
    这是个古装剧组,拍摄场地的风景也很好,古香古色的十分还原。我第一次来,自然是见什么都新鲜。
    “哇,那个是女主吗?看起来好眼熟,我似乎在电视上见过她。”我站在旁边给正在背台词的冷风摇着扇子,目光却一直放在不远处正在化妆的女演员身上。
    那个女演员已经装扮好了,一袭白色长裙仙气袅袅,倒真有几分超凡脱俗的气质。
    冷风抬眸扫了一眼那个女演员,低声道:“林奕,拍过不少电视剧。”说完他忽然又扭头看着我,皱眉道,“你连她都熟悉,怎么不认得我?”
    “我只是见她面熟而已。不过她长得可真好看。”我解释道,还不忘感叹一下林奕的颜值。
    “演技也不错。下一场是我们的对手戏,你可以看看。”冷风合起手里的剧本,站起身来,理了理身上古装的袍子。
    看到冷风穿着这样的衣服,我脑海中不禁想起了君临。冷风的气质跟君临不同,如若说冷风是温润如玉的公子气质,那君临就是邪魅霸道的魔王气质。
    我摇了摇脑袋,怎么又想起君临来了!
    “师兄,我对你的心意你不是不明白!”林奕饰演的小师妹一脸急切的看着冷风,迫切的表达心意。
    冷风冷静脸色,背过身走了几步,“师妹,有些问题不回答,是因为答案太残忍。”
    我颇有爱好的看着他们,胸口的香囊却忽然开始发热。
    怎么回事?我警惕的看着四周,大家都在认真工作,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事情啊。
    可是胸口的香囊的温度却渐渐升高,似乎急切的想让我去做什么。
    我侧目继续看着片场,只见剧组的摇臂缓缓移动到林奕的头上,霎时“砰”的一声巨响,那摇臂竟然从根部滑落,直直落下,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林奕的头上!
    大家都来不及反应,铁锈斑腥气的血液味道已经传播开来,那是死亡的味道。
    方才我还感叹过仙气袅袅的林奕,此刻已经被砸的没有人形。
    红色的血液汩汩的向外喷涌,像是一道泉流。林奕的头颅被砸的粉碎,白色的组织浸泡在血液,不一会就被血液吞噬沉没。一眨眼,林奕的血已经在片场蔓延开来,像是一朵妖冶的红色大丽花,正在用惧怕吞噬着在场的人。
    我就算见识过恶鬼,见到这种***的场面,胃中也是一阵翻江倒海。
    “别看。”冷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推了一把让我背过身去。
    刚才冷风离林奕最近,身上也已经是一片血污。
    本来还好好拍戏的剧组已经乱成一片,有的趴到墙根直接吐了出来,有的胆子大的上前收拾,有的报警有的拍照,乌央乌央的,吵得我脑仁直疼。
    怎么会这样?我紧紧握着胸前的香囊,明白过来刚才外婆的意思了。只是刚才我一点阴气也没有感觉到,又怎么来得及去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
    “吴果,吓坏了?”冷风换了衣服,身上的***味已经没了,他拉着我赶紧进了休息室。
    “怎么这么忽然?那个摇臂为什么会掉下来?”剧组的这种机器摇臂我在电视上见过,一般来说这种重量级的仪器不会出问题,更别说正好砸在人脑袋上了。
    冷风的面色十分凝重,“不知道,剧组的仪器都检修过,已经报警了,看警察来怎么说吧。”
    “我觉得……这事很蹊跷。”我摸了摸胸前的香囊,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冷风也经历过那些事,他应该能理解我。
    可是冷风却轻轻摇头,伸手在我的背上安抚似的拍了拍,“别多想了,哪有那么多鬼故事。”
    警察很快就来了,因为林奕小有名气,这个剧组也是个大剧组,出了事情以后,媒体就开始铺天盖地的散播。
    “你们都是目击者?”警察拿着本子坐在我和冷风对面。
    我点头,脑海里时不时闪过刚才的画面,又是一阵心悸。
    “当时拍摄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警察问道。

    鬼王的绝色新娘全集试读章节之第40章

    “那今天就先问到这,要是有什么线索可以随时告诉我们。”警察合上手里的本子,起身欲走。
    “等一下!”我喊住了他们,“那个,我想知道,那么大的摇臂,为什么会掉下来。”
    警察同志的面色似乎有些为难,“这个不方便透露。”
    “我就是好奇,你告诉我吧,我不乱说。”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上面有蹊跷。
    冷风似乎看出了我的执着,也帮衬着说道:“有些问题越是藏着掖着,人们越轻易胡乱猜想。警察同志,您说是吧?”
    那警察拿我们没办法,凑近了几步,压低声音道:“我告诉你们,你们别乱说啊。说来也怪,那摇臂导演说检查过没有问题。我们去看的时候,那摇臂直直的从根部断裂,切面整洁,就像是什么切出来的。”
    警察的话让我脊背发凉,心里异样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像是一只手在心底挠着,弄不清楚就很难受。
    切出来的,有什么东西能把钢铁的摇臂直直的切开呢?
    那样的力量,恐怕不是人为。
    警察走以后,我还陷在自己的思维里。冷风把浑浑噩噩的我带回了酒店,单独问我说:“吴果,我刚才看你的反应不太对,这事,真的不对劲吗?”
    “其实事故发生之前,这个香囊发热了。之前你也见过,这不是普通的香囊。”我认真的说道,假如这件事真的有蹊跷的话,恐怕是外婆想让我去查一查。
    冷风撑着额头,像是在思考什么,沉默了半晌才问:“那你想怎么办?”
    “去查。”我吐出两个字,伸手摸了摸香囊。
    外婆,你是想让我去查这件事吗?手里的香囊散发着暖和的温度,不灼手,像是外婆的手把握在我的手中。
    “吴果,之前的事情没办法报案,你帮我,我很感谢你。可是这件事情,有警察调查,而且已经死人了,很危险,所以我觉得……”他看起来有些焦躁的搓了搓下巴,“我觉得你不能去查。”
    我在现场的时候没有感受到阴气,可见背后的人或者是鬼力量强大,能把阴气躲藏。调查这件事很危险,我也明白。可是事情遇上了,有些时候不是想躲我就躲得开的。
    “我就是你的一个小助理,就算背后黑手发现有人在查,也不会怀疑是我。”我心里已经下了决定,“今晚我就再去现场看一看。”
    “什么?晚上去?”冷风有些惊奇的看着我。
    “对,就是今天晚上。”我收紧了手指,意念愈发坚定。
    一个人在死去之后,魂魄不会马上离开,而是会在一定时间内逗留一会。白天的时候魂魄肯定不会出来,那就只能等到晚上。
    只要找到了林奕的魂魄,应该就能了解到一些线索。
    我找出了外婆留下的那本札记,上面记述着很多辟邪通灵的办法,其中就有一条——招魂术。
    作为灵媒,与冥界通灵是最基本的,与灵魂交流也是最基本的。
    外婆没有教过我,我只能通过这本札记来学习。
    “取一白瓷大腕,三指青砖、三寸一尺白纸一张、三尺红线一根、桃木条子一根,启明鸡一只,阴阳水一碗、黄泉土三把、请神香十根、引魂灯一盏、幽冥钱一扎。”
    我看着上面所需要的东西,必须在这一下午的时间全部找齐。
    冷风执拗不过我,只得发动关系,也帮我找这些东西。
    晚上入了夜,我便带着这些东西和冷风一起出发了。
    案发现场已经被警察用警戒线围了起来,地上的尸体已经被抬走了,只剩一大滩的血迹,在黑夜中的颜色更加深沉,泛滥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我们就在外面吧,进去破坏了现场不太好。”我把东西摆在警戒线以外,咬破了手指,将自己的精血涂在了写着我生辰八字的白纸背面。
    “冷风,帮我点一下请神香和引魂灯。”我拿起手里的白纸,放在烛火之上。
    白纸被点燃了,火光一下子窜了上来,猛烈的不太正常。
    “然后呢?”冷风蹲在我身旁,语气透露出他的担心。
    “你闪开一点,万一有什么事,也不至于波及到你。”我将白纸扔进白瓷碗的水中,灰烬和水搅和在一起,水面即刻浑浊起来。
    冷风皱着眉头,却没有远离我半步。
    我一手拿着桃木条,防止别的魂魄上身,一手用红绳拴着公鸡,利用公鸡帮我叫魂。
    “林奕。”我预备好了一切,念出林奕的名字,“林奕?”
    冷风屏住了呼吸,一脸紧张的看着我,不多问一个字。
    我念了好几遍,声音也在抑制不住的发颤。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还是在案发现场,心底的惧怕在黑暗中被放大,此时此刻却被我压抑着不能表露出来。
    “林奕!”我壮着胆子,提高了音量喊了一遍。
    “别喊了,她的魂魄不在这里。”耳边划过君临低沉的嗓音。
    不可能,林奕去世还不到二十四小时,死因也未能查明,魂魄不可能就这么离开的。
    “林奕!”我不相信,遂又喊了一遍。
    “她的魂魄已经不存在了。”君临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去了哪里?”我脱口而出,忘记冷风还在我身边。
    冷风听到声音,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什么?”
    “没事,她的魂魄不在这里,咱们走吧。”什么也没查到,我收了东西,垂头丧气的回了酒店。
    在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我看到床边坐着一个熟悉的男子,他见我进门,抬眸回以我一个温顺的笑脸,“宝贝,你回来了。”
    “你怎么在这!”我赶紧关上门,生怕刚刚过去的冷风发现君临。
    “这次的事情,别再查了。”君临收起了笑脸,取而代之的是郑重的面色。
    君临的反应让我有些吃惊。孙爷爷说君临是鬼王级别的厉鬼,他出面让我不要调查这件事情,是因为忌惮吗?
    那这件事情,到底多严重,才会让鬼王都害怕?

    推荐理由

    鬼王的绝色新娘,全文逻辑清楚,剧情层渐式推进,笔下人物生动有个性,悬念高潮不断,十分值得一阅!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