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放开那具尸体(江乐江长乐)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放开那具尸体(江乐江长乐)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放开那具尸体(江乐江长乐)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6下载: 2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女扮男装的穿越小说《放开那具尸体》出色有趣,作者文笔棒棒哒,江乐:哎,少年,我看你根骨不错,要不要和我学法医? 唐元:??在下失忆了,告辞!后续出色,请到本站搜索放开那具尸体全本,体验放开那具尸体(江乐江长乐)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放开那具尸体小说简介

江乐,字长乐,曾为法医,后为决曹,属性皮中带凶,凶中带皮,断案杀伐果决,验尸不择手段,世人畏之甚。
实际江乐日常:
江乐:哎,少年,我看你根骨不错,要不要和我学法医?
唐元:??在下失忆了,告辞!
江乐:哎,徒弟,我想吃喜客来的鲈鱼!
周珍:没钱!
江乐: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放开那具尸体在线阅读

第 12 章
永州凉县衙门。
齐知县脸上带着一丝暗沉。窗户外头日光尚足,院子里的植株,叶片幽绿,花卉艳丽,可他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
县里头有人死了,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县里头死的人和知县有点交情,这一样是个很正常的事情。
尸体检验对于非理性死亡的案件,是需要初检和覆检的。初检交给齐知县手下的人,覆检则是要交给临县的知县来处理的,而最靠近凉县的便是宁县。
宁县的知县,便是袁毅,袁知县。
天气一热,尸体轻易损坏,4月到8月,大部分县与县互相较为远,都可以用这个理由避免覆检。
这避免的前提是,死的人和知县没任何的关系。
而刚才主簿说的话,好似还在齐知县的耳边回响。
“最近京城又派了京官四下巡查,提刑司的人近日便有在永州四周的。大人可别因小失大。”
因小失大么?
凡是涉及到这种案子,总是要写不少公文交上去。刑部也要,如今提刑司也要。若是只有初检,转头又被人发现陈岗和自己有私交,恐怕回头询问起来套不着好。
齐知县面上神情更为深沉。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他还是开口叫了人,等那提醒自己的主簿再站在了自己面前,他才缓缓开口:“派人去找袁知县验尸,就说死者与我过去皆有私交,劳烦袁知县秉公验尸,秉公处理。”
主簿听后应下,很快便退出了书房。
尸体夏日腐烂太快,若有家里人闹腾,恐生事端。他要将这个消息越快告诉袁知县越好。
整个案子,自然是越快结案越好。
…………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天边原本透亮的蓝色,被缓缓下滑的落日染成一片橙红色。浅薄的云层半点遮掩不住这一抹色彩,完全成了点缀,给这点景色又加上一两分绚丽。
知府侍女晴雨拿着篮子朝着目的地前行,脚步轻盈。
篮子里头盖着严实,却还是有一阵阵的饭香飘出。
她到了江乐的院子门口,就见院子门敞开着,里面江乐郎君正拿着一张巨幅的纸,对准着一个半佝偻身子的男人比划着。
那男人还没有头发,脑袋上用布包扎着伤口。
江乐郎君的徒弟周珍,正在边上目不转睛看着。
晴雨伸出手,敲了敲门,巧笑着和里头江乐打招呼:“江大人,今天的饭我送来了。早上出门可吃过了?”
江乐扭头看向门口,朝着晴雨点头:“吃过了,正想找你来着。能帮我找个人煎药么?我路上捡到一个可以当侍卫看家的人,就是受了伤。”
那佝偻身子的男人一转身,晴雨见了这人的脸,原本的笑脸顿时化成了愣怔:“嗯?”
江乐以为晴雨是不放心,拉起了男人的手:“手上的老茧一看就是常年拿笔和武器的,走路下盘很稳,身上肌肉匀称,等身上伤好了之后,绝对可以看家。”
她对男人非常满足:“最重要还可以当个参照物。这人可是黄金比例,非常标准。”
旁边周珍完全没懂什么叫“黄金比例”,还是用力点了点脑袋。
周珍平日光看纸上那点学习验尸手法,记得总是很吃力,很多细节还不精准。再者她一直被周弘宥带在身旁,避世的后果就是见过的活人很少,死人更少。
江乐教周珍,现下就先打算从活人开始。等碰到了案件,再考虑死人。
可晴雨却还是没回过神来,一脸怔然。
“晴雨?”江乐叫了一声晴雨,眼内闪过迷惑。
晴雨回神,勉强拉扯出一个笑脸,还有点不敢置信走进了屋内,眼睛死死钉在了男人身上:“我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江乐稍微挑眉,觉得这可是有点巧了。
晴雨靠近了江乐三人,脑子里还有些转不过来,对着男人喊了一声:“唐大人?”
声音里带着一丝颤音,显然是她也不确定自己的想法。
可惜被砸傻了的人,半点不知道这是在叫谁,面无表情对着晴雨看了一会儿,随后又将眼神转回到了江乐身上。
晴雨是姜子建府上的侍女,见过一些人并不让人惊奇。
江乐问了她一声:“唐大人是谁?”
晴雨侧头朝着江乐拉扯了嘴角,勉强笑了一下:“可能是我认错了。唐大人这会儿肯定是在京城的。他是京官,顺州唐家嫡次子,随身必带着宝剑嗜血。”
江乐对世家弟子不太熟悉:“顺州唐家?”
晴雨轻轻颔首,现下也是缓过来了,脸上神情慢慢恢复了正常:“是,不过现在……他也和唐家关系不大了。唐大人被任命为提点刑狱司提刑使。各州死刑案件都要申报刑部和提刑司。唐大人曾经来永州巡视过,我是见过的,太像了,只是两年前见的,现在可能记模糊了。”
“我觉得他可能是你说的唐大人。”江乐手指在男人下巴那儿划了一下,“他削过胡子,原先的衣服品质极好,还用香草熏染过。很符合士族做派。”
江乐又拉起男人的手,将他的手正面朝上摊平:“食指侧面、手指指腹、手掌一横排都有老茧。能文善武,很常用笔、武器。当然,这些老茧不是做俗事弄出来的。”
晴雨双目微微睁大。
江乐松开男人的手,指向男人大腿那儿:“骑过马,腿根那儿皮糙肉厚。”
随后再按照逻辑推断:“总是处理死刑案,有个把看他不顺眼的很正常。走夜路都可能被套麻袋。受伤,脑袋记不得了。丢了武器。落过水,衣服破损严重,丢了的可能不止武器。”
首先是世家子弟,其次还要长得像,除非是一家人。这人就算不是所谓的唐大人,肯定也是唐家相关人员。
江乐笑起来:“我捡了个麻烦。他全名叫什么?字呢?”
晴雨手抓紧了篮子,再一次细细打量起男人,话倒是轻声回答了江乐:“唐大人,名元,字修渊。”
“唐元,唐修渊。”江乐念出了男人的名字,觉得还挺好听的,“汤圆一听就很喜庆,还好养活。”
她满足避开唐元的伤口,拍了拍唐元的肩膀:“回头找知府大人看一眼就知道了。”
唐元被拍了肩膀,还不知道面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不明白,听不懂,不理解。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晴雨是知府大人的人,既然现在认出了唐元,回去必然会说给姜子建听的。
“晴雨,回头记得转达一下姜大人。这捡到的傻子是我的,他就算是回头认出来了,可也不能跟我抢人。”江乐重复了自己的话,后面还强调了所属权。
话里带笑,却也格外真。
晴雨听了她这话,“呀”了一声:“被这一打岔,我都忘记了是来送饭的。唐大人这事情我回去会和姜大人说的。”
她忙拿着篮子找桌子给她们布置了起来,又有点担心:“这会不会少了点?”
现在这儿是三个人,她是特意带多了点饭菜的,可没想到还有一个成年男人。
江乐脸皮向来是厚的,笑眯眯和晴雨说:“没事,你转头回去和姜大人提过唐大人后,还可以再送点吃的过来。”
晴雨觉得这话挺有道理,应下后,便守在了一旁。
江乐和周珍坐下吃饭,唐元便学着这两人坐下来,拿起筷子。
桌上特意给预备的蒸菜和蒸肉香得很,饭是白米蒸出来的,一口放入嘴里还带着淡淡的甘甜味。唐元拿起了筷子,一下子插入碗里。
他一个用力,饭大半就被挑出了碗。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他空闲的那只手抓了桌上的饭就往嘴里塞。
晴雨见了唐元这个姿态,再次愣在了那儿。大约是面前的青年和当年她初见时截然不同,她唇轻颤,欲言又止。
江乐当然发现了唐元这动作。她起身去拿出了一个勺出来,回来给唐元换上了。
唐元看着手里的勺子,这回用力道小了一点,慢慢插入饭里,慢慢舀一勺出来,放入嘴里。
成功。
他吃到了饭。
双眼一亮,他马上吃起了第二口,随后便吃起了干饭,勺子是越用越熟练。
江乐顺个手就给人夹了两筷子菜和肉。
唐元就这么埋头猛吃,吃完了一碗饭。等发现自己嘴角沾了饭粒,还伸手自己将饭粒放入嘴里。最后朝着江乐傻笑一声。
江乐没吃多少,饭菜都预备留给唐元和周珍。
周珍发现江乐没怎么吃,便夹了一块肉孝敬江乐,放入了江乐碗里。旁边吃完了的唐元见了,学着周珍舀了一勺肉给江乐。
他是个聪明的傻子,早看出了江乐才是他短时间内的衣食父母。
周珍见唐元这样作态,撇嘴轻哼了一声。
江乐很感动,一边啃肉,一边感慨:“儿女双全,此生无憾。”
晴雨、周珍:“……”

放开那具尸体章节阅读

第 13 章
等回头三人吃了个六分饱,晴雨收拾了桌子。
周珍趁着还能看清东西,拿着图纸继续学习人体构造。
唐元对什么都好奇,屋里屋外走来走去,这儿摸摸,那儿碰碰。周珍就跟在他身后,小脚步跟着很紧。
江乐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两人“学习”的样子,有一搭没一搭听着晴雨讲唐元的事情。
“唐大人十五时就从家里住了出去。等考上进士后去了地方当官。前些年因为官家说少时两人情同兄弟,他又对州县了解甚多,让他去了京城做官,作为提刑使偶然下州县巡查。那年他才二十五。”
晴雨轻笑着,讲着世人知道的事情,偶然还参杂了一些过往唐大人的趣事。
她听出了晴雨对于一代才子的倾慕。
可惜这个一代才子并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每一个行为都可谓是叛道离经。
整理一下唐元先前的人生历程。
唐元,字修渊,顺州唐家嫡次子,十五岁由于和未婚妻家里不对付,甚至和自家闹翻,详情有诸多说法,最终以八字克妻这个理由,两家人取消了婚约,而他本人离开家中住到了外头。
那时官家还只是当朝三皇子。两人交情甚好。
二十刚刚成年,唐元便考取了进士。常人中了进士,大多是进翰林府的,可他偏生去了地方当官,一去就是五年,五年后愣是被新官家叫回了京城。
叫回京城,他半点不安分,于公从宰相、将军开始挑刺,一直挑到给官家看门的侍卫。有趣的是这些刺还着实都有或大或小的问题,只是平时就连官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罢了。
于私,他对官家赐婚的试探,甚至毫不避讳说自己不能人道。女眷那一聚说起他,隐隐都猜测着是当年取消婚姻的事刺着了人。
半点不怕得罪人,也确实得罪了京城不少人。
最后官家相当头疼,让他当了提刑使,常到州县巡查。提刑使,正四品官员,比姜子建这个知府官还要大。
沿途路上难免会碰到事,他便常年拿着武器防身。
“他一个人出行?”江乐听着微微诧异,“也没人来寻他?”
“唐大人出行向来从简,再加上没有妻妾……”晴雨说到这里迷之停顿了一下。
江乐重复里这话:“不能人道,没有妻妾……”
不能人道可不就是没有妻妾的最好理由么?
江乐眼里带着笑意。
晴雨说的事情大多琐碎,那些事情里的青年,和她面前这个吃饱就会傻笑的青年半点不像。
这人过去分明是官家的一支枪,哪里需要打一下,他便去打一下。这样的人,本就适合无牵无挂。
后果也很好见,命岌岌可危,全靠运气加持。
真惨。
唐元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了一个桶,拎到了江乐面前傻乎乎给她看两眼,还晃了晃。周珍矮了半截从他身后探出脑袋,话里全是埋怨:“师傅,他总是跑来跑去,我都对不准骨头了。”
晴雨:“……”
江乐难得认真教学:“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不能做到让别人配合你,那就只能你去配合别人。”
周珍听进去了,抿紧唇。
她悄***侧头看了一眼明明佝偻背,还比自己高的男人,正在想要如何让这个傻子听自己的话,就闻声江乐下一句话便是——
“所以还是学武好啊,打一顿什么都好解决。”
晴雨、周珍:“……”
唐元难得开口了,学着江乐说话:“解决!决!解决!”
江乐笑得乐不可支。
旁边晴雨这回却是真正意识到了唐元真的傻了。晃了晃脑袋,她加快速度收拾好现场,向江乐告辞离开了。
晚上本该是早早休息迎接第二天上任的。
江乐喊了周珍:“徒弟,你先洗漱去睡,我晚上再看会儿书,临时磨个刀。”
周珍原本正学在兴头上,现在经过江乐一提醒,想到第二天要跟着师傅一起去衙门了,她清醒得很,半点睡不着。
她指了指唐元:“他还不睡,我不放心。”
江乐露出了为人师长必备的温顺笑脸:“你到底睡不睡?”
周珍干巴巴老实交代:“睡不着。”
江乐见她那么闲,微笑:“既然以后想要跟着我学,身体一定要跟上。你看围着我们院子跑两圈如何?跑完就睡得着了。”
周珍:“……”
江乐友善提示:“我备用的负重也可以借给你哦。”特意打造的薄铁块,均匀分布,居家必备良物。
周珍一本正经收起了自己的图纸:“……师傅,我这就去睡觉!”
江乐满足点头,又看向了边上蹲着傻看着她们的唐元。
反正说话唐元也听不懂,江乐对付唐元很简单,上前拽着衣服就往侧卧走。
侧卧本就有打扫过,留给唐元住正好。
卧室不大,薄被也有。唐元被带进门,江乐示范示意了睡觉的姿势,让唐元确认了床。
唐元不愧是年纪轻轻就考上了进士,傻了智商也还在。他大约也好些天没有正常休息了,很快便倒下睡了。
睡姿是侧着,整个人弯成了虾米状。
忘记给这家伙洗漱了。
算了,反正白天也算擦洗过。
江乐见人躺着了,呼吸慢慢平稳了,这才退了出去。
周珍忙碌一阵后总算是安分下来,渐渐睡了过去。
院子中间,江乐拿了一个椅子,借了夜晚很快升起的亮眼月色,真得翻看起了书。当然不是市集上买的,而是她自己写的。
记忆总是轻易遗忘的,记在纸上的反复看,才能避免那些微小的错误。
空气里带着淡淡的清香,是周珍给她做的香囊散发出的香味。
以前住在竹林中,周弘宥总是会预备驱蚊虫的香囊,在竹林房子里各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都丢几个。
江乐过去没注重过,等到和周珍出来的路上,被周珍强制性挂了一个在身上,这才知道有驱蚊虫的香囊存在。
香囊是周珍做的,里面搭配的中药,是周珍跟着一个大夫学的,也没几味药。
自己这个义兄总想着要让自己掌上明珠多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是真的不舍得周珍这点天赋被埋没在闺房中。
她忽然笑开,发现自己看着书看着就走神起来。
又过了两个时辰,见没有人会来了。
江乐挂着一丝笑,拿着自己的书回了房间。
……
宁县知县衙门。
门外有个女子蒙着脸,偷偷将一封书信塞到了衙门门口。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恍若闻到了衙门里的幽幽香气。
有马蹄声香气,她吓得花容失色,忙不迭匆匆离开。
马上的人翻身下来,他敲响了衙门的门,声音较响。
半夜衙门还是有人的,很快便有人开了门探头:“谁呀?”
“在下凉县主簿,我们知县齐大人特派我来找袁大人。”来人马上自报了身份,很是客气,“天气炎热,事出也紧急,可否带为通报一声?”
守门人忙点头应下:“原来主簿大人,稍等。”
他开了门,一低头见了一封信,低下身拿了起来。
借着月色,他看了一眼信上的内容,忍不住摇头:“哎,自从我们大人来了宁县,每日都有女子送信过来。”
凉县主簿当下含笑附和:“谁不知道袁大人是京城第一美男子,这一来宁县,便种了一衙门的兰花。别说女子了,连男子都想来宁县衙门看两眼兰花,递上两封信。”
女子是为了人,男子是为了兰花。
先皇喜兰花,后来士族大多忽然就热衷起了此花,甚至有才子为兰花特意写了厚厚一本书。袁大人种了一个衙门的兰花,可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重。
守门人听着还挺骄傲的。
这花不好养,整个宁县衙门的人都将这些兰花当宝贝照看着。
守门人先去里头通报,凉县主簿便在外间候着。
没一会儿,一人点着灯出来。
他披着一件薄衫,长发简单束在后背,眉眼如同水墨点染,被那点灯光染上了一丝绯红,见了来人便笑了起来。
一笑倾人,愣是让凉县主簿看呆了片刻。
“齐大人如此急着找我,是什么事情?”声音带着一点柔和,和那烛光一样,晃人心神。
凉县主簿这才恍惚开口:“凉县死了两个人,其中一人非理性死,这人和齐大人有些关系,所以劳烦袁大人去捡尸。”
“天气渐热,确实是急事了。明早我就带人去。”袁大人应下了,轻柔弯了眼角,“夜已经深,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在我衙门暂住一晚上?”
“好啊。”凉县主簿说完,脸顿时一阵烧烫,觉得自己很是丢人。等之后便仓皇跟着下人走了。
袁毅见人走了,转头柔和向跟着自己走出来的下仆吩咐了一声:“去州府找姜大人,凉县需要人覆检。现在。”
下仆愣了下,随即马上点头应了。

放开那具尸体小说推荐

放开那具尸体全文完整版小说不乏励志奋斗的清新朝气,风格独特,内容轻松有趣,喜欢看古代穿越小说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