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将夜导读(宁缺桑桑小说)
将夜导读(宁缺桑桑小说)

将夜导读(宁缺桑桑小说)

下载阅读
导读:将夜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宁缺桑桑小说)已上线,禀报公主殿下批准,侍卫首领服从了宁缺的意见,没有立即撤出北山道口,而是决定全体伤员就地休养待命,希望北山道南麓的接应部队能够在天亮时赶到。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将夜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宁缺桑桑小说)已上线,禀报公主殿下批准,侍卫首领服从了宁缺的意见,没有立即撤出北山道口,而是决定全体伤员就地休养待命,希望北山道南麓的接应部队能够在天亮时赶到。小编为大家带来将夜全文完整章节阅读,想要看将夜小说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将夜小说简介

更令她感到不悦的是,她总觉得宁缺对自己的恭敬只是表明功夫,看不到任何诚意,甚至总觉得他应该会在某些阴暗角落里暗自嘲笑自己——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永远是很可怕的武器,无论是乡村里的农妇还是深宫里的怨妇。
大唐帝国最尊贵的公主殿下,只要认为某个底层军卒在嘲笑自己,她都应该愤怒,然而现在这位公主殿下的感受是,和对方坐在一起,坐在火堆旁,便会感受到放松的安全感,感受到被保护着的感觉。

将夜全文在线阅读第十七章 我有三把刀

一个伞字。
前面没有动词。
宁缺也没有喊出桑桑的名字。
主仆二人自幼一起生活,山林草原上艰难共度数载寒暑,早已心意相通配合默契,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字便能让对方明白自己想要做些什么。
就在伞字响起一瞬之后,桑桑像个小狸鼠般快速跑到婢女身旁,双手握住伞柄用力一错,那把和她瘦小身体相比夸张巨大的黑伞忽的一声被撑了开来,如同一道漆黑的天幕出现在已经入夜的北山道密林中,挡住了繁星。
两颗火油弹落在地面,迅速燃烧起来,蓬勃的火焰把地面上的落叶卷起助燃,熊熊之势无法阻挡。
车队四面还活着的侍卫和草原蛮子,看着冲天而起的火势,想着藏在那处的贵人,浑身上下陷入一片严寒,他们受伤极重,纵使拼命向这边靠拢,却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炽热的火墙瞬间把那里的一切吞噬。
然而众人没有看到的是,那把大黑伞并没有被烧毁,高温炽烈的火舌喷吐在油腻粘乎的黑伞布面上之后,很奇异的变得微弱起来,这把像黑色天幕般遮住繁星的黑伞,不知道伞面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竟也能够挡住烈火。
在大大的黑伞下方,瘦小的桑桑紧张地低着头,闭着眼,抿着唇,两只小手紧紧握着伞柄,抵抗着近在咫尺的恐怖火焰,握着伞柄头的微黑左手一时紧张地绷紧,一时又无措地放松,显得极为紧张,又像是心里正在挣扎着什么。
婢女也在黑伞之下。
清秀眉眼间发丝微卷,感受着一布之隔的高温,看着透过黑布伞过来的点点火光,她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而当她的目光顺着黑伞侧方的空隙,看到那个跃出火墙的少年身影时,眼眸里更是流露出了一抹惘然和震动。
躲藏在林梢里的黑衣人,已经敛气静神了很长时间,沉默旁观公主车队的应对,判定对方的应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刺杀目标在何处,然后他们移动身形,借着大剑师和巨汉成功吸引了吕清臣老人的精力,悄无声息靠近此地发出了攻击。
漫天碎木,自林梢繁星间跳落人间,两名黑衣人选择的时机非常精妙,非常狠准,他们并不是强大的修行者,但他们是比那些修行者更加专业的刺客。
他们一出手便是两枚火油弹,然后快速靠近对手进行近身狙杀,让对方根本没有施展神奇箭技的可能。
目光落在繁星间跳落的两个黑色身影上,宁缺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更没有慌张,像扔破鞋般扔掉手中的弓箭,然后在两枚火油弹刚刚掷到落叶的那一刻猛地跳了起来。
腰腹与腿部的肌肉骤紧骤放,他双腿仿佛安装了某种机簧,没有助跑也没有起势,就在原地突兀跃起。
此时火油弹也正好开始燃烧,他的人影正在火墙之上,看上去就像是踩着炽热的火舌,借着火势飘了起来。
人在空中强行穿擦过烈火,双手虚握成空心的拳头,随惯性很自然地从脸侧摆向身体后方,双腿向后斜掠,身体向前倾斜,动作显得异常自然协调,像鸟儿滑行般美妙。
虚握成空心拳头的双手,握住了身后斜斜背着的两把长刀,宁缺盯着近在咫尺的那两个黑衣蒙名刺客,目光中没有任何杂念,专注到了极致从而也显得冷静到了极致。
黑伞下那名婢女透过极小的那道缝隙,看着他跃出火墙的身影,惊鸿一瞥让看到火光映照下那张青涩的面容,看到他眉眼间的平静,不知怎的觉得浑身上下变得严寒起来。
在这一刻,她想起半年前随单于在草原狩猎看到的那幕。
当时那头年轻的猛虎跃过灌木向她扑来,前爪微握,后足轻灵微缩,眼眸里没有任何残忍***的神情,异常平静专注,在那电光火石间的一刻竟有了某种从容甚至是雍容的气质。
然而那头猛虎的眼神却是她这一生所见过最可怕的眼神,甚至有时午夜还会被睡梦中从容平静的虎视而惊醒——因为没有情绪代表强大与自信,代表着意志和决心。
猛虎捕食,去势专注冷静而不冷酷,因为将一切敌人撕成碎片,并不是它想要发泄什么,只是它生存的天赋本能,只是它习以为常必须知道自己很擅长的天份或者说天赋。
火光之中婢女看着宁缺的脸,做如是想法。
……
……
一生都在夜色中杀人的刺客,是对危险最敏感的生物,那名婢女都能感受到宁缺平静专注神情下躲藏着的凶险,那两名黑衣刺客盯着跃过火墙的少年身影时,更是下意识里感觉到了紧张,甚至比当年他们刺杀燕军游骑时更加紧张。
黑衣刺客握着长剑的手腕有些僵,宁缺跃入二人中间,身上棉袍被灼燃的衣角,在夜色密林间带出数道微弱火线。
他从肩后反抽出来的两把带着锈迹的长刀,像风雨般挥洒了过去,林间骤然响起一连串极为刺耳的金属刀锋碰撞声,劲风起处,燃烧的棉袍带出的微弱火线被吹拂成更加细微的火星,却将战场照耀的比先前更加明亮。
刀剑相撞,宁缺很奇妙地向前一弹,双脚在落叶上连错数步已经插入两名黑衣刺客之间,手腕一转刀势转劈为拖,顺着对方的剑背闪电般斜抹而上,噗哧两声砍入对方的胸骨!
沉重的刀锋从斜下方狠狠砍断两名黑衣刺客的肋骨,砍进他们的胸腔,鲜血与肉片被挤出刀面!
两名黑衣刺客临死之时终于暴发出大唐军士最剽悍的战斗力,狂嚎两声弃剑用手死死握住宁缺的双刀。
而就在这时,又有一个黑衣刺客像鬼魅般落了下来,双手握着的那把短刀雪亮一片,一往无回地斩向宁缺后颈!
原来林间还有第三名刺客!无论怎么看,那两名刺客都应该是在进行最后一次尝试,没想到他们竟然还伏着后手,看似冗余实际上却饱含着以同伴和自己生命为枯叶的狠辣!
没有人能够预料到这样的情形,或者除了宁缺自己,或者除了黑伞下的小侍女。
“六!二!”
黑伞下的小侍女紧张瑟缩着身体,就在第三名刺客砍向宁缺时,她紧闭着眼睛,用尽全身力气喊出了两个字。
很简单的两个数字,能够提醒宁缺什么?是暗语还是方位指示?可是她明明应该看不到那名刺客,即便她能够精确判定出刺客的方位,然而宁缺此时的两把刀还在先前两名刺客的胸腔里,满是血污的手中,他又能做些什么?
“六?二?还真高啊。”
听到桑桑焦虑的大喊声,宁缺在心中默默想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毫不犹豫松开了双手,任由那两名临死前小宇宙暴发的黑衣刺客用生命和双手攥紧自己的两把刀。
双手已空,他高举过头顶,在快要黯淡的火光中,在越来越深的夜色中,握住了那个**裹着吸血棉布的柄,然后拔出了自己身后的最后一把刀。
双手紧握长长的刀柄,唰的一声厉然出鞘,宁缺看都没有看身后一眼,腰腹部骤然发力,拧身而转,将全身气力灌注长刀之上,以一燎天之势向夜空中劈去!
仿佛脑后长了眼睛,这猛烈的一刀异常正确地劈中那名正在急速下落的黑衣刺客,狠狠砍飞他手中握着的短刀,然后毫无阻碍地确进刺客的颈骨,直到深深砍断一半才停了下来。
第三名黑衣刺客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从林梢跳落,便摔落枯叶之上,双膝一软便跪了下去。
宁缺退后握住先前一名名刺客胸上的刀柄,用力拔了出来,然后走到第三名黑衣刺客身前,眉头一挑反手劈下,刀锋从他脖颈的另一半砍了进去,与先前那抹刀锋颈骨间相会。
鲜血喷洒,黑衣刺客的头颅喀嗒一声掉了下来,骨碌滚过他的双膝,滚过落叶,在林间滚了极远极远。
当年在大唐与燕国的战争中,夏侯将军率领的先锋部队曾经刺杀过无数燕国游骑,刺杀组由精锐军士组成,却表现的十分强悍,甚至有过成功刺杀修行者的战例。
一般人都不知道夏侯将军麾下神秘的刺杀组究竟是怎样的建制,但宁缺知道,他知道那些刺客惯常是三个人一起行动。
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的身上便一直背着三把刀。

将夜完整章节阅读第十七章 火堆旁的童话

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从公主李渔身旁探出头来,好奇地看了一眼那边,吸了吸鼻涕,学着桑桑的模样,把脑袋埋进她的怀里,小脸蛋儿胡乱蹭着,脸上的鼻涕糊蹭到了她的衣裳上。
李渔取出手帕有些笨拙地给小男孩儿擦了擦,脸上没有流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然后转过头来向宁缺淡然说道:“去长安后跟着我吧,我会给你一个好前程。”
宁缺早已猜到这名蛮族小男孩儿的身份,只是没有想到公主会对自己的继子如此疼爱,尤其是那个替他擦拭鼻涕的小动作,让他对这位殿下的观感发生了些微的变化,心里想着这些事情,反应便不免慢了些,微微一怔后应道:“尊敬的公主殿下,到长安后我就要去参加书院的入院试。”
人类对于同一句话依循不同的解读方式会听出很多不一样的意味,这句话听上去可以说宁缺是在说自己没时间替殿下效命,也可以听成是他委婉地表示拒绝,里面还带着那么一点骄傲:进了书院自然有前程,不需要殿下费心了。
“你确定你真的能顺利参加入院试,而且能顺利地通过入院试?”李渔冷冷看着他,说道:“我大唐虽然以才取士,但这个取字却极有讲究,若你以为有才之人便能寻找到才华的施展之地,前朝那位柳先生又何至于悻然混迹青楼一世。”
宁缺看着她清秀的眉眼认真说道:“我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在此恳请公主能够帮我去掉那些不应该有的障碍,我只希望不要因为自己穷而失去进入书院的机会。”
李渔带着毫不掩饰的猜疑之色看着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想不明白这个少年军卒为什么会如此冷静而直接地拒绝自己的拉拢。
要知道她是最受皇帝宠爱,臣民爱戴的大唐四公主,以宁缺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能够如此近距离接触到她,已经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换成别的边城军卒,就算有资格参加书院入院试,可得到她的赏识示意,谁不会感动涕零投体便拜?
长时间的安静,她淡然说道:“我答应你,因为这是我欠你的。”
说完这句话,她失去了和宁缺交谈的爱好,抱着小男孩儿怔怔望着面前的火堆,眼眶渐渐湿了起来,此时火堆旁边吕清臣老人正盘膝冥想恢复,另一边的侍卫们已经沉沉睡去,林夜深沉,偶有被繁星惊醒的鸟儿胡乱鸣上两声。
宁缺惊奇地望着她眼中的晶莹水色,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才发现她正隔着火堆看着道旁堆在一处的侍卫及草原蛮子的尸体。
想着先前她替小男孩儿擦鼻涕,看到她此时对下属的悲伤感怀,宁缺对这位公主殿下的印象又有所改观,默然想着就算是个白痴,也还算个有人性的白痴。
桑桑伏在他的膝头上沉沉睡去,火堆旁还睁着眼睛的只剩下他和李渔二人。两个人就这般静静地坐着,忽然间那个蛮族小男孩儿从她怀中挣了出来,揉着眼睛说睡不着要听故事,李渔一脸尴尬,心想自己幼时在宫中听的那些故事早就忘光了,少女时期爱听的那些才子佳人又怎么能给小孩子讲?
蛮族小男孩儿也不怎么闹腾,只是委屈不甘地望着自己名义上的母亲,看着有些可怜兮兮,宁缺在旁微笑看着陷入窘迫的公主殿下,轻轻咳了两声。
“小麦是金黄色的,燕麦是绿油油的……那些鸭蛋一个一个崩开,有只最大的蛋却终究没有动静……鸭妈妈看着又大又丑的孩子,看着它在水里游的欢腾,骄傲地说:瞧,它不是可恶的吐绶鸡,它是我亲生的孩子。”
“可是它太丑了,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指指点点……野鸭子说,只要你不和我们族里的鸭子通婚,倒也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一天晚上,当漂亮的太阳向着西边荒原落下时,丑小鸭看到一群大鸟从林子里飞了起来,小鸭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漂亮的东西,它们白的发亮,颈项又长又柔软,展开漂亮的翅膀飞向暖和的国度。”
“过了一个冬天,丑小鸭被几只大天鹅包围,它感到羞惭,它觉得自己是那样的丑陋,然而大天鹅温顺地啄着它的羽毛……它忽然看到池中的自己竟是那样的漂亮……春天到了,太阳无比暖和,紫丁香在它面前把枝条垂到水里,人们看着它兴高采烈地跳起舞来,唱起歌来,快活地喊道:看那只漂亮的天鹅!”
宁缺拿着根焦柴,在脚旁的地面随意勾画着线条,低着头微笑讲了一个很老很老的故事,这个故事是这样的简单,但却又是那样的悲伤和幸福,蛮族小男孩儿趴在公主的身上瞪着眼睛听着,李渔自己也渐渐地听入了神,桑桑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她很小的时候就听过了,但依旧静静听着,脸上露出儿时的笑脸。
夜色更加深沉,听完故事的孩子们终于进入了香甜的梦乡,李渔沉默了很长时间后忽然说道:“你这个故事太深奥,小蛮听不懂,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提醒我这些东西……我会像那个鸭妈妈一样把他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我会以他为骄傲,回到长安后,我绝对不会让他被别的人嘲笑歧视,至于将来他能不能像天鹅般一飞冲天……那只能看他自己将来的造化。”
宁缺挠头笑了笑,说道:“其实我没有想这么多,这是小时候我给桑桑讲过的故事,她一直觉得自己又黑又丑很是自卑,我就给她编了这么一个故事安慰她。”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好故事。”李渔微笑望着他,说道:“被人瞧不起的丑小鸭,凭借自己的努力,最终变成受人尊敬喜爱的白天鹅,很励志。”
宁缺握着焦枝的手微微一僵,抬起头看着她认真说道:“您说错了,这个故事只会让很多人感到绝望,因为丑小鸭是不会变成天鹅的,它……本来就是天鹅。就像殿下您以及您怀里的小王子一样,而真正的丑小鸭,永远都是丑小鸭。”
李渔静静看着少年的脸,想着这段话,心里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小编点评

将夜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宁缺桑桑小说):语言流畅,行文伸展自如,自然潇洒,称得上是一篇成功的之作。相信大家读完以后一定会喜欢上这部小说的!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