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学霸病的不轻(郁棠邵言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学霸病的不轻(郁棠邵言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学霸病的不轻(郁棠邵言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1-05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郁棠邵言小说《学霸病的不轻》已经全本,是好看的浪漫校园小说,郁棠发现隔壁班的学霸.伪高冷真闷骚,主角郁棠邵言之间的互动很甜蜜,到处撒狗粮,小编很喜欢看哦,建议追书的朋友到本站搜索学霸病的不轻全文完整版,体验学霸病的不轻(郁棠邵言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学霸病的不轻小说简介

有一天,郁棠发现隔壁班的学霸.伪高冷真闷骚.同学的榜样.老师的心尖宠.邵言有一本骚得一批的日记本。
具体内容如下:
1.她又绑高马尾了,露出了修长的天鹅颈,我至今还没能在上面留下印记。下次她睡着了可以试一下……
2.今天她来问我问题,她说了很多话,可我只想知道她新换的唇膏好不好吃……可惜我不能耍流氓——至少不能明目张胆。
3.假期父母不在,我邀请她来我家写作业,后来她在我床上睡着了。

学霸病的不轻第15章在线阅读

叠好的纸张微微有些棱角,使得郁棠的手掌心微微刺痛。她用力握紧,似乎想要确定什么。
邵言看着她,眸光暗闪,即期盼又隐忍。他总想说点什么,又怕毁坏此时这难得的静谧的气氛。
他想要让郁棠好好思考,自己在她心中究竟有着什么样的位置。
他不想自己永远都是在一个毫不起眼的角里,只能默默注视着她。
他想要把她捧在手心里,也想她把自己放在心上。
少年的心情忐忑又不安,还带着一种豁出去的决然。这究竟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对一个女生心动。
这种悸动的感觉,令邵言无所适从又觉得享受。他期盼着接近她,又怕自己会被拒绝。即便他平日人前高冷,总是不苟言笑的模样,可是在爱情面前人人平等。
说起来,他爷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罢了。这么多的演讲或者颁奖典礼,邵言上台的时候从来不知道紧张为何物。今天他第一次知道这种害怕得心跳加速的感觉。
很刺激。
郁棠沉默了许久。
伴随着她的沉默,少年的眸光也是愈加的黯淡下去,最后归于平静,再也看不起一丝波澜。
郁棠说得对,他究竟要碰壁多少次,才能够明白呢?果然爱情面前人人平等。
这一路走来邵言都是顺风顺水,从来没有他达不成的目标,却不想原来这世上还有他得不到的东西。
终究是不甘心,邵言哑着嗓子问:“你难道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想说的?
郁棠除了震动之外,还有一丝不解。
她不明白。
这告白对她来说太过忽然。她的预防心一向很重,从来不会轻易跟人交心。邵言是人前高冷,她是人后也高冷。这一次,她觉得很……忽然。
就是忽然。
也许她之前早有预感,可是这猝不及防的感觉让她一下子陷入困惑。她觉得自己跟邵言相识的时间,还不足以产生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
就算有,那也不是爱情。
假如是爱情,那是因为色相?
郁棠终于抬头正视他了。这认真无比的眸光似乎潋滟着水色,邵言的神色也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
郁棠看了他几眼,认真问道:“你为什么喜欢我?”
明明是私人感情,可是她说出来却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邵言心尖一凉,面上却出现起笑意,“想喜欢就喜欢了,还需要理由?”
“需要,理由很重要。”这一次的郁棠固执而又认真。
怎么不重要呢?
郁齐磊的那些女人,就是因为郁齐磊有钱,还长了一副好皮囊,这才前仆后继的呀。
再再究极缘由,假如要追溯到她的身世。之所以被这么不负责任的生下来又没人管,那对年轻的裸婚都夫妇之所以结合,也是被色相所迷吧?
郁齐磊有一副好皮囊,那个阿姨,也是一个美人。
美人配美人,天生一对。可惜不能天长地久。
“没有理由,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你太拽了,我看着不顺眼。”这句话,邵言几乎是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
其实他也想不通,他可能是脑子有问题。
邵言非常擅长做人生规划,什么阶段该做什么样的事情,他心中一清二楚。至于爱情,至少在郁棠出现之前,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人生规划当中。
一经出现,就是方寸大乱。
从一开始的不安,到恋慕,邵言也不知道他怎么调整自己的。他只知道,空白的日记本躺在他的抽屉里很多年,妈妈说是让他记下有意义的事情,可买来之后,他从来不碰。
自从那天他开始在日记本上写下郁棠的名字,此后日记本就全是她。
可是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她根本不知道!
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除了拽,还有别的优点吗?假如这也算优点的话。
好吧是优点,至少对邵言来说,他第一眼注重到的,就是她目下无尘的眼神,似乎永远高高在上不染尘埃。
他沉迷于这种永远处于高山之颠的姿态,沉溺其中不可自拔,以至于深陷其中。从一开始静静观察到最后的一发不可收拾,等他注重到芳心泛滥的时候,已经晚了。
也爱她高傲扬起的下巴的弧度,嘴角挂着的似有若无的嘲弄。
这一切对于邵言来说,就是令他着迷的东西。
为什么喜欢?真的没有理由,假如有,那么也许他是个抖m。
他唾弃自己。
邵言走的时候,就连背影都是说不出的沉默。他以前虽然喜欢冷着一张脸,但是和郁棠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总是有着别样的神采,那清亮的眸子,使人看了一眼就会沉溺其中,自有着一种令人难以发觉的温柔。
现在不一样。
他是由内到外的沉默,就连身边的气压都跟着压抑许多,搞的班上的人都小心翼翼的不敢大声说话,唯恐自己扫到了台尾风。
他已经沉默了一天了。
就连课上老师点名回答问题,他也沉默不语。
嘴巴里跟含了金子一样。
全部人都诧异不已。
当然没有人怀疑邵言会回答不出来。
下课的时候,邵言又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没一会儿,桌面忽然出现一片阴影——有人挡住了他的光线。
邵言抬眸,冷着一张脸看吴沁,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目光却透着一股不耐烦。
吴沁心头一颤,愈加觉得委屈了。她颤巍巍的说:“你、你怎么了?今天状态似乎不太好,是生病了吗?”
语气里全是关切,看着目光诚挚无比。
邵言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打算彻底自闭,回了一句:“从现在开始不要和我说话,我不想说话。”
随后不管吴沁再说什么,他都不回答了。
就这么熬了一天,吴沁是坐立难安,邵言脸色越来越黑。
因为他发现今天的郁棠没有路过他的教室。
他已经一整天都没有见过她了。
心头似乎有无数只蚂蚁在挠一样。他心里本来还生着气的,但是现在什么气都生不出来,剩下的唯有无措和不习惯。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山不过来我就山。
邵言抿抿唇,他在草稿纸上刷刷写下:我比你拽。
然后出门去了。
他邵言什么时候怂过?
躲着他?行,那就亲手揪她出来!

学霸病的不轻出色阅读

邵言走起路来带风,目光冷静,似乎目含杀气。
清华北大班的学生一向和隔壁几个班的学生井水不犯河水,就连走廊都分得明明白白,从来不会有人轻易越界。所以今天邵言一副挑事的样子走过去,很多人就都看见了。
他们差点当场议论起来,不过因为邵言目如寒鸦,样子实在可怕,他们这才稍微的压制下八卦的欲望。
不过很快的,他们八卦的情绪又开始变得高涨起来,因为邵言做了一件事。
他来到了八班的门口,然后往里头张望。
第一眼,他就捕捉到了郁棠。
虽然他从未正大光明的来到这里来找她,但是对于郁棠的一切,邵言早就已经熟烂于心了。
她此时正和祁月两个脑袋凑在一起,小声的说话。言笑晏晏,眉目含笑,看上去亲密无比。
呵,这个女人,终于不是只会冷脸了。好一个亲密无间。
邵言克制住冷笑的冲动,他站定了很久,也不管那些看见他的人早已停下来驻足观望。
过了一会儿,郁棠还没发现他。她把耳朵凑近祁月的唇边,继续说静静话。
邵言忍受不住了,他一手扣着门框,喊道:“郁棠。”
这一声清越无比,透过那些噪杂的声音清楚无比的传入了郁棠的耳中。
其他人也闻声了,他们本能的循声望去,又下意识转回头。这个动作做完,他们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紧接着又不可置信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人。
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邵言竟然会在这里。
全部人纷纷侧目,有好奇的,有玩味的,各种各样的目光落在邵言的脸色,他都无动于衷。
郁棠同样也是震动,她甚至下意识用课本遮住了脸,想要假装不熟悉。但这是不可能的,这个班里,就她一个叫郁棠。并且,第一声郁棠没有应之后,邵言又喊了一句。
“郁棠你出来,我有事找你。”
他固执得要命,神色严厉,搞的那些紧盯着他的人都要不好意思了。
郁棠也很慌,虽然她表面跟邵言一样,同样不动声色,甚至一惯高冷,但是心中已经乱成一团麻。
关于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他想说什么想做什么不会要当众表白吧要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诸如此类的问题不断涌入郁棠的脑海。
她手指头有点颤抖,也开始紧张了。猴头发紧,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她的沉默换来的只是邵言更加急促的催促。
郁棠硬着头皮说:“有事你就说吧,快要上课了。”
邵言“哦”了一声,然后说:“没什么,我妈让你今晚去我家吃饭。”
说完之后,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全然不管八班的人因为他的话早已经炸开了锅。
祁月激动得用手扣住郁棠的手腕,语无伦次。
“好啊,没想到你竟然藏得这么深!你说你说,你和学霸熟悉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祁月是邵言的小迷妹,刚才邵言在的时候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现在终于有胆子逼问郁棠了。
郁棠头皮发麻,因为刚才祁月说话的时候,前后左右桌的人投来目光,就差没有在脸上写上八卦两个字。
这些人真是的……
祁月还是死不撒手,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郁棠没办法,只好老实说:“熟悉是熟悉,可是我和他不熟。”
郁棠说的都是真话。她自认为诚恳无比,但是祁月听在耳里,不仅没有听,反而觉得郁棠在撒谎。
祁月逼问道:“你就扯吧你!哼!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祁月的眼神和神态都在明明白白告诉郁棠,她就是觉得郁棠和邵言有***。
可是哪里有什么***?不过正经的同学关系而已。就算是……就算是那啥,好吧,也算是一点点微妙的关系,那也绝对和***扯不上关系。
这么随意一想,郁棠本能的觉得心虚,她别开眼睛,硬声道:“老师快来了,你还唧唧歪歪什么?小心我不理你了。”
郁棠的威胁一向是最有用的,祁月果然秒怂,但是还是反抗不住八卦的熊熊烈火。即便上课铃响了,教室安静下去,祁月还是不死心。
她给郁棠疯狂递小纸条。
“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是不是我想的那种关系!!”
“小白菜心里苦!养的白白胖胖的小猪被拱了!还不告诉我!!”
“郁棠你好样的!!给我一张学霸的半身照!!告诉我他有没有腹肌!!”
……
桌面的纸团越堆越多,郁棠无奈叹气,只好给她传了一张纸。
见郁棠终于有了回应,祁月兴奋得手指头发抖,她打开纸团的时候都是哆嗦着的。
可是当祁月看清楚上头的字迹写的是什么的时候,脸色顿时一僵。
上面有一行清秀的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敷衍得不能再敷衍的话,祁月看了心头郁闷。
可是即便如此,祁月还是不死心。她提起笔来,在下面又写了一行字。
“你少装蒜了。快告诉我,你跟学霸到底是什么关系?其实吧,我早就觉得他对你有意思。跟我就不用装了吧?”
祁月对着郁棠挤眉弄眼,猥琐的不行。
郁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本不想理会的,但是祁月又开始疯狂给她递小纸条。
原本只是一些询问的话,但是后来画风就越来越扭曲。
比如……
“学霸看这文质彬彬,不知道有没有力道?”
“学霸的身材是不是跟他的脸一样好看?”
“学霸的腹肌是八块的吗?”
“真是美妙的肉体,棠棠一想到你的便宜都被他占尽了,我就难受。过来,你也让我摸摸。”
……
诸如此类,全部都是她一个人的碎碎念,内容也是越来越不忍直视。
郁棠实在忍无可忍,不想让她放飞思维,只好跟她陪聊。
“你想多了。”郁棠回答她。
“啥??”
“就他那样,怎么可能有八块腹肌?有没有腹肌都是个问题。”
郁棠下笔的时候,不假思考。也许是为了报复刚才邵言的高调让她变成众矢之的,她写字的时候特殊用力,几乎要把纸张给戳穿。
祁月的神情再度变得猥琐起来,她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在郁棠的耳边悄声说道:“你果然是知道的。快点从实招来,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多久了?”
郁棠的脸色一黑,也小声的回答:“没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我就是猜的。”
顿了顿,郁棠在纸上写下了“白斩鸡”三个字,还特意圈了起来,指给祁月看。
祁月闷笑不已,过了一会儿,祁月又在纸上写:“没关系,脸能看就行。”
郁棠觉得跟她较真,简直是自己脑子有问题。索性就气呼呼的别开脑袋,也不太搭理。
等到下课的时候,郁棠觉得教室里面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教室里的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总是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打量,还带着探究之意。
有的是鄙夷,有的是嘲讽,更多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郁棠冷着一张脸,她看见桌面那大半张写满了对话的纸条,眉头小心的皱起来,害怕别人看见。
她想了一会儿,打算拿出去撕了扔掉。虽然这样做有点像是做贼心虚,可这张纸要是让别人捡到看了,那真是要命。
郁棠小心翼翼把纸折好放在手心里面,正打算找一个静静静的角落里撕了。可是,她刚走出教室的门,就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这一堵肉墙有点发硬,撞得郁棠的鼻子生疼。她有些不悦的抬眸看了来人一眼。
可这一眼看见的人,却让她愣在原地,恨不得转身跑回去。
这种时候邵言又跑过来做什么?
郁棠直愣愣的站着,一时之间都忘记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了。
跟她的愣怔不同,邵言是目光含着笑意,眼神里带着一种得逞的笑意。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似乎要比天上的太阳还要明亮几分。
平时只看见他冷着一张脸的样子,这一副笑脸满面的模样是很少能够看得见的。
物以稀为贵,其他人都稀罕的看了过来。这一看就看见了两个人站在一起看,模样像是在交头接耳,亲密无间。
哟哟哟,看来这校花是真的跟学霸谈恋爱了。
这样子看上去倒还是真的挺登对的。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刚才全部没有得到满足的八卦心再度被燃起来,群众的吃瓜热情空前高涨,全部人纷纷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恨不得把耳朵伸到他们面前,听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郁棠心虚的把这条紧握在手心里,暗忖着绝对不能够让邵言看见。
她觉得两个人就这么僵直着,有点不像话,所以就试图想要找点什么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更重要的是,让那些八卦的眼睛挪开视线,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邵言离开这里。
“你……你找我又有什么事吗?”这是自从那一天晚上,邵言跟她说了那一番类似于告白的话之后,两个人第一次面对面的谈话。
不知为什么,也许是那些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目光,实在是太过灼人,郁棠第一次觉得有点紧张,无措。
这是第一次,她面对邵言的时候,也有有口难言的时候。
邵言则是成为了强势的那一方,他施施然的倚靠在门框上,看着随意无比。
他偏头看了郁棠一眼,轻声说道:“刚才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对了,你今天想要吃什么?”
噫噫噫,看看,看看这熟稔的口吻,看来两个人一起吃饭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假如说两个人没有什么私底下的联系,那就真的是骗鬼了。
围观群众顿时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脸,看上去八卦至极。
郁棠觉得更加难受了,她往四面扫视了一圈,觉得自己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
“我跟你不熟!今天晚上,我不会去你家吃饭!”
郁棠本来是想要亡羊补牢,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可是她在这种时候这样说,只会起到反作用,让人觉得她这是在欲盖弥彰。
邵言也不生气。
他身体往前微微靠了一下,两个人的脸庞挨着很近很近。
还没有等郁棠发问,就看见邵言伸手替郁棠把鬓角的一缕碎发给别到耳后去。
神色温柔,动作也很温柔。这个动作就似乎是做了千百遍一样熟练。
天啦噜,学霸到他们班的教室门口来秀恩爱了。
其他人个个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像是壁人一对都两人。其中最为夸张的是祁月,她激动的把手中的课本都扔在地上了。
郁棠心想,她完了。别说是黄河,就是银河都洗不清了。
那些人依旧目光灼灼逼人,没有要罢休的架势。
只要邵言继续呆在这个地方,他们就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散开。
郁棠不喜欢自己被别人当成猴子一样耍,为了安抚邵言,不要再让他做出什么高调的动作,她只好假意答应下来。
“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晚上我再跟你说。”
邵言笑了一下,点头,然后离开。
终于走了。

学霸病的不轻小说推荐

学霸病的不轻郁棠邵言小说全文作者文笔流畅,故事风格轻松有趣,感情描写细腻暖和,学霸病的不轻完整章节值得一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