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性感罗刹在线勾魂(贺明薇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性感罗刹在线勾魂(贺明薇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性感罗刹在线勾魂(贺明薇小说)全本章节导读

导读:性感罗刹在线勾魂(贺明薇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人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在数十万年的产生与传承中,他们依靠血缘关系,建造出一条庞大且盘根错节的关系脉络,几乎每个人都能在熟络之后,沿着往上数几代,

小说介绍

性感罗刹在线勾魂(贺明薇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人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在数十万年的产生与传承中,他们依靠血缘关系,建造出一条庞大且盘根错节的关系脉络,几乎每个人都能在熟络之后,沿着往上数几代,甚至不用十八代,就能攀上或远或近的关系。想看的性感罗刹在线勾魂全文书友,本站提供性感罗刹在线勾魂免费全文阅读。

性感罗刹在线勾魂全文阅读

在上奈何桥之前,鬼堆里唠两句,就能找到你表姑的妹妹的丈夫的小姨的侄子的儿媳妇的爷爷的太姥爷。
上一秒还在互称兄弟的两只鬼转眼就乱了辈分。
天下之大,缘分无处不在。

性感罗刹在线勾魂在线阅读20章

贺明薇的书包被接了过去,里面只有两件换洗的衣服,方淑梅走在前头,贺明薇瞧着她无法挺直的背影,身体里的记忆也一点一点蔓延上来。
贺家村不大,远离市区,贫穷落后,随着云城的不断发展,这里更像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生活在这里的大部分年轻人都选择了前往城市打拼,留下的更多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和还没有成年的孩子们。
如同它的名字一样,生活在这座村庄里的人大都姓贺,远亲不如近邻,而在这里,可能你的隔壁就是自家族亲,出门三步就能遇上自家长辈。
就像贺明薇和贺琳琳,她们两个人其实是还没有出五服的表姐妹,贺明薇的太姥爷是贺琳琳的太爷爷。
而今天到家里找麻烦的贺琳琳的父亲贺强,其实是贺明薇的表舅。
贺明薇的家在贺家村的最东面,与最近的另一户人家隔了四五百米,后面是一片墓地,前面的水沟里没有多少水,倒是堆着不少垃圾。最近几天的天气有些热,水沟里传出一阵难以言说的味道。
方淑梅推开门,薄薄的一层木板挂在门框上晃晃悠悠,贺明薇下意识伸手扶了一把,原本还摇摇欲坠的木板咣当一声掉在地上,惊起尘土无数。
贺明薇:“……?”
昏黄的灯泡挂在头顶,方淑梅听到声音,连忙道:“薇薇,有没有砸到你啊?”
贺明薇看到脚下的木板,摇了摇头,“没有。”
她蹲下身想要把它们捡起来,方淑梅放下书包,拦住她道:“放着我来,你别动,别动。”
木板已经断成了两半,方淑梅看了看,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屋里找了件不用的床单,勉强挂在了门框上用作遮挡。
远处传来几声狗吠,惊扰了外面的蚊蝇,嗡嗡的声音顺着敞开的门进来,方淑梅脚步蹒跚的找了盘蚊香,放在地上点燃,盘旋的白色烟雾中带着一股莫名的香味。
贺明薇盯着蚊香看了一会儿,觉得它大概是不能吃的。
已经很晚了,村庄里彻底没了声音,贺明薇坐在床沿上,细白的脚泡在热水里。
“姥姥。”
贺明薇叫了一声,伸出双手握住了方淑梅干枯发皱的手。这种源自于血液的关系让她颇感新奇,眼前的这个老人在无条件的对她好,从掌心传来的温度让她舒适的眯了眯眼,不知怎的,她想起了远在地府的地藏菩萨。
“哎,手怎么这么凉啊?”
方淑梅不知道她内心所想,只当她被吓到,抬手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别担心,姥姥知道你的脾气,不会随随便便的找别人麻烦,要是他还来,姥姥护着你!”
血液在身体里奔流涌动,连接起几代人之间的悲欢离合,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情感建立于此,在数万年的时光里将一种被称之为‘亲情’的东西传承下去。
这是独属于人的情感。
贺明薇在夜色中坐起身,方淑梅搬了把椅子,手里拿着拐杖靠坐在门框边,蚊子在她身边盘旋,贺明薇抬了抬手指,嗡嗡的声音顿时消失。
她侧着头想了想,唇边忽的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
医院里,贺琳琳躺在病床上。
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把贺明薇从楼上推了下去,摔得鲜血淋漓,就连那张一向好看的脸也变得面目全非。她有些害怕,但也觉得愉快,贺明薇死了,那张令人嫉恨的脸也没有了。
然而下一秒,毫发无伤的贺明薇出现在她面前,带着漫不经心的笑。
贺琳琳猛的从床上坐起身。
凌晨三点,医院里鸦雀无声,隔壁床最爱打鼾的那个病人今天也格外安静,贺琳琳抱着被子坐了一会儿,从方才的梦境中脱离出来。
那一定是场梦,这个世界上肯定没有鬼。
想起前一天晚上的事情,贺琳琳打了个寒颤,一股尿意涌了上来。
走廊里的消毒水气味格外浓烈,似乎是为了掩盖什么别的味道,贺琳琳皱了皱鼻子,加快了脚步。
厕所里的灯坏了两盏,贺琳琳一只手打着石膏,别别扭扭的提裤子。头顶上唯一剩下的那盏灯闪了两下,灭了。
她大叫一声,顾不得墙壁上的污渍,紧紧的靠了上去。
“咚咚咚……”
像是皮球砸在地上,希奇的声音由远及近,最终在隔间前停下。贺琳琳捂着嘴,恨不得将呼吸声也咽下去,隔间紧闭的门给了她莫大的安全感,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也停止了动作,似乎这道门将它阻挡在外。
贺琳琳不由得松了口气,只要自己不出去,等到太阳出来,她不信这个东西不怕。
这样想着,她微微低下头。
一双猩红的眼睛停在隔间门下的门缝处,对上贺琳琳的视线,那双眼睛中忽然沁出两行血泪。
它说:“贺琳琳,我好疼啊!”
*
第二天的阳光格外好,方淑梅在屋子后的菜园里侍弄蔬菜,贺明薇饶有爱好的跟在她身后,手里拿了根树杈子,一路走一路扒拉,受惊的蚂蚁、蚂蚱、青蛙四处逃窜。
吵闹声在此时传来,贺明薇站起身,看向门口。而方淑梅脸色一变,嘱咐贺明薇在这里呆着后不要出去后就自己走了出去。
门口,贺强带了七八个人,气势汹汹的叉着腰,叫嚣道:“贺明薇那个小贱人呢?让她滚出来,我倒是看看她是怎么欺负我闺女的!”
方淑梅从屋子后出来,手里拎着把铁锹,看着眼前的几个人,怒道:“贺强!你又来干什么?”
贺强年过四十,挺着个啤酒肚,满脸横肉,“老子怎么不能来,你家那个赔钱货害的我闺女现在还在医院躺着,要不就让她出来给我闺女磕头赔罪,要不就等着瞧!”
“我们家明薇好好的在学校读书,你闺女自己从楼上掉下来,管明薇什么事!”方淑梅丝毫不惧,中气十足道:“贺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告诉你,这间屋子是要留给明薇的,你想都不要想!”
按辈分,贺强还应该叫方淑梅一声婶婶,究竟他父亲和方淑梅的丈夫是实打实的亲兄弟。两家人原本的关系还算不错,当初方淑梅青年丧夫,贺强的母亲,方淑梅的嫂子还劝她趁着年轻再找个好人家,然而方淑梅说什么都不肯,生生自己一个人拉扯着尚在襁褓中的闺女贺卫兰长大。
后来,上一辈中只剩下方淑梅一个人,三十多岁的贺强在外面做了点小生意,敲锣打鼓的回了村,不知怎么回事,就盯上了方淑梅家原本的老屋,口口声声说方淑梅不算是贺家人,怎么能住在贺家的地产上。
方淑梅好歹是带着闺女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乡里乡亲的大都熟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看不下去贺强的做派,便说贺卫兰还姓贺,是实打实的贺家人,怎么不能住在老屋里,这才止住了贺强的念头。
再往后,贺卫兰未婚先孕生下贺明薇,却在不久后***身亡。这边贺卫兰的头七还没过,那边贺强就找到了族亲,说贺卫兰已死,那她家里的屋子也该还给他这个贺家人了。
族亲大都上了年纪,年轻一辈中偏偏贺强最有能耐,几经斡旋,老屋还是被贺强夺了去,但作为交换,须得给方淑梅还有贺明薇另外安排住处。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间屋子。
贺强横行霸道,哪里肯让自己手里的肉到了别人手里,时时刻刻都想着怎么把房子拿回去。
掂着根碗口粗的木棍,贺强狞笑道:“少他们废话,我闺女在医院躺着,没有十万块钱拿不下来,要不你现在麻溜的给我拿十万,要不就把房子抵押过来。”
方淑梅气的浑身发抖,怒道:“凭什么说是明薇的错,你家闺女是什么东西,她做的孽还少吗?”
“婶婶,话不能这么说。”一个中年妇女从人堆里出来,皮笑肉不笑道:“我们家琳琳一向是好孩子,这学校里的老师都知道,现在她出了事,昏迷了一整天,睁开眼别的人不提,就喊你们家贺明薇,这不是她还能是谁?”
说话的是贺强的妻子王招娣,一张嘴出了名的刻薄,骂起街来三公里外都能听到,眼下她站在哪里,一双绿豆似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个圈,透出几分奸诈。
“婶婶,你们家里的情况我们也都知道,我们做小辈的总不能让您老人家流落街头不是。你看,明薇那孩子现在年纪也大了,搁以前那可是孩子都有了,正好我熟悉一个有钱人家,他家孩子比明薇大不了几岁,明薇嫁过去就能过上好日子,何必在这间小破屋里受苦呢?您说是不是?”
方淑梅气急,抓起手里的铁锹就打了过去,“大不了几岁?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家人是个混账兔崽子,比明薇大了十八岁,还带着个儿子,你个黑心肠的,还要不要良心!贺琳琳还比明薇打一岁,你怎么不让她嫁!”
老年人力气不大,王招娣轻轻松松就躲了过去,倒是方淑梅脚下踉跄,被跟着出来的贺明薇扶了一把。
阳光下,贺明薇的皮肤白的透明,嘴唇殷红,贺强只看了一眼就挪不开目光。
——还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如今的贺明薇竟是比她妈贺卫兰还要好看许多。
王招娣看到丈夫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狠狠掐了他一把后,对方淑梅道:“老东西,我敬你一声婶婶,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货色,贺明薇能嫁过去那是她有福气,不然就像她妈贺卫兰,死的不干不净。”
贺卫兰是方淑梅心中永远的痛,听她这么提起自己的女儿,方淑梅恨的眼睛滴血,“你!你还敢提卫兰,当初要不是因为你,卫兰怎么可能会死!”
王招娣还想说什么,话在喉咙里还没说出口,就觉得自己头上一痛。

性感罗刹在线勾魂在线阅读21章

等了三百年的老鬼坐在桥头讲了个故事,故事讲完,上了奈何桥,一碗孟婆汤下肚,便是前尘旧事忘了个干净。
罗刹追过去问人心是什么,那鬼却说:“你到了人间便知道了。”
她还想再问,孟婆拦住她,给她盛了碗孟婆汤。罗刹尝了一口,觉得不好喝,便灌给了一旁的范无救。
然后范无救被倒挂着吐了三天三夜。
范无救说:“罗刹,你心可诛。”
*
变故忽然来临,一时间谁都没有反应过来,除了兴致勃勃看热闹的贺明薇。
贺强油腻的脸在一瞬间变得通红,喉咙里拉风箱一般呼哧呼哧的喘气,任谁都没有想到,那根碗口粗的木棍没有落在旁人身上,反而落在了王招娣头上。
脑袋上被砸出一个窟窿,鲜血止不住的往下流,剧痛让王招娣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昏过去,然而事实却是她无比清醒,甚至能在反应过来后抓起另一人手里的木棍反击。
贺明薇扶着方淑梅往后退了两步,剩下的人面面相觑,踟蹰着不敢上前。
人有七情,喜怒哀惧爱恶欲。
若是将怒哀惧恶从身体中释放出来,便是眼下的场景。无人迷惑他们,他们所做的不过是自己早已臆想许久,只需要一个机会就能做出来的事情。
一缕似有若无的黑气在贺明薇指尖盘旋,连同围绕在贺强和王招娣身边的黑气,在半空中连城一线。两条黑气相遇,逐渐融为一体,那缕细细的黑气看起来无比微弱,却在一点点吞噬来自贺强夫妻身上的恶念。
贺明薇似是满足的叹了口气,眼睛里晕开一片墨色,在旁人没有看到的时候,又迅速恢复如常。
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让王招娣败下阵来,贺强一边打一边骂骂咧咧,大意就是王招娣拿着他的钱倒补娘家,还给他带了绿帽子。王招娣自然也不甘示弱,虽然抡棍子不敌贺强,说出口的话却一点不少。
“***你个臭不要脸的在外面养了多少小女表子以为我不知道?”
“别以为自己赚了屁点的小钱就长脸了,也不想想那些钱都怎么来的!”
“为了拿到老屋,还不是你专门找人逼死贺卫兰?”
“大不了老娘跟你同归于尽,告到法院你也要进大牢!”
贺强抡圆了胳膊,狠狠的朝她身上打去,王招娣躲了一下,没打到头,却被打在了后背上,王招娣踉跄了两步,最终倒在地上,半个身子都被鲜血浸透。
见到这个情况,他们带来的几个人中,有两个赶紧上去拖住了贺强,生怕闹出人命。
方淑梅坐在院子的里石头凳子上,听到他们提及贺卫兰的死因,顿时面色铁青。
她一早就怀疑贺强夫妻两人在其中做了手脚,只可惜贺卫兰没能留下只言片语,她一个带着奶娃娃的老婆子,有谁把她放在心上,更何况贺卫兰是上吊自尽,哪怕说出去也会被人反咬一口说是诬陷。
警车和救护车一同抵达现场,王招娣躺在地上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鲜血和满地的泥土尘土混在一起,感觉下一秒就要撒手人寰。贺强身上被抓出不少伤口,胳膊上脸上满是青紫印子,就连后面拉着他的人也被敲了几棍子。
动静闹的这么大,贺家村的不少村面都跑出来围观,见到是贺强两口子,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作孽啊,贺家老太怎么生出这么个东西,这是要逼得亲婶婶出去讨饭啊!”
“唉,可惜贺家老大那两口子死的早,不然也不会让他这么作践自己弟媳啊。”
“这是动手打人了?哦呦这是谁啊,都成这样了还能活吗?”
“什么?是王招娣?还是贺强打的?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两口子打架还打到别人家门口了?”
……
喧闹声不绝于耳,贺明薇扫过去一眼,手指尖环绕的黑气蠢蠢欲动。
救护车将王招娣和贺强拉去医院,而警察将剩下的几个人全都带去派出所做笔录。
一群人拎着木棍去别人家门口找事,结果自己人把自己人打的头破血流,虽然说起来不是很厚道,但是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察在了解到具体情况后还是忍不住想笑。
包括被贺强带来的几个人在内,共有五六个人证。这些人也都只是贺家村的村民,平日里受了贺强的一些恩惠,为了经济利益才跟着为虎作伥,今天跟着贺强一起去找贺明薇“讨个公道”,说好的是不动手。
在他们看来,方淑梅和贺明薇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只要稍加恐吓就行,至于拿在手里的木棍也只是用来吓吓她们,谁都没有想过真的要动手。
但事情发生的猝不及防,王招娣和贺强夫妻双双进医院,他们在警察局里被当作同谋做笔录,利益当前,每个人都想要尽快把自己干干净净的从这件事中摘出去,生怕招惹上任何麻烦。
人证有了,物证就是那根被当作***的木棍,已经被警方拿去做血液和指纹鉴定。
若不是程序如此,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究竟警察到达现场的时候,贺强被三个人拖抱着还想要对不省人事的王招娣动手。
贺强在被押上警车后就恢复了神志,冰冷的手铐挂在手腕上,左右两边各一个警察,刚刚发生的事情在他脑子里出现,最终定格在王招娣那张满是鲜血的脸上。
他愣了一下,低头看到自己衣服上被溅上的鲜血,不可置信的抱着头嚎叫。
送医及时,王招娣被抢救了一天一夜,好歹是保住了一条命,只是成为了植物人状态,能不能醒过来还是另一回事,并且就算醒过来也是永久瘫痪。
尽管贺强不肯承认自己的犯罪行为,但人证物证齐全,再加上他和王招娣口不择言时说的那些话,被当作是犯罪的原因,铁证如山,根本容不得他狡辩,并且随着事件的持续发展,几桩陈年旧案也被翻了出来。
当年贺强回乡并非是做生意赚了大钱,而是在外面当包工头,并在工程结束后拿走了全部钱款,最终还导致了一个工人索要工资不成跳楼身亡,并且在后来别的工人想要拿回部分工钱时,被贺强带人威胁。
在当时网络消息发展还不够全面的情况下,贺强就这么带着家人回到了贺家村,借着那笔工程款做起了小生意,竟然在这十几年里混的风生水起,摆足了有钱人的架子,将贺家村当成了自己的基地,俨然一个说一不二的村霸。
还有贺明薇的母亲贺卫兰,早年也是出了名的美人,二十二岁那年被王招娣介绍了一个男朋友,结果在相处了一年多之后才发现这人有妻有子,被发现后这人索性一走了之,剩下贺卫兰生下女儿贺明薇。
而这边悲痛欲绝的贺卫兰还在月子里养着,那边王招娣就带了一包瓜子在门外宣扬贺卫兰败坏家风,为了钱给别人做小三,生生逼得贺卫兰上吊自尽,去世当年才不过二十四岁。
这两件事情传回贺家村,有之前被欺压的说不上话的上了年纪辈分高的老人带头做主,将贺强从族谱里除名,并收回了之前被贺强一家强行霸占的老屋,让方淑梅和贺明薇重新搬了回去。
*
晚上,贺明薇从房间里出来,木板门已经被修好,她径直穿过门,看到了一身白衣的谢必安。
见她出来,谢必安伸出手道:“吐出来。”
贺明薇背着手,小声道:“就吃了一点点。”
谢必安虽然温顺,但对待某些事情上却十分坚持,见状微微沉下脸道:“你忘了菩萨对你说过什么?”
提起菩萨,贺明薇抿了抿唇,张口吐出一团黑气,而谢必安取下手腕上写着‘一见生财’的珠子,将黑气紧紧的团在其中,珠子散发出金色光线,黑气在金光的包裹下不断翻滚,最终消失殆尽。
贺明薇眼巴巴的看着他的动作,谢必安看着她不舍的目光,抬手敲了下她的额头,“说好了不许闯祸。”
贺明薇吐了吐舌头,道:“是不是二殿又说要把我送去恶鬼道?”
地府有十殿阎罗,其中二殿楚江王历,司掌活大地狱,专管伤人肢体、奸盗杀生,从罗刹降世就坚持要把她丢进恶鬼道,任其自生自灭。
贺明薇转了一圈,在院子里的石头凳子上坐下,“二殿肯定又说我为祸人间,当下不除,往后必定无法无天了。”
谢必安戴回珠子,无奈道:“既然你都知道这些,怎么还管不住自己。”
“是他们先犯到我头上,若是与我无关,谁又乐意管着他们如何?”
谢必安道:“他们尚在阳世。”
“那又如何?”贺明薇道:“我也在阳世。更何况,他们身上有许许多多的罪孽,从前,现在,未来。”
谢必安沉默了一会儿,在她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下,“地府收阴魂,押往十殿审判,他们身上的罪孽,最终都会在地府受到刑罚。”
“***着的人呢?”贺明薇反问道:“为什么阳间的事情,非要等到死后才能沉冤昭雪、报仇雪恨?”
谢必安道:“天地法则,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旁人活着的时候就要饱受欺凌,死了还要在阴间苦守,看着他们在人间寻欢作乐,毫无悔意,乃至寿终正寝,正是因为如此,世间才生出怒哀惧恶。”

小编点评

性感罗刹在线勾魂(贺明薇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本书情节刻画生动,题材新奇,使人不由得眼前一亮,人物形象塑造也非常成功。更多出色章节,快来尽在本站。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