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太古之门(陈语苏桐)导读
太古之门(陈语苏桐)导读

太古之门(陈语苏桐)导读

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8-11-04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太古之门全文结局阅读苏桐曾试着派人去寻找,但却并未能发现陈语的踪迹,仿佛这个人瞬间便蒸发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连胡素儿这种擅长追踪的人都没能发现陈语的气息。喜欢这本小说的朋友,小编为大家提供了太古之门(陈语苏桐)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导读!

太古之门小说简介

“小狐狸,你最近似乎比较反常啊?”一所偏僻的院子中,墨白正拿着一把竹帚清扫着院门前的积雪,身着一身纯白的长袍,在雪景中显得异常没存在感。
胡素儿此时就坐在小院屋顶上发呆,怀中的小白狐已被冻得瑟瑟发抖,她却仿佛完全没有感受到周遭的寒意。听到墨白发问后转头看了他一眼,两只终究微眯的眼睛稍稍睁开了些:“滚远些可好?”
墨白把扫帚一扔怒道:“白爷这可是好意关心你,你这么凶干嘛?”
“捡起来,继续扫。”
“哼,当我怕你啊?扫就扫……”墨白很没骨气的捡起了竹帚继续扫着雪。
雪很厚,不过在墨白勤勤恳恳的劳作下,很快便被堆成了几堆,而后某人更是没心没肺的堆起了雪人:“小狐狸你要不要一起?白爷的艺术天赋可是很高的,待会儿堆只公狐狸给你哟!”
回答他的是房顶上一连砍来的十几片屋瓦。
墨白唯有暗自叹息了一声,胡素儿保持这种沉默的状态已有一个多月了,而更正确的来说,是在陈语失踪之后。
当自己等人被双蛇军中那对兄弟逼退之后,陈语就已经不在苏桐那里了,也没人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

太古之门免费全文试读

苏桐曾试着派人去寻找,但却并未能发现陈语的踪迹,仿佛这个人瞬间便蒸发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连胡素儿这种擅长追踪的人都没能发现陈语的气息。
在众人看来,陈语要么已然身亡,要么则是被人抓走了。能有力量掩藏其行迹的,怕是只有双蛇的人。
查访仍在继续,然而几人却心知肚明,能够找到陈语的可能性实在微乎其微。即便侥幸找到了,谁又知道那时的他是不是已变成了一具腐烂的尸体?
没人将这种猜想说出来,唯有以沉默来表达自己的担忧,尤其是胡素儿。
胡素儿历来便不太喜欢说话,在陈语失踪之后这种情况似又严重了些。墨白等人尝试劝说过,只是并未起到什么效果。
其实连胡素儿自己都无法说清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与陈语的那一场谈话竟似成了诀别一般,那种感觉让她觉得极不舒适。就似乎自己曾经试图挽留一个人,但终因没能留住而眼睁睁看他走向死亡。
自负薄凉二字的胡素儿不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对不起陈语,然而在可能面对陈语的失踪乃至于死亡时,胡素儿没能说服自己继续那么想。
“你说会珍惜自己的命,这么快就反悔了?我果然还是讨厌你的。”胡素儿微眯的眸子缓缓睁开,看着远方轻声自语着。
就在此时,犀角高大的身躯自屋中缓缓走出,肩头上依旧扛着那柄沉重的黑铁乌锤。而在另一只胳膊上,正搭着一件厚实的棉衣。
犀角一跃身跳上了不算高的屋顶,默然的将衣服披在了胡素儿身上,而后静静坐在了旁边陪她一起看着远方。
胡素儿伸手裹紧了棉衣,随口道:“有些大。”
“我的。”犀角看起来依旧狰狞的脸上,多了一丝强挤能称作微笑的表情。
“你坐在这不走,是也打算劝我吗?”胡素儿眯眼笑着,尽管笑脸已有些苍白。
犀角微微摇了摇头:“我不会劝人。”
“那就下去吧,这挺冷的。”胡素儿漫不经心的抚摩着怀中的小白狐,似乎并不愿意有人在此打搅自己。
出乎意料的是,犀角并未如往常那般听胡素儿的话,沉默片刻后再次开言道:“不过我想试着学一下。”
胡素儿看着身旁那高大的身躯笑道:“乌鸦那么伶牙俐齿都没效果,你这现学现卖的又能怎样呢?”
“也许他还没死。”犀角憋了半天之后脸色已变得有些发红,但最后只说出了这几个字。
胡素儿眯眼轻笑着:“学不会,就别勉强了。”
犀角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不知该怎么回答胡素儿。
反倒是胡素儿看起来要潇洒的多,似在对犀角说,又似只是在自言自语着:“死活又能怎样呢?终归已不在这里。活着的尸体亦或是死去的活人,都不重要了。”
犀角面色有些迷惑:“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自己?”
“是啊,为什么呢?”胡素儿微眯着双眼歪头思考着,魅惑众生的脸上多了一丝罕见的迷惘:“明明一切都想得通的,为什么还是会觉得不甘心?”
正在院中勤奋堆雪人的墨白听罢这句感慨后插言道:“小狐狸,不要与自己的人性再斗下去了,没意义的。”
胡素儿这次没有再欺负墨白,反而很认真的看向了他:“我有那样吗?”
“理性告诉你全部人都是可以失去的,但感性却又会在你失去所重视的人时告诉你,你需要他们。我不知道在你性格中两者谁所占的比例更大,但我很清楚,在陈语失踪之后,后者正处于主导地位。”
听着墨白的分析,胡素儿的眉头不自觉的微皱了下:“可我现在并不在乎他的生死。”
墨白没再回答,吹着口哨继续埋头堆雪人去了。只留下胡素儿还在回味自己方才所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不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我愿意相信他还活着。”犀角有些不合时宜的打断了胡素儿的思绪。
胡素儿轻叹了一声:“一个人的意愿又能改变些什么呢?”
犀角有些笨拙的答道:“也许,很多。”
“你真是这么觉得的?”
“嗯。”
“愚蠢。”胡素儿看着犀角摇了摇头,给出了两个字的评语。
犀角有些沉默的垂下了头,但很快却又缓缓抬起:“我确实很蠢。没有你睿智,没有墨白聪明,没有苏桐果断,也没有陈语所具备的坚韧。但即便如此愚蠢的我,依旧希望自己可以保护你们每一个人,更不会在你们的尸体被发现前幻想你们死时的样子。”
一次性听到犀角说这么多话,胡素儿有些错愕,许久之后才出言问了一句:“慈悲是佛家的天性吗?”
“是,但我并不具备。”犀角回答得很认真。
胡素儿微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至少比我要慈悲得多。”
犀角用力摇了摇头:“你所为者,是为大善。”
胡素儿略带怅然的看着远方,语气中有些无奈:“除了你,谁还会那么觉得?”
“假如你不天天欺负我的话,我可能会稍稍那么觉得哟。”墨白手中抓着一个雪团冲胡素儿挥舞着,不过下一刻便已经被一片飞来的屋瓦给打得粉碎。
墨白看着自己被弄脏的白袍叹了口气:“算了,就当刚才是我的错觉好了,小狐狸怎么可能是好人?”
胡素儿微眯双眸轻笑着:“一直不是。”
墨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口中却说道:“不过我们从没奢望过你可以变好,安心当你的坏狐狸吧。”
“废话真多。”胡素儿对这席话似乎不以为然,但在其微眯的眼角处,已经略有些湿润。
就在此时,苏桐推门走入了院中,在其肩头处还静静站着一只乌鸦。
“哟,苏大少大驾光临?少见啊!”墨白呲牙一笑,很热情的上前拍了拍苏桐的肩膀,霎时间五个湿淋淋的指印印在了苏桐的水蓝长衫上。
苏桐飞起一脚踢开了他:“早让你们直接住我那儿了,非得搬出来,现在害得我还要跑这么远的路来找你们。”
墨白耸了耸肩:“你也知道我们都是听小狐狸领导的,她老人不愿意再住你那儿,我们也只好照办啊!”
苏桐抬头看向了坐在屋顶的胡素儿,神色间有些无奈:“还生气呢?”
胡素儿看了他一眼:“我有说我生气了吗?姑奶奶想住在哪里都只是看心情,非得生气才能换地方?”
“是是是,小姑奶奶您说什么都是对的,您想住哪里都可以。”苏桐深知胡素儿的脾性,唯有苦笑应付着他。
墨白看着两人聊天颇有些感慨:“陈语不在,当真没谁能降伏这只妖孽了吗?”
苏桐闻言面色微变,不知墨白为什么要在胡素儿面前提起陈语。假如不是自己的疏忽导致了陈语的失踪,胡素儿怕是也不会莫名搬出去住。
对于此时的胡素儿来说,陈语这两个字怕是已经成为禁句一般的存在了。
不过在偷偷观察胡素儿的表情后,苏桐并未发现什么异样,这才稍稍安心了些。不过还是转头瞪了墨白一眼:“少说几句话能变哑巴?”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变才要不停的说啊!生命不息,叨叨不止!”墨白满脸的理所当然。
好在苏桐看他这副贱兮兮的样子也已习惯了,叹了口气道:“都别闹了,今天找你们来是有正事的。”
墨白微微一愣,转而已将目光投向了苏桐肩头的乌鸦:“老头子又有什么阴谋了?”
苏桐瞪了他一眼:“从现在开始闭嘴,不然我们一起打死你。”
墨白大致估量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差距,很有原则得冲苏桐一挺胸,然后闭嘴了。
犀角转头看了胡素儿一眼,见她并没有动的意思后唯有自己跳下了屋顶,等待着苏桐的下文。
苏桐沉声道:“总部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正月初七时双蛇军中将有一场比较大的异动,首领决定找机会进行突袭。”

太古之门在线试读

傅青提实在不明白人生的完整与否与一根香蕉究竟有什么关系,但看着陈语那张诚挚到极点的脸,却还是决定拿过来吃掉。
此时的场景很古怪,一个少女面带愤然的大口吃着一根香蕉,而坐在她对面的少年,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吃。
直到傅青提吃完一整根香蕉,把剩下的香蕉皮狠狠摔在桌上时,陈语才说了一句险些让她病发暴走的话:“你觉得你的人生完整了吗?”
考虑到房子与药品都是自己的,傅青提忍住了砸毁它们的冲动,但看向陈语的目光中已满是愤然之色:“你是不是皮痒欠收拾?要真是的话你跟我出去,你看我敢不敢打死你?”
“怎么吃根香蕉就完整了呢?”陈语小声嘟囔了一句,直到发现傅青提已经处于暴走边缘时才刷拉一声抖开了怀中的地图,指着最西边的苦海黄泉道:“你知道这地方吗?”
傅青提原本已要发怒,在看到陈语所指的位置时,愤怒的神色竟是微微一僵,而后面色凝重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陈语随口敷衍道:“有些好奇,所以问下你。”
“我不知道,”傅青提很干脆的答道,而后转身背对着陈语继续收拾药草去了。
陈语见她如此也是微感诧异,只觉得这其中肯定是有些隐情的,于是便不动声色的追问道:“看你这么紧张,似乎是个很可怕的地方啊,你去过?”
“呸呸呸!乌鸦嘴我打死你!”傅青提暴怒之下也不管手边上有什么,抓起来就向着陈语砸了过去。
陈语有些狼狈的躲避着,不觉有些委屈:“我只是问问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而已,用得着生这么大气?”
傅青提满是怒意道:“一个都是死人的地方,满足了吗?”
“死人?”陈语瞬间怔在了原地,心中也已猛然一沉。那位无名的前辈莫非已经死了吗?
“啪!”一只坚硬的药罐狠狠砸在了仍在发呆中的陈语头上,瞬间已变为了诸多碎片。
傅青提也没想到自己胡乱砸出的东西竟真的命中了陈语,脸上不禁多了一丝慌乱:“你傻了?不会躲开吗?!”
以陈语的体质对此自然不以为意,随手揉了揉被砸的脑门后冲傅青提撇了撇嘴道:“出气了就说说这里到底是哪里吧。”
傅青提只觉得自己在陈语面前已很难保持平常的冷静,稍有些不注重便会不自觉的生出各种各样的情绪。这对于会因为情绪波动而暴走的自己来说实在是件极危险的事,然而令傅青提觉自得外的是,自己潜意识中对此竟似并不排斥。
面色有些复杂的重新坐到了陈语对面,傅青提在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苦海黄泉是全部生命的归处,在那之下是无尽的炼狱,也称为冥界。几乎没有活人去过那儿,更没人能活着从那回来。”
陈语闻言双眉紧锁:“冥界炼狱?似乎有些耳熟,为什么总感觉之前听说过。”
傅青提叹了口气:“你之前不是和一朵来自于那儿的花战斗过吗?”
“幽冥曼陀罗?”陈语猛然惊觉:“花满郎的那朵花?”
傅青提微微点了点头:“我让你不要与花家作对,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花家与冥界是有着某种联系的。冥界这地方原本就鲜有人知,其中的力量更是诡异之极。而花家之人或多或少都是可以动用一些冥界之力的,与他们交战会很棘手。”
陈语若有所思:“现在再说什么也晚了。况且我虽不去招惹别人,但若有人一定要来踩我一脚,我总归是要踩回去的。”
傅青提听罢面露无奈之色:“有时候稍稍容忍下可以为自己留条退路,何必每次都以性命相搏?不觉得自己很鲁莽吗?”
陈语皱了皱眉,类似的话自己听胡素儿也讲过,两个性格几乎完全相悖的女子无一能理解自己究竟为何而拼命,而自己似乎也很难解释清楚。
看着陈语变幻不定的表情,傅青提有些无奈道:“算了,听不听在你吧。我只希望你能尽可能活下去,别忘了你还要救你姐姐。若真因冲动而死,很不值。”
陈语静静点了点头:“我知道。”
“知道有什么用?我看你根本就没听进去吧?”傅青提看了陈语一眼,神色中有些落寞。
陈语挠了挠自己的头:“知道你聪明。那也用不着每次都拆穿我吧?”
傅青提被陈语气乐了:“很多次?说得我似乎跟你很熟似的。”
陈语故作惊诧的看着傅青提道:“难道不熟吗?”
“不!”
陈语有些郁闷的从桌上拿起了那几根香蕉,一根接一根的连连吃着,看得傅青提都有些纳闷了:“你很爱吃这个吗?”
“并不。”
“那你还这么个吃法?”
“我只想借此弥补一下我满是缺憾的人生。”
“滚滚滚!”
陈语被傅青提像拎口袋似的直接扔出了房间,手中犹自攥着尚未吃完的半根香蕉。听着身后房门咣当关闭时,陈语脸上又多了几分怅然:“到底怎样的人生才算是完整的?”
灰头土脸的坐在地上,嘴里还叼着半截尚未咽下的香蕉,陈语此时实在不像个思考人生的少年应有的姿态。
偶然时陈语会进入这样的状态,茫然至不知所措。尤其是在接连失去了姐姐与那位香蕉前辈时,自己忽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孤单感。也许傅青提是足以让自己说出这些的人,然而陈语实在不想在她本就沉重的心上再压上几层压力。
所以陈语就这么静坐着,并在无尽的沉默中开始明白:有些时候的有些孤单,是注定需要自己一人去承担的。
良久过后,陈语还是决定回去了。究竟地上挺凉,坐着并不舒适。
在陈语迈着并不轻快的脚步离去时,身后的门被缓缓推开了些。缝隙之后,一双满带憔悴之意的眼睛正静静注视着他,直到他消失在路的尽头。
傅青提看着陈语的背影,眼神中有些纠结,又有些悔恨。当全部情绪都一齐涌上心头时,傅青提眼角处微微泛红,似下一刻便会有泪水流下。
一支细长的青竹竿轻轻点在了门上,随之傅青竹平静的声音自门外传来:“若我是你的话,便不会哭。”
傅青提闻声神色剧变,身形连连后退了数步,急忙伸手抹去了眼眶中的泪水。
而此时,傅青竹已伸手推开了门,随后缓步走入了屋中。
傅青提身上的真力瞬间凝起,对他冷声道:“谁让你来这儿的?”
傅青竹闻言轻笑道:“做大哥的来看看妹妹,也需要受人指使吗?”
傅青竹脸上瞬间布满了寒霜:“我没有你这样的哥哥,你走!”
傅青竹却是不为所动,以竹竿点地摸索着做到了一张椅子上:“血浓于水,是你说没有便没有的吗?”
傅青提的双目中,血丝正逐渐蔓延着:“你究竟是有多无耻,才敢在我面前说出这四个字的?”
傅青竹诡笑了一声:“若你仍执意觉得父母之死与我有关,便出手杀了我吧。反正我现在全身真力尽皆给了陈语,在你手下估计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住吧。”
傅青提本已打算出手,听他如此说时神色骤然变得有些发白。略一探测才发现傅青竹之真力果然十不存一,不觉有些警惕道:“你说把真力给陈语是什么意思?”
傅青竹满脸的平和之色:“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问你为什么要给他!”傅青提有些烦躁的对兄长怒喝着。
傅青竹叹了口气道:“为了六猎。”
傅青提连连冷笑着:“你这话充其量骗骗傅青松那样的,还指望能骗过我?”
“他是你二哥,我是你大哥,我们之间需要欺骗么?未免荒唐了些。六猎是父亲的心血,无论如何我都要替他守住的。”傅青竹说这些时,似也有了些激动之意。
傅青提却是依旧不为所动:“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何目的,但我应该让傅青松转告过你了:别碰陈语!”
“六猎将亡,我不可能不做些什么。”傅青竹转头朝向了妹妹,蒙在眼睛上的黑布,似在微微动着。
傅青提银牙紧咬着缓缓逼近了傅青竹:“为何要将那么多的阴谋诡计用在一个无辜者身上?”
傅青竹嘴角微翘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脸:“什么才算是阴谋诡计呢?只不过是场不错的交易罢了,何必管交易的对象是谁。”
傅青提微抬起了右手,躁动的真力不断向指间聚集着:“你那双瞎眼里除了利益还有什么?”
“还有……更大的利益。”傅青竹依旧满面笑脸,端坐在椅子上纹丝未动。
“和你的利益一同去死吧!”傅青提终于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了,立起聚满了锋锐真力的手刀狠劈向了傅青竹的咽喉。
傅青竹感受着扑面将自己笼罩在其中的真力,轻轻从口中吐出了几个字:“你希望看到陈语的尸体吗?”
那只柔若无骨的纤弱手掌猛地停在了傅青竹咽喉前寸许的位置,溢出的真力甚至已经触碰到了傅青竹的喉结,但终究没有再进一步劈下去。
傅青竹伸出双指轻轻拨开了傅青提的手,而后带着愈加灿烂的笑脸凑近她耳边道:“现在该谈谈我们之间的交易了,妹妹。”

小编点评

陈语苏桐小说出色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出色,值得推荐!想知道太古之门小说最后的结局吗?小编提供的太古之门在线阅读不容错过哟!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