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3下载: 82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将夜是一本玄幻小说,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正是基于这种原因,西陵神殿里很多保守派老道人,终究坚持认为南门众人乃是比魔宗更可恶的叛逆,基于同样的原因,大唐帝国终究对昊天道南门信任有加。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将夜小说全集内容介绍

名义上,总坛在长安城的昊天道南门是昊天道的下属教门,由西陵神殿直接治理,从南门掌教神官至高阶道人,修行的都是昊天道法,师承也延续了西南一脉。
然而事实上,昊天道南门更应该算做大唐帝国的一部分,无数年的实践证实,无论是感情倾向还是立场选择上,但凡帝国与神殿之间发生争执,南门全部道人的立场都非常坚定——他们永远坚定地站在帝国一边。
正是基于这种原因,西陵神殿里很多保守派老道人,终究坚持认为南门众人乃是比魔宗更可恶的叛逆,基于同样的原因,大唐帝国终究对昊天道南门信任有加。
如今的南门神官李青山,被皇帝陛下正式册封为大唐国师,还兼署着天枢处,要知道天枢处乃是朝廷管辖大唐境内全部修行者的机构,由此可以想见帝国与南门之间真正的关系。
昊天道南门的总部道观就在南门,不是长安城朱雀南门,而是城北大明宫的南门外,那座黑白两色为主的道观被无数青树掩映,与皇城遥遥相望,别有一番漂亮,显得平静温顺并且相对矮小,没有太多神圣肃穆之感

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全章阅读之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纸,一帖,云后的两记雷 免费阅读

千年之前大唐立国,在昊天道的沉默关注之下,天下十七国伐唐结果惨败,经此一役大唐帝国在世间奠定了千秋雄主的地位,代表神辉照耀世间的昊天道也不得拿块脏布蒙了自己眼睛,毫不情愿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时至今日,昊天道在大唐帝国境内传播仍然极广,但并不代表西陵神殿能拥有与在其它国度同样的神圣至高地位,在大唐子民心中有资格传达上天意志的宗教机构叫昊天道南门,也正是无数年前那场战争最终催生的畸形产物。
名义上,总坛在长安城的昊天道南门是昊天道的下属教门,由西陵神殿直接治理,从南门掌教神官至高阶道人,修行的都是昊天道法,师承也延续了西南一脉。
然而事实上,昊天道南门更应该算做大唐帝国的一部分,无数年的实践证实,无论是感情倾向还是立场选择上,但凡帝国与神殿之间发生争执,南门全部道人的立场都非常坚定——他们永远坚定地站在帝国一边。
正是基于这种原因,西陵神殿里很多保守派老道人,终究坚持认为南门众人乃是比魔宗更可恶的叛逆,基于同样的原因,大唐帝国终究对昊天道南门信任有加。
如今的南门神官李青山,被皇帝陛下正式册封为大唐国师,还兼署着天枢处,要知道天枢处乃是朝廷管辖大唐境内全部修行者的机构,由此可以想见帝国与南门之间真正的关系。
昊天道南门的总部道观就在南门,不是长安城朱雀南门,而是城北大明宫的南门外,那座黑白两色为主的道观被无数青树掩映,与皇城遥遥相望,别有一番漂亮,显得平静温顺并且相对矮小,没有太多神圣肃穆之感。
道观深处一处偏殿内,哑光的深色木地板尽头坐着两位道人,其中一人穿着深色道袍,腰间系着御赐的明黄系带,俨然一副得道高人模样,正是大唐国师李青山。
对面坐的是位瘦高老人,老人穿着一身肮脏道袍,染着无数油垢的道袍与闪烁着下流目光的三角相映不成趣,面对着地位崇高的大唐国师,老道的眼睛依旧盯着别的地方,脚跷的老高,浑然没有一点尊重敬畏感觉。
李青山看着案上茶杯,若有所思说道:“今天书院开二层楼。”
道士随口应了声。
听着有些不对劲,李青山抬起头来,正好瞧见老道士正色迷迷盯着廊外行过的一名秀丽中年女道官在看,而那位女道官而是含羞而笑,不胜娇怯。
瞧着这一幕,李青山苦笑连连,看着老道说道:“师兄你入符之时立誓纯阳入道,一生不近女色,既然如此还何苦夜夜在青楼里流连,又总要摆出个色中恶鬼模样给人看?”
猥琐老道便是昊天道南门硕果仅存的神符师颜瑟,听着李青山言语,他极不赞同的摇了摇头,捋着颌下三两根胡须认真反驳道:“师弟此言差矣,当年心急入妙符之道立了那个毒誓,我便悔了半生。如今不敢破誓,当然不敢真个亲近女子,那眼神作派何不尽量放荡些,也好求个道心无碍?”
李青山无奈一笑,实在拿这位道法高妙却偏爱在红尘里打滚的师兄没有丝毫办法,转而神情凝重说道:“隆庆皇子进了二层楼后,自有书院后山看着他,你我的责任便小了。”
听到此事,神符师颜瑟也难得变得认真起来,沉吟片刻后说道:“那个家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裁决司的二号人物,在神殿里肯定有大靠山,我们能不沾手便是极好。”
昊天道南门的地位终究有些尴尬,他们首先要考虑大唐帝国的利益,但师门一脉却终究还是在西陵,处于这等夹缝之间,又有那些历史情仇恩怨,面对着隆庆皇子这位西陵神殿重点培养的神子,便是李青山本人,若没有大唐国师这件神圣外衣,也会觉得份外棘手。
做为昊天道南门领袖及供奉,他们深知西陵神殿道门总坛深不可测的实力,所以从来没有想过隆庆皇子不能进二层楼。
“与拥有无数年积累的西陵道门相比,我南门终究还是过于单薄弱小,神殿实力太过深不可测,随意来一个晚辈,都会令你我感到麻烦……”
李青山神情凝重看着颜瑟,说道:“公孙师弟苦研符阵合一之法,心血精神消耗过剧,如今必须留在山中清修,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复神通,现如今我南门就只剩下师兄你一个神符师,又后继无人,真不知道如何应对日后局势。”
能迈入知命境界的修行强者,经常被人们称做大修行者,而一旦能进入知命上境的符师,则会被称为神符师,用来形容此符师能够拥有某种近神的力量。
在普通战斗中,神符师并不见得会比别的大修行者拥有更强大的神妙手段,然而符术可以助修行,可以强兵甲,可以布阵法,可以益军事,甚至可以行云布雨。
偏偏符之一道却是全部修行法门里最艰深的学问,极为讲究修者的悟性与资质,这种悟性资质极难用言语阐释,只能归类于某种天然对符文的敏感,纯粹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完全无法通过后天感知修练而成。
传闻南晋剑圣柳白曾经尝试洞明符道,然而即便是这样公认天资盖世的人物,也终究无法在符道上前进一步。
所以对于宗派和国家而言,神符师这种存在毫无疑问是最宝贵却也是最稀缺的要害性人物,于是有种说法,没有神符师的国家都是小国,没有神符师的流派根本没资格入流。
大唐帝国雄霸天下,神符师却不超过十人,其中大多数神符师醉心于纸墨符文的世界,不问世事隐居深山别院不出,真正在世间行走的不过廖廖三数人。西陵神殿号称拥有世间最多的修行强者,但相信出世的神符师数量也极少。
昊天道南门供奉颜瑟,便是这样一位神符师,他幽幽想着自己死去之后,南门便再无神符师,不禁悲从中来,拾起案上茶杯聊作烈酒一倾而尽。
放下酒杯,他望着道观南向的天空,感慨说道:“书院不问世事,却隐隐制衡世间万事,不得不承认自有其底气,仅我这个老道知道的,便有三个老伙计藏在书院里。”
这句话里的老伙计,自然指的就是地位尊崇的神符师。
李青山蹙眉说道:“听说今日负责主持书院二层楼开启的……便是一位神符师,只是没有查清楚究竟是谁。”
“应该是黄鹤。”颜瑟面无表情说道:“那些老伙计在书院里藏了这么多年,大概也就是他没能褪尽尘心。”
“听说隆庆前些天在得胜居里吃了些亏。”
李青山忽然转了话题,淡然说道:“虽然份属一脉,那年轻人又是道门重点培养的对象,我身为南门神官实在不应该幸灾乐祸,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消息,我终究没有办法压抑住喜悦的心情,每每讲起此事时,只好刻意不笑。”
“神殿属意由隆庆接过燕国皇位,那日公主送燕太子归国,这种机会无论是莫离还是隆庆皇子自己都不会错过。”
“同行的还有曾静。”他向颜瑟说道:“只可惜他没有想到却在他最擅长的言辞功夫上被人摆了一道。”
颜瑟比较留意曾静这个名字,叹息说道:“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如今真的势成水火了?话说陛下春秋正盛,这便开始抢夺那把椅子,会不会嫌太早了些?”
“势成水火倒不至于,自钦天监那事之后,据我看来皇后娘娘倒一直沉默自持,公主殿下究竟年轻,却有些把握不了分寸。”李青山摇头说道:“不过这与我们道门并不相干。”
“都得天子宠爱,但皇后娘娘身后有亲王,有夏侯,正如你说李渔究竟年轻,即便她长袖善舞,在年轻一辈心中极有份量,但身周之人也不免年轻,缺了几分力量。”
李青山微微点头,说道:“正是如此,话说那日在得胜居里压了隆庆皇子一头的书院学生,听闻与公主也极亲厚,不过听说这个叫宁缺的小家伙不能修行。”
听到宁缺这个名字,颜瑟微微挑眉,端着空酒杯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轻声说道:“我听说过这个人,我甚至查过他,他确实没有修行潜质,不然我会挑他做我的传人。”
李青山表情骤然凝重。身为昊天道南门领袖,他深知神符师想要寻找传人何其困难,师兄的眼光又是何等样的挑剔。
迎着对方审慎的目光,颜瑟知道这位师弟心中在想些什么,轻声一叹从袖中取出一团被卷好的纸张在案上铺开,那张来自青楼招的帐薄纸已经满是皱折,然而过了数月时间竟是依然没有破损,可以想见对老道而言的重要性。
“这是他酒后写的一张便笺,全无森严法度笔章规矩,树枝乱倒拖把乱扫笔意充沛,看似散乱却能凝意入迹甚至发散气息,字有其形而无其意,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写法。”
神符师颜瑟沉默片刻后,说道:“可惜,没有一丝元气波动。”
……
……
“处于夹缝之间愈发需要力量,而如今能在神殿上有位置的南门中人,就只剩下我和师兄你。假如师兄你说的是真的,假如这个叫宁缺的书院学生真有资格成为你的传人,你应该很清楚,这对我们南门而言,是何等样重要的事情。”
国师李青山神情凝重望着颜瑟,沉声说道:“必须再确认一下那个叫宁缺的书院学生究竟能不能修行。”
颜瑟看着殿外碧天流云,缓缓摇头说道:“不用再看了,那个小家伙虽然根骨自通符意,但确实无法修行,可惜可叹。”
李青山皱眉说道:“事关重大,再查一次。”
“军部查过,门内小吕看过,书院那些教书先生也看过,你徒儿也去看过,都确认他不行。”
颜瑟淡然看着他,沉默片刻后说道:“其实我也不甘心事后自己静静去看过,但结果还是一样。”
淡淡一句话,不知含着老道多少身后无传人的遗憾唏嘘。
李青山沉默了很长时间,轻拂道袖说道:“再查最后一次。”
……
……
一名腋下夹着黄纸伞的年轻道人走到二人面前,恭恭敬敬双膝跪下,将黄纸伞放到身旁,取出一叠天枢处的宗卷,然后低下头声音微颤说道:“去年夏天有一份报告,说南城某赌坊里出现了一位修行者,经调查那人应该就是宁缺。”
房间里一片死寂般的安静,颜瑟颌下疏须无风暴起,他如年老癫狂的猛虎般重重一拍桌案,暴怒骂道:“那夜我让你查!你是怎么告诉我的!”
“师伯……”年轻道人莫名其妙回答道:“那夜查出来的结果,宁缺他诸窍不通,确实无法修行啊。”
“既然你师伯问过你这事,为何后来天枢处有报告,你却没有告知你师伯?”李青山冷冷看着自己的徒弟。
年轻道人低声解释道:“那年轻人的身份有些非凡,所以……即便是天枢处查到后并没有告知我。”
“有什么非凡之处?”
“那个叫宁缺的人似乎和齐四爷熟悉。”
“然后?”
“齐四是朝小树的人。”
“然后?”
“朝小树……是陛下的人。”
年轻道人抬起头来,看着师父与师伯,低声说道:“假如宁缺是陛下的暗笔,天枢处必须要保持沉默。”
颜瑟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说的话,只是怔怔地盯着案上那些宗卷,苍老的嘴唇微微翕动,喃喃道:“那小子真的能修行了?这怎么可能?他明明诸窍不通……”
李青山余光注重到师兄按在木地板上的右手青筋毕露,微微颤抖,知道他此时心中定然情绪激荡,难以自持。
“师兄。”
“嗯。”
两名昊天道南门最顶层的大人物对视一眼,看中彼此眼中的坚毅态度和必得之心,微微点头。
李青山沉声说道:“只要确认宁缺真有资格成为你的传人,那不管他是陛下的暗棋还是公主的隐着,我昊天道南门就一定要把他抢过来给你当传人!”
……
……
临四十七巷老笔斋的大门被人硬生生砸开,那些本想打抱不平的街坊邻居,看着老笔斋门口围着的衙役,还有那些浑身带着危险味道的官差,下意识里保持了沉默。
国师李青山带着颜瑟闯进老笔斋,他们没有看到宁缺,但他们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两幅字,字的落款是宁缺。
“好字。”
颜瑟简洁明了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然后望向李青山,说道:“先前假如说有六分把握,现在的把握已经升到八分,假如能看到他对笔墨的贪婪饥渴之意,那我的把握就有十分!”
李青山皱眉问道:“什么样的把握?”
“假如能再让我到他笔墨里的饥渴意。”
颜瑟盯着他的眼睛,郑重说道:“你一定要把他交给我,我有把握十年之后,昊天道南门便会再多出一位神符师。”
出门之前,这位地位尊崇的神符师看着四面那些不堪入目的香坊行货,感慨说道:“谁能想到在这样的偏街陋巷小书店里,竟藏着一位符道天才书法大家?
听到这句话,李青山隐约想起一件事情,霍然转身望向老笔斋墙上挂着的那两幅宁缺真迹,眉头猛地挑了起来。
……
……
皇宫御书房外,小太监禄吉恭谨行礼,说道:“禀报国师,陛下正在朝会与大臣们讨论燕国征和大事,陛下用茶粥前说了,国师既然难得想赏字,便请自入,只是莫乱了书架。”
听着这话,李青山毫不犹豫推开了御书房的门。
……
……
颜瑟盯着被铺开的纸卷,看着上面那淋漓尽致的“花开彼岸天”五字,苍老面容上渐渐出现出不尽欢愉赞叹之色。
李青山看着他神情凝重问道:“师兄,可看到饥渴?”
“笔意虽和那幅鸡汤帖完全不同,但我可以确认是同一人所书。”颜瑟声音微颤说道:“至于饥渴……我能看到那小子写这幅字时就像八百年没有吃过鸡肉的狐狸一般贪婪。”
年轻道人从旁看了一眼,不解问道:“我在祭酒大人府上看过这幅字的双钩摹本,祭酒大人评价这五字气饱神足,无一丝乏力空无痕迹,世间难觅,既然如此为何又说饥渴?”
“你懂个屁!”颜瑟披头盖脸骂道:“非饥渴至不可忍时方能捉笔蘸墨尽情狂书,哪能写的如此气饱神足?”
年轻道人讷讷退后。
李青山盯着颜瑟的眼睛,忽然问道:“十成?”
颜瑟回视着他的眼睛,用力说道:“十成!”
李青山一挥道袖,长声而笑,御花园内青叶乱飞。
颜瑟轻捋疏须,心醉而笑,御书房内纸笔微晃。
“找到他。”
“他不在家。”
“他是书院学生,今天二层楼开启,当然在书院。”
“他不会修行,二层楼开启关他什么事?”
“问题是他现在会修行,我们才会急着找他。”
“有道理。”
“你去我去?”
“我去动静太大,万一让书院发现宁缺的本事,反而不美。”
“那我去。”
国师与供奉越说越喜悦,年轻道人在旁看着两位长辈兴奋模样,欲言又止。无论在南门观内还是在天枢处里,他的职责便是替师辈们拾遗补缺,所以虽然今天被连番痛骂,明知道这句话会很影响二位长辈的心情,却依然不得不说。
“师父,师伯,既然宁缺能修行,那他肯定会试着进二层楼……假如他进了二层楼,我们怎么办?”
李青山和颜瑟身体骤僵,片刻后想到一椿事情,同时长出一口气。李青山瞪着年轻道人骂道:“胡涂东西,他就算能修行,难道还能胜过隆庆皇子不成?二层楼他自然是进不去!”
颜瑟摇头感慨道:“先前还在头痛那位西陵神子,现在想来,却要感谢他直接断了宁缺那小子进二层楼的希望。”
李青山自黄色腰带里取出一块令牌递给颜瑟,郑重说道:“莫让书院那些老家伙发现,除了书院,谁要敢阻拦师兄,你直接开整,甚至不惜动用我南门名义!”
颜瑟接过令牌,神情有趣望着他问道:“怎么整?”
“随便整。”
“包括莫离和隆庆?”
“当然。”
年轻道人苦笑着极不合时宜地再次插话:“师父师伯,那二位可是西陵神殿派来长安的人,我们南门不主动配合倒也罢了,若要与他们敌对,只怕有些说不过去。”
“有什么说不过去?”
颜瑟狠狠瞪了他一眼,挥舞着破旧发臭的道袍厉声喝道:“我活了八十年才找着这么一个传人!谁敢拦我!”
李青山声音微寒说道:“师兄此去一定要把他带回来,我昊天道南门后续希望便在于此,若有人敢拦,皆杀!”
御书房外,小太监禄吉一直张着耳朵偷听里面道士们慷慨激昂的谈话,说偷听其实并不正确,对那些身负神妙之术的道人们来说,他的任何举动都瞒不过对方,只是对方并不在意。
禄吉看了一眼御书房紧闭的门,又看了一眼议政殿方向,在心中默默想道,那个家伙的身份终于要被人揭穿了,无论对徐大统领还是自己来说,这都是最后的机会。
主意既定,他再也不顾不得那么多,迈着小细腿快速向议政殿方向跑去,心想一定要抢在国师之前告诉陛下,只是见着陛下的面,应该怎样说才能脱了自己的罪过……
“陛下大喜!”
“写花开彼岸天的那位大家终于找到了!”
“他……叫宁缺。”
……
……
宁缺并不知道大唐国师和一位神符师把他视作改变昊天道南门后继无人尴尬致命局面的唯一希望,意欲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抢夺人才,哭着喊着也要收他当徒弟。
他也不知道自己去年在御书房里写的那幅字,那幅以各种摹本姿态在大臣们家中已经招摇数月的字,即将跃出那片海。稍后高高在上的大唐天子可能会眼含热泪握着他双手,泣声说道爱卿朕寻你寻的好苦,然后赏他万顷良田美婢无数。
他不知道这些事情,他依然艰难行走在书院后山的山道上,他只知道这见鬼的山道越来越难走,他只知道山道前方有座木桥,桥的那头站着几名登山者。
那几名登山者或扶树或倚桥头,神情疲惫脸色黯淡,其中一人望着似乎永无尽头的山道,颓然缓缓坐到地上,脸色苍白绝望到了极底。
正是谢承运。

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全章阅读之第一百五十四章 银道与柴门,入雾 免费阅读

一路山道行来…刻在岸壁上的石刻字符令周遭环境化为千针万叶瀑布疯海,对宁缺身体与精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在与这种模拟自然的对抗中,他表现的越强硬,相对应,那些石刻字符所展现出来的威力越恐怖,走至此时他虽然尚未倒下…身体也已经是虚弱到了极点。
他抬起手臂,擦掉唇角的血迹,往桥那边走去,踏过小桥,身周那些无影无踪却无处不在的压力骤然消失,知道终于过了第一关,下意识回头望向漫漫山道,心有余悸叹息了声。
桥头山道旁坐着两名年轻的修行者,他们的脸色很黯淡,甚至显得有些绝望,哪怕是听到宁缺的脚步声,也没有抬起头来看他一眼,仿佛对他们来说,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宁缺走到他们身前,看着他们的神情…忽然认真说道:。该放弃就放弃,不算丢脸。…。
走过诗承运身前时…他没有停下脚步,没有与这位集书院万千宠爱与一身的才子交谈。谢承运的目光从山道上的那双脚上移…望向继续向前的那个背影,眼眸里出现出淡淡迷惘之色,他觉得这个背影有些眼熟,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
宁缺知道桥后的山道依然有古怪,不然包括谢承运在内的那三名登山者,会如此绝望黯然坐在桥头,靠在树上,但他并没有停下脚步观察或是做别的事情,而是直接走了上去。
山道弯曲难以看见尽头,他微低着头就这样沉默走着,顺着这条把春日花林分成两半的青石道缓慢行走,走过好几个弯,路过好几片湖,穿过好几畦花田,在翻过一处有些陡峭的石崖后…斜斜向上的山道忽然向下斜倾而去…又穿过好几畦花田…路过好几片湖,走过好几个弯。
然后他抬头望去,看见那座木桥,桥头的树以及那三个情绪低落的登山者。
弯弯山道前行,明明向着上山的方向…最后却折回了原地,有些像传说中的树林冥墙…桥头的山林里凉风渐起,暮色趋凉,有一股阴森莫名的味道。
宁缺的脸上没有丝毫震动神情,更没有什么惊怖…他只是看着桥头的树和树下的人发了会儿呆,然后转过身去,望着那条已经走过一条的山道默默闭上了眼睛。
先前看到桥头画面之后…他便想到了某种可能:这条山道会把人带回来。
道理很简单…就算山道前方是万丈深渊或是噬魂的恶兽,包括谢承运在内的三名登山者,有可能会爬不上去,但没道理三个人都恰好在桥头放弃了登山的努力,而且他们脸上的神情不像是受到某种折磨冲击之后的悲壮,更像是一种惘然迷路的徒劳。
问题是桥后的山道为什么会把人带回原地?这是宁缺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他闭着眼睛…沉默站在桥后山道下方,探出袖外的双手轻轻感受着风中的气息。
看似向前的山道…却只能把人带回原地,假如无法破除其中的秘密,那么登山者只能徒劳地一遍一遍走上山道,然后绝望地一遍一遍走回原地。
桥头那三名情绪低沉的登山者,便在这样枯燥绝望的循环中最终放弃…此时他们看到宁缺这个同行者,看到他站在山道前沉思,想着他稍后会像自己先前一样再次尝试走上山道,然后片刻后又会神情惘然地走回来…他们的脸上不由出现出同情的神情,又有些讥讽。谢承运的脸上没有同情怜悯,也没有讥讽,宁缺没有被这条神奇的山道震动,但当他看清楚从山道上走回来的宁缺容颜时,顿时震动的无法言语。
在书院入院试之后,在不停登楼的日子里,谢承运一直把宁缺当作自己最强劲的对手…然而在那场期考之后,他才确认自己高看了这个边城来的军卒少年,在此后的时光里,宁缺被书院诸生排挤冷落…他虽没有再去落井下石,但确实已经遗忘了这个曾经的对手。
书院二层楼开启,他的目标是隆庆皇子,甚至也想过考试过程中会出现很多别的强劲对手,但他就是没有想起宁缺,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战胜了对方…那么何必再投注以更多的关注?曾经倒在自己面前的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让自己分心?
直到今日在桥头,他看到山道上的背影,看到山道上走下来的宁缺…心脏陡然一紧…才知道原来自己根本就没有战胜过对方,甚至可能自己从来没有看清楚过这个同窗。
桥那头的山道,会给登山者带来怎样的痛苦,谢承运亲身经历过,此时此刻的他自然能想到,能够挺过那段山道的人,又怎么可能因为一场赌约,就称病弃考?一个令他感到更悲伤的推论出现在心中,这半年在书院里…宁缺没有做过任何辩解,没有尝试向自己再次发出挑战,也许不是因为他心虚,而是因为他的眼中根本没有自己。谢承运看着山道下方低头沉思的宁缺…扶着树艰难地站起身来,看着他犹豫片刻后说道:‘…山道是假的,元气在自然流动,根本无法找到通道,你过不去的。……
宁缺睁开眼睛,没有回头,没有回答…只是盯着面前这条山道看。
这一年里他在旧书楼看了太多修行类的书籍,说到眼界之宽广,无论是谢承运还是别的人,很难和他相提并论,刚才在这条神秘的山道上走了一圈,他就判定出来,山道上被人布了阵法,而这种阵百度将夜吧首发与山崖道石也密结合在一起…因为和谐所以强大。
只可惜阵法与符道一样,都是修行世界里最繁复难学的法门…就算陈皮皮的了解也不多…宁缺只是看了些书,知晓一些阵法基础知识,连皮毛都没有学到,自然更谈不上破阵。
宁缺想了想,悬在袖外的双手拢至胸前…指尖互搭做了个意桥…催动念力经由雪山气海输出,感知着山道里的天地元气波动,然后缓缓走了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山道上再次出现宁缺的身影。
他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走到桥头后,继续回头盯着那条斜斜向上的山道发呆。
先前这一次走山道,他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感知山道里的天地元气波动,试图寻找到阵法之外的一条通道…然而他发现,山道里的阵法果然很神奇,当登山者试图用念力操控天地元气,去感知阵法通道时…这些被登山者调动的天地元气,一旦接触到阵法,便会催生阵法自动发生一些极细微的变化…这些看似细微的变化,对登山者而言就如同一道道悬崖。
更神奇的是,登山者念力越强,能操控的天地元气越丰沛,一旦触及阵法,掩盖真实山道的天地元气产生的波动便会越狂暴…直接把登山者州刚摸到的那些通道摧毁。
这也就是说,想要走过桥后山道的人念力越强大,能操控的天地元气越丰沛,便越轻易发现躲藏在阵法里的真实山道,然而同时也会越快速地摧动阵法改变,把真实山道再次掩盖。
假如登山者想要通过这段被阵法掩盖的山道…只有三种方法:一,你身形速度够快…当你刚刚发现真实山道后,便化身为电,抢在阵法被触动改变之前飞过去。二…你的境界足够高,不需要调动天地元气去触摸感知…只需要用意念随意一看,便能看破阵法…看到山道间的元气流动…然后寻找到那条道路。三,你的念力足够强大,可以操控天地元气正确地感到阵法里的那些通道,但同时你还要保证这些天地元气不能让阵法所感知,从而发生变化。
比阵法触发速度更快的修行者肯定有…比如那些传说中进入无距境界的圣人,但那个人肯定不是宁缺。境界足够高能一眼看破阵法的修行者肯定有,比如此时已经进入山腰雾中的隆庆皇子,但那个人肯定依然不是宁缺。
对于宁缺来说…时于桥头这几名惘然绝望的修行看来说,事实上他们只可能选择第三种方法,但假如仔细分析,就可以知道这第三种方法…基本上不可能做到。
他们就像是一个不能视物的盲人,山道上构成阵法的元气波动,就像是一道由比奶油更加柔软的物质构成的迷宫,盲人只能用手去摸那些奶油墙,必须摸的极为仔细专心,才能找到这片奶油迷宫的通道,而同时不能让奶油墙有丝毫变形,因为一旦变形,迷宫又会变了。
要做到这一切,需要那个盲人有一双世间最温柔的手,这双温柔的手可以轻捉林风而风不知,可以脱光床上女子罗裳而女子不醒,可以拂过砚中墨汗而不沾一点黑。
对于修行看来说…这双温柔的手就是他们念力所调动的天地元气。
他们必须保证调动的天地元气足够精确,足够温柔,能控制细针去绣花,能让花朵粘住蜜蜂,能让蜜蜂在针尖上跳舞,如此方能尝试做到他们想做到的事情。
然而人世间有哪个修行者会无聊到这种地步,冥想培养出来无比强大的念力,却要强行把调动的天地元气变得微弱温柔…然后又花上无数功夫去练这对修行毫无益处的绣花功夫?
‘…在山道上布阵的人肯定是个老变态。……
宁缺看着眼前的弯弯山道,在心中对书院里那位阵法大家做了一个自认为最正确的评判,然后他把手伸进怀里,摸到那叠极薄微凉的物事…默然想道:‘…不过我似乎也很变态。,。
正如先前在桥那边山道上,他眼睛微湿望天时的感叹那样,这些年的艰难苦厄,到今天仿佛都变成了昊天老爷赐予他的礼物,正常的修行者绝对没有办法用第三种方法通过山道…但宁缺却似乎可以用一用…虽然不见得能过,但至少保有了那种美妙的可能性。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无论吃饭睡觉还是发呆还是写字,只要有时间的时候,宁缺就会不断冥想,而雪山气海诸窍不通的他,这些冥想得来的念力一直积蓄在识海之中…年月渐增不知蓄成了怎样一片浩浩大湖…直至去年终于一举通窍,变成了他最大的倚靠。
拥有如此强大的念力,只有白痴才会刻意把自己能够调动的天地元气变得微弱温柔…宁缺也不想,但他与别的普通修行者都不一样,他本来就不能够修行,只是被连番奇遇逆天改命,而最终体内气海雪山也只勉强通了十窍…他能够感知的天地元气实在是少的可怜。
因为少,所以温柔。
至于调控天地元气去做绣花功夫,这种看上去很变态很无聊的举动…事实上正是宁缺这半年来在临四十七巷夜夜所做的事情,他能够操控的天地元气太少,他知道在战斗中想要凭借这些取胜极难,所以他愈发想要把操控做的更细致一些。
夜夜烛火之下,在桑乡好奇的目光注视之下,终于踏入修行世界的少年不停冥想培念,感知房内天地元气,控树叶,控木盆,控烛台…控笔黑,控纸光,控马桶,无所不控。
时至今日,终究停滞在不惑境界的他,还没能找到自己的本命物,他依然没有办法像那些剑师般控制飞剑嗖嗖嗖嗖乱飞,隔空杀人于无形。
但他能控制着庭院里树下的数百片落叶一片一片飞到灶台边堆成一座小山,他能控制木盆像个胖娃娃般从床的那头艰难挪到床的这头,惹来桑桑一片兴奋掌声,他能控制着毛笔缓慢落入砚台再提起在纸上像初学蒙童那样笨拙的写字。
宁缺像当年在岷山里学习杀兽杀人那般沉默刻苦修练,像无数万次挥刀那般练飞控制天地元气…满庭院乱飞的落叶…满屋里淌流的洗脚水,满书桌满乡墙乱洒的墨汁…那些马桶倾倒的恶臭,还有桑桑收拾残局时的汗水,都是他的证实。
这种方法很苦,苦修便是这个意思,这种方法很笨拙,勤能补拙便是这样意思,这种方法很变态,一般人根本无法想到更无法做到。
所以才会连上天都被感动了。
谢承运扶着树,看着山道下的宁缺,苦涩说道:‘‘宁缺,我不知道你一直躲藏自己实力是为什么,也许你瞧不起我,但我能看出来,你和我一样,都只是在不惑境界。…。
‘…只有洞玄境才能把握天地元气波动的规律,你想走过这条山道,除非发生奇迹。…。
‘…进书院之前,简大家曾经对我说过,书院就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
宁缺从怀里取出薄薄的一层银箔,用手掌揉撕成无数碎片,然后向身前洒去。山风从桥下的涧谷刮起,在山道间呼啸而过,吹的那些轻薄仿佛无重量的银箔碎片向四面飘去,纷纷扬扬如同无数万片银色的树叶,然后悄然无声落在山道上。
‘…我活下来就是奇迹,所以我活着的每一天,我都会让它变成奇迹。…。
说完这句话,宁缺看着识海里那条清楚的银光大道,迈步而上。
走上山道时似乎很意气干云,然后紧接着他的动作便变得怪异笨拙起来。
他低下身子,动作极缓慢地扶着树蹲下,然后小心翼翼向前挪了两步。
然后他把右手探进崖壁,身体艰难地向后一转,又向前走了一步。
书院里的人们,看着暮色中的斜斜山道,忽然有人发出一声惊呼:‘…看到了,那是宁缺!,。
有人嘲讽说道:‘‘他这是在干嘛?一会儿抬腿。一会儿趴到地上,钻狗洞吗?,,钟大俊轻摇折扇,冷笑说道:‘‘钻狗洞逃跑这种事情,他确实很擅长。,。
宁缺最后一个登山,结果竟然撑了这么长时间,已经出乎了绝大多数人的意料,尤其是那些自认为熟知他的书院同窗们,更是震动之余,难免有些羡慕隐恨。
常证实眉头微蹙,看着山道上艰难前行,动作显得异常可笑的宁缺,忽然想起去年自己在书院里与对方的谈话,喃喃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
‘…不过一莽夫罢了。…,钟大俊啪的一声收回折扇,恨恨说道。
司徒依兰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冷冷环视表情复杂的同窗们,嘲讽说道:‘‘他已经超过了术科六子,名正言顺的书院第一人…难道到现在你们还不服气?,。
书院诸生沉默无语。
斜斜山道上,宁缺的念力散出体外,调动稀薄的天地元气,感知着那些散落在山道上的银箔碎片,然后借由那些银箔最温柔地寻找着阵法的通道。
宁缺一直没能确定自己的本命物,但毫无疑问,这个世界上除了桑桑以外,最能与他的念力共鸣的物事,暂时还是银子。因为兑换金子需要官府公证的缘故,他还没有试过金子。
在那些银箔的帮助下,他艰难笨拙甚至显得有些滑稽的蹲下起身斜爬,在清静的山道上艰难地前行…然而至少他没有再次被这条山道带回桥头。谢承运站在桥头扶着树神情惘然看着山道…怎么也想不明白,宁缺究竟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就这样超过了自己,走上了那条自己怎么走也走不通的山道。
看着山道上渐行渐远的滑稽身影,他难以自抑地想起这半年里,与无彩在湖畔漫步时,偶然能在草甸那里看到的那个萧索孤单身影…那个被书院遗忘了整整半年的身影,他想起了那次期考后自己的骄傲…以及那个消失在掩雨走廊里的身影。
他紧紧抓着右胸口,看着山道尽头的宁缺,痛苦不甘喊道:‘…宁缺,你没办法超过隆庆皇子…他已经进雾很久了。”
宁缺的身影消失在山道转弯处。
谢承运怔怔望着那处。
一个声音在弯道那边响起。
‘…我至少超过你了。…,谢承运捂着胸口跌坐树下,一口血吐了出来。
山顶云雾间。
‘…二师兄…宁缺快进雾了。……
‘…等门过了吗?…。
‘…没有。,。
‘…柴门的字他不好过,非洞玄上境不能记,这个事情没办法靠运气。
‘…宁缺在旧书楼看了一牟书了,还记不住?,。
‘…石刻之字较纸上笔墨为深…深一度便多一世界,他能在旧书楼记书…不见得能记石。”
‘…啊………二师兄…柴门那儿有后门没有?…。
‘…皮皮。”
‘…是,二师兄…我知道错了。……
‘…隆友皇子在雾里走了多少级?“他已经走过四千一百零二级石阶。”
“没有休息?”
“没有。”
“竟然这么快就走到了十二岁,看来西陵那些老道士果然有些门道。”
宁缺走过了那些弯弯的山道…从脚下拾起一片飞的最远的薄薄银箔,然后抬头望去,只见前方山道隐隐没入山腰间的浓雾之间,不见尽头。
而在云雾之前,有一道柴门。
他走到柴门之前,只见上面有一块木牌,木牌上写着三个字。
“君子不…”
宁缺微微蹙眉,看着木牌上的空白处,又看了一眼木牌下方搁着的粉石,猜到是让自己填空0
第四个字是什么?
在离柴门不远处的道旁,他看到了一块石头,石上有四个深刻的大字。
“君子不器。”
“这么简单?”
他诧异地摇了摇头,然后回头向柴门走去,然而当他拿起粉石想要写下第四个字时,却愕然发现自己忘了那个字是什么0
提笔忘言。
捏着粉石的手指微僵,他走回那块刻着字的石头前,静静看着那些字迹,在第一时间猜到这柴门这关的考核是什么,这个世界上大概再难找到比他更熟悉这种情况的人了。
入书院整整一年,他一直在与旧书楼二层里那些观之忘形的书籍战斗。
“看我伟大的永字八法。”
宁缺从道旁择了些枯枝,依着石上那个器字摆好,然后缓缓闭上眼睛,面无表情开始在识海中分解记忆。忽然间他睁开眼睛,脸上露出白痴般的傻笑。
“你真是个白痴啊。”
布满自责意味说完这句话,他的右手伸向了那块石头。
山顶雾中。
“二师兄,宁缺过了柴门。”
“怎么可能?那个白痴的永字八法,就想解开柴门勒石?”
“他没用那个方式。”
“那他怎么记住的那个字?”
“他先是试图直接把那块石头挖出来。”
“白痴,勒石与大山连为一体,怎么挖?”
“宁缺发现挖不出来……他直接把手掌按在石头上,把字印到了手掌上。”
“什么?”
“然后他走到柴门前,对着自己掌心上的印迹照抄了一遍。
“………………”
山雾间一片沉默,然后有人感慨说道:“这种法子实在是……别出心裁。”
“二师兄当年你走山道的时候也是这么干的?”
“什么别出心裁?这叫投机取巧!我看上去会有这么无耻吗?”
“宁缺会不会是书院史上第一个用这个法子开柴门的人?”
二师兄的声音沉默很久后再次响起。
“不是0”
“那是谁?”
“大师兄。”
“大师兄十三岁开悟,三十不惑,然后直接洞玄知命,其中十七年都不够境界开柴门。”
“那十七年间,大师兄每次上山下山,路过柴门时,用的都是这个法子。”
拾起粉石,摊开左手,看着掌心印着的那些红道,宁缺开始一丝不芶在柴门木牌上落笔,虽说石上字迹印在掌面上变成了反的,但对于精通书道的他来说,这全然不是问题。
工工整整的一个“器”字,被一笔不乱地写在了木牌上,就在字体右下方那个***被粉石画拢的瞬间,写着君子不器四字的木牌瞬间冒起一缕青烟0
宁缺向后退了一步,看到木牌上面那四个字又变成了三个字…最后的那个器字消失不见。
吱呀一声,柴门缓缓在他身前开启0
柴门后方的山道笔直升向山腰浓雾之中,比前面的山道要变得陡峭很多,全部由一级一级的石阶组成,这要爬到山顶上,不知道要走多少级石阶。
宁缺本应直接向等门后方走去,但他难以压抑心头的好奇,回头望向那块道旁的勒石,只见石上的字刻果然也变了,不再是君子不器四字,而变成了君子不惑。
“不知道隆庆皇子看到的是哪四个字。”
他好奇想着,走过柴门,拾阶而入,身影消失在山腰的浓雾里。
书院内一片安静,鸦雀无声,人亦无声。
一名书院学生面色微微苍白,看着山间,哦喃念道:“运气…这一定是运气。”钟大俊紧紧握着折扇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傻傻地说道:“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到底躲藏了多少事情…一这也太阴险了些。”
没有人理会他们,包括司徒依兰在内。
书院全部人的目光都投向那座大山,投向云雾缭绕的山间。
虽然他们都已经看不到那个书院学生的身影,但他们依然看着那边。
那个书院学生是第二个走入山雾的人。
有些人甚至开始忍不住猜想…也许那个家伙真能比隆庆皇子先登上山顶?

推荐理由

将夜(宁缺桑桑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已出,小说构思细腻而不失潇洒,笔触真实却华美,剧情环环相扣,引人爱不释手,感情交代清楚且含蓄,人物形象鲜活生动,跃然纸上,仿佛就站在读者面前,值得推荐!

相关点击榜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