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顾逸迩司逸)小说导读
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顾逸迩司逸)小说导读

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顾逸迩司逸)小说导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1-03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顾逸迩司逸小说文风新奇,跌宕起伏,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顾逸迩司逸)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陆嘉眨了眨眼,愣愣开口:“因为我觉得她很漂亮啊。” 司逸抿唇,眸子动了动,语气迟疑:“哪里好看?”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内容介绍

其他人撇嘴,他们也不想多想,只是陆嘉一个身高一米八的粗壮型老爷们满脸羞涩,就差没在脑门上刻一个“我喜欢顾逸迩”了。
就在大家八卦着问陆嘉什么时候芳心暗许的时候,司逸不合时宜的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投她?”
陆嘉眨了眨眼,愣愣开口:“因为我觉得她很漂亮啊。”
司逸抿唇,眸子动了动,语气迟疑:“哪里好看?”
“都好看啊,脸好看,腿也好看,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有股仙气,像个小仙女。”陆嘉越说越不好意思,“而且她说话声音也好听,跟我说话时柔柔的,很舒适。”
二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陆嘉你他妈这形容词一套一套的啊。”

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小说全章阅读之第10章他很坏  免费阅读

有人说了句:“咦?那我要投顾逸迩。”
“哟,这开学一个月就芳心暗许了啊?”
“没想到你喜欢她这一款的啊?”
说要投顾逸迩一票的是陆嘉,初中就和司逸一个班,高中还是和司逸一个班,现在是一班的副班长,论官职,还要比司逸高上一头。
陆嘉抓了抓脑袋:“就投个票,别想多了啊。”
其他人撇嘴,他们也不想多想,只是陆嘉一个身高一米八的粗壮型老爷们满脸羞涩,就差没在脑门上刻一个“我喜欢顾逸迩”了。
就在大家八卦着问陆嘉什么时候芳心暗许的时候,司逸不合时宜的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投她?”
陆嘉眨了眨眼,愣愣开口:“因为我觉得她很漂亮啊。”
司逸抿唇,眸子动了动,语气迟疑:“哪里好看?”
“都好看啊,脸好看,腿也好看,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有股仙气,像个小仙女。”陆嘉越说越不好意思,“而且她说话声音也好听,跟我说话时柔柔的,很舒适。”
二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陆嘉你他妈这形容词一套一套的啊。”
众人大笑,又撺掇着陆嘉赶紧去告白,老爷们被一群人闹得红了脸再不开口了。
“虽然我只见过顾逸迩一面吧。”有个人给出了中肯评价,“但人是真漂亮,仙是真的仙,开学典礼那天简直惊艳到我,尤其那双眼睛。”
“感觉除了漂亮,比别的妹子仙一些。”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男生讨论起女生时也会变得有些聒噪,司逸向来都是实行三不原则。
不在意,不参与,不搭腔。
而且是左耳进右耳出,最后他们讨论的是谁,过几分钟就忘了。
这一次司逸的参与度却出奇的高:“她?仙?”
简短的两个连续疑问词,表明了司逸对这个形容词的极度怀疑。
陆嘉点了点头:“仙啊。”
“你是什么时候瞎的?”司逸一副嫌弃的眼神看着他。
陆嘉愣了一下,笑了:“逸哥,要是我瞎的话,那咱们都瞎了。”
“逸哥,你眼光也太高了吧。”二更一脸无奈,“顾逸迩你都看不上,也难怪别的妹子你看都懒得看一眼了。”
司逸翻了个白眼:“明明是你俩乱用形容词。”
乱用了吗?没有吧。
“哎,别为难逸哥了。”有人开口帮司逸找台阶下,“逸哥这不近女色的,天天跟咱们混一起,能有啥审美啊?”
“逸哥,还是要多跟妹子接触一下啊,不然到时候真弯了。”
“那我这么帅,岂不是危险了?”
“哈哈哈我要退帮!”
“还是不是兄弟了!是兄弟就让逸哥爽一下!”
“逸哥爽了我菊花不爽!”
反了,这帮小弟真的反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司逸将手中的饮料扔到了离他最近的二更头上,后者痛苦的捂着头,叫冤:“逸哥,我什么都没说啊!”
“要你说什么说?”司逸冲其他人挥了挥手,一副心烦的样子,“你们这一群歪瓜裂枣的就是把菊花用供奉给我我都看不上,都赶紧滚回教室写作业去,别在这碍我的眼。”
一群人撇撇嘴,也知道这玩笑不能继续开了,不然就真惹他生气了。
二更临走前悄***的凑到司逸耳边说:“逸哥你放心,你在厕所脱我裤子的事儿我烂在肚子里,一个字儿都没往外说。”
随即给他比了个忠诚的手势。
司逸气笑,朝着他的屁股就踢了一脚:“你他妈今天欠抽吗?”
“不敢不敢,逸哥我先回教室了啊。”二更撒腿就跑。
陆嘉还没走。
司逸看了他一眼:“有话快说。”
陆嘉踌躇了两下,最后还是别扭巴巴的问了一句:“逸哥,你不喜欢顾逸迩吧?”
司逸打量着陆嘉,发现他脸上泛起了一道诡异的红晕。
配上他粗犷的外表,谜之违和。
“问这个干什么?”
“贴吧里都在猜你俩打算什么时候谈恋爱。”陆嘉深吸一口气,说道,“但是我知道你们其实什么都没有,上次我去问顾逸迩,她说你们俩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就想问下,逸哥你到底对顾逸迩什么感觉?”
司逸没说话,只是饶有趣味的看着陆嘉。
他扬起唇,反问:“那假如我喜欢她,你会怎么样?”
“当然是结束我这场无疾而终的暗恋啊,我怎么可能跟逸哥抢妹子。”陆嘉挠挠头,语气却很中肯。
司逸伸手捂住了嘴,却没捂住笑声。
他轻轻咬住食指关节,默了一会才开口说道:“陆嘉啊,我给你个忠告吧。”
“啊?”
“别喜欢她。”他仰起头,语气颇轻,“会被她玩死。”
陆嘉下意识的问道:“是我理解的那种玩吗?”
司逸脸一热,扬手对着他的头就来了一下:“你小子,想哪里去了?”
“...没有没有。”
司逸抿了抿嘴,双手插兜,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反正你不要喜欢她,看在兄弟一场,这是我给你的忠告,不然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陆嘉有些不信:“有这么严重吗?逸哥你是不是夸张了。”
“我一点都不夸张。”司逸语气忽然变得沉重,“她,特,坏。”
陆嘉懵逼。
这是头一回,听到司逸评价一个女生,而且用的还是“坏”这个词。
司逸留给陆嘉这句话后,就潇洒的走了。
他一个人吃亏就行了,不能让兄弟们吃亏。
顾逸迩的坏,他得一个人承受着。
这是他作为四中扛把子应该肩负的责任。
***
马上本学期第一次月考了。
大家都在骂学校不人道,刚放完假,谁还会记得要考试的事,分明就是让人掉以轻心。
“大家好好复习,月考完了以后就是校庆,到时候放开了玩。”慕老师安慰同学们。
一班的学生嘴上骂归骂,但下了课还是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复习。
平时这个点一定会在外面栏杆上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司逸也不例外。
他咬着笔头想题目,顶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头绪,干脆烦躁的把目光移向了窗外的景色。
微微带着点凉意的秋风吹着树叶,天空澄澈如一块碧玉。
盯着那景色发了会儿呆,司逸又回过了神。
他平视前方,看到了顾逸迩的后脑勺。
她留着一头长发,可是从没有披下来过,总是用橡皮筋扎着。
那头发就像是缎子一样,黑亮柔顺。
他想,假如披下来的话,应该会挺好看的吧。
顾逸迩似乎是碰到了什么难题,往后一靠,靠在了椅背上。
因为两个人都寸土必争,所以她的椅子是牢牢抵住司逸的课桌的。
她的头发扫到了司逸的课桌上,像个小笤帚,轻轻刮擦着桌面。
司逸把目光放到了书上。
他的头不自觉的靠了过去,直到闻到了她的发香。
淡淡的花香味,让他一时间竟起了困意。
司逸垂眸,书上的字都有些模糊了。
“啪!”
顾逸迩转头。
司逸捂着脸:“你干什么!”
顾逸迩迷茫的看着他:“你怎么了?”
司逸狠狠地指着她的的头发:“打到我脸了。”
“啊?”顾逸迩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头发这么长了吗?”
司逸清咳了一声:“你没事转头做什么?”
顾逸迩拿起自己的练习册,摆在他桌上:“有道题不会做。”
是物理题,司逸挑眉,揶揄道:“也就不会做题的时候想到爸爸。”
顾逸迩莞尔:“谁是谁爸爸啊?”
司逸一怔,低头:“哪道题?”
顾逸迩给他指了,司逸拿起笔在草稿纸上演算了起来。
大概写了几行,司逸有了思路,开始给她讲解。
他语速不快,几乎是配合着写的速度,从列公式到代值,再到单位化简,都事无巨细的写在了草稿纸上。
顾逸迩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司逸问她:“你倒着看能看清吗?”
“我听你说了啊。”顾逸迩双手撑着下巴,脸颊两边鼓鼓的:“你说话我听得懂。”
司逸轻飘飘看了她一眼,把草稿纸那一页撕了下来:“赏你了。”
顾逸迩接过草稿纸,冲他笑了下。
不再是狐狸一样狡猾的笑。
转眄流精,仿似桐花烂漫,一阵疏雨,而后满室清明。
他一直知道,顾逸迩唇上,有颗唇珠。
却在今天才知道,她笑的时候,摇摇欲坠,像是豆蔻梢头上快要掉下来的一颗红珠。
她的五官其实非常的柔和精致,是那种没有攻击性的漂亮,安安静静的样子,确实给人感觉很仙。
唯独那颗唇珠,为她平添一丝妖冶。
像个妖精。
也难怪,陆嘉会被她的外表迷惑。
司逸收回了目光,灵巧的手指玩弄着水性笔,在空中划出流畅的圆。
他勾起嘴角,笑的有点坏:“教你做了道题,也没什么表示吗?”
顾逸迩眨了眨眼,了然的啊了一声,冲他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司逸双手撑着课桌,身子向前一顷,将耳朵交给了她。
温润的呼吸打在耳朵上,有些痒。
少女的声音清扬悦耳,像是夜莺吟唱。
“爸爸爱你哦。”
“......”

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小说全章阅读之第11章报复 免费阅读

最近那块风水宝地气氛很紧张。
国庆前那一块儿还乐乐呵呵的,任课老师都调侃年级前四抱团,搞小团体。
现在小团体就分崩离析了。
原因是司逸成天冷着张脸也不知道摆态度给谁看。
搞得课代表们收作业都不敢往那去。
这天晚自习,学生们以及埋头都在预备即将到来的月考。
广播不合时宜的响起。
“请高一、高二各班班长,副班长,纪律委员,到行政楼201开会。”
教室里的那个大音响,正重复播报着这则通知。
陆嘉正睡着,听到了广播后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冲司逸比划了一下:“逸哥,走。”
司逸没反应,皱着眉抱胸盯着眼前的题目。
似乎已经沉浸在了学习的海洋中。
王思淼站起身来,走到司逸的课桌前,敲了敲他的桌子。
“走了,去开会。”
众人佩服,不愧是冷面班长啊!
司逸似乎在发呆,肩膀动了一下,站起身来:“好。”
站起身来的时候,刚好碰掉了课桌边缘的练习册,那册子往前一倒,掉在了顾逸迩的凳子上。
顾逸迩只坐了凳子的很小一角,身体极度往前倾着,不知道在做什么。
司逸抿了抿唇,没捡练习册,跟着王思淼和陆嘉出去了。
林尾月觉得事情有些严重,缩了缩脖子,戳了戳顾逸迩的手臂:“逸迩,他这是怎么了?”
顾逸迩唔了一声:“大姨妈到了吧?”语气很是漫不经心。
“...男生怎么可能会来大姨妈。”林尾月满脸不信。
“怎么不会?”顾逸迩指了指后桌,“他不就是吗?”
说完这句话,顾逸迩就把头又埋进了课桌里。
林尾月凑过去:“你在看什么?”
顾逸迩抬起头来,林尾月发现她脸颊微红,嘴角带笑,波光流转。
她神秘的冲她眨了眨眼,将宽大的校服袖子往胳膊上一拉,露出了一个手机。
学校是不答应带手机的,但是这并不妨碍学生们偷偷带手机。
老师们索性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没当着面玩这么过分,就当不知道了。
“我在看小说,看吗?”顾逸迩将手机朝她这边挪了一挪。
林尾月基本上只看语文书后面的推荐读物,一般都是比较晦涩的世界名著,小说她接触的少,就好奇的看了眼。
“是老舍的还是巴金的?”她天真的问。
顾逸迩扑哧一声笑出来:“我看的是言情小说。”
“言情?琼瑶吗?”
顾逸迩快被林尾月的天真打败了:“尾月,说起言情,难道你只看过还珠格格?”
林尾月摇头:“没有啊,我还看过情深深雨蒙蒙。”
“天使.com看过没?花火爱格看过没?”她问。
林尾月迷茫的摇了摇头:“那是什么?”
十几岁女生人手必备的青春疼痛读物,绝色美少年与贫苦学生妹,痴情老种马与纯情保洁妹,我爱你就要毁了你当着你的面和别的女人上床型霸道总裁与我爱你任你怎么虐我反正我就是死活不走作天作地型女主的绝美爱情故事,令人潸然泪下,半夜躲被子里打手电看,能哭湿整个枕套。
顾逸迩把手机递给她:“你看。”
林尾月望着那个绿油油的界面,感觉挺护眼的。
【铺天盖地的吻几乎要将她吞噬,舌尖撬开了她的齿关,侵城掠地,毫不留情。
她嘤嘤挣扎着,无奈男女之间力量太过悬殊,丝毫没有摆脱的机会。
他低吼一声,吻渐渐下移
......】
林尾月虽然是第一次看,但人类似乎天生对这类的描写有着别与普通生物的聪慧,领悟的很快。
她猛地抬头,脸颊发烫:“这...”
“刺激不?”顾逸迩朝她挑眉。
林尾月娇羞的瞪了她一眼,咬唇:“没想到你这人,这么不正经!”
“我只是刚好看到这一段了而已,其实通篇下来还是很清水的。”顾逸迩又把手机递过去,“一起看?”
林尾月做了很长的思想斗争,反复确认:“没那种情节了吧?”
“没了,就一点点,刚刚你都看了。”
然后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就把头埋进了课桌,自习课上偷摸摸的看起了言情小说。
“为什么男主总是红着眼低吼,他是兔子吗?”
“......”
“女主不是喜欢男主的吗?为什么男主来找她她反而跟男配走了?”
“......”
“男主天天吼,嗓子不疼吗...”
顾逸迩今天才发现,林尾月原来是吐槽型选手。
实在太影响阅读了,她只得说:“要是没这些情节这小说还能写吗?直接就结局了,你看你的,别吐槽。”
林尾月有点委屈:“我又没说错...”
顾逸迩把手机挪开了点:“你看你的化学书去。”
“...我不说了。”
虽然有点蠢,但不得不承认,言情小说还是比化学书好看一百倍。
***
三个班干部到了开会的地点,发现他们算是来的比较早的。
司逸当这个纪律委员,除了天天牺牲点午休时间,也没别的让人不满足的地方。
纪律委员这个差,难就难在假如班上有同学不遵守课堂纪律,到底是大公无私的把他名字给记在本本上,还是网开一面当做没看到。
第一个得罪同学,第二个有损在老师面前的信誉,所以这个职务,一般没人愿意当。
司逸没有这个烦恼,他上课很少会注重其他人的动向,要不就是自己在听课,要不就是看着顾逸迩的后脑勺神游,至于其他人讲没讲小话,他不在意。
一班的学生天天被布置的作业加起来可绕地球一圈,晚自习的时候都在拼了命的写作业好回家的时候空出点时间睡觉,除了纸页翻动和笔芯摩擦的声音,几乎听不到杂音。
他习惯戴着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写作业,因此也不知道谁讲了小话。
就算有人被抓到了,她记上去,那人也不敢说什么。
谁让他小弟众多,江湖人称逸哥呢。
王思淼坐C位,他和陆嘉一人坐一边,王思淼正写着什么,陆嘉继续趴在桌子上抓紧做一下刚刚做到一半的梦。
有女生在偷偷地看司逸,两个三个的小声地低语着,还带着笑声。
司逸本人似乎毫无察觉,垂眸不知道在看哪里。
“司逸。”有人叫他。
他抬头,是个女生,正站在他面前,笑意吟吟的看着他。
陆嘉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醒了。
隔着王思淼冲司逸比划:“三班,三班的班花!”然后被王思淼狠狠瞪了一眼。
陆嘉缩了缩脖子,最后说了句:“叫孙杳!”
然后趋于王思淼的淫威闭嘴了。
是她啊,那个三班的班花。
“你旁边有人吗?我能坐你旁边吗?”
司逸语气无波:“随便。”
孙杳坐在了他的右手边,将凳子拢了拢,说道:“上次谢谢你教我做题。”
“小事。”
“要不是你把解题步骤说给我听,我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孙杳语气很真诚,脸上一直挂着甜甜的笑,“就是后来计算部分还是有点难,我算错了,白浪费你时间教我了。”
司逸扬了扬眉:“你做错了,还谢我做什么?”
“难道还要麻烦你一点一点的把步骤写给我吗?这样太麻烦你了。”
司逸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就抿嘴笑了。
让人不禁看呆。
他叹了口气:“果然这世上就是有没良心的人啊。”
孙杳不知道他这话说的是谁,司逸说完这句话后,就把头偏了过去,没有再和她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思。
之后老师就进来了。
开会主题是学校马上就要到来的校庆。
高三的学生们天天被逼着在教室里做全面复习,就算是校庆也无法阻碍他们学习的热情。
闲下来的自然就是这些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
“因为是周年校庆,所以学校这次格外重视,等到了那天,会有不少知名校友回来,你们这些班干部呢,就好好配合老师,把这个校庆给搞好了,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老师满足的点了点头:“这次校庆呢,还会有晚会,起先节目是全部安排好了,但是现在临时说要加一个学生的表演节目,形式不限,时间比较紧,你们回去问一问同学,看有没有人愿意报名的。”
校庆晚会的节目,早就在这学期还没开学之前就已经在筹备了,现在临时加一个节目上去,谁也不愿意揽这个瓷器活。
要紧的事儿说完了,老师接着说不怎么要紧的事情。
“最近我看了一下高一各班的纪律情况,还不错,尤其是一班,没有一件违纪行为,这里表扬一下一班的几位班干部,大家鼓掌。”
“啪啪啪啪!”
司逸抽了抽嘴角,不太愿意接受这个褒奖。
王思淼也很淡定,只是冲大家稍稍笑了下表示感谢。
陆嘉就比较飘了,站了起来鞠了一躬,嘴上很虚伪的谦虚:“受之有愧,受之有愧啊!”
接着老师话锋忽然一转:
“但是呢,光检查纪律是不够的,还得保证同学们的学习效率,我知道,这开学一个月呢,已经有人忍不住把手机带过来了,我在这里也不想多说,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学校说不答应带手机,那就不能带,假如你们看到有那种躲着玩手机的,一并没收,直接交给班主任处理,或者交给年级主任。”
这种得罪同学的事情,更没人愿意做了。
大家都没啥反应。
老师又啰啰嗦嗦说了一些话,就收尾了。
“晚自习也快结束了,我也不多说了,大家回教室吧,非寄宿生回家的时候注重安全。”
一群人呈鸟散装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司逸站起身来动了动脖子,预备回教室收拾书包回家。
“逸哥,你们先走吧,我在这补下觉,今天中午忘了午休,太困了。”陆嘉打了个哈欠,又坐了回去。
“你记得醒,别到时候给锁教室里了。”司逸长腿一迈,大半个身子就走出了教室。
“司逸。”王思淼忽然叫住了他。
他回头,用眼神问她有什么事。
王思淼扶了扶眼镜,神色严厉:“刚刚老师说的你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
“我希望你不要再包庇班上的同学了,假如碰见违纪行为,要及时记在纪律本上。”
老干部说话风格,司逸昂了一声。
“希望你不要跟陆嘉一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这位从小学开始就是三道杠的班长大人也是尽心尽责,班上的铁三角学生干部中,也就她是认真管了事儿的。
说完这句话,王思淼又转身走回了陆嘉身边。
手一伸,捏住了陆嘉的一只耳朵往上提。
陆嘉的惨叫声响起:“妈呀!痛!”
司逸捂住耳朵,心有余悸的回教室了。
刚回教室,就有人朝他打听:“开会说了啥?”
“校庆的事。”
同学们一下子来了精神:“是放假吗!”
刚过完国庆就想着放假,这帮子学生就成天不想着读书。
“不是,等班长回来说吧。”
一听不是放假,大家也没有想听的欲望了。
司逸走回自己的座位,发现顾逸迩和林尾月同时伏在桌上,肩膀一抖一抖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静静弯了弯腰,发现了一抹光亮。
太熟悉了,手机的屏幕光。
舌尖抵住脸颊一侧,他挑了挑眉。
展***严扳回一城的好机会。
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他伸出手来,精准的找到了光亮的来源处,一抢。
手机到手。
顾逸迩和林尾月同时抬头,还有点蒙。
他朝顾逸迩自得的一笑,本以为顾逸迩这时候肯定会生气然后大叫着把手机还她。
但她没有,她满脸***,秋瞳剪水,一脸小女生的模样看着他。
这还是顾逸迩吗?
顾逸迩咬了咬唇,捏着拳头跺了下脚,小声喊道:“快还我!”
有...有点可爱...
司逸没缓过神来,下意识的看了眼她的手机,手机还没锁屏,上面是她刚刚在看的东西。
【他将她的双腿掰/开,看着那里的景致,喉结性感的上下移动着
“很漂亮。”】
这什么几把玩意!

推荐理由

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完整章节阅读APP内上线了很多类似的言情小说,书荒了的朋友,不怕没得看了~可以到本站搜索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顾逸迩司逸)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