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七夜弃妃(洛雪梦秦默冰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七夜弃妃(洛雪梦秦默冰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七夜弃妃(洛雪梦秦默冰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2下载: 2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导读:完整版七夜弃妃全文阅读带给喜欢看最新穿越重生完结推荐的的朋友,洛雪梦猛地转过身来,咬牙切齿地望着秦默冰。此时的人群已经为她让出了一条路。发生了什么?喜欢的读者,到本站搜索七夜弃妃在线阅读吧,支持七夜弃妃(洛雪梦秦默冰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完整版七夜弃妃全文阅读带给喜欢看最新穿越重生完结推荐的的朋友,洛雪梦猛地转过身来,咬牙切齿地望着秦默冰。此时的人群已经为她让出了一条路。发生了什么?喜欢的读者,到本站搜索七夜弃妃在线阅读吧,支持七夜弃妃(洛雪梦秦默冰小说)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七夜弃妃小说简介

“狗男女。”一声低吼,秦默冰一手就把压在洛雪梦身上的男人甩出了浴盆,一脚踹在那男人的胸口上。
洛雪梦捂着胸口深呼吸了几口气,可对上秦默冰吃人的眼神时,她觉得自己甚至连呼吸都停止了,身上挨了一百大板的伤口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
“若不是本王来找你对质,当场捉奸,你还有何狡辩的?”秦默冰勉强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想着若不是凌弱水的提议,只怕他还撞不见这般丑陋的一幕。
“我是被迫的……我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熟悉……”洛雪梦勉强着说道。
“被迫?本王看你满足的很啊!”秦默冰看着洛雪梦满脸的红晕,“与人苟欢这种事情,只要能解决问题,一个破名字管什么用?”

七夜弃妃在线阅读

翌日,洛雪梦从酸涩痛楚中醒来时,采薇兴高采烈地说道:“王爷取消了对姑娘的***,而且姑娘获得殊荣,可自由出入王府。”
“真的?”洛雪梦不太相信,定要亲自起来看看,才相信了采薇的话。
但是,秦默冰为何会忽然改变主意?洛雪梦撇了撇嘴,思考了会儿便觉得脑仁疼得厉害。
算了,既然想不通倒不如就不想了,要害是重新获得自由就行了。
只有这样,才能让秦默冰尝尝苦头。
洛雪梦想着忽然笑了出来。
采薇看着今日的洛雪梦似乎心情大好,便取出一件颜色较为俊俏的衣裳,服侍着洛雪梦更衣盥洗。此时,廊下就有丫鬟回报,凌弱水、顾茵曼同另两位姑娘前来拜访。
“这几位都是王府里稍有地位的,姑娘切勿怠慢了。”采薇叮嘱了几句,便揭起帘拢,迎了上去。
洛雪梦只是漫不经心地坐在小花厅的主位上,看着眼前接踵而来的金钗罗袜,天花乱坠的锦衣绸缎,环佩叮咚,一股浓烈的脂粉香气迎面压来,不免令人心烦。
“当真是受宠的人啊,瞧妹妹这身衣裳的料子,我们哪里见过啊!”顾茵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引得她身后的两位美娇娘一脸的妒意。
“姑娘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王爷赏赐些好东西,那也是理所当然。”站在顾茵曼前的凌弱水笑脸满脸地走到洛雪梦面前,有意无意地怒视了后面的人几眼,她们立马敛了声。
万千宠爱,我呸,那是万千折磨!洛雪梦心里嘀咕着。
“还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凌弱水笑道。
“洛雪梦。”洛雪梦挥了挥手,优哉游哉地坐在主位上,也不请她们入座。
丫鬟采薇赶紧端上了茶水,凌弱水才就势坐在了主位下的右首位,顾茵曼坐左首位,余下的两位姑娘也依次坐了下来。
“我提醒妹妹一句,这受宠是好事,可恃宠而骄,那就是大大不值了。”顾茵曼斜睨了洛雪梦一眼,道,“弱水姐姐可是王府里最受宠的,你这不让主位,倒是让弱水姐姐坐下首位,可知,小心得罪了姐姐啊!”
洛雪梦莞尔一笑,看了一眼不发一言,任由顾茵曼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凌弱水,便知这番话,不过就是凌弱水借顾茵曼的嘴说出来而已。
“妹妹?我怎么敢做你的妹妹啊?你是上等的妾室,我们身份等级不同,假如我真是厚颜无耻地做你妹妹,那不就是贬低了你吗?让你沦为和我一样的身奴了?”
“你……”
“别着急啊!”洛雪梦呷了一口茶水,“你还不赶紧向凌姑娘赔礼道歉。”
“我、我怎么了?”顾茵曼匆忙看了凌弱水一眼。
“你刚才那番不恭不敬的话,难道不是在骂凌姑娘是个恃宠而骄、心胸狭窄的人吗?”洛雪梦放下手中的茶盅,讥讽道,“一,我是这间院子的主人,你们来是客人,再者你们又不是我领导,我理所应当坐主位。以后换做我去你们院子里拜访,当然也是你们坐主位。身为院子主人的我,非要让位置给客人,难道不是在暗骂这个客人不知礼数、恃宠而骄吗?二,就是一个让不让位的事情,凌姑娘就会对我心存芥蒂,你这不是在骂她心胸狭窄,又是在骂什么呢?”
洛雪梦看着顾茵曼青紫的一张脸,心下便觉好笑。假如让她们都穿越到现代,去坐一趟公交车,她们就会知道,只有她们让位的份,哪有别人让位给她们!
“弱水姐姐自然是不会和茵曼姐姐计较的。”坐在顾茵曼下首的女子笑道,“因为弱水姐姐心胸广阔,根本不在乎这些,梦姑娘刚才让茵曼姐姐道歉之语,岂不是也在含沙射影地骂弱水姐姐吗?”
洛雪梦眼光如照相机焦距一般,立马锁定在了这个女子身上。看起来也是十六七岁的样子,眼神妖媚带着邪气,脸上挂着因为占了上风而窃喜的笑脸,再加上这么一张利索的嘴皮子,怕是心中鬼心思也不少。
“好了,静青,同是姐妹,大家的话,我都不会放在心上的。”凌弱水趁势扮起了好人,“梦姑娘,连着七夜备受宠幸,想来身子也需要补补,才能更好地侍奉王爷。我特地预备了上好的益气补血之物,送给你。”
采薇接过凌弱水贴身丫鬟递来的锦盒,递给洛雪梦过目。
洛雪梦却不曾看一眼,便说道:“我不需要。”
她才不要这些东西去承欢那个禽兽呢!
凌弱水完美的笑脸微微一颤,脸上似有挂不住,“梦姑娘好生骨气啊,难怪能把王爷的心收得服服帖帖的。”
“只怕这七日能收住王爷的心,难保这七年都可以啊!”坐在凌弱水下首的,年龄稍长的女子笑道,“色衰爱弛,不是人人都可以像我一样,风韵犹存,王爷的心可都在我身上啊!”
“少说几句,也不怕闪了你舌头!”凌弱水黛眉一横,冷冽地扫视了她一眼。
静青赶忙劝道:“弱水姐姐别生气,三娘这是无心之言……”
“弱水,我并非有意攀比什么,只是一时嘴快,你别往心里去!”
洛雪梦一旁静观,强忍着没笑出声来。
不是心胸广阔吗?自己说话打自己的嘴!
这个三娘嘛,的确有几分姿色,奈何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仗着有宠爱,便口不遮掩。不过倒也是这样子的性子,让人一眼能看透,也好对付。不像凌弱水,心里面藏的水,只怕是比大海都还深!还有嘴皮子利索的静青,是一个极圆滑的妞儿。至于顾茵曼,有勇无谋,也成不了大气候。
“弱水姐姐的礼物,梦姑娘既然不收,那我以茶代酒,恭贺梦姑娘备受恩宠,梦姑娘赏脸否?”
说罢,静青双手奉着茶盅,已经走到了洛雪梦面前。
洛雪梦回过了思绪,诧异地上下打量了静青一番,这个鬼机灵的丫头在卖什么关子?
“梦姑娘可是当真不赏脸?还是怕我下毒了?”静青步步紧逼,一张娇俏的脸半壁都隐在阴影里,看着令人生畏,声音又微微沙哑,像是盘旋在敦煌飞沙上空的秃鹫。
喝就喝,还怕她不成!
洛雪梦猛地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静青,又扫视了众人一眼,道:“首先声明,我不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所以你们也都不用假惺惺地跑来跟我说这么些话!你们说着不累,我听着都累!其次,我没有把那个禽兽的心收得服服帖帖的,因为我压根儿就不稀罕!”
房间里静静静的,似乎都能闻声阳光扫过地面的声音。
洛雪梦伸手就要接过茶盅,谁料静青却忽然扬起手,一碗热热的茶水毫不留情地泼向了洛雪梦衣襟处,淋湿了她一身的华裳。
茶盅落地,清脆的碎裂声,有人自得,有人畅快。
“姑娘!”采薇赶紧用绢帕擦拭着洛雪梦的衣裳,示意她不要再顶嘴了。
凌弱水站起身来,训斥了静青几句,不痛不痒的。
“哎呀,瞧我这笨手笨脚的。梦姑娘休要怪我,我太年轻,手粗糙了些!”静青虽说着不是,眼角里却尽是笑意。
顾茵曼也不急不慢地站了起来,似乎是坐久了血气不足,她捂着头踉跄了几步,恰好碰撞到洛雪梦。
洛雪梦也不曾站稳,脚步晃了两下,就一脚狠狠踩到了碎片上,薄底的绣花鞋面很快就渗出了血迹。采薇赶忙扶着洛雪梦就坐,褪去了鞋袜,仔细看了看,幸好伤口比较浅,敷上药也就没事儿了。
“奴婢马上打些水来!”采薇不顾众人就跑了出去。
三娘摇着头,十分无奈地说道:“梦姑娘这是自找的啊!”
凌弱水又瞪了三娘一眼,复又笑道:“梦姑娘今日先好生歇息吧!受了伤,晚上就不要逞强再侍奉王爷了。免得伺候的不舒适,怪罪下来,又为难了梦姑娘。”
说着,四人就要退出小花厅。
三娘正要搁下手中的茶碗站起身来,却不知被谁一绊,双手端着的茶碗便扑向了洛雪梦。不偏不倚,哗啦啦的一阵,甘甜的茶叶带着醇厚的茶水,泼了洛雪梦一脸都是。几片湿淋淋的茶叶,还黏在洛雪梦原本精致的发髻上。
一滴滴,滑过她的眉梢。
一滴滴,从她下巴滴落。
一滴滴,分外洗净了她的心眼,让她真真切切地看清楚了她们!
洛雪梦的双手不禁握紧了木椅的扶手,双眼蹭蹭蹭地冒着火花。
穿越来到王府,生活在二十三个小妾的包围圈里,现在只不过是被一个男人强行霸占睡了七个晚上。原本就心不甘情不愿,今天还有这几个人找上门来踢馆!很好很好,大家以后走着瞧吧!
素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洛雪梦,这下子心中的怒火便被彻底点燃了……
出了洛雪梦的院门,凌弱水心情极好地用手理了理云鬓,说:“我凌弱水自幼便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预言,哪里需要奉承你!”
“就是说啊,若不是我们需要人手与王妃抗衡,否则谁会来同她说话?”静青挽过凌弱水的手臂,十分自得。
“今日你做得甚好。回头我妆奁里的凤凰花开挽簪,就奖赐给你。”
静青心花怒放地谢过。
顾茵曼也连忙说道:“日后,有她好看的!到时候,还怕她不会哭着来求咱们?”
“是啊是啊!弱水是最有福气的,只要有王爷替你撑腰,一个洛雪梦又能怎样?”三娘眉开眼笑地看着凌弱水。
凌弱水却狠狠啐了她一口,道:“王爷的心不是在你身上吗?哪里是替我撑腰了!”
三娘臊了一鼻子的灰,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凌弱水瞟了一眼丫鬟手里捧着的锦盒,嫌弃地皱着眉头,“还拿着做什么?扔了去喂狗!”
丫鬟领命退下,四人也得逞的离去,心里各自暗暗盘算着,且按下不提。
一转眼,十天过去了,秦默冰却再也没有踏进洛雪梦的房门。
凌弱水便让人故意放出谣言,说洛雪梦已是被王爷所废弃的人,王爷念在一夜夫妻百日恩的份上,留她在府里孤独终老。引得一干人等,都在背地里嘲笑洛雪梦的失宠。
洛雪梦却觉得这是件好事,没有了禽兽,她的日子过得舒心多了。
没有人专程来惹是生非,耳根子清净了许多。也让她有时间锻炼身体,只有能更好的适应这具身体,她才能搅得这个王府天翻地覆!
想至此,她狠狠地加快了做仰卧起坐的速度。
“不好了,姑娘!”采薇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王爷在前厅大发雷霆,让众位姑娘都过去。”
洛雪梦停下了动作,抱着双膝,紧紧皱着眉头,道:“禽兽得禽流感了?”

七夜弃妃章节阅读

“姑娘,赶紧过去吧!千万别再激怒王爷了!上回姑娘得罪了凌姑娘她们,只怕今日若真有什么事,她们还会落井下石的!”采薇为洛雪梦擦了擦汗水,便扶着洛雪梦赶往了前厅。
人还未到,远远地就能闻声秦默冰咆哮着骂着“不知廉耻”、“下作”什么的。
她前脚刚迈进前厅的门槛,一个青花瓷器忽然就摔碎在洛雪梦面前。洛雪梦赶紧朝后退去,只见眼前已经乌压压地站了一群粉钗络环的女人,有胖有瘦,高矮不一,小的看起来十五岁左右,大的看起来二十七八的样子。
唉,当真是老少通吃,毫不克制!
洛雪梦撇着嘴,看秦默冰的目光又多了几份鄙夷。
“谁的肚兜?”秦默冰怒目圆睁地扫视着众人,“本王问最后一遍!”
洛雪梦侧了侧头,才看清秦默冰手上拿着的朱红鸳鸯绣金肚兜。
“有人在王府东南角的褚芳阁里,敢给本王戴绿帽子,倒不敢认了?奸夫**溜掉时落下的肚兜,想必你们当中还有人是没有穿肚兜的吧?”
秦默冰话音一落,人群顿时嗡嗡闹了起来。
洛雪梦双手抱臂,心里却十分喜悦,活该你这个禽兽也被女人耍了!
“这个人,若是再不站出来,本王现在就扒开你们的衣服,一个一个查!”秦默冰怒气冲冲地一脚踹翻了大厅中心的三足鼎。
只见众人面面相觑,满脸通红。
洛雪梦却压低声音向采薇问道:“怎么不见王妃?这种事情不应该是王妃的事吗?”
“王妃去观音阁上香了,王爷下令谁也不得去打搅。”
洛雪梦点了点头,复又抬头看向秦默冰手中的肚兜。这种事情太无聊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于是,洛雪梦转身就要走。
“本王看就是你!”
众人顺着声音望过去,洛雪梦的脚步僵硬地停在空中。
“你给本王转过身来了!”
洛雪梦的蜀锦绣鞋悬在空中,重重的一声踩在地面上。
这个禽兽刚才在放什么***!
洛雪梦猛地转过身来,咬牙切齿地望着秦默冰。此时的人群已经为她让出了一条路。
“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洛雪梦不可思议地望着秦默冰。
她这辈子,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是被人冤枉!
“是否因为本王这几日让你独守空房,你寂寞难耐了?”秦默冰裂开嘴角,斜睨了洛雪梦一眼,一把揪住她的衣襟将她甩了出去。
众人一片唏嘘,洛雪梦踉跄了几步后站定。
“本王就要扒开你的衣服看看……”秦默冰越说越急,抓过洛雪梦就强行把她****
“你这个禽兽,放开我……”洛雪梦拳打脚踢的反抗着
“我……我让你放开我……”洛雪梦愤然一推,将秦默冰猛地推开了。
她起身后二话不说,一耳光清脆响亮地扇在秦默冰的脸上。分明的五根手印,惊呆住了众人。
“洛雪梦,你疯了吗?”凌弱水冲上前去,赶紧扶住了秦默冰,“王爷,洛雪梦疯了!”
秦默冰毫不领情地甩开了凌弱水的手,难以置信地瞪着洛雪梦,一把揪住她的衣襟,低吼道:“洛雪梦?哼,怎么,养汉子不成,连本王也敢打?来人!”
周边的小厮回过神来,赶紧应声上前。
“本王从来不打女人。”秦默冰轻拍了几下洛雪梦的脸颊,复又狠狠地吼道,“给本王打这个贱婢一百大板!”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洛雪梦却不卑不亢地理了理衣服,骂道:“打你怎么了?你就是一根黄瓜欠拍!秦默冰,别以为你自己有多了不起,你在我心里连衣冠禽兽都不如!”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拖下去!”凌弱水催促着一旁的小厮。
洛雪梦倒也不用他们,自己就趴在了前厅外已经备好的刑具上,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倔强地都不肯眨一下,更不肯喊一声痛。
“王爷,消消气儿。”凌弱水赶忙安慰着,却又被秦默冰一掌推开了。
“只要你肯求本王,招出你养的汉子是谁,本王就饶你不死。”秦默冰俯下身子,二人四目相对。
洛雪梦却咬着牙冷笑了几声,只说道:“放屁!”
怒火中烧的秦默冰一脚踹开了身旁执刑的小厮,吼道:“下手太轻,是挠痒痒吗?给本王重重地打!往死里面打!”
采薇噙着泪水立马跪在了洛雪梦身旁,低声求饶着。
卓霖月也颇为担心洛雪梦当真就被这样活活打死,也赶忙劝道:“王爷,事实真相还未查明,千万不要冤枉了好人啊!”
“好人?”秦默冰用手卡住了卓霖月的下巴,“就凭她打本王的那一巴掌,她就该受到这样的惩罚!本王要她死,她就得死!”
凌弱水、顾茵曼并三娘、静青四人不禁都暗自笑开了。
“你们,统统给本王把衣服脱了!”秦默冰甩开了卓霖月,也不顾在场的小厮,就扒开了近前几个女人的衣服,可个个都是穿着中规中矩的肚兜和中衣。
那些小厮知趣地背过身去,执法的那几个也不敢抬起头来,只能狠狠地打着洛雪梦。
奈何屋里的女人,竟没一个人是秦默冰所要抓的出墙红杏。
“可能是丫鬟,也说不定啊?”静青提议道。
秦默冰却把那肚兜甩到了静青脸上,吼着:“你会把本王赏赐下来的上用宫缎赐给丫鬟做肚兜吗?”
三娘拽了拽静青的袖角,示意她别说话的好。
秦默冰怒气难消,一掌拍在了门窗上,看着院子里受罚的洛雪梦,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回王爷,一百大板已经打完了。”小厮战战兢兢地,自己的手都软了,可别再喊打了。
“死没有?”
“回王爷,只是昏过去了。”
“没死最好,本王要留着她慢慢玩*!你们统统都给本王滚!”秦默冰大掌一挥,紫红的脸恨不得把洛雪梦吞下去。
采薇和卓霖月并几个丫鬟,赶紧架着洛雪梦,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前厅立马就变得静静静的,一个人影儿都不见,除了守候在他身旁的凌弱水。
“王爷,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
别院里,洛雪梦清醒后,抿了一口水,只听嘴里还嘀咕着:“他何止是禽兽,压根儿就是粗暴的播种机!”
采薇打来热水,看着洛雪梦身上血淋淋的一片,心中也是一阵酸痛。
“幸好性命无忧。”卓霖月坐在床沿边上,轻轻掀起中衣,就闻声洛雪梦疼得直哼哼,她看着那伤口也是触目惊心,“衣服都和皮肉黏在一起了,你忍着,我用剪子给你剪开。”
采薇用热水擦拭着洛雪梦的额头,看着她紧紧咬着牙,当真不肯叫一声疼,脱口而出道:“姑娘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
洛雪梦忍着疼,不解地望着她。
“姑娘刚进府的时候,日日夜夜都是以泪洗面,被人欺负也把泪水往肚子里咽,可最近瞧着姑娘,落落大方,不卑不亢,不肯受一点委屈,打成这般也不叫疼,真真如那沙场上的女将军一般。”
“本身、本身……就、就不是我做的,我干嘛要认……哎呦……”洛雪梦皱了皱眉头,刚稍微侧了侧身子,又碰到了伤口,身子便不住地颤抖着。
“我父亲原是镖局的,当初给了我几瓶秘制的金疮药,在我院子里,我让丫鬟给你取来。”
言毕,伺候卓霖月的丫鬟便先行回院子去取了。
卓霖月又命采薇去预备热水,候着为洛雪梦沐浴。
“这伤口,只怕是不能碰水吧?”采薇问道。
“你照管去做就是了。我家这金疮药,不同平常,受伤者上了药后必须立马浸泡在水中半个时辰,才能激发药效。”
“天下还有这般神药?”采薇听罢,便马上备水去了。
不过一会儿,卓霖月的丫鬟便取来了药膏,却又说道:“姑娘,伺候王爷的老嬷嬷在院子里等着姑娘呢,让姑娘赶紧回去,不知是有何要事。”
卓霖月犹豫了片刻,洛雪梦冲她眨了眨眼睛,卓霖月心领神会,便又叮嘱了几句,才揭开帘子而去。
且说采薇按着卓霖月的法子,刚刚扶着洛雪梦进了黄沐浴盆,凌弱水身边的丫鬟便来报说:“我家姑娘让全部丫鬟都过去,要查一查今日肚兜之事。”
“王爷早先不是说丫鬟不可能吗?”采薇极不愿意此时此刻离开她的主子。
“我家姑娘是只怕万一,你赶紧跟着来,我可没那么多时间等你!”说罢,声音便远去了。
采薇见推不过,只得服侍着洛雪梦双手趴在浴盆边上,玉背向外浸在水里。好在这个黄木浴盆不比浴桶深,这般趴着坚持半个时辰也不累。
洛雪梦示意自己没事,采薇便点上了宁心静气的檀香而去。这袅袅的香烟夹着朦胧水汽,熏得屋内如仙境般飘渺。
洛雪梦在芙蓉插屏后依旧心有不甘地在心里痛骂着秦默冰,脸颊不知是因为怒气还是药效的缘故,泛起了桃晕。渐渐地,洛雪梦放松了身子,慵懒地趴着,双眼迷离地望着朦朦的白烟。
假如没有禽兽牌播种机,她穿越过来的日子其实还算不错。
可是……
却在此时,房门忽然被有力地推开。洛雪梦立马抓紧了浴盆,只以为又是秦默冰来寻她的麻烦。然而,穿过屏风,站在她面前的人,竟然是……
一脸沉醉不已的色样,唬得洛雪梦手足无措,挣扎着又撞到了伤口。
站起来跑?不行,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力气,站起来都不错了,别说跑了!
躲在浴盆?不行,他脱了衣服跳进来,自己根本无处可逃啊!
洛雪梦不顾伤口,就想蜷起身子,想痛骂几声,却又牵着伤口疼得厉害。

七夜弃妃小说推荐

七夜弃妃全本作者文笔流畅,人物塑造形象非常的棒,情节也是跌宕起伏,紧凑有序,支持七夜弃妃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