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清时与糖(晏时清慕瓷)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清时与糖(晏时清慕瓷)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清时与糖(晏时清慕瓷)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2下载: 119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讲述主角晏时清慕瓷的故事《清时与糖》哪里可以看呢,少女慕瓷今年二十四岁,无意之中进入了娱乐圈,并通过种种关系强行挤进了《帝妃》剧组,然后就被影帝晏时清盯上了。清时与糖完整版全文共享给大家,出色内容一起来看!

《清时与糖》小说简介

少女慕瓷今年二十四岁,无意之中进入了娱乐圈,并通过种种关系强行挤进了《帝妃》剧组,然后就被影帝晏时清盯上了。
她演戏,他亲她;她落水,他救她;她在全剧里总共只有三句台词,他就赐了一个很出彩的配角给她。
郎才女貌,男未婚,女也未嫁,慕瓷很自然地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影帝大大,你是不是想追我?”
影帝德艺双馨地反问她:“你是不是有病?”
慕瓷本来没病,被他种种既亲昵又古怪的行为搞得真是要病了……

清时与糖在线阅读

片场。
齐导坐着,明皓站着,晏时清在一旁长身玉立,一言不发。
任谁都看得出晏影帝气势骇人,摆明了是来算账的。可他偏偏又惜字如金,不吵,不骂,从头至尾只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对齐导说的,明皓数了数,十一个字:“我怎么不知道有落水的戏?”
另一句是问明皓,字更少,根本就不用数:“你小子找抽吧?”
齐导咳了一声,忍不住别开了脸。按理说这场景挺严厉的,但他就是控制不住地有点想笑——晏时清就是这样,他虽然咖位很大,但鲜少摆谱,更不会恃强凌弱。你看,他这会儿明明气得脸都青了,也只是骂了明皓一句找抽,放眼全世界,骂人的话有千千万,他一句都没有说。
说心里话,对晏时清,齐导是极为欣赏的。而这也正是《帝妃》筹拍之初,他就一直向晏时清发出邀约的原因。好轻易晏影帝肯错开档期来参演这部戏,现在却惹了他动怒……唉,希望自己的解释能让他满足吧。
“是这样的。”齐导清了清喉咙,开始了自己的解释,“原定剧本里确实没有落水的戏,所以你看到的当然也没有。但这阵子不是女强剧盛行吗?制片人觉得是个卖点,也想加点这样的元素进去,就让编剧把剧本稍微改动了一下。”
晏时清看着他,没表情,也没说话。
就知道还没完……齐导暗暗在心底叹了口气,接着说:“至于我吧,为什么要让她往返拍了五遍呢?原因就更简单了。我不是导演吗?好歹也算个艺术家,所以我希望自己的作品是完美的。当然小慕很美没错了,可她的演技真的必须要多加打磨,我总不能昧着良心给她过吧?”
他说得条分缕析、义正词严、逻辑紧密,晏时清真的是没话说。他站在原地想了想,抬头,真挚诚恳地对齐导说:“抱歉,是我态度不好。”
齐导早清楚他的为人,根本不会介意,摆着手笑了笑。
晏时清侧脸,看了一眼明皓。
看似再平常不过的一瞥,却像挟着冰霜利刃,冷得明皓一个激灵。眼瞅着影帝“到你了”的眼神再清楚不过,明皓硬着头皮,小声说:“我,好几年没接过戏了……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他的声音很低,语气里的羞耻和不甘却展现得淋漓尽致。这句话一出口,晏时清沉默,齐导也沉默,过了大约有半分钟,明皓听到晏影帝问:“慕瓷知道?”
明皓一时间没明白他问的是慕瓷知不知道他不会游泳,还是知不知道他好久没接过戏,索性一并回答了:“下了水她就知道我不会游了,但我求她了,让她不要揭穿我。”
齐导听到这儿,忍不住看了晏时清一眼。他的眼神很明显,活脱脱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你瞧,人姑娘自己都知道在干吗,你又气又急个什么劲?
晏时清:“……”
他确实没有想到,慕瓷竟然是在明知道危险的情况下仍坚持为之。他有点出乎意料,也有点对她夸目相看。
“好了好了,”事情水落石出,齐导明知道晏时清不会得理不饶人,干脆出来打了个圆场,“万幸没人受伤,这才是最重要的。明皓,你今天的行为虽然情有可原,但错误果断不能再犯,记住了吗?”
明皓忙低头认错,一米八的大小伙子,羞惭得简直无地自容。他连连说着“对不起”,先朝齐导鞠了个躬,又给晏时清鞠了一个。
“行了行了!”齐导难得哈哈大笑,他伸出手揽住晏时清的肩膀,拍了拍:“看你把人孩子吓的。”
晏时清倒也真卖齐导的面子,他看了明皓一眼,眼神虽然仍没有多少温度,但至少不那么冷了。

清时与糖全文阅读

晏时清病了。
裴陆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就觉得脸有点热,当时还以为是不好意思在作祟。不一会儿小助理熬好了热姜水回来,一摸她的脑袋,热得烫手!赶紧拿来体温计一量,三十九度三。
“躺着,你快躺着啊瓷姐,我去拿药!”
就这样,小助理急急忙忙地回来,凳子都还没坐热,又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大套房里只有自己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慕瓷自食其力地喝了热姜水,躺着望了一会儿天,感觉浑身乏力,穷极无聊。
忙活了一上午,今天还没来得及听《岁暮》,她摸索着要找手机,还没找到,门铃就响了。
是明皓。
换了一身休闲装的大男生,一手拎着果篮,一手拎着咖啡,这架势一看就是来探望的。慕瓷倒也没跟他客套,打开房门,落落大方地朝他笑了笑。
明皓也笑,但笑脸一闪即逝。因为他看到了慕瓷脑门儿上贴着的退热贴:“你……你生病了啊?!”
慕瓷撇了撇嘴,用表情说:我也不想的。
两人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的工夫,不远处传来讲电话的声音。渐行渐近,慕瓷侧了侧脸,恰好和一双沉静如潭的眸子相撞。
晏时清。
要不要这么巧……
俊美的男人手拿电话,面无表情,视线在慕瓷和明皓身上绕了绕。慕瓷本来就发着烧,又有点囧,一时间难免反应迟钝。倒是明皓近乎殷勤地秒速打起了招呼:“Hi,大大,您也来看望慕瓷啊?”
慕瓷:“……”
一瞬间,整条走廊的空气都凝固了。慕瓷生无可恋地闭上眼,她一手扶住额头上的退热贴,一边在心底崩溃呐喊:原来明皓不仅泳技感人,连智商都这么沁人心脾啊喂?!
空气寂静了可能有十几秒,然后,晏影帝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明皓的提问——他拿出房卡,“嘀”的一声,刷开了不远处的那间套房。
明皓:“……”
晏影帝来去匆匆,像一阵风,却给明皓带来了难以磨灭的心理伤害。慕瓷的套房里,她赤着脚坐在地毯上,吃着他带来的水果。明皓苦着一张脸,一遍又一遍向她确认:“你说,晏影帝不会把我踢出剧组吧?”
事实证实,晏时清并没有那么小气,他非但没把明皓踢走,还对他的武打戏表演格外关注。他不仅在自己没戏要拍的情况下亲临片场观摩,甚至还纡尊降贵地亲自提点了几句。
剧组的人精们,哪个不是看人下菜碟的主儿?一看影帝大大竟然对少年昭明帝这么“上心”,都可着劲儿地力争完美展现昭明帝英武的一面。就这样,一组原本挺简单的打戏,硬生生被拍了一遍又一遍……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吊威亚吊到腰酸背痛的明皓泪流满面,“假如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再嘴贱……”
另一边,从朋友圈获悉这件事情的和邵在电话里批评自家艺人:“晏大大,您这样虐新人真的好吗?”
晏大大戴着一副黑超,悠闲地坐在树荫下。他矜贵地吸了一口鲜榨果汁儿,懒洋洋地答:“怎么不好?”
“怎么好了?”
“好玩啊。”
和邵:“……”
真是……从未见过如此有理有据之人。
“不是,到底是为什么啊?”和邵想来想去,是真的理解不能,“就因为上午落水那茬儿?不是都翻篇儿了吗?再说了,你一向宽容大度言出必行,不可能这么拂齐导的面子吧……”
晏时清不答反问:“你没关注剧组的宣发?”
和邵一愣,连忙用另一部手机登上微博,只一眼,他额头上的黑线都要下来了。
只见《帝妃》的官博新发了一条原创视频,正是小璃妃和少年昭明帝春游的梦幻场景。你说你发就发呗,还非得配点文字。配就配呗,还非得这么写——
“《帝妃》小资讯:万般出色,先睹为快!天造地设,慕明而来!”
什么叫慕明?既是慕名的谐音,又是慕瓷&明皓的缩写。缩写了不起吗?怎么就天造地设了?!这下我们影帝就不乐意了。
“唉……”和邵百转千回地叹了口气,宣发真的是……猪队友,他们看不出晏时清对慕瓷格外不一般吗?敢随随便便给慕瓷搞拉郎配?这下有得热闹了。
和邵说得没错,慕瓷那边是真的挺热闹的。
明皓再怎么半新不熟,好歹也是个有过作品的人,是以粉丝数虽然不多,但究竟也有。这些粉丝以明皓的女友自居,将自己视为从朝代初立起就开始守护王子的元老,这帮肱股之臣对后来居上的新粉尚且满怀敌意,何况是王子殿下的CP?
于是,毫无疑问,慕瓷被撕了。
“哎呦哟喂?”裴陆看到的时候气得都笑了,“这世道我也真是看不懂了,恕我童言无忌,这姓明的长得还不如我呢,他浑身上下有哪一点值得我们瓷宝倒贴啊?”
慕瓷:“……”
裴陆你变了……
你以前从来都是二话不说直接就怼我的……
你怎么能叫我瓷宝呢……
“哦,这个啊,”裴陆给她解答,“我好歹也是你爸重金聘请的经纪人,虽然说怼你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但也不能什么阿猫阿狗都跟着怼啊!瓷宝,你等着,我这就去买通稿。”
慕瓷叹了口气,真的被裴陆搞到无语凝噎。她让小助理先退出微博,掩耳盗铃地躲一会儿清静,并做好了再一登录就被网友的唾沫星子淹死的预备。孰料隔了一小时再登录,风向竟毫无预兆地变了。
啊?慕瓷彻底蒙了,怎么大家都在刷“手滑观光团到此一游”?
“啊!”小助理一声尖叫,惊喜得几乎要蹦起来,“影帝大大点赞啦!!”
影帝点赞了,点的既不是那条慕明而来,也不是大V的百年难遇,而是慕瓷为数不多的原创微博之一。
那条微博的内容是这样的——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疯就疯了……”
慕瓷的这条微博原本0回复、0点赞,即使后来她的ID被时针们挖出来,也鲜少有人注重这一条。而现在忽然被影帝的玉指这么一点,好家伙,回复一下子飙到三万多,点赞数甚至破了十万。
“哈哈哈——哈哈哈!”裴陆第一时间发来贺电,“影帝够狠的啊!四两拨千斤,杀敌于无形,一个点赞就把对姓明的嘲讽、轻视、鄙视和不屑展现得淋漓尽致!”
慕瓷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现在已经完全搞不懂晏时清这个人了。
裴陆又大快人心地“哈哈哈”了好一阵,然后叮嘱慕瓷:“一会儿你亲自给影帝道个谢,不管怎么说,他帮了咱们好几次。”
慕瓷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
酒店楼顶的露天花园,晏时清一个人坐着,他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跳跃,把刚录好的祝福VCR给圈内一个参加综艺节目的好友发了过去。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微博有新消息提示。难以形容这一刻的感觉,晏时清的眉毛不自觉地挑了挑,莫名其妙的,他就是特殊笃定地知道——是慕瓷。
手指轻划,点开消息,他的嘴角难以抑制地勾了勾……还真是。
这个粉丝数已经激增到二十万却依然坚持用随机数字做ID的女孩问他:影帝,打搅了,我是慕瓷。请问您最近哪天有时间?我想请您吃顿便饭。
晏时清乐了,哟,这又是搞的哪一出?联系自己今天的一系列行为,一时间他还真拿不准这姑娘是会继续问他是不是不怀好意,还是向他表达谢意……人生苦短,晏影帝从不把时间耗费在胡思乱想上,他眼睛里带笑,慢条斯理地回:请我吃什么?
慕瓷秒回:什么都行。
嗯?晏时清眸子里的笑意更深,他手指轻点,调戏人家的话还没打完,慕瓷又追了一句过来:哦,我有病,我不行。
晏时清:“……”
有什么感觉比调戏未遂更不爽的?一定是调戏未遂反被调戏了……
晏时清没犹豫,直接发过去三个字:去哪儿?
慕瓷:现在?!
晏时清:现在。
慕瓷:我连位都还没订。
晏时清:订。
慕瓷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她竟然能在大半夜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好吧……两座城市相隔只有几十公里,根本算不上旅行。
她定好了位,随手拿了一件风衣,下了楼。
“车在后门五十米外的小巷里,红色Q7。”
给影帝发了位置,她握着方向盘,把预备说的话又在脑袋里过了一遍。十分钟后,夜幕依旧掩盖不住刺眼光华的晏时清从酒店里走出来。注视着他一步步走近,慕瓷深呼吸,努力让忽然有些慌乱的情绪平复下来。
男人上了车,周身的气息清新好闻:“走。”
不愧是影帝,real潇洒果断,连去哪儿都不问……
慕瓷默默启动了车子,默默开出去,默默地说了一句:“我们去C城。那里有一家私房菜,隐蔽、安全,不轻易被狗仔发现,环境也幽雅,而且特殊好吃。”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晏时清忍俊不禁:“我又不怕你把我卖了,你紧张什么?”
慕瓷是真的很紧张。扪心自问,她和晏时清根本就算不上熟悉,关系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诡异。贸然向人家发出请客的邀约其实已经很鲁莽了,谁能想到他不仅爽快地答应了,竟然还在深更半夜、毫无预防、共乘一车、奔赴异地?!
慕瓷不安闲得没话说,只好目视前方了。
晏时清反倒挺悠闲,他四下看了看车内的布置,颇有几分闲情逸致地问:“我听点音乐,没关系吧?”
慕瓷连忙把音乐打开。
男声清越,韵味撩人,一曲《岁暮》缓缓传出……
晏时清的眉头跳了跳:“你竟然听这个?”
“嗯。”慕瓷下意识地点头,点完了才发现他措辞古怪,她几乎是发自本能地安利,“很好听啊!真的!我特殊喜欢这个歌手!”
晏时清“嗯”了一声,竟然罕见的没发表评论。
他不说话,慕瓷自然也不会多说,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听完了一曲,然后又听了一遍。眼瞅着这歌要唱第三遍了,晏时清忍不住问:“能听下一首吗?”
“不能。”前方红灯,慕瓷放缓车速,“我播放列表里只有这一首歌。”
晏时清:“……”
深夜一点,进了店,点了餐,晏时清才真的是目瞪口呆——假如没听错的话,慕瓷刚才似乎点了八大菜系和日料外加韩式料理以及西餐。
晏时清看着她,她也看着他,两个人对视了有五六秒,慕瓷有点失望地问:“没你喜欢吃的吗?”
晏时清又是一噎。
顿了顿,他艰难地解释:“要拍戏。”
晏时清以为,管住嘴是每一个演员都心知肚明的规则,却没想到竟碰上一个不懂行的。这个不懂行的一边恍然大悟,一边乐此不疲地吸着可乐,眼神有些懊恼:“啊,我忘记了……”
因为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所以只好广撒网,这才定了这一家,可现在看来……请他吃饭,本来就是选错了致谢的方式吧?
回程的路上,慕瓷的情绪不怎么高,谈兴就更加淡了。她全神贯注地开着车,留晏影帝一人暗自犯嘀咕:说好的感谢呢?好吧,说好的感谢或者质问呢?无论是哪种情况,按常理说不都该有一场促膝长谈吗?我怎么感觉不到她有丝毫想要聊天的欲望?
眼瞅着车程已经过半,晏时清坐不住了,他咳了一声,一向是被别人搭讪的影帝主动找起了话题:“你这么吃,经纪人不骂你吗?”
慕瓷怔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他会主动攀谈,顿了几秒才答:“骂。”
那你还吃?晏时清挑了挑眉。
她继续说:“所以我才跑这么远的。”
他:“……”
所以自己只是个捎带的?鉴定完毕,这人就是个吃货,满脑子除了吃再没别的。晏时清甚至有点后悔今晚一时冲动就应约了。
没想到的是,他抛出了一根橄榄枝,竟让她打开了话匣子。
“谢谢。”彼此安静了几秒,她忽然毫无预兆地开了口。
晏时清侧了侧脸,看她。
她在笑,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豁出去似的:“我真没想到你会跟着来这边……裴陆知道了肯定要骂我的。”
“嗯?”晏时清好奇,“骂什么?”
“骂我做事冲动不过脑子啊!”慕瓷几乎是秒答,“我是小虾米,万事无所谓。你可是大明星,一举一动都是引人注目的。今晚是侥幸,没被狗仔们发现,不然我可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晏时清被她的措辞逗乐了:“没那么严重。”
“有。”慕瓷开车的间隙瞥了他一眼,她没有笑,一本正经且一脸严厉地说,“假如被狗仔发现了,裴陆一定会让我蹭流量的。”
蹭热度在娱乐圈算常见的事,晏时清并不生疏。再加上他既然答应了要来,就说明不介意被她蹭,他觉得慕瓷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
“你让蹭是因为你大度,但是……我不喜欢。”这个满脑子只有吃的姑娘说。
晏时清是真的感到意外了。
窗外是飞速往后掠去的霓虹,他顿了顿,才问:“你是怎么看出我大度的?”
“我欺侮你你也没有给我穿小鞋,还有明皓,他说你特殊关照他。”
晏时清:“……”
他说的关照是加引号的啊!这你都相信?你也太耿直了吧?!
耿直girl慕瓷在进行总结陈词:“一开始……我真的以为你是别有专心的,因为我之前碰到过几次,所以有点草木皆兵了。看到你骂我是不是有病,我其实特喜悦,哪怕我把脸都丢光了……后来我落水,你不顾个人安危去救我,我就更惭愧,更无地自容了……再有就是明皓,他隐瞒了不会游泳的事实,虽然他是因为担心被炒才瞒的。但是……我们都没想到你们竟然会完全不追究。”
晏时清沉默了。
来之前他一直在揣测她是想谢自己还是质问自己,等到私家菜一上来,他就知道她是诚心道谢的——大半夜的,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车,来到一家隐蔽性好又五花八门且样样都有的店,就为了请他吃顿饭,她可以说是挺专心了。
没记错的话……晏时清看了她一眼,中午见她时还贴着退热贴?慕瓷今天的种种举措让晏影帝觉得很受用,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往上扬了扬,大度豁达地决定,炒酸奶传字条事件翻篇儿了。
车到高速收费口,慕瓷停车缴费,晏时清懒洋洋地倚着靠背,终于接了她之前的话题,却是挺突兀地说了句:“明……什么来着?他就是瞎紧张,别说我了,连齐导也不会轻易炒了他。”
慕瓷刚接过发票和找零,本来想回答“他叫明皓”的,一听后面那句就停住了:“为什么?”
晏时清似乎是有点困了,他眯眼瞧着慕瓷。那张脸英俊得不像话,又因为染上困意的关系,平添了几分慵懒与性感。慕瓷能意识到自己的眼睛盯着他,但是移不开,直到捕捉到他眉眼里的促狭之意,她才骤然回神,抿了一下唇,硬生生把视线挪开了。
晏时清笑,也不知道是笑什么,反正就是很愉悦地笑了。他一边笑一边说了一个人名,问慕瓷:“听说过她吗?”
慕瓷对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仿佛听裴陆提起过,但具体是做什么的没记住。
“宣发。”晏时清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他是真的困了,清朗的嗓音都有点磁性的微哑,“她对明……皓?挺感爱好的。”
慕瓷:“……”
她想起来了,裴陆说剧组里有个人也投了资,惹不起,让她注重点儿,似乎是叫晏时清刚才说的那个名字来着……
晏时清撩开眼皮看着她:“知道那条资讯是怎么回事了?”
慕瓷虽然对娱乐圈不感爱好,但并不蠢,一点就通:“嗯。”
能是什么?不就是宣发想炒明皓的热度,而他们恰好是剧里的搭档,按小助理的话来说——“反正炒男女CP一向都是女的挨骂啊”,慕瓷就这么近水楼台地被拿来炒了。
晏时清一看慕瓷的表情就知道她懂了,他对她的领悟能力表示欣慰。话已至此,他索性再奉送一句:“剧组里没几个善茬儿,别傻乎乎的,被人卖了还给人做奶绿呢。”
慕瓷:“……”
影帝大大你是红外线摄像头电子眼吗?!
中午明皓不是探望慕瓷了吗,礼尚往来,在小助理的细心提醒下,她下午去片场的时候给他带了一杯奶绿和一盒点心,没想到……这都被他看到了啊。
慕瓷开着车,想了想,还是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那杯奶绿不是我做的。”
晏时清瞥她一眼,没说话。
慕瓷目视前方,一脸诚恳地说:“街角那家店的饮品还不错,影帝下次也可以尝尝。”
晏时清看着她,看了有好几秒,然后几不可闻地轻哼了一声,闭上眼睛,嘴角微勾,又笑了。
回到酒店,已经快深夜三点了。
英明神武如晏时清,却怎么都想不通,慕瓷,一个刚刚进入娱乐圈,甭说脚跟儿了,就连脚尖儿都还没站稳的24K纯新人,怎么就敢直言不讳地先是拒绝蹭他晏影帝的热度,随后又对他加几场亲热戏的提议避之唯恐不及?是谁给她的勇气?
晏时清想了挺久,实在想不明白,这让他对她进娱乐圈是来干什么的更好奇了。
“玩票呗!”和邵在电话那头吃着三明治,不以为意地回答自家艺人毫无营养的问题,“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她爸是个地产大亨,亨到钱多得没处花的那种,砸了几百万把宝贝女儿送进娱乐圈,却先后拒绝了好几部戏,理由无一例外全都是不适合,你说这不是来玩是什么?正常的新人能挑三拣四不演戏?还三个月什么都不干?逗呢。”
晏时清想了想,觉得和邵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他还是觉得有一点古怪:“那她怎么就进《帝妃》剧组了?”
平心而论,在他动用私交让慕瓷出演小璃妃之前,慕瓷饰演的那个角色简直是毫无出彩之处——戏份少,存在感低,台词又和戏份天造地设似的约等于零,再加上可能是得罪了服化道设计老师的造型……一句话,也就是慕瓷的颜值和她爸的钱(主要是后者)撑着,才让这个角色没惨遭腰斩。想圈到粉丝?还是回家做梦来得更快一些。
就是这样鸡肋的一个角色,又是怎么打动和邵口中挑三拣四的她的呢?晏时清觉得希奇,百思不得其解。
和邵倒是根本就不思,张口就来:“肯定不是为了你啊!你忘了?咱们可是知道她签约了才签的。”
晏时清:“……”
都说恶语伤人六月寒,晏影帝好多年没再体会,今天算是体验得够够儿的。托和邵的福,他原本挺好的心情一下子变成了阴天,于是就冷着一张俊美的脸,以牙还牙地怼了一句回去:“我小姨还没答应你的追求呢。你等着,我今晚就飞回去见她。”
和邵:“……”
影帝大大,你未来的准小姨父表示:有你这么大的一个外甥,心好累啊。

《清时与糖》小说推荐

清时与糖(晏时清慕瓷)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非常值得一看。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相关点击榜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