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拥有2亿的谭先生(谭彦林锦)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拥有2亿的谭先生(谭彦林锦)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拥有2亿的谭先生(谭彦林锦)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大小: 1.89 MB语言: 简体中文时间: 2018-11-02下载: 6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已全本小说《拥有2亿的谭先生》哪里可以看呢,江文希一脸神奇:“对,这么一说我想起来,窗栏杆掉下来的时候,我确实感觉什么东西打到脚踝,不会吧,真的有鬼?”拥有2亿的谭先生小说全文完整版共享给大家,出色内容一起来看!

《拥有2亿的谭先生》小说简介

江文希一脸神奇:“对,这么一说我想起来,窗栏杆掉下来的时候,我确实感觉什么东西打到脚踝,不会吧,真的有鬼?”
“屋子里应该是有这么一个存在,我猜它没什么恶意,”林锦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小瓶液体,沾了一点拍到江文希腿上,继续说,“谭彦上楼惊吓到它,它就从窗户跑了,逃窜过程中不小心让窗栏杆砸下来,它可能是怕砸到你,所以才故意绊到你。”

拥有2亿的谭先生在线阅读: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江文希被他们两的架势吓了一跳,正想说什么,但目光触到脚踝那一圈黑紫色的痕迹时,顿时改了口:“咦,这是什么?烟灰吗?”
他忍不住弯腰摸了摸,那东西却仿佛长在肉里一样,根本抹不掉。
他仔细看看,脚踝后方有几个椭圆形的印记,像是掌印。
“这是鬼抓痕,”何亦为给他解释,“它抓了你的脚,你才会跌倒。”
江文希一脸神奇:“对,这么一说我想起来,窗栏杆掉下来的时候,我确实感觉什么东西打到脚踝,不会吧,真的有鬼?”
“屋子里应该是有这么一个存在,我猜它没什么恶意,”林锦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小瓶液体,沾了一点拍到江文希腿上,继续说,“谭彦上楼惊吓到它,它就从窗户跑了,逃窜过程中不小心让窗栏杆砸下来,它可能是怕砸到你,所以才故意绊到你。”
“按你这么说,那它是好的了?”江文希问。
“它们被定义为邪,不能纯粹的说是好是坏,锦锦只说了其中一种可能,往坏处想,也许它就是想赶走我们,才故意使坏。”何亦为说。
江文希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林锦对他说:“你看,就算它是想救你,却还在你身上留下这个,它应该在人间徘徊了很久,否则颜色不会这么深。”
江文希迷惑:“但不痛不痒,感觉没什么啊!”
“邪气这种东西,现在不痛不痒,隔两天说不定会生个小病,体质差的人兴许大病不起,究竟它们,是不该存在于世间的东西。”何亦为掏了支烟点上。
林锦笑:“嗯,你属于阳气旺盛的一类人,所以察觉不到痛,换做别人,下不了床都有可能。”
江文希恍然大悟,他感觉林锦涂抹的东西打在脚踝冰冰凉凉很舒适,低头看一眼,那道鬼抓痕竟然真的渐渐消散,不由惊奇道,“锦锦,你好厉害!你给我涂的是什么?”
林锦笑着答:“盐水。”
“盐水还有这种功效?”
“她说得简单,但不是普通盐水,熬制过程很复杂,”何亦为帮忙解释一句,抖了抖烟灰又带着些希奇问,“我说,文希,你接受这些倒是挺快的啊?”
“哈哈,我以前就喜欢灵异鬼怪,还是你们节目的忠实粉丝呢!当然啦,也很喜欢锦锦。”江文希笑眯眯地说。
林锦这才明白,为什么上次他能一眼认出她来,还真是看过节目的缘故。
一听到是忠实观众,何亦为眼神都不一样了:“怎么样,我们节目不错吧?”
“那是,每一期都很出色。”江文希称赞。
“有你的加入,第三季只会更出色。”
“这还用说,收视第一!”
林锦听着忍不住想笑,她仔细看看江文希的脚踝,黑色痕迹已经完全消退,开口打断两人的商业互吹:“好了,晚上再检查一遍,假如不再出现,就没问题。”
鬼抓痕解决,诊所还是要去,小区很大,往返走一趟,三个人已经热得不行,好在是他们的车载小冰箱冷饮齐全,回到别墅,吹着海风吃完冰棍,才彻底恢复过来。
大家叫了外卖,简单对付过中饭,节目组几个都是老成员,江文希被砸那一幕来得太蹊跷,他们多多少少能猜到一些,蒋志坚藏不住心事,吃完饭,直接问上了。
何亦为也没隐瞒的意思,他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揭开这个灵异事件的真面目。之前避开大家,只是怕引起恐慌,现在江文希平安无事,他便简单说了说林锦的推断,又提醒他们小心点,不要单独行动。
元媛好奇问:“是不是那对夫妇里面的一个?”
他们之前的节目也遇见过那东西,大体知道该怎么做。
林锦说:“我没看见,还不能肯定。”她转头问谭彦,“你上楼的时候,有发现什么吗?”
谭彦摇头:“我是闻声窗栏杆掉下去,才会走到窗边,其他的,什么都没看见。”
大象插了一句:“不过那一幕我拍下来了,要不要看看?”
林锦说:“摄像机多半拍不到。”
何亦为拿主意:“放放看。”
大象便把摄像机连上电脑,拉出视频播放,画面里果然看不出其他东西的存在,只是在慢动作下可以看出来,窗栏杆是忽然掉落,而底下江文希也是毫无征兆地滑倒,一切和林锦的猜测都很吻合。
谭彦不由说:“这么看,还真有些诡异。”
要是在电视上看到这段视频,他也许会怀疑是经过后期加工,或者人为故意制造的效果,但那一瞬间,他是亲身经历,他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某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江文希好了伤疤忘了痛,还在跃跃欲试:“我们再去看看?”
“先不去了,”何亦为否决,说道,“动作太着急轻易惹怒对方,反正监控都装起来,先放一放,等到天黑了,我和锦锦再去看看。”
元媛问:“何导,那现在能去海边吗?”
何亦为笑:“一个个的惦记着玩,去吧去吧,我也去转转。”
元媛一本正经:“我们这是去取景,去工作,对吧,大象?”
大象没说话,蒋志坚先开口:“当然对啊,明天听说会下雨,趁着今天天气好,多拍一点。”
元媛嘿嘿笑,又问林锦:“锦锦,一起去?”
林锦摇摇头:“不了,有没有屋主的资料?我想看一看。”
“有,我都带来了。”大象站起身,拿了一叠厚厚的资料给她。
元媛惋惜了一下,也没有坚持,转头问其他人:“还有谁要去?”
江文希打了个哈欠:“我就算了,昨天给Coco姐录歌录到半夜,先补个觉,晚上好守夜。”他显然对晚上的行动更有爱好。
谭彦也说:“我也留下来看看资料。”
元媛目光转到最后一位小唐学长身上,这次反倒是林锦开口替他做决定:“小唐学长不要乱跑,先跟着我吧。”
节目组的人都状似明白地点了点头。
一行人拿了东西陆续离开,江文希招呼一声也跑到车上去睡觉了,屋里只剩下谭彦、林锦、唐行有三人。
小唐学长话少,但做事快,埋头帮着他们整理分类,林锦却站起身,到自己的行李箱里拿了个东西递给他,谭彦看了看,是系着红绳,八卦纹样的黄玉。
他有些不明白林锦忽然的举动,下意识想,这两人难道私下相熟?
小唐学长看上去也很意外:“给我?”
“对呀,”林锦把吊坠放到他手里,笑问,“你之前那块是不是没用了?”
小唐学长脸色有点尴尬:“嗯……锦锦,你怎么知道……”
林锦笑道:“我刚看视频,江文希被鬼绊到的时候,你表情明显不对,你是看到了吧?假如之前的玉佩还有效用,你应该看不到的。”
小唐学长不太好意思地低下头,从脖子上取下一块同样的玉佩:“这块玉我不小心让别人碰到了,对不起,锦锦,总是麻烦你。”
林锦无奈地叹口气:“我要是没发现,你是不是不打算麻烦我了?”
小唐学长动动唇,没说话。
谭彦终是按捺不住好奇:“这是怎么回事?”
林锦解释:“在节目组也不是秘密了,小唐学长天生八字轻,轻易撞见鬼,我给他的玉佩,能压一压。”
谭彦反应迅速:“那他看见刚才那个东西了?”
林锦说:“应该是没有看清,”她转头问小唐学长,“对吗?”
小唐学长把新玉佩挂上脖子,说道:“我那时候刚好背过身拿东西,听到江文希摔倒,转头看,只看到一团黑影。”
谭彦皱眉:“你看到了,怎么没告诉我们?”
小唐学长回答:“我想锦锦一定能看出来,她当时没说,肯定是有原因,我也就没说了。”
谭彦明白了,他现在有点相信蒋志坚说的话,小唐学长大概是真的喜欢林锦。
他也能理解小唐学长为什么会喜欢林锦,同样一段视频,大家同样在看,他丝毫没察觉出小唐学长的异样,但林锦却看到了,然后以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发自内心地关心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就像蒋志坚所说,她真的是个令人很舒适的人,让人很轻易产生好感。
但越是这样,越让人想把这份温柔据为己有。
谭彦静静呼口气,及时打住念头,他翻了两页资料来掩饰心情,却意外看到一个线索。

拥有2亿的谭先生全文阅读: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那是一张照片,晨曦之下,已经扑灭火的别墅还冒着余烟,有不少围观群众惋惜地看着这一幕。
谭彦将文件夹推到桌中间,指着照片说:“这个女人,出现过好几次,我没记错的话,火灾发生时,大火扑灭后清理现场时,包括之后取证勘察她都在。”
林锦和小唐学长凑过去看:“会不会是邻居?”
谭彦提醒:“你们看她的眼神。”
照片上的女子很年轻,大概也就二十出头,和四周人惊奇错愕同情的眼神不同,她的眼神,流露着浓浓的悲伤。
林锦不由猜:“是家属吗?”
谭彦往前翻了两页:“全部关于家属的采访都在这里,里面并没有她。”
林锦说:“一定是熟悉的人。”
“嗯,”谭彦赞同她的观点,“找找看。”
三人便又埋头翻阅起资料,结果找了半天,除了谭彦所说的三张照片,并没找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希奇,难道是我们想的方向不对?”林锦皱眉。
“我觉得应该是新闻组遗漏了,他们没有注重到这个人,也就不会去采访她。”小唐学长说。
“问问看亲戚朋友,或许他们知道。”谭彦说道。资料很齐全,当时接受采访的人都留下了名字和联系方式,他拿出手机真打算一个个去问。
“这样行吗?”林锦犹豫,时隔三年,还要去揭开别人心底的伤疤,这种方式,让她有些不忍心。
“试试看就知道了。”谭彦回答,他第一个就打算联系男主人的父母。
林锦见他坚持,自己也想不到更好的主意,没有犹豫多久,鼓起勇气跟着掏出手机。
与人沟通的活实在不适合小唐学长,谭彦没有强求,主动建议他去看看监控。
两人第一通电话都还好,男方父母通情达理,愿意帮忙,只可惜把照片发过去给他们看了后,二老并不熟悉。林锦联系的是从前一位邻居,同样很热心肠,互相加了微信,对方看过照片,也遗憾地表示不熟悉。
这之后联系上的人,有的直接骂他们是骗子,挂断电话,有的对他们纠结几年前的事情十分不理解,更多是打着哈哈含糊其辞。
林锦第四次被拒绝,心里那丁点勇气已经消失得差不多。
果然,非领域内的事情做起来,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只适合跟鬼打交道。
她也能理解那些人,接到生疏电话,还要回答一个希奇的问题,当然会心生警惕。
林锦双手抱着手机,偷偷看了谭彦一眼,他逻辑清楚,观点明确,语气自然,听的人不由就会信服,成功率比她不知高了多少。
谭彦也看出她的窘况,笑着说:“放着我来吧。”
林锦问:“那我做些什么?”
“坐在旁边陪我,”谭彦说,顿了一秒补上一句,“帮忙记一下每个人的回复。”
以谭彦的水平,这种简单的甚至称不上工作的事情哪用得着其他人帮忙,加上后面一句,纯粹是想让自己前面的目的看起来不至于太明显而已。
林锦丝毫没察觉他的想法,还挪了挪凳子,坐到离他近一点的位置,方便记录。
谭彦一眼发现,她的字很好看,行笔明朗,秀丽飞扬,对于习惯了数字化办公的现代人来说,实属难得。
不过,和她文静的外表实在不怎么像。
想到外表,谭彦下意识看了看她的脸庞,离得近,能更清楚地看清她长长的睫毛,秀挺的鼻子,还有看上去就很柔软的双唇。
让人很有亲吻的冲动。
念头刚起,谭彦迅速握紧了拳头,才不至于让情绪流露。
谭彦自问不是会被美色轻易迷惑的人,他自身条件优渥,身边一直围绕着各种各样的女人,也交过几次女朋友,他眼光素来不差,能站在他身边的人,娇俏漂亮,也不失小聪明,可却从没有一个会让他心动。
他也以为,两人在一起,根本不需要心动。只要带着目的,各取所需。
那么林锦呢?
为什么对着林锦,他反而会冒出奇希奇怪的心思?
明明前几天他还意志坚定地告诉蒋志坚,他不会喜欢林锦,理智也不停地提醒他,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杀回去,而非沉浸在儿女情长之中。
可偏偏,他那引以为傲的理智在面对林锦时,三番五次败给冲动。这样下去不太妙,谭彦不喜欢这种被牵制的感觉,但也不能否认,刚刚林锦坐到身边来,他心里竟然会涌出一股奇异的满足感。
大概是被打乱心神,这一通电话,谭彦竟然被拒绝了,电话里女人歇斯底里地骂着:“你们有完没完,我女儿死了三年,还要来问东问西!那什么女人,我不熟悉!”
谭彦把手机举得远远的,额上直冒黑线,直到对方咔哒一声摔断电话,才舒口气。
“哈哈。”旁边林锦抖着肩膀低声笑,对上谭彦尴尬的神情,赶紧闭上嘴忍了忍,可惜没忍住,冒出一串笑声来。
谭彦无奈,屈着手指轻轻敲她脑袋:“还笑。”
林锦一边忍一边说:“我以为你是无往不利的。”
谭彦问:“为什么?”
林锦说:“因为你是谭彦呀。”
她的回答很务实,对很多人来说,谭彦两个字就已经代表了成功。
谭彦笑:“事实上我也经历过很多失败,然而外界淡化了那些失败,只书写我的成功。”
林锦讶异:“是这样?”
谭彦点头:“所以要善于从失败中找经验,刚刚是已故女主人的母亲,她虽然挂了我的电话,但从她的口气里可以听出来,她应该知道这个女人的存在,并且不想提及,那么肯定不是她女儿的朋友,换位思考一下,我猜多半是她女婿的朋友,而且两人关系不一般,可之前的电话里,男方亲属不熟悉,朋友也不熟悉,考虑男主人职业非凡性,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林锦听得目瞪口呆,他就被挂断了一个电话,竟然能分析出这么多?
谭彦翻了翻资料,抽出一页:“男主人是医生,刚毕业在医大附属医院实习,随后转正,工作了五年后被市医院聘任,遇见他后来的妻子,也就是市医院儿科护士长,夫妻两人的朋友圈子是重叠的,所以我认为比起他现在的同事,我们更应该问问他之前所呆的医院。”
林锦不太懂他是怎么推导出来的结论,但最后一句听明白了,她想了想说:“似乎没有之前同事的资料。”
“这不难,”谭彦用手机搜索着医大附属医院,很快找到几个咨询电话,“男主人是外科医生,职业变动的可能性比较小,找一位工作年限长一点的外科人员问一问,应该会有答案。”
谭彦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拨出电话,辗转几道,不大会儿,还真被他问到了一位已经退休的老医生的联系方式。
事情到这一步,林锦不由都紧张几分,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谭彦看她眼睛睁得圆圆,双手捏着文件夹,像只小松鼠一样,忍不住朝她笑了笑:“放心,我们的方向不会错。”
那边很快有人接通,老医生声音听上去很是精神,谭彦顺势恭维了两声,才点到正题,出乎意料,谭彦只是简单描述了照片中女子的容貌,老医生就很快报了个名字:“是小枫吧?”
谭彦有些意外,他放下手机,开了免提,问道:“您知道她?”
老医生说:“小枫是我们医院的长期病人,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心脏方面的问题三天两头进我们医院,不过这孩子性格活泼,讨人喜欢,我虽然和她不是一个科室,也有些印象。”
谭彦又问:“那她和徐琨也熟悉?”
徐琨正是死在火灾中的男主人。
老医生说:“那时候小徐刚来实习,为人热心耐性好,经常陪小枫一起玩,两个人关系很好。”
“您能联系上她吗?徐医生那场火灾有些蹊跷,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小枫。”
“这我要去问问医院的同事,唉,小徐这孩子,可惜了啊!假如不是他老婆坚持要买什么海边别墅,不至于年纪轻轻就丢了性命。”
林锦忽然插了一句:“您是说,买房子是徐琨妻子的主意?”
老医生顿了顿问:“你是……”
谭彦忙向他解释:“她是我同事。”
“哦哦,”老医生说道,“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似乎说小徐的老婆虽然年纪轻轻却很迷信,说什么海边别墅风水好,非要买。你们看看,得了个什么结果,叫我说,这些就是骗人的玩意,国家早该取缔了!”
林锦附和道:“您说得对。”一旁谭彦深深地看她一眼。
电话里老医生又叹口气:“人都没了,说这些也没用,行吧,我来问问小枫的情况,有消息再打电话告诉你们。”
“好,谢谢您。”
电话挂断,收获不错。
谭彦却没有急着总结归纳,反倒是说:“老人家不是要针对迷信,只是曾经熟悉的人死于非命,感到惋惜而已。”
林锦笑了笑:“嗯,我明白。”
谭彦见她没放在心上,松口气:“明白就好。”
林锦紧接着问了句:“你担心我呀?”
谭彦不躲不闪,反问:“我不该担心吗?”
林锦回答道:“当然不是,你担心我,我很喜悦,谢谢。”
她说完,低头把刚刚的号码以及内容记录下来,谭彦半天没有作声,恍然有种撩她不成反被撩的错觉。

《拥有2亿的谭先生》小说推荐

拥有2亿的谭先生(谭彦林锦)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导读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