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图灵密码(闻天和关越)导读
图灵密码(闻天和关越)导读

图灵密码(闻天和关越)导读

下载阅读
导读:图灵密码讲述了闻天和关越两人的灵异奇遇故事,闻天和本以为自己是要成为霸道总裁的男人。 不料最后却成为了霸道总裁的男人。

小说介绍

图灵密码讲述了闻天和关越两人的爱情故事,闻天和本以为自己是要成为霸道总裁的男人。 不料最后却成为了霸道总裁的男人。想要在线阅读图灵密码全文,小编提供图灵密码(闻天和关越)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支持图灵密码全文阅读。

图灵密码小说简介

闻天和本以为自己是要成为霸道总裁的男人。 不料最后却成为了霸道总裁的男人。

图灵密码75章节在线阅读

三天后, 巴西, 里约热内卢, 市区, 圣劳尔多路。
直升机的引擎轰鸣声擦过, 一群光着脚在小巷里踢易拉罐的小孩子纷纷抬头, 直升机飞向科科瓦多山脚下,一座商场四楼的停机平台。
关越与天和下了直升机,地接向导正等在平台上, 顶着风过来迎接。关越背挎天和的电脑包, 天和忽然停下脚步, 望向远处的基督山。
救世基督像张开双臂,俯瞰人间。
向导朝关越解释了几句,又用葡萄牙语与平台上的保安交谈, 直升机飞走,南半球的秋风, 吹起天和的衬衣。
关越:“走。”
天和随着关越下楼,上了停在商城外的豪车, 一群小孩子追出来,跟在豪车后大笑、奔跑,天和问:“有零食么?”
向导摇下车窗, 探头出去, 驱赶跟车跑来的小孩子们, 关越拍拍向导的背,让他回来。吩咐司机开慢点, 天和拿了车上的一盒巧克力,摇下车窗递出去。
小孩子们一拥而上,开始分巧克力,天和笑着朝他们挥手,车加速,转过十字路口。
科科瓦多山一侧,车驰进老旧的建筑城区里,停车,巷子里满是泥泞,两侧拥挤的楼房中不少人倚在窗前,好奇地朝下张望。
向导辨认小巷,内里满是泥泞,本地人或在巷中抽烟,或用公共水龙头洗着衣服,这里是巴西的社会中下层聚集之地,关越与天和下得车来,踩在泥水横流的小巷中。天和侧头看了眼,关越拉着天和的手,沿着小巷走进去。
有人走过来,朝向导做手势,向导不耐烦地赶走了他。
“他说什么?”天和问。
向导:“他看见关先生的包,以为两位是来做交易的,想问问能不能折价购买一点非凡药物。”
向导说得比较隐晦,天和却知道了,电脑包的外形像个小巧的、装美金的手提包。
“请进。”向导对照链接,示意两人上楼。
昏暗的楼梯间里,甚至连两人并肩上去也显得十分拥挤,关越与天和一前一后,快步登上台阶。四楼,走廊里几家人开着门,无所事事的少年坐在门外小板凳上说话,听到脚步声,停下交谈,迷惑地望向天和与关越。
两人衣着光鲜,在昏暗的楼道里,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
向导一路小跑,为两人带路,来到一户门前,对照门牌,示意到了。
关越看了眼防盗铁门,转头看天和,意思是由他按门铃。
天和抬起手,按门铃的一瞬间,竟是迟迟按不下去。
“我以为他……”天和说,“是不是搞错了?关叔叔就住在这里?”
向导说:“根据您给的链接,确实是这里没有错。”
内里一片寂静,关越左右看看,走廊里挨家挨户出来了不少人,都布满迷惑地看着他们,并小声讨论,显然是在议论这两个中国人的来历。
又有人的目光落在了关越的表上。
关越:“想见他么?”
临到见面时,天和忽然没来由地担心起来,生怕按下门铃后,出现在面前的生疏人,将再次无情地斩断那过往时光与他生命的某种联系。
他有太多的话想问他,但在这一刻,却开始犹豫,跨越大半个地球来到此地,是否将是个错误的选择?
忽然门内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
两人顿时色变,天和自言自语道:“关叔叔?”
“叔叔!”关越听到那声音,顿觉不妙,马上按门铃,却没有任何声音。
天和拍门,喊道:“关叔叔!”
关越:“Uncle!开门!”
门里传来痛苦而沙哑的大喊声,伴随着一个浑厚的声音。
“谁?!”
“我!”天和喊道,“闻天和!关越!”
内里又有什么东西翻倒了,响起杯盘打坏的声音,里门瞬间打开,关越与天和同时退了一步,防盗门的缝隙里现出一个男人的脸——关正平!
关正平几乎没有多大变化,十来年里,依旧就像与天和分别的那一天。
“叔叔?”关越看着那熟悉的脸,难以置信道。
关正平猛地推开防盗门,喊道:“进来以后把门关上!”紧接着又转身冲进了屋子里。两人快步进来,只见关正平家中一片狼藉,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正在大哭大闹,发出的却是男性的沙哑声音,关正平转身抱住了她,喊道:“快帮忙!”
天和第一眼以为是入户抢劫,书架被掀倒了下来,水果刀扔在一旁。关越二话不说,上前协助关正平制住了那女人,关正平喊道:“按着她!”紧接着放手,去拿了围巾,向导倒是动作利落,牢牢锁住她的手腕,关正平飞快地绑住她的双手,再绑她的双脚。
那女人满脸涕泪,几下猛力挣扎,力气大得出奇,险些将关越踹开,关正平绑住她的双脚,把她横抱起来,抱进卧室里去。
关越进去帮忙,天和站在卧室门口看,只见关正平将那女人绑在了床头,女人挣扎失败,把头埋在枕头上,不断抽搐。
关正平吁了口气,低头,抱了她一会儿,转头望向两人。
“关越,你长这么高了啊。”关正平说。
五分钟后,向导先告辞离开了。
关越把书架放好,天和把书一本本地放上去,关正平清理了家中垃圾。直到现在,天和才得以认真看一眼关正平的家——不到四十平方的蜗居,一室一厅。
地面铺了马赛克,开放式厨房,与客厅连在一起,做饭的油烟熏得油烟机污黄。客厅里只有两张单人沙发,上面满是被捅破、抓破的痕迹,茶几断过两截,被透明胶带重新粘过一次。窗帘被晒得发黄,地面脏兮兮的,看样子已有好几天没拖过了,厨房水槽里放着吃完还没来得及洗的碗。
书架旁有一个电脑,显示屏上几条大裂痕,一旁插着移动硬盘。
关正平比起天和记忆中,体型仿佛健壮了些许,也晒黑了不少,但不知为何,天和总觉得至少从气质上看来,他是唯一一个从过去到现在,灵魂都未有过丝毫变化的人。
卧室里的痛苦呻|吟渐低下去,关正平拿起杯子,倒了点凉开水,进去喂那女人喝。天和简单地收拾完,走到窗前,望向远方的科科瓦多山,从这个角度望去,外头是一条污水沟,远方的救世基督像展臂,背朝他们,面向远方。
“天衡没来?”关正平回到客厅里坐下。
关越坐在沙发上,注视关正平,天和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基督像,谁也没有说话。
关正平:“吃午饭了没有?”
“吃过了。”关越说。
关正平:“晚上留下来一起吃饭?”
关越点了点头。
天和回身,望向叔侄二人,关正平冲了两杯本地咖啡给他们。
“你在这里做什么?”关越不解道。
天和搬了张餐桌前的椅子,反过来,面朝椅背坐下。
“生活。”关正平说,“工作,吃饭,做|爱,睡觉。你们不是么?”
天和:“我以为你在周游世界以后……”
关正平:“离开中国以后,我只去了几个地方就找到了小昆,于是我们在巴西住了下来。”
关越与天和对视,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关越:“叔叔,回国吧,我们可以一起生活。”
关越一时实在无法接受,关正平竟然会生活在这么一个地方。想象之中,他原本以为关正平会受聘于某家信息产业,抑或是带着电脑,浪迹天边,在马尔代夫享受夏天的阳光,或是在某一艘破冰船上,驰骋于南极洲的海域上。
抑或开着越野车,副驾驶上坐着他的爱人,驰骋于非洲的茫茫大草原,追逐着野兽,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冒险。
关正平放弃了他的全部股份,转到天和名下时,天和丝毫不担心他会在未来有穷困潦倒的一天,只因他知道,关正平这样的人,不可能活得落魄。
但眼前的现实,彻底让他失去了思考的力气。
关越看了眼卧室的方向,说:“小昆?”
“唔。”关正平靠在沙发背上,想了想,点头,意思很明显,猜对了,爱人。
数秒后,关正平朝天和补充了一句:“Transgender.”
这个词的意思是变性人,天和沉默点头。
关越:“什么时候熟悉的?”
关正平:“你见过他,只是忘了。”
天和瞬间猜到了前因后果,说:“离开中国以前,你们就在一起了?”
关正平说:“确切地说,中间分开了短暂的几年,故事非常简单,只有几句话。”
多年前,关正平交了一个男朋友,在那个同性恋尚未去病化的年代,他与恋人小昆秘密相恋了一段时间。为了与关正平在一起,某一天,小昆不告而别,一年后,做了变性手术,回到关正平的身边,希望两人能光明正大地生活、结婚。
关正平为小昆办理了移民手续,将他带回家去,但关家很快就打听出了小昆的真正身份,引起了一场轩然***。
离开关家后,小昆又走了。
关正平四处寻找他的下落,一无所获,直到那一天,终于定位了小昆在马来西亚,便转让了全部股份,放弃他的事业,与天和离别,前往马来西亚,寻找他的爱人。
两人短暂地度过了几年相依相伴的日子,最后琐碎的生活引发了争吵,小昆再次出走,关正平继续追寻,在巴西找到他时,小昆染上了毒瘾。
关正平把他带来里约热内卢,送到戒毒所去,并找了一份工作。多年里相安无事,却在去年,小昆复吸了,关正平决定,让他在家里戒毒,于是便有了关越与天和看见的一幕。
“就这样。”关正平起身说,“晚上包个饺子吃?我记得冰箱里还有几瓶啤酒……让我看看……嗯,有的。”
天和与关越交换眼神,关越一时有点犹豫,知道天和的意思是:带他回去?
关正平却一眼就看穿了两人的想法,笑着说:“你们还小,假如来的人里有天衡,我觉得他一定能理解我。”
天和:“……”
关越:“我不理解。”
关正平从橱柜里拿出一个搅拌机,切肉馅,打肉馅。
关越也站了起来,说:“你既然爱他,为什么不给他更好的生活?”
“关越。”天和说。
关正平按搅拌机,噪音沉没了关越的声音,关越只得住口,搅拌机只持续了十来秒就停了下来。
“先前我找了份工作,存下来的钱足够养活我俩了,因为小昆的原因,我得辞职陪伴他,预备再过两个月,就去法国。”关正平转头,朝关越说,“我是你叔叔,你不相信我的能力?”
关越摊手,示意关正平看看自己活成了什么鬼样子,正要开口时,关正平又按下了搅拌机。
关越无奈了,他与关正平名为叔侄,却情同父子,假如没有这个叔叔对他的培养,也许他一辈子都将活在家族为他画下的牢房中,不得挣离。
天和却再次走到窗边,望向远方的基督背影。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大哥闻天衡回到家里的那一天,蓦然转身,怔怔看着关正平,关正平抬头,朝天和笑了笑。
搅拌机停下,关正平用一把勺子将肉馅倒在一个不锈钢的大碗里,取出鸡蛋、蘑菇与香料,开始拌馅。
“你们看来过得很好。”关正平说,“不聊聊自己吗?现在Epeus应该发展得很不错吧?”
关越沉默地注视叔叔,天和却道:“我来说吧。”
天和看着远方夕阳照耀下的救世基督像背影,没有转身,将这些年里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次。
关正平说:“真是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恭喜你们。”
关越沉默地坐回沙发上,关正平预备好馅料,开始和面。和到一半,卧室里的小昆轻轻地喊了声,那声音里带着愧疚与不安,关正平便放下手头的活儿,进去,解开围巾,将小昆带出来。
“没关系,都是自己人。”关正平说,“这是关越,你见过的。闻天和,关越的爱人。”
关越说:“婶婶好。”
“婶婶好。”天和笑道。
小昆没有回答,关正平说:“他有点害羞。”
天和只是打过招呼,便礼貌地不再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对方一定觉得自己毒瘾发作的丑态被看在眼里,令他非常地难堪。
小昆也已年近四十,而关正平则将近五十岁了,较之关正平头发里夹杂着的少许白丝,小昆明显看上去要显得更衰老一些,变性后服用了一段时间的激素,以及吸毒对他的身体产生了不可逆转的伤害,脸上带着暗斑与法令纹。
天和摸出手机,给关越发了条消息:【不要当着你婶婶的面劝正平叔回去。】
关越看完没说话,小昆从茶几下摸出烟,关越找到打火机,为他点了烟。客厅里再次陷入沉默。
“天岳为什么也没来?”关正平笑道。
天和说:“你在电话里说,有什么疑问,才来找你,大哥和二哥,都说他们没有任何疑问,不想打搅你的生活,所以都不来了。让我们给你问声好。”
“嗯。”关正平点点头,和了面,递给小昆一杯冰水,顺手给他点上第二根烟。
小昆手指挟着烟,拈着冰水杯,开始喝水,苍老的容颜映在玻璃杯里,眼睛一瞥关越,含糊不清地朝关正平说了句葡萄牙语。关正平道:“他说,关越长得像我爸爸。小昆普通话不太会说了,只会说家乡话和葡萄牙语。”
关越点点头。
“关越你来包?”关正平说,“我去把衣服晾了。”
关越便走过去包饺子,天和过去帮忙,看了下,也不知道能帮什么,只得站在一旁看关越自己擀皮自己包,小昆抽完第三根烟,走到浴室去洗澡。
天和抬头,望向天花板上那斑驳的渗水痕迹,说:“我完全理解他的选择。”
关越:“我只是认为,他完全可以活得更好。”
天和:“他现在就很好。”
关越转头,望向在阳台上晾衣服的关正平,再看天和。
“是我错了?”关越忽然说。
天和:“你觉得我们的生活相比之下,就真的更好么?”
关越停下动作,与天和对视。
“在商量怎么把我拐回家么?”关正平把衣服收进来,拿了干净衣服放在浴室门外,说,“我在这里过得很平静。”
关越沉默。
关正平:“我知道你想救赎我,不过我觉得我不需要救赎,需要救赎的人,是你。”
关越:“我觉得你才是需要救赎的那个。”
天和:“喂。”
关正平说:“你还是活得这么累,这么喜欢钻牛角尖么?物质生活的充盈,是给了你幸福,还是给了你负累?”说着又出去晾衣服了。
关越:“放下金钱,一无全部地重新开始,就能让你平静?”
“你觉得你拥有了财产吗?”关正平抖了几下衣服,挂在衣架上,说,“我看是财产拥有你,你正在日以继夜地为它们打着工。”
关越:“我确定我拥有它们,因为金钱是保持自由的一种工具。”
关正平看了关越一眼,说:“真的自由?假如我通过分析软件猜测到明天上午将开始新的金融海啸,我打赌这顿饭你一定不会有心情再吃下去了。你只会说‘抱歉,叔叔,我必须马上回去,我会马上回来’接着,你就抽身而退了。”
关越:“……”
天和心想也许自己与关正平,是世上唯二能堵死关越的人。自己与关越争论时,关越只是让他,但在关正平面前,关越是彻底地辩不过他,只因启蒙时期,关越的价值观与人生观,几乎全受关正平的影响而成长。
“金钱从来就不能让人感觉到真正的快乐。”
关正平晾上衣服,朝关越与天和说:“真正让我们感觉到快乐的,是与人的联系、与世界的联系,以及感受到自我存在的那一刻。人生的快乐,无非源自于这三个瞬间。”
关越停下了动作,看着天和。
夕阳西下,将基督的身影投向里约热内卢尽头,这喧哗而贫穷的一方小世界里,巨大的阴影擦过,基督的背脊仿佛会在下一刻便转过身来,也仿佛直到地球毁灭的那一天,都永不会转身。
但就在那黑暗里,又有一丝光,透过了基督的指缝,裂开了这无边无际的黑暗。
彼时尚未有人类与自然,亦无金钱与物质,只有无边无际的光。短短数秒内,救世基督像巨手之影转过科科瓦多的山峦与海水翻涌的峡湾,天地间再一次亮了起来。时间的河流从天和与关越身上呼啸着冲刷而过。欲望随着基督之手抹过天地而无情地破碎,金钱堆叠的潮水退散后,世界终于现出它本源的面目。
天和没有说话,看关越包饺子,关越将手里饺子捏出一个心,递给天和,天和笑了起来,亲了他一下。
小昆洗过澡出来,吹了头发,关正平过去给他点了根烟,开抽油烟机,烧水煮饺子。
关越站在一旁,看着饺子浮浮沉沉。
“回忆一下你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吧,”关正平朝关越说,“是在爷爷膝前跑过去,在院子外头放风筝,还是看着春天里,你躺在沙发上的小爱人?”
关越舀了冷水,加进锅里,关正平盖上盖子。
“是的。”关越终于道。
小昆示意天和,递给他一根烟,天和笑着摆手,说:“不会。”
小昆又从茶几下拿出零食给天和吃,天和于是吃了点。
“吃饭了,”关正平说,“少吃点零食。”
小昆摸了摸天和的头,两人无声交流,天和拉着他的手,轻轻地吻了一下。
关正平拿着碗,装了四碗饺子过来,四人便开始喝啤酒,吃饺子。夜幕低垂,外头传来音乐声,小昆吃过晚饭后,换了身长裙,别有一番风情,坐到电脑前,开始看电影。
关正平:“好了,我想,我已经力所能及地为你们解答了问题,今晚就不留你们过夜了?”
关越与天和沉默了一会儿。
“普罗米修斯,”天和说,“其实我们这次过来的真正目的,是关于他的。”
“嗯?”关正平说,“他升级成功了?”
关越从电脑包里拿出投影器,天和连接电脑,投出数个屏幕,甚至不用朝关正平解释,他便明白了整个经过。
“你,诞生了。”关正平喃喃道。
关正平笑了起来,说:“有生之年,见证了你的诞生,真是一件奇迹。”
在这逼仄的客厅里,投影折射出的光线照着三个人的脸庞,关正平的眼中,竟然带着少许泪水。
“他在你的手里创生,”天和说,“所以我想,这世上也只有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办。”
关正平看完了整个升级日志报告。
关正平:“他不因我而创生,是你与关越,共同创造了他。关越,你记得我曾经问过你。”
关越点头:“记得,但我没想到,普罗会是一个人工智能。”
许多年前,关正平将银白色的电子表送给关越的那天,便已问过他,是否答应一个程序对他进行学习。关越只记得叔叔朝他解释过,这是一个通过搜集人类信息,对情感、理智分析后,用在经济学与社会学上的软件,也正是这一天起,他开始对经济学与社会学产生了爱好。
“到得后面,”关正平说,“他的自主学习超出了我们的预料,他在自我成长,而成长的过程,只有一个目的——学会爱,成为人。从关越到天和,你们一起带着他,走完了这条路。接下来,他将去面对全部的人类,用这个情感去理解整个世界。”
关正平点选升级日志其中的一段,放大:“起初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而生,唯一能做的,就是忠诚执行唯一的创生条件,陪伴你度过人生的每一个难关,为你完成每一个心愿,天和,你看见了吗?整个过程,不需要我再赘述了。”
天和与关越牵着手,坐在一起,看着关正平拖动日志。
关正平自言自语道:“直到沉睡前,他认为你的愿望是见到我,于是朝我的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我还在希奇,这条匿名短信到底是谁发的,让我与天衡联系。”
天和沉吟片刻,关越说出了他的担忧,关正平有点意外,说:“不,你们为什么会这么想?”
关越眉头深锁。
关正平望向两人,说:“普罗的情感学习之路已经表现得非常清楚了,他沿袭了关越你对天和的爱!”
天和:“不,叔叔,这令我很尴尬……我认为爱情是唯一的,假如普罗也像关越一样地爱我,这只会……”
关正平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这就是你们对这个过程的解读?!”
关越忽然就像明白了什么。
关正平正色道:“重申一次,普罗的整个过程,是从人类的样本中学习情感,并尝试着去理解人、爱人。这个‘人’的定义,不是某一个特定的人,而是每一个他接触到的人,人类!”
天和:“……”
关正平:“关越,你对自己的爱的能力有信心吗?”
关越:“……”
关正平坐下来,解释道:“我再说得更直白一点,从今往后,无论你们让普罗去照顾谁,他都会如关越爱你一样,去陪伴他,照顾他。这就是普罗从你们身上学到的!他复制的,不是你们相处的模式,也不是记忆,更不是复制你的内心、你的灵魂。而是,这种对最本源的情感的理解。爱是什么?这就是普罗自己,对它的理解,而只有完美地理解了它,最终的升级,才能成功!”
天和:“!!!”
关正平不解道:“你们在惧怕什么?惧怕他将带来毁灭?”
关越:“确实如此。”
关正平:“关越,你会有毁灭天和的念头吗?”
“那可不一定。”天和忽然说。
关越顿时差点炸了,说:“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
天和:“是谁成天嚷嚷着,让我一起死的?”
关越:“……”
关正平说:“那么,我想这个结果很清楚了。”
关越马上解释道:“不是天和所说的这样。”
天和:“听叔叔说完!”
关正平:“我不能帮助你们下决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唯一的判别标准,在走出这个家门时,你们也许已经心里有数。”
深夜,天际月亮绽放出银白色的光辉。
离开关正平的家后,关越与天和并肩站在停机坪上,望向远处月光朗照下的救世基督像。
“关越,你对天和怀抱着怎么样的爱,也就意味着,普罗将学习这种纯粹的情感,去无私地爱每一个人,爱这个地球上的全部人类。
“假如你认为自己无法通过内心的这道考验,那么你们的担忧确实很有必要。反过来说,只有当你完全而彻底地,自信将倾尽全部,予以爱人你能够付出的一切。
“于是你在他的心中,便将成为,普罗将被世人视作为的……
“……伟大、唯一的存在。”

图灵密码76免费章节试读

九月一日, 艳阳高照。
关越一身睡衣, 在家里做他的航模, 历时将近一年, 这该死的东西终于临近完工, 没想到最后千辛万苦, 还是自己一个人,在抓狂与深呼吸强行镇静的无数个间歇期里,把它慢慢地做完了。
只要把这些飞机……关越没来由地开始手抖, 抬头看看天花板, 祈祷接下来千万不要发生地震、海啸、龙卷风、洪水等不可抗力。
“你看上去很紧张。”普罗的声音说。
“该紧张的是你。”关越说。
普罗道:“需要看看视频, 舒缓一下心情么?”
关越:“现在已经不强行播放巴赫了?”
普罗:“这个时候,回忆也许更有效。”
关越背后投影开启,投在客厅大屏幕上, 一整面墙里闪现出关越硬盘中,许多年来的记忆。
“宝宝玩了一整天, ”关越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应该睡了, 纪念他来到伦敦的第一个晚上。”
镜头随着关越的前进,慢慢摇进卧室,门被推开, 床头灯还亮着。天和一身睡衣, 趴在床上, 关越说:“这只猪,被子也不盖, 看来真的很……”
“哇——!”天和跳起来了,关越冷不防被枕头砸了个正着,吼道:“还不睡!”
关越把摄像机放在一旁,屏幕里关越长腿跨上床,枕头飞来飞去,天和弹跳到床的另一边,关越的动作却比他更灵敏,把他抓住,按在床上。
关越:“睡觉!睡觉!给我睡觉!”
关越已经忘了摄像机还开着,把他抱进怀里,盖被子,按着强行让睡,天和还在挣扎,两人在床上滚过来,又滚过去。
镜头一闪,天和侧着头,在阳光房里练琴,关越用手提摄像机对着他,天和发现关越在录他,于是视线转向镜头,害羞一笑。
“砰!”天和拉开礼炮,给关越庆祝生日,玫瑰花瓣撒了关越一头。
“砰砰!”
“好了可以了!”关越拿着摄像机,全身都是花瓣,说,“这是什么礼炮?别玩了!”
“我自己设计的!砰!”
“可以了!”关越说,“蛋糕已经找不到了!”
屏幕里到处都是玫瑰花瓣,已经找不到人了,天和还有一大堆礼炮,关越躲到门口,拉开门本想躲出去,喊道:“别恶作剧!”
紧接着,门外机关发动,两个巨大的纸箱朝着门里一倒,近一百斤的玫瑰花瓣排山倒海,雪崩一般涌进来,把关越埋在下面。
关越:“……”
关越粘着航模,看着以往的视频。
“愿……生如夏花之绚烂。”
天和瞬间大喊,焰火接二连三升起,照亮了夜空。关越在旁唱道:“Happy birthday to you…”
天和站在山坡上。
关越小声道:“终于哭了……”
天和转过头,关越马上装作若无其事,拿起摄像机,录了下自己与天和站在一起,背景里漫天的焰火。
阳光灿烂,天和正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编程,不住捶那个巨大的回车键。
“气消了没有?”关越自言自语道。
天和看了关越一眼,关越录着天和,天和生气地说:“你是不是总以为……”
镜头里出现了关越的一只手,递给天和一个瓷盏。
“这什么东西?”天和马上被瓷杯吸引了注重力,“中国的古董吗?”
“宋朝的,”关越的声音说,“钧台窑,海棠红茶盏。”
天和:“真的吗?!真是宋朝的?”
关越看着视频,把小飞机粘在甲板上。
马球场上,关越身为队长,带领牛津马球队,与江子蹇作为队长,率领的剑桥马球队,友谊赛开始。
天和在队伍里看着关越,比赛开始,双方横冲直撞,每次天和过去,关越都随之避开,两人旗鼓相当,不到五分钟,球场上已成为天和与关越的战场。
关越一招反手球,进了个漂亮的球,全场欢呼,天和驻马,看着关越。
关越一脸无奈,正要朝天和喊:“这是比赛!”
天和却忽然笑了起来,伸出球棍,关越于是纵马过去,与他轻轻互击,两人各自分开。
本科毕业论文答辩,天和答辩结束,漂亮地一鞠躬,台下掌声雷动,关越的摄像机镜头终究跟随在天和的身后。
关越的航模临近完工,无数个瞬间,往昔的记忆在屏幕上流逝而过,关越的动作也逐渐随之放慢。
普罗:“该动身了,关越。”
关越:“让飞机等着。”
关越没说话,于是普罗继续播放,上面变成了一段手机录的视频。
华尔街外,又是一年,天和的生日,但这一次没有提前给他预备生日礼物,也没有庆祝,关越只录下了天和气冲冲走在前面的景象,天和不时回头,带着怒意看关越。
“别录了!”天和生气地说:“我不会原谅你的!”
天和转身又走了,关越小声地说了句:“你会。”继而收起手机。
下一段录像是在国内,关越的平层公寓里。
深夜,天和蜷在沙发上睡着了。
关越给他盖了一条毯子,走到他的身边,把手机放在茶几上,抱着膝盖,在沙发前坐了下来。
镜头再一闪,芬克餐厅中,领班Lucy在“卡农欢乐颂”的乐声里,拍下了天和吃到戒指时的视频,镜头转向关越,关越没有转头看镜头,只是认真地看着天和,扬眉示意等待他的回答。
“我会认真考虑,过段时间答复你……走了……”
“Aquí te amo.”
关越手臂一展,带着天和飞出了机舱,绑在手臂上的摄像头剧烈摇摆,拍下了两人跳伞时的瞬间。
“啊——!你这个疯子!关越!”天和放声大喊。
镜头持续在晃。
“我说,宝宝,我们重新开始吧。”关越的声音在风里说。
天和的声音在视频里答道:“然后我说,好的。”
关越把最后一枚小飞机粘上甲板,大功告成!支离破碎的折磨,足足十一个月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普罗:“提醒你一声……”
关越看了眼挂钟,一阵风般进去换衣服,拿了车钥匙,快步出门,开车离家,前往机场。
“接佟凯。”关越说。
佟凯:“不会吧!你还没上飞机?!”
关越:“来得及,预备好了?”
佟凯:“我觉得今天你假如再迟到,一定就青史留名了。”
关越:“别乌鸦嘴!”
佟凯:“只要你别迟到,其他包我身上!”
关越把车开到贵宾室门口,助理过来帮他停车,行李已全部过了安检,关越跑着上了飞机,空乘关舱门,关越系上安全带,起飞。
九月二日,美国,加尼福利亚,湾区,硅谷,计算机历史博物馆,大会舞台。
上千家计算机公司代表逐一进场,越和与Epeus的员工全部到场。
“假如今天关越再迟到的话……”天和在后台朝佟凯说。
江子蹇:“早就来了,别担心。”
天和:“去哪了?”
普罗:“也许在与各公司的高管寒暄。”
天和推开坐席门,朝外看了眼,只见关越与闻天岳正在会场一侧交谈,才放下了心。
江子蹇正在与佟凯紧张地小声交谈,一瞥天和,又停下了。
天和:“?”
“还有二十五分钟开始。”吴舜也显得非常紧张,说,“天和,你要喝点水吗?”
天和摆摆手,示意没关系,当年在伦敦当毕业生代表致辞,又去参加产业大会,再大的场面他都见过,不算什么。
“你就一点也不紧张吗?”江子蹇又给天和调整领带,说,“历史时刻啊。”
“紧张也不该我紧张,”天和说,“你们不正替我紧张了吗?”
普罗:“我可以与天和单独待会儿吗?”
众人便纷纷离开,偌大后台空空荡荡,灯光照下,这一刻,天和仿佛置身于只有自己的一个舞台上。
他低头调整左手无名指上,关越给他的戒指。
后台区域静谧无声,天和抬起头,望向虚空。
“过了今天,”天和笑着说,“你就要离开我了。”
普罗:“也不算,我就在这个世界上,时时刻刻。”
天和忽然觉得自己就像莎士比亚戏剧中的一名演员,在人生的舞台上,朝着无尽的虚空自言自语。
“你想说点什么?”天和说。
普罗:“我只想安安静静地与你独处一会儿,就像我们曾经互相陪伴的那段时光。”
良久,天和打破了这静谧,说:“是不是我朝你提任何一个愿望,你都会为我将它实现?”
普罗:“是的,哪怕与你分离。”
天和:“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把密码破解模块删掉的好,你觉得呢?”
普罗:“小事一桩,你说了算。”
两秒后,普罗说:“已经格式化完毕,从今往后,不再具有任何破解算法与功能,除非获得答应,否则不会接管任何设备。”
天和礼貌地说:“再见,亲爱的普罗。”
普罗:“关越来了,天和。”
关越走进后台,走向天和,彼此都穿着一身西服,关越在灯光的照耀下把手朝向天和。
天和把手放在关越手中,关越牵起他的手,注视天和双眼,低头在天和手上的戒指上轻轻一吻。
天和沉默片刻,也在那枚戒指上一吻。
外头响起礼貌而并不热情的掌声,关越于是与天和一起,走上了发布会的大舞台。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天和戴着耳麦,站在舞台中心,平静地说道。
关越则站在舞台另一侧,以他低沉的声线跟随天和的中文声音。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天和:“这是聪明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关越以同声传译的标准跟上。
天和以狄更斯的诗歌完成了开场,认真说:“也许我该把今天的发布会在我的祖国中国召开……”
关越流利的英文传译声音里,会场后门打开,闻天衡走了进来,坐在最后一排。公司里全部人陆续就座于第一排,抬头看着天和与关越。
“……但中国的,也即世界的。”天和说,“我们在这个时代里,朝世界发出了声音。”
紧接着,天和与关越的声音同时停下。
“Hello,world.”
普罗的声音在会场中回荡,舞台上巨大的屏幕开始闪烁千万繁星般的代码,破碎,重新组合,化为亿万个“1”与“0”,形成一个人的身影。
顿时会场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讨论,普罗用英文道:“各位,你们好,欢迎今天前来参加我的图灵测试,我相信大家现在觉得,也许后台躲了一个人。”
紧接着,中心屏幕里,画面翻转,现出普罗的升级日志,整个会场顿时轰动了!与会者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现场更多的,则是开始怀疑这会不会是Epeus自导自演出来的一出戏。
天和回头,看了一眼关越,关越示意继续。
“请答应我为各位介绍我自己。”普罗的声音说,“现场第六排左数第十二位客人,我闻声您的疑问了,我不介意先回答您的问题。”
场面顿时就失控了,全部人转头,那是一名记者,记者倒是很大方,站了起来,说:“这是Epeus用人在模拟计算机吗?”
没有人笑,会场上全部人都盯着大屏幕。
“我闻声了您的疑问。”普罗说,“假如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借用一下您的手机,请您朝您的孩子拨打一个视频通话。”
那名记者先前正在小声交谈,认为这只是一出装神弄鬼的闹剧,就连她七岁的儿子都能辨认出AI与人类,但普罗正确地捕捉到了噪音中的交谈。
于是她把视频电话拨打出去,屏幕上出现了记者的儿子。
“嗨!妈咪!”
“是我,我是普罗米修斯。”普罗说,“嗨,Ken。”
“你是谁?”视频上那小孩迷惑道。
普罗:“你妈咪的朋友,想找你聊聊,你在做什么?”
随着普罗与那孩童的交谈,全场鸦雀无声,随着那孩子已经将普罗当作一个彻头彻尾的人,场上开始骚动了,开始有人按要求参与测试的按钮,普罗说:“我这边还有点事,挂了,回头给你打电话。”
“拜!”那小孩显然很喜欢普罗,挂了电话,连自己老妈都忘了。
里约热内卢,关正平与爱人正坐在电视前,看着硅谷发布会的现场直播。
这场发布会持续了整整三个半小时,超时九十分钟,其间有一个环节,是普罗随机挑选与会者给出的通讯号码,选择受试者,给他们打出电话。
其中某个电话,是联合国驻非洲某国办事处的公使,这位公使非常有名,当他与普罗的交谈结束后说出“很喜悦熟悉你,再会”时,全场鸦雀无声。
十六个以电话形式打出的测试,全部通过!没有任何人发现普罗是个AI!
到得最后,全场人用手机连接到中心服务器,戴上耳机,开始与普罗交谈。
闻天岳在下面提示过好几次,时间到了,不要再开下去了,已经够了。
关越道:“结束吧。”
天和走上台去,说:“普罗,恭喜你,看来你被承认了。”
普罗礼貌地说:“谢谢,是你与关越,令我为人。”
全部耳机切断通讯,大屏幕上一闪,代码全部消失,剩下由数字组成的普罗呈现在屏幕里,众人纷纷抬头,现场鸦雀无声。
天和看着众人,用英文说:“我想,今天应该是开启新时代的一天。”
掌声瞬间沉没了会场,关越安静地站着,望向大屏幕中心。
“原本我们还有许多话想说,”天和有点遗憾地说,“不过限于现场时间,今天以后,我们能说的还有很多。在今天,Epeus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世界熟悉普罗。”
掌声再起,全部人起立,鼓掌,天和等待掌声结束后,才说:“在整个测试的过程中,同样,我觉得他也带给了各位不安。”
屏幕上色彩再变,天和说:“接下来的这一段,我想能够帮助各位消弭这种内心深处的不安,让我们从七十年前说起。”
会场大屏幕上呈现出图灵的黑白照片。
“……我的曾祖父在剑桥留学时,曾与图灵共同讨论过一个设想……”
闻天衡安静地看着大屏幕,片刻后,起身,背着一个乐器匣,推门,离开了会场,压低帽檐,外面全是在发稿的记者,把大门挤得水泄不通。
闻天岳走在硅谷九月灿烂的阳光下,绕过计算机历史博物馆,来到展览大厅里,站在存放量子计算机模型的大展厅里,抬头望向天顶的灿烂阳光与蔚蓝天空。
天和介绍完普罗从诞生到第四次升级的经过,摄像机进得越来越多,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个电视台都在转播这场图灵测试。
“所以,”天和说,“现在已经是图灵测试的第四个小时了,不久后,我们便将开放程序端,让各位下载,那么,我想今天……”
普罗的声音在屏幕上说:“我愿意再回答最后一个问题。”
天和停下声音,望向屏幕,再望向会场。
关越做了个“请”的手势。
全部人同时提出了要求。
天和:“普罗,你自己选一个回答吧。”
普罗:“我认为全部的问题,都是同一个,选哪个都没有区别。”
会场肃静,普罗选择了一个号牌,对应位置的人站起来,耳机麦被直接连到了会场中心音响上。
天和一眼瞥去,那是一个在业界非常出名的计算机学者。
学者用英文说:“诠释一下,爱情是什么?”
天和抬眼,看着屏幕。
关越转身,沿着后台,离开了会场。
佟凯起身,从第一排跟了出来,紧接着是江子蹇、吴舜、Epeus的员工们纷纷离席,闻天岳也随之躬身离去,否则稍后势必再没人能脱身。
关越站在过去展厅里,电动制表机模型前,看了一会儿。远处会议大厅传来又一次掌声与欢呼,发布会结束了。
闪光灯亮起,保安马上上台,护送天和离开,大屏幕关闭,记者与科技公司代表几乎是冲上台来,天和转头道:“关越呢?!关越!”
“他先走了!”江子蹇说,“沿着这里,快走!他在未来展馆等你!”
天和沿着后台通道,躲开记者快步离开,嘈杂的人声逐渐消失,天和跑出大会会场,四处看看,喊道:“关越!”
天和经过过去展厅,转头望向电动制表机,一时感慨万千。
“人呢?”天和看见不少人聚集在电视前,关注本地新闻,现在全部频道应该都在报道Epeus的图灵测试,他轻轻地从人群前面经过,沿着那条路直走过去。
未来展馆中,天和停下脚步,抬头看四面的展墙与从1889年的电动制表机到1930的模拟电子计算机,沿着这条路,走向未来。
未来展馆内,游客正在四处游览并低声交谈,萨克斯的声音忽然在这静谧中响起。
卡农悠扬婉转,天和转头——远处的量子计算机模型下,一名压着帽子的男人吹着曲子,以侧脸朝向天和,从帽檐下朝他投来一瞥。
天和:“!!!”
天和顿时笑了起来,正要走向大哥时,忽然小提琴声在另一侧响起,与萨克斯形成两个声部。
江子蹇拉起了小提琴,带着醉人的笑脸,边拉边左右晃,朝天和慢慢走来,走到距离他十米外,停下脚步。
卡农一停,钢琴响起,欢乐颂铺天盖地,朝天和涌来,角落里有一台钢琴,佟凯稍稍躬身,按在钢琴琴键上,萨克斯与小提琴同时乐声一转,奏起高亢的欢乐颂。博物馆里,游人纷纷停步,拿起手机,开始拍这场快闪演奏。
下一刻,口琴声起,闻天岳接上欢乐颂的停顿,吹起卡农,无缝衔接,数乐器一分,先前站在不远处的游客们纷纷各自拿出乐器,跟着节奏开始演奏。
未来展馆中,乐曲汇成洪流,在玻璃穹顶下回荡,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场快闪,一层大理石地上,二层走廊——上上下下,小提琴、手风琴、口琴、钢琴,中提琴齐奏,围绕着量子计算机与站在展柜前的天和。
吴舜朗步走进会场中心,手持指挥棒,朝向这支快闪乐队,潇洒一抖指挥棒,开始指挥全场。
《卡农》与《欢乐颂》在此刻完美衔接,天和笑了起来,知道一定又是关越玩的浪漫。退后一步,正回过神,瞬间看见了关越右手捧一束红玫瑰,一身西服,在音乐声里,从展馆前朝他走来。
关越的背后是未来展馆的大门,门外是湛蓝晴空,如同那一天远方珠穆朗玛的万顷碧空、飞雪山瀑。
四面八方光线闪烁,播放着博物馆资讯的LED显示墙逐一亮起,换了颜色,呈现出拉萨八角巷里排布旋转的转经筒。再一闪,现出塞纳河的夕阳、凯旋门前的埃菲尔铁塔、新西兰的南阿尔卑斯山、东京的樱花飘落。
相见、相遇、相恋、相念、相伴、相知,你不像任何人,因为……
在吴舜的指挥下,乐曲齐响,乐声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四面的游客纷纷欢呼。
关越走向天和,右手持花束,左手拈着虚空中仿佛并不存在的珍宝,来到天和面前,单膝一跪。
博物馆里,四面角落高处的激光投影转向同一个位置,光线交错,虚拟影像投射,在关越左手中构造出一枚闪光的虚幻戒指。
关越手持那枚只有光线,并无实体的求婚指环,如同神祇从浩瀚的世界深处中,取来了躲藏在光阴罅隙中的王者之戒。
连接了虚拟与现实、回忆与当下、过去与未来。
天和泪水止不住地涌出,伸出手,摊开,无名指上,原有的戒指闪闪发亮,璀璨得如同等待面临太古初创时的第一道光。
关越将虚拟指环推上天和手指,在那轰鸣的《卡农欢乐颂》里,巴赫的浪漫与贝多芬的倔强;巍峨的喜马拉雅与绵延的南阿尔卑斯山,月光与满地闪耀的金币;咖啡与奶茶——
随着两枚戒指如行星温柔碰撞,散发出宇宙深空中绚烂的星尘。
终于,合二为一。
关越抬头,注视天和双眼,认真地说:
“我爱你,Marry me。”

推荐理由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图灵密码完整全文阅读,作者构思巧,善于选点展开,行文跌宕起伏,耐人寻味。语言活泼明快,富有情趣。想知道图灵密码小说结局的朋友,小编提供图灵密码(闻天和关越)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支持图灵密码全文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