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重生之天命难违(言欢林萧然)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重生之天命难违(言欢林萧然)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讲述了言欢林萧然之间的爱情故事

完整版

  • 2018-10-21
  • 简体中文
  • 5分
  • 636下载
APP下载1.89 MB

    导读:重生之天命难违讲述了言欢林萧然之间的爱情故事,言欢不懂痛苦是什么滋味。 直到父母因违法被捕,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活在假象里。

    重生之天命难违讲述了言欢林萧然之间的爱情故事,言欢不懂痛苦是什么滋味。 直到父母因违法被捕,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活在假象里。想要在线阅读重生之天命难违全文,小编提供重生之天命难违(言欢林萧然)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支持重生之天命难违全文阅读。

    重生之天命难违小说简介

    言欢不懂痛苦是什么滋味。 直到父母因违法被捕,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活在假象里。

    重生之天命难违21免费章节试读

    韩烨不可理喻地问,“为什么林少要针对JYD?9号公馆的案子圆满结束了,我并不觉得有得罪到他啊?”
    言欢握了握拳头,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线,“不关JYD的事,是我惹了他,林萧然才会对付公司。”
    他内疚的看向韩烨,“学长,对不起。”
    韩烨愣愣的看着言欢,半晌,无奈的长叹口气。他在言欢身旁坐下,“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哪里是你惹了林少,怕是他因为以前的事不肯放过你。”
    言欢垂眸,头低的不能更低。
    韩烨眼神恼怒,语气忽然拔高,忿忿不平,“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有钱有权就是一切,随意地把别人玩弄在股掌之上!哪里还有道理可言!”
    言欢扯出一个笑,“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所以人才会不顾一切往高处爬。”
    韩烨紧咬着牙说不出话来,两人沉默的坐着,各自思考公司以后的路。
    很久之后韩烨不停地瞟言欢,左右为难的模样。直到后者迷惑地看向自己韩烨才定心问道,“你和林少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难道不能解决吗?”
    他不知道两人之间的过往,不明白为什么林少一定往死里整JYD,也不明白为什么言欢固执的不肯低头。
    言欢只是抿紧唇不说话。
    韩烨知道JYD是言欢的命根子,言欢绝对舍不得它出事,自己同样舍不得。
    “言欢,你自己也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我们对抗不了时只好去适应。不然”,韩烨看着言欢的侧脸,恨自己太软弱无能,顿了顿还是一狠心继续说完,“不然你和我一起去找林少低个头吧,让他放过JYD,其它的可以商量。”
    言欢握紧双手,眼神凄然地看向韩烨,声音隐隐在颤抖,“他要的我真的给不了,真的不行。”
    韩烨被言欢的绝望吓到,这人似乎随时会碎的瓷娃娃,只要自己推一把……
    韩烨慌忙握住言欢的手,使劲摇头,“不去了,不去找林少,他要怎样就怎样!”
    言欢感激的挤出一个笑脸,却比哭还难看,“对不起,是我连累了JYD。”
    韩烨只能叹气,“不是你的错,是这个世界太龌龊。”
    言欢深吸一口气,把刚刚的负面情绪压到心底。不能这么轻易放弃,为了JYD,为了他的员工。
    “明天我们继续找供货商吧,不会一个都没有的,A市不行就往远了找,总要试过才知道。”
    韩烨也努力让语气轻松些,目光坚定,“嗯,全公司一起努力会找到的。”不知是安慰言欢,还是安慰自己。
    韩烨想起还没完工的两个案子,烦恼不已,皱眉到,“我们之前接9号公馆的时候手上不是有两个已经开工的案子吗。进度慢,现在完成七成。原来定好的家具过完年就该运进去的,可现在这么一闹,工期可能要一直停滞,怎么办?”
    言欢思考片刻,“没办法了,先让Ryan帮忙定制,然后从德国空运进来,总得把案子做完。”
    韩烨苦着脸点头,两人商讨到半夜,直接宿在公司。
    第二天大家又振作起来,去跑厂家、店面。
    其实以JYD的名声和他们的底价,交易并不难谈。反倒是言欢要求的牌子,想要的质量很难找到。
    一队人整天下来顶多能谈妥一家。
    好不轻易谈妥了,可是等到拟好合约再去签字,每家都翻脸不认人,死活不再理他们。
    一两次也就罢了,十天半个月下来员工们累的要死要活不说,都没了精神头。灰心丧气,连公司的氛围都透着绝望。
    言欢半个多月来要处理之前违约的事、到处找供货渠道、飞外地商谈,忙到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假期里养出来的肉哗哗地就没了。
    言欢心烦意乱的看着这个月的财务报表,使劲揉了揉太阳穴,青筋一抽抽地跳。
    他们这个月没有收入不说,员工工资、交通费、补贴都是一大笔钱。虽然暂时有违约金顶上,但长久下去只能是负资产。
    “砰!”门被大力地推开,言欢惊的抬头。
    韩烨火急火燎冲到他桌前,气都没喘匀,“德国…来…的…那批货,被海关…扣下了。”
    言欢一窒,头疼的更厉害了,“理由是什么?”
    韩烨猛吸几口气才缓过来,“说是产品不符合进出口规定,不能入关。”
    言欢抿抿嘴,从书桌里找出进出口协议、许可和批准同意书。拿起外套往外走,“我亲自去问问”,韩烨说声好,赶紧跟在人后面。
    言欢路上一句话都没有,冷静脸望向窗外。
    JYD找供货商时林萧然从中作梗,言欢拿他没办法。既然没签订合同,反悔是不用负责任的。
    可是JYD进口手续齐全,林萧然要真让海关毫无理由的给自己扣下,言欢不会再打坏了牙往肚子里咽,反正他已经被逼到墙角。
    言欢和韩烨在海关总署里等了三个小时,秘书才把他们领进关务督查办公室。
    “陆督查。”
    陆督察冷着脸,示意言欢和韩烨坐下。
    两人刚坐下他就不近人情的开口,“我是不想让外面的人一直看着才会见你们,货物都扣下了,拿不回去,请回吧。”
    韩烨一急,赶紧把货物清单、过关证实、进口协议、入关证实摊在桌子上。“陆督查,我们的手续一向很齐全,关税也是按规定上缴,进口的都是家具和建材。为什么海关这次会忽然说产品不合规定?”
    陆督查看都不看那些文件一眼,语气反倒更厉几分,冷笑着注视沉静的言欢,“你们的货物为什么过不了关自己清楚,不要再得寸进尺!”
    言欢蹙起眉头,陆督查分明话里有话,但似乎不是他想的那样子。
    言欢直起身子,“我不清楚,还请陆督查明示。”他语气坚定,一副得不到答案就不罢休的模样。
    陆督查冷笑一声,眼神里满是愤慨和不甘。要不是上头下死命令让他压下来,他才不会坐在这和两人废话,早把人抓起来了。
    “货里夹带了‘违禁品’”!”陆督查特殊加重了“违禁品”三个字,语气嘲讽地接到,“言总好本事,这都能压下来,还装无辜过来要货,我真是佩服得很。”
    言欢越听脸越白,最后一点血色都没有。
    韩烨越发迷惑,“什么违禁品?我们的货里哪里……”
    言欢蹭地站起来,打断了韩烨,他向陆督查俯首道歉,“对不起,打搅您了”,说完拉着韩烨就走。
    陆督查不屑的看着言欢的背影,“言总,JYD的进出口贸易许可已经作废。”
    言欢放在门把上的手一滞,韩烨听罢大惊失色,转头瞪着陆督查,“怎么能这么做,就算是这次的货有问题,你……”
    言欢没有转身,打开门硬扯着韩烨出了海关总署,任凭韩烨在他耳边又问又骂,一言不发。
    直到上了车言欢才松开韩烨,轻声说,“别骂了,学长。不是海关的问题,货里有违禁品。”
    韩烨一愣,他这方面心思不深,转不清陆督查的暗语,“什么违禁品?”
    言欢平静地说,“***,或者军火。”
    韩烨瞠目结舌,像被一道闪电劈中,里外都焦了,“什…什么…?”
    言欢笑出声来,笑的胸口颤抖不止。林萧然真是好手段,搭上自己的货陷害他,真是看得起他。
    言欢终于停下来看向韩烨,对方像看疯子一样看着自己,大概以为他被逼疯了。
    言欢耸耸肩,很无辜,“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大概哪个顺手林萧然就放了哪个吧。”
    韩烨这才摸到点门路,恍然大悟,“是林少做的?!”
    言欢点点头,“他在我们货里夹带东西,又故意放海关查出来。接着自己给海关施压,让他们放过JYD。”
    韩烨被言欢这番说辞惊的说不出话。
    “只是货肯定取不回来了,连进出口贸易许可也作废,之后JYD从国外进口的路子算断了。”
    言欢苦笑不止,假如受害者不是自己,他都想拍手称赞。
    “林萧然没有让我被抓进监狱,卖我一个面子的同时也是一个警告。这人一举数得,打你一个巴掌再帮你揉揉,真是厉害得很。”
    韩烨听完眼眸失去光彩,失神的靠在椅背上呢喃,“林少这么狠,那我们以后要怎么办……”
    言欢把车开出停车场,平静的看着前方,“再试试吧,昨天不是看好B市和F市的两家厂商吗,明天我们飞过去谈谈看。”
    韩烨叹气应下,心里却没抱多少希望,一次又一次的打击着实让他心灰意冷。
    韩烨看着言欢镇静的脸庞、坚定的眼眸,心里佩服不已。怪不得这人能建立JRC,重组言氏,也就这般倔强不服输的人才能顶住层层重压不放弃吧。
    可言欢心里其实已经知道结果,明知道是杯水车薪,不到最后一秒仍然不愿放弃。
    但真到最后一步,言欢懂得“舍得”两字。
    言欢想了一会,舔舔唇,觉得还是得先给韩烨打个预防针,免得这人一惊一乍地接受不了。
    “林萧然是不会停手的,JYD现在情况很不好,”言欢顿了顿,深吸口气,“假如到这个月底还没有起色的话,我会公布解散公司的决定,开始清算。”
    韩烨觉得今天受的惊吓加起来都比不过此刻。他脑里只有“解散公司”四个字不停回响,车里陷入片刻寂静。
    随即韩烨爆发出能掀开车顶的高叫,“你要解散公司?!”
    言欢被震的缩了缩脖子,仍是目不斜视地开车,话里没有一丝犹豫,“嗯,只要JYD还在林萧然便不会停止,这对公司和全部员工来说都很不公平,作为企业法人我应该当机立断。”
    韩烨注视着言欢,多少次动嘴想说些什么,终究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只能痛苦无奈地闭上眼。

    重生之天命难违22章节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事情并没有任何好转。
    每次谈好的厂家总是在签合同前反悔,到后来他们在装修界都有“名气”了,有的商家一听到JYD三个字立马闭门谢客。
    言欢想那远一点也行啊。不论离A市多远,只要价格运费算起来合适的公司,他总是亲自飞过去协商,有时一天飞两个城市。
    可是言欢低估了錱域和洪门的影响力。有一家甚至当天谈好,马上就要签约。
    老板接一个电话回来,无奈地对言欢和韩烨摇头,“抱歉,这笔生意我不做了。”
    言欢只是礼貌的笑笑,二话不说就走。
    他想想也是,这年头哪里不讲关系两个字,偏偏林萧然的关系最是复杂。男人给A市、S市的领导一个电话,人家立马打到地方商管。这些公司哪里会为了一个订单得罪政府呢?
    没有国内供货商,国外的货又进不来,言欢连手上两个未完的案子都没有办法,哪里又敢接新case?
    至于那两个案子言欢亲自上门给房主道歉,承诺会按合同赔偿他们的损失。并且会转移自己设计图的全部权,他们可以继续按图请其他公司装修。
    条件很是丰厚,虽然房主不满,但没有太难为言欢,爽快的签署了停工协议。
    到月底JYD没原料、没案子,只有一公司的员工。
    其实员工们多少都料到这个窘境,有一些人暗地里已经开始找工作。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主动提出离职,他们很喜欢现在的公司、现在的老板,所以给予言欢应有的尊重。
    言欢对此很是感激,可他知道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今天言欢把大家都聚集到会议室。也许是有了预感,每个人都愁眉不展,除了言欢。
    言欢脸上挂着温顺微笑,这一个多月来唯一一次发自内心的笑,他扫视在场的每个人。
    “JYD成立到今天已经十个月。虽然是一段不长的时间,但是我真的很喜悦在这十个月里和在座的各位一起奋斗、拼搏,度过了非常愉快的时光。”
    员工们沉默的看着言欢,安静地聆听,有一些女职员甚至红了眼眶。
    言欢继续说下去,“我觉得JYD是成功的,我们一起完成了许多非常出色的案子,这是在做每一个人的功劳。我想说一声很感谢大家。”说言欢完面向职员诚恳的鞠了一躬。
    大家都很感动,会议室里此起彼伏的叫着“老板”。
    “是我们感谢老板才对。”
    “在老板手下工作学到很多。”
    “老板是我们的偶像,JeeseYan是最棒的设计师。”
    言欢笑脸满面地听着他们说完,然后给泪流满面的财务主管擦了擦眼泪,结果对方哭的更凶。
    言欢深吸一口气,平复心境,把下面的话说完,“这一个月来JYD发生的事情均由我的个人原因造成,我在这里向大家道歉。”说完他又郑重地鞠了一躬,对于这些员工他是内疚的。
    没有人责怪言欢,老板有多努力在拯救公司他们都看在眼里。
    言欢直起身,严厉的公布,“介于公司现在的情况和依旧无光的未来,我会正式解散公司,成立清算组,从下周开始清算。”
    员工们预料到这个结局,没有人吃惊,只有满满的委屈、遗憾和不舍。除了偶然传出的抽泣声,整个会议厅安静的可怕。
    韩烨只是低头站在墙边,看不清楚表情,但能察觉到他的双肩在不停颤抖着。
    言欢闭上眼,把哽咽压回喉咙,片刻之后恢复了平静。
    “清算组将会由我、韩烨总监、人事主管、财务主管组成。估计清算时间不会太长,不到半个月就可以结束。全部人的员工合同都是一年为期,我会依照合约内容支付剩下两个月的工资和保险,并且以三倍的工资作为补偿金。下个月清算开始后会陆续解除合约,希望大家能迅速的再找到心仪的工作。”
    没有人表现出失业的不满,一来已经有心理预备。二来并不是老板愿意解雇他们,公司给的补偿实在没什么说的,他们有整整五个月的工资和时间去找工作。
    好些女员工眼泪汪汪,男职员黑着脸沉默不语,韩烨也是默不作声。
    言欢实在受不了这种氛围,努力让语调听起来欢快,“大家不要愁眉苦脸的,这是一段很好的回忆。为了记念一起度过的时光,今天我请客聚餐,想吃什么随便点!”
    会议厅里这才有了反应,主设计师第一个站起来,“老板,这可是你说的!我今天非把你钱包吃空不可!”
    言欢和好些人被他逗笑,众人陆续站起来。
    “嗯嗯!吃完第一场还得去第二场!”
    “那咱们去吃什么,点菜,自助,还是火锅?”
    “我看那家……”
    一改刚刚沉闷的气氛,大家都不愿伤感地说再见。三三两两勾肩搭背的往外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言欢挂着微笑,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他走到墙边搭上韩烨的肩膀,带着人一起走。
    韩烨眼睛红红的,刚刚应该是哭过,依旧冷静脸不说话。
    言欢知道JYD就像是韩烨自己的公司一般,他对JYD的感情不会比自己少。他有多心痛,多伤心,言欢明白。
    就是明白才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任何话在此刻都是多余的。两人就这么并肩走着,默默陪伴着对方。
    一群人去到一家高级火锅店,坐了五张十人桌。点菜的时候言欢非常豪爽地大手一挥,当真是什么贵点什么。
    不一会热热闹闹的开席了,整个包厅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大家一边吃一边喝酒聊天、忆往昔、做行酒令,玩的不亦乐乎。
    言欢和韩烨自然成为主要的进攻对象,这来敬酒的人是一个接一个,一轮又一轮。
    言欢实在是不敢再喝醉,可又不愿驳了他们的面子、搅了兴致,便说好每人敬的酒都喝一轮。
    韩烨刚开始照顾言欢的身体还帮他挡酒,后来自己早早的喝挂,让言欢好笑不已。
    大家吃到凌晨一点多。最后一群醉鬼抱成团地哭,哭着哭着又开始笑。
    言欢酒量不错,没喝挂,半醉。只能哭笑不得的安排还算清醒的人分别送醉鬼回家。
    有要去续摊的人,言欢就把法人卡给他们。
    言欢打车把韩烨送到家后自己才回家,洗了个热水澡,在酒精的作用下沉沉睡去。
    两天后清算组开始清算公司财产和负债。就像言欢说的,进程非常快。
    第一他们没有客户,全部的设计合同都全本了。
    第二他们没有欠债,之前的违约的供货合同都已解决,一直没有新的交易。
    第三公司只有言欢一个股东。言欢本来想让韩烨在第二年入股,结果没熬到。
    所以他们只需清算了员工工资、补偿金、租金和日常开销,剩下的盈利或负债都是言欢的。
    好在言欢没亏本,虽然也没赚。
    仅仅八天清算便结束。言欢之后只要再把清算报告报法院确认,申请注销公司登记,公告公司终止,JYD就真的不存在了。
    傍晚言欢和人事主管、财务主管拥抱道别,然后也笑着抱了抱苦着脸的韩烨。
    言欢知道韩烨原本的公司一直想挖他回去,他不愁没工作,也就放心了。
    “学长别黑着脸了,我们是好朋友,以后还会经常见面的。”
    韩烨终于点点头,拍拍言欢的肩膀。
    “我想一个人在公司呆会,你先走吧。”
    韩烨有些不放心,但明白他的心思,叹口气,转身走出公司大楼。
    等人都离开,言欢脸上的笑脸再挂不住。
    因为他是JYD的老板,是公司法人,所以言欢扛起一切。他在员工面前永远是微笑的、坚强的,只有这样才能成为大家的支柱。
    可是言欢的内心其实十分痛苦。
    言欢把整层办公楼的每一寸都走过一遍。他眼前出现出员工们平日工作的模样,那么鲜明,那么生动。
    言欢走到自己的办公室,抚摩着作图桌和办工桌。他在这里完成了很多满足的作品,度过很多不眠夜。
    言欢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一开始是默默的流泪,到后来止不住的呜咽啜泣,最后失声恸哭。
    言欢蜷缩在沙发上。也许是知道楼里没人,他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像是要把八年的委屈都哭出来。
    这是言欢重生那晚在出租车上流泪后第一次哭泣。
    他悲痛欲绝,难过到心痛,握拳不停地拍打胸口,就像这样做能好受点。
    言欢是天生的同性恋,这辈子注定没有子女。全部的热情都投入到设计里,而JYD就是他血脉相连的孩子。
    林萧然真的很了解言欢,JYD是他最在乎的东西,是最能威胁言欢的东西。
    言欢表面上坚强平静、行事果决,可心里不止一次想要妥协。
    每一个夜晚言欢辗转难眠,他纠结挣扎,终究不愿再与林萧然有任何牵扯。
    言欢记得上一世的痛,所以亲手放弃了JYD。
    可现在他依旧痛入心扉。
    言欢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泪水迷蒙的看见一个人走进办公室。
    他眨眨眼,方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言欢努力想停下哭泣,生理上却止不住啜泣,好一会才没了声音。
    言欢不愿在林萧然面前流泪,不愿被林萧然看到他的脆弱。

    推荐理由

    重生之天命难违共享阅读,小说点击榜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点击榜增添了不少情趣。喜欢看重生之天命难违小说全文的朋友,小编提供重生之天命难违(言欢林萧然)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导读,支持重生之天命难违全文阅读。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